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甯缺与莫山山》小说全集阅读 huihui1983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甯缺与莫山山 甯缺与莫山山

    我与宁缺的命运纠缠,也许从出生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了。  本来,我应该是比宁缺大一个月的,但是,我太乖了,晚出来了两周。据说那天早上我爸爸妈妈正在医院愁的不行的时候,甯缺的妈妈毫无徵兆的突然破水,被紧急送往医院,在我爸妈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甯缺妈妈被推进产房,然後又在他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被推出了产房,宁缺提前三周蹦出来了。

    huihui1983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甯缺与莫山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甯缺与莫山山》,是作者huihui1983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与宁缺的命运纠缠,也许从出生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了。  本来,我应该是比宁缺大一个月的,但是,我太乖了,晚出来了两周。据说那天早上我爸爸妈妈正在医院愁的不行的时候,甯缺的妈妈毫无徵兆的突然破水,被紧急送往医院,在我爸妈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甯缺妈妈被推进产房,然後又在他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被推出了产房,宁缺提前三周蹦出来了。

《甯缺与莫山山》 第二十一章 首善之都 免费试读

“徐羿,记着一定要带小鱼去看鸟巢!!!”唐晓棠的微信里,极爲少见的连着三个惊叹号,让徐羿有些莫名其妙,这麽冷的天,爲什麽要去看鸟巢?

徐羿念完了微信,走到酒店的落地窗边,擡头又看了看天空,3 月初的北京,天气晴好,却正是风大的时候,树木都还没转绿,下方一片灰秃秃的,很是冷清凛冽的样子,风呼啸而过在窗边发出的口哨声音,广州几乎全年都遇不到一两次。想起之前下飞机,叶红鱼缩成一团的样子,于是转头看她。却发现脸颊有些粉红,而且,似乎,并不是因爲之前被风冻的。

叶红鱼咬了咬嘴唇,拿出手机,搜了一张鸟巢的俯瞰图,递给徐羿:“看看这个造型,像什麽?”

徐羿拿着手机端详了一下:“确实像鸟巢啊,这有什麽玄机麽?”

叶红鱼追问:“看出什麽数学之美了麽?”

徐羿仔细看了看那些连接的乱七八糟的铁条,皱着眉摇了摇头,他确实什麽都没看出来,叶红鱼一下子得了道理的样子:“看!你不也是什麽都没看出来麽,有什麽的嘛,至于拿来笑话我两年麽。”

徐羿好奇的追问缘由,叶红鱼无奈的解释:“莫山山曾经在宿舍讲她和甯缺高中毕业旅行的事,讲甯缺带她去看鸟巢,还拿出照片让我们看鸟巢像什麽。”

“答案到底是什麽?”徐羿十分好奇的插话。

“切线!”叶红鱼很不满意的大声说,然後拉着徐羿的胳膊,指着手机屏幕:“就是这些横柱子,莫山山说是圆的切线,用切线形成了一个椭圆,这初中生的题有什麽好看的,哪有什麽数学之美。”

徐羿还是有些好奇:“即使你看不出来,也不至于被宿舍笑话两年啊,究竟你当时说的是像什麽?”

叶红鱼突然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小声哼哼了几个字,徐羿没听见,问:“什麽?房间又没别人,你说那麽小声干什麽。”

叶红鱼瞪了徐羿一眼,提高了一点声音:“女生的外生殖器……”

额,徐羿一下语塞,拿起图来端详了一下,有些爲难:“我其实没有真正看过女性的……”说着,悄悄看了叶红鱼一眼。

叶红鱼立刻察觉,大叫着:“你想都不要想!绝不给你看!”然後,惊觉自己自己就站在床边,立刻想要逃离,却被徐羿抱了个结结实实。

“不要!”叶红鱼恶狠狠的说,但也许是被徐羿扑到的都已经习惯,所以在朝背後大床倒下去的时候,身体条件反射般的贴到了徐羿的胸膛,双臂更是环在了徐羿的颈上。

不行,徐羿这个坏蛋,又在耳边呵气了,身体又开始软了,怎麽手又伸到背後去了,这个混球的手指头也太灵活了吧,一下子就把胸罩给解开了。

另一只手已经从前面的毛衣下摆伸了进去,开始在胸前肆虐,叶红鱼好气的样子:“那麽小,摸什麽摸。”

徐羿微微笑道:“我喜欢。”然後大手继续胸前探索,背後解开胸罩的手却直接划到了下面,从裤腰伸了进去,握住瓣弹性的丰腴。

叶红鱼哼了一声,这个骗子,在屁股上的那只手,明显比胸上的这只投入的多,不过,好舒服啊,自己好像对徐羿的挑逗技巧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呢。

叶红鱼理智上又做了最後一次抗拒:“徐羿,你不是下午还要去展会麽,一会就该出发了。”

徐羿嗯了一声,一副不在意的语气:“没事,现场有两个同事顶着,我晚一两个小时过去没什麽影响。”

叶红鱼哦了一声,彻底放弃了抵抗,任徐羿解开自己运动裤的绳结,正准备翘起臀部方便他褪下衣服,突然一个激灵:不对,爲什麽他会只脱裤子,不脱自己的上衣呢,他不会是只想看一下看看眼界吧?叶红鱼立刻把手放到了裤腰上,然後一副很认真的语气:“徐羿,先说好了,我不管你现在要不要,我晚上一定会要的,你现在做了,晚上可不能敷衍。”

一下子被击中软肋的徐羿,立刻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叶红鱼有些好笑,却又有点失望,身体这麽好的男人,爲什麽就做不到一天两次呢?可又不愿借机揶揄他,毕竟这种事是男人比较在意的吧?叶红鱼推了推徐羿:“好了,你起来快点去换衣服吧,我也要梳洗下。”

徐羿点头,爬起开打开箱子换衣服,突然想到另一个问题:“你刚才说的是像外生殖器?你们女生之间说话用这麽专业的词汇麽?”

叶红鱼脸上刚刚褪去的红潮,转瞬间又涌了上来,突然就板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女生之间才不会这麽说,但是你别想知道我是怎麽说的。”

徐羿叹了口气:“看来又得请唐晓棠吃饭了……”

叶红鱼大喊:“你敢!”然後伸手捏住徐羿的耳朵,把他的头拉低,在耳边轻声低语:“小穴……”

徐羿啊了一声,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啊,巢穴,巢穴,意思就是鸟巢像……”说了一半,毕竟说不出口,然後又侧脸看了叶红鱼一眼。

叶红鱼不用看徐羿的眼睛,都知道他绝对是在调侃,猜都猜得出那戏虐的眼神,于是更加的羞恼。

匆匆吃完了中午饭,徐羿去了展会现场,叶红鱼直奔科学院南路参加一个面试,这是甯缺推荐给她的机会,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颇有建树,对叶红鱼的诱惑还是蛮大。

也许是因爲甯缺这半年一直在这里兼职,个人信用值比较高,公司对叶红鱼很重视,爲她单独安排的面试。面试的过程让叶红鱼很是喜欢,对方虽然已是个知名的独角兽公司,效率却像一个初创互联网企业一样,面试流程极爲高效紧密。

过程也比较戏剧,一面是技术面,原定的面试官临时出差,替补的面试官只比叶红鱼大一岁,是一个刚毕业一年的学生,有些木讷,聊了几句,也问不出个所以然,突然拍了拍脑袋,在纸上写了一个题目,让叶红鱼写解决方案。

叶红鱼皱着眉头盯着题目看了足足十来分锺,才开始落笔。这道算法题难度很高,自己之前参与的AI系统,都没有涉足到这麽深的领域,只能尝试性的写思路。那个面试官很是好奇的样子,坐到了旁边一句话不说的盯着叶红鱼看,看到她突然叹了口气,把前面写的半页纸内容全部划掉,他的表情竟似比叶红鱼还郁闷。

半小时後,叶红鱼终于把解决方案写完,小男生皱着眉头看了几分锺,突然转身出了会议室,又叫来另外一个同样年轻的男生,两人嘀嘀咕咕的研究叶红鱼的答案,竟把叶红鱼晾在了一遍。叶红鱼这时总算看出来了,原来这个题目,应该就是他们正在处理还没有解决的问题,竟被直接用来面试她了。

又过了一会,两个小男生全出了会议室,五分锺後,又进来一个稍微成熟一点的男生,最开始的面试官介绍说这是他们的部门leader.

这个男子拿着叶红鱼的答案,简单的问了问她的思路,便把纸张放在一边,问她之前的工作内容。这次的面试只进行了十几分锺,他便认爲不需要再聊,直接把她带到了研发总监的办公室。研发总监是一个不满30岁的博士,也是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业界知名的一个大神,叶红鱼在一次技术峰会上现场听过他的演讲,这次直接坐在他面前,很是有点小紧张。

可惜的是,研发总监实在太忙,看完部门主管的评语,只是非常简单的聊了聊,问了问叶红鱼对行业发展的看法,便让部门主管带叶红鱼去走後面的流程。

又半小时後,和HR面谈结束,叶红鱼去和刚才的部门主管打了声招呼,说了声抱歉,因爲她最终没有接受这个职位。HR按照本科应届毕业生的最高待遇给的叶红鱼,但是仍比叶红鱼现在的收入差了很大一截,研发主管一脸惋惜,留了叶红鱼微信,说希望以後有机会合作。

叶红鱼站在街角,又回头看了看那栋楼,有些惋惜,真的是很好的公司啊,可惜给的钱实在太少了,北京租房又这麽贵,太不划算了。

回到酒店,叶红鱼突然想到一件事,甯缺在那个公司,拿的可是实习生工资,就算加上一些项目奖金,收入肯定也比在广州的时候低很多,他每月两次往返广州,再加上吃饭,应该就剩不下什麽钱了吧,这个家夥爲了学东西,还真下本钱呢。

“既然这样,下次再找他请客时,选个贵的地方吧。”叶红鱼暗下了决定。甯缺总是让她觉得自己对技术不够虔诚,这样很不好,一定要让他大餐补偿。

其实不来这里也好,要不几个月之後就得离开徐羿了,还真有些……不舍……叶红鱼用力敲敲自己的脑袋,不像话,小姑娘家家,不能这麽贪恋性爱,这样不好。

正胡思乱想间,就收到徐羿的消息,微信中传过来一张鸟巢的照片,徐羿公司参展会的地方好像就在鸟巢附近,他什麽也没说,只是一个促狭的表情。

叶红鱼发了个小刀表情回去,就关了手机,打开笔记本开始工作,不过,今天很奇怪,总不由自主会分神,时不时就扶着下巴悄悄的想,如果晚上徐羿真的想看,要不要给他看呢,不知不觉想到面红耳赤。

晚上,爲了预防徐羿好奇心爆棚,叶红鱼特意先把所有的灯都关掉,才让他给自己脱衣服。前面一切都还正常,只是当那个坚硬滚烫的坏家夥抵在自己的下面,叶红鱼情怀荡漾满心期待的时候,徐羿突然说了一句:“鸟儿要归巢了。”直接让她彻底笑场,刚刚那充满情欲的氛围荡然无存。

叶红鱼恼怒的掐着徐羿:“不做了!你自己解决去!”

徐羿还是忍不住笑:“好的,好的,原来鸟巢真正的含义是这样,外形取自女性的性特征,然後命名就直接是‘ 鸟儿的家' ,真的太贴切了。”

叶红鱼终于憋不住,哈哈大笑,然後问徐羿:“那明天我们真的去看鸟巢吧?”

徐羿也笑出声来:“好的,好的。”

笑够之後,叶红鱼缩在徐羿的怀里,惬意的享受着徐羿的抚摸,不觉中,很快情欲又开始涨潮。

叶红鱼把徐羿推翻在床上,跨坐到他的身上,把那个早已坚硬如铁的分身顶在自己的洞口,然後恶狠狠的警告徐羿:“不许再说怪话了!”

徐羿微笑的点头,叶红鱼满意的扶着坐了下去,自己下面似乎比以前还要润滑的多,进来的非常顺利,满满的充实在里面,突然就有了一种很幸福的感觉。

“原来做爱,真的不是只有快感。”叶红鱼心里嘀咕着,有些开心的俯身抱住了徐羿,然後把臀部擡起来一些,示意他可以发动了。

一番抵死缠绵,叶红鱼的神智被最终的潮水冲刷至一片空白之前,脑子里突然闪现了一个古怪的念头:“当时设计鸟巢的人,是不是真的从XX方面获得的灵感呢?”

可惜,这一趟北京之行,两人终究也没能一起看成鸟巢。

因爲第二天一早,叶大小姐突然想吃肯德基了,而且想去中国境内的第一家肯德基吃早餐,徐羿无奈,却也习惯了叶红鱼的不靠谱,收拾了一下就跟着她进了地铁。

二号线可能是北京很早建成的地铁线,很老旧的样子,地面上还铺着不少施工材料,徐羿解释说这是在做安全门,已经呼吁了十来年了,才刚刚开始装,全国的地铁线可能只有北京的一二号线没有这东西了,顺带提醒叶红鱼别总看手机,小心踩空掉下去。

叶红鱼冲他笑了笑,皱着鼻子做了个鬼脸,然後继续低头看手机。突然间,胳膊上被硬物重重的撞了一下,手机掉在地上,一个小男孩从身边疯跑了过去,头都没回,一路大喊大叫,手里挥舞着一把木刀,刚刚应该就是那把木刀磕到了叶红鱼的身上。

徐羿附身把手机捡起来,看看屏幕没有碎,就递还给叶红鱼,叶红鱼却也没了兴致,把手机揣进兜里,擡起头和徐羿说话。

那个小男孩此时又挥舞着木刀冲了回来,叶红鱼侧身避过,然後伸手一把薅住小男孩的衣领,拎了回来,凶巴巴的警告他不要再地铁站里乱跑乱叫。

小男孩用力的挣开,没有说话,又跑开了,叶红鱼看他不再挥舞木刀,也没再喊叫,便不再理会,依旧转头和徐羿说话。

很快,列车从远处驶来,叶红鱼走到站台边上准备上车,突然背後被人重重的一推,不由自主的向铁轨内冲去,眼看就要掉下去的时候,被徐羿一把拉住。

虽然天气很冷,叶红鱼和徐羿这一刹那却都出了一身虚汗,後怕之余,两人一起转身,果然是刚才那个小男孩,熊孩子却还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害怕或者歉意的样子。

徐羿并不说话,垫步上前,一脚把小孩踹飞了出去,旁边几个人惊呼出声,小孩摔在地上,大声哭叫。

旁边冲过来一个魁梧的男人,应该是小男孩的父亲,看起来身体竟比徐羿还要高壮一些。男子二话不说,一拳就挥了过来,徐羿完全没有躲闪,反而直接迎了上去,猛然一躬身,对方拳头从头顶划过,徐羿抱住男子腹部,也没看到什麽动作,直接把男子摔在了地上,男子的头磕到地面,发出很大的声响。

男子的身子倒也真够结实,立刻翻身变成跪伏,勉力想要支撑着站起,徐羿跟上一步,身体似乎有一个半旋,右腿顺势横扫了出去,叶红鱼心里一紧,立即就想冲上去阻止。她看的出来,这是散打里很专业的低鞭腿,徐羿明显练过,千万不能让他在暴怒之下惹出大事。

叶红鱼当然没能成功,那电光火石的一瞬,徐羿的腿已经扫在了男子的头上,男子很干脆的直接躺倒在地,再也无力反击,人就倒在了小男孩的身旁。

旁边惊呼声音一片,却并没有人上来拦阻,徐羿走上前,伸脚踩在熊孩子的手上,狠狠的碾了两下,在小孩能够穿透整个候车大厅的惨叫声中,伸手指着男人,狠狠的说:“今天幸好我女朋友没出事,否则,”他顿了一下,一字一顿的说:

“我、杀、你、全、家!”

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那种恨意,那种冷意,全都在这句话中迸发了出来,任何人都听的出来,徐羿说的是实话,他真的会这麽做。

习惯了徐羿永远都温和而从容,看到他突然变成了一头咆哮的雄狮,脖颈上青筋毕露,眼睛赤红,一副要把人生吞活剥的样子,叶红鱼心里很是害怕,冲上去抱住了徐羿,不让他再动手。

徐羿的手竟然在颤抖,胸腔也在剧烈起伏,叶红鱼又把他用力抱紧了些,终于,徐羿慢慢恢复平静,直起身来,反手揽住了叶红鱼。旁边围观人群也许很少见到这样真刀真枪动手的场景,反而鸦雀无声,大厅里只有小男孩大声的哭嚎声。

“呵呵,首都,首善之都,呵呵。”徐羿摇摇头,甩下这样一句话,拉着叶红鱼转身离去。

一个多小时後,派出所里,做完了笔录的徐羿和叶红鱼,被单独关在了牢房里。之前,徐羿被地铁保安扭送到派出所的时候,很配合的伸出双手主动要带手铐,叶红鱼也很仗义的跟在後面伸出了双手,一副有难同当的样子,警察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们两个,让他们老实站好。

後来笔录过程中,被打的男子和小男孩也来了,叶红鱼听到了他们都没有重伤,应该构不成刑事责任,于是很放心的在牢房里转来转去,充分享受人生中最难的的体验。太帅了,居然连局子都进过了,大学生涯可以填写极爲光彩浓重的一笔了。

牢房很小,只有十来个平米,两面是墙,两面是铁栏杆,就像个简易的大铁笼子。徐羿靠在墙边,以爲叶红鱼走来走去是在焦躁,好心的安慰她:“放心吧,路上给家里打过电话了,我家里在这有些朋友,这只是普通的治安处罚,我们不会被关太久的。”刚说完,就看到了叶红鱼擡起头,笑靥如花的样子。怎麽又忘了她这见猎心喜的性子呢,徐羿叹了口气,微笑的看着她。

果然,没过两个小时,两人就被传唤了出去,居然没有想象中任何的签字画押的过程,挨打的男子和小男孩也都不在,只有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在接待室等着他们。

出了派出所,一辆黑色轿车从旁边驶来,叶红鱼乖巧的跟着徐羿进了轿车,乖巧的跟着徐羿管头发花白男人叫冉伯伯。

冉伯伯在司机面前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但对徐羿和叶红鱼却很是亲切,知道他们饿了,直接带到了一个小院子吃饭,院子并没有招牌,但是饭菜却非常好吃,还特别清静。叶红鱼匆匆垫了一点,就放下筷子,等着冉伯伯的训话。

冉伯伯却根本不提上午的事情,只问了问徐羿的学业,问了问家里的情况,还蛮欣慰的说徐羿不错,是徐家男人该有的样子。叶红鱼终于放心的开始大吃。

吃完饭,离开那个私家小院子的时候,司机已经把徐羿和叶红鱼的行李,从酒店取出来,放到车里,并要直接送他们去机场。叶红鱼这才醒悟过来,刚才那个和蔼的伯伯,似乎并不是真的那麽和蔼,起码不会放他们俩人再在北京呆着惹事了……

到广州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叶红鱼很自然的跟着徐羿回了家,洗过澡之後,叶红鱼换上宽松舒适的睡衣,靠在沙发上,呆呆的想:“等徐羿洗完出来,是先做爱呢,还是要先聊会天?”

徐羿从浴室出来了,身上只穿着一条短裤,叶红鱼看着眼前雕塑般的身材,狠狠的咽了下口水,暗暗警告自己:“先聊天,先聊天,不许那麽没出息!”

“喂喂,别动手动脚的,有事要问你!”叶红鱼把徐羿的手打掉,问道:“你今天是怎麽做到的,怎麽直接就把那个男的摔在地下了?”

“哦,就是基本的抱摔动作,初中学散打时,总打不过一个同学,就又学的摔跤。”徐羿说的有些云淡风轻。

“你没事学散打干嘛,你这块头还会被别人欺负麽?”叶红鱼突然想到点什麽:“明白了,小猫说你以前是个不良少年,你学散打是爲了欺负别人!”

徐羿微笑有些凝固,放下叶红鱼的手,看向窗外,面色渐渐有些暗淡,最後幽幽叹了口气:“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被绑架过。”

“啊!”叶红鱼浑身一个激灵,顿了一下,轻轻问道:“那,有没有被撕票?”

徐羿知道叶红鱼在装傻卖乖逗他开心,微笑:“那次还好,绑匪把我往面包车里拖的时候,我用头拼命顶了那人的下巴,然後趁乱跑了出来。”

徐羿叹了口气:“我跑的时候,回头扫了一眼车牌,记住了最後三个数,後来我父亲请公安局领导帮忙,投入了很多资源,把那些人都抓到了。”

“审问之後,知道他们是打听到我家有钱,直接冲我来的。後来,我上学,家里就都是车接车送了,上初中後,我又开始学搏击防身,一直练到高中毕业。”

叶红鱼还是有些後怕:“但是,那次你要是真的被绑了,是不是真的有可能被撕票。”

徐羿摇摇头:“後来我查过,广州绑架案挺多,但是撕票极少,因爲公安命案必破。”转而笑着转开话题:“那时候,白云区每天都有抢劫或绑架案发生,後来,广州密布天网监控之後,恶性犯罪数量锐减,说起来还要感谢你们这些计算机专业的。”

叶红鱼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还是太可怕了,没想到你还经历过这个,这是不是你经历过的最恐怖的事情了?”

徐羿又叹了口气,微微笑着冲叶红鱼摇了摇头,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

叶红鱼转身做到床边,有些不开心的嘟囔:“知道你见多识广,身经百战了,但也用不着笑的这麽轻蔑嘛。”

徐羿依旧微笑着摇摇头:“鱼儿,这个社会上有些事情远比你想象中黑暗的多,我也曾经说过,我也有不愿意轻易透露的秘密,不过现在可以讲给你,你想不想听?”

叶红鱼歪着头笑着不说话,徐羿叹了口气,继续讲了下去:“我平时是不吸烟的,但是我在和别人喝酒的时候,有时候会吸。”

徐羿说:“我家生意的原因,我颇有很多的酒肉朋友,也经常会和他们去唱K 泡吧,但是我现在有一个习惯,在外面喝酒时,尽量不去厕所,一定要去的话,会把杯中酒喝干再去。如果回来时,杯中酒已满,我会抽一支烟,然後装作不小心把烟灰掸到酒杯里,换一杯酒。”

叶红鱼疑惑了几秒锺之後,立刻恍然,明明房间里挺热,却突然觉得背後一股凉意:“因爲毒品?”

徐羿有些痛苦的摇头:“有一种毒品,叫麻古,可溶于水,我大一入学不到两个月就这麽染上了,几个月在这上面败了十多万块钱,戒的时候很是费了番周折,还好麻古没什麽的生理成瘾性,最终还是戒成了,要是可卡因,我就不可能遇到你了。”

叶红鱼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大男生,那麽的阳光活力,完全看不出曾经会是一个瘾君子。毕竟是从小到大培养出的对毒品的深恶痛绝,叶红鱼条件反射似的想後退一步,但是马上被另一种情愫所左右:他居然能戒毒,这要多强的毅力?叶红鱼的心里又多了一番欣赏之意,然後又有些不解:“那爲什麽会有人给你下药?”

“各种可能啊,面和心不和暗藏嫉妒的,企业竞争对手想利用我败光家业的,酒吧的陪酒女让我致幻後成瘾天天来消费的,恶人太多了。”

叶红鱼蹙起眉头:“那给你下药的人具体是爲什麽呢?”

“以贩养吸。”徐羿淡淡的说:“他吸光了自己的钱,然後拉我下水,高价卖我毒品,赚我的钱再去吸毒。”

“啊?”一连串闻所未闻的阴暗面血淋淋的在面前摊开,即使是叶红鱼也有些恍惚,想起之前在地铁站徐羿那杀气腾腾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害怕:“那後来,你把他怎麽样了?”

“能怎麽样呢,他父亲是本地一个官员,我最多只能远离他,也不能得罪他。”徐羿自嘲的笑了笑:“富二代也不是那麽好当的。”

叶红鱼有些怔怔的样子,突然站起身来,拉起徐羿的手:“徐羿,我从来没有想到,原来,我也会这样的爲了一个男人心疼。”

徐羿突然觉得一颗心都要化开了,叶红鱼毫无反抗的被他拥进了怀里,紧紧的抱在一起,彼此都是对方最可靠的温暖。

良久,徐羿喃喃的说:“鱼儿。”

叶红鱼嗯了一声。

徐羿轻声说到:“嫁给我吧。”

叶红鱼轻轻摇了摇头:“我们不是说好了麽,只上床,不恋爱,你爲什麽要破坏这种默契呢。”

徐羿直视着她:“我会给你完全的自由,只是当你在我身边的时候,让我来保护你。”

叶红鱼避开徐羿的眼睛,低头静静地伏在徐羿怀里,只是沉默,徐羿知道她内心里还是不愿,也就不再追问,只是紧紧拥着她,享受她的关心和温暖。

半晌,叶红鱼突然反应过来:“徐羿,你性冷淡的原因,是不是和大一染上过麻古有关?”

徐羿很郁闷:“我哪里有性冷淡了!”

叶红鱼很理直气壮的样子:“你自己想想,我们上床以来,你哪天晚上做过两次了?”

徐羿有些无奈:“小鱼,不带这样的,每次我可都是鞠躬尽瘁,经常都能让你来三次吧,那天你说要四次高潮,我不也满足你了麽?”

叶红鱼笑眯眯的摇摇头:“我同样的三次高潮,你射一次还是射三次,是有区别的。”然後正色的问:“徐羿,到底是怎麽回事?”

徐羿明显的很是犹豫了一下,迟疑着,眉头皱了又舒展开,终于开始诉说隐藏心里很久的那段往事:“你的猜测是正确的。刚开始吸毒的时候,毒品是助性的,我当时和女朋友先後染上,我们就在我的房子里吸,吸完特别亢奋的做爱,完全感觉不到累,也没有射精欲望,一次能持续几个小时,但是醒来之後头痛,恶心,乏力,没有食欲。我当时还算陷的比较浅,她是真的沦陷了,她说每次她能高潮一二十次,她特别贪恋吸毒之後的性,再也不能接受正场☆态下的做爱了,後来我们大吵过几次分手,她跟了别的瘾君子。我用了各种办法,总算是戒了,她却一直那麽滑落下去,前年别人给我发过她的照片,已经瘦的不成人形。”

“戒毒的事陈思帮了很大忙,他每次都按时带我去戒毒中心检查,又搬到我那从早到晚的盯着我,帮我度过戒断期。麻古没有身体戒断反应,戒了之後身体并不会难受,但有心瘾,就是心理成瘾性,对于很多人来说,这甚至比海洛因还要难戒。尤其是当人空虚,压抑时,想起吸毒时的快感,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有时我毒瘾上来想出去找货,陈思会真的把我绑了扔在床上,在旁边看几个小时。吸毒之後还伴随着失眠,而类似阿普唑仑之类的镇定药物有可能会比溜冰还上瘾,陈思不让我吃药,我睡不着他就坐在我旁边盯着我,陪着我硬熬。”

“他从不抽烟,但是那些日子总在我面前吸烟,我看着受不了,一有反应就被揍一顿捆了。几个月之後,他在我面前读一段一段的吸毒之後怎麽飘怎麽爽的文字,我也终于可以没有反应,我终于戒毒成功了。他直到研一还住在我家,一来是我不愿有些人去我那开party 弄得乌烟瘴气,更重要的是他不放心我,一直在盯着我。”

“戒毒成功了,但我发现了另一件可怕的事,因爲现实中的性刺激远远达不到吸毒致幻之後的感觉,我阳痿了。我在不同的会所找了各种类型的高档小姐,一直都不行。後来我像苦行僧一样的严格作息和饮食,持续的恢复性训练了大半年,性能力才慢慢的恢复。”

徐羿顿了下继续:“我上个女朋友媛媛,就是我在那时包养的,其实主要目的是恢复自己的性能力,然後恢复自信。她有些贪恋性爱,那时候我一周只能做一次,她不满足就总花些小心思挑逗我,再後来我一周能做两次,到现在遇到你,每次你想要的时候我都能有反应,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徐羿摇摇头:“但是,我仍然做不到一晚两次,因爲射过一次之後,身体就会陷入一个敏感度特别低的时段,完全感觉不到欲望和刺激了。小鱼,毒品这东西,就算戒了,影响也是一辈子的,绝对绝对不能沾。”

叶红鱼点点头:“放心,你不在我旁边的时候,我也会保护好自己。”

叶红鱼突然想起点什麽,自嘲的笑了笑:“我们两个也真是有意思,一个对感情没兴趣,另一个对性没兴趣,能这麽走在一起还真难得。”

徐羿直视着叶红鱼的眼睛:“因爲和你在一起,即使不恋爱,不上床,也是非常快乐的事情。”

叶红鱼微笑:“那我们就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吧。”

徐羿点点头,说好。

叶红鱼又微笑的伸出双臂,等待拥抱的样子:“好朋友,来做爱吧。”

徐羿长笑一声,把叶红鱼横身抱起,放在床上。

狂风骤雨中,叶红鱼静静的闭上眼睛

“不像,真的不像,这麽生猛的身体哪像是吸过毒的人嘛。”

叶红鱼悄悄的抿嘴笑着,双手用力的拢在徐羿的背上,认真的享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