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催眠公寓楼》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催眠公寓楼》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催眠公寓楼 催眠公寓楼

    这年轻人叫楚天,一个大众名字,脸庞也是一个大众脸,放在街上也就是个普通人。  前几天他突然感觉一阵心烦,胃不断的翻滚,心中出现想要呕吐的感觉,慌忙之中跑到卫生间当中。  刚刚打开门的他,突然看见卫生间当中出现一阵绿光,带着未知的恐惧和发现新大陆的兴奋感,慢慢伸出手想要去触摸那绿光。

    ilovethc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催眠公寓楼》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催眠公寓楼》,是作者ilovethc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年轻人叫楚天,一个大众名字,脸庞也是一个大众脸,放在街上也就是个普通人。  前几天他突然感觉一阵心烦,胃不断的翻滚,心中出现想要呕吐的感觉,慌忙之中跑到卫生间当中。  刚刚打开门的他,突然看见卫生间当中出现一阵绿光,带着未知的恐惧和发现新大陆的兴奋感,慢慢伸出手想要去触摸那绿光。

《催眠公寓楼》 第五章 我们结婚吧 免费试读

白艳妮离开之后,宋玉卿一边安慰我那受到惊吓的大鸡吧,顺便向我撒娇抚平我那愤怒的内心:「白艳妮,呵呵,既然你打搅到我好事,那我的调教之始就在你身上实现吧」

内心深处报复白艳妮的内心越来越强,想着那把冰冷的黑色手枪所带来的震撼和恐惧,差点把我的大鸡吧给吓软,刚刚开始的性福之路差点就在此断下。

我驾驶汽车向着公寓行驶着,这样能够让宋玉卿能够更好的安慰我的大鸡吧,上车之后宋玉卿也换了一双赞新的黑色丝袜,斜靠着副驾驶窗门,双腿放在我的大鸡吧处,一双被黑色丝袜包裹的性感美腿夹着我的大鸡吧不断刺激,想要这样的方法看看我的大鸡吧到底有没有受到传说中的惊吓刺激。

看着我的小弟在高贵撒娇冷美人宋玉卿的性感美腿上慢慢复苏,我内心的狂暴慢慢平复下来,左手掌握方向盘,右手抚摸宋玉卿那双黑丝美腿,黑色丝袜带来的视觉效果可不是白色肉色能够媲美的,虽然宋玉卿的腿穿上白色丝袜会显得完美,但黑色显得更刺激和诱惑。

手慢慢顺着黑色丝袜的肉顺感往下抚摸,从小腿慢慢到足背,黑色丝袜包裹着的足背和粉红色高跟鞋的融合让人视觉反差更大,粉红和黑色,这样的搭配让人感觉到欲望。

褪下那双粉红色高跟鞋,手抓住被丝袜包裹的足心慢慢放到我的大鸡吧上,一边是小腿作为稳定,一边让丝足来摩擦我的大鸡吧。

宋玉卿嘟着小嘴,抬起媚眼横了我一眼,娇嗔道:「讨厌,很痒的,你这大色狼就喜欢这样,你就说你这几天休息过吗?小心精尽人亡。」

我笑了笑,确实是这样,几乎得到异能之后性欲大涨,从前打飞机都要休息几分钟或者半小时,而且次数多了,鸡巴和睾丸还会发胀发痛,但这几天下来完全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身体反而觉得越来越强壮,而且宋玉卿脸上的皮肤也越来越白,气质除了以前的冰冷高贵外,还增添了妩媚。

对于这样说不出的变化,任何一个男人都梦寐以求,我也没在意什么,抿嘴笑了笑,绕着宋玉卿的脚心,痒的她直乐呵:「你真是越来越诱人,我恨不得把你吃了!」

宋玉卿仰躺着,黑丝脚心脚背不断交替摩擦我的大鸡巴:「讨厌,你那一天没有吃人家?」

很快抵达公寓楼,在行人的目光下,我搂着少妇宋玉卿的腰部走向电梯。

在电梯内,宋玉卿靠在我身上,小鸟依人,宋玉卿在我身边的性格很软,也很暖,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也遗传了她母亲一部分知性的气质,让我每一次都想要狠狠的征服她,揉贱她,践踏她,但每一次性爱之后,我都会细心照顾她,爱护她,这样的纠结的情感让我对她爱不释手,她就像是一个妖精一样。

等待出了电梯之后,宋玉卿因为回去要处理今天的工作文档,所以在门外给我来了一个吻别。

打开我家公寓房门,就看见妈妈楚菲雅坐在客厅沙发上,拿着手机乐呵着,顺着视线第一眼看见那双被黑丝包裹的大长腿,足下是一双白色细高跟鞋,这样的打扮只能说中规中矩,不像宋玉卿爱好视觉反差。

「哼…今天一整天死哪里去了?我一点过就偷懒回来,结果你人都不见了,打电话也不接!」妈妈站了起来,沉着脸一脸质问。

等待楚菲雅站起来,我才发现,这装扮不简单,上身穿着透明白色深V衬衣,下身穿着天蓝色高腰短裙,整个腰部都被天蓝色的高腰短裙所包裹,往上就是她的那一对诱人豪乳。

头发微卷,发丝颜色也被染成酒红色,显得更加性感和年轻,这样的装扮配上妈妈楚菲雅的身材和气质,那完全就是一个吸精狂魔。

深V开口就可以看见那双豪乳的乳肉,让我恨不得马上冲过去狠狠的吸上两口和咬上两口。

「看什么看…你看那猥琐的样子!口水都流出来!」妈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伸出白嫩修长的手掌抽出两张纸递给我:「给,擦一下你的口水,活脱脱的一头色狼!」

妈妈的靠近,我的鼻尖瞬间出现那股属于她的香水味,鸡巴再一次苏醒,在她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伸出手抱住她的细腰,让她的丰满肉臀牢牢的靠在我鸡巴处,双手牢固她的细腰,一只手慢慢伸入深V衬衫里抚摸那勾引我的大白球。

我用着沙哑低沉,躁动的声音:「妈妈打扮成这样是准备让我好好的操你?要不然我们玩玩角色扮演?」

「别乱说话,你外婆在楼上换衣服,去把道具准备好!等她下来你好好玩她!」楚菲雅横了我一眼道。

如果是以前,那我肯定会放手,但现在,不可能,吃了妈妈之后,我就知道妈妈不会翻起浪花,永远只是我的女人而已。

我脑海中突然想起性感和丰腴犹存的熟妇外婆,我更加用力顶着妈妈的臀沟。

「臭小子…别乱顶…」妈妈回过头娇嗔,顺便拍打我的手。

然而我只是笑了笑,突然伸向她的红色性感嘴唇,吻着那属于我一个人的性感红唇和粉嫩翘舌。

就在他们热情的亲吻时候,楼梯处出现一个从面容上观看大概在四十几岁的熟妇,丰腴犹存,举手投足都充满着让人征服的欲望,身高大概在一米七三,穿着白色高跟鞋,修长的大腿上搭配着肉色丝袜,小腿和大腿的比例刚好合适,不细不肥,下身穿着肉色超短裙,短的仿佛能看见臀沟,上身穿着蕾丝上衣,发丝也和楚菲雅一样成为酒红色,几缕弯弯的发丝吊挂在胸前,遮挡那几乎透明的蕾丝上衣。

这样的打扮简单,但又处处透露着性感,性感之中又透露着典雅和优雅的气质,那种想要欺负,但又舍不得欺负的感觉让人有些捉摸不定。

透过几乎白的透明的蕾丝衬衫,可以看见里面根本没有穿着内衣,胸前那双D级肉球处的衬衣也出现水印,好像是乳液打湿衬衫一样。

成熟女人分为两种最为诱惑人,一种就是这样优雅典雅柔弱,一种是冷冰冰,不食烟火的女人,这两种女人是男人最想得到,或者说最想征服的女人。

看着客厅处激情相拥的母子,张芸感觉身体慢慢变得炎热起来,骚穴中好像都溢出淫水,脑海中想着那天的视频,那根巨大的大鸡巴,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每时每刻都想要那根大鸡巴插入自己的骚穴中得到快感。

张芸也知道女儿叫自己过来是什么意思,心中虽然害羞,但体内天性淫乱的心不断躁动,驱使自己来到这淫乱窝,乱伦窝,让外孙得到自己的肉体和心灵,成为他的肉便器,性奴外婆和乱辈分的性奴老婆。

「你们母子在干什么?」外婆张芸突然大声喝道。

突然的声音打断了我和妈妈的口舌之争,看着还站在楼梯口的装作清高和无所知的外婆,我大脑一片空白,仿佛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楚菲雅看着自己妈妈张芸的这模样,心中早已知道该如何做,含住我的耳垂不断吸允小声道:「角色扮演,游戏快要开始了,妈妈的宝贝儿子老公,你兴奋吗?」

外婆张芸进入角色:「还不开分开,儿子这么大了还这样抱着像话吗?传出去不被人家笑话?」

楚菲雅冲我笑了笑,挑了挑眉之后站在我旁边楚楚可怜的看着外婆张芸道:「妈妈,今天儿子考试拿了一百分,他说如果不给一点奖励,明天考试会发挥失常,让我这个当妈妈的给他一点奖励。」

张芸皱了皱眉头:「我外孙考了一百分要奖励不是很正常吗?赶快,别亏待我外孙了。」

看着两人的表演,我站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她们平常在私下都是这样玩的?

如果天天能这样玩角色扮演就好了。

楚菲雅点了点头,从鞋柜上递给我一个袋子,牵着我的手来到沙发处,伸出手,面带娇羞,妩媚又淫贱的表情把我推坐在沙发上。

我也不知道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随后妈妈带着妩媚又淫贱的表情脱下我的裤子和内裤,穿着黑丝高跟就跪在我胯下舔着我的大鸡吧。

这个时候外婆张芸也走了过来,坐在我旁边,双手拉过我左手,仿佛没有看见妈妈正在她面前舔着我的大鸡吧一样,看着我嘘寒问暖道:「乖孙,在学校没人欺负你吧?」

我心中笑了笑,这群骚货,还要玩情调?:「没有,除了几个老师经常把我叫到办公室里面。」

张芸:「老师把你叫到办公室里面干什么?」

我摇了摇头装作不知:「不知道,每一次叫我过去都让我脱裤子,说给我检查一下。」

说完之后,我就拍了拍妈妈楚菲雅的头,她吐出我的大鸡吧,大鸡吧就这样矗立暴露在外婆张芸眼中。

牵过外婆张芸的白嫩手臂,让她握住我的湿漉漉大鸡巴,上面还残留着妈妈的口水:「老师们都是这样。」

张芸满脸红霞,性感红唇微微张开,气息浓重,不断的深吸气,眼神迷离,时刻盯着我那傲人的大鸡吧。

她身体开始躁动,体内淫水开始沸腾,奶头的奶水也开始溢出,打湿了透明的白色衬衫,肉色丝袜的大长腿紧闭,双腿伸长。

看着外婆的这模样,我再也受不了诱惑,突然伸向头吸允住外婆张芸的奶头,连衬衫都没有脱去,就这样隔着几乎透明的衬衫努力吸允着。

外婆张芸突然伸出手抓住我的手,我以为她要打断我的动作。

但接下来的动作,让我今生难忘,外婆张芸带着娇羞的笑容,吸允着我的手,那模样仿佛就像是在吸允我的大鸡吧一样,淫贱的媚眼微闭,仔细的的用舌尖挑逗我的食指。

一旁仔细观察的妈妈楚菲雅看着时期成熟,从刚才递给我的包中拿出两条项圈,黑色项圈上面还连接着冰冷的铁链。

我随后把外婆张芸扶起来,亲吻着她的性感嘴唇,双手不断探索新的区域,双腿,肉臀,肉球,骚穴。

一番激吻之后,我放开张芸的小嘴,退后两步,把妈妈楚菲雅扶到外婆张芸旁边,两人的美腿丝袜出现在我眼前,而且两人的装扮都是那么的诱人,那么的性感,刺激着我内心当中的欲望。

我俯下身去,将脑袋迈进外婆张芸的肉丝双腿之中,撩起她的肉色短裙,一遍用脸摩擦,感受大腿的柔软丰满感觉,一边感受丝袜的柔顺感,外婆张芸只穿着了肉色丝袜,没有穿内裤,我伸出舌头舔着外婆的丝袜骚穴。

「你们这两个骚货,怎么样?吃了本少爷的春药,今天你们怎么也跑不掉,呵呵,说来好笑,一个是妈妈,一个是外婆,结果,你们两个人都马上被我操。」

我站起来,退后两步面带猥琐的面容说道。

角色扮演,这游戏,越来越让我着迷,可以成为不同的角色玩弄同一个人。

闻言,外婆张芸和妈妈楚菲雅两人都迅速进入角色,软躺在沙发上,面带红晕指着我道:「你这逆子,我是你妈妈,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你妈妈?」

外婆张芸媚眼微闭,不断交叉紧闭摩擦双腿:「我可是你外婆阿,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楚菲雅:「啊啊啊啊……儿子……儿子不要,妈妈……妈妈好痒……妈妈……妈妈好痒……」

张芸:「嗯嗯嗯嗯嗯……」

我可不管母女两人的反应,蹲下去抓住妈妈的黑丝左腿,另一只手抓住外婆的肉丝右腿,让两人不同丝袜的性感美腿夹着我的大鸡吧不断摩擦。

这样淫乱糜烂的气氛刺激着两人,两人都面带笑意对视一眼,随后再一次进入角色。

楚菲雅带着妩媚,外婆带着娇羞。

外婆张芸的美腿比起妈妈的美腿更加丰满,具有一点肉感,但妈妈的美腿配上黑丝显得更加迷人。

张芸看着我玩弄她的美腿,底声骂道:「你……你变态……」

「嗯嗯嗯嗯嗯……雅儿……雅儿………妈妈好痒……妈妈……妈妈想要……想要……」

「嗯嗯嗯嗯嗯嗯……妈妈……雅儿……雅儿也好痒……雅儿……雅儿也想要……」

我脱下妈妈左腿的高跟鞋和外婆右腿的高跟鞋,让两人给我足交,黑丝和肉丝的性感丝足不断的侵犯我的大鸡吧。

「妈妈,外婆,你们两个可真是骚货,在客厅内就给自己的儿子和孙子足交,还穿着丝袜足交,真是两个淫乱的骚货。」我知道,这个时候越是说些羞辱的话,妈妈和外婆越是入戏,后面的戏会越来越好演。

我伸出抓住外婆的乳房,用力揉捏,从奶头处突然射出一道洁白的水线,这可是奶水线。

我笑了笑,继续羞辱道:「你这淫贱乱伦的外婆,居然在自己孙子面前射奶水!」

张芸彻底入戏了:「不不不………不是的……不要这样羞辱外婆……外婆……外婆不是贱货……」

「原来你承认你是贱货了?」这样淫乱的气氛让我快感十足,射精的感觉越来越强,我也不打算忍耐,放开妈妈和外婆的丝袜美足,直接双腿跨站在沙发上,一只手让外婆的头靠在沙发靠背上,鸡巴对准她的性感红唇,直接插入进去。

「贱货,给我舔,给我舔出来,我要射在你嘴里,让你吃我的精液,你这想要乱伦的贱货,只配吃我的精液。」

外婆张芸只是象征性的挣扎,在挣扎途中,可没有放过我的大鸡吧,仔细的舔着我的大鸡吧,品尝我的大鸡吧。

很快,今晚的第一次射精就在外婆张芸性感红唇中诞生了,一次的射精当然无法让我得到满足,妈妈楚菲雅看着我做了一个口型。

「袋子!」

袋子当中一定有东西,我明白妈妈的意思之后点点头,抽出外婆张芸口中的大鸡吧。

「啊啊啊啊啊」外婆张芸开始喘息,嘴长着,还可以看见她舌头上还遗留洁白的精液。

我笑了笑打开袋子,看见里面有两条项圈,项圈上还钩挂着冰凉的铁链,里面还有跳弹和双头自慰棒。

这样的道具,我笑了笑。

外婆张芸也看见袋子当中的道具,偏过头横了自己女儿楚菲雅一眼,对于S,M游戏,张芸很热衷,对于和自己孙子的乱伦性交,她也很热衷,她是一个淫贱又守妇道的女人,淫贱来源于骨子里,妇道来源于道德底线。

今晚会诞生她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也是以后陪伴她一辈子,并且是唯一的一个男人。

淫贱的她,对于这些道具早已熟悉,这些东西可是她以前的生命伴侣。

但现在张芸看着孙子楚天在一旁玩着,研究者这些道具,心脏的极速跳动和血液的沸腾让她骚穴中淫水不断汇集和溢出,奶头的奶水也不断溢出,打湿在白色衬衫上。

楚菲雅看着妈妈张芸面红耳赤的模样,也知道她已经进入状态,随时接受自己儿子的进攻和侵犯,但作为妈妈,她又有点吃醋,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自己的男人入侵自己的妈妈,不想自己的妈妈得到自己儿子的大鸡吧。

虽然没有获得自己儿子的处子之身,但,她还是有些忍受不了自己妈妈在自己儿子身下叫喊和呐喊孙子用力,孙子操死外婆了。

没有得到儿子的处,她一方面有些自责,为什么已经淫贱到骨子里,还要保留最后的尊严不去引诱儿子跨入乱伦的生活?为什么要自视清高搬出家,让别人得到自己儿子的处?

就在她们还停留在思想的时候,我早已把项圈戴在她们两人的颈部,牵着两条冰凉的铁链,站在她们面前,当然,大鸡吧也挺立瞩目着两个骚货。

两人也回过神来,感受到颈部的异物,也看见我手上拉着的铁链,两人都开始挣扎起来。

「不要……不要这样……」

「不要……儿子……不要这样对妈妈……快…妈妈……妈妈受不了了……妈妈想要……想要大鸡巴……想要大鸡巴……」

我笑了笑:「没这么简单,你们两个中了春药的骚货,想要我草你们,那你们要录视频为证,要发誓成为我的床上性奴,成为我的女人,服从主人我的意志。」

春药是为了提醒她们,提醒现在是在角色扮演。

外婆张芸点点头了:「我要……乖孙……外婆……外婆要你的大鸡吧……外婆……外婆……外婆要成为你的女人……成为你的性奴……你……你就是外婆的主人……」

「跪下……」我用力扯了扯铁链,外婆张芸受力瞬间跪在冰凉的地板上。

我拿着手机,打开录像,用着冰冷的态度:「贱货,给我念,宣誓成为我的性奴。」

「我……我张芸……自愿……自愿……成为孙子楚天的性奴……服侍他…完成他给予的任务……从今没有外婆张芸……只有性奴老婆张芸……」

「性奴张芸将成为主人楚天的丝袜高跟性奴。」

「性奴张芸将成为主人的丝袜高跟肉便器。」

「性奴张芸将成为主人的丝袜高跟母狗。」

「性奴张芸将成为主人的丝袜高跟母牛,用奶水服侍主人喝奶。」

我把手机递给妈妈楚菲雅,然后用大鸡吧拍打外婆张芸的脸庞:「给主人撅起你的屁股,主人要狠狠操你。」

被我大鸡吧拍打之后,张芸浑身散发出一股炙热的肉香,迅速在茶几上撅起屁股,像发情的母狗般摇晃着丝袜大屁股就往我身上蹭,然后娇声的骚浪哼道「主人……主人……快……快点……快点操你的丝袜母狗……操你的丝袜高跟肉便器……操你的性奴外婆……主人你的性奴外婆要……要你……你的大鸡吧」

张芸似乎一下子进入了角色,一直压抑在我心里的情愫猛然爆开,我隔着衣服揪住张芸的那肉球。

此刻外婆张芸撅着屁股背对着我,肉色短裙早起被我撩了起来,妈妈也撅着屁股蹲在茶几上,我从沙发上拿了两个抱枕,放在茶几上,让她们趴在上面,免得膝盖受苦。性奴只是情趣需要,我可不想妈妈或者外婆的完美性感美腿出现伤痕。

我的这小小的举动让两个女人感动不已。

两人都识趣的靠在一起,臀肉碰着臀肉,黑丝和肉丝的不断碰撞就像是两个帝国在交战对抗一样。

妈妈和外婆都把头发往后撩,两人那几乎同样的酒红色发丝让我有点有点混乱。

我伸出手在妈妈小穴处撕出一个小口,拿出一个道具鸡巴,插入妈妈的骚穴当中,让她先享受假鸡巴的滋味。

「滋滋滋滋滋滋……」电动自慰棒的进入,让妈妈不断呻吟,黑丝美臀不断摇晃:「啊啊啊啊啊啊……好爽……谢谢……谢谢主人……啊啊啊啊……母狗……母狗好爽……」

听着妈妈的话,我心中得到了巨大的满足,用手拍了拍她的肉臀。

张芸看着我的举动,突然回过头露出一股入侵到我骨子里的挑逗笑容,微微低头看着我的大鸡吧:「主人,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人家吧,人家屁股就真的有那么美吗?」

「美……你这丝袜美臀真是美,充满着肉感,刺激着人的肉欲。」我一边抚摸,一边傻傻的回答。

张芸笑了笑,丝袜美臀再一次摇晃摇晃道:「主人,人家的乖孙也喜欢母狗的美臀,每一次去他家都要被他视奸,后来…后来人家都不敢去他家,他好坏阿,那眼神恨不得把母狗吃下去一样,听他妈妈说,母狗在他心中可是女神般的存在,只是他想不到,他的女神在主人面前只是一只性奴母狗。」

听着外婆张芸的话,我再也受不了,双手在丝袜上撕了一个口子,大鸡巴没有任何余力,对准骚穴直接插入。

「啊啊啊啊啊啊啊……主人……主人……主人……母狗……母狗要死了……主人……主人……你好狠心……别,别这样急嘛……」

见我急不可耐的样子,外婆张芸也用力夹紧我的大鸡吧,进入她骚穴的大鸡吧快速抽插,她骚穴中只能说紧,而且很潮湿,很热,水很多,各种掺杂挤压我的大鸡巴,爽到天上去。

仿佛是想要让我更加用力,张芸一遍挨操一遍说道:「主人……你怎么……你怎么这么心急阿……跟……跟人家那乖孙一个模样,一点都不爱惜人家,直接就插进来了……」

我的手也揉捏着她的豪乳,被近乎透明的衬衫包裹的乳头也被乳汁打湿:「你孙子已经操过你了?他是怎么操你的?在哪里操你的?」

张芸闻言全身一阵酥麻,被我操得不停颤抖,她的身体像是一条漂亮的大母蛇,不断的摇晃。粉腻的胯间被我的抽插带出许多淫水,打湿在周围和茶几桌面上。

「恩……恩……好爽……主人……用力……操……草母狗……人家……人家下班……去……去他家午休,人家是一个端庄高贵典雅的女人,每天都要按照时尚标准打扮,但……但他觉得人家是为他打扮的……那一天……他冲过来……冲过来摸人家的大屁股……还摸人家的骚穴……人家反抗……结果刺激……刺激他的心……他就把人家操了……啊啊啊啊……好爽……主人……啊啊啊……要死了……」张芸娇喘呻吟,嘴里编造着淫荡的场面在我脑海中呈现,幻想着在厨房内,她穿着超短裙,我冲过去强奸她的情景。

我牢牢的抓住她的肉臀,不断的给她骚穴带来冲击,我现在可不管什么九浅一深这样的动作,我只知道冲击,最恨,最强的冲击,冲击她的骚穴,冲击她的灵魂,冲击她的肉体,狠狠的操她,狠狠的干她。

我用着激动低沉的声音:「你这骚货,什么休息,其实你就是想要你孙子操你,说是时尚,其实你就是一个淫贱到骨子里的骚货,渴望得到大鸡巴,是不是每天都想要被操?告诉主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主人……人家……人家可不是淫贱的骚货……人家没有……没有在别人面前骚过……只有……只有在主人面前……啊啊啊啊啊啊啊……操死我了……主人操死人家了……啊啊啊啊啊……人家……人家只有那次被……被人家那坏蛋孙子操过……后来……后来人家就没有去他家……好像……好像他把她妈妈……她妈妈也操了……啊啊啊啊啊啊……好爽……主人……要泄了……母狗……母狗要泄了……」

「站起来,靠在墙上,你这淫贱的母狗。」我扶着外婆张芸一步一步走到墙边,让她撅着屁股靠在墙上,狠狠的操她。

张芸知道,这样的话语情趣刺激着我,继续道:「后来……后来有一天……人家……人家下班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停车场……抱着人家,想要操人家……人家不同意……结果……结果他就使劲揉捏人家的美臀,人家害怕……害怕肉臀坏了主人生气……所以……所以就答应了他……结果……结果没想到……他操了之后……还……还拍了照片……发……发到了……一个……一个叫……叫SIS的网站……让……让网上的人看……还……还说有机会……有机会免费让他们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外婆张云和妈妈楚菲雅都属于那种天生服侍男人的玩物,还是最好的哪一种,没有之一,只不过,外婆张芸的言语刺激比妈妈楚菲雅更多,带来的快感也是更强。

张芸的骚穴又紧又软,水有多,肥肥的含着我的大鸡吧来回吸允。

这样一个高挑,丰腴犹存的极品熟妇像最下贱的妓女般伺候着我,让我的身体除了肉欲以外再无其他,思想也跟着她的话语来幻想。

「骚货……淫贱的骚货,太爽了,操烂你的骚穴,看你以后怎么发浪,操死你。」我一只手扶着她的肉臀,另一只手扶着妈妈骚穴中的冒牌大鸡吧不断抽插。

张芸那掉在空中的爆乳被我不断的揉捏,奶水像河水一样,不断侵蚀冰冷的大理石地板。

外婆张芸被我操的又痛又爽,可是天生有些受虐体质的她却更加努力的用着言语引诱着我,这种刺激仿佛给我又注射了一股春药,我加快速度一点都不留情的使劲用大鸡巴操外婆张芸的骚穴,

被肉色丝袜包裹的大肉臀连着白嫩的大腿内侧都被我撞得不停摇晃颤抖,传递给张芸的豪乳更是抖出惊人的乳浪!然而臀浪也是一浪接着一浪。

我用着全身力气不断的操着外婆张芸,我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草死她,操死这个淫贱的骚货,淫贱的母狗。

在言语的挑逗下和我卖力的撞击抽插,不到十五分钟我就射了,短短的十分钟,张芸泄了三次,她骚穴中的水就没有干枯过,换成一般女人,早已受不了。

我没有拔出肉棒,就在外婆张芸的骚穴中射出来:「啊,射了……外婆……给我……给我生个女儿……再让我操……啊……好爽……母狗外婆……爸爸射了……」

「主人……主人爸爸,外婆……外婆也泄了,第四次……母狗外婆被……被爸爸外孙操来泄了四次……母狗……母狗女儿要,要陪伴主人爸爸一辈子。」张芸也忘情的呐喊。

我随后把外婆张芸抱向沙发上,我躺在沙发上亲吻外婆张芸的性感红唇。

「妈妈,儿子爸爸累了,舔硬了上来自己动。」

闻言之后,妈妈楚菲雅迅速爬了过来,跪在我胯下舔着我的大鸡吧,上面还有她妈妈的淫水,但楚菲雅一点也不介意,仔细的品尝,卖力的吸允,让我的大鸡吧重新复活。

说完之后我再一次亲吻外婆张芸,对于这女人,我算是在她身上得到了不一样的性爱之路,没想到光是言语带来的刺激就是这么大。

以前的性爱和这一次的性爱对比,完全就是小学生和大学生的对比,差太多了。

我抱着张芸一遍亲吻,一遍休息,然而我的大鸡吧早在五分钟前就开始操妈妈楚菲雅。

舔硬之后,妈妈楚菲雅自己跨坐在我双腿上,扶着大鸡吧对准她的粉嫩骚穴就坐了下去。

我抱着张芸,张芸拿着手机在微信家庭群发了消息:「主人爸爸的大鸡吧爽上天了……」

发完之后,张芸整个人就靠在我身上,伸出双手:「主人老公……你的性奴老婆要抱抱。」

我点燃一支香烟,伸出手抱着外婆张芸。

外婆张芸,然而现在叫我主人老公,而且明然人都能看见我们两人的年纪不同,小小年纪的我又一次征服了这样的绝色美妇,带来的自豪感溢于言表。

「乖老婆,你看看我们的性奴女儿在干什么!」我深吸一口香烟,在外婆张芸的大奶子上吐出烟雾。

「讨厌!」外婆张芸堵着嘴一脸不满,伸出手扇了扇胸前的烟雾:「我们的性奴女儿正在操你这个主人爸爸。」

我亲了一口外婆张芸的性感红唇道:「那你觉得性奴爸爸该不该主动草一草我们的性奴女儿?」

还没等张芸说话,妈妈楚菲雅就按耐不住,她知道,这样自己动,动到明天我也射不出来,因为缺少她的美臀。:「爸爸……操……快……快点操母狗女儿……母狗……母狗女儿希望得到你的爱……主人爸爸……快……快……」

终于……终于得到妈妈称呼爸爸,我终于受不了。

我要狠狠的征服这淫贱的母狗,这淫贱的女人,这我心爱的女人,这我想要娶做为妻的女人。

我抽出抱着张芸的手,轻轻拍了拍妈妈楚菲雅的脸庞:「去跪着,让爸爸狠狠的操你这淫贱乱伦的女儿。」

妈妈楚菲雅听话的起身跪在地上,回过头带着期盼焦急的眼神看着我,整个脸庞上就差两个字「求草」

我拍了拍张芸的丝袜美臀:「去洗个澡换一套装扮,等下我还要操你。」

「儿子老公……我要……狠狠的操我吧……我要……」张芸离开之后,楚菲雅焦急呢喃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啪啪啪啪……」我一遍拍打她的黑丝肉臀,一边插入大鸡吧开始操她:「我是你的主人爸爸,叫爸爸……你个淫贱的骚货……」

这样的后入式,每一次我都操的深,深入花心,深入尽头,操的她爽的天上去:「不要……妈妈……妈妈不要……你……你外婆已经……已经走了……你是……你是我一个人……你是我一个人的老公……儿子……儿子老公……妈妈……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妈妈不该搬出去……啊啊啊啊啊……好爽……儿子……妈妈不该搬出去……该诱惑你……诱惑你……诱惑你操我……让妈妈……让妈妈得到你的第一次……」

「儿子……儿子……你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你每一次在我面前……在妈妈面前……操……操别的女人……你不知道妈妈……妈妈的心有多痛……妈妈……妈妈很后悔……妈妈……妈妈错了……」

情欲和情绪两种感情纠葛在一起,她后悔,后悔一切,眼泪也慢慢流出来,不知道是被操的还是因为情绪释放。

听着妈妈楚菲雅的话,让我每一次抽插都更加卖力,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用行动来证明。

楚菲雅看着我没有回答,一遍承受我的一次次凶猛撞击,一边含泪用着哭腔道:「宝贝儿子老公……啊啊啊啊啊啊……你操死妈妈吧……妈妈……妈妈对不起你……你……你尽情羞辱妈妈……妈妈……妈妈能承受……只要……只要是宝贝儿子……妈妈……妈妈都能承受……妈妈亏欠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儿子……啊啊啊啊啊啊……要来了……妈妈要来了……儿子……和妈妈……和淫贱乱伦的妈妈一起来吧……啊啊啊啊」

「我爱你,我的宝贝妈妈。」

听见我的表白,妈妈楚菲雅脸上露出泪水微笑,笑容绽放的像是玫瑰一样红艳,双重的刺激,让妈妈楚菲雅身子剧烈的挺着,黑丝肉臀不断摇晃,连声尖叫呻吟,骚穴内大量的淫水猛然泄出,从未有过的水量几乎都成了水流,骚水随着我的抽插带出,滴落在茶几上。

妈妈高潮了,而我还没有,感受到妈妈在我怀中痉挛扭动的抗拒,我心中的的怒意和狂躁感越来越强,双手拽住妈妈的那大奶子,下面越操越快,本来高潮已经没有力气的妈妈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高潮之后的女人身体很敏感,连着被我这样操,已经不断哀求。晃着那黑丝肉臀不断的跟随我的节奏摆动。

越是这样,我的射精感越来越小,我一遍安慰妈妈,一遍卖力操着,时间慢慢过去,妈妈楚菲雅就这样高潮之后继续被我狠狠的操了十分钟之后,在这期间她又高潮了一次。

终于,我用力一顶,插进妈妈楚菲雅的花心处将浓浓大量的精液射进她的子宫。

这一次射完,我感受到睾丸的胀痛感,回身顺势倒在沙发上。

妈妈也知道我这一次很累,用着发麻的双腿缓慢的站了起来,发麻颤抖的双腿迈着小猫步来到我身边坐下,抱着我的头放在她的那双让人羡慕的大奶子上。

我闻着妈妈的乳香,感受妈妈的温柔,我开口道:「给我生个孩子吧,亲爱的妈妈老婆。」

妈妈楚菲雅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恩…我会给老公生个孩子。」

「我们结婚吧……我给你一个婚礼……一个属于我们的婚礼……」

就这样感受妈妈的关爱,我躺在妈妈的大奶子上就沉睡下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