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故不 故不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端庄的上海岳母之岳母的自白》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端庄的上海岳母之岳母的自白》,是作者故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文与《端庄的上海岳母》是姊妹篇,站在岳母的角度以女性的视角来叙述,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端庄的上海岳母之岳母的自白》 第十二章、小别胜新婚之服从的刺激 免费试读

小故终于按下了停止按钮,光着身子翘着二郎腿在窗边的沙发上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

我浑身无力的趴在床上喘息着,平复着身体的刺激,半晌才缓过劲来,向小故道:「少抽点儿烟!味儿着呢!」

小故嘻嘻一笑,顺势将烟蒂灭在了烟缸里,拿过一杯水走到我面前道:「妈,来喝口水吧。」

我挣扎着坐起来,刚想接过小故手里的水杯,却被小故躲了开去道:「我来喂你。」说着就把杯子递到我的嘴边,我脸上一红,没有挣扎就嘴而饮。

刚才消耗挺大的,身上出了一身汗,确实有些口渴了。刚喝了小半口,小故就把杯子收了回去,放到自己的嘴边喝了两口,然后鼓着嘴伸乐过来,鼻子里嗯了一声,意思是让我用嘴接着,这一下闹了我一个大红脸!这也太暧昧了些,不过我却有些不忍拂了小故的好意,眯眼将唇递了过去,小故的唇抵在我的唇边将水度了过来,我赶紧接住,还没等水尽,一根舌头就伸进了我的嘴里,我嗯了一声大口咽下嘴里水舌头跟着就迎了上去,小故眼里含着一丝戏谑的笑意,那样子真是坏透了!

我媚眼瞥了小故一眼,只见小故往我身上压过来,我顺势往床上慢慢的躺了下来,心里却有些害怕他又要,斜眼瞄了一眼小故的鸡巴,还好还是软软的。

我挣脱了小故的纠缠道:「你让我歇歇,太累了浑身酸软。」

小故乐了一声道:「明明是我出力比较多好不好?」

「你……哼!」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唯有红着脸娇嗔一声。

「嘿嘿!还好宝贝儿身轻如燕,要不我还真抱不动!哈哈」想到刚才被架在小故身上以那种羞人的姿势插入,我脸绯红。

「谁叫你那么急色!连衣服……」这时我才发现自己丝袜和裤衩儿还耷拉在腿上,其他的衣服一切完好,我起身将内裤和丝袜脱掉,叠好放在架子上。

「妈你今天打扮真性感!」小故在床边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惊叹道。

「你才发现?哼!人家在家可是挑了半天才……」说道这里,脸又红了,这话明显的带着讨好的意味,我的心里羞意更浓,话自然而然的停在了半截。

「嘿嘿!妈您真是有心啦!谢谢!宝贝儿真的很漂亮,先前都没来得及仔细看,来,穿着高跟鞋走几步?」小故双眼放光的对我说道:「这可比那些模特可强多啦!又端庄,又……」

「又什么?」我娇嗔的斜了小故一眼,心里闪过一丝得意——虽然岁数有些大了,可毕竟自己还是吸引人的!说完我用手理了一下头发,学着模特的猫步走了两步,再转头抛了一个媚眼儿,发现小故正色眯眯的盯着我的腿开叉部位两眼放光,我心里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又有那么一点淫荡!」小故吞了口口水继续说道。

「你……死鬼!哼!」我娇嗔的骂了一句。

「尤其是那根尾巴……」小故用手一指掉在我屁股后面的粉色的线道。

「啊……你讨厌!快给我拿出来!」我这才想起屁眼儿里还塞着一个跳蛋呢!顺势趴在了床上,将脸埋在被子里,又催道:「你赶紧给我取出来!」

「那你得先把旗袍撩起来啊……」小故故意出难题道。

「你……嗯!」我听了想想也是,一只手伸到屁股后面将旗袍的裙摆拉了起来,想到自己白生生光溜溜的屁股就那么暴露在小故的面前,这羞人的姿势让我无言以对,唯有把头埋得更深。小故拉了拉那根绳子,我的肛门忍不住一阵紧缩。

「妈,你夹得太紧,我拔不出来。」小故嘿嘿一乐,一阵强烈的羞耻感向我袭来,阴道也跟着一阵紧缩,感觉又泌出一丝有蜜液。

「嗯……讨厌!赶紧弄出来吧~ 」我唯有撒娇以应对了。

小故用手拍了拍我的屁股道:「来,放松些~ 」说完用力的往外拔,里面的东西随着往外到了门口,却被我紧紧的夹住了!「妈,这可不能怪我,你实在夹得太紧了。嘿嘿!」

我简直恨死自己了,那委屈的羞耻感让我嗯出声来,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我不是故意的……」

「那怎么还夹这么紧?」

「我……我也不知道……」

「嘿嘿,大概是不舍得让它出来吧?」

「不……不是的!」我有些绝望了的叫道:「你用力啊!呜……」

「它是不是也想要大鸡巴插呀?这么舍不得……嘿嘿」我第一次对小故的笑生出了猥亵的感觉。

「不……不!不是的不是的……别!」我一听大吃一惊,这万万不可!

「啵!」小故一下把跳蛋拔了出来,发出啵的一声,道:「妈,我转移你的注意力呢,你看这不是拔出来了么?」

「你……吓死我了!」我这才回过头来看了眼小故,发现他的笑容越发的猥琐起来,可是心里的那一丝放纵的感觉却更加让我沉醉其中。

「妈,你没被走过后门?」小故盯了我一眼问道。

「没没没!这怎么可以?」我羞了一个大红脸。

「那意思就是说,这还是块处女地?」小故一脸惊喜的叫着,继续道:「妈你可说好了,只让我一个人插的,可是呢,你又做不到完全的不让人插,现在,我退一步,你这后面只属于我一个人就行!」

「不不不!不行!」我抗议道:「这……这一个月我也没让人……插!」

「真的?」

「真……真的!不骗你!」我笃定的回答道。

「嗯,那就先饶了它,不过我可说好了,如果你被别人插了,那这后门必须只属于我一个人!!」小故说完狠狠的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哎哟!……那,那好吧……」我喏喏的答应了,心想先过了眼前这个坎儿再说吧,我心里真是有点儿怕这个小魔君了。

「走,洗洗吧!」小故拿起跳蛋在鼻子跟前闻了闻,惹了我一个大红脸。

「你……你先洗!」我娇羞的回答。

「嗨!当然是一起洗啊!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要节约用水,尽量一起洗澡。」小故故作严肃的说完就将我拉了起来。

「嗯……不要~ 嘛!」我半推半就的撒着娇。

「听话!刚才还说要听主人的话呢~ 这就开始不听话了!赶紧的,别浪费水!」小故的话让人不容置疑,想到刚刚的服从的快乐,我羞答答的解开了脖子下面的两颗的纽扣。

「停停停!老公给你脱……嘿嘿!」

「就你事儿多!」我害羞的低下了头,任小故将手伸到我的胸口。

小故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将胸前的两颗扣子解开,一扒我的黑色丝质胸罩就露了出来,小故吞了一口口水,把我的右手拉开,手往我腰部伸去。

看着小故那虔诚的模样,我心里闪过一丝得意的娇羞,右手顺势抚在胸口挡着小故的眼神,没想到小故将我腰上的纽扣解开,就粗暴的一把将我的手拉开了,感叹道:「犹抱琵琶半遮面,嘿嘿,也不过如此了!」

「美吗?」听到小故的感叹,让我的虚荣心的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媚眼如丝的瞥了一眼小故,抬起头露出我雪白的脖子,娇声问道。

「美!太美了!妈,您真是我端庄的小淫妇!」

「去去去!还不赶紧去放水?」

「得嘞,太后起驾!嘿嘿」说完就转身吊儿郎当的走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与房间一墙之隔,墙上一块大玻璃,房间这边一个竹子做的窗帘半拉着,我心想,这就是为了情侣幽会而设计的吧,我红着脸将胸罩解了下来,手托了托双胸,还好不怎么下垂,两个乳头高高的挺立,嗯,比闺女的也不差吧?我心里嘀咕着,又摸了摸自己稍稍隆起的小腹,心里生出一丝怯意,毕竟还是岁数大了,有些小肚腩,暗暗的下定决心将健身操坚持到底,然后鼓起勇气,低头走进了卫生间。

小故见过进来,嘿的一声用喷头直接嗞了我一身道:「赶紧来,帮我搓搓背~ 」

「哎哟!讨厌~ 别把人家头发弄湿了!」

「那儿有浴帽……」小故说着指了指镜子前的盥洗包。我拿出一个一次性的浴帽戴上,完事不忘在镜子里照了照臭美了一番才跨步走进了浴缸里。

小故拿起喷头把我淋湿,再把喷头固定到墙上,就冲我扑过来道:「来宝贝儿,老公帮你洗!嘿嘿!」说着两手就抚在我的美胸上,沐浴露滑腻腻的让我的胸感觉十分舒服,我没有拒绝,顺手也挤了一些沐浴液往小故的身上抹去。

我的手抚过小故的胸上、腰上、背上,指尖传来一阵阵酥麻,我的眼前似乎起了一片雾。小故半搂着我,一手在我的腰间划着圆圈,一只手似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的美胸,鼻子里呼吸着小故呼出的淡淡的烟味儿,我有些迷醉,直到小故的手终于伸向了我的黑森林,才嗯出声来,加紧了双腿,道:「嗯……你干嘛?」

「这儿也得好好洗洗呀!」小故笑着道。

「不……嗯……不用,我自己洗……嗯」随着小故手指的运动,我哼唧着拒绝道。

「它愿意我给它洗呢,你看它多happy呀,又出水儿了!嘿嘿!」

「嗯……嗯……别弄了,难受!」我哼唧着回答道。

「这可不是难受的表现哟~ 是舒服吧,要不怎么会这么湿?」

「讨厌……我这么弄你你受得了呀?」说着我将手往小故那半软不硬的鸡巴上套弄过去,由于手上的沐浴液,套弄起来十分润滑,没几下那根半软不硬的鸡巴就坚硬如铁直挺挺恶狠狠的斜挺在小故的腰间。

「啊……爽!妈你的手法越来越棒啦!」小故做出一副享受的表情回应道。

我才发现上当,想抽回手,却又有些舍不得,只好放慢了套弄的速度讪讪的道:「你……你就会作践我!」

「哪儿有啊?这不是夸你吗?嘿嘿!」小故狡辩道:「真的,妈您的悟性真的挺高的,刚才看那视频一下就学到家了……」

「你……你还说!我……我……」我的脸刷的红了,手从小故的鸡巴上轻轻的甩了一把,却不知道如何辩解,心里暗暗吃了一惊,莫非在这方面我真的天赋秉异?

「哎哟,轻点儿呀妈?我这儿还有好多视频,要不一会儿咱俩观摩一下?」小故故意装的被我弄疼了可怜兮兮的道。

「才不!你还用得着观摩?你……你都是祖宗了!」我有些窘迫的回了一句,手上的动作又加大了些动作。

「嗯……学……学无止境嘛!嘿嘿,来!撅起来让老公插插!」小故抽出插在我下面的手,拍了拍我的屁股说道。

「嗯~ 不要嘛!」我下意识的拒绝着,动作却配合着转过了身子。

「来嘛……嗯……腿叉开点儿!」小故的一只手从我的屁股沟往下伸进来,掏了两把,大拇指和小指往两边撒开,我的腿随之分了开来。

小故用手扶着鸡巴,稍微弯着腿就插了进来,刚才手指的抽插已经让我欲望暗生,这真刀真枪的插入让我忍不住嗯出来声来道:「嗯……轻点儿!」

小故没有理我,尽根而入,结结实实的给我来了几下狠的,就拔了出来,停了下来道:「嗯……不得劲!」话说到一半又道:「哎……呵呵!」

我双手撑在墙壁上,听见小故的异样,回头望向小故道:「你……你非得来,怎么啦?」

「这个姿势不方便插入,不过嘿嘿,倒是很方便让我检查检查后面!」说着小故就用手抹了一把泡沫带着沐浴液的润滑插进了我的肛门里。

「啊……别!不要!嗯~ 」可能是由于之前被小故插过,再加上沐浴液的润滑,我居然没有感到太强烈的不适,只好撒着娇求饶。

「没事儿,正好我给洗洗,嘿嘿……」小故说着就用手指抽插起来,我的肛门跟着一阵阵的紧缩,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只感觉刚刚空虚的阴道似乎更加空虚,紧接着小故又插入了一根手指,我的肛门括约肌被大大的撑开,有些痛,但是更多的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刺激。

「啊……疼!不要了~ 嗯~ 」我扭动着屁股躲闪着,然而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只能嘴里撒娇。

「嗯!真紧!来我给洗洗……」说着就抽出了手指,顺势用食指和拇指将肛门分开,另一只拿起喷头就往里嗞水。

「啊……啊……不不要!」尽管我加紧了肛门,还是由于被小故掰开而被水冲进了不少的水,喷头的水嘟嘟嘟嘟的打在我的肛门上,仿佛敲在我心上,坚持了不到一分钟,我的腿一软就跪了下去,跪在了浴缸里,这时才感觉肛门里涨涨的,有一种想拉臭的冲动,赶紧挣扎着求饶道:「别……不要了!我想拉屎!」

「那儿就是马桶,去拉吧~ 呵呵!」小故戏谑的指了指浴缸边上的马桶道。

我连滚带爬的爬出浴缸,赶紧坐在了马桶上,可是,被小故那么看着,我的肛门始终无法放开,一丁点儿也拉不出来,只好求饶道:「我……你看着我拉不出来……你,你先出去……」

「不行!就得看着你啦!」

「臭死了!好老公!求求你!」我求饶道。

「要我出去也行,不过,今天你可都得听我的!」小故的嘴边扬起一丝坏笑。

「行行行!都听你的……赶紧出去吧,求你了!」其实我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一听小故提的这个要求,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只求小故赶紧出去。

「嘿嘿,那老公出去啦!宝贝儿慢慢享受吧!」

小故一脸奸计得逞的表情让我觉得似乎有点儿不妥,可是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还好小故说完就随手冲了冲身子,跨步走出了卫生间。我的脸被憋得通红,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

随着小故出门,只听砰砰两声,我就像拉稀似的稀里哗啦的窜了出来,这感觉太爽了!我暗暗的想:也就操逼能与之媲美了!不对,刚才屁眼里被填满的感觉和现在通畅的感觉,不就像是操屁眼么?突然生出的念头让我吃了一惊,难道操屁眼真的也能那么爽?

我拉完回道浴缸里冲了冲身子,想到刚刚小故那一脸奸计得逞的表情,我的心砰砰的跳起来——他不会是要操……操我的后面吧?那怎么办?我的心悬了起来,内心天人交战,得到的结果居然是:要不,就顺从他试试?我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刚才被憋的,还是因为自己刚才的念头。

我犹犹豫豫的,有些不敢出门,耳朵里却传来小故打电话的声音,前面我没听清,只听着他说了房间号,我的心一下就提道了嗓子眼儿,他这是要干嘛呀?难道还约人来一起操我吗?想到这里,我居然没有感觉愤怒,而是脑袋有些晕乎乎的,如果小故真的叫人来一起操我,我难道真的如刚才答应他的那样,都听他的吗?

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之前上网的时候看到弹出来的网页里有个女的嘴里叼着一根鸡巴,身后还有一个人在插着的画面,我的下身竟然涌起了阵春潮!我战战兢兢的走出了卫生间,假装不经意的问道:「跟谁打电话呢?」

「噢……妈,你太美了!芙蓉出水啊!」

小故顾左右而言他,赞美的话我也没功夫得意,反而让我的心里更加打鼓,我追问道:「少贫!我刚才怎么还听你说房间号呢?」

「噢!我饿了,所以定了肯德基外卖……」听到小故无所谓的回答道,我的心一下放回了肚子里。

「吃什么肯德基啊?」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但是肯德基垃圾食品,我是绝对不会吃的!

「要不怎么办?咱俩一起出去吃饭?」小故递给我一个无辜的眼神道。

想到我们离开这个房间就变成了正经的丈母娘与女婿的关系,我也有些无言以对,但还是狡辩道:「酒店不就又餐厅么?叫道房间来吃不就行了?」

这时小故一脸神秘的笑道:「这你就不懂了,酒店叫饭吃,是女服务员送餐,肯德基外卖,一定是男人送的!嘿嘿!刚才你答应我了啊,今天可都得听我的!」

「男的女的有什么……啊!你……你想干嘛?」

「不干嘛,道时候你就知道了!来,咱们先观摩观摩……」说着小故就将我拉到了床上,将我围在身上的浴巾扔在了沙发上,将枕头叠起来,像情侣一样搂着我靠在床头。我懒懒的靠在小故的肩头,小故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点了几下就开始播放起来。

「我不看!」我拒绝着,然而小故已经开始播放,里面传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我阻止不及,只好退而求其次道:「要看你自己看!」说着双手盖在了眼睛上。

「嘿嘿!宝贝儿刚说了,今天可都得听我的哟!这就不听话,老公要大屁股!」小故说完就在我的屁股侧面拍了一巴掌。

「哎呦……你……你真忍心打呀?」我自知无理,只好撒娇。

「嘿嘿,当然舍不得,来亲一个!」说完就用手挽着我的头,用手指抬起我的下巴,在我的唇上亲了起来,我刚想伸出舌头迎合上去。这时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就,让我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手也随之从眼前移开,注意力一下就被吸引到视频上去了。

只见视频里一根长长的鸡巴横在一个躺着的裸体的女人的腰,女人正哼唧着用手快速的撸动着,男的嘴里喘息的叫着:『妈妈……你在帮我打飞机啊……妈妈,我可不可以日你的麻皮……』

视频中的女人哼唧着道:『嗯?』

男的继续道:『妈妈,我可不可干你的屄?啊……啊!』

那女的啊啊的模糊的回答:『可以……嗯!』紧接着那男的就开始抽插起来,女的叫得更加欢实。

我的心一下就悬了起来,那鸡巴挺长的,只比小故的略短,但是不如小故的粗,看样子视频中的是一对母子在淫乱,这让我的三观毁尽!想到我与小故的不伦之事,心理的那份愧疚耻辱羞耻感大大的减轻了,不自觉的开口问道:「他们是母子吗?」

「是啊,轰动一时的武汉母子激情视频,我在网上找了好久才找到!」小故回答道。

「你……你怎么尽弄一些变态的……嗯!」说着我感觉自己的乳房被小故捏了一下,那麻痒一下就传到了下身,话也似乎说不出口了。小故将我的手拉到他的下身,那根粗长的鸡巴已经一柱擎天,我顺势握住套弄起来。

「嘿嘿~ 」小故笑了笑,学着视频里的语气道:「妈妈,你在帮我打飞机啊……」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放肆的揉捏着我的胸部。

我嗯了一声脸一下就红透了,我们不也正在乱伦吗?!想到这里我的下身涌出一阵春潮。

小故又学着视频里那男的的语气道:「妈妈,我可不可以日你的麻皮……」

小故的另一只手来到了我的下身,开始扣弄起来,我不由自主的也学着视频里的女人一般嗯了一声。

小故接着学着视频里的男人道:「妈妈,我可不可干你的屄?」

「可以!」这两个字我几乎是喊了出来,听见自己发自内心的喊叫,我的阴道又涌出一阵淫液。

小故翻过身压在了我身上,我配合着将两腿张了开来,只听得手机里传出:『妈妈,我在日你的麻皮~ 我要给你高潮!』

我心里也忍不住想,我也要高潮!嘴里呼哧带喘的嗯嗯着,扭动着腰肢两手在床上胡乱的抓扯着,双腿蜷缩,形成一个淫靡的M字以迎合小故的插入。

小故跪在我的双腿之间,用那根粗长的鸡巴在我的淫肉上磨蹭几下用力一顶就插进来半截,小故就这样用半截鸡巴在里面抽插起来,我只觉得阴道深处麻痒难耐,我忽然想到我的老公,这二十多年来不就跟现在一样深度的抽插吗?为什么以前我没有觉得不妥,而现在却只感觉内里痒得深入骨髓?莫非,我内心深处原本就是这么淫荡的!

想到这里,我用双脚支撑着身体往小故的鸡巴套过去,嘴里大声的淫叫道:「嗯~ 进来!全进来!嗯~ 」那声音我自己听了都觉得脸红心跳。

小故果然忍不住开始全根插入,大开大合的抽插起来,这下阴道内里麻痒噶然而止,换来的是被充满的舒爽!视频里的声音还在继续,只听得那女的啊啊啊啊的叫着:『儿子!儿子!啊啊!妈妈到了……到了!啊……』我也跟着叫道:「儿子,快干妈妈,用力日妈妈的麻皮~ 」

小故听到我的淫叫,更加卖力的插入,次次见底,嘴里也叫道:「妈!妈!我操你麻皮!操~ 操烂你个骚屄!啊……」

小故居然叫唤着射了!我还差一点啊就差一点点!我的双腿盘在小故的屁股后面想让他再插我几下,可是小故却像死狗一样的再也趴在我的身上,一动也不动!我双手紧紧抱住小故的后背,似乎想将自己与小故融为一体,然而,阴道里感受着那根粗长的鸡巴慢慢的被我的骚屄往外挤,我的心里忍不住生出一丝小小的哀怨。

小故感受感受到我还没有到高潮,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红着脸道:「妈,对不起,刚才听着那乱伦的视频,是在太刺激了,我忍不住射了……」

这时视频已经结束,我虽然没有得到满足,可是想到刚才居然说出那么淫荡的话语,脸上也发着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唯有把紧紧的搂住。

小故又歇了一会儿,突然立起身来道:「嘿嘿,妈,我差点儿忘了,还有跳蛋呢!」

「你……你又要干什么?」我不知道小故又要打什么主意。

「你甭管了,反正你今天都得听我的。」

说着小故站起身来,拿出一张消毒湿巾将跳蛋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然后跪在我尚未合上的两腿之间,我害羞的用手捂住阴部道:「你……你要干嘛?」

「呵呵,让它出现在它原本应该出现的地方,您就瞧好吧!」小故一手拉开了我堵在阴部的手,一手拿着跳蛋就塞进了我的阴道。

我哎的一声,浑身无力阻挡,只好将手挡在了眼前。小故用手尽量将跳蛋塞到最往里,抽出手指,从外面看起来只留下一根细细的小绳儿。这才大功告成的道:「今天就带着它吧!不许摘!明天我回家的时候才能拿出来!听见没?」

「你……你欺负人!」听到小故的话,我心里一颤,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因为毕竟我已经答应了小故今天一切都听他的。

「没事儿,又不会妨碍你。不信你起来走两步?」小故笑着冲我眨了眨眼,双手拉着我的手就把我拽了起来。

我无奈的站起身子,走了两步,腿有些发软,只在迈腿的时候阴道里会感觉有个东西在里面挤压,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不适,于是有些妥协的道:「那我上厕所怎么办?」

「哎哟!我的傻宝贝儿哎!阴道和尿道根本就不是一个口,你怕什么?不过呢今晚我也不回去住,反正就算你拿出来了我也看不见。嗯!不过,明天我回家的时候,你一定要放在里面。由我亲自帮你拿出来!」小故的话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

「那……」想到回家了我就可以拿出来,心里又有些安慰:「那好吧……」刚说完,我就想到遥控器的事儿,又补充道:「不过遥控器得给我!」

「那不行?你怎么这么不干脆啊?你可是答应了今天都听我的的!」

小故的一句话将我的退路都封死,我默认了小故的安排。这时门铃又响起来,我一下紧张起来,小故也吓了一大跳,大声问道:「谁啊?」

「您好!肯德基外卖!」

「好的!稍等!」

我和小故松了一口气,这时小故突然坏笑着小声的对我道:「你去取吧!不许穿衣服!嗯……就披个浴袍吧~ 」

我大吃一惊,想拒绝,可是心里又有些刺激,撒娇道:「嗯……我不嘛,求求你啦老公!」

「不行!必须去,赶紧的别让人等久了惹人怀疑!」小故不容置疑的说道:「快!」

我无奈的站起身来将浴袍披在了身上系上腰带,小故递给我一张一百的钞票,递给我一个鼓励的眼神道:「美人儿赶紧去吧,看看那小哥会不会被迷死?!」

听到这话,我的内心也闪过一丝小激动,拿着钱就往门口走去。小故跟在我的身后,走到门口的时候钻进了房间门边上的卫生间,冲我比了一个大拇指才将门虚掩起来。

我脸色绯红,鼓起勇气将门打开,门外的小哥一身工作服,箱子摆在门口,只见他的眼神充满了诧异,紧接着就感觉热辣辣的眼神从我的领口直探进去,我的身子仿佛也随之着了火,任凭那乳沟走光也不想去掩饰,甚至心底里充满了一丝奇异的快感,阴道里又有些湿润。

我将钞票递给那小哥,那小哥竟然傻傻的忘了接,我忍不住轻笑一声道:「给你钱。」

「哦!哦!嗯……不好意思,一共是68。5,收您100。」小哥颤抖着伸出手,接我手上的钱,我明明感觉到那手故意往我的手上蹭了一下,带的我的心都跟着颤抖了一下,内心感觉已不是害羞,而是觉得,这个游戏越来越好玩越来越刺激了!嗯,原来服从也可以这么刺激!

就在这时,夹在我阴道深处的跳蛋突然开始震动起来,我嗯了一声,用手按住小腹,弯下了腰,那小哥双手扶着我的双肩道:「小姐,您怎么了?」

「嗯……没……没事!」就在我低头的一瞬间,我突然发现那根绳子居然就那么吊在我的浴袍底下!而那跳蛋更加猛烈的跳动起来,我嘴里忍不住又嗯了一声,用颤抖着的声音道:「快……快找钱吧……」

小哥忽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道:「没事就好,呵呵!」收回扶着我的双手的时候从我胸前缓慢的略过,不,那简直就是爱抚了!

我心里有些恼怒,可是乳房上传来的酥麻的感觉迎合着阴道深处的震动,让我欲罢不能。嗔怪的瞥了小哥一眼,才想起刚才小哥扶我的时候一定发现了那根绳子!我的心里闪过一阵激烈的刺激,两腿越加越紧,手都有些颤抖起来,喉间的呻吟声变成鼻音喘息出来。

那小哥却拿出钱来一张一张的开始数着,大多数的时间都在观察我,而我的眼神竟然不知不觉的往他的鸡巴上看去,那儿已经高高的隆起,我的内心升起一种想要跪在他面前套出鸡巴来嘬一口的冲动,眼神就像钉子钉在那里再也移不开了。

「啊!」突然感觉阴道深处的跳蛋的震动更加强烈,直震得我的子宫口一阵酥麻,在陌生人眼前的暴露让我的身体更加敏感,我紧夹着双腿,瞧瞧的摩挲着,高潮就在一瞬间不期而至,嘴里忍不住叫了出来,手按在小腹上弯下了腰!这……羞耻太刺激……也太爽了!

我浑身无力,收回一只手扶在门框上,弯着腰,夹紧腿浑身战栗着道:「不……不……嗯!」

这时阴道深处跳蛋的震动忽然停了下来,小故的声音传来:「怎么这么久呀?饿死我了!」

失去刺激的我慌忙直起身子,这才发现小哥一手拿着钱,一手正按在自己的鸡巴上撸动着,见我发现他的小动作,这才讪笑着将钱递给我道:「给……给您找的钱……」

我迅速从他手里接过钱,将包裹好的肯德基拿过来将门关上,背靠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喘息起来,我隐约听见门外的小哥的声音道:「太刺激了!女神……跳蛋……高潮!赚大发了……」

我羞红着脸,心里嗔怪着小故,但是身体的高潮却是如此的真实,抬眼看见小故正倚在卫生间的门上,邪邪的笑望着我,我的脸羞得通红,只感觉体内的跳蛋又调皮的开始震动起来,我忍不住大声的呻吟着,心里虽然有些嗔怪小故,可是话道嘴边却变成了:「老公!人家还想要!」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