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nnntr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nnntr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淫毒 淫毒

    晚上九点二十。  我在沙发上坐立不宁,一股恶心从小腹一直冲到喉头,伴随着轻微的绞痛和呕吐感,像有一条橡胶蛇在胃里钻动。  妻在浴室里洗澡,换气扇发出细微的声响,隐隐传来沐浴液的香气,客厅拉着厚厚的窗帘,电视里放着无聊的综艺节目,一切仿佛和之前无数个平淡而美好的夜晚一样,只是,今晚家里多了第二个男人。

    nnntr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淫毒》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淫毒》,是作者nnntr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晚上九点二十。  我在沙发上坐立不宁,一股恶心从小腹一直冲到喉头,伴随着轻微的绞痛和呕吐感,像有一条橡胶蛇在胃里钻动。  妻在浴室里洗澡,换气扇发出细微的声响,隐隐传来沐浴液的香气,客厅拉着厚厚的窗帘,电视里放着无聊的综艺节目,一切仿佛和之前无数个平淡而美好的夜晚一样,只是,今晚家里多了第二个男人。

《淫毒》 (21) 免费试读

冬哥的出现像夏夜里一阵不祥的风暴,呼啸穿过我们这间温暖的小屋,即使转瞬之间就消失在夜色里,屋子里的陈设却再也回不到之前的模样。

从那个淫靡的夜晚之后,我和白露之间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日子还是一样的平淡幸福,但也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首先是我们夫妻之间的房事频率变得更加频繁,每天几乎都会做爱,有点像回到了刚结婚那一阵,不但是我会缠着白露索取她那迷人的肉体,妻子也开始会主动向我求欢,虽然还是太羞涩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但每当我晚上临睡前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看到妻子穿上性感睡衣红着脸在床上或坐或卧,无论白天工作多么辛苦,我都顿时会举枪致敬,应邀来赴这场盘肠大战。

但每次我把妻子压在身下尽情享用她雪白的肉体时,总会情不自禁想起冬哥在的那一晚,想起同样的床,同样的姿势,但却有一根远胜於我的粗大阳具,粗暴的凿进我正在抽插的这方火热湿滑的蜜穴。

妻子无论怎么娇羞承欢苦苦呻吟,在我看来都似乎是在朝着一个虚幻的身影献媚。

妻子单独在厨房或者卫生间忙这忙那的时候,我总情不自禁的幻想有一个面孔模糊的男人悄悄来到妻子背后,下身挺立着一根高高昂起的肉棒。

但就是这禁忌的臆想,让我更加迷恋妻子的肉体,我像回到了懵懂的少年时代,痴迷的探索着妻子身体上的每一处细节,耳垂上小小的黑痣,腋下诱人的体香,大腿雪白肌肤下透出静脉的纹路,阴阜上毛发的生长方向,每次性爱历程我都对妻子迷人的肉体有了新的发现。

妻子在床上的表现也和以前不一样了,不但会主动给我口交,甚至喜欢上了69,每次前戏的时候都会让我躺在身下,抱着她丰满白嫩的大腿细细用口舌取悦淫穴和阴蒂,妻子则高耸着雪臀尽力的吞吐我的肉棒。

我拉着妻子看AV,她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抗拒,尤其是每次看到有妻子在丈夫面前被人淫虐或者3p多p的场景时,妻子总是反应特别大,羞红了脸却睁大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

妻子也愿意配合我在性爱中说出一些让我脸红心跳的话,也经常在我的调教下在苦苦承受冲刺时忘情的喊出老公给我找野男人,我也时不时的会在奋力抽插的时候追问妻子那一晚和冬哥之间发生的情景,高潮了几次,都是用的什么姿势,冬哥鸡巴大不大,妻子即使被我干到忘乎所以高声浪叫,但也不肯说出细节。

妻子在我的调教下,早已经不把做爱的地点局限在床上,无论是客厅还是厨房,早上出门前或者是晚上刚回到家,只要我有意,妻子总是会顺从的配合我,也不再强求我洗的干干净净,有时候甚至会用口舌帮我草草清洁一下肉棒就急不可耐的往蜜穴里塞。

在窗边做爱更是成了保留节目,尤其是天气越来越热,晚上楼下散步的人也是越来越多,每当妻子扶着窗台气喘吁吁摇动着雪白双乳,被我从背后一下一下猛干着的时候,总能迅速攀上快感的巅峰。

但也许是我的错觉,妻子虽然做爱中不再压抑自己的叫声,每次都是叫的又甜又荡,听的我骨子里发酥,但总觉得妻子到达高潮的时间越来越久,有时我已经忍受不住妻子阴道紧窄的包裹和火热细滑的触感而一泄如注,而妻子却还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焦急的扭动着下体;有些时候妻子虽然已经用骑乘位达到高潮了,但还是不肯像以前那样乖乖翻身下来,还是伏在我身上一下一下的套弄着肉棒,像是发情的母兽一样不肯罢休。

不能满足妻子这种情况在以前几乎从未发生过。

我也曾揣测过是不是妻子对於性爱的胃口越来越大了,但又转念一想这不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嘛,暗自嘲笑自己还不到三十就担心喂不饱妻子,只是加强了跑步和锻炼的力度。

天气一天比一天炎热,北京正式迎来了三伏天,大街上的年轻女孩一个比一个穿的养眼,妻子也不例外,尤其是受到我的蛊惑,每每穿着紧身超短裙和紧身露脐T恤就出了门,长发在脑后优雅的紮成发髻,露出雪白的后颈,纤腰细细不盈一握,小巧玲珑的肚脐点缀在线条优美的小腹上,隐约可见迷人的人鱼线,可偏偏在纤腰下却是两瓣丰美之极的美臀,两条美腿更是修长的仿佛无边无际,白嫩的玉足轻巧的踩在高跟凉鞋上,十只脚趾在鲜艳的蔻丹衬托下更显的白嫩可爱。

不过这样的装束妻子也只是通勤路上才能大胆一穿,到了单位还是要换上保守许多的筒裙衬衣。

白露以往都是步行或者搭公交车去上班,到了单位难免大汗淋漓,我便每天早上开车送妻子上班,然后再绕到去公司的路上,虽然比平常要早出门半个多小时,但只要是为了妻子,这些都算不了什么。

第一天送妻子上班,妻子明显心情很好,车子在单位路边停稳后,妻子解开安全带,把头凑过来在我脸上夸张的狠狠亲了一口,啵的一声,「谢谢老公咯~」

我见妻子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白色短裙几乎撩到了大腿根,隐隐可见薄薄一层肉色内裤包裹住的肥美阴阜,两条大腿在早上的阳光下雪白的耀眼,不由得伸手向妻子腿间摸去。

妻子咯咯笑着躲开我的手,转身开门下车,只见一位身材高挑衣着火辣的白领丽人袅袅婷婷的走向办公楼的大门。

我坐在车里陶醉的欣赏着妻子的背影,一时竟不舍得就这样发动车子离去。

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另一侧走向大门,是谷雨!谷雨像中了邪一样紧紧跟在妻子身后,妻子薄薄的白色T恤下隐约可见胸罩细细的黑色肩带,但紧身裙包裹着的圆翘丰臀上却丝毫不见内裤的勒痕,随着高跟鞋轻盈的步伐,两瓣美臀轻轻的扭动着,纤腰在T恤下露出一小片雪白的肌肤,这赏心悦目的美景即使是天天见到白露的我也为之着迷,何况是自从上次一亲美人丰泽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亲近妻子的谷雨。

谷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妻子的背影,不时贪婪的深呼吸,似乎要将妻子身处过的空气和身上迷人的香水味道都吸进肺里。

好久没有见到谷雨,此时看到他亦步亦趋跟在白露身后色迷迷的丑态,我忍不住回想起那次和谷雨先后享用妻子的荒唐一夜。

因为妻子对冬哥的畏惧之情而勉强压抑下的淫妻念头又开始蠢蠢欲动,像是一条毒虫在体内四处游走着,所过之处麻痒一片。

我收拾起淫靡的念头,打起精神驱车向公司驶去,但一路上肉棒都是硬硬的。

到了公司地库我赶紧从后备箱翻出瓶矿泉水喝了一大口,才勉强平息了下身的骚动。

到了中午午休时,我照例掏出手机想要发条微信问问妻子中午吃的怎样,有没有好好休息一会,却见妻子已经发了一条信息过来,却是说上午部门里刚开完会,决定提拔谷雨到另外一个组去当副手,算是一个小小的晋升,字里行间还是看得出白露着实替谷雨感到高兴。

我回了一个哦知道了,刚点下发送,却又收到一条信息,却是谷雨发过来的。

「师哥,我犹豫很长时间要不要开这个口,但今天我要调到另外一个组了,以后再见到嫂子就不容易了,唉…自从上次那一夜我一直想着嫂子…我知道这么做不应该,但我实在是忍不住,师兄你一向待我甚厚,能不能最后成全小弟一次…了结了我对嫂子的邪念,我以后肯定就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也绝对不会到处宣扬!求求师哥你了!」

我心里怦然一动,没想到我没去找谷雨这小子,他自己倒憋不住了。

谷雨虽然说的诚恳客气,可言下之意就是说不成全他,他就要把妻子的事情对人说咯。

我有些恼怒,这小子居然敢威胁我,却不知为何又有些期待,眼前闪现过那晚妻子腰间的一滩精液,下体竟又硬了起来。

我思索了一下,简短回复道,「小雨,恭喜你升职,这事你自己和你嫂子说吧,她要是同意了就算你小子有运气,不过你一定要谨守诺言,别给我们惹事。」

紧接着又给妻子发了一条,「老婆~中午好好吃饭休息哦~那个…要是小雨找你说些什么,你就答应她吧,毕竟以后见面就难了,不过还是听你的哈。」

不过踌躇半天还是没有发出去,算了,别给白露太大压力。

没过一分钟,谷雨就回复了一条,虽然只有几个字,但看得出这小子已经狂喜不可自已了,「师哥你放心吧!!!太谢谢了!!!」

其实我的心情也差不多同样激动,握着手机的手都有些颤抖,忍不住走到楼道里点上一支烟狠狠抽了几口,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我的淫妻目的完全达成之前吸烟的习惯倒是要完全捡回来了。

整个下午都在忙忙碌碌和神情恍惚中度过,白露一直也没有再发信息,我心下焦急却又不敢多问。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回家,白露见到我只是脸红的像做错事的小孩,只顾闷头准备晚饭。

夜里我像往常一样,扶着白露高耸的雪臀在客厅满头大汗的从后面干着她,见妻子正轻蹙蛾眉微张红唇叫的销魂,便伸手拿过手机。

妻子回头一边伸手在两腿间摸索着我的阴囊爱抚着,一边眯着眼说道,「哦~嗯…老…老公,使劲捅我嘛…又要拍啊~呜…讨~讨厌~」

我本来只想打开谷雨发来的信息给白露看,见她理会错便索性打开摄像头,对准妻子布满晶莹汗珠的纤腰,两瓣有如蜜桃的雪臀,臀缝间一根犹自进进出出的物件,录了一小段视频,最后还小心翼翼避开妻子的眼睛,将白露小巧微翘的下巴和半张的迷人红唇也拍了个特写,一咬牙发给了谷雨,下体却涨大了一圈,把手机递到白露面前,俯下身抱住妻子的腰大开大合的抽插起来。

白露被我的突然动作搞得大呼小叫起来,上身被顶的一抖一抖几乎拿不住手机,勉强看了一眼屏幕,虽然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顿时觉得妻子下身一紧,两片臀肉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两只美腿登时软了下去,下身仿佛挂在我的肉棍上一般,低着头更是叫的忘我。

我又咬着牙在妻子的层叠秘穴里猛突了百来下,忍不住喘着气开口问道,「小骚货,你怎么答应谷雨的?」

「哦~答应什么啊……嗯~」

「答应谷雨给他再操一次啊!」

「……哦哦~不要你管嘛~专心干我~嗯……好爽啊老公……」

「啪!啪!」

我见她居然学会顶嘴了,用屁股上两巴掌回应妻子,有心学着冬哥的样子好好调教一番,但手拍下去却不由得收了几分力道,但妻子的臀肉白嫩有如婴儿肌肤,轻轻一下也留下了一片红印。

「哦~哦~好疼啊……呜……老公操我~」

妻子虽然嘴上喊疼,下身却忽的涌出一股水儿来,屁股随着肉棒的进出着前后动着,还轻轻左右摇晃,像极了发情时的母猫。

「到底你怎么跟谷雨说的?」

我又连着扇了几巴掌,却放缓了下体的动作。

「啊~啊~快一些啊老公,我快来了嘛~小……小雨说的可怜兮兮的,他……哦~他都给我跪下了,说……说一直想着我,晚上都睡不着,求我最后再……嗯~嗯~再来几下深的嘛~」

妻子难耐的浪叫着,又伸手去抓我的肉棒,回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的望着我。

「继续啊,臭婊子,你就答应他了?」

我有意继续吊妻子的胃口,但看到妻子高潮来临前的急切,像是渴求糖果的小孩,心一软继续挺动肉棒。

「啊啊啊~就是这样,好爽啊老公!哦~嗯嗯……我就答应他了……」

妻子叫的又美又浪,「不过老公哦……你不能在场呢……不然我会害羞死的……嗯~」

「为什么让小雨操却不让冬哥再干你呢?」

我加快了下身的速度,从尾椎处涌上一股热辣辣的感觉。

「冬……冬哥~我害怕……不知道为什么~嗯……小雨就像弟弟一样……觉得他好可怜哦~啊啊~老公……不让你看嘛……」

「臭婊子!那你等我加班的时候把奸夫带到家里做吧!小雨又不是没来过……淫妇!操死你!哦……」

我嘴上说的冷静,心里却一片灼热。

妻子要和小雨再次交合了吗?上一次是在酒醉的时候半强迫被小雨趁机插入,这一次呢……会是怎样的情景呢?我缺氧的大脑有点迷茫,但那累积的快感反而完全占据了意识,最后抽送了几下,拔出肉棒薅下避孕套,一注白浊的精液尽数射到妻子的背上……

事后我照例在浴室给白露清洁身体,有意无意的说到这周四晚上公司要聚餐,估计很晚才能回来,让她自己好好吃饭。

妻子只是任由我拿着花洒轻轻为她冲着下体,微微点了点头,脸涨的通红,一句话也不肯说。

周四哪里有什么聚餐,我一整天在公司都魂不守舍,工作进展半点全无,只是苦苦等着下班。

好不容易挨到五点半,赶紧飞一般的冲下地库开车回家,一路上脑子涨涨的,胃里因为紧张和期待而不断的泛着酸水,嘴里苦涩一片,舌头仿佛肿大了一圈。

妻子会不会带谷雨回家?他们现在在做什么?我可得小心点别被发现啊……

靠!险些闯了一个红灯,我勉强把注意力收拢回来,眼睛盯着前方,脑子里却全都是一幕幕淫糜的画面。

一路上路况出奇的好,加上我车速飚的飞快,比往常提前了二十分钟就到家停好车。

我一边往小区里走一边掏着门禁卡,却发现那个熟悉的中年保安站在门岗处,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顾不上多想,连招呼都没打,急匆匆的进了单元门,往二楼跑去。

离家门口还有十来米我就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走到门前,隔着防盗门仔细听了会里面的动静,怎奈正是傍晚时分,外面楼下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什么都听不清。

我硬着头皮掏出钥匙轻轻拧开门锁,足足开了有一分钟,进到门里往里望去,只见卧室门掩着,客厅里窗户微微开着一条缝,米黄色的窗帘轻轻随风飘动,窗台上摆着的一盆茉莉花已经完全绽开花苞,洁白的花蕾散发着浓烈的香气。

夏日傍晚的阳光斜斜落在客厅里,金色的光束里微微可见空气中漂浮的灰尘,耳中听到的只有楼下的嘈杂和自己砰砰的心跳声,茶几、电视柜、沙发、穿衣镜,一切似乎都和早上出门时一样……不对!茶几上多了两个空杯子,旁边摆着一瓶葡萄酒,是我前几天才买的法国进口货,一直舍不得喝;低头看门边,妻子早上出门时穿的的高跟鞋整整齐齐立在鞋架上,地上东倒西歪摆着一双陌生的皮鞋,小号的牛津鞋,擦的却是干干净净,仔细看卧室门却开了一条小缝,门内地板上隐约可见一件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倒看不真切。

妻子在家里!还有一个陌生男人!是谷雨!我心脏跳的更加剧烈,几乎要担心被屋内人内听到。

我脱了鞋小心翼翼向卧室走去,路过穿衣镜往里瞥了一眼,看见一张涨的通红的面孔,双眼布满血丝,几乎认不出自己来。

空气里的茉莉花香越发浓烈起来,弄得我心烦意乱。

到了卧室门边,我先小心翼翼蹲下身来,顺着门缝向内张望,一眼就看到地板上的黑色衣物,是一条小小的女式内裤,揉成一团,在白色地板上格外显眼,正是妻子穿的那一条!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