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yuping(雨打醋坛)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yuping(雨打醋坛)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落花若雨 落花若雨

    李若雨闭目坐在车里,肖盈的车开的又快又稳。明天要去趟国土局,席间王市长答应了西郊的那个地块,可得尽快落实,夜长梦多。忽的想起转眼肖盈跟了自己两年了,这妮子不但人漂亮,车开的好,身手也十分了得。只是……在床上却不擅久战,每次都几乎被自己干得晕死过去。想着想着,小腹处热气缓缓升起,慾念抖生。说也奇怪,这几年来,自己几乎每日无女不欢,若是一日无性,便慵懒乏力,这是他妈什麽怪病?

    yuping(雨打醋坛)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落花若雨》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落花若雨》,是作者yuping(雨打醋坛)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李若雨闭目坐在车里,肖盈的车开的又快又稳。明天要去趟国土局,席间王市长答应了西郊的那个地块,可得尽快落实,夜长梦多。忽的想起转眼肖盈跟了自己两年了,这妮子不但人漂亮,车开的好,身手也十分了得。只是……在床上却不擅久战,每次都几乎被自己干得晕死过去。想着想着,小腹处热气缓缓升起,慾念抖生。说也奇怪,这几年来,自己几乎每日无女不欢,若是一日无性,便慵懒乏力,这是他妈什麽怪病?

《落花若雨》 第八十三章、利息 免费试读

柳尚智从未如此愤怒,手机几乎被摔成了碎片,不知该怪杀手无能,还是该赞叹李若雨命大,重要的是该死的人必须得死,不然说出些什么可不好交代。每当这时候,柳尚智总会想念何文娟,自己的大嫂,只有在她身上发泄,才能减轻挫败感。因为在番禺发生的事,有些并不是他安排的,柳尚智第一次感受到了危机,大哥柳尚武的影子一直在眼前晃来晃去,就像一片乌云。

~~~~~~~~~~~~~~~~~~~~~~~~~~~~~~~~~~~~~~

今天的财经媒体都得到了一条消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马银决定转让持有的华艺百分之五股份。吴强几乎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惊昏了头,当他急匆匆感到华艺大厦的办公室,吴刚正不停地打着电话。好一阵子,吴强才插得上话,

“大哥,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转让股权?他又不缺钱用,到底卖给了谁?”

“天策资本。”

“没听过啊,谁的公司?”

“我托人打听了下,是古正平一伙人新成立的,具体还不清楚。”

“他们?他们也来淌这趟浑水?还好,不是李若雨。”

“现在还不能肯定,你要知道,马银不会无缘无故破坏君子协定,没经过我们转让了股权,这背后一定有事发生,查,查清楚,还有,在市场上继续回购,我们的流动性很好。”

“嗯,你放心吧!”

~~~~~~~~~~~~~~~~~~~~~~~~~~~~~~~~~~~~~~~

李若雨在番禺耽搁了整整一天,期间都没再见到黄依曼,粟铁忙着给上级解释发生的事,只有古正平传来的消息值得高兴,对华艺的行动终于看到了曙光。男人给蓝雪瑛去了电话,拟定了接下来的策略,便再次回到香港。

对离岸人民币期权的买入持续缓慢地进行着,李若雨只是个标志,并不需要亲力亲为,白素在番禺的出现像一块石头压在心间,男人总觉得白素和蓝家有些关联,但又说不清,也许只有蓝若云才知道,却又不能问。

男人的归来,祝姿玲和苏氏姐妹自然大喜过望,在温柔乡里泡了两天,粟铁也回来了,再次催促蔡紫轩的事,人家已经飞回台湾。粟铁又急又恨,却也无计可施,只能等待下次机会,见香港没什么要紧的事了,李若雨便带着三女回到了上海。见了黄蓉,方澜,讲起一番遭遇,男人不免有些尴尬,毕竟搞了黄蓉的小姑姑,无法解释,只能隐瞒不提,说到与覃辉的赌约,李若雨笑着对方澜说,

“澜姐,这事还要你帮忙才成。”

“邱蕙贞,岑雅晴,有难度,有难度,蓉妹妹,你怎么说?”

黄蓉略一沉思,

“不能输,覃辉一定会告诉许如云,许如云会怎么做?她也一定在想我们会怎么做,我猜覃辉一定想跟若雨正面交锋,学姐你弄两份资料给我,我会告诉若雨怎么做的。”

方澜瞧了瞧李若雨,不知为何,男人眉宇间有些落寞,便笑着说,

“若雨,姐姐还有个礼物要送给你呢!”

“礼物?什么礼物?”

“暂时保密,等我电话。”

别了黄方二人,李若雨独自开车在室内转了起来,心里说不出的郁闷,自己似乎成了专门对付女人的工具,看着街边路过的情侣,男人忽然想起清华的那个天使般的女孩,不由走了神,此刻的她,在做什么?

漫无目的的转着,终于,李若雨停下了车,拨了个电话,便向徐家汇的一处酒楼驶去。到了地方,男人要了个包厢,坐下静静等着,不多时,满面红光,肥头大耳的金建中到了。男人起身笑着说,

“金老哥,一向可好?”

“好好,托你的福,怎能不好?”金建中也不客气,拉了把椅子坐下。

“怎么,专程请我吃饭?”

“应该的,上次的事还没谢你。”

“也是,那我可点菜了啊!”

金建中点了满满一桌子鸡鸭鱼肉,清一色的荤菜,要了两瓶茅台,大吃大喝起来,李若雨也不动筷,只是看着,偶尔陪一杯酒。金胖子吃了个半饱,打了几个嗝,眯着眼睛看了看李若雨,

“我说,你正春风得意,怎么瞧着心事重重的?”

李若雨沉默了会儿,慢慢说道,

“老哥,我想问你个问题,请你如实告我。”

“说吧!”

“你们是不是都挺看不起我的?”

“是啊!”金建中不假思索答道。

“你倒是直白。”

李若雨点了支烟,干了一杯酒,脸色红润起来。

“你是个商人,可你又不是个商人,你不是官员,可你又比很多官员有权力,你年纪轻轻,管着那么大的产业,坐拥群美,嘿嘿,艳福不浅,说你没能力吧,你很成功,说你有能力吧,谁都知道你的能力几乎都来自蓝大小姐,这世上做生意的人千千万,有几人能做到你的地步?怎能让人不心生嫉妒?”

李若雨默默无言,只是吸着烟。

“我看你心神不宁,怕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吧?想我开导你?好吧,人都有理想,你知道我的理想是什么吗?你知道张汤,周纭,来俊臣吗?量你这等不学无术之徒也不知,我不想在仕途上走多远,我啊,我就想当个酷吏,一想到那些人被我弄得家破人亡,瑟瑟发抖的样子,做梦都会笑醒!”

金建中撕下条鸡腿,脸上的油光更盛,几乎成了一面镜子。

“有的人因为与权力靠的很近,就以为自己也拥有权力,那么他早晚会死无葬身之地,李若雨,你的那个圈子,别想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切都是造化,就你那出身,大不了打回原形,有什么可患得患失的?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那么多,烦不烦?”

李若雨又干了一杯,情绪似乎有些激动,很快平静下来,起身淡淡说道,

“我准备收了华艺,这一刀下去便再不能回头,金老哥,咱们都各安天命吧。”

说完扔下金建中快步走了。

一身白色香奈儿高级定制套装的柳琇琳正坐在办公室里批着文件,大概是字有些小,美妇特地戴上了金丝眼睛。挺着盈盈一握的细腰,柳女王正要签下自己的大名,办公室的门却砰的声开了。

柳女王怒气冲冲想要大发雷霆,一见来人那火气腾的消了大半,却板着俏脸,竖起柳眉骂道,

“小王八蛋,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干什么?”

李若雨带着大惑不解的神情看着明艳不可方物的柳琇琳,回手关上了门。

“当然是来干你啊!我的琳姨宝贝儿!”

柳女王本能地夹紧了一双美腿,目瞪口呆。

~~~~~~~~~~~~~~~~~~~~~~~~~~~~~~~~~~~~~~

黄依曼看着手上的案卷,仔细回想着那天的经过。怎么想当时和李若雨被救,那人打倒枪手应该没下死手,可当警方赶到找到枪手时,已经是具死尸,身上三处刀伤,刀刀致命,自己和李若雨从山上下来,并没遇到什么人,枪手怎么就死了呢?百思不得其解。这两日美妇已经知道,自己找的是枪手,李若雨他们找的却不是,可偏偏都在宋家祠堂,多年的刑侦生涯告诉她,世上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本来当初李若雨被枪击的案子可以结了,结果嫌疑人被杀,新案又出,没完没了,黄依曼的头都大了,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些,一想到这事,李若雨那根巨龙插在小穴里的感觉便萦绕在心头,黄依曼时而恼怒,时而悔恨,时而脸红心跳,简直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

从看到开门的是李若雨,柳琇琳就预料到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不到五秒钟,柳女王的内裤便不知被扔到了何处。

“小王八蛋,住手!这是办公室!唔…你怎么一身酒气?唔…停下,我…我跟你出去还不行吗?别在这…啊…啊…呜呜呜…”

柳琇琳压低着声音,做着微弱而毫无用处的抵抗,李若雨觉得身体中似乎燃烧着一团火,三下五除二把美妇压到办公台上,掏出巨龙,朝着柳女王那光洁粉嫩的窄缝就插,不顾蜜道紧窄无匹,一下便插到了最深处,可怜柳女王顿时觉得生无可恋,双手乱挥,长腿乱舞,细腰带着肥臀抖了三抖,嫩穴夹着巨龙咬了三咬,哇的一声,一如既往地被肏了个泪流满面。

“混蛋!王八蛋!你…你怎么一下就…我哪…哪受得了?呜呜…拿出去…快拿出去!”

李若雨还真听话,果真把巨龙抽了出来,柳女王刚要喘口气,男人嘿嘿笑着,噗!又把巨龙插了回去,美妇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开口要骂,巨龙又离开了小穴,旋即塞了回来,这一插更重,将狭长的蜜道插了个对穿,柳女王眼冒金星,天旋地转,嘤咛一声,果真昏了,待到悠悠醒转,上装已经中门大开,一对坚挺的雪峰正在男人手里变换着形状,嫩穴中的巨龙往返抽插,一下下重重轰炸着花心,而且一股淡淡幽香丝丝钻进鼻息,撩动着美妇已被点燃的情欲,柳琇琳晕晕乎乎,肥厚玉臀开始慢慢地有节奏地挺摆。

“唔…唔…唔…呀…呀…呀…”

李若雨似乎要将胸中那股郁闷之气尽情地发泄,虽知柳琇琳万万比不了苏氏姐妹那般耐肏,仍毫不怜香惜玉,恶狠狠地插着嫩穴,美妇上气不接下气,只觉花心被巨龙捣得酥麻无比,一股暖意从凤宫涌出,粉嘟嘟的大屁股左摇右摆,窄缝紧吮着巨龙,哗啦啦泄出了一滩淫汁。

男人见柳女王粉脸煞白,实在不能狠肏了,只得稍作停顿,双手握着柳女王瘦得不能再瘦的细腰,巨龙缓缓在蜜道中摩擦,美妇好不容易回过神,便被男人翻了个身,这姿势更加羞耻,上身贴着办公厅,细腰在桌边打了对折,本就圆翘的丰臀更加突出,原本淡不可见的粉缝被插得嫣红发亮,滴滴嗒嗒流着淫液,柳女王全身上下处处都是极品,那屁股虽没苏氏姐妹,白素等人那般丰肥,但在盈盈一握的柳腰衬托下,显得极为圆翘,加之白里透粉,弹力十足,男人爱不释手,狠狠捏了一记,以美妇肥臀为支点,整个人压了上去,巨龙顶着粉缝,凶神恶煞般插了进去。

此刻的柳女王完全被巨龙肏成了小乖乖,只觉巨龙在蜜道内又抽又插,又旋又转,若不是在自己的办公室,早就浪叫得惊天动地了,李若雨憋了几天的邪火终于释放,惊涛拍肥臀,浪卷小嫩穴,董事长办公室响了不知多少声唔唔唔和啪啪啪,然后,柳女王被肏晕了。

李若雨心满意足地抱着半裸的柳琇琳坐到椅子里,亲着美妇小嘴,摸着丰乳,好一阵柳琇琳才悠悠醒转,美妇哼了几声,双手缠上男人脖子,腻声道,

“小混蛋,你是要弄死我吗?”

“嘿,我这不是刚从香港回来,就溜溜地来找宝贝琳姐了,小人哪敢弄死您,爱死怕还来不及呢!”

“贫嘴,今天哪也不许去,就陪着我!”

“好啊,就怕,不过我还有件事想请教琳姐,你说,为什么总有人想要我的命呢?”

柳琇琳没料到男人突然蹦出这么一句,愣了一愣,柳眉倒竖,

“谁,是谁没长眼珠子?我要他的命还差不多!”

~~~~~~~~~~~~~~~~~~~~~~~~~~~~~~~~~~~~~~

许如云翻着送上了资料汇总,不时皱着眉。马银转让华艺股份的消息一出,美妇立刻意识到花雨很可能是背后推手,而覃辉虽然暗地里帮助华艺拿到新一轮融资,但花雨进入华艺董事会几乎不可避免,关键许如云的直觉告诉自己,李若雨和黄蓉一定还有后招。覃辉的意图许如云很明白,虽然市场足够大,但一个日益强大并且背景深厚的对手谁都不愿看到,而那个李若雨在很多方面都很像覃辉,比如对女人的吸引力。覃辉就是许如云,许如云就是覃辉,两人的生命早已融合在一起,即使心底不是十分的赞同,美妇仍要帮助覃辉把事情做好,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我们手里有多少华艺的流通股了?”

“不到百分之三,现在华艺的股票一直在涨,成本很高,夫人,您看是不是缓一缓?”

“不,继续,再想办法购入两个点,询问所有持有华艺股票的大户,可以溢价,这件事一定要做好保密。”

“是,夫人,不过先生那边要交代吗?”

“不,也要保密,以后我会向先生说。”

“是,那我做事去了。”

许如云安排妥当,喝了口咖啡,开始仔细看着关于花雨集团的详尽资料,这几日覃辉不在上海,美妇甚是想念,尤其近来时常蜜穴麻痒,只能与何莉萍虚凰假凤,许如云知道自己一向情欲旺盛,这些年被覃辉的粗大肉棍肏出了无数高潮,倒也未当回事。

“云姨!”

许如云抬头一看,以为俊俏无比的女郎娇怯怯地推门进来,宽大的罩衫遮着微隆的小腹,裸着一双白得刺眼的修长玉腿。美妇展颜笑道,

“诺儿,你怎么来了?萍姐呢?”

“妈妈说她不舒服,歇着呢。”

“哦?昨天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病了?”

“我也不知,看起来没什么事。”

“嗯,今天的参汤喝过了吗?”

“喝过了,不过吐了一半。”女郎吐了吐小舌,有些害羞。

许如云看着薛诺,这是覃辉即将出世的第一个孩子,美妇既欣慰又羡慕,这么多年了,只有薛诺成功受孕,大概是天意吧。

~~~~~~~~~~~~~~~~~~~~~~~~~~~~~~~~~~~~~~

香港。

叶毓卿既开心又烦恼还带着些忐忑,离开娱乐圈弹指经年,如果不是丈夫的生意,甚少回到香港,恰逢当年老友新戏开拍,苦苦相劝友情出演一个角色,推脱不过,问了丈夫,倒也爽快应了,于是临时抱佛脚,兴匆匆地赶到片场,只是不知怎么走漏了消息,引得大批狗仔队前来,有些烦闷。

虽说只是客串,但老友甚是照顾这位曾红极一时,如今做了豪门贵妇的叶毓卿,给配了独立的化妆间更衣室。扮过妆,叶毓卿起身到更衣室更换戏服,由于是古装,连贴身衣物也都需换过,正感慨这些物事既熟悉又陌生时,全然没发现更衣室角落里隐藏的微型摄像贪婪地饱览着美妇丰满诱人的胴体。

覃辉看着监视器上叶毓卿一件件地脱掉衣物,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美妇果然没让他失望,锦衣玉食下保养得体,肌肤细嫩,细腰长腿,肥臀饱满,那对有名的胸器硕大坚挺,丝毫未见老态。男人仿佛看到在大肉棍下呻吟娇喘的美妇,一切都在算计中,若不是早年收购的这家香港制片公司,还真得不到这样的天赐良机。

~~~~~~~~~~~~~~~~~~~~~~~~~~~~~~~~~~~~~~~

李若雨有些纳闷,到底方澜要送什么礼物,还要自己亲自前来。好不容易安抚好恼怒的柳琇琳,匆匆赶到浦东的一处摄影棚,见过方澜,方澜微笑不语,拉着男人进到一间办公室,让李若雨坐下,指了指监控画面,男人定睛一看,摄影棚里正拍着广告之类的东西,摄影师和助理正对着一张奢华的大床,床上一位桂馥兰馨,端庄秀雅的绝色美妇身着白色无肩长裙,侧卧着低头轻笑,原来是那位玩仙人跳,骗了李若雨的邵雪芝。

“澜姐,你说的礼物就是她?”

“没错,当初姐姐说过要给你找回来,于是就设了个局,让人接洽她拍一套家私广告,这女人贪钱,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你先等会,她骗你的钱连同广告费外加利息,你可要好好收回来呦!”

李若雨搂过方澜,在丰臀拧了一拧,笑着说,

“澜姐待我真是没话说,小弟先谢过了,不过咱们这样做,不会出什么事吧?”

“放心,她不敢,再说你干了她她还不乖乖地听你的话?”

却看监控器中的拍摄仍在进行,不一会,忽然摄影师和助理停下动作,跟邵雪芝说了几句话,美妇点点头,随手拿过杯水喝了几口,摄影棚的人都退了出去,邵雪芝喊了几声自己助理的名字,没见回应,忽地几名大汉闯了进来,二话不说,把邵雪芝按到床上,拿出绳子,双手双脚都绑在床头床尾,美妇吓得高声叫喊,奋力挣扎,可人被弄成X型,哪里还挣扎得动。办公室里的李若雨一看,竟是二虎带的人,二虎临走还色迷迷地在邵雪芝身上摸了一把,男人问方澜,

“她身边的人呢?尤其她那个同伙老公?”

“我都安排好了,她老公好赌,我找了个局给他,够他受的,走,咱们的戏也该开始了。”

李若雨和方澜走进摄影棚,看着床上的邵雪芝,美妇瞧见二人,更是惊恐,

“方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我!我要报警,报警!救命啊!李…李先生,咱们的事好说,钱…我把钱退给你,把我放了,你们…你们这是犯罪!呜呜呜…”

方澜撇了撇嘴,

“姓邵的,是你自己不开眼,惹谁不好,居然对我们若雨玩那套,放你,可以啊,若雨,她归你了,我弄下机器。”

方澜开了灯光和摄像机,笑吟吟的搬了把椅子坐在旁边,李若雨不紧不慢走到床边,拿过一根反光板的支撑条,在邵雪芝的尖叫声中慢慢挑起美妇的长裙,这妇人真是上天恩赐的尤物,双腿笔直圆润,瘦不见骨,全不似一个四旬妇人。

“你…你要做什么?我求求你,放了我吧!呜呜呜…”

男人抚摸着光滑细嫩的大腿,慢声细语地说,

“邵小姐,你今年多大年纪?”

“你问这做什么?我…我很老了,你那么多女人,不缺我一个,你放了我吧,李先生!”

“嗯,这么办吧,我生平只干极品,你的奶子我摸过,不错,你不说你很老了吗?我瞧瞧你的这里还紧不紧,不紧我就放了你,如何?”

邵雪芝险些气吐了血,

“流氓!恶棍!罪犯!你…我…我要告你们!我…我紧…还是不紧关你什么事!”

李若雨大笑几声,把邵雪芝的长裙连同内衣统统撕去,美妇惊叫哭泣,玲珑浮凸的美肉奋力扭动,仿佛醉酒现身的白娘子,男人解去衣物,挺着骇人的巨龙凑到美妇嫣红的蜜穴边,龙头轻触着花唇,邵雪芝惊恐万分,只能扭动着唯一能动的细腰大屁股,躲闪着巨龙的侵入。

“我再问你一遍,紧还是不紧?”

邵雪芝明知道自己的蜜穴又紧又窄,可又怎说得出口?拼命叫着,

“不紧,不紧,你放过我吧!”

“口说无凭,实践出真知!”

李若雨按住美妇,腰间用力,猛地把巨龙插入蜜穴,果然又紧又暖,虽比不了柳琇琳,祝姿玲,可也算个万里挑一的极品了。

“邵小姐,你说谎啊?这不是挺紧的吗,既然紧,我可就不能放你了!”

那人哪管身下美妇小穴如同火烧,哀鸣不已,巨龙噗哧噗哧的插了起来,身上那股幽香慢慢现出,虽然男人未曾在意香气渐淡。

邵雪芝做梦也想不到拍个广告也能有此遭遇,纵横娱乐圈几十年,不知坑过多少富豪,哪知今天竟被强奸!偏偏李若雨的巨龙犀利异常,当初仙人跳时若不是丈夫及时赶到,就半推半就地从了,心道你李若雨年轻英俊多金,连祝姿玲的那样的花魁都被你勾引,我给了你算不得什么,可偏偏现在方澜盯着,自己总不能当着人面做个荡妇吧?美妇又急又气,只想摆脱巨龙地抽插,肥臀迅速筛动,可四肢受缚,那又白又圆的大屁股越扭越像是在配合巨龙,李若雨乐不可支,插得更猛,几百插下去,邵雪芝面红耳赤,喘息不已,丰挺雪乳上的乳尖愈发涨大,和巨龙的结合处不断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淫水被巨龙带出蜜道,滴答流下臀沟,美妇又觉鼻息内游荡着淡淡香气,撩拨心弦,几次想要张口淫叫,碍着面子,死死咬着嘴唇,不肯出声,可李若雨足足猛插了二十分钟,美妇不仅骇然,周身酥麻,蜜穴湿得不成体统,眼见便要泄了,忽觉双腿自由恢复,顺势长腿便缠到了男人腰间,立刻又觉不妥,一看原来是方澜解开了床尾的绳索。

“啧啧,蛮享受的嘛,怎么不叫了?”方澜双目含水,凑到邵雪芝近前笑着问。

邵雪芝哼了几声,咬着牙抗拒蜜穴中的快感,长腿时而举起,时而分开,也不知该放在哪里,李若雨腰间不停,肏着邵雪芝,一手搂过方澜,亲上小嘴,方澜推开男人,风情一笑,“小坏蛋想得美,还不专心干你的事!她若不叫,我可不陪你!”

李若雨闻言大笑,把头埋进邵雪芝的丰乳,捧着肥臀更加猛烈肏干,美妇咬破了嘴唇,终于忍不住无边快感,娇声媚气地叫了声,

“不要啊!”

李若雨知道美妇高潮来了,使了个钻井术,巨龙顶着花心旋拧起来,邵雪芝只觉心脏都要被肏出来,喉咙里发出不知什么声响,白眼一翻,哗啦啦泄了身。

“精彩精彩,原来被强奸也能高潮,这片子我可要好好收藏!”方澜抿嘴笑着说。

男人性致高昂,索性解开了邵雪芝地双手,可怜美妇泄的正爽,哪还有力气反抗,任由男人把身子摆成跪姿,高翘着两片雪白臀肉,李若雨一挥而就,巨龙塞进淫水淋淋的蜜穴,向方澜招了招手,

“澜姐,过来!”

方澜倒不畏惧,来到床边,男人边肏着邵雪芝,边和方澜唇舌相交,不多时,方澜衣衫凌乱,媚眼如丝,而邵雪芝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规律地向后套动蜜穴,臀肉波浪似的起伏。男人乐在其中,停下肏弄,任凭邵雪芝自由发挥,美妇早被巨龙和异香的双重作用冲昏头脑,紧闭双目,奋力晃动着肥臀,紧窄小穴从龙头套到龙根,每套一次,美妇都会打个冷战,那种感觉实在无法用言语表达。那边方澜发现了邵雪芝的状况,心中暗笑,任你是贞洁烈妇也扛不住我们若雨的巨龙,何况你邵雪芝离贞洁差了十万八千里,于是侧卧在邵雪芝身旁,挪揄地笑着,

“芝姐好兴致啊,很有一套嘛!”

邵雪芝这才想起还有个方澜,顿时臊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身后的男人握着细腰一阵雨点般的抽插,美妇双手乱抓着床,好不容易才没被肏晕,哪还顾得上方澜的嘲笑,全当没听见。方澜见状大怒,抬起邵雪芝的下颚,

“若雨,干她,狠狠干她!”

李若雨骑到邵雪芝的肥臀上越肏越狠,对着蜜穴花心狂轰滥炸,美妇头晕眼花,汗流浃背,啊呀啊呀地淫哼,方澜忽地推起邵雪芝的上身,托着美妇下巴吻了下去,和李若雨刚好把邵雪芝夹到了中间,美妇从未被女人这般亲热过,何况还是被一男一女当成夹心糖,李若雨从背后抓着邵雪芝双臂,巨龙一下下狠插,方澜揉着邵雪芝胸前坚挺雪乳,含着美妇的小舌,前后夹攻,肏得白娘子飘飘然几欲成仙。

方澜对磨镜之事十分擅长,在邵雪芝身上几处敏感要害吹拉弹唱,接连使美妇泄了三回,瘫软到床,一动不动,才和李若雨搂到一处,又是一番大战。

~~~~~~~~~~~~~~~~~~~~~~~~~~~~~~~~~~~~

四个小时的拍摄,叶毓卿的客串戏份基本拍摄完毕,和故友寒暄了会,吩咐司机准备离开,还没上车,被闻讯而来的狗仔堵个正着。叶毓卿知道丈夫素来不喜八卦周刊,急着想要脱身,可狗仔哪里容易打发,正无可奈何,一个高大的身躯将狗仔队和美妇隔离开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