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sensui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sensui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文泽的的性福之路 文泽的的性福之路

    1994年,14岁的文泽慢慢的走在放学的路上,在路人眼里他走的有些心不在焉,也确实是那样,因为他脑子里被一件事填满了,让14岁的他无法再想其他的事情。  上了初中後进入青春期的男孩子对性的事情都有些懵懵懂懂的感觉,每到下课或课间操的时间都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男生聚在一起鬼鬼祟祟的聊些什麽,文泽也是其中的一个。

    sensui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文泽的的性福之路》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文泽的的性福之路》,是作者sensui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1994年,14岁的文泽慢慢的走在放学的路上,在路人眼里他走的有些心不在焉,也确实是那样,因为他脑子里被一件事填满了,让14岁的他无法再想其他的事情。  上了初中後进入青春期的男孩子对性的事情都有些懵懵懂懂的感觉,每到下课或课间操的时间都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男生聚在一起鬼鬼祟祟的聊些什麽,文泽也是其中的一个。

《文泽的的性福之路》 (二十七) 免费试读

「却说不出你爱我的原因……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徐柔哼着歌走下楼梯,看来心情很愉快,但脚步却有些匆匆,她出了办公楼进到自己车里,一溜烟开出了单位大门。

市局昨天刚接到省局的通知,要求参加一个全省公证人员的培训活动,名额两人。说是培训,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就是打着业务学习的幌子出去旅游。

市局里本来人就不多,公证员也才三个:徐柔,她对桌的小孙,还有她俩的主任。本来还有一个的,就是文泽生日那天在宾馆搞的时候电视上出现的男公证员,现下他下海做生意,辞职不干了。

局长看完办公室主任拿来的通知後招来徐柔的主任问了一下情况,就让她们自行决定要去参加学习的人员,尽快把名字报到办公室。

主任回去後把这个消息一说,徐柔和小孙都欢呼起来,出去玩谁不高兴啊!

「李主任,这次要去哪儿学习啊?」小孙名叫孙娜,女儿7 个月大了,整天在家看孩子看的憋闷无比,这下一听说要出去学习高兴坏了。

「王局说是去浙江那边,大概要四五天吧。」

「呀!太好了,可以逛西湖了!我早就想去了!」徐柔一脸兴奋。

「啊……要四五天啊……」孙娜这时却没有兴奋,反而有些沮丧的表情。

李主任看到孙娜的样子以为她是担心名额就两个,她年龄最小参加工作时间也短不会让她去,遂笑呵呵的拍拍她,「干嘛啊小孙,出去玩还不高兴啊?」

「没……没有啊,我很高兴,嘿嘿……」被领导拍肩的孙娜赶忙堆笑。

「你看你啊,一发愁就拉着个脸,我还不知道你吗?你俩不用担心,王局说让我们科室自行决定要去的人员,上个月我才刚出了一趟差,不想出去了,你们俩前一阵子也挺忙,这次就让你们去了!」

「哇!李姐太好了!这麽体谅我们!」徐柔挎着李主任的胳膊,「说吧,要什麽东西。」

「别得意忘形啊!回来後写个学习报告给我,我好给王局汇报,东西嘛……买个百来样就行了……」李主任四十多岁,身材有些胖,虽然面相看起来很有威严,但其实人很好相处。徐柔一上班就跟着她干,学了很多东西。

李主任对这个工作得力的下属也很喜欢,知道她买衣服眼光好,平时逛街也拉她一起帮忙参考参考,徐柔也乐得这样,两人平时开开玩笑都习惯了,不过工作上的事情还是很严肃的。相比之下参加工作不久的孙娜就有些放不开,她喊徐柔徐姐,但对李主任喊李姐她却叫不出口,还是老老实实的称呼为李主任。

「没问题,我给你拉一车皮回来!小孙,你也拉一车皮,都堆李姐家,看她上哪睡去。」

「嘻嘻……」孙娜没接话,傻乎乎的笑着。

「我上你们家睡去!别闹了,赶紧把手头上的活整理整理,弄清楚点,下星期你俩一走我就成苦力了。」

「好好,这就干,小孙,赶快把那个文件……」

「慢慢弄吧,我去办公室给你们报名去。」

「谢谢李科长。」孙娜满脸堆笑。

「谢谢李科长……」徐柔也拉着长腔捏着嗓子喊了一句。

「别说的这麽渗人了,记得多买东西啊。」李主任故意板着脸,严肃的说完走了。

办公室里就剩下徐柔和孙娜,两人处理着手头的工作,心情却大相迳庭。

「浙江……恩,是个好地方,这次要多拍几张照片,多买几件衣服……哎?小孙,你怎麽了?从刚才我就看你有点不对劲,不想去?」徐柔看孙娜还拉着脸,有些奇怪,她不是最喜欢旅游的吗?

「谁说我不想去啊,刚听了李主任的话我都要跳起来了,恨不得马上就去!」

「那你怎麽还……」

「徐姐,要去四五天呢,我孩子那麽小,我老公和婆婆绝对不会让我去的,上次妇女节

去南山那里才两天天都没让我去,这次肯定也……「孙娜撅着嘴,一脸委屈。

「哦……也对啊,我忘了你孩子的事儿了,唉,没办法,孩子小就是不方便。」徐柔这才明白过来。

「是啊,真急人,我真想去啊。」孙娜一脸憧憬。

「别难过了,小杰小时候我不也一样吗,休息日就是整天在家看孩子,连逛街都没时间,更别说去旅游了。」

「唉,有了孩子真不方便,早知道就不生这麽早了,多玩两年。」

「呵呵,你胡说什麽呢。」徐柔笑着,「哎,对了,你不去那刚才怎麽不跟李姐说啊?」

「嘘~ 」孙娜赶紧把手指放到嘴上示意她小声,关上门悄悄的说,「我要是不去的话不还得上班吗,你和主任一走那活不都是我的了,加上看孩子还不累死我……」

「呵呵,你这个偷懒的家伙。」

「我年纪小嘛~ 」孙娜故作扭捏,「下星期我就说去了,在家休息几天,当放假了。」

「你还真不吃亏啊,这个脑筋转的挺快。」

「徐姐你可千万不要这麽说,不吃亏的是你啊,我不去了,名额就让给你了,你不就可以带别人去了吗,哼,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的心……碎了……」

「去你的吧,谁卖乖了。」徐柔嗔怪的打了她一下,「还让我带别人去,我带谁啊!」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姐夫了!小杰这麽大了又不用你看着,就当是又度了一次蜜月了,挎着老公逛着西湖……哎呀,幸福啊!」

「和他去……唉……」望着一脸花痴样的孙娜,徐柔只有一阵苦笑。

「怎麽了?你怎麽也不笑了?不想和姐夫一起去?」徐柔的反应弄得孙娜很诧异,忽又闪念,「哦……明白了,和老公一起出去提不起精神,那是……」说着贴近了徐柔的耳边,「是想和外面的情郎一起去吧。」

徐柔一愣,绕着茶几开始追打她,「死丫头胡说什麽!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哈哈哈哈……脸红了!被我说中了!要杀人灭口啦!」孙娜笑着躲避,嘴上也不闲着,「说不定上次的花就是情郎送的呢,我说姐夫这麽闷的人怎麽会送花呢,原来不是他啊,哈哈哈哈……」

孙娜口无遮拦的大嘴巴准确的击中了徐柔的要害,虽然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但不免一番心惊肉跳,尤其是说到上次送花的事情,这可是孙娜亲眼看到的。

徐柔觉得脸上着了火,脚步更快了。

「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让你再胡说!」徐柔紧走两步,一把抓住了闹心的「大嘴巴」,然後为了泄愤还有掩盖心虚,在孙娜的腋窝狂挠一气。

「哎呀我错了!哈哈哈哈哈哈……徐姐我错了!别挠了……!哎呀呀呀……」孙娜被挠的倒在了沙发上,狂笑着求饶。

「你不是想笑吗,我让你笑个够!」徐柔不依不饶的加大了力量,直接把孙娜挠的滑躺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徐姐饶了我吧……哈哈哈……不敢了不敢了……」

「哼,下次再和我开这种玩笑看我不挠晕你。」徐柔看到小孙笑的要岔气了才放了手。

「哎呦,我的肚子,徐姐你真狠啊!」孙娜揉着笑的生疼的肚子弯腰站起来,「我好心送你名额,你却这样对我,没天理啊!」

「谁让你胡说的,哼!」徐柔看了看表,「快走吧你,又到喂奶时间了,别在这里烦我了。」

「啊?哎呀!都十一点了!光闹了差点忘了大事,我得走了啊。」想到孩子孙娜也没心思逗徐柔了,直起腰挎着包摆摆手就走了。

「呼,这个闹心的小孙。」徐柔长舒了一口气,「她不去了我找谁去呢,孙鹏肯定不行,他想我还不想呢,难道真的像小孙说的和……情郎……一起去?情郎……文泽……和文泽一起去……」

徐柔的心砰砰跳着,「要去四五天呢,那就是说会和文泽在一起四五天,还是在外地……我……好想去啊……」

上次在游乐场,大庭广众之下被遥控跳蛋弄得慾火焚身,强忍着要叫出来的冲动,尴尬的同时却又感到异常刺激,最後在大秋千上的高潮更是让她觉得自己真的「飞」了!接下来去饺子店,给文泽做了次足交,文泽爽了,她却没有得到满足。

从那天之後徐柔一直没见过文泽,每天也只是网上聊天。尽管以前也是这样,但这几天不行了,她想文泽想的特别厉害,除了在游乐场被跳蛋刺激到的原因之外,更多的是因为Sexinsex.net.

现下徐柔养成了每天都要上去逛一逛的习惯。她嫌A 片下载麻烦,就让文泽下了传给她,嫌文章字数太多懒得看,却唯独对图片兴趣盎然,不过她喜欢的是那种真实的自拍照片,所以常去的地方自然就是原创自拍区了。

区里各种丰富多彩的自拍照让徐柔看的很过瘾,文泽心痒,趁机提出要给她也拍几张,留住美丽的时刻,但每次徐柔都会坚定拒绝,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文泽无奈,只好暂时放弃这个想法,转而发给她更多的片子,开拓性的视界。

Sexinsex.net中的各种图片电影等给徐柔的心理造成了巨大的震撼!她觉得自己是一只井底之蛙,先是看了很多A 片之後,感叹做爱的花样竟然有这麽多,可插的地方也很多,可以射的地方就更多了,当时她心里竟然冒出一句话:女人浑身都是宝!

片子看过了,又看图片。她渐渐的迷上了图片区,甚至超过了对A 片的喜爱!相对之下,她对文泽大力推荐的色文就非常不感兴趣,原因也很简单:我要看就看直观的,不看片子最起码也得看图片,谁看文章啊!那麽长一大篇,罗罗嗦嗦的看的头都大了,而且文字生硬,废话连篇,没意思。

文泽听这话有些刺耳,但还是耐心的告诉她好文章是很多的,有些色文非常经典,注重人物心理描写,情节生动,比一般的小说还要好看几倍,而且发表之後还有论坛金币入账,加上网友热心细致的点评,心里的成就感多高啊。

徐柔对他的话不屑一顾:你不说金币还好,你看人家照好了照片一发就好几百的入账,几乎不用动什麽脑子,也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而写文章的呢?绞尽脑汁构思情节,慢慢的挤着字写,占用大量的个人业余休闲时间,而且为了避开家人朋友经常要熬夜码字,结果呢?写了那麽多,金币的回报却寥寥,再说回复,原创自拍区里随便一个帖子都会有大量的回复,而原创人生区里除了一些写的特别好的,那些一般的帖子会有几个人回复?还有,大部分色文作者因为工作繁忙等原因导致文章更新极慢,太监无数,惹得广大读者怨声载道,你说写色文的图个啥呢!

文泽看到这席话之後顿时出了一身冷汗,立即打消了想写一个长篇色文试试看的想法。

除了直观,徐柔喜欢看图片的另一个原因是真实。刚开始的时候她觉得那些照片肯定是哪里随便找来的小姐来拍的,谁会那麽傻把自己老婆或女友的裸体拍出来还上传到网上给别人看啊,那不是有病吗?

不过时间一长,看的多了,加上文泽耐心不断的讲解,她渐渐的也就相信了。比如某些人连续几个帖子都是一个女人,都是一个地方,那些女人身材有的不是很好,姿势也很生硬,但她们依然自信的晒出了自己私密的照片,充满真实感的同时也让广大狼友大饱眼福。

文泽说,现在网上的美女图片太多,p 过的更多,但这种现象在自拍区里几乎没有。因为大家都是坦诚相对,真心交流,自己的女人美了,就想让别人也看到她最美的地方,说出或肯定或中肯的评价,自拍区就是这样一个平台,虽然身材和模特有些差距,但贵在真实,比那些摆拍的p 图美女好了不知多少倍。

徐柔认可了文泽的观点,她从一开始的接受不了,到看的津津有味,再到後来追着更新,没几天就完成了这个转变,但只是看,当文泽提出也给她拍几张传到网上的时候她立刻拒绝了,开玩笑,看看别人就好了,我自己才不要给别人看呢,想想都觉得丢脸。

文泽没有强求,他也没打算一下子就让徐柔成功答应,想另辟捷径。接下来几天他专找那种干的特别激烈的片子传过去,弄得徐柔水流成河,几乎夜夜自摸。

「文泽你个坏蛋!最近老发这麽激烈的片子给我,把我急着了也不来看我,没心没肺!这回和他一起出去学习要好好的教育教育他……」心里一旦有了这个想法徐柔就坐不住了,她站起来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对啊,为什麽不呢,我是文泽的小姨,喊他一起出去也不是奇怪的事情,只是不知道文泽那边好不好请假……万一……他有事去不了怎麽办……如果他请不下来假怎麽办……如果……」

「哎呀,不行!我中午就得去姐姐家,提前告诉他,让他把这些事情都准备好,该办的事情这几天全部干完,免得到时候去不了,嗯,对,就这麽办!」

打定主意後徐柔一分钟也等不了了,她刚想溜走,可李主任正好进门,要她把今後几天的工作计划弄出来给她。

徐柔无奈,一边在电脑上打字一边瞄着钟表,度秒如年的熬到了下班时间才急匆匆的开车直接去了姐姐家里。

「一会儿我到了之後先不说,卖个关子,就说有好事让文泽猜猜,等他猜不出求我的时候我再告诉他,给他个惊喜,嘻嘻!」徐柔手握方向盘,手指轻敲,一脸喜色。

今天文泽的父母中午都有事不回家吃饭。早上妈妈给他做好了几个菜,放微波炉里一热就能吃了。文泽下班回家後因为天热只穿了一条短裤,他把菜放进去调好时间,心想要是有个保姆能在妈妈不在家的时候给我做饭吃就好了,想到保姆,心绪不禁飘到了安雅的公公那里……

「呼……」

安雅猛地坐了起来,双拳紧握着放在小腹,一脸不敢相信的望着床上的狼藉。

我……我做了什麽!我刚才和我的公公……和我爸做了……啊!!

安雅脸色大变,捂着下体和乳房跨过公公跑了出去。老头看着安雅白花花的身影,感叹儿媳妇为自己付出的太多了,接着看向文泽,希望他去劝劝。

「大爷,别担心,我这就去开导开导她,一会儿就好了。」老头一看自己文泽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追到北屋後看到安雅坐在床上,用被子裹住身体,眼神呆滞,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安姐,怎麽了?怎麽呆了?」文泽笑着搂过她,「刚才爽不爽?」

「你!你混蛋!」安雅推开他的胳膊,手脚并用上下打着文泽,「你都干了些什麽!」

「哎呀呀……安姐别打啊……我没干什麽啊……哎呦我的肚子……」文泽招架不住,抓住了安雅的双手,「安姐,冷静点啊……」

「冷静?你让我怎麽冷静!你欺负我还不够吗,还让我去和我公公……我打死你啊!」说完又开始使劲挣脱。

「呵呵,先别打先别打,这个事儿确实有点乱了,不过你不也很舒服吗,吸的那麽起劲!」文泽笑着羞她,他特别喜欢看安雅窘迫的样子。

「我……!那个……都是你强迫我的!」安雅被说中了心事恼羞成怒,又要开始厮打。

「好好,是我不对,都是我强迫的,你先听我说一句……」文泽收起玩味的笑容,一脸正经的看着安雅,「你和儿子干是乱伦,和公公干也是乱伦,儿子的心结都解开了,公公的这个事也不能算什麽事情了,你们毕竟没有血缘关系,你说是吧?」

「那不一样啊……他……他可是我……我爸……是我的长辈……」安雅被文泽几句话说的不再吵闹,低着头小声嘀咕。

他想说什麽?怎麽一下子变严肃了?上次他变成这样的表情後说了一堆歪理给我洗脑了,这次还想吗?

不行的,这回出轨的对象是我公公,他怎麽说也不能消除我的负罪感的,唉,我怎麽会和公公干出这种事来呢?

安雅垂头丧气的闭上眼睛,转念一想,他想说什麽就说吧,只要能让我的负罪感减轻点就好……

「安姐,你看你的样子,有什麽大不了的啊!公公是长辈不错,也是你爸,不过只是你称呼他为爸而已,他是你丈夫的爸爸,不是你的,刚才我也说了,你和他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发生了性爱也没什麽乱伦的压力,而且就和你儿子的事情一样,看你怎麽理解了。」

加油啊文泽,只要这次能解开安雅的心结,让她能连和公公在一起3p的事情都接受的话,以後的性福之路就可以开着车走了!

「…………」安雅抬起头,迷茫的望着他……怎麽理解?再怎麽理解也是做爱了,还有,抛开公公的身份不提,就算和他做爱没有乱伦的压力,但这次可是两根鸡巴,还同时插入!

自己的性慾是很强,可文泽的鸡巴就可以满足自己了,但是,当多了一根公公的鸡巴的时候我怎麽也没有受不了的感觉呢……天哪!难道……难道一根大鸡巴还不够,两根一起才能让自己吃饱?我安雅原来是这麽浪的一个女人吗?

「安姐,你是不是在想自己能同时玩两根鸡巴,而且很适应,没有受不了的感觉,自己怎麽会这麽淫荡?」脸色阴晴不定的安雅被文泽看出了端倪,大胆的问了出来。

「恩……」安雅小声回应着,头更低了,这家伙怎麽会知道我想的是什麽?

「唉……我的好姐姐,你看你结婚生子这麽久了,怎麽还对性如此看法呢?性生活是人类天性之需,不可缺少的。你是医生更应该知道,失去了性的女人,就好比失去了水分的花朵,萎顿不堪,毫无精神。」

「失去了性的女人,就好比失去了水分的花朵……对啊,说的太好了!」安雅心里一声长叹,「丈夫出轨後的我没有一点性生活,当时的状态就属於这种情况。那一段时间,我的气色非常差,精神状态和皮肤状态都降到了最低点,以前丰盈饱满的皮肤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洗过澡之後照照镜子,天呐!那个皮肤暗淡无光的憔悴女人就是我吗!?到底我做错了什麽!」

「更加可怕的是,我最引以傲然的胸部也开始了下垂。我是医生,知道这是因为性生活的欠缺引发的内分泌失调导致的。性是正常的生理需要,正常和谐的性生活可以协调体内的各种生理机能来促进性激素的分泌,而且这也是一种健康的心理需要。然後我就和儿子做了,肉体上得到了些许满足,气色也好些了,可是……」

想了半天的安雅心里很乱,抬头看向文泽,希望他说点什麽。

「别胡思乱想了,你没听人讲过吗,一些女人之所以衣着暴露,理由就是趁着年轻还有资本赶紧露露,要不等到老了露了也没人看了,做爱也是这样,趁着年轻还能做,什麽姿势什麽花样都要试试,老了之後还可以回忆一下年轻时的美妙性事,要不就徒留遗憾了,你说是吧?」文泽开动脑筋循循善诱。

「我……我都四十多岁了,哪里还年轻……都成老太婆了……」安雅被说动了,不过对年轻一词还是不敢接受的,是啊,说的没错,趁着年轻什麽姿势花样都要试试,要不等到老了真的只能回忆满是遗憾的人生了。

「哪有啊!还老太婆,我可从来没见过你这麽漂亮这麽有女人味的老太婆,肤如凝脂,面若桃花,细腰圆臀,双峰插云!我一见到你就起生理变化……」文泽滔滔不绝的开始胡诌。

「哎呀!好了好了,别说了……」安雅打断了他,「那个……今……今天的事情你可要保密啊,要不然……」

「嗨!这还用说吗,绝对保密!刚才的事情完全是你在给公公治病,没有其他的意思,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文泽摸着下巴做思考状。

「对!对!就是这样!」安雅赶忙附和。这个家伙连这麽龌龊不堪的事情都能说成理所当然,口才不错,鸡巴也大……哎呀,我真是色到骨头里去了……

「既然是治病那就没什麽好害羞的了,去收拾一下吧,大爷还光着呢。」文泽提醒到。

「哎呀!我忘了!」安雅急忙套上衣服跑向南屋。公公是个病人,刚射完那麽多身体虚弱,不盖被子很容易着凉的。

文泽扯了几张纸巾擦擦鸡巴,穿好衣服走到南屋,看见安雅正红着脸擦拭老头疲软的鸡巴。心结虽然解开了但面对着公公还是会别扭的,老头静静的看着儿媳妇温柔的给他收拾,眼神充满了感激与满足。

「安姐,我先走了,还要我帮忙吗?」

「不……不用了……你走吧……」安雅嗫嚅着,没有回头,窘迫的站着。

「好的,大爷,再见啊!」文泽得意的向老头摆摆手,拉开门走了。

「呼……可算是走了……」安雅把床单整理好,纸团等杂物扔掉後又检查了一遍,看看没什麽发生过性爱的蛛丝马迹了才拿起那两条垫在床上的毛巾,几乎全部都湿透了,不过还好床单没有湿,毛巾上面还夹杂了几根阴毛,也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文泽或公公的。

「爸,您睡会儿吧,我去洗洗这些……」安雅红着脸让公公睡下,拿着毛巾跑到厕所里,先是把自己好好的洗了一遍,然後才洗的毛巾,晾上之後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勇气再回到公公面前,最後就缩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着杂志,直到六点多保姆回来後她才匆匆离开……

「恩……上次干的真爽,安姐的嗓子都喊哑了吧,呵呵!不知什麽时候能再来一次呢?」文泽陶醉了一会儿,「安姐的两只大奶子真是让人挪不开眼,小姨的美腿更是让人销魂,对了,很久没和小姨做爱了呢。」

文泽想着,性慾一下子涌了上来,鸡巴渐渐抬头,「这几天给了她那麽多的好片子看,想急急她也忍着不约见面,可是我自己倒先急的不行了,一想到小姨鸡巴就硬,唉,真想现在就把小姨按在墙上蹂躏一番啊!」

「叮咚……」恩?谁大中午的来串门啊,这个时间来是想蹭饭的节奏吗?

文泽关掉微波炉走过去开门,却发现徐柔笑盈盈的站在门口。

「哎?小姨你怎麽来了?」文泽一脸惊喜,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想谁谁就到啊!

「看你说的,我不能来吗,哼,本来今天想告诉你个好事儿的,算了!」徐柔昂着头走进屋里,冲着厨房喊了一声,「姐姐,我来了,你看文泽啊,还不想让我来的口气……你……你干什麽!?」

徐柔坏笑着对姐姐告状,无意中一回头,顿时吓了一跳,因为文泽已经脱下了身上唯一的一条短裤,赤条条的站在她面前,怒挺的鸡巴气势汹汹的对着她。

「不用喊了,我妈不在,喝她同学儿子的喜酒去了。」文泽一脸淫笑,「你告状失败了,哼哼,敢打我的小报告,看我怎麽惩罚你。」

「啊~ ?中午就你一人在家啊?我……」哦~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疯了呢,当着你妈的面就要……就要……

看着步步逼近的文泽徐柔心里狂跳,头也昂不起来了,话语也软了下来,「你妈不在家啊……那个……恩……你……你怎麽吃饭……」

「明知故问!你不是给我送来了吗!小姨你真好,知道我妈今天不给我做饭,特意送来给我吃,嗯,让我好好谢谢你,啵!」文泽搂过徐柔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什麽啊?我送什麽饭了?」徐柔双手微推,这进门还没坐下呢就让文泽抱着亲了,还没进入状态。

「就是你啊,一身美肉,馋死我了,快让我吃两口,想我了吗……」

「不想……」徐柔偏过头避开他的目光,「唉,我今天是主动送上门来了,羊入虎口……」

文泽在徐柔圆润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看着她娇羞的样子兴奋无比,「小姨你说反了,是我入你的」口「才对。」

「你……谁让你入……呜……」徐柔打了他一下,接着就被吻住了嘴。

彷佛是被电流穿过了身体,这一吻使得多日的思念全部爆发。徐柔抱住文泽热烈的回应着,两人的舌头紧紧的交缠在一起,似乎要打结一样。

「小姨……到我房间去……」文泽拥着徐柔一步步走向房间,这次要在自己的床上操小姨了,太棒了!

「恩……」徐柔偎在文泽身上,像小猫一样温顺。

到了房间後文泽把徐柔放倒在床上,几下扒掉她的衣裤,看着床上赤裸的雪白美人儿双手似有似无的遮挡着羞处,潮红的小脸眼睛微闭,他再也忍耐不住,直接压了上去。

「啊……轻点……」徐柔被压得有些疼,她温柔的望着文泽,眼中满是喜爱。

「小姨,你真是个爱说谎的人。」文泽在她的腿间摸了一下,「嘿嘿,刚才还说不想我,要不是你下面的嘴诚实我都让你蒙过去了。」

「哦……哪……哪里诚实了…………」徐柔的呼吸急促起来。

「你看,这麽多水了还说不想我,刚才差点把我的手都吞进去了……」文泽把手伸到徐柔脸前,分开手指,淫水就在指间拉出了丝线。

「你……别说了……」徐柔大窘,一把打开他的手,语声忸怩,「还不是你害的……」

「没错,这个我承认,所以现在我就要来补偿了。」文泽扶着鸡巴用龟头拨开阴唇,在徐柔淫水泛滥的洞口磨了几下,「小姨,我好想你,刚才还在想着呢。」

「恩……说谎……想我也不来找我……」想了好久的鸡巴就在门口,徐柔喘着粗气,身子忍不住的扭动,啊!快来吧!我想要!

「最近事情太多了,对不起啦,今天一定让你爽个够!」话一落音,鸡巴一下捅了进去,立刻被温热的感觉融化了。

「啊………………」徐柔捂着嘴,喉咙里传出一声深深的呜咽,这可是在姐姐家,被别人听到可就完了……啊……太舒服了……好想大叫啊……

文泽插入後并不急着动,俯身咬住徐柔的乳房,舌头扫把一样来回的扫着樱桃般的乳头,徐柔浑身酥软,阴道夹得更紧了。

「恩……啊……动一下啊……文泽……」徐柔目光迷离的望着文泽,身体的渴望让她难耐。

「小姨,现在想我了吗?」文泽抬头微笑着,依然不动。

「想了……恩……」

「想哪里……?」文泽继续逗她。

「想……哪里都想……」

「说具体点。」

「想你的……你的……鸡巴……」徐柔咬着下嘴唇,娇羞无比却又无可奈何,「动吧……别折磨我了……」

「想我鸡巴干嘛啊,说清楚。」

「……想你的鸡巴……干我……干我啊……这几天你老是传片子给我……弄得我想的要命,偏偏你还不来找我,你知道我多难受吗……呜……」徐柔说着都要哭了。

「对不起小姨,我错了。」文泽被徐柔的样子弄得心里愧疚,他吻去徐柔眼角的湿润,忽又想起一事,「对了,刚才你说要告诉我一件好事儿的,什麽事儿啊?」

「一会儿……一会儿再说……恩……好文泽……干……干我吧……」此时的徐柔哪有心思想别的,除了做爱什麽也顾不上了,只想说出淫荡的话来。

「好,来了!」我靠!厉害啊!片子的作用出来了,以前的小姨可很难说出这麽露骨的话啊!好吧,反正也不会是什麽大不了的事,一会儿再问,先让鸡巴舒服舒服再说,他扶着徐柔的细腰,开始来回抽动。

「唔……」麻痒充实的快感让徐柔四肢百骸都透着舒爽,她一手抓着文泽的胳膊,一手捂着嘴巴,淫声不断。

「小姨,我今天硬吧……」

「硬……太硬了……像钢棍一样……啊……」

「你知道为什麽吗?是因为你刚才说的话!我就喜欢听你说淫荡的话,越说我就越硬。」文泽拿下徐柔捂嘴的手,激动着说着。

「啊……啊……好……你喜欢听……我就说……啊……干我吧……」徐柔又说了一遍,感觉比刚才更容易说出口了。

「这句说过了,换一个。」

「恩……哦……操我……操我……」好淫荡的话啊!我怎麽能说出这样的词语!不过,好想说啊!就是想说!操我吧文泽,把我操死得了!!

文泽心花怒放的望着身下美女口出淫语,他没有说话,而是用更加激烈的抽动来回复,惹得徐柔双手都捂在了嘴上。

躺着弄了一会儿後文泽停下动作,把徐柔扶起来扳过身,徐柔知道他想从背後来,自觉地趴在床上翘起屁股,等待着下一波的进攻。

文泽跪在徐柔身後调整好姿势,对准蜜桃般的屁股中间那两片粉红插了进去,徐柔被顶的往前一冲,蜜穴再次被充满。

「哦……舒服……小姨……你真紧……」文泽挺动着腰部,看着鸡巴在徐柔的屄里来回抽插。抽出的时候上面沾满了白色的浆液,插进的时候白浆就被紧夹的屄口拦在外面,弄得两人的结合处黏糊糊一片。

「恩……恩……」徐柔把头埋在床上一言不发,只有身体随着碰撞前後晃动着。

「叮叮……」突然床头的手机响了,文泽随手拿起一看是个垃圾短信,删掉後刚想放下,可望着身下诱人的鲍鱼吞吐着沾满白浆的大鸡巴,加上雪白的屁股和大腿,他脑子一热,邪恶的念头又冒出头来。

对啊,我不是想拍几张小姨的美图发帖吗,可惜她一直不同意……现在是背後式她看不到我,正好可以偷拍几张,机会啊!

想到这里文泽稍稍退後,把龟头拉到阴唇口的位置,然後偷偷把手机调到照相模式对准两人的羞处,手激动的竟有些发颤……哎呀,这麽诱人的画面,要是发到自拍区,哇靠!肯定回复量爆满啊!!

这个时候对徐柔拍照完全是因为看完短信之後的现起劲,之前毫无准备。得意忘形的文泽只想着拍完之後的美事,却忽略了手机的声音。因为之前文泽用开玩笑的口吻和徐柔提过要给她也拍几张放到网上的事情,但徐柔拒绝了,语气也不太高兴,觉得文泽不尊重她,文泽也看出来了,所以此时当文泽按下拍摄键导致一声清脆的拍照「卡嚓」声传出後,他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好。

「啊?你干什麽?」徐柔被插得正爽,忽然听到一声手机照相的声音,她猛地回头,发现文泽正用手机对着她的屁股。

「啊……呵呵……没什麽……小姨你太漂亮了,呵呵,拍一下……」文泽尴尬的笑了笑,该死,怎麽忘了关声音呢,被抓现行了……

「不能拍!赶快删了!删了啊!」徐柔着急的大喊,这可是自己最隐私的部位,而且还夹着一根鸡巴,要是传出去那自己还要不要活了!

「小姨,好小姨,别激动啊,我就拍一张,一张就行……」文泽说着好话,鸡巴又插了进去,疯狂的开始操弄。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虽然是心血来潮,还被抓了,但既然开拍了怎麽也得来上几张,哼哼!小姨你到这个时候还不同意呐,这阵子看片子急坏了吧,我这样狂插一阵,就不信你能忍耐的住,等你爽的七荤八素的时候还不是要乖乖听我的话,哈哈哈哈!

「啊……不要……啊……不行……啊!!你快删了!我不弄了!」徐柔被操的淫叫不止,可被拍了私处照片一事对她来说太严重了,严重到性慾也不能压制,她咬牙强忍着潮涌般的快感,身子往前一探脱离了鸡巴,回身坐了起来。

「文泽,把照片删了,不然我生气了。」徐柔严肃的看着文泽。

「小姨,我……」文泽没料到徐柔为了要删除照片竟然会主动停止做爱,他握着手机,一脸不舍。

之前的徐柔事事都迁就文泽,可唯独拍照这件事她接受不了,觉得太过火了。

「文泽,我知道你很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不过凡事都有底线的,虽然我们现在算是……情人……关系……但不代表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我不喜欢拍那种照片,希望你尊重我。」

文泽立即张嘴想要分辨,徐柔却摇了摇头示意他先别说话。

「我想……你是不是因为上那个色网太多了,所以才会有拍我……的想法,还有……还有……」徐柔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总觉得,自从你得到我的身体之後,对我的感觉变化很大,一点也不把我当成小姨了……当然了……我们有了肉体关系,这样的感觉也是自然,但是……你……你……你不能把我当成你的……玩物……」

「我哪有!我怎麽会把你当成玩物呢!」文泽大惊,她怎麽会有这个想法?

「没有吗……上次……在游乐场那天,你事先没有告诉我就私自买了跳蛋,我也没计较,听你的话用了,结果你骗我说不能停,一个劲的按开关,弄得我……」徐柔哀怨的望了文泽一眼,「也许你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挑逗我很刺激,但你想过吗,那里可是人来人往的公共场合,小杰也在身边,我的身体又那麽敏感,如果在人群中就高潮了,我不敢想像会发生什麽事……然後你还让我去坐那个秋千,结果……我都快吓死了!文泽,我有正式的工作,偶尔也上电视做公证,如果被别人看到……那我就完了!还有小杰,他会怎麽看我这个当妈妈的,我还有脸面对他吗?」

文泽听完徐柔的抱怨後大感意外。和徐柔的关系从开始到现在,可以说没有遇到过什麽太大的阻力,在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之後,文泽再遇到徐柔,她的态度都是半推半就,游乐场的跳蛋事件中徐柔表现的也是迁就顺从,让他觉得徐柔没有什麽脾气,完全爱上他了,加上前不久在他主导下的3P大获成功,让他有些过度自信了,自信到忘记了女人也不是任由男人摆布的,就算亲密到夫妻也不行,何况是他和徐柔了。

文泽又想到两人刚开始发生关系的时候,虽然徐柔每次都和他做爱,但都是在他半强迫的情况下发生的,如果不是他一再的去找徐柔她是不会把这种关系保持下去的。後来干的多了徐柔食髓知味,加上送花攻势,两人的关系才变得很亲密。但就算如此,徐柔的底线还是不肯越过的,这次强行拍照引发的愠怒如果不好好处理,两人的关系就会大受影响,以後的调教基本就没指望了,文泽可不想这样。

「呼……」文泽吐了一口气,整理一下思绪,该从哪里作为突破口呢,嗨,别想那个了,眼下得先把事情解释清楚,一些事情我以为小姨是明白的,看来是我错了。

「小姨,以前我说过,无论发生了什麽,你都是我的小姨!我很尊重你,很爱你,正因为这样,我才什麽事情都要考虑清楚。你刚才说的对,我是喜欢在人多的地方挑逗你,但前提是不被人发现。游乐场那次,你刚放上跳蛋,第一次用,还是在人群中,我就开了最小的档,我知道你的身体敏感,所以才要慢慢来。同时我一直密切注意着你的表情,看到你被不断刺激的要高潮了就立刻关闭;秋千也是为你着想,觉得你憋了那麽久了,不高潮一次会很不舒服,所以我就选了一个大秋千,为什麽呢?因为坐上去的人都会吓得大叫,而高潮的时候也会大叫,别人根本不会听出来是高潮的叫声还是吓得,所以完全不必担心你会被发现!」

徐柔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心里却舒服多了,嗯,这样一说也对,难道是我太敏感了吗?

「其实坐秋千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高潮喷出的水如果弄湿了衣服,也可以解释成吓尿了裤子,虽然也很丢人,但总比被人理解为淫水强多了吧。」文泽看到徐柔的表情略有缓和,心知刚才的话起了作用,赶紧插科打诨转移重点。

「你才尿裤子了呢!」徐柔撅着嘴,伸手掐了文泽一把。

「啊!疼死了!我的意思就是我会考虑的很周到,我绝对不会让我最爱的女人吃亏的!再说,你当时就不觉得舒服吗?」

「最爱的女人」让徐柔心里一阵甜蜜,这家伙,又来甜言蜜语,不过他刚才说游乐场的事情想想倒真是那麽回事,不不不,要清醒,不能被这家伙蒙混过去,拍照的事情还没找他算账呢。

「哼!你说的好听,我承认,当时我虽然害怕,但也是……有快感的,好吧,就算游乐场的事情你都考虑到了,我是安全的,但拍照的事情又怎麽说,拍完发到网上之後可不是你能控制的了的。」

「那当然不能控制了,不过有个前提是不拍脸,只拍身体的话谁能知道是你呢?你看网站里那麽多人都拍了,大家一起看看分享点评,网友看着羡慕,拍的人心里高兴,何乐而不为呢?女人都是爱美的,都想比别的女人美,外貌衣着可以比,但是私密的地方怎麽比呢?这个网站正好就解决了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秀女人私密美的平台,让广大美女可以毫无顾忌的拍摄自己最隐私最美丽的部位让大家欣赏,获得赞扬。小姨你也是美女,所以我也想给你拍几张让大家都欣赏一下,羡慕一下你的好身材,让更多的人发现你的美。刚才是看你的姿势太好看了,所以情不自禁就……真的,你别这样怀疑的看我啊,我真是刚想起来的,要是早就打算拍你了我怎麽也得准备一下,起码得把拍照的声音给去掉啊……」

「算了……我知道你对我好,不过我……我还是……不喜欢别人看我那里……」徐柔消了气,但依然坚持拒绝,她无法接受自己的私密照片被上网,「我都让你弄了,你就别这麽多要求了好吗,我不想让别的男人看,就只想让你看……大不了,以後只要是我们俩单独的时候,你想怎麽样我都答应你。」

「怎麽样都答应?太好了,那来一次肛交吧,让我插插你的後面!我早就想插了!」文泽装着激动的样子就要起身。唉,这关总算是过去了,看来以後调教的时候难度会加大了,不过不能灰心,机会会有的。

「不行不行不行!那个也不行!会疼死人的!」徐柔吓得赶忙往後躲,怕文泽强来还拉过薄被护住了身体。

「哈哈哈哈,你看你紧张的,我开玩笑的。」文泽被徐柔的反应弄笑了,本来他就是开玩笑吓吓徐柔,肛交……恩,小姨要是能同意的话多好啊,真想操进她紧窄的小屁眼里肆虐一番,不过这个可不能强求,以後再说吧……

「你!坏蛋!」徐柔白了他一眼,「那个……你删了照片啊。」

「什麽照片?」

「别装傻,就是刚才的照片啊,快点!」

「唉,好吧,以为说了半天话你忘了呢,可惜了。」文泽删除了照片,他不想惹徐柔不高兴,要是因为拍照的事情闹得两人吵架就不值得了。

「好了好了,你看你没劲的样子,别拉着个脸了。」徐柔看文泽不太高兴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没办法,自己实在是没法接受拍照,她讨好的凑过去,搂着文泽的胳膊,「给你说个好事儿,下星期我要去浙江学习,跟我一起去吧。」

「浙江?学习?是去旅游吧,去几天啊?几个人?」

「得去四五天吧,单位本来要求两个人去的,结果那个人有事,名额就给我了,我……我想喊你一起去……你好请假吗?」徐柔有些忐忑,怕文泽万一有事情就糟了。

「四五天?这麽说我可以和小姨四五天单独在一起了?」文泽来了精神,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哇靠!度蜜月啊!

「不是单独,全省的人都去的,是省局组织的培训学习。」

「那本地的不就我俩吗,好啊好啊,一定去一定去,我下午就请假!」

「哼!看你乐的!刚才我不让你拍还摆脸色给我看!」徐柔看文泽高兴了,想起他刚才的态度不禁耍起了性子。

「嘿嘿,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对,小姨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文泽嬉皮笑脸的开始求饶。

「算了,你看我多好,不计较你的过失还请你去旅游,你说该怎麽谢我啊?」徐柔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摆出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只是此时的她依然赤裸着,浑圆的双乳被交叉的双手抬得更加突出。

文泽紧盯着雪白乳峰上的那两点凸起,鸡巴又慢慢抬了头,徐柔也发现了文泽的生理变化,打了龟头一下,「你又想使坏……」

「哎呀,疼死了!不行了,我得赶快试试,看看还能用吗。」文泽装出一副疼的要命的表情,重新推倒了徐柔。徐柔笑着躲避扭动不让他弄,两人嘻嘻哈哈的打闹了一会儿,只听见一声娇呼,啪啪啪啪的声音再度响起……

时间过了好久,徐柔收拾好自己从浴室里走出来,拿起手包,「……我走了,晚上别忘了跟你妈说啊。」

「唔……知道了小姨……唔嗯……开车小心点啊……」文泽大口的吃着饭,不吃不行,性交之後肚子太饿了。

「唉,你看你,慢点吃啊,也不怕噎着。」徐柔摇了摇头,倒了杯水给文泽,「别忘了啊,星期一下午你直接去火车站等着,我星期天晚上要带小杰回家住,星期一早上还得送他上学,下午单位还有点事要交代一下,就不来接你了。」

「知道了……快走吧……唔嗯……都迟到了……」文泽嘴巴不停,拍拍徐柔的屁股示意她该走了。

「我也拍拍你的屁股,嘻嘻,我走啦!」徐柔拍了拍文泽的腮帮子,转身出了门。

文泽喝了口水,咽下那口噎人的饭菜,心里期待无比:下星期快点到来吧,我和小姨的「蜜月」之旅!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