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惠惠》pobird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惠惠 惠惠

    我叫惠惠,2004年的时候,我还是惠州师院的大三学生。  很多人说我是中文系的系花,也有很多男生追我,但是我一直没有男友,大三之前,是因为我比较上进,精力都在学习上。大三开始,是因为我只喜欢素素一个人。  素素是我同班又同寝的同学,从大一的时候,我们就是死党了。大二的时候,我们经常聊天聊到很晚,素素就到我的床上和我挤着睡。我身材比她小巧的多,她就总是从後面抱着我,经常聊着聊着就睡着了,醒来时候,她把我抱的紧紧的。

    pobird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惠惠》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惠惠》,是作者pobird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惠惠,2004年的时候,我还是惠州师院的大三学生。  很多人说我是中文系的系花,也有很多男生追我,但是我一直没有男友,大三之前,是因为我比较上进,精力都在学习上。大三开始,是因为我只喜欢素素一个人。  素素是我同班又同寝的同学,从大一的时候,我们就是死党了。大二的时候,我们经常聊天聊到很晚,素素就到我的床上和我挤着睡。我身材比她小巧的多,她就总是从後面抱着我,经常聊着聊着就睡着了,醒来时候,她把我抱的紧紧的。

《惠惠》 (二十五) 免费试读

婚後,一切都很美好,双方父母也都非常满意,几乎所有的生活都很合拍,原本我们两个就都特别安静,所以完全没有那种热情平静下来之後面对家庭琐事的不适,当然,和睦的主要原因还是大刚的好脾气和任劳任怨。

唯一不开心的是,大刚不跟我下围棋了,因为他居然喜欢看漫画杂志,其中还有我不定时在上面更新四格的那本。我当时的漫画给了小碗,她并没有据为己有,反而推荐给了某个杂志社出版,还鼓动我和那个杂志社签了合同,成了签约作者,还是不定时供稿那种。不过可惜的是,小碗她们的工作室终於没能坚持下去,一年後解散了,小碗又回到了大公司当职员,当然,我们也真的成了好朋友。

我永远记得婚後某一天大刚的表情,那天他帮我从宿舍搬书到家里,然後发现我也攒了几个月的那本杂志,就让我不要买了,他下班路上会买。我告诉他不要买,杂志社每期都会免费寄给我,大刚好奇的问为什麽,我淡淡的说是签约作者的福利,然後随便找出有我作品的一期,指给他看。

然後我就在大刚如烈火爆炎的眼神中,被扑倒了,那次的性爱是记忆中时间最长,最激烈的一次,变态的男人啊,都一样一样的。

第二天开始,大刚就坚决不跟我下围棋了,说下了快半年了还要让我13子,我那个没潜质,要把最有限的精力用在我最有天赋的地方,绝不能再用这些事耽误我的宝贵时间了。

然後,他就整天追着我让我画後续,还给我买了个2000多的wacom手写板和压感笔,说能显着提升我绘图效率,不用每次铅笔画完再扫进电脑PS上色了。气得我七窍生烟,杂志社编辑都没有这麽催过,本来纯粹是爱好休闲的东西,被他搞的比上班还紧张。後来,我禁欲一星期惩罚他,大刚终於老实了,乖乖的不再催我,生活才回归正轨。

婚後,我竟然发现了大刚的最大的一个优点,他有担当,有责任感,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点吧,让我深深觉得我没有嫁错人。大刚的父母都是老师,在广州工作,人都很好,但是总希望大刚能够按他们的想法生活,希望大刚考博士然後调到广州的好大学。大刚那时候已经非常明白我的想法,很强硬的告诉他们,他希望过现在的生活,他不喜欢大城市,他希望和我一直留在惠州。

後来还有一件事,让我对大刚的感激无可名状。大刚是独苗,公公婆婆一直想要个孙子,但是大刚一直很强硬的告诉他们,他就想要个女儿,他非常不想要男孩,然後整天劈里啪啦的讲男孩的坏处,女孩怎麽怎麽好。

婚後不到半年,我们不小心就有了,虽然都还没准备好,但是也无所谓了,我们这种天天呆在家里,也没上进心的,完全不存在什麽还没玩够,或者要先顾事业之类的想法,有了直接就要了。

有一天,我摸着肚子,好奇的问大刚:「你这麽讨厌男孩呀?给你爸妈打电话没事就念叨要女儿。」

大刚笑着说:「其实是为了给你减压,儿子女儿我都行。不过,我爸妈宠我,我天天说就喜欢女儿,他们也不好说想要儿子了,那样你生了女儿,他们反而会为我高兴,不会对你有意见。」

我笑着问:「你跟他们斗智斗勇多长时间了。」

大刚苦着脸:「好多年了,从我上大学就开始了,我爸还好,我妈的控制欲太强了,我不多花点心思顶住的话,我们的生活不知会被她搅合成什麽样。」

然後,我和大刚形成了一个决议,在他父母那边,好事全是我做的,坏人都他去当,我父母这边,好事他做,坏人我当。後来经实践证明,这绝对是两代人融洽相处的不二法门,尤其是在面对小孩的生活和教育问题上,绝对如此。

大刚问我,想要男孩女孩,我想了一会:「女孩吧,守在我们身边的可能性会大一些,男孩总是会想打破樊笼,飞出去的。而且,男孩总会想着做事业,太辛苦了。」

大刚点头:「不管了,你生什麽我就喜欢什麽。」後来证明,这是假话,他就是想要女儿。

时间飞快,很快我就到了临产期了,大刚帮我细心的准备了待产包,

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已经破水了,医生说我胎位很正,建议顺产,我忍着阵痛,看着在旁边惊惶失措的大刚,想要逗一逗他:「大刚,我的愿望可能要破灭了,宝宝实在太皮了,踢得这麽重的肯定是儿子,爷爷奶奶该高兴了。」

大刚却少见的认真,拉住我的手:

「老婆,我不要儿子,我要女儿,只要一个,像你的。」

我心里很是感动,嘴上却不领情:「大刚,这句话你从哪抄来的。」

大刚不好意思:「从网上看的,当时觉得不错,就记住了。」

我问:「知道是谁说的麽?」

大刚:「啊,这个还有出处啊?」

我叹了口气:「这个是钱钟书先生跟杨绦先生说的,後来他们生了个女儿叫钱媛,也是个女才子。」

大刚惊喜:「还有这个典故啊,那我们也会是女儿了,也会像你一样有才气。」

我摇了摇头:「我只想要她健健康康的就好,你不知道,钱媛走在了钱钟书和杨绦前面,我不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大刚愣了,看的出懊悔的想抽自己的脸。

我笑了,大刚在旁边,宫缩的阵痛都没那麽明显了,我拉着他的手:「大刚,我学文的都不信这些,你一个理工男,在意这个干嘛。」

大刚把我的手握的很紧:「恩,不管男孩女孩,只要健健康康的就好。」

好紧张的准父亲啊,平时什麽时候都那麽稳重的大刚,这时候这样的惊惶失措,我笑着让他从准备的待产包里拿出笔和纸,开始看着表记录我的宫缩频率。

也许是我的镇静,让大刚完全平静了下来,就在旁边傻傻的陪着我,七八个小时过去了,我记录的宫缩频率已经到了1分半一次,每次持续半分钟了,我让大刚去叫护士,护士过来一看说宫颈口将近全开了,赶紧送产房,大刚立刻满脸煞白。

护士一边推车,一边很佩服的说从来没有见过我这麽安静的产妇,疼成这样,绝大多数人早都哭出来了。我勉强的笑了笑,心说我要是哭喊出来,大刚不定会害怕成什麽样子。

推进产房之後,我终於不用强装镇定了,从没体验过的剧烈疼痛,让我大喊出声来。阵痛来的那麽猛烈,生产却意想不到的顺利,两个小时後,我的宝宝就出来了,是个女孩,我看着满脸皱巴巴的小人,觉得好丑,可是我好喜欢。

我抱着洗乾净裹好的宝宝被推回大刚面前时,大刚幸福的都傻了,等抱够了宝宝,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公公婆婆,说他终於有了一个女儿,不会再要小孩了。

我问大刚,给宝宝想了名字没有,大刚说想好了,男孩叫壮壮,女儿叫妞妞。我失笑:「好土的名字。」

大刚坚持:「但是一听就是很健康的样子。」我知道他被钱媛的故事刺激到了,笑着点头说好。

小孩出生後,两边老人轮番过来帮忙照顾,老人们对妞妞的宠溺,完全是我们之前根本想不到的。而且,大刚预测的没错,两代人的育儿观念差距太大了。

我妈做了个小米枕头,说睡硬枕头能把头睡平,我强硬的顶了回去,说我就喜欢圆头的小孩。婆婆说要给妞妞刮舌苔,要不容易上火,大刚说是无稽之谈,也给顶了回去。

我和大刚之前的决策,真是太英明了,各自在自己的母亲面前做恶人,还真的是避免矛盾的最好方法。

尤其妞妞快一岁时候,出幼儿急疹,烧到39度,我坚持不送医院,把她扒光了泡到温水盆里物理降温,婆婆吓的脸都白了,大刚把她推回自己的卧室,让她不要看,告诉她这是现代被证明最科学的方法,是他决定这麽做的。

搞定了婆婆,大刚回来悄悄问我:「真的不需要送医院麽?」我也有些心虚:「反正网上都这麽说的,要不先观察一天,不行了就送医院?」然後,妞妞第二天没有加重,第三天出了一身疹子,烧退了。

婆婆说她快吓死了,我和大刚也悄悄的长出了口气。

我刚生完妞妞的时候,闻闻并没有来看我,因为我生产的同时,她又去香港备产第二胎了,等她带着满月的二儿子淘淘从香港回来时,妞妞都已经百天了。

抱着妞妞打车去看闻闻,闻闻正闲的无聊呢,康康暂时放到大妈那边带了,小妈闻闻只照顾小的,满月的小宝宝闹的很厉害,一个多小时就要吃一次,我看着淘淘大口大口吞咽的样子很羡慕,对闻闻说:「胸大就是好,不光手感好,奶水也足,还容易吸。」

闻闻奇怪的问:「你的不够吃麽?」

我有些苦闷:「我查的资料,奶水多少和乳房大小没有关系,但是我的就是不够吃,每天都要加奶粉,而且特别难吸出来,妞妞每次都累的哭。」

闻闻很奇怪,她一直以为所有妈妈都一样呢,把吃饱睡着了的淘淘放到小床上,闻闻伸手把妞妞抱了过去,问我:「要不要我喂喂妞妞试试,你不怕她喝我的奶会变笨吧?」

我哈哈大笑:「我天天吃猪肉,也没变笨啊。」

闻闻伸手打了我一下,然後真的又解开怀让妞妞去喝她另一侧的乳房,妞妞这个小坏蛋,还真不见外,闭着眼睛直接叼起来就吸,喝的还那麽惬意,难道一点都没发现味道不对麽?

妞妞吃的那麽香,我有些看不下去了,把她抱回自己的怀里继续吃,小混蛋居然吸了两口就吐出来,然後哭喊着拳打脚踢。

闻闻很开心的又接了回去,笑着跟我说:「正好我有些胀奶,让妞妞多喝点。」

我看着喝了两口立刻破涕为笑,睁开眼睛咕咚咕咚好开心的妞妞,真的好无语。临走的时候,闻闻叮嘱我一定常来,她的奶水淘淘喝不完,正好喂妞妞,省的她怕胀奶,每天晚上都要挤出来倒掉 .

反正离得很近,只隔两条街,後来我晚上一有时间就抱着妞妞去找闻闻蹭吃的,也许是经常喂妞妞,闻闻母性大发,认了乾女儿不说,还非要让我把妞妞许配给他家的康康。

我问大刚怎麽办,大刚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件事等妞妞长大了自己决定,你们想撮合的话,让他们多接触就是了,闻闻加石处的基因应该不会差。」

然後直到现在,闻闻经常带康康过来找妞妞玩,也许跟喝过闻闻的奶有关系,妞妞和闻闻特别的亲。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2014年秋天,大刚、闻闻、石处都还是老样子,我的变化却有些大。

我突然就变成了邢路一样的工作狂,因为有了妞妞,我突然就意识到了钱的重要性。妞妞的奶粉、尿片、辅食,我都忍不住给她买好的,买全进口的,然後还总想着,我多挣些钱,她将来就从容些,妞妞也很争气,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因为生病进过医院,身体健康的真如我们所愿。

在实校官办的课外班里,我的口碑已经非常好了,普通一节课的课时费早已经涨到了100元,寒暑假的高考冲刺班课时费涨到了150元,平时我周一三五的晚上和周六全天周日半天都在讲课挣钱,我的整体月收入已经过万了。

那天我算了下,2014年算上暑假收入,平均下来每月是1万4千元,把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当然,代价也很大,漫画已经彻底放弃了,烘培就更别想了,写作也只在有特别的冲动和激情的时候才会动笔。

我终於体会到了邢路当年的心境,原来那个时候,我真的太年轻了。原来,人真的会不由自主的去压榨自己,他是为了理想吧,我呢,是为了妞妞……唉,孩子真的会彻头彻尾的改变一个女人。

大刚主动把所有家务都接管了过去,给我减轻了很大负担。不过即使这样,今年也太辛苦了,一周七天,每天都在工作,多数时间从早到晚的加班讲课,我有时候回来累的都快站不住了,只是每次回到家,妞妞冲过来抱着我叫妈妈,然後看到妞妞一脸无邪的笑,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

不断的熬夜备课过程中,我喜欢上了喝咖啡,而且只喝苦苦的纯咖啡,大刚买了个伊莱克斯的咖啡机,熬夜的时候就磨豆子给我煮一杯。原来生活真的就像一杯美式咖啡,很苦很涩,但是其中的香醇让我享受流连,妞妞的笑脸和大刚的怀抱就是咖啡里的那一抹醇香吧。

大刚很心疼我,总劝我别那麽拼,我却一直咬牙坚持下来了,不过以後应该不需要这麽紧张了。因为这个暑假,我们终於攒够了钱,赶在妞妞上小学之前,在最好的小学附近按揭买了一套大房子,把户口迁了过去。公公婆婆又赞助了一些,新房已经开始装修了。

180平的楼中楼,大刚完全没请装修公司,自任装修设计加监理,把装修分成了墙漆、吊顶、铺砖、木地板、水电网路改造、防水等等等等乱七八糟不知多少项,每项都找的专门的人或者公司来做,能参与进去的,他都要参与。每次他端起冲击钻的时候,我似乎就看到了他眼中的兴奋,好奇怪的理工男啊。

至於邢路,还是朋友,但是联系确实少了。然後,我在这一天,看到了他的一条微信朋友圈的更新:

「桑若影、邢路经历8年感情坎坷,於昨日正式结为伉俪,初定於9月xx日略备薄席,招待各位亲友。仪式从简,恕不一一致柬约请,参加者请私信留言。各位衣着随意,勿带红包。桑若影、邢路敬上。」

8年?邢路和这个女孩是06年认识的?也就是说我们分手後一年左右他就有了新欢了!怪不得08年我问他要不要去北京照顾他,他一开始说不让我去呢,原来那时候心里有别人了!虽然我比较庆幸当年头脑发热的举动最後没成行,但仍然觉得不舒服。而且,照片上这个女孩,从哪方面看都不如我漂亮,那时候居然因为她而拒绝我,这个太伤自尊了!

我很愤怒的发微信过去:「邢路,你脚踩两只船!」

邢路应该是立刻明白了我指的什麽,消息很快回来了:「绝对没有,我和她2010年才在一起。说8年感情是因为我们06年认识的,她表白但是我拒绝了,然後我就去北京了,2010年她也去了北京,我们才在一起的。」

哦,这样啊,我敲了一句回去:「拒绝表白这件事上,你还真的是经验丰富。」

然後想起2008年我想去北京找他,他刚开始拒绝的事情,有点心塞,继续问:「如果我和她都在2010年去找你,你会选谁?」

邢路明显踌躇了很久,然後回答:「我会选你。」

「为什麽」

「第一,我对你有过承诺,我答应过你,你到北京,我娶你。」邢路又开始他最擅长的逻辑分析了,他仍然记得那个承诺,我很开心。

「第二,她比我小11岁,年龄差距太大,她其实应该找比我更合适她的人。」

「啊,差这麽多?那以後你满足不了她怎麽办,你身体可并不好。」

邢路发了个流泪的表情:「现在有时候已经吃不消了……」

我伏在桌上哈哈笑了好一会,才开始安慰邢路:「放心吧,等有了小孩,她就没那个心思了。」然後想起来,我和大刚已经好久没亲热了,妞妞死活不睡小床,还非要睡我和大刚中间,还要头枕着我,脚搭着他睡,我和大刚稍微有点异动她都要醒了哭闹。

邢路接着说:「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你10年来北京,一定是辞了工作来的,我怎麽敢不要你。没有我拖後腿,她在北京会发展的更好,但是没有我照顾,我怕你在北京会饿死。」

晕,这话也太毒了吧,我现在挣得已经快到初见时你的一半了,很不少了!

不过,说的很有道理……我的高收入,最大的原因是在这个特殊地方的特殊行业发挥了我唯一的优势,真把我扔到北京去,我说不定真会饿死。

我继续问:「如果只考虑感情,你会选谁?」

这次邢路一点都没犹豫:「我会选她。」

我追问:「为什麽呢?」我还是有些想不通,那个女孩只是显得挺有灵气,但称不上漂亮,长的比我确实差很多。我又看了下照片,她胸也不大,那为什麽邢路要选她呢。

邢路说:「她曾经在我面前很自卑,她高中毕业到深圳遇到的我,我走後,她为了到北京找我,为了平等相爱,她过了自虐般的四年。她三年内完成了高起本的大专和本科,同时工作上还成了财务决算方面专家,第四年她考下了金融行业一个含金量非常高的认证,然後跳到北京来,我没法负她。」

额,好吧,这个我认输,这个我打死也做不到的,原来以为邢路已经离我很遥远了,现在感觉这个女孩离我更远,我非常庆幸08年没有一时脑热去了北京,旁边都是这种怪胎,天天面对这类人的竞争,我不饿死也要被他们累死啊。

邢路继续说:「我选她,也因为她和我是一路人,但你不是。她到现在还是每年一两个认证的在考,每天不停歇的前行。」嗯,好吧,我就喜欢带妞妞和大刚在社区散步,我和大刚才是一路人。

「听着好像比你厉害啊?」我有点搞不懂邢路,他的第一个女友就比他厉害很多,现在又找个这麽强的,他有受虐倾向麽?

「是比我厉害,清华MBA都舍得辍学,现在比我收入高。我在家里很没地位……」

我哈哈大笑,很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本来还想要不要去成都参加婚礼,看看那个女孩究竟什麽样子,现在不用了,她应该和我完全没有共同语言吧。

我发了个笑脸过去:「挺好的,果真比我适合你,祝你们平安幸福,白头到老,早生贵子。」

「惠惠,她已经有了,我们两个都想要女孩……」

「哦,恭喜恭喜,早生贵女。话说,你的样子当奶爸,还真的蛮和谐的。」

「我是张岳父脸,对吧,不只一人这麽说了。」

「婚礼我不去了,省的到时候添乱。还有,你们选个周一结婚,本来就不想别人去的吧?」

「嗯,我们俩都不想办,双方老人不干,只好这麽敷衍一下。」

我又大笑,这两个人还真是一对,连婚礼都嫌麻烦的奇葩,凑一块也真不容易。

我继续问:「婚纱照拍完了吧,发几张新娘子的过来看看呗。」

邢路:「我们嫌麻烦没拍,以後有机会可能在卡拉库里湖边有花海的季节去补拍。」

好吧,被这两个奇葩折服了,居然没有拍婚纱照就要结婚……

我说到:「我去给妞妞做饭了,回头聊。」

「好,回见。」

「等等,邢路,你说她高中毕业遇到你,那时候她才十八九岁吧,你都下得了手,你还真是禽兽!」

「我没有!我们是10年才在一起的,她那时23了。」

「好吧,88。」我逃也似的关掉了微信,因为我想起我主动和邢路上床时,才刚刚满21岁,这个话题可不能再引申了。

晚上,邢路又发来消息,说他想把他和桑若影的故事写成小说,倒时候请我润色。

我说好,色的地方就交给我来写,保证看的人血脉偾张。邢路哈哈大笑着说好。

然後我说,那回头我也把我和你的故事写出来,你帮我发,邢路说好。

我拿起手机,给姐夫,就是为哥,打了个电话,我猜想他肯定会去参加婚礼,想买个礼物请他带给邢路。结果没想到,姐姐和姐夫都已经去了成都,只好算了。

姐夫在电话里有点担心,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我告诉姐夫,听邢路说那个女孩性格很要强,工作态度和生活方式都和他合拍,这种确实很难得。

姐夫很不屑:「你就听他扯吧,哪有那麽多原因,就是因为影儿和他大学的女朋友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要不他哪会那麽上心。」

「哦,这样啊。」我更加释然了,还有盘颖那层因素啊,那我怎麽都不可能比的过了。

姐夫还有些很不满意的样子:「不过,若影确实很不错,几乎是我最好的员工,我辛辛苦苦培养了四年,结果翅膀刚一硬,就被邢路勾到北京去了,这次得好好跟他算这个帐。」

我噗嗤笑出声来,原来她在广州四年,也是在姐夫的公司啊,姐夫还真的是专养邢路女朋友。我笑着问:「是不是一开始也是打杂,然後月薪五千,五险一金啊?」

姐夫哈哈大笑,然後姐姐把电话接了过去,姐姐心细,明显是担心我不开心:「惠惠,你别多心,那时候,我们还是认为你和邢路会比较合适,邢路也只对你有感情。当时若影太小了,那时候才十八九岁,我们谁都没太当真,觉得是小孩的玩闹,只是因为她长得像盘颖,我们把她留下来当小妹妹照顾的。不过没想到,那孩子那麽执拗,四年後还是跑过去找邢路了,而且还真成了。」

我笑着说:「那还真是好事情,邢路就需要被这种强硬的女孩管着。」

我挂了电话,微微笑了,很好啊,邢路,我终於不用为当年不去北京陪你共患难而内疚了,你遇到了真正适合你的女孩,祝福你。

周日下午没课,闻闻又约我去逛街,大刚有事加班,我把他和妞妞扔在家里自己逍遥去了,不过也没法逍遥,闻闻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之後,她的兴趣点全变成了在母婴店扫货,完全是个邋遢家庭主妇,根本看不出10年前那个艳光四射的小妖精。

不过这次,我拉着她去逛了半天金店,最後选定了一对净透的心形水晶,想一会给邢路寄过去。

吃饭时,听着闻闻唧唧咕咕的以过来人的身份传授我带孩子的经验,我不禁好笑,不学无术又不思进取的闻闻,在小孩身上真的是完全变了个样子,家里的育儿书怕是能开图书馆了吧,这种女人不去做幼师真的是浪费啊。

我没有理她,打开首饰盒,在送的那个小卡片上写祝词:「永如初心,不惹尘埃。」然後拿出张便签,开始画一对小人很亲热甜蜜的样子。

闻闻笑着问我:「都老夫老妻了,还玩这个啊?」

我微笑着对她说:「邢路要结婚了,下周一,在成都。」然後在一个小人上写了邢路,另一个小人上写了桑若影,最後在下面写了一句:如影随形。

闻闻突然被嘴里的东西噎住了的样子,瞪圆了眼睛看着我,担心的说:「惠惠?」

我瞪了她一眼:「干嘛呀?」

闻闻拉住我的手:「惠惠,你可千万不能自寻短见,妞妞那麽乖,可不能从小没娘啊。」

我啪的把她手打掉:「想什麽呢,我只不过想到他今年都38岁了,现在才结婚,有点心疼。」然後心里一惊,原来我认识他已经十年了。

闻闻还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我无奈的跟她说:「放心吧,我早就放下了。你看,大刚每天准时上下班,每天晚上一起吃饭,我不去课外班讲课的时候,我们吃完饭就一起带着妞妞在社区散步,妞妞睡着以後,我们各自看书。我很喜欢这种平淡安静的生活,你觉得这些邢路能给我麽?邢路和我不是一路人,我读万卷书,他行万里路,在他旁边会经历风雨,也会看到更多的风景,但是我不喜欢啊,我只是喜欢每天在同一个地方,安静的读不同的书而已。黄威说,他未婚妻也是个空中飞人,还是个狂热的驴友,倒是和他蛮般配的,希望他们幸福吧。」

闻闻有点不敢相信:「你当年那麽喜欢他啊,说放下就放下了?」

我摇摇头:「邢路确实很好很值得爱,但确实不适合我。如果我是现在遇到他,我不会爱上他的。当年,我太小了,邢路带给我一个完全新鲜的世界,带给我眼界和物质上的满足,让我迷恋,也让我忽视了我和他不合适的那一面。现在,有些事情经历过了,就知道没什麽意思了。经济上,我和大刚的收入,算上我教补习班的钱,加起来也两万了,而且会持续增长,毕竟我现在已经是高考冲刺班的金牌教师了。我们现在也是想吃什麽就吃什麽,想去哪玩就去哪玩,不像大学时,邢路给我买个2000块钱的手机,我会开心的晚上睡不着觉。理智分析下,邢路确实不像以前那麽有诱惑力了。」

闻闻很不屑:「切,还想去哪玩就去哪玩,除了带妞妞去游乐场还去哪了?你们两个宅神,这几年你们离开过惠州麽?」

我心虚的不说话,闻闻对我这点很不满,石处给她买了辆SUV,她总想拉我和大刚一起出去玩,不过拉我们是假,想让康康和妞妞一起玩是真的,她始终做着当妞妞婆婆的梦。但是我和大刚一次都没去过,我们俩都认为坐两个小时汽车太累了,也太浪费时间了,还不如在家给妞妞读书。

闻闻继续说我:「惠惠,按你算的,你收入是大刚两倍多了吧,你可不要嫌弃大刚,大刚真的很适合你的。」

我说:「放心吧,缺钱的时候,都没嫌弃他,现在不缺钱了,肯定更珍惜他。」

话虽然这麽说,但我确实有些心虚。我比大刚挣得少的时候,可以撒娇耍赖,让他做牛做马的,现在我挣得多了,反而不敢了。他本来就觉得自己不如邢路,现在又觉得连我都不如,如何照顾他的自尊心,还真的是个头疼的问题。

还有个更重要的麻烦,是从我们结婚时就埋下的隐患。我和大刚结婚时,收入比他低一截,大刚主动上交工资卡,我却没有拿,只是约定大刚负责还房贷加煤气水电等一切基本生活开支,我的收入用来搞些小浪漫什麽的,提升生活品质。本来想的是让大刚有家里顶梁柱的自豪感,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我在课外班的名气起来之後,收入会增长这麽快,大刚这些年的收入却变化不大。

前一段时间我们按揭买的那套新房,180平的楼中楼,首付花的基本上都是我卡上的钱,大刚的公积金按揭了80平的那套房子,所以新房的贷款也用的我的,大刚在这件事上受的打击很大。

我现在有心收缴大刚的工资卡,让他体会不出收入的差异,又怕这麽做他更会瞎想,这个社会的大男子思想,真的是烦透了。

闻闻没有发现我的心不在焉,她明显还是有些不放心:「惠惠,你知道你现在多引人注目麽,我跟你在一起都像你的保姆了,你比之前还好看,肯定会有人追你的,你可不要再变心了。」

闻闻这两年身材变化有点大,我却一直都没有吃胖,随着衣着修饰的品味提升,确实比以前有气质了。姐姐和姐夫有次来惠州,我跟大刚请他们吃饭,我和姐姐看起来差异不大了,大刚却明显在姐夫面前感到了压力,回来怪怪的说:「你和邢路在一起的时候,看着也像他们那麽般配吧。」我听了,气的快要吐血。

要不要再生一个呢?国家已经放开单独二胎了,再生一个大刚就可以完全放心了吧,正好可以把妞妞放到外婆的屋子里睡觉,我和大刚已经好久好久都没亲热了。不过,估计很难,大刚宠妞妞宠的完全没原则,只要妞妞一哭,大刚肯定就无条件投降了。

我无奈的对闻闻说:「如果我变心,我就把妞妞许配给康康,这样你放心了吧。」

闻闻终於放下心来的样子,然後又不甘心的补充:「你如果真的想不开了,记得事前把妞妞过继给我,我保证一定像亲女儿一样对她。」

我无奈的说:「知道,然後养成了就给康康做媳妇。放心吧,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闻闻竟然有些失望的样子,但是眼睛一转,似乎又有了新的主意:「诶,我们要不要去成都折腾邢路一下?我去买束头发,他婚礼的时候,你走到他面前,把头发放在他手里然後小哭两声,什麽话都不说转身就走,他会不会很内疚。」

我噗嗤笑出声来,说:「我不会去的,而且去了也没用,他有我的微信,我是晒娃狂魔,他肯定看到我现在是短头发的。你和黄威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损友,出的主意一个比一个坏。」

闻闻好奇地问:「黄威也出坏主意了?」

我笑着说:「他让我带妞妞过去,让妞妞抱着邢路的腿喊爸爸。」

闻闻忍不住的哈哈大笑,笑的前俯後合,乐不可支。

餐厅恰好正在放凤凰传奇的一首不知名的歌曲,我听到那句歌词:「缘分如指间的沙,握不住便放下。」心道:还真是挺应景的。

我莞尔一笑,淡淡自语:

「邢路,你可不要忘了,在西湖边曾有个女孩为你流过眼泪。」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