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孟青龙狂野流星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孟青龙 孟青龙

    东海孟章岛岛主叫孟车河,与西京白虎营统领燕监兵、云南陵光阁阁主柳陵光、北漠执明门门主玄执明并称为江湖四大顶尖高手。  孟车河,江湖人称“血影屠魔”,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只是长年在东海孟章岛上不在江湖行走,所以很少人见过他。  燕监兵,江湖人称“杀伐战神”,因为他武功高强,而且每战必胜,所以称他为“战神”。  柳陵光,江湖人称“天外飞仙”,因为他的轻功天下第一,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玄执明,江湖人称“大漠疯侠”,因为他练武练得有些疯疯颠颠的,与孟车河交情颇深,因而两人的性格也很想象。

    狂野流星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孟青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孟青龙》,是作者狂野流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东海孟章岛岛主叫孟车河,与西京白虎营统领燕监兵、云南陵光阁阁主柳陵光、北漠执明门门主玄执明并称为江湖四大顶尖高手。  孟车河,江湖人称“血影屠魔”,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只是长年在东海孟章岛上不在江湖行走,所以很少人见过他。  燕监兵,江湖人称“杀伐战神”,因为他武功高强,而且每战必胜,所以称他为“战神”。  柳陵光,江湖人称“天外飞仙”,因为他的轻功天下第一,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玄执明,江湖人称“大漠疯侠”,因为他练武练得有些疯疯颠颠的,与孟车河交情颇深,因而两人的性格也很想象。

《孟青龙》 第一章 青龙出海 免费试读

东海,孟章岛。

一个年轻人站在海边,看着东升的太阳,海面上蓝蓝的水映着红红的火,海风中夹带着丝丝柔柔的海味,让人甚是陶醉。

就在他陶醉于海风中时,身后传来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龙儿,龙儿。”

年轻人回过头就看到了一个美艳动人的中年妇人,他面带笑容的叫道:“娘,你来了。”

中年美妇来到年轻人身边,温柔的说道:“龙儿,你又想出岛了?”

年轻人带着一丝激动的神情说:“娘,为什么爹不让孩儿出岛呢?”

中年美妇叹了一声道:“你的武功还没有大成,你爹是怕你出岛后会吃亏,而你又没有什么江湖经验,所以你爹才不让你出岛的。”“可是,男儿志在四方,如果不让孩儿出去闯荡一番,又如何能够长大呢?”“你有这个雄心,娘很是高兴,所以你才要把你爹的武功全部学会,而且要学熟学精才行呀,你今年才十九岁,等再过两年吧。”

年轻人不再说话了,他又转身看着海,而他的心却飞到了海的另一边,心中彷佛在说:“两年,两年,还要过两年。”

中年美妇似乎看出了他的心声,说:“等过两年后,你爹一定会让你出岛的,现在跟娘回去吧,该吃饭了。”

年轻人又看了一会儿蓝蓝的大海后,转身跟着中年美妇走了。

两人走入岛的中央,一座宏伟的庄园呈现在面前,门前四个劲装大汉垂手而立,他们一见两人便稍微弯腰说道:“夫人、少爷”。

两人嗯了一声,径直进入了庄园,而庄园的顶头才显示着四个字“东海孟章”。

东海孟章岛岛主叫孟车河,与西京白虎营统领燕监兵、云南陵光阁阁主柳陵光、北漠执明门门主玄执明并称为江湖四大顶尖高手。

孟车河,江湖人称“血影屠魔”,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只是长年在东海孟章岛上不在江湖行走,所以很少人见过他。

燕监兵,江湖人称“杀伐战神”,因为他武功高强,而且每战必胜,所以称他为“战神”。

柳陵光,江湖人称“天外飞仙”,因为他的轻功天下第一,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玄执明,江湖人称“大漠疯侠”,因为他练武练得有些疯疯颠颠的,与孟车河交情颇深,因而两人的性格也很想象。

要说这四人还是亲戚,因为孟车河年轻时英俊潇洒,在闯荡江湖时遇到陵光阁老阁主柳南云的女儿柳慧芸,两人由误会到共患难,再共同坠入爱河,孟车河娶了柳慧芸后便在东海孟章岛上没有出来,这一下就过了十九年,他们的儿子孟青龙也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年轻小伙子了。

而孟车河的妹妹孟菁儿却嫁给了燕监兵,而玄执明其实就是孟车河的亲弟弟,江湖中人也知道只要得罪了这四人中随便哪一人,便等于同时得罪了这四人,所以就连武林第一大教“一神教”、“四大家族”的人都不敢得罪这四人,因为有前车之鉴,十年前“一神教”座下的“四魔”因为看中了陵光阁的镇阁之宝“乾坤伏魔剑”而欲强抢,并打伤了老阁主柳南云,这下可不得了,哪一次,孟车河四人追杀这“四魔”直至“一神教”总坛,当着教主“九现神龙”肖九林的面杀了这“四魔”,肖九林也身受重伤。

从此之后,武林中人就没人再敢去惹这四人或他们的家人了。

还有就是五年前,武林“四大家族”的人在西京与燕监兵发生了纠纷,起因就是因为这四大家族的男人看上了孟车河的妹妹孟菁儿美艳不可方物,又被孟车河四人打到四大家族里面将哪个调戏他妹妹的人当场砍下双手,四大家族也有十多人被打成重伤。

至此以后,武林中就没人再敢动他们了。

这些年来,孟车河一直在研究他从武林隐人“东海老人”哪里得来的武功秘芨“四兽天地书”。

经过十多年的浸淫,慢慢将书里记载的四种绝世武功练成。

这四种绝世武功是:

逍遥降魔刀法,因为孟车河年轻时用的就是一把“回风迅雷刀”,所以他学了这个。

太乙破玉剑,因为柳陵光用的是剑,所以就让他学了;百变穿云功,因为燕监兵是不用兵器的,所以他学了;回风无形掌,因为这种武功使用时没有声音,很适合在大漠里练,所以玄执明学了。

这四人本身的武功就很高,再学了这四种绝世武功,哪就更不得了啦,所以这十九年来更没人敢动他们了。

而孟青龙学了父亲这么多武功,当然很想出岛去闯荡一番,可孟车河不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他就是想出岛,因为他很久没有看到他的姐姐了。

孟车河和柳慧芸共生了三个孩子,第一个是男孩叫孟青刀,今年二十四岁,现在西京白虎营他姑父帐下做事。

第二个是女孩叫孟青丝,今年二十二岁,现在陵光阁她外婆家。

第三个就是十九岁的孟青龙。

自从哥哥和姐姐都出岛后,孟青龙就想出岛,因为他和姐姐最要好,平时缠姐姐都比缠母亲要多一些,可姐姐走后,孟青龙想出岛的念头就越来越重,因为他太久没见到姐姐了。

后来母亲柳慧芸告诉孟青龙说,等你过了二十岁以后才可以出岛,于是孟青龙就很期待自己二十岁的生日快点到来。

终于这一天快来到了。

这天,孟青龙练完武功后,坐在大厅里喝茶,这时就听外面走进来一人,他抬头一看正是父亲手下七宿中的三宿,于是他叫了一声“三师兄”。

孟车河一生收了七个手下,名为角木蛟、亢金龙、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这七人当中除心月狐是女子外,其它六人均为男子。

这七人武功可不得了,曾经一夜之间灭了土岗褰三十六名头目,在江湖中属一流高手。

连孟车河的弟子都这么厉害,谁还敢动他们呢。

其实燕监兵也有七大手下,叫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马、张月鹿、翼火蛇、轸水蚓,而这七人当中除张月鹿是女子外,其他六人也均为男子。

这七人武功也属江湖一流高手,曾经一夜间杀了“一神教”江南分舵五十名高手。

而柳陵光手下也有七大高手:

奎木狼、娄金狗、胃土雉、昴日鸡、毕月乌、觜火猴、参水猿,这七人当中除毕月乌是女子外,其它六人均为男子。

玄执明手下也有七大高手:

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虚日鼠、危月燕、室火猪、壁水猱,其中除危月燕是女子外,其他六人均为男子。

他们四人的手下在江湖中被称为“二十八杀宿”,也是江湖上让人头痛的一流高手。

氐土貉进入大厅后对孟青龙说:“三少爷,老爷请你到海边去。”

孟青龙“哦”了一声后就跟着他来到了海边,他远远的就看到父亲和一身材苗条的女人站在海边,他还以为是娘,可等他走近后才发现哪个女人不是母亲,而是父亲的手下心月狐,这心月狐也是一个美人,她的美虽然比不上母亲也比不上姐姐,但她的确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让人觉得她就是一个美人。

孟青龙叫了一声“爹,月姐”,孟车河看着大海说:“你是不是很想出岛呀?”

孟青龙一听兴奋的说:“爹,你是不是让孩儿出岛了。”

“你也长大了,该出去闯闯了,今天我让月狐带你出岛,你先到陵光阁去见见你外婆吧,随便叫你姐姐回岛一趟,你娘很想她。”“知道了爹,”“你出岛以后要多听月狐的话,她的江湖经验比你多,听到没有。”“知道了爹,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听月姐姐的话的,”心月狐其实年龄约有三十五岁了,只比孟青龙的母亲柳慧芸年轻十岁而已,孟青龙理应叫她做姨妈的,可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年轻呀,所以孟青龙一直叫她做“姐姐”,这也很让心月狐高兴。

“老爷,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三少爷的,你放心吧。”

孟车河转过身看了看心月狐,其实在他心里,他也很喜欢这个美艳的女弟子,曾经和她单独出过岛,也知道她会照顾人,所以他很放心自己的儿子跟着她,于是说:“辛苦你了,你们收拾一下就走吧。”

心月狐向孟车河妩媚的一笑后说:“知道了,”孟青龙一听可以出岛后,兴奋的立即跑到母亲的房中,一推门就见到母亲正在做女工,便高兴的说:“娘,爹让孩儿出岛了。”

柳慧芸看着儿子笑了笑,“都这么大了,还不稳重,”孟青龙撒娇似的从后面抱着母亲的头,将自己的头放在她的香肩上说:“娘,我终于可以去找姐姐了,”柳慧芸粉脸一红用玉手轻轻打了一下孟青龙的头说:“还这么调皮,见到你姐姐,叫她回家一趟,娘可也有些日子没见她了,”“知道了,爹刚才跟我说过了,我去收拾一下东西就走啊,”说完又往自己的房间跑去了。

柳慧芸看着儿子跑去的背影笑呵呵的摇了摇头,又低下头去做自己的女工活了。

很快的孟青龙辞别父母亲后来到出岛的码头上,就见到了背着一个小包的心月狐,他笑呵呵的来到她身边,就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是刚才在海边所没有的,不禁好奇问道:“月姐姐,你身上怎么这么香呀?”

心月狐笑了笑说:“这是我们东海孟章岛特有的奇异果造的香料,可以作为我们的标志,江湖中人都知道,一闻这香味就不敢乱打我们的主意了,因为你是男孩子,不便打香所以只有我们女人才用的。”“哦,原来如此。”

两人说着话,就见一条大船开来,这船是东海孟章岛专门出岛购物所用的船,共有八艘,其中两艘来返,六艘停靠。

孟青龙和心月狐上了船后,船上的水手都认识两人,孟青龙第一次出海显得特别兴奋,这里看看哪里看看的,心月狐把东西放到自己的房间后,见孟青龙站在船头,便笑着走到他身边说:“第一次出海兴奋吧,”“嗯”孟青龙点点头,感受着海风拂面的哪种舒服是在海边所没有的。

心月狐笑了笑说:“我们要做一天一夜的船才能到海的哪一边,你可以先休息一下了。”“我们要做这么久吗?”“当然,你不知道大海有多大吗?呵呵”孟青龙回头看着美艳的心月狐笑起来时哪种特殊的气质更加迷人,不由的一呆。

心月狐见孟青龙看着自己发呆,不由的脸上也是一红,嗔道:“你干嘛!”

说完红着脸侧过身去,这一侧身让孟青龙更是呆了,原来海风吹得心月狐身上的衣服往后飘着,不仅把她那乌黑亮丽的如瀑布长的秀发吹得扰人心扉,而且将她那玲珑凹凸的身材衬托得更加明显,孟青龙呆呆的看着心月狐胸前那高耸挺立的双峰,真是迷死人了。

心月狐用手将脸上的秀发拂到耳边,一看孟青龙还呆着,再一看自己,脸上更红了,她已经是三十五岁的人了,自从被孟车河收为门下后,自己一颗心都牵在孟车河身上,孟车河当然也知道心月狐对自己的情意,就在心月狐三十岁哪年孟车河与心月狐走到了一起,心月狐将自己的处子之身献给了孟车河,但孟车河没有给她什么名份,心月狐也不强求,她只希望自己能够在他身边就好。

由于有了男人的爱,心月狐的熟女韵味更加的迷人,现在她爱的男人的儿子也这样看着她,这让心月狐多多少少有一丝得意,这就证明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

心月狐想到这不由得将自己的胸膛挺得更高了,她继续用手轻轻抚顺着被海风吹得有些乱的秀发,这种诱人的姿势的确是让孟青龙看得是呆了又呆。

过了好一会儿后,心月狐红着脸轻轻一推孟青龙说:“你看够了没有,”孟青龙回过神来之后,俊脸也是一红忙说:“月姐,你真得好美哟”

心月狐不理他了,转身往船舱走去,边走边说:“不要吹太多的海风了,进去休息一下吧。”

孟青龙看着心月狐这迷人的身段,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无名欲火涌上心头,他跟着心月狐走进船舱。

心月狐走在前面,她当然知道孟青龙跟在身后,可是她没料到孟青龙开始打起了她的主意,当她推开自己的房门正准备进去的时候,孟青龙从身后抱住了她那纤细的腰身,“月姐,”心月狐被孟青龙这一抱,芳心大乱,“青龙,你干嘛?”说着双手抓住孟青龙的双手不放。

孟青龙将心月狐推进房间后,用脚将门关上了。

心月狐芳心跳得厉害,美艳的脸蛋上粉红一片,孟青龙闻着心月狐身上散发出来的奇异香味和哪股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这让他更加欲火高涨,而此时心月狐也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臀部被一根坚硬的东西顶着,她意识到那是孟青龙身下的阳物开始澎涨了,她不由的脸更红,心跳更加快,她以最快的速度将身体转过来,孟青龙知道心月狐的武功,但他的武功实在比心月狐要高得太多了,所以心月狐并没有挣脱出他的搂抱。

孟青龙看着怀中的美人,一低头就要去亲吻她的红唇,心月狐拚命的用双手推着他的身体,头也使劲的往后倒,口中娇声道:“青龙,不可以,青龙,你快放开我,”越是这样的美女越能激发男人的性欲,因为得不到的更加诱人。

孟青龙此时已经被欲火冲昏了头脑,在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哪就是占有眼前的美女,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过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他暗运神功将心月狐的双手慢慢压向两边,自己的身体也慢慢将心月狐压倒在床上,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吻住了心月狐迷人的樱桃小嘴。

心月狐“嗯”的一声睁大了眼睛,看着孟青龙欲火焚身的俊脸,她知道自己是逃不出魔掌了,但同时一种别样的感觉在她脑海里升起,因为从孟青龙亲吻的感觉来看,这个处男真的不懂男女之间的事。

于是她突然将自己的香舌伸进了孟青龙的口中,孟青龙不就不懂男女之间的事,当他感觉到心月狐的舌头伸到自己口中之后,一阵诧异,但美女的舌头真得好香好甜,不由自主的就吸吮起来了。

心月狐在孟青龙的亲吻下,身体也渐渐被欲火融化了,而此时孟青龙的一只手已经按在了她的乳房上抚揉起来,这下就更让心月狐呻吟不止了。

这不是孟青龙第一次抚摸女人的乳房,他记得在自己十七岁哪年,自己与姐姐在房间里打闹时,他就把姐姐按在床上抚摸过她的乳房,当时他觉得很好玩,感觉很舒服,可是被姐姐打了一巴掌,他不知道为什么姐姐会打他,但姐姐打了他之后又抱着他亲了起来。

就像现在他在亲着心月狐一样,这让他又想起了美丽绝色的姐姐,于是他就更加疯狂的想要占有身下的美女。

他听着心月狐迷人的呻吟声,双手也急不可待的去解她的衣服,可女人的衣服他真得是第一次解,也不知道自己脱,笨手笨脚的搞了好一会儿后还是没有解开,这时心月狐看着急得满头大汗的英俊少年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孟青龙红着脸说:“月姐,解不开呀”心月狐红着脸轻轻抓住孟青龙的双手,用无比妩媚妖娆的眼神看着他说:“你先告诉姐姐,你是真得喜欢姐姐吗?”

孟青龙点了点头,看着心月狐迷人的眼神说:“月姐,我是真得喜欢你。”

心月狐笑呵呵道:“哪你可要想清楚喽,姐姐比你大十五岁也,”孟青龙不管哪么多了,抱着心月狐说:“我知道月姐比我大十五岁,可我喜欢你是真的呀,管哪么多干什么”。

心月狐突然很正经的看着孟青龙说:“我还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可孟青龙已经不愿听她说什么了,又吻住她那雪白的颈脖,双手不停的在她全身游走着。

心月狐呻吟着:“青龙,你也想清楚,我,我可是你爹的女人”心月狐终于把这个秘密说了出来。

孟青龙一听,立刻呆了,他吓了一跳,抬起头看着眼前迷人的女人,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心月狐笑呵呵的看着面前英俊的年轻人,说:“青龙,这是我和你爹之间的秘密,其实我是你爹的女人,也就是说,我也是你的母亲。”

孟青龙此时脑海中涌现的就是母亲那美艳动人的姿色,他突然之间产生了一种对父亲无比的忌妒感觉,为什么美女都是父亲的,母亲这么美,心月狐也这么美,为什么都是他的。

突然他再次压在心月狐身上,亲吻着她,双手用力一把将她的衣服撕开,看着她那雪白的肌肤,和迷人的乳沟,双唇也落了下去。

心月狐没想到自己把秘密说出来之后,孟青龙反而更加的欲念高涨,她不由得更加慌了,呻吟娇喘道:“青龙,不可以呀,我真得是你爹的女人,你不可以碰我的。”

孟青龙一用力又将心月狐的柳裙撕破,用手抚摸着她那雪白细嫩的大腿,慢慢按在了她的阴户上,心月狐全身一振,两颗眼泪夺眶而出,孟青龙正欲将心月狐的上衣全部撕破时,他看到心月狐流泪了,又是一呆。

心月狐闭着眼睛,粉红娇嫩的美脸上两颗晶莹的泪珠闪耀着,有的女人流泪时更加动人,心月狐无疑就是这类女人。

孟青龙看着心月狐的眼泪,心灵一下子被震撼了,突然他双手猛力的抽打着自己的脸颊,跪到床边说:“对不起,对不起,月姐,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心月狐被孟青龙的举动吓呆了,她看着孟青龙一下比一下重的打着自己的脸,一种天生的母爱涌上心头,她坐起身来一把将孟青龙抱在怀中哭泣着说:“青龙,姐姐不怪你,你别打自己了,姐姐心痛。”

孟青龙的头埋在心月狐的怀中,双唇正好碰触着她那迷人的乳房,不由自主的就叨住乳头吸吮起来。

心月狐也感觉到了,她彷佛幻想着自己正在哺育儿子一样,任由他吸吮着自己的双乳,渐渐的一丝无比的情欲之火冲入大脑,她也由哭泣转为呻吟了,而且是无比诱人的呻吟声。

孟青龙搂抱心月狐的双手也越来越用力了。

而此时,心月狐将孟青龙的头抬起,看着他的双眼,孟青龙也看着她的双眼,两人对视了良久之后,心月狐红着脸说:“你还想要姐姐吗?”

孟青龙使命的点点头。

他知道眼前这个美女也动心了,于是他站起身来,慢慢的解开自己的衣服,当心月狐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脱去衣服后,脸上更红了,孟青龙身材魁梧哪身肌肉更加的诱人,心月狐也主动的将自己的衣服往下褪去,然后慢慢的倒在床上闭上了双眼。

孟青龙光着上身压倒在心月狐的身上,他的心里十分的激动,因为刚才他是故意这样做的,他想掳取美人的心,他不仅要占有她的身子还要占有她的心,方法当然就是在床上征服她了。

当孟青龙看着被自己脱得赤裸裸的心月狐时,呼吸加重了,眼前的女人实在太美了,全身肌肤雪白细嫩,双乳高耸坚挺,纤细的腰身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有一丝多余的,修长的大腿还有哪迷人的阴户上些许乌黑的阴毛稀稀松松的似隐似显的遮盖着两片粉红色鲜嫩的阴唇,孟青龙看着赤裸裸的美女心月狐,心中大叫一声:爹,让我占有你的女人吧。

心月狐虽然闭着双眼,可是她知道自己的身子正在被一个比她小十五岁的年轻人看,最重要的是自己还是这个年轻人父亲的女人,这种伦理上禁忌让她产生了一丝无比的快感。

孟青龙脱下自己的裤子,将自己那坚硬的阴茎彻底解放了出来。

心月狐发现年轻人还没动静,不由的睁开双眼,这一看脸上更红了,因为她抬头就看见了孟青龙身下哪根巨大无比的阴茎正怒张着盯着自己。“啊”的一声,心月狐呆住了,没想到这年轻人的家伙竟然这么大,在无形之中她把孟青龙的阴茎与他父亲孟车河的阴茎在脑海里作了一个比较,无论是从形状还是从大小长短,都是孟青龙的要大要粗要长,虽然孟车河的阴茎有八寸多长,可是这孟青龙好像快有十寸长了,而且又粗又圆,这可真让心月狐心跳加快了不少。

孟青龙笑呵呵的看着床上的美女盯着自己的阴茎发呆,说:“月姐,你没吓坏吧,”心月狐一听脸上更红了,娇嗔道:“你坏死了,”说完她竟然毫不迟疑的用手一把抓住孟青龙那粗大的阴茎,自己的小手竟然还一只没握全,不由的又伸出一只手,双手抓住它抚摸起来。

孟青龙笑呵呵的淫声道:“月姐,让弟弟来疼疼你吧!”

说完一把将心月狐推倒在床上,一手捞起心月狐的一双玉腿,将双腿大大的分开,这样心月狐那迷人的阴户就全部打开了,孟青龙淫笑着用手轻轻一摸,直觉得哪里已是潮水不断了,笑道:“月姐,你这里流了好多水了,”心月狐喘着粗气,娇嗔道:“你坏死了,这样羞辱姐姐,”孟青龙知道自己的小弟弟快撑不住了,于是他将阴茎对准心月狐的阴户猛的用力一插,“啊,”心月狐一声惨叫,她坐起身来双手紧紧抱住孟青龙强壮的身躯呻吟道:“好痛,”本来心月狐心里就在担心孟青龙的阴茎太粗大粗长了,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了,现刚被他插入身体就觉得下身疼痛不已,眼泪又禁不住的流了出来,就跟处女破身一样的痛感让心月狐全身颤动不已。

孟青龙可爽死了,他只觉得自己的阴茎被心月狐娇嫩的阴道夹得紧紧的特别是她阴道肉壁的嫩肉夹得自己无比的舒爽,虽然自己才刚刚插入一半,但已经感觉到好像插到底了一样。

心月狐只觉得孟青龙的阴茎象根烧红了的铁棍一样一下就插到自己的子宫里去了,怪不得会哪么疼痛,可当她偷眼看到孟青龙的阴茎还有一半留在自己身体外面时,不由的芳心大乱,她抬起娇媚的双眼看着孟青龙说:“龙,龙儿,你的太长了,姐姐会受不了的。”

孟青龙笑呵呵的道:“好姐姐,弟弟会温柔一点的,”说完又缓慢的将自己剩下的一半插入心月狐的身体内,心月狐双手紧紧的搂着孟青龙的颈脖子,一种难已言表的痛苦感觉在全身游走着。

孟青龙只觉得自己的阴茎越往心月狐的身体内前进,越是舒爽无比,他想不通为什么心月狐都已经三十五岁的人了,可她的阴道却还是如此的紧窄,照说有父亲的滋润应该不会这样,可能父亲很少和她上床的缘故吧。

心月狐此时感觉到孟青龙粗大的阴茎全部进入了自己的子宫深处,这种感觉是她以前和孟车河所没有过的,她的心飘了起来,随着孟青龙开始的挺动抽插,她的心越飞越高,很快的第一次高潮就来了,她没想到自己原来和孟车河在床上时都要很久才会来的高潮今天一下子就来了,她的心也开始慢慢被孟青龙征服了。

孟青龙抽插着怀中的美女,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舒爽的感觉一直涌遍全身,随着心月狐呻吟声的不断增大,孟青龙的速度也跟着加快。

“龙,啊,龙儿,啊,龙弟,姐,啊,姐姐,啊要,被你,死了,啊,真的,好,啊死了,”“好姐姐,你夹得弟弟,也很舒服或,太爽了,”就在心月狐开始浪叫的同时,第二次高潮已占据了她的大脑。

孟青龙还在继续的抽插着,他只觉得心月狐的阴道内第二次喷射出大量的阴精浇灌着自己硕大的龟头,哪感觉更加的舒服,更加的爽,不由的抽制速度越来越快。

心月狐已经无力呻吟了,她只是很羞涩的轻声“嗯,啊,”着,孟青龙一边抽插一边用手在心月狐的双乳上揉搓着抚捏着,还不时的低头吻住美女的樱桃小嘴吸吮一番,就在他感觉到心月狐第三次高潮时,心月狐再也没有力气抱住孟青龙了,身体软软的往后倒下。

孟青龙看着已经被自己奸淫的晕过去的美女心月狐,一种无比的征服感冲入大脑,他吻着美女的樱桃小嘴,叨着她的双乳,双手各抓一个乳房使命的捏弄起来,只觉得乳房真的是柔软细腻,在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抽插后,他将阴茎死命的抵在心月狐的阴道深处,将自己处男的精华毫无保留的射进了美女的子宫内。

心月狐被孟青龙强力的喷射惊醒了,她只觉得自己阴道深处子宫最里面被一阵阵滚烫的精液打击着,在这不知不觉的时刻,心月狐也来了第四次高潮,她舒服的浪叫着:“啊,好棒呀,啊,龙儿,你射死妈了,”孟青龙听着心月狐叫妈,不由的更加兴奋,好像此时此刻他现在奸淫的美女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这种感觉终于在他的大脑里扎下了根。

孟青龙亲吻着美艳的心月狐,趴在她娇柔的身体上吻着喘着。

心月狐也羞红着脸将头埋进了孟青龙的怀中,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不再是他父亲的女人了,从今以后他就是唯一能够主宰自己的男人了,此时此刻的她在心头上涌上一股无比的幸福感觉,她温柔的带着笑容的渐渐睡去了。

孟青龙看着睡着了的美女,轻轻的抚揉着她的秀发,慢慢闭上眼睛,因为从今以后,他不再是个小男孩子了,而是一个大男人了。

而且,他要做的还只是一个开始,他要完成他心中的理想,他想他会实现的,一定会实现的。

轻轻摇晃的船身就像摇篮一样让孟青龙也渐渐睡去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