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狂野流星的小说 作者狂野流星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孟青龙 孟青龙

    东海孟章岛岛主叫孟车河,与西京白虎营统领燕监兵、云南陵光阁阁主柳陵光、北漠执明门门主玄执明并称为江湖四大顶尖高手。  孟车河,江湖人称“血影屠魔”,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只是长年在东海孟章岛上不在江湖行走,所以很少人见过他。  燕监兵,江湖人称“杀伐战神”,因为他武功高强,而且每战必胜,所以称他为“战神”。  柳陵光,江湖人称“天外飞仙”,因为他的轻功天下第一,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玄执明,江湖人称“大漠疯侠”,因为他练武练得有些疯疯颠颠的,与孟车河交情颇深,因而两人的性格也很想象。

    狂野流星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孟青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孟青龙》,是作者狂野流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东海孟章岛岛主叫孟车河,与西京白虎营统领燕监兵、云南陵光阁阁主柳陵光、北漠执明门门主玄执明并称为江湖四大顶尖高手。  孟车河,江湖人称“血影屠魔”,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只是长年在东海孟章岛上不在江湖行走,所以很少人见过他。  燕监兵,江湖人称“杀伐战神”,因为他武功高强,而且每战必胜,所以称他为“战神”。  柳陵光,江湖人称“天外飞仙”,因为他的轻功天下第一,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玄执明,江湖人称“大漠疯侠”,因为他练武练得有些疯疯颠颠的,与孟车河交情颇深,因而两人的性格也很想象。

《孟青龙》 第二章 初上舅妈 免费试读

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得很快,孟青龙和心月狐没有离开房门半部,他们做了一次又一次,只到心月狐无力为止,她不知道自己达到了多少次高潮,反正是晕过去了醒来又晕过去,而孟青龙也不记得自己在美女心月狐的身体内射了几次了,反正他在心月狐身上尝到了男女相爱的甜果,而且也慢慢迷上了男女之间的事。

上了岸后,已是天亮时分。

孟青龙和心月狐在船上水手面前没有显得是一对恋人,可等船开走后,孟青龙就和心月狐拥抱在一起,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恋人一样。

孟青龙和心月狐两人准备往陵光阁去,本来只要十天时间就可到,可两人竟然走了一个多月。

这一路上,孟青龙和心月狐都沉醉在男女性事之上,有时候在野外也能搞个一二天,而年轻的孟青龙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一样,每次都让心月狐全身无力可行为止,就这样一个月的时间,孟青龙和心月狐一路行那男女之事,一路游山玩水。

终于这天两人来到了陵光阁。

孟青龙去拜见外公外婆和舅舅柳陵光。

柳陵光一见外甥来了,很是高兴,有十多年没见了,这一见就见到一个大小伙子,让他高兴不已。

孟青龙没看见姐姐孟青丝,便问:“我姐姐呢,她到哪去了?”

柳陵光笑笑说:“她到你西京姑妈家去了。”“哦,我说呢,我娘这次让我出来是想让姐姐回去一趟,我娘说她很久没看到她了,想她呢。”

柳陵光说:“哪我飞鸽传信让你姑妈跟她说也是一样的。”“哪就谢谢舅舅了。”

这时孟青龙的外公柳南云和外婆庄秀芳也来了,这柳南云有六十岁了,一幅仙家模样,他外婆唐芳今年也应有五十多岁了,可看上去就像个四十岁的中年妇人一样,她与孟青龙的母亲柳慧芸十分想象,所以孟青龙看到她就会想起母亲,而他也十分缠这个外婆。

唐芳今年五十五岁,是四川唐门嫡系传人,她的父亲就是唐家门主唐清。

她年轻时是武林四大美女之首,如今虽然上了年纪可依旧不改艳丽的姿色,是个绝色美妇人。

唐芳张罗着要亲自下厨为外孙多弄几个好菜,便硬拉着柳南云去帮忙了。

当年武林四大美女是唐门的唐芳、上官世家的上官婉、峨嵋派的玉清仙子、天山派的林莹。

现如今的武林就不只四大美女了而是八大美女,分别是唐芳的女儿柳慧芸、孟车河的妹妹孟菁儿、孟青龙的姐姐孟青丝、玄执明(应该叫孟执明)的夫人东方洁、孟青龙的堂妹玄珠儿(孟珠儿)、柳陵光的夫人上官兰、女儿柳叶媚、燕监兵的女儿燕灵姗。

这八大美女全都是孟青龙的亲戚。

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姑妈、一个是姐姐、两个是堂妹、还有一个是舅妈和一个婶娘,其实还有一个就是柳慧芸的妹妹柳慧静,也是他的姨妈。

这柳慧静今年四十岁,她的丈夫可不是一般人,乃是当今皇上眼前的第一红人,是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当朝宰相南宫博。

这南宫博其实也是武林中人,他本来就是武林四大家族中的南宫世家的大公子,因为诗书文采天下第一,又满腹经纶所以被皇上看中,聘为当朝宰相。

当年“四大家族”与燕监兵发生纠纷时,南宫博和另外三个世家的公子进西京游玩,因为欧阳世家的二公子欧阳明看中了孟菁儿的绝色姿容,借酒调戏了她,被孟车河斩去双手,而当时南宫博因为在里面说了很多好话,不然欧阳明的小命也可能不保。

就因为这样,他的才学被柳慧静看中,于他相恋。

而南宫博也被柳慧静的绝色姿容所吸引,两个人是男才女貌,还被当今皇上亲御赐婚,成了武林中一段美丽的神话。

这柳慧静与南宫博生有一子一女,儿子是兵部尚书南宫奇,女儿叫南宫铃,也是继承了她母亲的遗传,长得美艳不可方物,在她二十岁哪年被皇太子看中,娶进了东宫,被皇上亲封为玉贵太子妃,甚是得皇上老人家的宠爱。

这南宫博又从宰相变成了皇上的亲家,而且日后还有可能是未来皇上的岳父大人,这怎么能不叫做是第一红人呢。

当下,孟青龙让舅舅给心月狐安排了一间上房,自己则要求住在她隔壁,柳陵光不知道孟青龙和心月狐的关系,以为这个心月狐是妹夫孟车河派出保护孟青龙的,所以也没在意。

心月狐听到孟青龙这样安排,心里当然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还不是晚上便于两人行事,不由得脸红红的,乘柳陵光去安排之际,她娇嗔的对孟青龙说:“你坏死了,”孟青龙淫笑着看着美女心月狐说:“我还不能为了你嘛,呵呵”心月狐走后,孟青龙就来到内屋,这时刚好碰到舅妈上官兰和表妹柳叶媚往外走,原来柳叶媚今年十八岁,来了初经,不懂人事的她就去找母亲,而刚才听说表哥来了,就让母亲给自己打扮了一下。

孟青龙一见这个美艳亮丽的舅妈,心跳就加快,也许是他看多了第一美女自己的母亲柳慧芸,一下子见到跟母亲不相上下的美女就有点发呆,再加上她身边的表妹也是个美丽动人的尤物,这就更让他发呆了。

上官兰知道自己是个美人,当年行走江湖时她也看惯了哪些男人看她的眼神,今天一看这个外甥见了自己也这样发呆,不由的粉脸一红说:“龙儿,你看什么呢?”

柳叶媚这时看见表哥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还以为母亲脸上有什么东西呢,一听母亲说话,就笑道:“龙哥哥,你发什么呆呀,是不是我娘长得太好看了。”

孟青龙这下可就更不好意思了,他俊脸一红说:“没有,没有,”他还没说完,柳叶媚秀目一瞪,说:“你说什么,我娘不好看吗?”

孟青龙脸更红了,忙说:“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舅妈长得太好看了,外甥都看呆了,”柳叶媚这时又嗔怪道:“我娘长得好看,我就长得不好看了吗?”

孟青龙俊脸更红了说:“不是,不是,我是说舅妈和表妹都长得好看,”上官兰一听外甥说自己好看,脸上也红了,笑着轻轻打了一下身旁的女儿说:“媚儿,不可以对哥哥这样无礼,他可是咱们家的客人呀。”

柳叶媚笑道:“娘,我知道,我是故意逗他呢,呵呵”母女两个笑着抱成一团。

孟青龙傻呼呼的站在一旁也傻笑起来。

这时柳陵光回来了,他见三人都在笑,便问道:“什么事这么好笑?”

上官兰怕女儿乱说话,就先说了:“没什么,媚儿再逗龙儿呢,呵呵”柳陵光也笑了笑说:“青龙,你别看你这妹妹年纪轻,可是很调皮,经常连我都要作弄一番,你别在意啊,”孟青龙忙说:“舅舅不用客气,我知道表妹不是认真的。”

柳叶媚这时用葱葱玉指在自己的娇嫩的粉脸上轻轻的刮了几下,吐着舌头对孟青龙说:“不害羞,刚才怎么结结巴巴的,羞羞羞,”孟青龙一见这个美丽的表妹果然很会作弄人,不好说什么,只好傻傻的笑着。

柳陵光和上官兰也笑了。

到吃晚饭的时候,孟青龙和心月狐与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还有表妹坐在一起,因为高兴,柳南云还特意拿出了存了很多年的好酒“女儿红”出来,大家很开心,本来柳南云和柳陵光都不喜喝酒,而女人更不会喝酒,只有这孟青龙和心月狐能喝,因为在东海,孟车河喜欢喝酒,而且还会自己酿酒,所以孟青龙能喝个二三斤,心月狐也能喝个一斤半左右。

因为高兴,柳南云和柳陵光都喝了一斤酒,从来没喝过这么多酒的人,一旦喝过了量就很容易醉,所以两人很快就醉了。

而唐芳和上官兰、柳叶媚三人也喝了小半斤,也都有些醉意了。

只有孟青龙和心月狐还清醒,但两人脸上也泛起了醉意。

柳南云和柳陵光喝醉后都被下人抬去睡觉了,柳叶媚与心月狐喝了最后一口酒后也趴在桌上睡着了,唐芳和上官兰看着她笑了笑,便也吩咐下人把她送回房去睡觉了。

桌上就剩下四人,孟青龙又敬了外婆和舅妈一杯后,唐芳感觉醉意更浓了,便对他们说:“我先回房去了,你们慢慢喝”孟青龙见外婆走后,刚想起杯敬舅妈,心月狐却醉了,她趴在桌上睡着了。

孟青龙一见便对上官兰说:“舅妈,龙儿再敬你一杯。”

上官兰已有八分醉意了,她端起杯子后说:“龙儿,舅妈不能再喝了,喝完这杯就回房了。”

孟青龙看着美艳动人的上官兰喝了酒后,脸上泛起的春潮更是迷死人,于是他借着酒意来到她身边坐下说:“龙儿还想与舅妈共饮一杯。”

本来在大厅里服侍他们吃饭的有五六人,可大部分都扶主人回房去了,就剩下一个小婢女了,孟青龙叫她送心月狐回房,看着她们走后,孟青龙回头看着上官兰端着杯子还没喝,便大胆的一把将她搂进怀中,一手抱着她,一手扶着她喝酒的杯子说:“让龙儿来喂你喝吧。”

上官兰红着脸,此时她还没有注意到自己正躺在外甥的怀中,娇嗔道:“龙儿,你笑话舅妈不能喝吗?”

说完一口将酒倒入口中,然后双手一垂,便欲睡去。

孟青龙也是色胆包天,此时他竟然已对这个美丽的舅妈产生了非份之想,于是他看看左右无人,便将舅妈抱起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刚把舅妈放平在自己的床上,就听外面有婢女问话:“公子,少奶奶回房去了是吗?”

孟青龙嗯了一声后,把房间门栓上,然后来到床边,看着床上酒醉的美女上官兰,欲火高涨不已,经过与心月狐一个多月的性爱生活,孟青龙此时对女人的身体构造非常清楚,他已最快的速度脱光了上官兰的衣服,然后又将自己的衣服脱光,看着床上赤裸裸的美女,那迷人的双乳还很坚挺,平滑的小腹,修长的大腿,迷人的阴户,这是孟青龙除了心月狐之外看到的第二个女人的裸体,他亲亲的吻着上官兰那红润的双唇,双手揉搓着她胸前的玉乳,再往下摸来到她的阴户,只觉得哪里湿湿的,两片鲜红的阴唇很是诱人。

孟青龙知道自己不能在等待了,他轻轻将上官兰的双腿分开,将自己那粗大的阴茎对准那迷人的小洞,腰身一用力,只听“啊”的一声,上官兰被痛醒了,她睁着醉眼看到孟青龙赤裸的上身,而下身传来的疼痛让她的酒顿时醒了一半,她羞红着脸柔声娇呤道:“龙儿,你在干嘛?”

可下身的疼痛感越来越深,孟青龙只觉得舅妈上官兰的阴道十分的紧窄,没想到生过小孩的女人的阴道会有这么紧,如果说心月狐没有生过小孩可以理解,可是舅妈她是生过小孩子的人了,为什么阴道还会这样紧了。

上官兰的痛感越来越深,她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阴道里插进了一根如火烫一样的铁棍,她呻吟着:“啊,痛,龙儿,不可以,龙儿,”上官兰痛的连眼泪都流出来了,酒意又醒了三分。

孟青龙此时正感觉着被舅妈那迷人的阴道肉壁包裹着自己的阴茎很舒爽,哪注意到上官兰已经泪流满面了。

他睁开眼看着自己的阴茎在舅妈那迷人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的样子,很是舒心,再一看舅妈的脸,他俯下身子温柔的亲吻着舅妈脸上的泪珠,双手轻轻的揉搓着她胸前的玉乳,双手不停的把玩着,在他心里觉得女人流泪的样子真迷人,自己奸淫起来也更爽。

上官兰由起初的痛感,渐渐被孟青龙插在自己阴道里的阴茎所融化消磨了,随之而来的是哪前所未有的快感,这种感觉是丈夫不能给她的,也是她从未有过的,她只觉得压在自己身子上的男人很强壮,很有力,每一下抽插都能让自己舒服得飞上天,渐渐的她那本来去推的手改成了抱,紧紧的抱住男人的腰身。

孟青龙知道舅妈被自己奸淫的上了天,要征服女人,特别是要征服象舅妈这样的美丽女人只有让她臣服在自己的胯下,哪才可以得到她的身体同时民可以占有她的心。

上官兰想到自己背叛了丈夫,跟一个比她年轻二十岁的男人在床上尽情的性交,想到这她的脸更红了,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亲外甥,她在一种伦理禁忌的快感下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孟青龙享受着舅妈阴道内第一次高潮的喷射,哪种舒服的感觉真是太棒了,这让他不由加快了速度。

上官兰感觉到自己的阴道渐渐适应了外甥哪根粗大的阴茎,她想不通为什么他的阴茎会这么粗这么长,每一下都插到自己子宫最深处,而这种感觉每一下都会让自己舒服得飞上天,渐渐的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精神,开始呻吟浪叫起来“啊,龙儿,你太棒了,舅,妈,快被你干死了,啊,好粗,啊又顶,啊又插,到,了,啊,”孟青龙看着浪叫的舅妈,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占有的她的身心,他很得意,一种征服感涌上心头,不由的吻住舅妈那迷人的红唇,中吮着她口中的香舌,与此同时他强烈的感受着舅妈阴道里喷射出的第二次高潮。

上官兰想不到自己又到了一次高潮,这更让她对外甥增加了爱意。

因为与柳陵光结婚这么多年来,除了在新婚之夜享受到一次高潮外,这种灵与肉的高潮她从来就没有享受过,而且今晚还连续两次了,看着年轻人还在继续的抽插,她知道自己哪久未享受的高潮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自从孟青龙和心月狐在一起后,孟青龙的床上功夫也越来越厉害,而且持久的时间越来越长,曾经有一次孟青龙在客栈奸淫心月狐整整三天三夜,他没让心月狐下过床,只是疯狂的抽插,哪一次让心月狐事后整整躺了一个星期才能下床行走。

孟青龙也从此之后不敢这样对心月狐,他真怕自己会把心月狐奸死来。

今晚,他对着美丽的舅妈也产生了完全征服她的念头,可是想想这不同于在外面,他要把握时机。

于是就在上官兰第五次高潮晕过去之后,他停止了抽插,只是将自己的阴茎插在舅妈的阴道里不动,然后吻着她的唇,双手玩弄着她那双玉乳。

过了好久,上官兰幽幽的醒过来,感觉到外甥那粗大的阴茎依旧插在自己的阴道中,那种骚痒的感觉是让她醒来的动力,她清醒的感觉到外甥还没有射精,“天呀,怎么这么持久,”在上官兰的心中不禁大叫一句。

孟青龙看着美艳的舅妈醒来了,便吻着她的耳垂,柔声说:“舅妈,你真美,龙儿爱死你了。”

上官兰羞红了脸呻吟道:“你真的是色胆包天,连舅妈也敢碰,”想到这,上官兰突然感到一种害怕,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是心甘情愿的与样外甥相奸,而且这种意愿很强烈。

孟青龙又开始抽插起来,一边抽插一边玩弄着她的玉乳,一边说:“舅妈,龙儿太爱你了,”上官兰看着强壮的外甥哪身肌肉很是诱有,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胸肌说:“你不怕你舅舅杀了你吗?”“能够与舅妈销魂一个晚上,就算被舅舅杀了也值得。”

上官兰听着这句话,心底无比的甜蜜。

她知道她也相信自己的容貌,所以她搂着孟青龙的脖子说:“哪你要答应舅妈,以后都要对舅妈好。”

孟青龙淫笑着亲了一下上官兰说:“舅妈你放心,龙儿这一辈子都会好好的爱你、疼你的。”

很快的上官兰在孟青龙强有力的抽插和甜言蜜语下,第六次高潮降临了,而此时已过了三更天了,孟青龙就在上官兰高潮喷射过后将自己哪滚烫的精液射进舅妈那迷人的阴道深处子宫最里面了。

上官兰感受着亲外甥在自己子宫里射精时给自己带来的快感,突然她猛的推着孟青龙,娇声道:“龙儿,不可以射进去,”原来这几天正好是上官兰的危险日,可是一切都晚了。

孟青龙可不管这么多,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感觉,一定要让这个美艳的舅妈为自己生儿育女,不由得又将刚射精完的阴茎再次插进她的子宫里,并在她耳边说:“好舅妈,给我生个儿子吧!”

这句话让上官兰的脸更红了,而她的心也更甜了,一旦男人对女人说要她给他生孩子,哪就表示这个男人非常爱哪个女人。

上官兰知道这是孟青龙对自己爱的表白,而且是最甜蜜的,她不由自主的紧紧抱住孟青龙的脖子娇声道:“我愿意……”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