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狂野流星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狂野流星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孟青龙 孟青龙

    东海孟章岛岛主叫孟车河,与西京白虎营统领燕监兵、云南陵光阁阁主柳陵光、北漠执明门门主玄执明并称为江湖四大顶尖高手。  孟车河,江湖人称“血影屠魔”,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只是长年在东海孟章岛上不在江湖行走,所以很少人见过他。  燕监兵,江湖人称“杀伐战神”,因为他武功高强,而且每战必胜,所以称他为“战神”。  柳陵光,江湖人称“天外飞仙”,因为他的轻功天下第一,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玄执明,江湖人称“大漠疯侠”,因为他练武练得有些疯疯颠颠的,与孟车河交情颇深,因而两人的性格也很想象。

    狂野流星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孟青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孟青龙》,是作者狂野流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东海孟章岛岛主叫孟车河,与西京白虎营统领燕监兵、云南陵光阁阁主柳陵光、北漠执明门门主玄执明并称为江湖四大顶尖高手。  孟车河,江湖人称“血影屠魔”,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只是长年在东海孟章岛上不在江湖行走,所以很少人见过他。  燕监兵,江湖人称“杀伐战神”,因为他武功高强,而且每战必胜,所以称他为“战神”。  柳陵光,江湖人称“天外飞仙”,因为他的轻功天下第一,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玄执明,江湖人称“大漠疯侠”,因为他练武练得有些疯疯颠颠的,与孟车河交情颇深,因而两人的性格也很想象。

《孟青龙》 第三章 淫门秘芨 免费试读

孟青龙和心月狐在陵光阁住了有一个月左右,便往西京出发,由于柳叶媚吵着要跟去玩,柳陵光不放心就对妻子说:“小兰,你陪他们一起去吧。”

通过这一个月来,孟青龙和上官兰的感情飞速发展,两人偷情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起初头三天上官兰还不敢,直到第二次被孟青龙堵在客房里奸淫后,上官兰发觉自己越来越离不开孟青龙了。

一个月下来,孟青龙上半夜到心月狐房间里睡,下半夜回到自己房间里等着美艳的舅妈来。

徘徊在两个美女之间,他竟然没有一丝的累意,这倒让他莫名齐妙起来了。

今天辞别了舅舅和外公外婆,带着三个美女上路,他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其实最开心的要数上官兰,当她听说孟青龙要走后,心里很不是味道,于是她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让女儿去缠她父亲,这个办法果然有用。

上官兰走之前还假装对丈夫不舍,孟青龙也知道这个舅妈在演戏。

果然一上路,就露出了无比欢心的笑容。

因为到西京路途较远,孟青龙便在一小镇上买了两辆马车,孟青龙就让心月狐跟柳叶媚坐一辆,自己同舅妈坐一辆,明的说是为了可以互相保护,其实上官兰一听就知道他打什么主意。

虽然柳叶媚和心月狐心里都不乐意,但还是没有办法,而此时的心月狐已经开始怀疑孟青龙和上官兰了。

等看着柳叶媚和心月狐同坐的马车先行后,孟青龙便搂着上官兰上了第二辆马上,一上车就吻住她的红唇,双手在她胸前高耸的玉乳上抚摸着。

上官兰娇红的脸上泛起了春潮,她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正沉迷于自己的身子当中,心中的欲火也迅速燃遍全身。

孟青龙就在马车上奸淫着自己的亲舅妈,这种滋味真的很爽,而上官兰也姿意承受着亲外甥对自己的奸淫。

为了避人耳目,两人都没有将衣服脱去,孟青龙只是将自己的阴茎从方便处掏出,而上官兰也特意换上裙装将自己的内裤退去不穿,这样方便两人随时性交。

一路上两人玩得疯狂,竟然连赶车人都不用,任由马车自己行走。

本来与柳叶媚她们相距不远,可是在无赶车人的情况下,马车就开始乱行了。

终于在一个分路口,孟青龙所坐的马车与柳叶媚所坐的马车分手了。

因为两人一直在忘我的性交,上官兰沉浸在孟青龙带给自己的无数次高潮当中,孟青龙则沉迷于美艳舅妈迷人的身体当中,两人都不注意到这一点,终于发生意外了。

马车开始发生剧烈的摇晃,孟青龙知道不对劲,连忙将阴茎从舅妈的阴道内退出,上官兰为此还发出一声娇嗔,“啊,干什么?”

孟青龙打开车帘一看,发现马车在往一个山坡下走,因为有许多碰头,所以导致马车摇晃不已,他连忙使出家传轻功跃出马车,以飞一样的速度跃上马座,可是为时一晚,这时他听到了在坡上柳叶媚和心月狐的惊喊声。

由于这坡下是一道断壁,马车轮子已经陷下,孟青龙便侧身用内功拉住堕马,上官兰此时也出来了,而且柳叶媚和心月狐也赶到了,四人正欲将马上拉回坡上,突然一股强大的吸力涌来,四人没有防范,就这样四人一起连着马车往下堕落……

过了良久,孟青龙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再看其它三女还在昏迷当中,这是因为孟青龙的内功比她们都要深厚,所以醒得也较早。

他连忙起身来到舅妈面前,搂抱着她的纤腰,轻轻摇醒她。

上官兰迷迷忽忽睁开眼看到孟青龙,柔声道:“我们在哪里?”

孟青龙摇摇头说:“不知道。”

然后就来到心月狐身边,刚一把她抱起,她就醒了,“我们在哪里?”

孟青龙摇摇头说:“不知道”。

等到孟青龙来到柳叶媚身边,抱起她来时,上官兰也来到身边,轻轻摇着女儿的身体说:“叶儿,叶儿,醒醒,”柳叶媚幽幽醒过神来,柔声问:“娘,娘,”上官兰也非常紧张问道:“叶儿,没摔伤吧?”

柳叶媚柔声说道:“没有,就是被那股力度弄晕过去了。”

孟青龙见三女都没事,才算放下了心,他看着这个山洞,好奇怪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而这时心月狐也来到他身边悄声问他:“你们怎么会把马车架到山坡上去的?”

孟青龙一听俊脸一红可他又不敢说自己刚才正和舅妈上官兰在车里胡搞,所以他吱唔了半声,说道:“我昨晚没睡好,赶着马车睡着了。”

心月狐看着他,笑了笑说:“你不会是和她……”

孟青龙看着心月狐,笑道:“没有,月姐,你别瞎想了,我,我没有,”心月狐心里明白也不再追问了。

而哪一边柳叶媚也悄声问上官兰,“娘,你们怎么驾的马车?”

上官兰红着脸也不好意思说,也吱吱唔唔的说:“当时娘在马车里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

说完就转过脸去,她不敢让女儿看见她撒谎的表情。

孟青龙仔细观察了这个山洞,离上面足有五六十丈,自己四人摔下来时,地上是一些软软的草垫,因为冲击力太大还是晕了过去。

而那匹马和马车却没那么幸运,马死了马车也散成一圈。

孟青龙不知该怎么办,于是他就问心月狐,“月姐,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心月狐必竟是老江湖,她看了看山洞,好像里面还有路一样就说,“我们先进去看看山洞里有没有出路。”

于是四人就开始往山洞里走,越往里走越黑,等到快看不清路的时候,柳叶媚必竟是女儿身有些害怕,说:“娘,我怕。”

孟青龙走在最前面,因为他武功高,有什么都可以先挡住,当他听到柳叶媚说害怕的时候,他已经沉入了黑色当中,心月狐紧跟他的身后,这时一阵阴风吹过,四人都很自然的闭上了眼睛,而也就在此时孟青龙的手碰以了一个木把柄,他一运内力,顿时就感觉到他所站的地面开始往下沉,出自于练武人的本能反应,他刚想跃起身子时,耳边就传来上官兰母女的惊呼声,他知道她们也开始往下沉了,于是他也只好随着她们一起往下沉。

当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后,地不在下沉了,反而有一线光传了进来,孟青龙随着光线看去,叫道:“有出路了。”

说完就顺着光线跃去,上官兰母女和心月狐也紧跟着他,终于看到了阳光,此时已是下午时分,四人从山洞里出来一看,发现这是一个很大的凹洞,就好像在山的肚子里一样,四周都是百丈高的悬崖,刚刚的兴奋一下子让四人又冷静了下来,他们只是从一个山洞里再到了一个更大的空洞里而已。

心月狐这时对孟青龙说道:“你看,哪边有间房。”

孟青龙一看果然在二十丈远的地方有一座小平房,是用石头砌成的。

于是他对上官兰说:“舅妈,你和表妹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我和月姐过去看看。”

上官兰点点头,扶着女儿坐了下去。

孟青龙和心月狐来到小房前,一看好像没人住过一样,到处都是结的蜘蛛网,孟青龙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只见这是一套两室居的普通平房,中间是一个客厅,两边是内房,厅中间摆着一张八仙桌,可能年代很久远了,上面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还有两张椅子也是一样。

他又往内房走去,只见左边的内房是一间好似厨房的房间,一些烧饶用的东西,一个土灶上面一个铁锅。

他又来到右边内房,一看呆住了,只见房内只有一张床,床上有两具白骨,在白骨的旁边放着一个黑色的盒子。

这时在房外的心月狐怕孟青龙出事,也跟着进来了,当她一看那两具白骨也吓了一跳。

孟青龙搂着她的腰身说:“别怕,”心月狐点点头,转过脸去不敢看。

孟青龙来到床边,看着哪两具白骨,为什么他们死的时候没有穿衣服呢,因为有两套衣服整整齐齐的摆在床里面,看样子是一男一女。

他自言自语道:“不知是何方高人,竟死在这个地方。”

他又看到那个黑色盒子,拿起来觉得很轻,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本书和一封信。

孟青龙想这肯定是武林秘芨,于是他打开信封读了起来。

尊夫:

自从我与志儿来此之后,每日都很恩爱,但也觉得十分对不起你,虽然我曾经爱过你,但我现在爱的是志儿,志儿也很爱我,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虽然不知道你还恨不恨我,但马上我们就要一起死了,在临死之前,希望有缘人能够把这封信带给你,请你不要再恨我们了。

有缘人,当你看到这封信时,那就真的要祝贺你了,因为你会作为我们精神的传人,盒中有一套天外奇书,男女可共练,只要你吃了盒子中蓝色的药丸就可以成为天下第一男人,而红色的药丸则可以使女人也成为男人,切记不可过量,一颗红色可以分成二十份,一人吃下会立刻死去。

请不要介意,这不是恐吓你,只有绿色的药丸可以让变成男人的女人恢复为女儿身,如果你愿意拜在我的门下,你就是第三十六代合欢门掌门。

另外请你出谷后把秘芨里信带给江南东方世家的东方宋。

风、志绝笔。

当孟青龙看完这封信后,立刻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好多,他又拿起哪个秘芨,果然下面放着三颗药丸,一颗蓝、一颗红、一颗绿。

秘菜里果然还夹着一封信,当然孟青龙见信封是封死的,也没去看。

如果他去看的话,那他就会死的很快了。

因为哪个封死的信封时面装着的是一种可以立刻杀死人的毒气。

孟青龙将密信放在白骨身边,然后拿起秘芨一翻开一看上面写着:

男用合欢功,只见里面全是一些教人如何在床上去征服女人的内容和图画,这下可看得孟青龙血脉彭涨,等看到后面写的是:

女用合欢功,里面画的却是两个女人互相奸淫的图画,这下可让孟青龙大开眼界了,没想到女人也可以和女人玩呀,特别是看到一个女人挺着粗大阴茎插着另一个女人的图画,这更加让孟青龙呼吸加速,最后是一页写的是一排小字,孟青龙仔细一看,大吃一惊,原来上面写着两个人的名字,东方风和东方志,她们不是一对恋人而是一对亲生母子。

这下让孟青龙不能呼吸了,原来这母子两人通奸之后发展到相爱,再用这书中的内容疯狂的玩了三年,一直到最后相拥而死。

而秘芨里的图像竟然就是她们母子两人的化身。

孟青龙将秘芨放入怀中,这可不能让心月狐和上官兰母女看见。

可是书中的图画却不断的在他脑海里飘过。

他颤抖的将蓝色药丸拿起,心月狐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进入房内问:“你在干嘛?”

孟青龙迅速吃下蓝色药丸,只觉一股无名欲火涌上心头,而且一股无穷的力量在体内飞速,他觉得自己的内力在迅速提高。

他不知道吃下蓝色药丸之后就会成为合欢门的掌门,并且会使心性大变,变得十分的好色。

虽然会变心性,但也能迅速提高二百年的内力,这一下孟青龙可称得上海内第一高手了。

他闭上眼睛,秘芨里的内容迅速在他脑海里转化,他过目不忘的本领更强了,哪些画面终于全部刻入他的心灵深处,而他也彻底的变成了另一个孟青龙,一个崭新的孟青龙。

心月狐看着孟青龙闭目不动的样子,以为她中毒了,连忙走到他身边娇喊道:“青龙,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孟青龙突然睁开眼,一下将心月狐搂进怀中吻住她的双唇吸吮着,双手更是在她高耸的双乳上揉搓着,心月狐不知道已经变了心性的孟青龙,她娇羞的推着他,“嗯,不要了,青龙,不要这样,”孟青龙不知道只要被他奸淫过一次的女人就会成为他的胯下奴隶,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会,孟青龙将自己粗大的阴茎掏出来,心月狐一看又吓了一跳,发现他的阴茎又变粗变长了,由原来的十寸变成现在的至少有十五寸长,“这,这,”心月狐吓呆了。

孟青龙乘着发呆的心月狐,一把将的裙子褪去,然后将自己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用力插了进去。

“啊,”只听心月狐一声惨叫,“痛死我了,”虽然和他有过二个多月的性交,本来还没适应他原来的阴茎,现在一下变成了超级大阴茎,就更不能适应了,心月狐只觉得自己的阴道好像被一根无比粗大的铁棍揉碎了插烂了,但是她很快就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所代替,她的心终于被孟青龙完完全全的占据了。

她成为了孟青龙的第一个女性奴。

孟青龙彷佛知道该怎么做一样,他将心月狐死命的顶在墙壁上,快速的抽插着她娇嫩的阴道,奸淫着她娇嫩的子宫,一阵阵前所未有的快感高潮将她完全淹没了。

由于受到了淫术的控制,孟青龙很快就将心月狐奸淫到全身脱力了,这比他以前非得用个二三天才能做到的事,不成一刻钟就做到了。

虽然孟青龙在奸淫着心月狐,可他心里却想着外面还有两个美女在等着他,其中一个还是处女,于是他把心月狐放平在地上,大踏步的走出门去。

其实上官兰在听到心月狐发出的一声惨叫后,就觉得不对劲,于是她对女儿说,“叶儿,你在这儿呆着别动,娘去看看怎么回事。”

当她来到小房门前时,听到里面传来心月狐迷人的呻吟声,这下可让她羞涩难当,粉脸一阵通红,渐渐被心月狐的浪叫声使得腿都发软了。

而就在她欲念难当之时,孟青龙赤裸着身体出来了,他一把搂住上官兰,吻着她的红唇,将她按倒在地上,抬起她的腿就将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去了,“啊,”上官兰也不知道这个亲外甥的阴茎一时之间怎么会变得又粗又长了,原本就已经让她心荡不已,此时更是让她销魂不已了,她的疼痛也是一瞬间,很快就被快感占据了,而且也很快就达到了高潮,同时她也发出了如心月狐一般的淫浪呻吟声,“啊,龙儿,你,好强,好粗,好大,插得兰,兰儿都快碎了,啊,”孟青龙一边奸淫着舅妈,一边用手揉搓着她胸前的玉乳,真是爱不释手的玩弄起来,同时他抬起头,看着远处正在张望的美丽表妹,想到她还是处女,但马上就要成为他胯下呻吟不止的小娘子时,他就很兴奋。

而上官兰也在孟青龙的摧残下变成了他的第二个女性奴。

很快的在上官兰被连续的高潮弄晕过去后,孟青龙从美艳舅妈的身上站起来开始向表妹走去。

柳叶媚正在原地张望着母亲的方向,突然她“啊”的一声尖叫,因为她没看到母亲,却看到赤裸裸的表哥挺着一根粗长无比的阴茎向她走来,她羞红了脸,忙转过身去,叫道:“龙哥,你干什么?”

孟青龙来到她身后一把搂住她的腰身,轻声说道:“好妹妹,哥想死你了,”说着他运起淫门神功,一双手在柳叶媚的双乳上揉搓起来,柳叶媚本想抗拒的,可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占据了她的大脑,本来柳叶媚就很喜欢这个英俊潇洒的表哥,此时被他这么一玩弄,身子骨也酥弱了,口中发出迷人的呻吟声:“龙哥,哥,不要,啊,”孟青龙用了最快的速度将柳叶媚的衣服脱光,然后将她压倒在地上,将自己粗长无比的阴茎顶在她的阴道口,柔声道:“好妹妹,让哥哥疼疼你,”然后就将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啊,痛死我了,”柳叶媚一个处女之身她那未经人事的阴道如何承受得了如此巨大的阴茎插入,这个痛真的让她泪水不断的涌出,双手也使命的推着孟青龙的身体,“不要呀,哥,痛死妹妹了,不要,”孟青龙就觉得自己的阴茎插进表妹的阴道后被一层东西挡住了,他知道这是表妹的处女膜,于是也顾不了怜香昔玉了,一狠劲,将阴茎全部插入表妹的阴道里,这下又让柳叶媚痛得眼泪直流,她哭泣的哀求道:“哥,不要了,妹妹痛死了,”这下她终于明白青龙为什么会说好好疼疼自己了,果真是很痛。

孟青龙低头看着自己的阴茎在青妹的阴道里抽插着,一丝丝处女的鲜血在他的阴茎上包裹着,真的很刺激,然后他吻住表妹的双唇,抚揉着她的双乳,在一阵疼爱之后,柳叶媚也没有了起初哪般要死的痛感,反而是一种无比的快感涌上心头,她紧紧的抱紧孟青龙宽大的身体,淫声道:“哥,亲一点,啊,啊,好舒服的感觉呀,”孟青龙知道这个美丽的表妹也被自己完全占有了,一种男人本能的征服感充斥全身,他加快了奸淫的速度,最终将忍了好久的精液全部射进表妹的阴道深处,这一下让刚经人事的柳叶媚再一次的被高潮淹没,她只觉得自己的阴道里面子宫最深处被男人滚烫的精液射得自己身体一颤一颤的,她紧紧抱住孟青龙不放手。

孟青龙在表妹体内射完精后,站起身来看着这个刚被自己开苞的处女表妹,正闭着陶醉在高潮的余味当中,心里很舒畅,而经过发泄后的他也感觉到全身无比的舒畅。

然后转身回到小房前,此时的上官兰也已清醒了,她妩媚的看着孟青龙,知道他刚刚占有了自己的女儿,可是她心里一点也没有怒意,反而无比的高兴和兴奋。

孟青龙抱起她走进小房内,而此时的心月狐也清醒了,她知道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主人,是自己一生的主人,此时他抱着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姐妹,所以她没有醋意,反而更加淫媚的笑了。

孟青龙将怀中的秘芨递给舅妈上官兰说:“你们两人也看看吧,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人了。”

两女看着孟青龙递过来的书,粉脸通红,特别是当看到书的后半部分时,两女都明白了孟青龙的意思。

孟青龙淫笑着对上官兰说,“你们先准备一下吧,我去把的宝贝妹妹抱来。”

上官兰和心月狐都羞红了脸,不知该怎么办,最后还是心月狐说话了:“兰姐,让我来吧,”说完她吃下了二十分之一的红药,这时她就感觉自己的下身无比的涨痛,因为刚才才被孟青龙奸淫,所以她的下身也是赤裸裸的,上官兰同样赤裸裸的下身淫水不断的流出来,可当她看着心月狐的下身时,发出了惊叫“啊”,真得不可思议,心月狐的上半身仍旧是女人,可从她的下半身却长出了一根粗长无比的犹如孟青龙一般的阴茎,心月狐淫媚的看着上官兰说:“兰姐,让妹妹来爱你吧,”说完就抱着上官兰亲吻起来,因为两女都是第一次亲吻同性,而且心月狐还是第一次变成男人,所以她们都很兴奋。

而这时孟青龙也抱着柳叶媚进入了房内。

他淫浪的看着美艳的舅妈被美丽的熟女心月狐亲吻着,很兴奋,便一下就插入表妹的阴道里。

而柳叶媚是第一次看见平时端庄威严的母亲正和美丽的女人亲吻,而哪女人下身却长着跟表哥一样的阴茎,她也兴奋无比,特别是当表哥的阴茎再次插入她的阴道时,她的兴奋感竟然代替了她的疼痛感,她不眨一眼的看着美丽的心月狐将阴茎插入了母亲的阴道里,“啊,好美呀,”柳叶媚发出了迷人的感叹。

孟青龙一边奸淫着表妹,一边看着父亲的女人现在成为自己的性奴的心月狐正在和他一样奸淫着美艳无比的舅妈上官兰,哪场面真叫人激动不已。

他走到两人相奸的旁边,将表妹与舅妈放在同一位置并排,然后就搂着心月狐的上半身亲吻着她的双唇,抚摸着她的双乳,心月狐一边抽插着身下美艳的熟妇,一边和孟青龙亲吻着,而陷入欲海的上官兰红着脸看了看与自己并排的女儿柳叶媚,忍不住抱着她的头吻住了她的双唇。

和自己的亲生女儿亲吻,这感觉再一次让上官兰的高潮迅速降临,而柳叶媚也在母亲的亲吻和抚摸下来了一次高潮。

孟青龙看着身下互相亲吻的母女,一边抽插着美丽的表妹,一边用手摸着舅妈胸前的玉乳,这感觉太爽了。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将阴茎从表妹的阴道里抽出来后,对心月狐说,“月姐,我们换换,”心月狐也兴奋的答应了,于是孟青龙又开始奸淫起美艳的舅妈,而心月狐在刚刚尝到了成熟女人的味道后又将阴茎插入了年轻少女的阴道里,不禁感叹道:“少女就是少女,果然比你母亲的阴道要紧窄一些,好妹妹,你夹着姐姐好舒服哟”柳叶媚没想到刚才奸淫完自己母亲的女人又在奸淫着自己,她也完全陷入这无底的欲海里面了,抱着美丽的心月狐说:“好姐姐,你插得妹妹好舒服哟,”孟青龙知道面前的三女都成为自己的性奴了,很兴奋,他狂笑三声后,将无数的精液射进了舅妈的子宫深处。

而第一次奸淫同性的心月狐也第一次将说不清是阴精还是阳精的东西射进了美丽少女的子宫深处,然后趴在她身上喘息着。

孟青龙将被自己奸淫得全身脱力的舅妈上官兰拉进怀里,亲了亲后,对心月狐说:“月姐,爽吧,”心月狐无力的点点头,又抱着美少女亲吻志来。

就这样四人在这空谷里疯狂的玩了将近十天,在这十天时间里,孟青龙仔细翻看了淫门秘芨,果然武功大有长进,而床上功夫更是了不起了。

他知道女人身上有三个洞是可以玩弄的,于是他一一在三女的身上做了试验,而上官兰母女也在孟青龙的调教下变得茺淫无耻之极。

孟青龙还记得第一次让上官兰变成男人去奸淫亲生女儿的场景,他则成功的将阴茎插进了舅妈的肛门,夺走了她身上的唯一处女地。

孟青龙没事时就让心月狐含着自己的阴茎,他则一边一个搂着美艳无比的上官兰母女,看着她们母女互相亲吻抚摸的样子。

十天时间里,心月狐和上官兰母女彻底成为了孟青龙的性奴和玩物,已经没有一丝尊严了。

孟青龙很兴奋的看着自己的成绩,同时也加深了对其他家族内美女的渴求,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完完全全的占有自己的亲生母亲柳慧芸和亲姐姐孟青丝,他时刻想象着上官兰母女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和亲姐姐,如果哪一天来到的话,孟青龙不知会有多幸福。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