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孟青龙》小说全集阅读 狂野流星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孟青龙 孟青龙

    东海孟章岛岛主叫孟车河,与西京白虎营统领燕监兵、云南陵光阁阁主柳陵光、北漠执明门门主玄执明并称为江湖四大顶尖高手。  孟车河,江湖人称“血影屠魔”,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只是长年在东海孟章岛上不在江湖行走,所以很少人见过他。  燕监兵,江湖人称“杀伐战神”,因为他武功高强,而且每战必胜,所以称他为“战神”。  柳陵光,江湖人称“天外飞仙”,因为他的轻功天下第一,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玄执明,江湖人称“大漠疯侠”,因为他练武练得有些疯疯颠颠的,与孟车河交情颇深,因而两人的性格也很想象。

    狂野流星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孟青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孟青龙》,是作者狂野流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东海孟章岛岛主叫孟车河,与西京白虎营统领燕监兵、云南陵光阁阁主柳陵光、北漠执明门门主玄执明并称为江湖四大顶尖高手。  孟车河,江湖人称“血影屠魔”,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只是长年在东海孟章岛上不在江湖行走,所以很少人见过他。  燕监兵,江湖人称“杀伐战神”,因为他武功高强,而且每战必胜,所以称他为“战神”。  柳陵光,江湖人称“天外飞仙”,因为他的轻功天下第一,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玄执明,江湖人称“大漠疯侠”,因为他练武练得有些疯疯颠颠的,与孟车河交情颇深,因而两人的性格也很想象。

《孟青龙》 第四章 无耻之尤 免费试读

孟青龙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上官兰,本以为上官兰会说自己两句,可谁知此时已无尊严的上官兰却对他说了一番话,让孟青龙愣了半天。

上官兰说:“龙儿,如果你只想让你的母亲和姐姐成为你的女人的话,我看很简单,只要从她母亲身上下手就可以了。”

孟青龙当然知道上官兰说的“她母亲”指的是谁了,哪是指柳慧芸的母亲,也就是上官兰的婆婆唐芳。

上官兰知道孟青龙动了心,于是说:“还有你那美艳不可方物的亲姑妈孟菁儿,你不想玩玩她吗?”

孟青龙淫笑着对上官兰说:“好舅妈,我现在真的要爱死你了。”

马上就要行动起来,于是孟青龙从东方风的遗信当中知道了出谷的路,四人很快就回到了陵光阁。

正巧柳陵光和柳南云出远门了,家里就只剩下唐芳一人,于是在上官兰的帮助下,孟青龙开始对亲外婆下手了。

上官兰将婢女全部赶走,然后端了一杯有淫药的茶与女儿和孟青龙给唐芳喝,唐芳当然不会知道自己的亲外孙在打自己的主意了。

当她喝下哪杯茶后,孟青龙淫笑着坐到外婆身边,而上官兰和柳叶媚则淫笑着将门关上。

唐芳虽然五十多了,可是美艳不减当年,她娇声问:“小兰,你关门干什么?”

孟青龙闻着外婆身上发出的熟女味道,一把搂住她的纤腰说:“外婆,你好美哟。”

唐芳娇红了脸,羞道:“你干嘛呢,快放开外婆。”

而上官兰则也坐到唐芳身边淫笑着说:“妈,就让龙儿好好看看你美丽的身子吧,来让儿媳妇为你脱衣。”

唐芳愣住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儿媳妇怎么和外孙一起说这样的话,就在她发愣的时候,柳叶媚将一颗红色的小药妨吃了下去,唐芳羞涩的却又无力的看着孟青龙和上官兰将自己的衣服脱光。

孟青龙看着赤裸裸的外婆,不由自主的叹道:“外婆真美呀,这身肌肤真白,不愧是当年的第一美女。”

说着他脱了自己的衣服,当唐芳看到外孙哪宇内第一的阴茎时,呼吸也加速了,孟青龙将唐芳的双腿分开,用双手在她的胸前玉乳上揉搓一阵后突然将自己的阴茎插进了外婆的阴道里,“啊,好紧,”这声可是孟青龙叫出来的,他没想到五十多岁的外婆竟然有着比上官兰和柳叶媚还要紧窄的阴道,而唐芳本想去推外孙的手也被儿媳妇抓着,就这样在儿媳妇的帮助下,亲外孙奸淫了她,她的痛很快也被快感包围了,而此时的柳叶媚已经变成了半个男人,她挺着粗大的阴茎来到母亲身边,淫声道:“娘,让女儿来疼你吧,”上官兰将自己的衣服脱去后,将自己的臀部对着女儿说:“乖叶儿,从后面插进娘的身体里来吧,”柳叶媚淫浪的笑了,她知道母亲很喜欢肛交,所以就将阴茎毫无保留的插进了她的肛门里,上官兰“啊”的一声,浪叫呻吟道:“乖女儿,插得娘好舒服哟”而唐芳一边被外孙奸淫着,一边看着亲孙女正在奸淫她自己的亲生母亲,这震憾让她无语伦比,很快的数不尽的高潮接涌而至。

孟青龙知道亲外婆也成为自己的女人了,而且也终将会成为自己的性奴的。

所以他还将外婆身上的唯一处女地肛六也夺走了,最后他让唐芳含着自己的阴茎而射了。

而上官兰被女儿也奸淫到了数次高潮,最后她趴在唐芳身上,亲吻着她的双唇,喘息道:“婆婆,舒不舒服呀,”而孟青龙射完精后,让表妹柳叶媚又将阴茎插进了她奶奶的阴道里,柳叶媚成熟的抽插技术让唐芳再次在高潮当中晕了过去。

经过一个晚上不停的奸淫,唐芳终于臣服在孟青龙的胯下,甘心做他的性奴了。

这一天,孟青龙正在唐芳的卧室里奸淫着她,突然心月狐走进了房间说:“主人,柳陵光和柳南云回来了,兰姐姐和小叶妹妹在前面挡着,你要快点了。”

孟青龙一听外公和舅舅回来了,心中很不高兴,而唐芳一听丈夫和儿子回来了,竟然没有一丝兴奋,对孟青龙娇嗔道:“龙儿,怎么办?”

孟青龙一边抽插着外婆迷人的阴道,一边想了想,说:“我有办法了。月姐,你过来,”心月狐来到孟青龙身边,孟青龙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后,心月狐点点头出去了。

而唐芳没有听清楚,于是就问:“好龙儿,你刚才对小月说什么呢?”

孟青龙仍旧没有停止对亲外婆的奸淫,一边抽插一边淫笑着说:“我决心要做你的丈夫,你同意吗?”

唐芳一听兴奋的抱住孟青龙的脖子说:“好呀,芳儿开心死了,当然愿意了。”

孟青龙嘿嘿的淫笑着,看着被自己奸淫的快全身脱力的亲外婆,哪模样真的是迷死很多人,不得不佩服天下第一美女就是天下第一美女。

就在两人说着情爱悄悄话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柳南云的声音传来“阿芳,你在哪呢?”

可当他看到亲外孙正在自己的床上奸淫着自己的妻子他的外婆时,他呆住了,而与此同时,唐芳用极其妩媚的眼神看了一眼柳南云说:“夫君,你回来了,”“你,你,你们,你们,”柳南云当场吐了一口鲜血,唐芳竟无丝毫愧意,反而淫笑起来,“什么,我,我们的,”孟青龙淫笑着一边抽插着外婆,一边对外公说:“好外公,你的妻子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真得感谢你呀,”唐芳兴奋的亲吻着亲外孙,还偷眼看了看在吐血的柳南云,淫声道:“刚才龙儿向我求婚,我已经答应做他的妻子了,”柳南云抚着胸口,鲜血不停的从口中溢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孟青龙吻住外婆的双唇,然后对柳南云说:“你好好上路吧,我会把外婆当成我的老婆来对待的,是不是我的小芳儿,”“你对我真好,老公。”

唐芳兴奋的再度亲吻着孟青龙。

柳南云还想说什么,突然感到心口一痛,他缓缓回过身去,就见到心月狐正妩媚的看着他,而她的手中拿着一把无比锋利的宝剑。

柳南云就这样死了。

唐芳看着柳南云死去,她的心情更加兴奋,“死了,死了,终于死了,啊,”唐芳在兴奋的极点又一次被高潮弄晕了过去。

孟青龙对心月狐点点头说,“你照我说的去做吧。”

心月狐点点头拿着柳南云的尸体出去了。

而与此同时上官兰和柳叶媚正在房间里缠着柳陵光。

按照孟青龙的意思,上官兰将大量的红药放进了茶水中,端来给柳陵光喝,而柳陵光并未猜到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正要杀他。

他端起茶杯刚喝了一小口,就见心月狐进来了,“柳大侠,不好了,你爹他好像中风死了。”

柳陵光一听呆了一下,忙说:“在哪里?”

上官兰和柳叶媚一听都面露喜色,她们知道孟青龙哪边已经得手了。

心月狐看到柳陵光喝下了茶,知道他也快要死了,便一笑道:“你很快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

柳陵光一听心中一惊,突然感觉身体内一股奇异的力量游走全身,而且直部大脑,他猛的回头一看,只见妻子上官兰面带笑容和女儿柳叶媚搂抱在一起,两人正缠绵的亲吻着。

“啊,你,你们,”柳叶媚淫笑着回头看了一眼父亲,说:“爹,你看我和妈多配呀,”上官兰羞红着脸但带着无比的淫浪神情让柳陵光大吃一惊,紧接着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柳叶媚转身来到母亲身后,从后面搂着她的细腰,一双手按在她的双乳上抚摸着,一边看着吐血的父亲,淫声道:“爹,娘的双乳好像又大了许多,你想摸摸吗?”

柳陵光又吐了一口鲜血,用手指着女儿,“你,你,你们,”柳叶媚媚态一扬,一下将母亲的上衣打开,上官兰胸前坚挺的玉乳便呈现在柳陵光面前,就在柳陵光吐血之际,柳叶媚一边吻着母亲娇嫩的颈脖,一边妩媚的看着父亲,淫声不断。

上官兰也紧盯着丈夫,双唇微微启开着,好像极其的享受。

而这时孟青龙搂着外婆唐芳也进来了。

唐芳本就为第一美女,如今成了孟青龙的性奴后,打扮极其的妖艳,更增添了几分迷人的风采。

“舅舅,你好呀。”

柳陵光回头一看只见母亲唐芳半裸酥胸,迷人的乳沟甚是引诱人。

而自己的亲外甥则一手搂着她的腰身,一手在她的下身抚摸着。

“光儿呀,娘来送你了。”

唐芳淫笑着走过儿子身边,来到上官兰母女身边。

柳叶媚松开母亲,上官兰则抱着唐芳亲吻起来了。

这一下柳陵光再也承受不了了,“你们,”说着就欲动手杀人,可是他体内的巨毒已经开始发作了,混身提不起半点内力。

而孟青龙笑着摇摇头说,“舅舅,你别废力了,这样你还可以多活一点时间。”

他淫笑着搂过心月狐,亲了她一下说:“月姐,辛苦你了。”

心月狐很妩媚地笑道:“奴家不累。”

然后孟青龙来到柳陵光身边说:“舅舅,你不要生气,还有件事没对你说,芳儿。”

唐芳正和上官兰吻得不可开交,一听马上分开,娇声道:“老公,什么事?”“过来。”

唐芳来到孟青龙身边把身子依偎在他怀里,孟青龙就这样搂着外婆,看着舅舅说:“你想不想看看我新婚妻子的身体呀,”唐芳娇羞的说道:“老公,你好坏哟,”柳陵光终于受不了了,再一次口吐鲜血。

他无力的坐在哪里一动也不能动。

唐芳淫笑着用手帕轻轻擦了擦儿子口角的鲜血说:“光儿呀,为娘告诉你,从今天开始,龙儿就是娘的丈夫了,而你则必须称他为爹,知道吗?”

唐芳说得是哪么温柔,可听到柳陵光心里却比一把剑插在心里还要痛。

孟青龙点点头说,“嗯,光儿,马上我会让你和你亲爹一起上路的,而我会好好待你娘的,而你的陵光阁我也会好好接过来的。”

柳陵光死了,在他闭上眼的哪一瞬间,他看到母亲唐芳的衣服脱光了,哪坚挺高耸的玉乳正被孟青龙把玩不停。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