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狂野流星免费 狂野流星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孟青龙 孟青龙

    东海孟章岛岛主叫孟车河,与西京白虎营统领燕监兵、云南陵光阁阁主柳陵光、北漠执明门门主玄执明并称为江湖四大顶尖高手。  孟车河,江湖人称“血影屠魔”,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只是长年在东海孟章岛上不在江湖行走,所以很少人见过他。  燕监兵,江湖人称“杀伐战神”,因为他武功高强,而且每战必胜,所以称他为“战神”。  柳陵光,江湖人称“天外飞仙”,因为他的轻功天下第一,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玄执明,江湖人称“大漠疯侠”,因为他练武练得有些疯疯颠颠的,与孟车河交情颇深,因而两人的性格也很想象。

    狂野流星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孟青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孟青龙》,是作者狂野流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东海孟章岛岛主叫孟车河,与西京白虎营统领燕监兵、云南陵光阁阁主柳陵光、北漠执明门门主玄执明并称为江湖四大顶尖高手。  孟车河,江湖人称“血影屠魔”,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只是长年在东海孟章岛上不在江湖行走,所以很少人见过他。  燕监兵,江湖人称“杀伐战神”,因为他武功高强,而且每战必胜,所以称他为“战神”。  柳陵光,江湖人称“天外飞仙”,因为他的轻功天下第一,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玄执明,江湖人称“大漠疯侠”,因为他练武练得有些疯疯颠颠的,与孟车河交情颇深,因而两人的性格也很想象。

《孟青龙》 第五章 奸嫂淫姐 免费试读

大厅里白布飘条,两具棺材并排放着,两个灵牌并排放着,一个是陵光阁老阁主柳南云、一个是陵光阁现任阁主柳陵光。

父子两人同时死了,可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唐芳和上官兰母女都穿上了孝服,孟青龙当然也不能例外。

在他的计划中,还没有到开城布公的哪一天,所以唐芳还是他的外婆,上官兰还是他的舅妈,柳叶媚还是他的表妹。

他把舅舅的死讯以飞鸽传书的方式通知了远在西京的姐姐,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她过来。

虽然是在守孝期间,可孟青龙并没有停止淫乱的生活,他让唐芳趴在柳南云的棺材边,自己则从后面插入她的肛门里,又让舅妈上官兰趴在舅舅的棺材边,从后面插入她的阴道里,这样他可以来回的在这一对婆媳之间抽插取乐本应哀声不断的灵堂竟然被这两个女人变成了淫乐的场所,呻吟声浪叫声不绝与耳。

就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十天左右。

正当孟青龙在上官兰的帮助下奸淫表妹柳叶媚时,心月狐来报,“主人,大小姐到了。”

孟青龙一听姐姐来了,心情很是兴奋,“好,好,马上准备。”

他边说边在柳叶媚的阴道里抽插了百来下后将精液射给了她。

上官兰和唐芳扶着被奸晕过去的柳叶媚到内堂去了。

而孟青龙精神抖擞的来到大门外,果然就见到了美艳动人的亲姐姐孟青丝,她身后还有二女,竟然是姨妈柳慧静和当今玉贵太子妃自己的表姐南宫铃。

这一下让孟青龙无比的兴奋,本以为只有姐姐一人能来,没想到姨妈和表姐也来了,这可真是太出乎其预料了。

孟青龙上前拜见姨妈和表姐,又拉着姐姐的手假装很悲伤的样子。

孟青丝也很难过,必竟是自己的亲舅舅,可她心里怎么也不会想到亲舅舅是被自己的亲弟弟谋杀的。

柳慧静和南宫铃也十分伤心,她们一行人来到大厅,唐芳和上官兰母女都假装很悲伤在哭泣的模样。

柳慧静一见母亲唐芳也扑到她怀里痛器起来,南宫铃也跟着母亲身后痛苦不已。

孟青丝流着眼泪上了几柱香后,就问孟青龙:“龙弟,外公和舅舅是怎么死的?”

孟青龙早就编好了一番谎话,他说“哪天,我和表妹以及舅妈外婆去游玩,回家的时候看到数十个黑衣人从阁里出来,我道不妙,进去一看,阁府上下家仆和舅舅外公都被杀死了。”

原来这孟青龙怕阁府的人失言,便下了狠心将阁府上下七十多名男女仆人全部秘密杀死了。

而这些都是使用唐芳的独门暗器“五毒钉”杀的。

孟青丝一听更难过了,说:“既然这样,我看我们要马上通知父亲和叔叔、姑父过来了。”

孟青龙点头说:“是的,我已经飞鸽传书了。”

就在众人很难过的时候,心月狐又来报,“三少爷,大小姐,大少爷来了。”

孟青龙一听大哥也来了,心里一惊,因为他从小就怕这个大哥。

孟青龙知道自己此时的武功已经比大哥孟青刀要高出十倍去了,可他从小的阴影还是让他有点心虚。

来到门外,就见到了大哥孟青刀,他身后跟着一个绝色美女。

孟青刀对弟弟说,“这是你嫂子,叫上官美凤”孟青龙见着这个嫂子心里真是说不出的喜欢,这个上官美凤真的太美了,美得让人一见心都狂跳不止。

孟青龙上前深深一礼拜见嫂子。

上官美凤看着英俊的孟青龙点点头说:“其实我是舅妈上官兰的侄女,大家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

孟青刀又说了,“姑妈和姑父随后就到,你在这里接一下,我先进去了。”

不一会儿,西京白虎营统领燕监兵和夫人孟菁儿以及女儿燕灵姗来了。

这对母女花正是太美了,让孟青龙心里也是狂跳不已。

他忙上前去拜见姑妈姑父以及表妹,现在数数已经来了有六位美女了。

可就在这时又来了一辆马车,从车上下来一人,孟青龙当然认得,这可是自己的亲叔父,北漠玄执明,他身后是两个绝色美女,一个是婶娘东方洁,一个是堂妹玄珠儿。

这下可好,美女都集合了,就差哪个远在东海的亲身母亲柳慧芸了,孟青龙知道自己一定要乘这个机会,才有可能一网打尽,所以当他看着所有人都进了陵光阁后,冷笑一声,将大门关上了。

男人全部杀死,女的全部变为自己的性奴。

孟青龙在心里大声叫了出来。

来到大厅上,看着这十三个美女三个男人,他心里一阵冷笑。

但脸上还是一幅很悲伤的样子。

孟青刀正和叔父、姑父商议是什么人敢纠众来陵光阁杀人时,孟青龙插上了一句,“会不会是一神教的人?”

燕监兵点点头说:“当年一神教被陵光阁挑了一个分舵,这是奇耻大辱,他们有报复的动机。”

玄执明又说了:“可四大家族也被我们挑过呀,他们没有可能吗?”

孟青刀则说:“四大家族要除了舅妈的上官家族和婶娘的东方家族,以及姨妈的南宫家族,我看就这欧阳家族最有可能做这件事,”三人都点点头,都很赞同这个说法。

孟青龙一看天色也不早了,便吩咐心月狐去开饭。

心月狐当然知道孟青龙的计划和安排。

她点点头去了。

孟青龙回头一看就见到外婆和姨妈正抱头痛哭,他心里一乐,今夜就从姨妈开始,可他回头一看姐姐孟青丝,欲火又上来了,姐姐也可以,但一看姐姐身边的嫂子上官美凤,他下定决心,就从她身上开始了。

晚饭的时候,孟青龙知道姑父和叔父都是爱喝酒之人,大哥更是,于是便拿出了早已做了手脚的酒给他们喝。

而哪些女人都不肯喝酒,孟青龙也不强劝,反正都逃不出他的魔手。

四个男人喝了很多酒,也聊了很多,一直快进初更天时,终于都醉了。

陵光阁的房间很多。

心月狐现在成了陵光阁的临时总管,她把孟青丝安排在唐芳的房间,又把柳慧静母女安排在隔壁房,然后把燕监兵一家安排在东跨园的两间房里,又把玄执明一家安排在西跨院的两间房里,最后把孟青刀安排在最偏僻的南跨园,因为这是孟青龙让她这样安排的。

他今晚就要对这个让他心跳不已的亲嫂子下手了。

孟青龙看着他们都回各自房后,对外婆唐芳使了个眼色,唐芳心里会应,就笑着拉起外孙女孟青丝的手说:“丝儿,跟外婆回房去。”

孟青丝和唐芳走后,上官兰母女淫笑着对孟青龙说:“相公,你今晚怎么过呀?”

孟青龙哈哈一笑,搂住她们母女说:“今晚你老公我,要去采花了,你们两人自己在房间里玩吧,”上官兰母女脸上都是一红,同声嗔怪道:“坏死了。”

孟青龙看着上官兰母女回房去后,这时心月狐来了,她告诉孟青龙上官美凤在南跨院已经安排妥当。

孟青龙点点头,亲了一下她后说:“你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我会来看你的。”

心月狐知道孟青龙很缠自己是因为自己是第一个夺走他处男之身的女人,在他心中自己多多少少占着一点地位,想到这她很开心,便高兴着回房去了。

孟青龙悄声来到南跨院,就见一间房里还亮着灯。

孟青刀因为喝多了,正在醉酒,而上官美凤正在服待他,还说:“叫你别喝哪么多的酒,你就是不听,”“我没醉,我还能喝,”孟青刀醉话一片后就睡过去了。

上官美凤无奈的摇了摇头,端起脸盆出房门来倒水,正好碰见孟青龙。

孟青龙呆呆的看着这个美得让他心跳不已的亲嫂子。

而上官美凤一见孟青龙也吓了一跳,看着他呆呆的看着自己,不由的脸一红,因为这和当年孟青刀看她时是一模一样的表情。

她脸一红娇声道:“龙弟,你怎么在这里?”

孟青龙闻着嫂子吐气如兰的气息,欲火高涨,但他强忍着,说“我来看看大哥怎么样了,”上官美凤也没猜到这个小叔子正在打她的主意。“你大哥醉了,现在正睡着了。”“哦,是这样呀,哪小弟有一事想跟大嫂说一下。”

上官美凤一听忙问:“龙弟,有什么事尽管说好了,”孟青龙看了看旁边的空房说:“可否到哪里一去?”

上官美凤一看孟青龙指着的旁边空房,心里也没在意,她没想到深夜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有多不好。

上官美凤推开房门先进去,孟青龙随后跟了进来,双手背向将房门关上,上官美凤不疑有它就去点灯,灯刚点着。

孟青龙就从身后搂住了她那纤细的腰身,上官美凤一呆,孟青龙如恶魔般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嫂子,你真的好美哟,小弟每次看到你心都狂跳不已,小弟已经忍不住了。”

说话的同时,孟青龙的双手已经按在了上官美凤那高耸坚挺的双乳上抚摸起来。

上官美凤呆住了,随即就惊呼:“不可以,龙弟,你不可以这样,我是你嫂子呀,”孟青龙那双魔手一旦运起淫门秘功,是任何女人都无法抵挡的,况且孟青龙还从秘芨里学会了一种邪术,即控心术。

孟青龙在嫂子的耳旁轻轻的说道:“嫂子,嫂子,让我爱你吧!”

这句话仿佛如魔音般催进上官美凤的大脑,现加上孟青龙那双魔手在身体上的游走,使得上官美凤也渐渐被挑逗的欲火高涨。

孟青龙吻着嫂子雪白的颈脖,一手抓住她胸前坚挺的乳房,一手则将她的裙带掀起。

上官美凤呻吟着将头靠在孟青龙的肩膀上,孟青龙乘机就将嫂子的头扭过来吻住她的双唇吸吮起来。

上官美凤发出“嗯,呀”的迷人呻吟声,孟青龙知道自己的控心术又有进步。

他慢慢将嫂子推倒在床上,然后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看着平躺在床上美艳动人的亲嫂子,心中叫道:对不起大哥了,你的老婆,小弟要尝尝味道了。

当孟青龙把嫂子身上最后一件衣服脱去时,只见嫂子那绝美的玉体发着晶莹的白光,甚是引诱人。

孟青龙吻着美女的双唇,双乳,大腿,当来到她那迷人的阴户时,两片粉红色的阴唇正闭合着,还有丝丝淫水缓缓流出。

孟青龙将自己粗大的阴茎对准嫂子的阴户,用龟头在她的阴唇边摩擦了半天,这下可让上官美凤失了魂,淫声浪叫道:“啊,龙弟,快,快,快插进来呀,”孟青龙淫笑一声,腰部一用力,就听上官美凤“啊”的一声惨叫,她半坐起身子,看到孟青龙那无比粗大的阴茎插进了自己的阴道之中,“痛死我了,”。

孟青龙只觉得嫂子的阴道也是非常紧窄,特别是她阴道内的嫩肉包裹着自己的阴茎非常舒服,他看着嫂子痛苦的表情,一狠心将全部的阴茎插进嫂子的阴道里。

上官美凤痛得眼泪直流,双手紧紧抱住孟青龙的脖子,“轻点,龙弟,你要了嫂子的命了,”。

孟青龙吻着美艳嫂子的双唇,然后开始抽插起来。

上官美凤只觉得小叔子的阴茎无比坚硬,每一下对插到自己的子宫深处,这种感觉是丈夫所不能给予的。

孟青龙知道嫂子已经对自己动了情了,所以他更加卖力的抽插着,狠不得每下都将阴茎插进嫂子的子宫最深处,事实也是这样。

上官美凤高潮一次来得比一次快,而孟青龙依然没有要射精的感觉,他只觉得嫂子的阴道好像在源源不断的夹紧自己的阴茎,让自己爽得要死,他此时心中真恨:为什么大哥能娶到嫂子这样的尤物,我一定要将你夺过来。

上官美凤已经泄了七、八次身了,也已经全身脱力了,可孟青龙仍旧像一只老虎一样精力无穷,他含住嫂子的一只乳房吸吮着,下身更加以迅雷的速度抽插着,此时上官美凤只剩下娇呤了,“啊,龙弟,亲丈夫,你真强,插到凤儿的心房里去了,啊,啊,”孟青龙低头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嫂子娇嫩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的样子,很是威风,一手抓住嫂子的右乳揉搓不止,一手抄到嫂子的屁股下面轻轻将嫂子的身体抬起来,一转身变成了女上男下的位置,上官美凤已经无力了,可是本能的还是用自己的阴道去套弄着孟青龙那坚硬无比的粗大阴茎,这下更把她美得上天了。

孟青龙看着怀中娇艳无比的亲嫂子,一口吻住她那红润的双唇,吸吮着她那香气十足的舌头,只觉得嫂子的口水真甜。

上官美凤呻吟不止,“嗯,呀,嗯”的淫声着。

孟青龙此时又想到亲大哥就在隔壁房中,而自己却正在与他的妻子自己的嫂子做着快乐无比的性交,这更加刺激了他的原始兽欲,他一把将嫂子放倒在床上,让她趴着,把屁股高高抬起,自己则从身后插进她的阴道里,然后俯身压在她的背上,双手握着她胸前动荡不已的双乳揉搓着,上官美凤从来不曾与自己的亲丈夫玩过这些花样,此时被孟青龙花样不断的玩弄着,只觉得欲火更旺,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臀部往后送,迎接着孟青龙粗大阴茎对自己阴道的摧残。

孟青龙直起身子,一手拉住嫂子长长的秀发,一手按在她那雪白的屁股上,快速的挺动下身。

而上官美凤由于头发被拉,只能仰起头呻吟着,“啊,龙弟,亲丈夫,你插死凤儿了,”孟青龙看着娇媚美艳的嫂子在自己的身下发出如此醉人的呻吟声,心中欲火燃身,只觉得自己快要射精了,便将阴茎死死的顶在她的子宫深处,将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了进去。

“啊,烫死我了,”上官美凤身体颤抖着,直觉告诉他身后的男人在体内射出了大量的精液,直浇得自己的子宫一颤一颤的,这种感觉让她再次飞上了高潮。

孟青龙在嫂子体内射精后,趴在她的玉背上喘着气,这一仗两人从初更一直玩到四更,而上官美凤要舒服的要死,并且她也成为了孟青龙的第五名性奴。

孟青龙温柔的搂抱着亲嫂子,抚摸着她胸前坚挺的玉乳,亲吻着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上官美凤此时就像一个新婚妻子一样,紧紧抱着孟青龙。

孟青龙看着美艳的嫂子成为自己的女人后,得意的一笑,便也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上官美凤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赤裸裸的与孟青龙睡在一起,她用无比爱恋的眼神看着孟青龙,孟青龙这时也醒了,看了一眼嫂子,说:“嫂子,你好美呀,”上官美凤羞红了脸将头埋在他怀里娇嗔道:“龙弟,你坏死了,你让嫂子我怎么去面对你哥呀,”孟青龙淫笑一声,“我会对大哥说,让你嫁给我的,”上官美凤一听心中很高兴。

从南跨院回来,孟青龙就看到姐姐孟青丝和外婆来到大厅,他精神抖擞的来到两人面前,孟青丝问:“龙弟,你怎么眼圈有些黑呀,昨晚没睡好呀,”孟青龙笑了笑,对外婆唐芳使了一个眼色,唐芳哪里能不知道,她笑了笑对孟青丝说:“丝儿呀,你弟弟他昨晚可能太累了,让他先去休息一下吧,”孟青丝不解,“外婆,你怎么知道弟弟昨晚很累呀,”唐芳一笑,看了一眼孟青龙对孟青丝说:“以后你会知道的,”就在这时,燕监兵和玄执明还有大哥孟青刀进来了,燕监兵对孟青龙说:“我们准备去一趟欧阳世家,你大哥也同去,你就在阁里好好保护家里人。”

孟青龙答道:“侄儿一定尽全力。”

就在燕监兵三人走后不久,孟青龙心中一阵冷笑。

孟青丝看到弟弟冷笑,就问:“你冷笑什么?”

这话刚一说完,就觉得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孟青龙大笑三声,唐芳也笑了起来,因变就是她把孟青丝弄晕过去的。

孟青龙又对唐芳说:“好老婆,你去东西跨院,把她们全摆平了,我先抱姐姐进房去。”

唐芳一阵媚笑说:“老公,你可不要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哟,”孟青龙淫笑不止,抱起晕倒的姐姐走进了内房。

孟青龙把亲姐姐放平在床上后,看着极其美丽的亲姐姐,她的脸上还有五分母亲的影子,这让他欲火高涨,而这时上官兰母女进来了,她们都是一身极其妖艳的打扮,孟青龙笑着搂过两人左右各亲了一口后说:“去吧,帮我把姐姐的衣服脱了,”上官兰淫媚一笑,道:“你这坏小子,还要我们母女帮你不成,”说归说,很快的孟青丝身上的衣服就被上官兰母女脱光了,上官兰摸着孟青丝的玉体说:“果然是个美人,这幅身体就连我这女人看了都想要,”柳叶媚也淫笑道:“娘,昨晚你把女儿都玩了,一大早又看上了别的女人,你好色哟,”上官兰脸一红,想到昨晚与女儿玩了将近一夜,自己化成男人将女儿身上三个洞全部玩了个遍,直玩得女儿求饶不止。

现在她已经变回了女人,可是看到孟青丝的玉体,她又忍不住想上她了。

孟青龙脱光自己的衣服来到她面前,一把搂住她笑道:“好舅妈,你敢打我亲姐姐的主意,小心我日后让她奸死你来。”

上官兰脸一红娇声道:“兰儿愿意,”孟青龙哈哈一笑,又抱住柳叶媚亲了一下,说:“好妹妹,来看看哥哥是如何替姐姐开苞的,你去拿块白绢来,”柳叶媚淫笑着从怀里拿出一块白绢说:“我早就为你准备好了,”“还是叶儿乖,”柳叶媚淫浪的叫道:“要不,叶儿先为哥哥含一伙吧,”“嗯,”于是柳叶媚就蹲下身去用自己的樱桃小嘴含住孟青龙的粗大阴茎,而上官兰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替他口交,说道:“死叶儿,昨晚娘让你含一伙都不肯,现在倒情愿来含龙儿的了,”孟青龙双眼紧盯着亲姐姐的玉体,一阵欲火冲心,他推开柳叶媚,双手将姐姐的双腿分开,将白娟放到姐姐的屁股下,然后将阴茎对准姐姐的阴道用力一插,“啊”孟青丝被痛醒了,她双眼流着泪。

因为孟青龙心情比较急,所以大阴茎插进去一大半,就觉得自己的阴茎被姐姐阴道里的处女膜挡住了,再看着流泪的姐姐,他一边吻着她的香舌,一边缓慢将阴茎插进,终于插破了处女膜,孟青丝痛得更厉害了。

她双手紧紧抱住弟弟的脖子,“痛死我了,”。

孟青龙只觉得姐姐的阴道奇紧无比,简直和外婆唐芳的一样,可哪种被姐姐阴道肉壁包裹着阴茎的舒服感让他爽到九天之外去了,在姐姐的哭泣声中他开始抽插起来。

柳叶媚嘟着小嘴说:“哥哥,真坏,破妹妹的处时哪般凶狠,可破姐姐的处时却是这般温柔,”上官兰走过来搂住女儿说:“叶儿乖,你哥哪时刚受秘芨,失了心性,现在又不同了,”上官兰一边说一喧看着孟青龙那粗大的阴茎在他亲姐姐的阴道里进进出出,而手上却抓着女儿的双乳抚摸起来。

唐芳这时也进来了,她来到床边看着孟青龙正在奸淫孟青丝,淫笑道:“龙儿真色,这么就迫不急待的玩起亲姐姐来了,”上官兰一看婆婆来了,淫笑道:“婆婆有所不知,龙儿就是这样的。”

唐芳看着姐弟两的性交,呼吸有点加速,上官兰看出来了,妩媚的对她说:“婆婆,需不需要儿媳妇来爱你呀,”唐芳点点头。

孟青龙一边奸淫着亲姐姐,一边将唐芳搂进怀里,将她面对孟青丝,说:“老婆,来亲亲你的小外孙女,也是你的好妹妹,”唐芳羞红了脸,用自己的红唇吻诠孟青丝的双唇,吸吮着她口中的香舌。

上官兰将红药吃下去后,立刻变成了美艳的男人,她挺动着身下粗大的阴茎,晃荡着上身丰满的玉乳,一头长长的秀发飘散着,来到唐芳身后,将阴茎对准她的肛门插了进去。

唐芳正在和孟青丝亲吻了,没注意到儿媳妇的举动,“啊”的一声,唐芳呻吟一声,柳叶媚立刻就抓住唐芳胸前的玉乳抚摸起来,上官兰抽插着唐芳的肛门,上身却和孟青龙亲吻着,孟青龙身下抽插着亲姐姐,却低头含住舅妈的玉乳吸吮着。

柳叶媚将自己的双腿分开,把唐芳的头按在自己的阴户上说:“芳儿,快亲亲叶儿吧,”唐芳就用嘴含住柳叶媚的阴唇吸吮起来,不不时的用舌头插进她的阴道里。

柳叶媚用手按住奶奶的头,使命的抬起自己的屁股,仰头呻吟着。

孟青丝此时最难受了,她已经被亲弟弟奸淫到了七次高潮,全身被欲火点燃,孟青龙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姐姐阴道里肉壁的变化,他知道姐姐终于成了他的女人了。

孟青丝被弟弟奸淫到全身脱力无止,她抱着弟弟的头说:“好弟弟,你可不要辜负了姐姐呀,”“放心吧,我的好姐姐,亲姐姐,弟弟爱死你了,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说完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抽插。

由于唐芳出手,柳慧静母女、孟菁儿母女、东方洁母女都沉沉睡了三天。

这三天时间里,孟青龙把嫂子上官美凤和亲姐姐孟青丝搂在怀中奸淫了整整三天三夜。

孟青丝也继上官美凤之后成了孟青龙的第六个女性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