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流氓大地主》棺材里的笑声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流氓大地主 流氓大地主

    许平,一个吊儿锒铛,无所事事的小流氓。从小就被父母遗弃,靠着偷鸡摸狗养活自己。蹲在厕所里时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和明朝很相似但又有些不同的异界。还幸运的成为了当今皇帝唯一的孙子。  古代的女人就是好,三从四德,温顺体贴。  且看一条现代色狼如何纵横四海,杀得敌人惨叫,搞得美女一个个浪叫。

    棺材里的笑声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流氓大地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流氓大地主》,是作者棺材里的笑声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许平,一个吊儿锒铛,无所事事的小流氓。从小就被父母遗弃,靠着偷鸡摸狗养活自己。蹲在厕所里时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和明朝很相似但又有些不同的异界。还幸运的成为了当今皇帝唯一的孙子。  古代的女人就是好,三从四德,温顺体贴。  且看一条现代色狼如何纵横四海,杀得敌人惨叫,搞得美女一个个浪叫。

《流氓大地主》 第一章 穿越帝王家 免费试读

许平,从小无父无母,在都市里浪荡着。靠着偷东西和各种赚小钱的渠道,硬是让自己活了下来,还有闲钱上了一所三流大学。可是毕业以后却发现自己学的东西根本不能安身立命,十分凄凉!

某天,正幻想着隔壁屋里住的美女,陈平蹲在公用厕所里排出一天的毒素,突然感觉四周被雷劈了一样的晃了起来,接着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而后模糊感觉自己正在一个黑暗的地方,温度很高,而且四周似乎被肉质包裹。不由得恐惧了起来,该不会是碰上鬼了吧?刚才明明是在厕所里,怎么一转眼就到了这地方?

京都燕王府里,一帮人忙得热火朝天,燕王朱允文一脸焦急的走来走去,今天王妃纪欣月早产了。自己一直无后,好不容易上天赐了一个后代,现在却难产,看来自己的第一个子女出生很不顺利,第一次当父亲的心情更让他烦躁,恨不能直接冲进屋里把那个折腾人的小宝贝直接拖出来。

另一个一脸威严的老人坐在椅子上,虽然看起来很镇定,但从他额头上的汗也看得出来他很紧张,这人就是大明朝当今天子,朱允文的父亲一宏武皇帝朱元章。他早年征战天下,血战二十载才开创一片安康盛世,有两个儿子,在一次出巡中被刺客伤到龙根无法再生育,大儿子平王朱孝王从小体弱多病,二十岁的时候留下一个女儿就撒手走了。二儿子朱允文一直无后,好不容易盼到了第一个却难产,如果不能有个孙子,那自己打的这片江山又有什么意义?

随着产房里「哇」的一声大哭,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古代女人的产房,任何男人都不能进去,包括自己的丈夫也一样。父子两人在院子里焦急的等着,来回踱步,气氛十分的沉闷。不一会儿一个丫鬟一脸欢喜的跑了过来,跪地高喊:「恭喜王爷,恭喜皇上,纪主子顺产了,是个小王爷。」

朱允文一听忍不住跳了起来,朱元章更是紧张的把茶杯都捏碎了。父子二人一脸的兴奋,朱家总算有后了,总算对得起先祖和这片大好的河山,忙让丫鬟把孙子抱过来。

许平好不容易才看见了一丝光芒,等适应了突然的亮光,睁开眼睛,许平傻住了,自己的身体缩成了一小点,被一个满头大汗的美貌妇人抱在手上,感觉她比自己大了好几十倍,想开口说话,却变成了婴儿的哭声。

这时候妇人将他抱紧了一些,母爱的光环强烈得让人眩目,她轻挽了遍布汗水的杂乱发丝,语气虚弱而又幸福的说:「乖儿子,你可算是好了,这两天可把为娘折腾坏了。」

许平彻底的傻了眼,难道自己投胎了?不对啊!看这情况应该是穿越时空了,可自己为什么就变成了一个小孩子了?

就在妇人沉浸于初为人母的幸福中时,一个丫鬟进来轻轻的和纪欣月说:「主子,皇上想见见小王爷,让奴婢来接他过去。」

纪欣月听完,温柔的摸了一下许平的小脸,语气十分开心的说:「孩子,你爷爷要见你。一会儿乖一点。」

说完把许平递给了丫鬟,产房里的人七手八脚的把他洗干净以后,又包得严严实实的抱了出去。

许平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被一个满脸威严的老头接了过去,老头一脸溺爱的打量了他一会儿,突然大笑了起来:「好,天庭饱满,虽然早产,但体重也不轻,有我朱家男人的英气,眉目又和他娘一样清秀,想必长大后又是一个美男子。」

许平刚想开口,又变成了婴儿的标准哭声,惹得朱允文在一边心疼的说:「父皇,您声音太大了,看把我儿子都吓哭了。」

朱元章无所谓的挥了挥手,笑道:「没事,我孙子声音响亮。小孩子嘛,嗓音高就说明身体好,日后必成大器。」

朱允文这时候只想伸手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抱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但还是恭敬的朝父亲说:「这是我们朱家的第一个男嗣,还请父皇赐名。」

老皇帝想了一会儿以后说:「这是我第一个孙子,赐名朱元平,尊号定王,朕一会儿就回去昭告天下。」

朱允文谢过恩后,恭送父亲回宫。这才迫不及待的转身去和虚弱的妻子温存,好好的逗弄自己的宝贝儿子。

时光如火箭(想不出什么好词)许平(以后照样用这个名称)坐在皇宫门前的台阶上发呆,一转眼已经五年。自从有了他,父亲就没有再生育过,这五年一直都是万千宠爱在一身,父母的溺爱和皇帝爷爷的恩宠让他对亲情又重新有了感觉,也渐渐的适应古代社会的生活,不知不觉习惯了小孩子的心理和亲人对自己的宠爱。三岁时开始,每年都必须到皇宫里学文习武六个月,其实从朱元章越来越沧桑的脸上,他也看到了老人对天伦之乐的渴望。

这两年一直都在各种督促下学习文章和功夫,超前的知识让那些教他的老师目瞪口呆,除了跟着亲人在一起,剩下的时间他最常做的事就是发呆。整理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和历史的发展,还有自己学过的那些化学知识,现在得好好的积累一下,等岁数差不多,找机会偷溜出去游历一下,尽情的快意花丛才是王道。上辈子因为穷困,只能过上闷骚的生活,与手为伴,这一世要是不多享受一下实在太对不起自己了。

刚想入神就被打断了,一个一脸卑微的太监跑过来说:「我的好殿下啊,您可让奴才一顿好找啊。皇上在找您一起用膳呢!」

「走吧……」

许平正心里想着无数的美女,冷不防的被打断,心里有些怒火,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随着老太监走了。

刚进门,许平就被老皇帝一把抱住,朱元章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站在权力的巅峰上,感觉却越来越空虚,人老了总是对亲情特别的渴望。两年前,为了能让孙子进宫陪自己,是和儿子闹了一段时间。朱允文也只有这一棵独苗,自然是舍不得让他离开自己身边,最后两人只好决定让许平半年住皇宫,半年住王府。

朱元章把宝贝孙子抱在腿上,一脸慈爱的笑容,问:「平儿,最近学习的怎么样?我怎么听说你把先生们都给气跑了?是不是又不乖了?」

许平现在已经习惯了奶声奶气的说话,马上就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说:「皇爷爷,不是平儿把他们气跑的,平儿只不过出了一道题,结果他们感到惭愧而已。」

朱元章笑得更乐了,这个孙子从小就古灵精怪,不知道这次又弄出什么怪题来,逗问:「我的乖孙子都会出题了,告诉爷爷你出的是什么题啊?」

许平伸手像孩子一样的比划起来:「是一道数学题,如果一等于五,二等于二十五,三等于一百二十五,四等于九百二十五的话,那么五等于多少?」

朱元章听完也皱起了眉头,这样的变化明显是按五倍翻上去的,可一百二十五要是按五倍算的话,四就应该是六百二十五,怎么会是九百二十五呢?那五又是多少?许平看这位尸骨堆里走出来的一代帝王,被现代的一道奥数题考得眉目深锁,不由得笑了起来。

朱元章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眉目,只好问:「乖孙子,爷爷笨,想不明白。五等于多少啊?」

许平一副天真的拽了几下朱元章的胡子后说:「其实没那么复杂,这题很简单。最开头不是说了吗?一等于五,所以五也一样等于一。」

朱元章看自己一把年纪还被孙子给耍了,也没什么恼怒,反倒是十分开心孙子的聪明伶俐,对他更加宠爱。祖孙俩玩了没一会儿,许平的小肚子叫了一声,朱元章怕孙子饿坏了,赶紧让下人上菜。

许平饿极了,不管形象的吃了起来,有时候还呛到咳嗽,朱元章在一边心疼的又递水又揉背的,哪有半点皇帝的威严,跟一个普通疼孙子的爷爷一样。

等许平吃饱以后,朱元章突然一脸严肃的说:「平儿,你皇爷爷戎马一生,大明朝也是靠着刀枪才打下来的江山。你今年已经五岁了,也该开始学一下功夫了,我早年打天下的时候,收藏了天下各门各类的武功秘籍,安置在后花园的一栋书楼里,一会儿爷爷领你去那。你自己选你喜欢的武功练,我朱家的男子从来都是文武并济,你也不许例外。」

许平一脸稚气的说:「放心吧,皇爷爷,我肯定好好的学。谁敢欺负你,我就打死他。」

说完还挥舞了一下小拳头,把朱元章逗得大乐。

武功?难道这东西真的存在?许平想了想,不会是什么降龙十八掌之类老套的东西吧?那还不如一纸兵符,一个不爽,什么鸡巴门派一支军队过去就踩平了。

朱元章领着许平来到一座古朴而又高耸的阁楼前,只见这座阁楼高三层,外边装饰朴素但不失霸气,坐落在园子里,隐隐给人威压。正门上书三个大字:万宝阁。

朱元章一脸得意的朝许平说:「这里面放的是皇爷爷征战天下的时候收集的各种奇珍异宝和书籍典故,有一些是现在世间都找不到的孤品。可惜我俗务缠身,无法安下心来参看,所以一直荒废在这。」

说完拉着许平朝门口走去。

大门打开以后出来两人,见到朱元章并不下跪,只是弯身行了礼后说:「参见皇上。」

声音混重有力,走路的时候也是隐隐带着风。

朱元章脸色平淡的说:「平身!」

又朝许平说:「平儿,这两位是我们大内的供奉,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左边的这位叫石天风,江湖上称人间判官,右边的这位是原来武当的长老,人称烈火道人。这二位早年随皇爷爷争战天下,平定以后,因厌恶名利,所以一直隐世不问朝堂之事。」

「小王爷好!」

两人都行了一礼,不过也只是为了客气而已。

许平好奇的打量了一下两人,左边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就四十多岁,太阳穴鼓起,浑身肌肉发达但不夸张,剑眉鹰眼,国字脸上尽是阳刚的感觉,眼神给人的感觉像老虎一样的凶猛。右边的是一个穿着破烂道袍的老人,身躯比较瘦小,身上特别的邋遢,还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有那么点人畜无害的样子,可本能却觉得这人特别的危险。

都是人精啊,许平当然不会相信什么厌恶名利之类的屁话。像这种情况只能说是他们很聪明的选择了退休,不然的话,新皇登基肯定会血洗一批旧臣,又或者另一个情况就是在打仗的时候,这两人干的都是上不了台阶的事,所以没办法封官。

许平马上做出一副乖巧的模样,小小的身躯低头行了一礼后,满是稚气的说:「平儿给两位老爷爷请安。」

话里的天真让自己都有想吐的感觉。

两人看许平这副乖巧的模样,不由得喜欢上了这孩子。烈火道人高兴的拉过许平,仔细的看了一会儿,说:「皇孙天生骨骼过人,而且看起来聪慧灵巧,必定是练武习文的好材料。」

朱元章刚想和他们叙一下旧,一个太监匆忙的跑过来说:「皇上,番邦的使臣到了,正在大殿上候着。」

朱元章叮嘱许平在这要乖乖的听两位老师傅的话,又朝二人说:「我孙子暂时交给你们了,你们可不许藏私啊。要是教的不好,到时候我唯你们是问。」

看二人郑重点了头,朱元章又朝许平叮嘱几句话候就转身走了。

皇帝刚走,许平就不老实的到处打量起来,记得明朝的时候好像没那么多的武侠故事,最出名的还是倚天屠龙吧!但这时代看样子都过去了,而且自己来的地方肯定不是历史中的那个明朝。不然的话燕王应该是朱棣,朱允文貌似是孙子辈的名字。所以应该不会是正常的时空穿越。

一楼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书籍。让他忍不住想起了大学时的图书馆,但这里的藏书更多,五花八门的都有。都是古色古香的书本,看起来特别有文人的味道。

刚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好货色的时候,冷不防整个人就被提了起来。天风一把拽住了许平的后衣,轻声问:「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啊?」

「爷爷叫我平儿!」许平乖巧的应道。

烈火道人这时候也凑过来笑嘻嘻的问:「你学武功是为了什么啊?行侠仗义吗?还是为了锄强扶弱?」

许平看他俩都是一副逗弄的嬉笑,立刻有点不屑的说:「干那个多累?自己过好日子才是真的。以后打架能把人打扁,自己不吃亏就行了。」

两人突然对望了一眼后笑了起来,大喊终于后继有人了。果然如自己所预料,不是什么好鸟。

烈火道人笑了一会儿后说:「平儿,按照规矩我们不会收你为徒的,不过你要是遇上什么难题可以找我们。这一楼的全是一些普通的东西,用来掩人耳目,真正好的武功秘籍都在第二层,我们平时就守在那。第三层是你爷爷放置奇珍异宝的地方,没他的命令谁都不能上去,现在我带你去第二层看看。」

跟着二人来到第二层,明显感觉空间没下边那么大,书籍也只是零零散散的百八十本,不过摆放的特别有架势。石天风得意的说:「你自己去找找看有没有喜欢的,这些都是绝世武功的秘籍,我们如果不是到了这岁数已没办法参习,还真想散去一身功夫重练。」

靠,真他妈的没一本印象中的什么九阴九阳之类的。尽是这掌那拳的看起来就是低档的地摊货,而且一本本像是刚印刷出来的一样。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望着通往三楼的楼梯,许平飞快的思考起来,这二楼能让这俩老家伙自由出入的肯定不会有太好的货,骗一般人的话还差不多。最好的货色应该在三楼,上边绝对会有一些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不然也不会派这么两个神仙在这看守。

打定主意,许平当下提出要去三楼看一看。

石天风和烈火道人互看了一下,两人脸上有点为难起来:「平儿,你爷爷下令我们是不能上去三楼的。」

许平奸奸的笑了一下,一脸坚决的说:「我自己上去不就行了吗?我要学武功又不是你们要学,只要你们不上去就可以了啊。」

两人想想也是,也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趁他们两个还没反悔的时候,许平迅速的爬上楼梯来到三楼。

三楼的东西更少了,都是各式各样的奇怪东西,什么珊瑚、珍珠之类的东西,看起来更像个中药店,许平走着走着被一座木制雕像给绊倒在地上,忍着疼痛打量起这块祸害自己的东西。

原来是一尊倒在地上的木雕,所雕塑之人头戴春秋时期风格的长冠,玉面如光,一副傲视天下但又无欲无求的高人表情一袭长袍加身,看起来有威定天下、纵横阴阳的感觉。

「雕工真好啊!」

许平感慨了一句,随即又气愤的踢了一脚,突然雕像的胸口出现打开了一小扇门,里边放着一本厚厚的书和几个小册子。

做这雕像的人员是厉害,要不是自己生气踢了一脚的话,还真看不出还有这样的机关,许平啧啧的赞叹着这构造的神奇。

他嘀咕看把书拿了出来,随手翻了几页,心脏就不争气的加快了。原来雕像所刻的是战国时期的传奇人物鬼谷子,这雕像是他的得意弟子张仪所塑,以传他平生的绝学。

书中所载的是他一生的兵法、阵法和纵横天地的绝世武功,以及毕生所学的奇术。一提起鬼谷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出神入化的兵法和奇门八卦,但其实他也是一位冠绝天地的高手,退隐后,晚年文武兼修,得证大道,是一个传说中的厉害人物。

(鬼谷子,姓王名诩,战国时代卫国[今河南鹤壁市淇县]人。其长于持身养性和纵横术、精通兵法、武术、奇门八卦等。

许平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书上记载鬼谷子所练功法叫「战龙诀」,共分九层。传说中是仙界龙族所流传下来的,已经不是武功而属于仙法了。他就是在修炼到第五层的时候成仙得道的。每练成一层除了内力的积累,还可以快速的习得其他的奇门遁甲。

看书里的介绍,如果能练到第九层则可以天地同寿,不死不灭,绝对是一部凌驾于普通武功之上的法门。

许平一脸平静的坐在浓雾迷绕的悬崖上,默默的感受着天地灵气对自己的洗礼,经过十年的苦练,战龙诀已经练到了第三层,即使是和二位供奉比划,也有了一战之力。十年的光阴,许平已练武成痴,每一次素质的提升,带来的都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满足感。

这十年来他已经把鬼谷子尊称为老师,但书中所记的各种奇术只是学到了一些皮毛。战龙诀自从在两年前突破了第三层以后,就没有进步。十年的时间,许平已经长成了一个身材挺拔的少年,身高约一百七十五公分。长发并没有像别人一样盘起来,只是简单的在后边扎了个辫子。肌肉平实而不夸张,却蕴涵着爆炸性的力量。

脸色温和但眼神锐利有光,俨然是一个翩翩的俊美少年。

现在算是彻底的适应了这个世界的一切,包括男尊女卑,也包括了各种繁琐的礼仪。虽然已经有了祸害美女的能力,但许平一直对宫里那些长相平庸的宫女提不起兴趣,要推倒她们就和嫖妓没什么区别,一点难度和情趣都没有,所以依然保持着处男之身。

结束了一天的练功,回到了皇宫以后,他径直朝御书房走去,朱元章正在和大臣们讨论边疆的事,最近胡人经常骚扰边境,让他头疼不已。小股兵出战是送死,大军一到,他们又跑得没影了。这样来回几次,光是军费就受不了了。

许平进去以后看皇爷爷一脸的惆怅,已经越发苍老的脸上这时候布满了皱纹,不由得有点心疼起来,走上前在他肩膀上按了起来。其他的大臣看这位未来的主子来了,识趣的走了出去。

朱元章眉头这才舒展开来,一脸幸福的享受着孙子的按摩,一边询问起他最近的学习进展。

许平答了一会儿以后问:「爷爷,什么事让你愁成这样?」

朱元章叹了口气,慢慢的说:「还不是边境的事,现在已经快入冬了,胡人或是契丹他们的粮食开始短缺,又打起了大明的主意,时不时的派一两队骑兵过来骚扰抢掠一番。有心想把他们打老实,可现在各地的军队一时之间都动不了。」

许平一副不解的模样问:「为什么?咱们大明那么多军队,难道收拾不了这些家伙?这些草原上的狼也没多少人啊。」

「你不知道啊,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今年各地上交的银子越来越少,有一些地方还受了灾,都哭着喊穷。不向朝廷要就不错了,表面上是太平盛世,可国库里边根本没钱拿出来打仗,我可能算历史上最穷的皇帝了。」

朱元章说完,自嘲又是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许平略略的思索了一会儿后说:「皇爷爷,我有个想法,不知道当不当讲。」

朱元章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从小古灵精怪的孙子,笑呵呵的说:「没事,尽管说。」

许平整理了一下思路后,提出:「现在国库没钱,百姓也没钱。那钱在谁身上?不是贪官就是一些为富不仁的家伙。皇爷爷只需让我出去闯一番,我保证能凑集来年所有的军饷,这帮胡子咱们先忍他一个冬天,等明年兵强马壮的时候再收拾他们不迟,草原上的民族只对物资有兴趣,领土他们就算攻下了也守不了。所以只会掠夺一番然后退回关外,只是要暂时委屈一下边境的那些百姓了。」

朱元章一听也有些心动,但也犹豫起来:「可是平儿,现在朱家就你一个独苗,就算我放心你爹也不放心。你才十五就想出去行走,是不是早了点?再说了,就算查抄那些贪官污吏,你又能凑集多少军饷?你要知道,要是真的和蛮夷开战,没有几百万两白银是下不来的。」

许平拍了拍胸口,自信满满的说:「皇爷爷,我办事什么时候夸过海口。我爹那边交给你去说,至于军饷,你半点都不用担心,我自有妙计能凑来。」

看孙子一脸的坚决,朱元章只好答应了,不过要求他带上几十个大内高手一起出去,确保安全。

许平立刻摇了摇头,说:「带那么多人出去,我怎么办事啊?只要带两个人一路随行就可以了。再就是请皇爷爷下一道圣旨给我,能先斩后奏。」

朱元章听话的写了一道圣旨以后,又拿出一把通体洁白的玉扇:「平儿,这是我登基的时候拜天大礼时供奉的扇子,上边加盖我的开国大印和玉玺,见扇如见君。现在也一并赐给你吧!到地方上有什么为难,只要拿出扇子,该杀的人你也不用犹豫了。」

许平一脸恭敬的接过了扇子和圣旨。到底还是朱元章比较疼自己,简单的撒娇一会儿就OK了。换成老爹的话,肯定挨一顿踢了。

朱元章喊了两人进来跟在孙子左右,一个是大内二品侍卫队长张虎,他一身横练的外家功夫登峰造极,一脸的忠直憨厚。另一个是面像猥琐的人,擅长使毒和轻功,叫林伟。

二人的武功在江湖上也算一流高手了,但在许平看来还是不怎么样。不过一路上多了两个跑腿的也不错,要是不带的话爷爷又不会放心。谢过恩后,他领着二人就朝宫外走去。

「天下的美女啊,张开你们的双腿等待老子的来临。」

刚出了京城的大门,许平就迫不及待的吼道。直把张虎和林伟吓得都有些愣了,印象中一向聪明乖巧的皇太孙这时候也露出了禽兽的一面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