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流氓大地主》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流氓大地主》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流氓大地主 流氓大地主

    许平,一个吊儿锒铛,无所事事的小流氓。从小就被父母遗弃,靠着偷鸡摸狗养活自己。蹲在厕所里时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和明朝很相似但又有些不同的异界。还幸运的成为了当今皇帝唯一的孙子。  古代的女人就是好,三从四德,温顺体贴。  且看一条现代色狼如何纵横四海,杀得敌人惨叫,搞得美女一个个浪叫。

    棺材里的笑声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流氓大地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流氓大地主》,是作者棺材里的笑声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许平,一个吊儿锒铛,无所事事的小流氓。从小就被父母遗弃,靠着偷鸡摸狗养活自己。蹲在厕所里时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和明朝很相似但又有些不同的异界。还幸运的成为了当今皇帝唯一的孙子。  古代的女人就是好,三从四德,温顺体贴。  且看一条现代色狼如何纵横四海,杀得敌人惨叫,搞得美女一个个浪叫。

《流氓大地主》 第四章 新皇登 免费试读

基本来按照计划,许平应该再往南走,可是却突然传来了老皇帝朱元章病危的消息。想想皇爷爷的英容笑貌,满面严肃但却对自己异常的疼爱,许平只感觉心里像是被铁锤狠狠地敲了一下,难受得有些喘不过气。

慌忙赶回京城,一路上许平担心得连饭都吃不下,让初为人妇的赵铃心疼得有时候也默默的掉着眼泪。当看到壮阔的京城到处都挂着白色的布条时,许平感觉脑门开始发晕,全身无力的倒了下来。虽然没晕过去,但也把同行的三人吓了个半死。

怀着沉痛的心回到了皇宫,许平见到的是老皇帝那威严的遗体,感觉脑袋瑟瑟的发疼,不敢相信眼前这冰冷的尸体,几天前还是和自己谈笑风生的爷爷,从穿越时空以来的十五年时间里,这位便宜爷爷对许平的疼爱从来就毫不吝啬,许平也彻底融入了自己这个孙子的角色,可还没等尽孝的时候他就走了,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朱允文虽然也是悲在其中,但强忍心里的悲痛,带着百官忙了一个多月才把老皇帝繁琐而又威严的葬礼办完,直到他安睡皇陵的时候,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许平在这中间感觉自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在爷爷的灵堂前哭晕过去好几次,满朝文武感动的直喊先皇泉下有知必然欣慰。那些酸秀才举着「国不可一日无君」的旗号,在老皇帝的头七结束时就举行了登基大典,其间许平挂着新太子名号也累得骨头快散了,礼节规矩一大堆,烦的差点想跑路。

虽然有些急促,但朱允文也正式的坐上了龙椅,尽管心里还是悲痛,但君临天下也难免会暗喜一番。上位以后,还没等文武百官适应过来,朱允文突然发动了雷霆一样的清算,或明或暗的势力渐渐浮出了水面,阴柔狠辣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让那些受到清算的官员们一个个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落了马。

朝堂的浮动让许平对一直以来装疯卖傻的老爹刮目相看,看来他也是早就做好了随时登基的准备,每空出一个位置就有人可以迅速的顶上。在许平和另一位异姓王的支持下,动荡了一个多月的朝廷总算安定下来。

那些权臣旧部虽然只是清算了一小部分,但也震慑了其他别有居心的家伙。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想安身立命最好还是乖一些。

朝廷这三个月的动荡不安,让许平的冷汗都流下来了,这帮当官的玩起手段来个个都不含糊,自己要不再学坏一点还真跟不上,他们的手段和脑子实在太厉害了。相较于这帮当官那无耻的脸皮,自己还真是有点太嫩了。

看来自己也要多做几手准备,免得以后有权臣当道的情况。老爹或明或暗的就藏了那么多的势力,这一手提前的准备实在是让人大感意外啊!许平将自己的计划好好想了几天后,决定找老爹谈一下。

朱允文最近消瘦了很多,如果不是他准备充足,这场动荡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虽然手段狠毒,有一些甚至是栽赃陷害。但是为了大局,也只能委屈一部分人了,毕竟这是一个新的皇朝,还有不少开国时的老东西在,这时候要压不住他们,以后难免会出事端。

难得的清闲,朱允文坐在御书房里,脑子里还在想着朝廷上错综复杂的关系,见到家里的独苗一脸严肃来找自己,看着日渐成人的儿子,心里不由得一阵欣慰,微笑着说:「我的好儿子,我怎么听说你当了太子还不去住东宫,现在朝堂上那些老不死的对这个意见很大,说什么违反了祖宗的礼节,你老爹我现在压力很大。」

许平见父亲自从当上这个皇帝后确实也挺累的,特别是现在内部不稳定,边疆又出了问题,短短的三个月就感觉他苍老了许多。原本一头乌黑的头发,冷不防的冒出那么多的白丝,顶着亲人逝世的痛苦,完成这些事情对他来说确实也够难的。

许平摇了摇手让宫女退下,自己站到后边给老爹按摩着肩膀,语气轻松的说:「我说老爹,难道您还不知道我的个性吗?要我住在那,一天到晚面对着那些老不死的家伙和不男不女的太监,您就不怕把我给弄成不举?我看您最好还是帮我做一下挡箭牌比较好。」

朱允文对这个儿子真有点无奈,说他不成器又特别能干,不知不觉已经获得了宫里那些武功高强的供奉和护卫的支持,还暗地里拉拢了一些比较激进的小官员。说他成器吧,一天到晚却又不知道在弄些什么古怪的事,偶尔还搞出一点点让人意外的动静来。

朱允文慈祥的笑了笑说:「听说你在外边找了个土匪出身的小姑娘,虽然我对这个没什么意见,你爷爷的本意也是要你多开枝散叶,但那帮计较的老顽固肯定会闹起来的,现在还不是动手收拾他们的时候,毕竟已经清算了一批人,现在人心刚稳定下来,不能有什么大动作,所以你最好先别想那些明媒正娶的事,过段时间吧!」

许平也大概知道了那帮老鬼的水泥脑袋顽固成什么样,想起一张张哭得和良家妇女被流氓糟蹋过一样的老脸,感觉蛋蛋疼了起来,浑身也是一阵恶寒,赶紧点了点头继续说:「老爹,这事我自己会有分寸的。这次来找您主要是有些事想让您支持我。」

朱允文一副饶有兴趣的口气问:「哦,我这好儿子又想干什么怪事!」

许平将自己的计划隐瞒了一部分,只说了一些重点:「现在朝廷的钱粮已经不多了,您也知道皇爷爷在世的时候已经对这个问题头痛到快晕倒,我想您在这方面的烦恼也不少吧?」

见他脸上露出头疼的表情,许平马上趁热打铁的说:「现在朝廷六部哪一个不是铁公鸡,据我所知,户部刚换上您的心腹刘全,每天都在哭穷,虽然咬紧了牙关,但还是拿不出稳定边疆的银子。所以我想再成立两部:一个天工部,具体干什么的您以后就会知道,运作的钱粮由我自己去筹措,另一个可能有点棘手,需要您能挡得住一时的压力。」

朱允文已经对儿子这些怪异的想法见怪不怪了,揉了揉太阳穴后示意许平继续说。

许平停顿了一下,语气严肃的说:「另一个就是商部,自从皇爷爷开朝以来,所有的商人地位都比较低,虽然有万贯家财却还只能穿粗布麻衣,我需要的是您能对我的两个部彻底放手脚,既效力朝廷又孤立起来,不用上朝议事,而且我要彻底的掌握它们,谁都不能干预。」

「那个天工部的事,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但朝廷已经有了工部,既然不用朝廷的银子养活,我想基本没什么问题。至于你提议商部的事,这个就比较困难了,一直以来商人的地位都比较低,想让那帮老顽固不出来反对是很难的事,不过你想干的话老爹支持你,可以先暗地里去准备,正式成立起码得一个多月后。」

朱允文脸色变化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继续支持儿子培养自己的势力。

许平心里一阵狂喜,虽然商部得一个多月才能正式挂牌,但没关系。筹措的时间也够了,但一想起那帮动不动就撞墙上吊的老家伙,心里既是恨又有点担心的问:「商部的事可能会遇到很多的阻力,那帮老家伙肯定会闹得更厉害,到时候怎么办?」

朱允文眼神变得狠毒起来,冷笑着说:「要不是这帮老家伙一套一套的理论,当年你大伯在朝廷最强盛的时候早就打下草原,直接杀到他们的王庭去了,也不至于留下现在的后患。现在开朝已经过了三十年,内部问题稳定下来以后,也该是开拓疆土的时候了。」

朱允文眼里闪过一丝冷漠,突然声音没有任何感情,像自言自语似的说:「有些人年事已高,也应该是西去的时候,再健康的人也挡不住岁月的轮盘,毕竟人总有生老病死的一天,一觉入梦后死在家里的床上不是稀奇的事。」

许平一听就知道,老爹这次打算暗地里将一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家伙们除掉,如果不这样,自己的商部估计是没希望的。看到父亲居然没多问一句就表示了最大的支持,许平心里尽是感激的说:「老爹您放心,一年之内,我让朝廷的大军杀到草原上。」

朱允文见儿子难得孝顺的模样,溺爱的摸了摸许平的头后微笑着说:「傻孩子,现在我就你一个儿子,不站在你这边我还能帮谁?你尽管放心的去做吧!相信你皇爷爷在天之灵也会高兴的。」

「嗯!」

许平满脸认真的点了点头,眼泪差点都掉下来了。

朱允文顿了顿,突然一拍脑子说:「看我这记性,现在你也是太子之尊了,应该有自己的御林军掌握在手里才对,虽然以后不会出现兄弟相争的事,但另一位王爷也不是多坚定的支持我们,为父在有生之年,尽量争取将这一隐患除去,实在不行的话也必须削弱他们。」

说到现在唯一的异姓王,许平脑子里出现了那个国葬时憨厚而又威严的老人哭得晕死过去的情景,从来就对这位和自己一样的王爷没有什么认知,但光是看他的容貌就给人一种压迫感。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气质,只有在尸堆里活过来的人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

许平立刻好奇的问:「老爹,按皇爷爷的性格,怎么会封一个不是朱家的人做王爷,这里边到底有什么事?我还真没去了解过!」

朱允文赏了儿子一个拳头,笑骂着说:「你这家伙一直都在搞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别说对这些陈年黄历了,就是现在六部的人你都不认识几个。另一个异姓王姓纪,叫纪中云,先皇赐号镇北王。以前随你皇爷爷南征北战二十多年,身上的伤疤加起来比谁都多,在当年元朝的一次战争中,救了你皇爷爷和大伯一命,虽然这样但也只是赏赐没有王号,直到开国大典,元朝的遗老不甘心,在地下埋了火药想将这帮开国功勋和皇室全炸死,纪中云用身体挡住了他们射出的火箭才避免了这一祸端,先皇考虑到他的救命之恩和累累功勋,才赐与了镇北王的尊号。可以算是咱们大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另一个人物了。」

许平听的津津有味,不过随后就思考起来,按道理说,镇北王也是一个快进棺材的老人了,以他追随老皇帝戎马一生的忠诚,定不会做出造反之类的事,不过要是一个有野心的儿子继承了王位那就不好说了,不由得开口问:「老爹,你是不是担心他的儿子世袭了镇北王的位子后,会不甘心居于人下?」

朱允文见儿子立刻就听出了自己的意思,赞许的点了点头说:「没错,按纪中云的脾气是绝对不会背叛朝廷的,虽然他在军中的威望很高,但却是个死忠派,不过现在他也已经是七十高龄了,说不定哪天就会追随你皇爷爷而去,到时候他的接班人不知道是哪个儿子,人的野心绝对是不会得到满足,当那个接班人站在了王爷的高度上,他抬头能看见的就是皇帝的龙椅,所以必须时刻的防范着。要知道镇北王一族自从开国后在北边经营了三十多年,可以说已经是根深蒂固了。手上还握着一支十万人的大军,不管他们有没有异心,都必须彻底的将这种不稳定除掉。」

朱允文说完眼里闪过一丝狠色,似乎早已经有了什么样的风吹草动让这个新上位的皇帝十分的敏感。

许平隐约也听说了这个纪中云从开国后一直就没解甲,始终在北边镇守着高丽和东瀛,还要防备契丹和满族。每年小小的冲突和小规模的战斗几乎没间断过,按道理那支十万人的大军也应该是不容小看的狼虎之师,战斗力不是普通的驻军能比得上的。

现在必须趁老爹在朝堂做镇的时候培养起自己的势力架构,不然以后可就真不稳了,毕竟这样一支军队不是完全的掌握在自己手里,是无法安心的。

朱允文见儿子一脸的深思,高兴的笑了几声:「你别太着急了,这时候不能给自己太多的压力,原来的燕王府已经让人改成太子府了,你以后就住那吧!没事多去看看你娘,她现在母仪天下,压力也是很大的。先下去吧!」

许平告退后走了出来,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思考着自己的计划,必须完全的做到滴水不露,不管是金钱、情报还是军队都一样,起码自己有一个缓和的时期,但最关键的还是必须有大笔的金钱和人马做为后盾。

恍恍惚惚的到家后,老管家柳叔就走了过来,因为宫里除了太监外男人不能进去,所以这位在燕王府待了三十年的老人就留在了新的太子府里,继续伺候自己的小主子。

柳叔恭敬的说:「太子殿下,林伟他们在外边等您多时了,现在您是不是见一下他们?」

许平看着这位老管家,一身朴素的管家服,走路的时候弯着腰,似乎风吹了就倒,但从他平稳的呼吸和脚步声来看,应该也是有一身强悍的功夫,小时候几乎没怎么注意过他,可能还是和自己玩心大有关系。

要不是自己修炼了战龙诀,还真看不出这个已经苍暮之年的老人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许平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说:「柳叔,你在家别叫我太子殿下,挺别扭的!还是和以前一样就行了,你让他们都进来吧!」

老管家应了一声后走了出去,没一会儿林伟等人就进来,跪地行礼后,林伟站起来,脸上有些试探的说:「主子,按照您的吩咐已经在京城郊外拿下了一块足够天工部用的地,现在屋子和院落都已经建得差不多。至于商部的用地,京城里的富商张庆和,一听说是您要的,马上捐了一个三十多亩院子出来,现在已经在重新装饰。」

许平赞许了一声,示意继续说。看来这个张庆和跟林伟是认识的,一个院子就可以巴结太子,相信这样的事大家挤破脑袋都会干的。

张虎拿着帐本,一脸欣喜的说:「主子,这是赵猛那呈上来的帐册,三个月前酒厂开始卖酒,有了您的印章加盖,再加上十里香的香醇,现在已经全国皆知,成了朝廷的御酒了。商人都赶往通阳县希望能买到一批,但生产力有限,也只能先满足一帮人,据说现在那的客栈都住满了排队等着买酒的人,三个月来虽然扣下了一些品质最好的酒,但盈利也达到了四十万两。」

这样的数字离心里的期望有点距离,许平有些提不起精神的问:「按照那么高的利润,这些盈利比原先想的低了一成,这是怎么回事?」

张虎见主子面色有点不好,赶忙解释说:「是这样的,因为那边生产量实在满足不了那些商人们的需求,一般十个人只有一人能买到一批。再加上厂房和工人还比较少,您这几个月又忙着宫里的事,所以少奶奶和柳叔商量后,决定只提取一半的利润就行,其他的都继续投入,继续加大生产。」

许平面色稍微缓和,这段时间乖巧的赵铃已经赢得了这些人的尊重,除了安慰自己以外,没想到这个娇弱的小姑娘做起生意来倒是一点都不含糊,虽然这时代女人家不能抛头露面的,但她还是毅然的接手,可以看出她虽然娇柔,但也不是那种懦弱的女人。

许平心里感觉一丝的欣慰,回头看林伟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立刻笑着吩咐说:「林伟,你去和张庆和说,这份礼本太子收下了,日后商部会有他的一席之地,你抓紧办好手上的事。张虎,你去散发消息,天工部招集天下的能工巧匠,不计出身,不计年龄和性别,只要有自己的能耐和手艺都可以来一试,入部以后享受官员的俸禄。」

两人都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许平这才挥了挥手说:「你们下去吧,把柳叔和赵铃叫来!」

二人应了一声后退了出去,老管家柳叔迈着蹒跚的步伐进来,依然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许平也装不知道他有武功的事,毕竟柳叔在自己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在府里了,对于这个忠心耿耿的老人,他是发自心里的尊重,而且老爹在的时候对他也是礼遇有加,自己也不能摆什么架子。

许平一副谦虚的口吻说:「柳叔,我知道你原来也是江湖中人,武功也高。希望你能帮我组织一个隐蔽的情报网,我要所有势力的一举一动都第一时间传进我的耳朵里。」

老管家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宽心的笑容,温和的说:「小王爷真的长大了,当年您父亲也和我说过一样的话。燕王的势力已经彻底暴露在其他人的眼前,所以在半年前您父亲已经开始为您打造一个新的情报网了。」

老爹的谋算真是深啊!从他自己的势力开始暴露后,已经为自己培养新的情报组织了,看来也是考虑到朝堂上的不安定情况才会有这样的准备,似乎是想先帮自己把该干的事全包办了。当独生子女就是好啊!

许平心里感觉有一股暖意,好奇的问:「柳叔,那现在规模怎么样?实际的效果呢?还有你的出身,以你地级中品的实力,自立门派根本就没有什么问题,为什么却甘心在王府里做一个管家?」

柳叔一直看不透眼前这个小主子的修为,现在听许平一语就说出了自己的修为境界,心里好奇之余也是特别震惊。

柳叔脸色一正,徐徐的说:「回小王爷,老奴本名叫柳天古,当年在江湖上外号「雷鬼」,和先皇的供奉齐名,也是一方强者,年轻的时候为了追求更上乘的境界,到处挑战强者。有一天,当我的名字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的时候,回到家里却发觉妻儿都被元兵所杀,村落更是被践踏,到处都是尸体和废墟。」

说到这的时候,柳叔脸色明显有些凄然,顿了顿继续道:「当时我的性格比较火爆,脑子也是被仇恨给冲晕了。想也没想就直接杀到了他们的兵营里,无奈双拳不敌四手,一身再好的武功也敌不过那么多人。最后要不是刚好王爷率军打了过来,把奄奄一息的我从尸体堆里挖出来,恐怕我早就去和家人团聚了。王爷既帮我报了仇,又对我有救命之恩,而家人的死让我已经对那些空名恨之如骨,只希望余生能回报王爷的大恩大德。」

想起还童趣可爱的儿子,和妻子死时被侮辱的惨状,柳叔不禁心里一酸,两行老泪从浑浊的眼里流了下来。

许平虽然从老爹那隐约听说过这一段经历,但从柳叔本人的嘴里说出来还是多了一些凄凉。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说着,但仍可以想像那时候他心里的恨,恨不能把那些杀了他家人的元兵碎尸万断。许平有点感同身受,心里也隐隐有点发酸。

见自己影响了主子的情绪,老管家抹了一下眼泪轻笑着说:「小王爷,人老了总是啰嗦,您不要见怪!这些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在王府这三十年我过的很开心,忘了那些虚名和仇恨,王爷也敬我如兄弟,视我为知己。从您出生到现在变成一个翩翩少年,老奴这辈子就算知足了。」

许平微笑的摆了摆手说:「柳叔,其实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又何必有那么多的伤感!」

柳叔笑得很是开心,过一会儿后正色的说:「小王爷,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魔教?」

许平点了点头,魔教从两年前开始崛起,偶尔和朝廷还有些冲突,行事阴狠毒辣,但门下人马众多,行踪诡异,甚至一些江湖中人都觉得这个门派有些太过于神秘了。虽然自号魔教,但武林中人对他们还是抱着赞许的态度,因为他们经常劫富济贫。

「听过,不过这个魔教有时候感觉是名门正派,有时候做的事却是邪门歪道。听说还胆大包天的抢劫朝廷的钱粮,能活到现在已经不错了。」

许平想了想后说道,眼睛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柳叔。

柳叔稍微有点得意,微笑着说:「魔教是老奴一手所创,现在的教主是我的得意弟子柳如雪,在她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收养了流落街头的她,老奴现在没那么多的时间,所以大部分的事都是她在处理。」

许平不禁眼前一亮,惊喜的问:「你是说魔教其实就是王府的一个下层势力?」

柳叔轻笑着点了点头,说:「其实那也是老奴无意中所创的,毕竟江湖中人多混杂,必须有一个眼线盯着。老奴时间不够再辅佐下一个小王爷,这也算是老奴尽的一份心吧。至于一些过于极端的事也是先皇默许的,不然按魔教的行事风格,朝廷早就开始围剿了。」

许平不禁暗自佩服,不管在哪个朝代,这些武林中人大多会以武犯禁,不少的时候内乱者都会拉拢一些门派一起起事,但这些门派朝廷也不能一一去围剿吧,到时候引起骚乱就更麻烦了。可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又是头疼,管又管不了,杀又杀不尽,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个很不稳定的因素。

而魔教的成立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好的手段,既可以在必要时帮忙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也可以收集信息和监视着江湖上那些大门派。而偶尔让他们劫一点东西,却又给人一种魔教谁的帐都不买的假相,也算是一种立威吧!但实际上这个和朝廷做对的门派却是一个最大的卧底,算盘实在打得太精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