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流氓大地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棺材里的笑声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流氓大地主 流氓大地主

    许平,一个吊儿锒铛,无所事事的小流氓。从小就被父母遗弃,靠着偷鸡摸狗养活自己。蹲在厕所里时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和明朝很相似但又有些不同的异界。还幸运的成为了当今皇帝唯一的孙子。  古代的女人就是好,三从四德,温顺体贴。  且看一条现代色狼如何纵横四海,杀得敌人惨叫,搞得美女一个个浪叫。

    棺材里的笑声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流氓大地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流氓大地主》,是作者棺材里的笑声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许平,一个吊儿锒铛,无所事事的小流氓。从小就被父母遗弃,靠着偷鸡摸狗养活自己。蹲在厕所里时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和明朝很相似但又有些不同的异界。还幸运的成为了当今皇帝唯一的孙子。  古代的女人就是好,三从四德,温顺体贴。  且看一条现代色狼如何纵横四海,杀得敌人惨叫,搞得美女一个个浪叫。

《流氓大地主》 第五章 魔教小妖女and爆乳女刺客 免费试读

对于各个势力之间的纠葛许平特别有兴趣,了解了不少自己没听过的见闻,虽然兴致高昂,但肚子已经开始不争气的叫唤起来,许平一看天色都已经黑了,不知不觉居然聊了一下午。

柳叔也从融洽的谈话中回过神来,行了一礼说:「小王爷,天色已晚,老奴先下去了,一会儿请您用膳吧!」

说完便恭敬的走了下去。

许平微笑着点了点头,从一下午的交谈中,感觉柳叔是个心思慎密的人,虽然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但身体可是健康的很,透过他可以多办不少的事,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而魔教更是让人惊喜的礼物,许平不由得又想起了朱元章对自己的疼爱,突然很是落寞。让自己稍微的清醒一下,脑子里开始盘算起其他的事来!

这时候赵铃走了进来,淡淡的妆容让她本就迷人的脸蛋更加漂亮,一身轻飘的罗缎红裙,显得端庄而又娇俏。虽然少了少女的天真可爱,但却多了女人的成熟和妩媚,被许平采了以后整个人似乎水嫩了许多,也多了一些成熟的气质,怎么看都不会联想到几个月前那个怯怯的小丫头。

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粉雕玉球的小萝莉,看起来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粉嫩的娃娃脸,水灵调皮的大眼睛看起来分外的可爱。穿着孩童一样的红色长裙,脸上满是紧张和不安,看起来特别的惹人怜爱。

身材嘛,勉强算是刚发育。许平没兴趣的收回了打量的眼光,马上又色色的盯着赵铃胸前那对在自己的按摩下大了一号的酥乳上,挺翘饱满,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好好的疼爱自己的小媳妇了。要不是有个莫名其妙的萝莉在的话,真想现在就把她扒光了狠狠地疼爱一番。

赵钤见许平一脸好色的看着自己的胸部,羞涩之余又带着一些欣喜,款款的欠身,娇滴滴的说:「太子殿下,妾身赵铃给您请安了。」

说完,拉了拉身后似乎很紧张的小女孩,二人一起行了个礼。

许平伸手一把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手不老实的开始抚摸着玲珑的身躯,笑骂:「我说现在我家小铃儿也学坏了,居然敢来调戏我。今晚不好好的惩罚你就不知道为夫的厉害了。」

赵铃笑呵呵的享受着爱人有力的怀抱,扭动了一会儿,感觉龙根顶在自己的臀间,又热又硬的让她不禁回味起了那欲仙欲死的快感,俏脸立时爬上了娇羞的红晕,深情款款的看了许平一眼。

「平哥哥,钤儿好想您啊!」

赵铃娇媚的说着,贪恋的缩在了许平的怀里,像一只邀宠的小猫一样。

「我也想你啊,嘿嘿!」

许平说话的时候,手已经忍不住往下,隔着薄薄的裙子在她充满弹性的臀肉上揉了起来。

赵铃难为情的白了一眼,正了正姿势后,朝小萝莉微笑说:「巧儿,过来一下。让太子好好的看看你!」

小萝莉有点不好意思的站到两人面前,头都快低到胸前了,一副忐忑不安的小模样特别惹人怜爱。许平上下的打量了一会儿,打了八十分,虽然身子有点瘦弱,但已经开始有了美人的模样,五官也很是漂亮,这样的女孩子即使在宫里也不多见。

许平停下了做怪的大手,抱着赵铃纤细的小蛮腰笑问:「钤儿,你从哪找来的小妹妹啊?真是可爱啊!」

赵铃乖巧的答道:「平哥哥,最近人家忙着那些帐本和商部的事,您又很久没回来,所以在家待的时间比较少。恰巧那天去清点酒厂上交的银子时,看见了在路边哭得和小花猫一样的巧儿,见她老实又机灵,所以带了回来。她和家人是从河北逃难来京城的,到了这边,父母得病丢下她走了。我见您缺个暖床的丫鬟,所以就准备让她伺候您的起居。」

暖床丫鬟?许平虽然知道但也没试过。他喜欢清静,所以府里没几个丫鬟和下人,看来自己还真少了些太子的架势。看着眼前可爱的小萝莉,许平笑着说:「巧儿是吗?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小萝莉怯生生的抬起了小头,不敢直视许平的眼光。

「你知道暖床丫鬟该干些什么吗?」许平调侃着问道。

「铃姐姐都告诉我了,伺候太子爷是巧儿唯一要做的事,只要您开心就行。铃姐姐帮巧儿葬了爹和娘,巧儿会好好的报答大恩的。」

小萝莉一副感恩戴德的乖巧模样,声音又低又柔。

许平突然停止了微笑,脸色一冷,将赵铃放下后,一个踏步飞快的跳了过去,一把将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小萝莉锁住,赵铃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的。

小萝莉被反剪着手,哭着喊疼。赵铃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但看着巧儿满脸的疼痛,可爱的眼里都快掉下泪水来了,赶紧哀求的看着许平。

许平不为所动,将她的双手锁得更紧了,神色阴冷的说:「小丫头,你们为了混进太子府来真是费尽了心思啊,居然演了这么一场好戏,让一个二流高手来当卧底,未免也太大才小用了吧?说!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巧儿疼得直冒汗,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赵铃见自己带来的小丫鬟居然骗了自己,想趁机混进王府,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居心,但这样的事发生了自己也有责任,再看看许平一脸的冰冷,吓得赶紧跪到了地上,不敢说话。

「口风倒是挺紧的……」

许平见她不说话,不由得有些发怒,握紧拳头准备给点颜色看看。

柳叔回来看见了这一幕,着急的跑过来说:「小王爷手下留情啊!这丫头是我派去跟在少奶奶身边保护她的,她是咱们的人。」

许平闻言才放开了手,将已经吓得面无血色的巧儿放开,责怪说:「那为什么见了本王还不说实话?要是我这拳打下去,你不死全身的经脉也全废了。」

小萝莉吃疼的晃了手几下,幽怨的看了柳叔一眼后恭敬的跪下去说:「魔教座下叶巧巧,参见太子爷。」

柳叔也赶紧在旁边说:「小王爷,巧儿当年也是个流落街头的孤儿,后来被我们收养,送去了柳如雪那儿。这孩子天赋比较高,现在才十五岁,就已经是二流高手。我看少奶奶一天到处奔波,就让这丫头跟在身边保护。您千万别怪她!」

许平见他们也是一番好意,挥了挥手让他们站起来,又回去抱住赵铃说:「铃儿,以后你可不能那么大意了,不过你也别怪巧儿和柳叔,知道吗?他们也是为你的安全着想。」

巧儿赶紧上前,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道歉说:「少奶奶,巧儿不是真的想骗您,实在是怕您不肯让我跟在身边,而且有些事您少知道一些比较好。」

赵铃虽然有种被捉弄的感觉,但看着巧儿一脸真诚的道歉也就释怀了,摇了摇头后设:「没事,我知道你们也是为我好。」

许平见赵钤似乎有点介意,赶紧吩咐柳叔上菜,抱着她吃了个香艳的晚饭,巧儿也乖乖的在一边服侍着。酒足饭饱后,他抱着还有点闷闷不乐的赵铃到了自己设计的桑拿间里,打算好好的疼爱一下这个小美人,顺便安慰一下自己的小弟弟。

桑拿间是按照现代的理念和古代的设计做出来的,由于许平想到以后女人可能会多点,所以做得比较大一些,足有十多平米。

「平哥哥,让铃儿服侍您!」

赵铃娇羞的按住了许平要脱衣服的手后,乖巧的蹲下来开始帮许平脱起了衣服,随后褪去了自己的外衣,只穿着贴身的小肚兜和内裤。」

「爽啊……」

全身冒着大汗,许平爽得喊了一声。赵铃还是第一次和自己洗鸳鸯浴,他大大咧咧的往后一躺,分开腿,朝有些扭捏的小美人色色的说:「铃儿,过来帮我洗!」

赵铃羞涩的点了点头,轻轻的蹲在许平的胯下,用温柔的动作洗了起来。女人光滑的小手在身上轻柔的抚摸,让大龙根瞬间就变得坚硬无比,赵铃害羞的看了一眼爱人的庞然大物,现在还有点不相信自己小小的下身居然容纳进了这么吓人的宝贝,难为情的不敢去碰它。

水蒸气将她身上的肚兜都打湿了,小小的布片贴在玲珑的胸上,许平居高临下看着她娇嫩的酥乳挤成的乳沟,喉咙不禁开始发干发热了!

许平咽了咽口水后,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她身上的肚兜拉了下来,一只手把玩着小美人饱满的玉乳,色笑着说:「居然敢绕开不给我洗龙哥,看来今天不好好教训你是不行了。」

赵铃被爱人的大手揉得娇咛了一声,看了看许平,有点害羞的双手握住龙根,仔细的清洗起来。小手滑嫩的感觉让许平舒服的倒吸了一口气。赵铃到底还是不会伺候人,只是简单的清洗而已。许平不禁感到有些不爽,看着她嫣红迷人的小嘴,脑子里立刻想起了自己还没让这个小美人用嘴给自己含。

马上诱惑着说:「铃儿,用你的小嘴舔一下,会让平哥哥更舒服的。」

看着眼前这根吓人的宝贝,赵钤有点犹豫起来,这样的欢爱方法对这个时代比较保守的女人来说还是很陌生。看着爱人期待的目光,赵铃红着脸咬着牙,这才轻轻的伸出香舌,试探性的在龙头上点了一下,见手上的龙根稍微有些颤抖,抬起头来询问的看着许平。

又软又热的感觉让许平汗毛都竖了起来,而美人无辜的眼神更是让人动心。许平不禁色笑着赞赏道:「对,就这样来,用舌头舔,小心点别让你的牙碰到。」

赵铃受了鼓舞,马上低下头来开始轻柔的舔了起来。

虽然她的口技很生疏,但光是看她一脸认真的为自己做口舌服务,也让许平心里特别的舒服,让这样的一个美人在自己胯下伺候,在二十一世纪是想都不敢想的事。许平一边回想着AV片里的技巧指导她,一边毫不吝啬的夸奖着。

虽然对于露骨的话感到难为情,但爱人的赞许也让赵铃慢慢开始抛去了羞涩和矜持,只想让爱人更加的舒服,小舌头也更卖力,更没避讳的从龙根到大腿根部舔了个遍,让许平舒服的差点就射了。

赵铃察觉到了爱人的腿微微的颤抖着,居然无师自通的张开小嘴,勉强的含住了硕大的龙头上下吞吐起来,原本整齐的发丝也散乱开来,更是显得妩媚无比。

赵铃含了好一会儿后,抬起头来有些难为情的说:「平哥哥,人家好累啊,嘴都酸死了!能不能停一下?」

看着她这昏迷人的模样,许平哈哈一乐,在她的惊呼声中,将最后一件小内裤脱掉,将一丝不挂的赵铃抱在了怀里,一边低头吻着她柔软的香唇,一边急色的朝床上走去,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小美人好好的云雨一番,享受她娇嫩迷人的肉体。

赵铃被亲得脑子都开始迷糊了,闭上美目,脸上尽是情动的潮红。刚被爱人温柔的放在了床上,却感觉被窝里似乎有人,立刻吓得尖叫起来。

许平赶紧将她护在身后,朝被窝里开始蠕动的人影大喝道:「什么人?给老子滚出来。」

被子里慢慢的钻出来一个小脑袋,可爱而又漂亮的小脸有些无辜的看着被自己惊吓到的两人。

巧儿不好意思的从被窝里把头露出来:「对不起啊,小铃姐姐,刚才你们没说不让我来暖床,我就自己过来了。」

说完,眼睛好奇的看着许平胯下的大家伙。

许平已经气得全身发抖,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在巧儿强烈的惊叫声中打开房门,朝着小屁股一脚将她踢了出去。这丫头破坏气氛不说,想来帮大爷暖床起码得有点诚意,居然穿着衣服就来,这不是讨打是什么?要是光着身子,还勉强能考虑在床上给她划出一块地方。

「好疼啊……」

巧儿一脸可怜的趴在了地上,摸着自己小屁股上那个大脚印,委屈的呢喃着。但身后的门却是「砰」的一声关上了。

解决了这个不懂事的丫头后,回头一看,赵铃已经整个人躲在了被窝里,玲珑的玉足露在外边,让人恨不得拿上手来细细的把玩。许平搓着手,晃动着挺立的龙根,一脸淫笑的走了过去,刚想开始肉搏战的时候,外边突然响起了护院们紧张的喊声:「快抓刺客!」

许平气得都快阳痿了!妈的,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刺客长什么样的,刚想办事的时候就冒一个出来让自己见识,小别胜新婚的激情彻底被冲散了。赵铃也听见了喊声,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见许平生气的模样赶紧柔声的说:「平哥哥,外边那么乱,您别出去!」

「你先睡吧!」

许平气得只穿一条短裤就跑出了房间,要是抓住这家伙,不把他打个半死就对不起自己,醖酿了一晚上的气氛和情绪就这样没了,他奶奶的!

刚到院子里,就见护院们打着火把跑来跑去,一个个面色凝重地搜索着可疑的地方。柳叔和巧儿站在院子中间到处观察着,见许平只穿一条短裤就跑了出来,强健的大腿和上半身的肌肉都裸露在空气中,巧儿惊叫了一下后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但却是调皮的在指缝中好奇的打量着。

许平正在气头上,哪有功夫理会这小丫头,来到柳叔面前问道:「怎么回事?这年头哪来的刺客?妈的,让我抓到,看老子不把他的JJ切下来!」

柳叔面色有点凝重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宫里有消息,说是有十多人潜了进去准备刺杀皇上。这些人武功不怎么好,但轻功全是一流的,在御前护卫的追杀下竟然能逃了三个出来。听他们说有一个是朝太子府这边逃,张虎刚才看见有个人影在前厅那边晃动着,才惊动了大家。」

「人呢?老子抓到要把他的骨头拆了。」许平咬牙切齿的问道。

柳叔还没开口,突然听到了北边隐约有破空音和衣料飘动的声音,刚想追过去,许平也听到了动静,腾空而起,踏了围墙追过去:「柳叔你留在这照看,我去会会这帮家伙。」

柳叔看许平冲了出去,顿时着急起来,这位主子虽然武功高强,但没什么江湖经验,要是不小心出了什么事,那自己是死都没办法挽回。无奈许平的身影已经掩没在夜色中。虽然追不上了,但还是一个箭步追了上去。

许平追了一会儿就锁定了夜色中的黑衣人,猫戏老鼠一样,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后边,快接近城门的时候,那里已经把守了大量的士兵。黑衣人赶紧转换了方向从另一边跑去,在杂乱的巷子里穿梭了一会儿后,看已经不见追自己的人,这才拉下脸上的面罩,靠在墙上喘着气。

没想到许平正在黑衣人的正上方打量着,见黑衣人拉开了面罩,许平的下身「蹭」的一下就回复了战斗力,将短裤顶了起来。只见面罩下的是一副精致的绝色面孔,柳叶一样的细眉,大大的眼珠,小巧的鼻子,再搭配正喘着娇气的樱桃小嘴,绝对比什么明星漂亮多了,超级美女啊!

看起来也就一百六十公分的身高,年龄应该是十六吧!看这模样确实是够嫩够迷人的,好好的美女不做,当什么刺客啊?还不如来给大爷当个小妾这不更有前途吗!

再往下细看,许平真想给自己一巴掌,撩人的身材被紧身的夜行服包裹着,玲珑的曲线特别的迷人,丰胸翘臀的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女的,自己刚才怎么就没发觉呢。还好起了好奇心想逗她玩,若是直接动手,肯定会把这娇滴滴的美人打死。

女孩感觉有水滴到头上,疑惑的抬头,霎时吓得惊叫!声。只见一个只穿着短裤的男人,中间顶着个大帐篷正色眯眯地盯着自己,眼神里的欲望一点都不避讳,刚才滴到自己头上的水居然是他的口水。心里一怒,本能的拿出飞刀朝他扔了过去。

许平轻松的接住了锋利的飞刀,听着女孩子黄雀一样的声音,开始想像在床上的时候她会发出什么样的叫声,按这音色来看,光是叫床就能让人兴奋了。许平依然无比好色的看着那副玲珑的身材,胸前的大白兔随着紧张的心情上下晃动着,目测起来大概有三十六2吧,圆滚滚的特别诱人。在这副娇小的身体上悬挂这样大的负担,真是为难了这孩子。

许平搓着手,想玩一下野外强奸,但看着眼前的美人儿一脸怒意的看着自己,马上换成一副不耐烦的口气说:「你叫什么叫,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是采花贼呢!搞清楚点,现在抓的是你,要引来了官兵,看你怎么死。」

女孩定了定神,不敢看上边穿着凉快的男子,脸红的低下头,双手抱拳打了个招呼,语气有些紧张的说:「这位大哥,小女子是云南程家的程凝雪,看阁下的打扮不像是官府中人,不知道一直跟着我所为何事?」

许平见女孩子有胆子进皇宫行刺,却不知道自己是谁,行刺都不搞一下情报。当下决定戏弄她一下,也抱拳还了一礼:「在下姓甘名丝泥,京城一代采花贼,偶见小姐仓皇从宫里逃出来,好奇之下才尾随探个究竟。」

女孩子一听是采花贼,而且还是尾随自己很久了,立刻做出了随时可以出手的准备,不过感觉这名字倒是很奇怪,喃喃自语起来:「甘丝泥,甘丝泥……」

许平乐呵呵的听着她的小嘴一直喊着「干死你」,差点就大笑出来。没想到这丫头脑子居然迟钝到这地步,简单的戏弄都能上当,就这样还想学人家行刺?别行刺不成反被奸,那就惨了。

突然女孩明白过来这话的意思了,小脸一下气得都快绿了,娇俏的脸蛋一时间满是怒意,抽出一把软剑就朝许平冲了过去,娇声喝道:「大胆淫贼,我要杀了你。」

还真是一匹胭脂马啊,许平长笑了一声,双腿一踏躲开了剑峰,轻轻一跃又躲过了几道闪着寒光的飞刀,看着气急败坏的程凝雪,那生气的模样更是多了几分迷人的妩媚,不由得调戏说:「这可不关我的事啊,是你自己想歪了而已。不过若是你有这样的要求,本少爷也会满足你的,但是你可得温柔一点哦!」

许平笑嘻嘻的在黑夜里跳来跳去,躲避着眼前含怒的美人儿那凌厉的软剑,不忘继续色色的调戏着:「我说女侠,你不会也是我的同行吧?看我穿的比较少想劫个色。我这人可是有原则的,你要是温柔点,别拿着剑乱刺,也许我还可以配合你。强奸这事多没情调啊!咱俩找个地方好好的爽一下,顺便通奸怎么样?」

程凝雪什么时候被这样的调戏过,小脸一红,手上的剑舞得更快了,娇声的骂道:「死淫贼,姑奶奶杀了你。」

或许是被许平气得脑子发昏了,居然忘了她是个刺客,而且现在满城戒严的在抓她,两人在屋顶上跳来跳去的像是在捉迷藏一样。

许平又躲过一剑,装出一副害怕的表情:「天啊,你可比我没道德多了,居然想先奸后杀,毁尸灭口。贞操你拿走,给我留条小命不行吗?」

「你给我去死……」

程凝雪把手伸入怀里,却郁闷的发现自己的飞刀都已经丢光了。

只是她这一伸,那饱满吓人的大咪咪就上下晃了起来,美妙的乳浪让许平看得差点就想回过身去直接强奸她。

「妞,其实奸尸是不道德的。男奸女的还差不多,女奸男有难度,你能不能不玩这些高深的手法啊?」

许平突然换上了一脸的正经,却是偷笑着说道。

面对许平无耻的话,程凝雪决定死都不开口了,忘了自己是刺客的身份,一路上加快步伐追在许平后边,脑子里想的都是要狠狠地把眼前这轻佻的家伙揍上一顿。

二人跑了几里,许平发现已经引起不少官兵的注意了,这样一个美人儿要是落在顺天府的手里,不知道该被折磨成哪样,要SM的话也得自己来啊!打定主意后,突然回头朝她冲了过去,程凝雪根本就想不到许平会在这时候突然回头,还没反应过来,马上就被制住了穴道,动弹不得。

许平一脸淫笑的围绕着程凝雪打量起来,眼光落在了她上下起伏的爆乳上,色笑着说:「小娘子,要不是本大爷机警,还真的被你挂了,小小年纪的舞刀弄枪可真浪费了这张标致的小脸,要不跟大爷回去当小老婆怎么样?」

程凝雪看许平的眼光一直在自己的身躯上游走,一脸恐惧的问道:「淫贼,你要干什么?快放了我。」

直到这时候心里才暗自的叫苦不迭,自己真的是气昏了头。明显眼前这个流氓武功就比自己高上不少,这样一直追打和自己送上门有什么区别。

「嘿嘿,都叫我淫贼了还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既然不知道的话那爷就好好的教一下你。咱们都算半个同行了,看你半夜穿着这一身衣服,该不会是要去糟蹋良家男人吧?为了男同胞的利益,我就牺牲一下自己吧,谁叫我那么伟大呢!」

许平在她脖子上吹着热气一脸无耻的说着,大手从后边环上了纤细的小腰。身材真好啊!这样的小蛮腰支撑着两团饱满的肉球,实在是有压力。

程凝雪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亲密的抱着,曾经多少次幻想着自己被爱人抱在怀里,月下你侬我侬的恩爱,没想到第一次接触自己身体的男人居然会是一个采花贼,心中开始有些恐权,女儿家的本性也显露出来,美目里尽是惶恐和不安,泪水开始沿着洁白的脸庞流了下来。

许平见把小美人都吓哭了,温柔的绕到前边,捧住她的小脸,用嘴吻去了她的泪水,恶声的威胁道:「别哭了,再哭我就在这把你办了。明天要是一代女侠一丝不挂的躺在大街上就不好了。」

程凝雪闻到扑面而来的男人气息,淫贼的嘴更是亲上了自己的脸,舌头居然还舔了自己几下,有种痒痒的感觉,顿时满脸跟火烧的一样红,黄雀般的声音有点颤抖的说:「住手,我不哭了。」

「这才乖嘛,不过你这大半夜的为什么穿着这身行头?」

许平见她的脸红得都成了关公的女儿,停下了动作后问道。

程凝雪这时候警觉的闭上了嘴,大有一副「杀了我都不说」的样子。

「你不告诉我也没事,反正我又不是官府的人,对这没多大的兴趣,不过我倒是对你胸前的大白兔特别有兴趣,吃什么东西能长这么大啊?」

说完,一脸好色的双手抓上那对因为紧张而颤抖的大白兔。这年代的女子都没有胸罩那样的内衣,隔着衣服就可以感受到入手的柔软感觉,又圆又大,而且难得的是一点都没下垂,十分坚挺。

程凝雪没想到会被许平这么轻薄,吓得呆住了,许平轻轻的捏了一下比花生米还小一些的小乳头。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了她的全身,让神智稍微清醒了一些,羞愤得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无耻的淫贼,无奈穴道被点,全身都动不了,已经没有刚才气势汹汹的样子,只剩无声的眼泪。

随着许平的手越来越熟练的揉着,程凝雪感觉自己的身上有一股子燥热的感觉,睁眼一看,眼前的流氓正玩味的看着自己,气得咬着牙恨恨的说:「你杀了我吧。」

许平爱不释手的继续揉着她的爆乳,淫笑着说:「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这么好的人品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杀了你?更何况你都叫我采花贼了,还没采就先摧花有点不好。我可是有自己的原则,只奸不杀,最多就是玩完了把你扔到大街上。你以为我像你那么心狠手辣啊?对爷抱着先奸后杀的想法。」

顿了顿,许平看了一下周围的屋顶又说:「我看这里的环境也挺不错的,花前月下,适合洞房花烛,要不我们就在这享受一下鱼水之欢吧!放心,爷会让你爽到极点的。想想啊,打野战也是一件挺美的事。」

程凝雪一想到自己的第一次会在这种地方,被眼前这个一脸好色的采花贼夺去,心理已经有点崩溃了。她眼泪流个不停,一脸伤心的哀求着:「求求你杀了我吧!」

「小妹妹,哥哥不喜欢奸尸。我要你活蹦乱跳的时候被我开苞,就算是杀你也是等哥哥爽完以后。」

许平一边亲着她的耳朵一边说道,感觉怀里的小美人已经在瑟瑟的发着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激动,或是自己熟练的爱抚。

程凝雪恨恨地看了看这个亵渎自己的男人,下了决心刚想咬舌的时候许平已经将她的另一处穴道点上,让全身软绵绵的没半点力气可以自尽。

见她脸上已经是苍白一片了,许平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咪咪地摸着她的脸蛋说:「我现在对你的身子比较有兴趣,反正你是干什么的和我没关系。晚上哥哥让你爽上天,明天没准官兵还会悬赏,到时候你就是白花花的银子了。」

程凝雪看周围人家屋里都亮起了灯,官兵也开始打着火把搜查过来,哭着又哀求道:「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吧!官兵就快过来了,一会儿跑不了了。」

许平这才装作被打扰了兴致,一脸不耐烦的看了看越来越近的火把,扛起她轻巧的消失在夜色中。心想,已经把她吓成这样了,一会儿使点手段应该就可以套出话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