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流氓大地主棺材里的笑声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流氓大地主 流氓大地主

    许平,一个吊儿锒铛,无所事事的小流氓。从小就被父母遗弃,靠着偷鸡摸狗养活自己。蹲在厕所里时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和明朝很相似但又有些不同的异界。还幸运的成为了当今皇帝唯一的孙子。  古代的女人就是好,三从四德,温顺体贴。  且看一条现代色狼如何纵横四海,杀得敌人惨叫,搞得美女一个个浪叫。

    棺材里的笑声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流氓大地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流氓大地主》,是作者棺材里的笑声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许平,一个吊儿锒铛,无所事事的小流氓。从小就被父母遗弃,靠着偷鸡摸狗养活自己。蹲在厕所里时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和明朝很相似但又有些不同的异界。还幸运的成为了当今皇帝唯一的孙子。  古代的女人就是好,三从四德,温顺体贴。  且看一条现代色狼如何纵横四海,杀得敌人惨叫,搞得美女一个个浪叫。

《流氓大地主》 第六章 小萝莉香艳的审问 免费试读

许平可不会笨到把她带去王府里,那样问不出什么,而且这丫头的死意只会更坚决。一阵凌空飞奔,越过城墙,到了郊外的一片竹林里,今晚的月光特别充足,风吹在竹子上发出哗哗的声音,挺有闹鬼的好气氛。

阴森森的郊外也把程凝雪吓得忘记哭了,尤其是风刮过时带起的各种诡异声音,那吓人的气氛是每个女孩子都会怕的!

找了个稍微平坦的地方,抱着程凝雪坐了下来,许平双手依然贪恋的覆盖在她的爆乳上揉捏着,没吃过猪肉起码看过不少的八,……片,虽然隔着衣服,但超前的手法没一会儿就将她弄得娇喘起来,虽然被点住了穴道,但娇嫩的身子还时不时的颤抖几下。

许平一边亲着她的小耳朵一边色笑着说:「怎么样啊小美人,爷选的这个地方是不是特别的优美,花前月下的要是不发生点什么那也太对不起这环境了。咱们就在这天地之间好好的云雨一次吧!」

程凝雪一个处子哪受得了这样的挑逗,全身像过电一样的颤抖着,下身羞人的地方还隐约像有蜜汁渗透了出来,心里感觉十分羞耻。程凝雪绝望的哀求道:「求求你别这样了,我答应什么都告诉你了。」

「我看你就直接跟着我得了,反正跑是绝对跑不了的。虽然爷对你干的事没什么兴趣,不过你愿说我就愿听。」

许平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嘴已经亲到了她雪白的脖子上,只是轻轻的一舔,就感觉怀里的佳人不安的颤了一下。

「其实我是魔教的人,这次进宫是奉了教主之命去刺杀皇上。」

程凝雪闭上眼睛,不敢去看这个正在玷污自己的男人,声音有点颤抖的说道。

妈的,魔教是我爷爷的遗产,现在已经成了老子的,谁会没事去杀自己的老爹!小丫头唬弄人也倒楣碰错了对象,不是说现在的女孩子最注重贞操了吗?都这关口了居然还想来唬弄自己,许平气得不自觉的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把程凝雪捏得有点疼的叫了一声。

见自己情绪有点波动,许平赶紧稳了一下,脑子稍微一转,又继续轻薄着怀里的美人,色笑着说:「是吗?那你说爷是该先奸后杀,还是边奸边杀?」

「我说的都是真的。」

程凝雪依然倔强的狡辩着。

许平这时候已经将大手从她的衣服底下钻了进去,隔着衣服摸起来总是不爽,手一接触到光滑的小腹就感觉怀里的娇躯颤抖了一下,边在她耳朵吹着热气大手边沿着小腹往上钻,终于抓住了那对圆润的白兔。好大啊!比眼睛看的还得大上一号,一手根本没办法抓稳,忍不住抓住这迷人的肉团更加肆意的揉了起来。

程凝雪这时候已经有点迷失了,微张着小嘴,眼里尽是情动的水雾。

许平冷哼了一下,一改流氓的口吻,阴狠的说:「是真的才有鬼呢!按你这样的态度,看来得先杀后奸,老子就是魔教的人,哪会不知道有这样的行动。你先前说你是云南程家,现在又说是魔教,一看就没什么江湖经验,还想骗爷?」

程凝雪感觉自己胸前的玉乳被一双滚烫的大手覆盖住,还被肆意的捏成了各种形状,带起一阵阵让人无力的电流,耳边还传来男人强烈的气息,眼神开始有点迷醉,但还是强自提醒在后边的是一个采花贼,赶紧保持了理性,再一想自己清白的身子就要被这个人玷污了,委屈的泪水忍不住就流了下来。

「小丫头,撞到枪口上去了吧?现在哭是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的。说,为什么要陷害我们魔教?」

许平突然收回了玩乐的表情,眼神有点阴狠的问道。

程凝雪一想到自己的清白已经没了,眼神里开始有点绝望。闭上眼睛不说半句话!即使许平狠狠地掐着她的乳房,也只是皱着眉头「哼」一下,没有开口。

许平见她闭上了眼睛一副求死的模样,立刻就失去了玩弄她的兴趣。将这娇嫩的身子往肩膀上一扛,恶狠狠地说:「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不说的话,我也只能让你试试看我们魔教的手段了,到时候包你后悔的。」

说完迈动脚步,穿梭在树林里朝京城回去。为了避免她发现自己的身份,还特地点穴让她昏过去。

许平悄悄地绕到府里的后院翻了进去,要走前门的话,那拉风的招牌不就暴露了吗?不过已经封上了程凝雪的五识,说话她也听不到。

避开还在警戒的护卫,到了王府的地下密室,放下程凝雪,解开了封她五识的穴道,将她的双手捆起来,她眼里已经空洞无神了,一副「要杀要剐随便你」的样子,看得许平都有些心疼了。

柳叔见追不上只能先回来了,巧儿也乖乖的守在了赵铃的房门口。许平一出来,他们都松了一口气。让赵铃先睡一会儿后,许平这才把事情的经过和他们说了一遍,一起商量着该怎么办。

柳叔想了一会儿后,有点为难的说:「这丫头看来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反正人在咱们手上,明天和顺天府说一声就行了。不过想从她嘴里套出话来最少还得用些酷刑,不知道少爷您舍不舍得。」

柳叔这话确实是说到了许平的心坎里,想到要用魔鬼的手段折磨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怎么下得了手,这样的美人应该是在床上好好疼爱才对。想到这,有点无奈的问:「魔教不是一直手段很多吗?难道就没有不伤害到她又能让她开口的办法。」

柳叔的神情有点变幻不定,突然转头朝巧儿问道:「小丫头,你应该有办法吧,这次出来有没有带那些家伙?」

许平一头雾水,也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巧儿一脸得意,坏笑着说:「肯定带了,其实二师叔还不让人家多带,不过我偷偷的拿了一些,现在派上用场,那以后回去就不用受责罚了。这事可得帮我说点好话哦!」

柳叔听完,笑着朝许平说道:「那小王爷你们去审问吧,老奴实在不方便去,就等着你们的消息了。」

说完,行了一礼后走了出去。

许平已经有点着急了,赶忙问:「你们到底说的是什么啊?」

巧儿脸上满是自信的笑容,坏坏的说:「放心吧,主子,保证既不伤害到您那位美人又能让她开口,没准到时候您还有意外的收获。」

说完,跑回了自己的屋里,拿了一个箱子,就拉着许平到密室里。

程凝雪已经抱着死都不开口的决心,被许平牢牢绑住了双手,无力的坐在地上。看着许平和一个小姑娘进来,只是扫了一眼又低下头去。说实话,看她这副模样,许平多少还是有点心疼,又不知道巧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到了这份上也只能看她到底演的什么戏。

巧儿一脸嬉笑的走到程凝雪的面前,小手抬起了她的下巴,打量几眼后,学着流氓的口气啧啧的说:「好漂亮的美人啊,别说少爷,就连我都动心了,杀了多可惜。可惜你不该陷害我们魔教。姐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伤到你的花容月貌的。」

说完,自顾自的蹲下,打开箱子,拿出大大小小的瓶子,一瓶一瓶的摆放好,整个人似乎很兴奋。

许平这时候也不管她干什么了,只要不伤害到美人又能问出话来就行,不过柳叔那个不方便到底是什么意思?巧儿的小手在瓶子上点来点去,突然拿起一个绿色的瓶子,倒出一些药粉撒了过去。程凝雪想闭气已经来不及了,灰色的粉末已经被吸进了鼻子里,不知道自己吸入的到底是什么,脸上开始有点恐惧。

巧儿晃了晃手里的瓶子,温柔的说:「别害怕,这不是什么毒药,只不过是普通的麻沸散,市场上都买的到,这么做也是怕你寻短见而已。嘻嘻,是不是现在连咬舌的力气都没有?」

程凝雪这时候发觉身子已经软得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脸上尽是惊恐不安的害怕,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巧儿很天真的朝她笑了笑,动手把她手上的绳子割断,又伸手解开她的穴道。

许平不由得有点纳闷,穴道点上就行了,按她这样不入流的身手,还怕她翻江倒海啊?何必多此一举,喂她什么麻沸散?

巧儿兴奋地整理着地上的瓶子,边看标签边兴奋的说:「其实现在我也是挺开心的,刚好人家有这么多药没用过,反正你也一心想死,帮我试药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巧儿先谢谢姐姐了。」

天真的声音,歹毒的内容,程凝雪听完冷汗直流,眼神害怕的看着巧儿的背影,那一个个小药瓶在她眼里已经全变成了毒药。

许平赞许的笑了笑,这丫头还知道玩心理战术,不过刚才自己解开了程凝雪五识的穴道,这也太大意了。好在她并没有咬舌自尽,从这点上看,起码她还是舍不得死的,或者说还是怕死,照这样下去,成功的几率应该不小。

巧儿突然举起一个白色的小瓶子兴奋的喊:「终于找到了。」

别说程凝雪了,就是许平也被她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

拿起瓶子后别在自己的腰带上,巧儿笑咪咪的走过去,一边脱着程凝雪的衣服,一边天真的说:「不好意思噢,试这药得请你配合一下,少穿点衣服,反正那个大色狼肯定也吃过你的豆腐,让他看到也不会死。」

说完,开始俐落地扒着程凝雪身上的衣服,直到只剩肚兜和亵裤才停了下来,站定后上下看了一眼,羡慕的说:「姐姐的身材真好啊,人家看着都觉得心动了。」

程凝雪眼泪忍不住又一次掉了下来,被这样羞辱的扒着衣服,心里恨不得拿刀杀了眼前这个故作可爱的妖女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流氓,无奈全身软得连咬舌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人摆布。

许平坐在那看着巧儿缓缓的动作,还有程凝雪只穿着些许布料,裸露出来的雪白肌肤,光滑如玉的大腿,纤细修长的手臂,红色的小肚兜都包裹不住的傲人豪乳,那深邃的乳沟用来乳交绝对很过瘾。每一寸的皮肤都细腻白净,就像是白玉一样的光滑。这样的姿色绝对是个上上品,估计太监看了以后都会春风吹又生。

龙根已经不争气的做出了反应,难怪柳叔说他不方便来。自己却很方便,许平心里一直叫好,脸上却露出正经的神色,赞许的朝巧儿点了点头。

程凝雪见许平的眼光一直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身子,这副模样已经和被脱光没什么区别,想反抗又没力气,求死也没办法。只能委屈含恨的流泪。

巧儿伸手把瓶盖子拔掉后一脸陶醉的说:「姐姐别害怕,这不是什么毒药,确切点来说,这药不会对你有什么伤害,只是会让你全身奇痒无比,怎么说呢!反正不是毒药就对了,药效嘛,姐姐自己感受一下吧。」

说完后将小手避开,小心翼翼的拿着瓶身,将一些透明的液体均匀的倒在了程凝雪裸露的嫩肤上,眼里尽是玩味和调皮。

程凝雪吓得脸色都白了,不知道倒在自己身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先是被眼前的采花贼侮辱了自己的清白,又被一个女孩子这样的玩弄,光是巧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已经让她的精神接近崩溃了。

那些液体沾染上皮肤没一会儿,程凝雪雪白的肌肤突然变得红了起来,脸上满是压抑的难受,感觉好像瞬间有千万只的蚂蚁在自己身上爬来爬去一样,痒得恨不能拿刀子把一身的皮肉都砍掉。身子无力的扭动起来,额头上遍布汗珠,微张小嘴想叫什么却发觉自己只能无力的嗯啊几句。

巧儿足足等了十多分钟,见她浑身都冒着大汗,似乎虚脱了一样,才轻轻的在她身上撒上解药,一边撒还一边嘀咕着:「师傅骗人,这药的效果根本就没有她说的那么好,肯定是炼制的时候偷工减料了。」

又回头朝已经虚脱在地上,就像被抽去骨头一样的程凝雪有点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程姐姐,我没想到这药的效果那么不好。你放心,下一个肯定一这样了。」

程凝雪在全身像蚂蚁咬一样的狠痒中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这时候听到巧儿的话已经是满脸的恐惧了,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脑子里稍微衡量了一下轻重,根本无法想像接下来的到底是什么奇怪的药,害怕得嘴唇都瑟瑟的发抖。

「你放心吧,这次人家肯定不会用那些烂药了。我再帮你选一瓶效果比较好的试试。」

巧儿偷笑了一下,转过身一副为难的样子选着药瓶,嘴里满是歉意的说道。

程凝雪终于崩溃了,有些歇斯底里的喊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许平见巧儿只用了这么点药,就让一个已经快寻死的人屈服,赞赏的看了她一眼后,走到了程凝雪的身边,伸手按在她已经全是汗水的小脸上,一边输气帮助她恢复精神,一边心疼的说:「早说不就行了,何必再遭这份罪。」

「没得玩了……」

巧儿故意委屈的嘟起了小嘴说道。

许平说话的时候,眼睛已经忍不住在她被汗水打湿的肚兜和内裤上看了起来,湿润诱惑啊!小小的衣服湿答答的贴在娇嫩的玉体上,无力而又委屈的眼神看起来分外的销魂,实在是养眼啊!

程凝雪缓缓地吸收着许平渡过来的强大真气,感觉全身的力气似乎在慢慢恢复。心灰意冷又有点歹毒的看着这个侮辱了自己清白之躯的男人,眼神有点变幻不定。

巧儿在一边像是小孩子闹情绪似的嗔怪道:「姐姐怎么意志一点都不坚强,我听说通常得用上三、四种药后才能得手,人家才试一种你就招了,能不能先不招再坚持一会儿啊?」

程凝雪要说不怨恨巧儿那是假的,只是对许平这个有点霸道又带一些邪气的男人感觉有点复杂。当她体力恢复的差不多,许平收手坐到椅子上,声音变得有些威严的说道:「这次最好别再把我当傻子了,收起那些乱七八糟的说辞,这种事情我绝对不会允许有第二次。」

程凝雪权衡了一下,想了想后才缓缓说道:「其实这次进宫我们最大的目的并不是行刺皇上,当今天子虽然新登基,但也算是一个明君。至于陷害魔教只不过是我们一时的托词。」

许平见她不像撒谎,点了点头示意继续说。

程凝雪突然脸色变得有些凄然,情绪低落的说:「现在我们程家在江湖上的地位已经一日不如一日,这归根到底都是云南巡抚张玉龙害的。他先是在街上强行侮辱了我的姐姐,害我的姐姐上吊自尽,后来又联合其他势力,打击我们程家在云南的产业。我们主要靠的是走镖来维持整个家族的生存,这无耻的家伙居然让地痞和官兵扮成土匪抢我们的镖,一步一步的把我们逼到绝境。」

程凝雪咬牙切齿的说道,眼里那深深的仇恨连许平看了都有点胆寒。

「我父亲也在一次走镖的时候被杀害了,但是我母亲并没有因此被击倒,后来为了家族,她忍着心里的悲痛扛起了家里的一切,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二叔居然去勾结张玉龙,凭借他的势力,蚕食着我们唯一剩下的家业。那时候我们已经无力对抗了,张玉龙在一个黑夜,带着一群人杀到了我们家,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一些忠于我父亲的镖师奋力把我们母女俩救了出来。」

说到这,程凝雪脸上已经满是泪水和悲痛,泣不成声的说:「后来我们将仅剩的那点家财全都留给了母亲,商量了一下,决定冒险进宫告御状。其实按我们的武功,早就知道强闯不可能会有什么结果,告得到就告,告不到就在现场留下程家和云南巡抚专用的武器,希望皇上能龙颜大怒将他们正法,即使拚了这条命也在所不惜。魔教一说,只不过是我信口胡说而已。」

许平看着这个满是仇恨的女孩,这样的年纪要是在二十一世纪,应该还在父母的怀里当着天之娇女。站在古代的封建立场,一群人要想闯入皇宫,那该有多大的仇恨在背后支撑才能有这样的勇气。看她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心里不由得微微一疼。

轻柔的扶起了已经哭得和泪人儿似的程凝雪,许平叹了口气后问道:「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你们这计划很冒险,几乎没成功的机率,毕竟宫里的那些人也不是傻子。」

程凝雪也不在意自己身上已经是衣不遮体,有点绝望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女人家的清白我没有了,以前温馨的家庭我也没有了,那些陪我一起的家人们也成了刀下之魂。现在我只希望母亲能好好的活下去,或许死了才是最好的结局。」

许平爱怜的将她抱在怀里,刚开始程凝雪还有点挣扎,慢慢的开始安静了下来,或许是已经彻底的绝望了,也就没再反抗。

许平想了想,语气爱怜的说:「你的清白还在,只不过是给了你的主子而已,从今往后,你就不是程家的人,而是我朱家的人了。这个仇我会帮你报的,不过需要一些时间。至于你的母亲,可以接过来,我会奉养她的。」

程凝雪听到这些话,好像绷紧的弹簧突然松开一样,猛地在许平的怀里号啕大哭起来,把一肚子的仇恨和委屈都发泄成泪水。这年代的女孩子贞节观念特别的深刻,按她的情况,除非嫁给许平,否则已无颜活在世上了,这也算是很好的解决办法吧!

可她不知道的是,许平现在虽然一副温柔和爱怜的模样,脑袋里却开始盘算起该怎么办这个事。刚才有点冲动了,现在冷静一想,为了一个刚见面的女人,对付一个封疆大吏确实有点不值,可这个张玉龙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竟如此针对程家?

反正听她的说法,张玉龙很有钱,除害的同时就算是为自己找点外快!何况还能得到这样一个爆乳美女,何乐而不为呢!

看怀里的美人儿哭成这样,许平也就没继续问下去。感觉她的爆乳压着自己时那种柔软和弹性,要不是现在想装一会儿好人,真想直接就把她遮羞的小肚兜撕掉,在这地上就把她干了。

程凝雪哭了一会儿,已经无力的睡去,今天的遭遇对她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女孩子来说确实很沉重。许平也不想在这时候把她吃了,吩咐巧儿将她带下去,找个房间好好的睡一觉。等气氛好的时候再来享受这个爆乳女,她在床上应该会很主动吧。

巧儿架走她的时候,许平还不忘狠狠地盯着那两个起码三十六E的乳房,恨不得用嘴好好的咬上几口。

经过了晚上的事,许平已经没有了半点睡意。这古代社会和现代一样,也是人吃人,虽然对张玉龙的所做所为并不会那么疯狂的去谴责他,毕竟有能力的话做恶人也不是什么可恨的事,现在先把局势安定下来对自己比较有利,起码在这关口上不能轻易去动这个手握一方大权的封疆大吏。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