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liangz876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liangz876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绿城(绿城高中) 绿城(绿城高中)

    绿城高中,位于华夏南部的深城,深城经过二十年的脱胎换骨,逐渐发展成为华夏南端最核心的城市,没有之一。  而绿城高中,则是深城最着名的私立中学,也没有之一。

    liangz876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绿城(绿城高中)》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绿城(绿城高中)》,是作者liangz876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绿城高中,位于华夏南部的深城,深城经过二十年的脱胎换骨,逐渐发展成为华夏南端最核心的城市,没有之一。  而绿城高中,则是深城最着名的私立中学,也没有之一。

《绿城(绿城高中)》 第二十三章 免费试读

李培德大大咧咧地坐在病床上,就在柳若涵丈夫的旁边,嘴角浮现一抹笑容,淡淡的说道:「不告诉辰哥,那对我有什么好处?」

「我可以给你钱。」

「你全部的身家恐怕也就几十万吧,对于我来说,还不够看!」

「那德哥想要什么?」

柳若涵的脸上露出难看的表情,她知道虽然贺一辰对她残酷暴虐,但是对手下却极好,每个月都会给他们每个人一万块钱做补助。

「要不然我把房子给卖了,还能有个几百万,我全给你。」

为了儿子,柳若涵咬着银牙,决定就算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何必呢?我又不缺钱!」

李培德肆意的抚摸着柳若涵漂亮的脸蛋,柔声说道:「何况没有房子,你和你儿子住哪?」

柳若涵紧紧的闭着双眸,嘴里轻吐道:「我可以去租房住。」

「没这个必要,我就想玩弄你,仅此而已!」

「你就不怕贺一辰知道?」

柳若涵娇躯轻颤,俏脸苍白,红润诱人的嘴唇轻启,不经意的松了一口气,但心里不由一声悲叹。

反正自己已经不干净了!只要能救儿子,她无所顾忌!李培德慢悠悠的说道:「你不说,我不说,辰哥怎么会知道?而且就算他真知道了,相信也不算太大的事!」

「好。」

柳若涵低着头,声音显得那么的无力。

「那你就脱光吧!还等什么?」

「什么?」

似乎是被李培德的要求给吓到了,柳若涵惊惧地摇着脑袋:「这里可是医院啊……」

「那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没在这里做过!」

看到李培德不容置疑的眼神,清澈的泪水顺着双眸滴落,尽管这样的事情已经做过不少次了,但柳若涵还是觉得倍感羞辱,她紧咬着鲜艳的红唇,慢慢的往门口走去。

「咔嚓」一声,特护病房的大门被柳若涵关闭。

「脱吧,我的柳婊子!」

当柳若涵回转过来的时候,李培德洋洋得意的笑了起来。

「嗯。」

即使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昏迷的老公面前被人蹂躏,柳若涵的泪水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她心里微微一颤,发颤着的双手将上衣的扣子一粒一粒解开,然后是裤子,一件接一件全都脱光脱净。

她全身赤裸,裸得很彻底,只有颈上戴着的黑色项圈,和雪白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赤裸的皮肤白滑而又光洁,在灯光下闪动着莹白的光泽,沉甸甸的肥乳在胸前荡漾,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丰满的雪臀又圆又翘,散发着成熟女人淫艳的气息。看的让人充满了肉欲!

「果然是极品。」李培德发出满意的赞赏,然后就像个冷酷的将军一样,发出残酷的命令:「柳婊子,来,原地跳两下。」

「是。」此时的柳若涵简直比听话的小兵还要服从,完全不敢有任何的违抗,随着赤裸着的雪白肉体不断跳动,两只肥硕的乳房在胸前来回晃动,白美的臀部高高翘起,美艳的动人心魄。

「坐在地上,把小屄给我翻出来。」

这一条条冷酷的命令,让柳若涵感觉自己就像是古代的女奴,正在奴隶主的面前像买卖牲口一样,展现着自己赤裸裸的肉体。

柳若涵雪白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漂亮的大眼睛里泛出了泪花,但还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对着李培德主动的掰开了两条美腿。

成熟的阴阜白嫩而又光滑,柔圆的肉丘上长着一层细细的阴毛,色泽乌黑而又靓丽。

屄穴柔嫩迷人,娇美的花瓣微微蠕动着,散发出迷人的芬芳。

柳若涵用微颤的指尖一左一右分开,露出里面一片红嫩的媚肉,宛如一朵含苞精致的玫瑰花,里面泛着湿湿的艳光。

仿佛少女般娇嫩的蜜穴,配上成熟性感的雪白身子,完美无暇的像似一件鬼斧神工的艺术品,在特护病房里绽放着夺人心魄的光芒。

柳若涵缓缓地在李培德的命令下做着羞耻的动作,就像世间最淫荡的妓女一样,将自己保持极好的美体,像牲品一样毫无廉耻地奉献在魔鬼的面前。

「漂亮,难怪辰哥这么喜欢你,小屄漂红过了的吧?奶头也漂白了?」

绝美的女体白得晃眼,让李培德的下身涨得难受,鸡巴在裤裆里蠢蠢欲动,但他还是表现的像是个艺术家一样,单纯的以欣赏的角度来看待眼前的艳景,满意的拍了拍巴掌。

「在我的美容院做的。」

柳若涵咬紧红唇,把女人最秘密的地方裸露出来,强忍着难以承受的羞辱,羞耻的说道。

「下次我介绍几个女人去你那,给她们也做做。」

「知道了,德哥。」

柳若涵继续保持着下贱的姿势,仰面看着李培德,怯怯的回道。

「来,舔一舔!」

李培德脱下鞋子,把袜子仍在地上,然后身子向后一靠,将脚伸到了柳若涵的脸上。

闻着臭哄哄的脚指头,柳若涵的俏脸不敢露出半点不满,反而张开娇艳欲滴的红唇,把肮脏的脚指头含进了嘴里。

柳若涵白嫩的手指还在尽力的分开屄穴,漂亮的脸蛋则努力的往上抬,伸出香艳湿滑的舌头舔吸着李培德一根又一根的脚指。

突然,两只脚指头夹住了柳若涵红艳的舌头,还用力的向外拉扯。

「放松,总是听辰哥说你舌头一流,能吹喇叭还能嘬屁眼,上次还用舌头给他洗了个澡,我倒是想看看你的舌头到底有多长?」

李培德轻蔑的笑了笑。

「呃……呃……」

柳若涵的眼神里写满了恐惧,本来想向李培德求饶,但她的舌头被拉出来,根本没办法说话。

两个人就像是在较劲似的,一个拼命的往外拉,一个则努力的往回缩。

就在这时,李培德忽然开口说道:「你是要跟我斗到底吗?」

柳若涵漂亮的大眼睛闪过一丝惧色,赤裸的身子微微一震,心中不由一声哀叹,终于还是放开了舌头。

随着李培德两只脚指头一用劲,并且在柳若涵的主动配合下,粉嫩的舌头竟然被拉到了鼻子的高度。

看着长长的红艳舌头,李培德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连忙用手机里量尺寸的工具APP,进行测量。

「操!八厘米?」

李培德有些难以置信,随即忍不住惊叹道:「你这婊子的舌头简直就是一绝啊,怪不得辰哥不愿意放手呢,你这舌头岂不是能从屁眼里,舔到他的前列腺?我靠!」

李培德心里一喜,他很想现在就试试,柳若涵那长长的舌头给他做毒龙钻的滋味,不过好饭不怕晚,他不心急,反正有的是时间。

李培德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柳若涵香滑的舌头,看到柳若涵那巨大的奶子傲立于胸前,嫣红的乳头随着呼吸起伏,似乎在轻轻的颤抖。

李培德点了点头,轻佻地笑了笑,说道:「贺一辰虽然人不咋的,但他对于女人的看法,倒让我蛮认同的,女人最重要的是身材,然后才是脸蛋。而身材好不好,关键要看女人的曲线,曲线美不美,则要看胸大不大。」

他突然把脚踩在了柳若涵雪白的奶子上,两只脚指头夹住粉嫩的乳头,扯成一个圆锥体,痛得柳若涵浑身一个哆嗦。

但是在李培德的暴虐面前,她根本不敢反抗,只能尽力的把奶子往上抬,来尽量缓解胸口的疼痛。

李培德用脚趾头不断的拉扯,然后像是玩累了一样,坐在床上惬意的说道:「好了,我的脚有点累了,你用手捏着奶子给我做个脚底按摩吧,再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贺一辰是怎么玩弄你的,不要遗漏任何一个细节。」

「他用脚玩弄我的乳房,居然还恬不知耻的说把他的脚给玩累了?还要让我用香滑的乳房给他的臭脚按摩?」

柳若涵手脚冰凉,惊恐地看着魔鬼般的李培德,咬紧红唇,通红的眼睛不断的摇着脑袋。

「你是想让你的儿子跟他爸一样,躺在这里吗?」

李培德这一句话,彻底击中了柳若涵心里最脆弱的地方,当她看到李培德狠毒的眼神,早已崩溃的精神开始逐渐的坍塌。

「我都听你的,只要能保住我儿子……」

柳若涵呜咽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忍着眼泪和满心的屈辱,优雅的拢了拢头发。

她的皮肤是那么的白腻如脂,丰腴的肉体曲线动人,带着迷人的熟艳风情,柳若涵弯起修长的玉腿,毕恭毕敬的跪在了地上。

她羞愤欲死的用自己硕大无比的胸部,包裹着李培德的脚掌,粉嫩的乳头摩擦着李培德的脚心,让那雪白柔滑的乳肉,充分的按摩着李培德的脚底。

柳若涵低垂着脖颈,心里一阵凄苦,自己一直精心呵护保养着的娇乳,此时就象是一块破抹布一样,包裹着李培德臭哄哄的脚掌。

这香艳透顶的舒爽感觉,让李培德已经欲火难当,看到柳若涵柔弱屈服的样子,完全激发了李培德的肉欲。

「我对你,确实还蛮喜欢的,不仅人长的漂亮,腿长奶子也大,只要你能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一定会保护你儿子的周全,就是在贺一辰那里,我也会尽量说你的好话,让他好好的对你,如果有一天,他不要你了,你就老老实实的跟着我吧!对了,贺一辰是怎么玩弄你的?」

不过李培德依然慢条斯理地说着话,脚趾还肆意地夹弄着她肥硕的乳房。

对这个极品女人,他要慢慢的把玩!柳若涵茫然的点了点头,小声的说出那些悲惨的历史:「辰哥放学以后,会来我家写作业,我就赤裸的跪在他桌子底下,脖子上戴着项圈,像条狗一样,主动伸出舌头去舔他的鸡巴或者脚指头,辰哥不让我舔射出来,每次都要让我舔上两小时,他写完作业有时还会玩一下手机,直到我嘴巴发麻,才肯放过我。」

「就这?你难道不知道我手上有你的视频?」

听到柳若涵说着淫秽低贱的话语,李培德却冷笑着一脚踢在肥美的奶子上,让柳若涵疼得脸都有几分扭曲了起来。

可是还没等柳若涵从地上爬起来,李培德一只大脚就毫不留情的向着柳若涵漂亮的脸蛋上踩了下去:「你就是这样敷衍我的?」

柳若涵瞪大了漂亮的眼睛,痛苦欲绝的不敢有任何躲闪,就这样跪着被李培德把脸踩在了地板上,左边的脸被压在地上,右边的脸被李培德踩在了脚下。

「啪、啪、啪……啊……啊……」

大手狠狠的扇在白嫩的屁股上,浑圆的臀球暴起数道刺眼的粉红,柳若涵实在忍受不住疼痛,凄惨地尖叫了起来。

「别动!」

看到柳若涵摇摆的屁股中间,漂亮的耻丘划开一道细沟,李培德伸出手指将两边的阴唇往两边尽量拉开,屄穴就像是蝴蝶展开鲜红的翅膀一样,扣人心弦。

雪白圆润的屁股不由自主地扭动着,脑袋被踩在地上完全无法动弹,但是柳若涵还是尽量的提起屁股,迁就着李培德的手指。

「我给你玩,别打我了!呜呜……德哥,求你了……」

柳若涵哭泣着用最卑微屈辱的姿势,把肥大浑圆的白屁股撅在了半空中,好方便李培德随意的玩弄她饱满的阴阜,不管是在她屄穴里进出,还是扣挖她的屁眼。

香艳的病房,上演着令人无法想象的激情一幕,一个美艳绝伦的成熟女人,侧脸着地,两只粉嫩圆硕的乳球紧贴在冰凉的地面上,纤柔的腰肢完全翻转过来,白皙耀眼的美臀高高撅起,散发出妖艳的光泽。

女人春情荡漾的绝美容颜,睁着迷离无助的美眸,被一个坐在床上的男人惬意的用脚踩在脸上,双手随意的玩弄着她水蜜桃形状的肥臀深处,把女性最羞耻的下身秘境完全暴露出来,供男人赏玩。

************

「叶老师!」

随着一声呼喊,众多老师全都望了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踩着裸色鱼嘴高跟鞋的秀美玉足,顺着修长笔直的小腿往上看,是那硕大浑圆的肉臀,完全是肥美圆硕的真实写照。

但要说女人给大家印象最深的,是她的皮肤好像在发光一样,透亮白皙,真的有一种肤若凝脂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皮肤特别白的缘故,细嫩的肌肤,给人一种仿佛轻轻一弹就会破掉的假象,简直就像似上好的羊脂玉,整个人都明艳动人。

天鹅般的脖颈修长而又白皙,精致的瓜子脸上没有一丝瑕疵,冰肌雪肤的叶舒儿刚从教室里出来,听到有人喊她,就停下了脚步。

「叶老师,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一个中年男人急速走了过来,热情洋溢的问道。

叶舒儿轻轻的摇了摇头,婉拒道:「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就去学校食堂吃吧。」

中年男人看着齿白唇红的叶舒儿,激动的口水差点没流出来,连忙又劝道:「大家都是一起来这里学习交流的,总要认识一下吧,我是深城市第三中学教务处的……」

「不用了,我们又不是一个学校的,还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还没等中年男人把话说完,叶舒儿在明媚清爽的笑容中,转身朝食堂走去。

「哎,可惜了!」

中年男人看着娉婷袅娜的身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叶舒儿一个人吃完饭之后,迈步走出了学校的大门口,她要去几百米之外的宾馆住宿。

这是绿城高中为了这次的校际交流会,选择的定点宾馆。

沿路很热闹,似乎是个夜市一条街,周围很繁华和嘈杂,虽然两边的街道和建筑都很破旧,但大大小小的门面和各种各样的店铺林立其间,租金恐怕也不会太便宜。

附近的行人看起来都是社会里较为底层的闲散人员,在街道的拐角处,居然还有不少装饰暧昧的洗头房和足疗店。

到处都是穿着暴露的按摩女郎,总的来说,这里真的是鱼龙混杂。

叶舒儿皱着眉头,硬着头皮往里走,来到了一条小巷子里,看到巷子里亮着灯的宾馆大门,叶舒儿一直担忧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可是突然,在巷子里黑暗的角落里,猛然冒出一个高大的身影,堵在了她的面前。

看到这个庞然巨物,极度恐惧的叶舒儿,忍不住尖叫了起来:「啊!」

叶舒儿刚喊完,然后就觉得一个毛巾一样的东西,捂住了自己的口鼻,过不了多久,就晕了过去。

片刻之后,叶舒儿感觉有一个人趴在了自己的身上,压的她根本喘不过来,处在迷迷糊糊之中的她,感受到有人似乎扒光了她的衣服,一双大手对着她揉来揉去。

「不要……不要……」

叶舒儿抗拒着,本能的用手推开那个人,渐渐的醒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黑壮的脸,像一座山一样,给叶舒儿极大的压迫感,只不过这个男人的年纪不太大,想着他可能跟自己的儿子差不多大,叶舒儿顿时觉得羞愧难当。

「叶老师,我叫大头,是绿城高中的学生哟。」

大头大笑一声,用铁钳般的胳膊抓住了叶舒儿的双手,铁塔般的魁梧身躯牢牢的把叶舒儿压在了床上。

「什么?你是绿城高中的学生?你不能这样对你的老师……住手!」

叶舒儿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被羞辱的快要爆炸了,在床上死命的挣扎,却依旧未能摆脱泰山压顶一般的大头。

「真白啊!我操!」

如同凝脂一般的肌肤,两条白光光的大腿诱人至极,两只雪白的乳房顶起粉红色的胸罩,中间深深的乳沟露出白滑的乳肉,简直看的大头口干舌燥。

大头伸出大嘴,顺着叶舒儿白皙的脖颈往下舔,整个脑袋都深埋在挺拔的乳峰中间不可自拔,不断的发出「啧啧」的舔舐声。

「你给我滚啊!」

叶舒儿不断的挣扎,但她全身的力气已经被压迫的所剩无几,就在她快陷入绝望的时候,突然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意志,好不容易挣脱了右手狠狠的朝着大头的脸上抓了过去。

「撕啦!」

一下子,竟然被她抓出两道血痕。

「你这个婊子!我操!」

大头暴怒的抬起头,一巴掌狠狠的甩在叶舒儿的脸上,势大力沉的一巴掌差点没把叶舒儿打晕过去。

趁着这个机会,大手拽着叶舒儿的胸罩用力一扯,几乎把叶舒儿从床上给扯飞了起来。

「啪嗒!」

胸罩从叶舒儿的背后断开,一对雪球似的圆乳弹跳而出,大头脸色狰狞的用胸罩擦拭了下脸上的血,然后直接把胸罩当绳子,牢牢的捆住了叶舒儿的双手。

「再给老子抓啊!妈的!」

大头用两只大手抓住两只白腻的乳肉,咧开了嘴,笑容就像是个野兽一样,双手抓住叶舒儿的乳根,恨不得把这对白光光的大奶给拽下来。

「啊!痛!」

叶舒儿痛的发出一声声惨叫,完全赤裸的上身禁不住抬了起来。

「这痛不痛?我的婊子老师?」

大头狞笑着用四根手指,狠狠的掐住了两颗还在晃动的粉嫩乳头,使劲的拧着圈,把奶头拧的跟麻花一样,雪白细腻滑嫩的乳房瞬间打起了转。

「啊……痛啊……」

叶舒儿疼的泪如雨下,脑袋晃的像个拨浪鼓一样,疯狂的摇摆。

「怎么样,还要不要再来一次?啊,叶老师你还反不反抗?」

暴虐的大头就像上瘾了一样,居然捏住乳头又拧了一次,雪白的椒乳被拧成了麻花。

「你杀了我吧……杀了我……」

叶舒儿吼叫着,精致的五官瞬间变的扭曲,赤裸雪白的身子忍不住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