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完全摧花手册三部曲》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Mrbigdick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完全摧花手册三部曲 完全摧花手册三部曲

    在这座城市中,有一个犯罪组织。他们绑架美丽的少女,并且轮奸、性虐待这些女孩,同时,还强行把凌辱、折磨她们的场面拍成录像带和裸照,并且通过各种卑劣的手段和残忍的性虐待来逼迫少女们沦为他们的性奴隶,供他们玩弄、发泄兽欲。  他们还会把这些录像带剪辑成A片,和裸照一起在黑市出售,由于他们在照片和录像带上进行处理,没办法看清这些人的真面目,所以,警方根本没办法查清他们的真实身份。

    Mrbigdick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完全摧花手册三部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完全摧花手册三部曲》,是作者Mrbigdick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这座城市中,有一个犯罪组织。他们绑架美丽的少女,并且轮奸、性虐待这些女孩,同时,还强行把凌辱、折磨她们的场面拍成录像带和裸照,并且通过各种卑劣的手段和残忍的性虐待来逼迫少女们沦为他们的性奴隶,供他们玩弄、发泄兽欲。  他们还会把这些录像带剪辑成A片,和裸照一起在黑市出售,由于他们在照片和录像带上进行处理,没办法看清这些人的真面目,所以,警方根本没办法查清他们的真实身份。

《完全摧花手册三部曲》 第18章 免费试读

从修车厂残破的窗口可以看到天空,刘梦恬一边呻吟着,迎合着那些男人,一边望着窗外黑洞洞的天空在曙光中慢慢变亮,又渐渐被暮色所取代,直到再一次看到点点星光出现在天上,然后又慢慢地暗淡下去。

经过这整整一天一夜间,几乎没有一刻停歇的凌辱和蹂躏,刘梦恬已经筋疲力尽,她的全身沾满精液,尤其是她的脸上和胸口都已经完全被精液覆盖,刘梦恬的阴户和翘臀也已经被白浊的精液濡湿,她的小腹也已经被灌满她子宫和直肠的精液撑得微微鼓起,而那二十多个男人也终于彻底发泄了他们的全部兽欲。

“这个鸡还真不错…够骚…”在刘梦恬身上发泄的最后一个男人淫笑着对她说,“怪不得屁股上还有个骚字…”

“伺候了哥哥们这么长时间,我也有点累了…”

刘梦恬看着那些男人疲惫而满意的脸色,小心翼翼地作出一副淫荡的样子,用可怜的语气和哀求的口吻对那些男人请求道,“哥哥们能不能放了我,让我好好洗一洗,睡一觉,以后再来伺候各位哥哥?”

“哼哼,放你走?放你走了你还会来么?”

男人的一句话让刘梦恬的心几乎停跳,但是那男人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让刘梦恬的心重新搏动起来,“算了,反正我们也关不住你,你走吧,从地上随便拿两件衣服穿…”

“谢谢哥哥们…”

刘梦恬赶忙随手从地上抓起两条衣裤,拖着被长时间蹂躏而极其疲惫和憔悴的身躯,一边穿上衣裤,一边慢慢地走向修车厂的门口。而就在这时,刘梦恬眼前的那扇门突然被踢开,一群男人冲了进来,用枪指着刘梦恬和修车厂里的那群混混。

看到那群男人,刘梦恬顿时眼前一黑,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因为刘梦恬马上就认出冲进修车厂的这些人正是那些无数次凌辱和玩弄过她的台湾毒枭。眼看即将逃出生天,摆脱悲惨的折磨,却又瞬间被拖回地狱,命运的捉弄让刘梦恬崩溃而绝望地趴在地上,痛不欲生地号哭起来。

那些男人让被他们收买的警察花了一天一夜,仔细检查了附近的所有监控摄像机拍下的监控录像才找到这里。那些小混混被枪指着,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甚至有几个还吓得当场尿了裤子。

在刘梦恬绝望的哭声中,一个男人给刘梦恬注射了麻醉剂,在麻醉剂发作以后,两个男人把刘梦恬抬上了门外的一辆车,然后先开车离开了。而另外那些男人没有放过这些给他们添了大麻烦的小混混们,为了灭口,这些男人残忍地用钢丝圈把这些小混混们活活勒死,甚至连那些被混混们掳来,并被灌下迷幻药的女孩们也没有逃脱这样的厄运。

刘梦恬重新落入那些台湾毒枭的魔掌时,南美正是下午,如往常一样,刘梦纯正跪在她的牢房里一边撅着屁股,让她身后的那个南美男人把粗壮的阴茎插进她的肛门里抽插着,一边用嘴唇包裹和吮吸着她面前那个男人蠢蠢欲动的阴茎,用舌尖舔舐着那男人的龟头,品尝着男人在射精前分泌出来的咸腥体液,等待着那个男人在她嘴里喷射出腥臭的精液以后,喝下她的“下午茶牛奶”而墙上的显示器正播放着刘梦恬和麦若仪被香港毒枭轮奸和调教的录像。

迎合着那两个男人在她的嘴里和肛门里泄欲,然后又在另外几个男人的胯下婉转呻吟,用她性感迷人的身体为这些男人带来快感和享受,让这些男人把白浊精液喷射在她的阴道,肛门,嘴里和酥胸上以后,刘梦纯瘫软在床上,稍作休息,等待着下一个男人走进这间牢房来玩弄她。而让刘梦纯吃惊的是,走进牢房的那个南美毒枭手里竟然还牵着一条体型彪悍的高加索犬。因为曾经看到过“母狗”被那些毒枭的狗多次兽奸的可怕场面,刘梦纯对那些毒枭养的狗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一看到这条高加索犬,她就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贱奴?你就是贱奴吗?”

这时,牢房墙壁上的那个显示器屏幕上本来播放的那一段录像突然终止,变成了一个陌生的亚洲男人的脸,那个男人的双眼看着镜头旁边,淫笑着继续说,“果然是亲生姐妹,你和骚奴长得可真像啊…”

“亲生姐妹?妹妹?我妹妹怎么了?”

听到那个男人提到她和妹妹长得像,刘梦纯马上忘记了对于高加索犬的害怕,她看着屏幕,关切地问道,“你…你是谁?你把我妹妹怎么了?”

“别急,你马上就能见到你妹妹了…”

那个男人继续淫笑着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你还记得詹百鸿吧?哦,现在应该叫他高卓扬了。我就是他在台湾的生意伙伴,和他一起做毒品生意。他把调教你和令妹的录像都给我看过,能玩到你们这对那么性感的极品美女姐妹花,他可真艳福不浅。他把令妹,也就是骚奴调教成性奴以后,就把令妹送到台湾来,让我看着令妹在台湾做妓女。可惜,令妹不怎么乖啊,前两天还从她做妓女的地方逃走,幸好很快就被我们找回来了。所以,我们就要给令妹一点点小小教训…”

说着,那男人做了个手势,屏幕上的图像突然切换成了刘梦恬满是眼泪的娃娃脸。看着刘梦恬痛苦扭曲的表情,刘梦纯心痛地哭喊起来:“小恬,小恬…我是姐姐…你听得到我吗?”

而屏幕上的刘梦恬似乎听到了刘梦纯的呼喊,她的双眼转向镜头旁边,也痛苦地哭喊起来:“姐姐…姐姐…你的身上…天哪…”

刘梦纯听到刘梦恬的哭声,知道刘梦恬一定是看到了自己的样子,也看到了自己双乳上到处都是瘀青,牙印和精液的悲惨模样,她想起牢房的各个角落里的摄像头,明白那些毒枭是在进行双向直播,所以她和刘梦恬都能同时看到对方。

这时,镜头从刘梦恬的脸上慢慢地向下移动着,屏幕上很快就出现了刘梦恬性感的双乳,刘梦纯清楚地看到刘梦恬的双乳乳头都已经刺穿,分别戴上了一枚沾满血迹的金黄色乳环,想到刘梦恬娇嫩的乳头被刺穿时有多么痛苦,刘梦纯的心中一阵抽痛。而随着镜头继续向下移动,令妹陈块就更加恐惧和心痛地看到刘梦恬的一片光滑的阴唇也被刺穿,并被戴上了一个同样沾满血迹的金黄色圆环,鲜血从刘梦恬稚嫩阴唇上的伤口里不停地渗出来,染红了刘梦恬的白皙阴户,又滴落在她身下的地上。

“不!小恬…”

看着刘梦恬敏感的乳头和阴唇竟然被残忍地硬生生刺穿,并被带上了羞辱性的圆环,刘梦纯痛彻心扉地哭喊起来。而刘梦恬终于在刘梦纯失踪两年多以后第一次看到了饱经蹂躏和摧残的姐姐,想到自己曾经遭受的那些折磨和蹂躏姐姐一定也曾经承受过,刘梦恬也痛苦地哭喊着:“姐姐…姐姐…天啊…谁来救救我们…”

“为了防止骚奴再次逃走时,我们找不到她,所以我们专门给骚奴戴上了乳环和阴环…”

在姐妹的哭声中,刚才那个台湾毒枭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三个圆环当中都内置GPS芯片,可以随时定位,这样骚奴就再也逃不掉了。如果想把这三个圆环取下来,那可没那么容易…”

那个台湾男人停顿了一下,得意地听着刘梦纯刘梦恬悲惨的哭喊声,然后继续说了下去,“除了这些,骚奴刚才还被用辣椒水灌肠,然后还被电了屁眼,估计现在屁眼还是麻酥酥的呢…”

听到那个男人提起她刚刚遭受的那些折磨,刘梦恬害怕地全身颤抖着哭喊起来。刘梦恬被掳回那些台湾毒枭的老巢以后,就被绑在一个金属十字架上,全身都动弹不得。然后,那些男人把一个橡胶塞塞进了她的肛门,接着又通过肛门塞上的单向阀,用一根软管和一台水泵把大量辣椒水强行灌进了刘梦恬的肛门和直肠,火辣辣的辣椒水刺激着刘梦恬的肛肠和神经,而刘梦恬的肛门被紧紧塞住,无论她如何努力都不可能把这些辣椒水从身体里排出来,她只能惨叫哭号着徒劳地拼命挣扎,在火烧一般的剧痛中疼得死去活来。

而那些男人的凌虐并没有到此为止,那些男人还用电击器反复电击她被肛门塞塞住的娇嫩肛门,让刘梦恬的肛门在电流的刺激下一次次剧烈收缩,同时也加剧了刘梦恬的肛肠被辣椒水刺激的灼痛感,敏感的肛门被电流反复撕扯的剧痛让刘梦恬一次又一次地全身痉挛,悲号惨叫,甚至昏死过去。但是刘梦恬刚刚失去意识,很快就又会在电击肛门的酷刑中和辣椒水的刺激下活活疼醒,继续在地狱般的痛苦中煎熬着。当那些男人终于拔掉肛门塞,让刘梦恬排出辣椒水时,她的肛门甚至已经被折磨得完全麻痹,没有感觉了。

残忍地摧残了刘梦恬的肛门以后,那些男人也没有放过刘梦恬同样娇嫩的乳头和阴唇。在没有任何麻醉的情况下,那些男人残忍地刺穿了刘梦恬的乳头和阴唇,强行给她戴上了乳环和阴环。而刘梦恬的乳头和阴唇早就被药物和凌辱调教得异常敏感,所以,这些部位被粗暴地刺穿时,刘梦恬所经受的折磨和痛苦也显得更加惨烈。在男人们的淫笑声中,刘梦恬被那些男人强加在她肛门,乳头和阴唇上的酷刑折磨得撕心裂肺地哭喊和悲鸣着,但刘梦恬不知道,还有更加可怕的摧残和折辱正在等待着她。

几个男人淫笑着走到不停哭喊着的刘梦恬身边,解开了缠绕在刘梦恬四肢和身体上的铁链,然后架着她早就被折磨得瘫软无力的绵软身体,把刘梦恬放在一个像一张小桌子般的金属刑架上。那个刑架托着刘梦恬的上半身,而刘梦恬的四肢却没有任何支撑,她软绵绵的双腿只能跪在地上,她的双臂也只能无力地向下垂着。那些男人狞笑着拿出铁链和镣铐,把刘梦恬的手腕,膝盖和脚踝分别牢牢地捆绑和禁锢在那个刑架的支撑架上和地上,这样一来,刘梦恬的四肢就完全不能动弹,而她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摆出撅起屁股的淫荡姿势。

这时,刘梦纯突然在屏幕上看到一个男人正淫笑着牵着一头体型巨大的黑色藏獒慢慢地走到了刘梦恬的身后,她马上就恐惧地意识到了那些毫无人性的男人要用如何卑劣残忍的手段折磨她可怜的妹妹,绝望而凄厉地哭喊起来:“小恬…不…不…他们…要用…狗…不…”

刘梦恬听到姐姐泣不成声的哭喊,又听到身后传来显然不属于人类的粗重喘息声和低沉的狗吠声,也隐隐地猜到了有多么可怕的厄运将要降临在她的身上,刘梦恬一边徒劳地拼命挣扎着,一边全身颤栗着痛苦号哭和大声尖叫起来。

“好像你姐姐贱奴已经看到了呀…骚奴你也猜到了吧?”

那个台湾毒枭淫亵的声音再次响起,“那我就给你介绍一下吧。马上就要做你老公的这只黑色藏獒名叫黑魔,它可是我们的爱犬,之前它已经操过了好几个台湾的美女警察,那些本来很厉害的警花们被黑魔操过以后,马上就都乖了。我记得骚奴你在香港也当过女警吧?那今天正好让黑魔换换口味,看看台湾的女警察和香港女警哪一个操起来更爽,好像还挺有趣的嘛。哈哈哈…”

在那个男人的淫笑声中,刘梦纯悲伤地哭喊着,紧张地看着屏幕上的那只浑身皮毛乌黑发亮的可怕巨犬正在不安分地从后方一步一步靠近刘梦纯的身体。而刘梦恬更是恐惧地感觉到黑魔鼻孔里呼出的热气似乎已经喷在她的翘臀上,她继续用尽全力挣扎着,但是她无力的身体和四肢却根本无法摆脱铁链和镣铐的束缚。

黑魔走到了刘梦恬的身后,把鼻子伸到刘梦恬被迫分开的双腿之间轻轻地嗅着。

刘梦恬惊惧地感觉到黑魔冰凉湿润的鼻子正在她的阴户和屁股上来回磨蹭着,刚刚还在剧烈挣扎的她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黑魔好像正在挑选是要操你的小洞还是屁眼呢…”

那个台湾毒枭看着黑魔的动作,淫笑着羞辱着刘梦恬,“黑魔操过那么多美女,品味可是很高的,它要选择它喜欢的那个孔道…”

就在那男人得意的淫笑声中,黑魔好像作出了决定,它兴奋地抬起头来,“汪汪”地吠叫了几声以后,就用两条后腿支撑着,直起身体,把两只前爪搭在刘梦恬白皙细腻的赤裸背脊上。看着黑魔的动作,刘梦纯惊叫起来,而与此同时,刘梦恬也因为感觉到黑魔粗糙的双爪拍打在她的背后而惊慌失措地哭喊起来。

在男人们的注视下,已经有丰富的奸污女警经验的黑魔慢慢地翘起了屁股,熟练地慢慢地用两只后爪调整着它自己的位置,然后它翘起的屁股突然向前一顶,被踩在黑魔爪下的刘梦恬马上就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而刘梦恬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像是筛糠一样剧烈颤抖起来。在刘梦纯关切而心疼地哭喊声中,她面前的屏幕上马上就切换到了黑魔和刘梦恬身体连接处的特写镜头。刘梦纯心如刀割地从屏幕上看到,黑魔胯下的那支粗大的黝黑阴茎已经插进了刘梦恬娇嫩的光滑阴户里,并且已经在刘梦恬的惨叫声中开始抽插起来。

“原来黑魔还是喜欢骚奴的小洞…”

那个台湾毒枭淫亵地大笑着说,“骚奴的小洞那么紧,这么粗的家伙可够她受得了。哈哈哈…”

听着那男人的羞辱,刘梦纯心疼地流泪哭泣着,她看到屏幕上黑魔的那支阴茎似乎要比她见过的那些插入过“母狗”身体的狗阴茎都要更加粗壮,而且黑魔阴茎的表面到处都是暴突的青筋和凸起的肉刺,显得格外粗糙。听着刘梦恬痛不欲生的惨叫声,刘梦纯可以想象到被兽奸的屈辱和娇嫩紧窄的阴道被这样一支变态阴茎插入的疼痛会让刘梦恬感到多么痛苦难熬。

在刘梦纯眼前的那块屏幕上,黑魔那支黝黑的阴茎正在刘梦恬白皙光滑的阴户里不停地抽插着。黑魔毕竟是一头野兽,根本就不明白什么叫做温柔,它的阴茎暴虐地在刘梦恬光滑的阴户和紧窄的阴道当中抽插着,毫不怜惜地翻动着刘梦恬刚刚被刺穿和戴上金属环,伤口还在流着血的娇嫩阴唇,摧残着刘梦恬紧致的阴道口和她敏感的阴道,把刘梦恬折磨得死去活来。亲眼看着青涩的妹妹被可怕的野兽粗暴地兽奸,听着妹妹痛不欲生的惨叫和悲鸣,刘梦纯也痛苦不已地向着她眼前的屏幕哭喊着。

在刘梦恬的惨叫声中,屏幕上的狗阴茎插进刘梦恬阴户的特写镜头又切换到了刘梦恬被黑魔兽奸的全景。黑魔正骑在刘梦恬的身上,屁股不停地抽送着。而它的两只前爪踩在刘梦恬光滑细嫩的背脊上,正随着它的抽送而不安分地磨蹭着刘梦恬的裸背,爪子上的指甲在刘梦恬的背上留下了一条条血痕,而刘梦恬这是却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背后的疼痛,承受黑魔的抽插就已经几乎耗尽了她全部的气力,她只能不停地惨叫着,全身颤抖着在这样的可怕折磨中继续煎熬着。

在上百次抽插以后,黑魔终于把浓稠滚烫的狗精液喷射进了刘梦恬的阴道和子宫里,然后黑魔把身体转了180度以后,重新把它的一双前爪放在地上,和动弹不得的刘梦恬摆成了屁股对屁股的交尾姿势。虽然黑魔已经发泄了兽欲,但是刘梦恬却痛苦地感觉到黑魔的阴茎仍然留在她的阴道深处,而且似乎死死地卡在了她的身体里。而且尽管黑魔不再抽插,但是它的阴茎却还在刘梦恬的阴道里有节奏地跳动着,黑魔阴茎的每一次跳动都会喷出一些精液,也会刺激到刘梦恬阴道中最敏感的部位,让刘梦恬痛苦不堪地惨叫和呻吟着。

“怎么样?狗老公操得你爽吗?”

在刘梦恬痛不欲生的哭喊声中,那个台湾毒枭,走到刘梦恬的身边,蹲下身来,看着刘梦恬痛苦扭曲的表情,淫笑着对她说,“你只有一个狗老公。浪奴在非洲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狗老公和狒狒老公了,天天都被操得很爽…”

说着,那男人向一旁作了个手势,马上,刘梦纯和刘梦恬眼前的那两块屏幕上都出现了同一张令人不寒而栗的大幅照片。

照片上,麦若仪神容憔悴地用双手支撑着身体,跪在地上,脸上的表情痛苦地扭曲着。一根粗大的铁链正套在麦若仪的脖子上,而一只全身布满黑色斑点的凶猛鬣狗正象黑魔刚才兽奸刘梦恬时候一样,用两只前爪踩着麦若仪赤裸的背脊,骑在她的屁股上,鬣狗的胯部和刘梦恬的翘臀紧紧地贴合在一起,看来鬣狗的阴茎已经深入刘梦恬的阴道或者肛门。而更加恐怖的是,在刘梦恬的身边还有几个一脸淫笑的黑人,每个黑人都牵着几只鬣狗和狒狒,似乎是在等着让那些野兽轮流在刘梦恬的身体上泄欲。

“不!若仪…若仪…”

亲眼看到最好的朋友被那么多可怕的野兽轮流兽奸,刘梦恬不顾自己的阴道也已经被狗阴茎填满,心痛地哭喊起来。而刘梦纯虽然不知道麦若仪的具体身份,但是在她牢房墙上的显示器上,曾经多次播放过刘梦恬和麦若仪被那些香港毒枭凌辱和调教的录像,刘梦纯也已经猜到麦若仪应该是妹妹的好朋友,也是和刘梦恬一同落入那些毒枭魔掌中的男友,所以当刘梦纯看到麦若仪的惨状时,也不由得暗暗心惊。

“听说浪奴被送到非洲的时候,小洞和屁眼都已经被弄得松松垮垮的,两个男人同时插进去都没问题…”

那个毒枭一边看着屏幕上的这张恐怖的照片,一边淫笑着说,“所以连黑人也没兴趣玩这个花痴,干脆把她给他们养的那些鬣狗和狒狒当性奴,那个花痴好像还挺喜欢被这些畜生操的…”

这时,屏幕上的照片消失了,刘梦纯又看到了刘梦恬依然痛苦地哭喊着,不得不和黑魔保持着交尾的姿势,而那个台湾毒枭蹲在刘梦恬的身边,淫笑着对她继续说,“你敢逃跑,就要受到惩罚,我们会把你也送到非洲,和浪奴一起让那些鬣狗操…”

“不!不!不!”

刘梦恬恐惧地惨叫和悲鸣起来。虽然刘梦恬在修车厂被那些毒枭注射麻醉剂,并被掳回他们的老巢时,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承受那些毒枭的酷刑,但是刘梦恬却无论如何没有想到,那些毒枭竟然会毫无人性地用这样卑劣和恐怖的手段来惩罚她的逃跑。想到刚才那张照片上,麦若仪的痛苦表情和骑在她身上的那只恐怖的鬣狗,还有围在麦若仪身边的那些鬣狗和狒狒,刘梦恬就忍不住害怕得全身颤抖着,不顾一切地哀求着那个台湾毒枭:“不要!求求你…我会乖的…我是性奴…我是妓女…我再也不敢逃跑了…求求你…”

“不!请不要!”

听到那个台湾毒枭的话,刘梦纯也惊惧不已地跪在床上,流着眼泪哀求着。刚才看到麦若仪被兽奸的悲惨模样,让刘梦纯想起了“母狗”克里莫娃。想到如果刘梦恬也象克里莫娃那样,被当作母狗,让众多鬣狗肆意地把狗阴茎插入她的阴户或者肛门,供那些恶犬泄欲,刘梦纯就害怕得浑身战栗起来。为了让妹妹能够免遭这样非人的摧残,刘梦纯也向着屏幕上的那个台湾毒枭哭喊着和哀求着:“不要啊…小恬…小恬她受不了的…”

“如果不想让你的妹妹受这份罪也可以…”

听到刘梦纯的哀求声,那个台湾毒枭把头转向镜头,淫笑着对刘梦纯说,“不过…贱奴你这个姐姐可就要付出一些代价了…”

“我可以的…我可以的…”

刘梦纯听到那个毒枭这样说,连忙满口答应,“只要放过小恬,要我用什么姿势挨操,要我伺候多少男人,要怎么玩我都可以…”

“看到你面前的那只大狗了么?”

那个台湾毒枭淫笑着继续对刘梦纯说,“你现在就去给那只狗口交,然后让它操你,而且,要在那只狗射出来以前爬到牵狗的那个南美男人面前,给他口交。如果做到了,你妹妹就不用去非洲,但是如果你不愿意或者做不到,骚奴就等着去非洲被鬣狗操吧…”

听到那个男人的要求,刘梦纯恐惧地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痛苦境地。想起克里莫娃被兽奸的恐怖场面,刘梦纯根本不敢想象自己能否承受眼前这条巨犬的兽奸,但是如果不这样,又无法拯救妹妹的悲惨命运,矛盾的心情让刘梦纯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不!姐姐!不要!”

这时,刘梦恬在她眼前的那块屏幕上看到了刘梦纯牢房里的那条体形彪悍的高加索犬,依然正在遭受着兽奸的折磨和屈辱的她无法想象姐姐被那条巨犬蹂躏的情形,痛苦地哭喊了起来。而刘梦恬身边的那个台湾毒枭却淫笑着看着屏幕上刘梦纯被震惊的样子,淫笑着催促着不知所措的刘梦纯作出决定,“怎么样,想好了没有?是不是要让骚奴去非洲做鬣狗的性奴?”

“不!不!”

想到刘梦恬在非洲被一只只鬣狗和狒狒轮流兽奸的场面,刘梦纯崩溃地大声哭喊起来。刘梦纯终于做出了这个艰难的决定,她流着眼泪,屈辱地抽泣着,从床上爬到地上,然后用双手和膝盖支撑着身体,在男人们的淫笑声,以及刘梦恬的惊呼声和哭喊声中一步步爬行到那只高加索犬的面前,痛苦地悲鸣着把头埋在高加索犬的两条后腿之间,闭上眼睛,伸出她柔软的香舌,忍着恶心,用嘴唇包裹住了高加索犬的阴茎吮吸和舔舐起来。

“不!不要!姐姐!不要!”

刘梦恬看着姐姐为了她而屈辱地为一只狗口交,痛彻心扉地哭喊着。而刘梦纯虽然听到了刘梦恬的哭喊声,但是却并没有停止为高加索犬口交。为了让妹妹免于被送去非洲,沦为鬣狗的发泄工具,刘梦纯不顾心中的屈辱和羞耻,用她的唇舌继续舔吮着高加索犬的阴茎。那只高加索犬已经在“母狗”身上发泄过无数次,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当它看到象“母狗”一样赤身裸体的刘梦纯爬行到它面前时,就已经本能地兴奋起来,而刘梦纯的口交更是让高加索犬的阴茎很快就完全膨胀起来。

感觉到嘴里那支狗阴茎已经充分勃起,刘梦纯赶紧吐出了这支让她厌恶的阴茎,然后转过身体,用屁股朝着那只高加索犬,并且在高加索犬的眼前轻轻地摇动着屁股,引诱着那只高加索犬插入她的阴户。高加索犬把鼻子伸到刘梦纯的阴户上轻嗅一阵以后,就兴奋地直起身体,用两只前爪按住刘梦纯的背脊,腰部向后一拱,然后又突然向前一冲,在刘梦纯的惨叫声中,把它粗长的阴茎插进了刘梦纯紧窄娇嫩的阴道口。

看着那条高加索犬骑在姐姐娇小的身体上,不停地抽插着,刚刚遭受过兽奸的刘梦恬知道姐姐正在遭受怎样难以忍受的折磨,她心痛但却无奈地哭喊着。虽然高加索犬的阴茎并不像藏獒那样硕大可怕,但还是把刘梦纯折磨得痛不欲生,高加索犬精力旺盛的抽插每一次都能把阴茎插进刘梦纯紧窄的阴道深处,也粗暴地摧残着刘梦纯娇嫩的阴道,摩擦和翻动着她的阴唇,让刘梦纯忍不住惨叫着全身颤栗起来,而第一次遭受兽奸的耻辱更是让刘梦纯彻底崩溃,觉得心中只有无边的黑暗和绝望。

虽然正在兽奸的痛苦中煎熬着,但是刘梦纯知道,她的苦难并没有到此为止。

为了妹妹,刘梦纯还得爬到离她足足有50多米的那个跪在地上的南美毒枭面前,为那个男人口交。刘梦纯流着眼泪,承受着高加索犬的抽插和凌辱,双手和膝盖并用,哭喊着一步步向那个男人爬去。高加索犬阴茎中间的那个膨胀起来的节牢牢地卡在刘梦纯紧窄的阴道里,在刘梦纯拖着高加索犬的阴茎向前爬行的时候,她的阴道就像是在被那个节撕扯着一样,让刘梦纯的每一步爬行都痛彻心肺,但是刘梦恬却只能咬着牙,强忍着痛苦继续艰难地向前爬行着。

看着屏幕上姐姐全身痛苦地颤抖着,却不得不继续拖着正在她身体里肆虐的那条高加索犬一起向前爬行,刘梦恬哭得更加伤心了,想到姐姐是因为要让她免于被送到非洲象母狗一样供鬣狗泄欲,才遭受了如此酷刑,刘梦恬的心完全被悔恨所吞噬。而刘梦恬身后那条藏獒的阴茎虽然已经不再在刘梦恬的身体里跳动和射精,但是却仍旧还是牢牢地卡在刘梦恬的阴道里,让她动弹不得。而这幅香艳而淫亵的场面却让那些男人更加兴奋,看着这对性感美女姐妹花在眼前和屏幕上同时被狗兽奸的悲惨模样,那些男人都得意地淫笑了起来。

刘梦纯苦苦忍受着每一步爬行时,阴道被高加索犬的阴茎拉扯的剧痛,用颤抖着的双臂和膝盖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继续痛苦地爬向那个淫笑着跪在地上的南美男人。几乎耗尽了全部的体力和意志以后,刘梦纯终于在高加索犬射精之前爬到了那个南美毒枭身前,她顾不得火辣辣的阴道被撕裂般的剧痛,赶快张开嘴,用双唇包裹住了那个男人的阴茎吮吸起来,而就在那男人的阴茎在刘梦纯的唇舌舔吮间渐渐膨胀起来的时候,刘梦纯也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液体突然喷进了她的阴道,她屈辱地意识到,高加索犬已经在她的身体里射精了。

看着屏幕上那条高加索犬在刘梦纯阴道里射精以后,满意地吠叫着转过身体,摆出和刘梦纯交尾的姿势,而刘梦纯却不得不一边继续承受着兽奸的痛苦和屈辱,一边继续为她面前那个南美毒枭口交,刘梦恬歉疚而痛苦地哭喊着。而就在这时,黑魔的阴茎终于软化了下来,从刘梦恬的阴道里滑脱出去。刘梦纯面前的屏幕上再一次出现了刘梦恬阴户的特写镜头,可以看到被黑魔的恐怖阴茎摧残以后,即使是刘梦恬紧窄如处子的阴道口一时也无法闭合,白浊粘稠的狗精液从她被撑成一个小洞的阴道口里源源不断地滚出来,滴落到地上。

看着眼前的美女性奴正一边被狗兽奸,一边把螓首埋在他的胯下,吮吸和舔舐着他的阴茎和龟头,强烈的视觉刺激和感官享受让那个把阴茎插进刘梦纯嘴里的男人很快就兴奋了起来。而当那个男人看到屏幕上,狗精液从刘梦恬的阴户里流出来的淫靡画面,更是忍不住伸出双手,捧住了刘梦纯的俏脸,在刘梦纯的嘴里畅快地抽插了起来,几乎每一次都把他的龟头插入刘梦纯的喉咙口。在一阵剧烈的抽插以后,那个男人把阴茎完全插进了刘梦纯的嘴里,低吼着在刘梦纯的喉头喷射出了精液,让刘梦纯呛得咳嗽起来。

吞下那男人的精液以后,刘梦纯不得不继续体验着被狗兽奸时,最难熬的交尾的滋味。由于狗阴茎插入阴道的角度特殊,交尾时,跳动着的狗阴茎和阴茎上的那个阴茎节很容易刺激到刘梦纯的敏感部位,让她忍不住全身微颤,呻吟起来。

而且因为阴道被狗的阴茎节牢牢地锁住,刘梦纯根本不能摆脱那条高加索犬,只能就像是一条真正的母狗一样,继续撅着屁股,听任一股股精液从高加索犬的阴茎里喷射到她的身体里面,让她屈辱难当。刘梦纯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甚至连被马兽奸过的克里莫娃都会在数次被狗兽奸以后被折磨得崩溃。

“骚奴感觉怎么样?狗老公操得你爽不爽?”

刚刚泄欲的黑魔被牵走以后,那个台湾毒枭一边满意地欣赏着刘梦恬的阴户里不停地流出狗精液的淫亵场面,一边淫笑着对刘梦恬说,“记住,是你姐姐救了你这一次。如果你下次再逃跑,你姐姐就会在南美变成母狗。那里可有几十条公狗,保证可以让你姐姐爽个够…”

看着刘梦恬满是泪水的一对大眼中惶恐的眼神,那男人得意地继续对她说,“要是你姐姐逃跑,那你就只好自认倒霉,去非洲和你的好朋友浪奴作伴,一起挨那些鬣狗和狒狒的操了…”

听到这个台湾毒枭的威胁,刘梦纯和刘梦恬同时惊惶地呜咽和悲泣起来,经过兽奸的恐怖凌辱,这对美女性奴姐妹再也不敢对逃离魔窟,重获自由有一星半点的幻想。一想到逃跑会让自己的姐妹付出多么惨痛的代价,刘梦纯和刘梦恬就只能打消这样的念头,绝望地接受了她们的未来就是忍受着屈辱和痛苦,继续充当着男人们的性奴,在地球的两端用她们的身体迎合着一个个不同肤色的男人,顺从地让一支支或长或粗的阴茎插进她们的阴道,肛门,乳沟和嘴里,任由那些男人们一次次地在她们的身上发泄着兽欲和精液。

看到刘梦纯和刘梦恬都已经屈服,那个台湾毒枭满意地关掉了视频直播。看着嘴角沾着精液的姐姐在兽奸中煎熬的痛苦神情从眼前的屏幕上消失,想到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能再次看到姐姐,刘梦恬痛苦地哭泣起来。而那个台湾毒枭却淫笑着一边捏着刘梦恬仍然高高撅起的屁股,欣赏着刘梦恬如初生婴儿般光滑,却沾满白浊狗精液的阴户渐渐闭合起来,阴道口也恢复了象处女一般的紧窄。在刘梦恬的哭泣和悲鸣声中,那毒枭让几个男人解开了刘梦恬手脚和身体上的铁链和镣铐,然后把一小瓶药放在已经被折磨得全身瘫软的刘梦恬面前。

“这瓶可不是春药…”

台湾毒枭一边看着刘梦恬绝望的泪水和屈辱的表情,一边淫笑着对她说,“它可比春药有趣多了。春药只会让你神智不清地发骚,而这种药却可以让你在意识保持清醒的同时,身体尽情发骚,拼命想要男人。我打算给这种新调制出来的药物起名叫”骚药“你觉得怎么样?骚奴?”

那男人一边看着刘梦恬屁股上的那个骚字烙印,一边继续羞辱着她,“刚才那些算是对你逃跑的惩罚。另外,你逃跑时还踢伤了主人,这笔帐也得算一算。现在,你选一个吧,是想被被黑魔操屁眼?还是乖乖地把这瓶骚药喝下去?”

想到刚才被黑魔兽奸时的痛苦和屈辱,刘梦恬根本无法想象那支把她摧残得死去活来的可怕狗阴茎插进她娇嫩的肛门里。在这样的威胁面前,刘梦恬只能选择了那种似乎没那么暴虐的惩罚。刘梦恬屈辱地流着眼泪,别无选择地悲鸣着伸出颤抖的手,拿起那个小药瓶,闭上眼睛,抬起头,绝望地把那里面的药液倒进了她自己的嘴里。那毒枭看着刘梦恬喝下骚药,脸上浮现出了得意的淫笑。而刘梦恬感觉到冰凉的药液流进她的喉咙,知道自己将随之落入地狱,永无解脱之日,两行凄苦的泪水也从她的俏脸上滑落下来。

才刚喝下那瓶药没多久,刘梦恬很快就觉得心跳加快,呼吸也不由自主地变得急促起来。刘梦恬赤裸的全身渐渐浮现出淡淡的红晕,一阵阵莫名的骚动让她不由自主地娇躯微颤,已经被折磨得瘫软无力的身体不安地扭动着,而刘梦恬光滑白皙的阴户也明显充血,原本紧紧闭合的阴唇微微张开,就像是在诱惑和欢迎着男人的侵犯,而她的阴户也渐渐变得更加湿润,甚至就连那两片花瓣一般的阴唇也已经被精液和她的体液所濡湿。

刘梦恬此时的莫名兴奋感和喝下春药以后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她的神智并没有像喝下春药以后那样陷入迷失的境地,而是依然保持着清醒,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每一点细微的变化。虽然喝下那瓶药的时候,刘梦恬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会在药力的影响下兴奋起来,但是真正要面对这样的感觉,刘梦恬还是感觉到无比羞耻,她一边压抑着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一边把全身力气都集中在瘙痒难忍的小腹,明知是徒劳,却还是紧咬着牙关苦苦地忍受着她的身体里一波波袭来的蓬勃欲望。

“别白费劲了,你忍不住的…”

那个台湾毒枭看着刘梦恬拼命抵御着她刚刚喝下的药物,淫笑着用手指着安装在天花板和房间各个角落里的录像机,继续对刘梦恬说,“等一下,我们就会把你发骚的样子拍下来,然后做成A片,让我们的香港朋友拿去卖,女警出演的A片应该会很受欢迎吧…”

在刘梦恬惊恐的哭喊声中,台湾毒枭得意地指着一个正淫笑着慢慢地走到他身边的赤裸男人,继续对刘梦恬说,“这位就是我们给你选的男主角,你们应该已经很熟悉了吧…”

“不…不要…”

刘梦恬恐惧地看着阿辉站在那个台湾毒枭的身边,正用淫亵的眼光贪婪地打量着她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和扭动着的性感胴体,又想到自己在骚药药力下主动迎合阿辉的淫荡模样会被拍成A片,在香港贩卖,并被传到网上,供所有人下载,所有看到这段A片的人都会以为她生性淫荡,自甘堕落,这样难以承受的屈辱让刘梦恬几乎疯狂,她拼命地挣扎着想逃跑,但是她刚刚遭受过酷刑摧残,在骚药的药力下更是全身绵软无力,连勉强支撑起身体都很困难,刘梦恬只能咬紧牙关,继续抵抗着骚药的药力。

“不要紧,那药够厉害,这妞忍不了多久的…”

那个台湾毒枭看着刘梦恬全身颤抖着,无助地拼命压抑着身体里的欲望和兴奋,淫笑着对他身边的阿辉说,“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当A片男主角的滋味吧…”

看着身边跃跃欲试的阿辉,台湾毒枭得意地淫笑起来。在刘梦恬逃跑以后,毒枭们在寻找她的下落时,也从监控录像中发现了刘梦恬在被阿辉玩弄时候的反常,然后他们派人找到了阿辉,稍加手段,就从阿辉嘴里弄清了前因后果,于是这些毒枭就想到了这个恶毒的计划,给这个连被拍摄裸照都不愿意的小美女拍摄A片,以此羞辱刘梦恬。

虽然刘梦恬的意识仍然清醒,也拼命地努力压制着药力给她带来的那一阵强似一阵的欲望,用尽全力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在药物的控制下下,刘梦恬的身体还是渐渐征服了她的意志。在这样的痛苦煎熬中,刘梦恬只能强忍着屈辱,在那些男人面前把手伸向自己的下身,用指尖探入了自己微启的阴户,轻轻地自慰起来。而随着刘梦恬手指的搅动,她的娇躯突然紧绷,修长的双腿也猛然挺直,无法自控地娇声呻吟起来,而她娇嫩的阴唇也在她自己手指的刺激下一阵阵颤抖着,被体液和精液濡湿。

看着刘梦恬自慰的香艳场面,听着她令人销魂的呻吟和娇喘声,欣赏着她横陈玉体的扭动,那些毒枭全都得意地淫笑起来。刘梦恬听到了男人们的淫笑声,虽然感到万分难堪,但是却无法忍受药力的折磨,只能继续用手指刺激着自己敏感的阴户。当刘梦恬的手指触摸到自己已经膨胀起来的阴蒂和娇嫩的阴道口时,她娇媚地呻吟着,全身都剧烈地颤抖起来,就连刘梦恬的阴道口都微微地蠕动着,更多的体液也就混合着精液从刘梦恬的阴户里渗流出来,粘稠的液体甚至连成了一条线,从刘梦恬的身体流到地下。

刘梦恬的身体在自慰的刺激中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她的全身不停地抽搐着,忍不住发出阵阵甜美婉转的呻吟和娇啼。而随着刘梦恬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兴奋,她手指的搅动也变得越来越快,刘梦恬的手指不停地刺激着她自己敏感的阴蒂和阴道口,让她绷紧的身体完全沉浸在向往快感的本能当中。直到性高潮的剧烈快感让刘梦恬全身都剧烈颤抖着,用甜美的声音发出释放般的呻吟声,刘梦恬的身体才在一阵阵抽搐以后,渐渐地放松下来,刘梦恬酸痛的手指也终于停止了搅动,沾满了粘液的手指从她自己的阴户里被抽了出来。

在极度兴奋以后的疲倦中,刘梦恬无力地瘫软在地上喘息着,但是她很快就惊恐地发现刚才那种难以忍受的欲望煎熬又一次如蛆附骨地缠绕着她的身体,继续折磨着她。刘梦恬这才明白那种药物的可怕,尽管她已经不顾羞耻地在男人们面前自慰,但是却也只能稍稍缓解那种药力。绝望而疲倦的刘梦恬再也无力抵抗药力的侵蚀,她的身体被性欲煎熬而显得饥渴,渴望着男人的阴茎插进她的阴道抽插。在欲望的折磨下,这个性感小美女终于含羞忍辱地轻启樱唇,流着眼泪对站在她面前淫笑着的阿辉呻吟着:“操我…快操我…”

听到刘梦恬终于被药物所征服,清醒地哀求着自己,阿辉满意地淫笑着,走到刘梦恬的身前,跪在地上,分开刘梦恬的双腿,抱紧刘梦恬的屁股,把他的阴茎插进了刘梦恬早就已经湿透了的阴道口。

当阿辉的阴茎插入刘梦恬的身体时,刘梦恬终于觉得身体中的渴求和欲望得到了满足,她全身痉挛着娇声呻吟起来,她的身体沉浸在官能刺激和激烈的快感之中,而她早就已经兴奋非常的紧窄阴道受到阴茎插入的刺激,更是很快就在性高潮的快感中紧缩起来,裹紧了阿辉的阴茎蠕动着。

虽然尝到了刘梦恬性高潮的销魂滋味,但是因为阿辉只是刚刚插入刘梦恬的阴道,所以并没有马上就射出来,他只是淫笑着品味着刘梦恬阴道的挤压和蠕动,享受着这份美妙的快感。当刘梦恬的身体稍稍平复以后,阿辉马上就抱着她的翘臀,在刘梦恬紧窄的阴道里抽插起来。而随着阿辉的抽插和凌辱,刘梦恬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在药力的影响下变得更加敏感,阿辉的每一次抽插几乎都会让她的阴道不由自主地收缩和蠕动,也会让她无法自控地全身颤抖和扭动,柔媚地呻吟和娇喘着,不停地主动迎合着阿辉的抽插。

阿辉在刘梦恬屈辱的哭声中满意地奸淫着这个美女性奴,享用着她意识清醒的主动迎合,一直到刘梦恬在他的抽插中再次性高潮,才在刘梦恬阴道的剧烈收缩和蠕动中低吼着把精液射进刘梦恬的阴道,而刘梦恬也在连续性高潮的刺激下,一边全身发抖,婉转呻吟着,一边从湿淋淋的阴户中喷出液体,在阿辉的胯下潮吹。而阿辉刚淫笑着离开了刘梦恬的身体,另外一个男人就把阴茎插进了刘梦恬的阴道抽插起来,而刘梦恬也在那男人的抽插下,再度兴奋起来,不由自主地呻吟着扭动着身体,神智清醒地迎合着那个男人…

刘梦恬出演的这部AV很快就在香港传播开来,一个个香港男人一边贪婪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刘梦恬用手指自渎,然后主动哀求男人操她,并且用她性感的胴体迎合着一个又一个男人,呜咽和呻吟着在男人们的胯下一次次高潮甚至潮吹,一边淫亵地用手套弄着自己的阴茎,最后把精液喷射在显示器上。但是刘梦恬的朋友们看到这部AV,却根本无法相信他们所认识的那个清纯女孩竟然成了淫荡的AV女优。而香港警方虽然接到刘梦恬朋友们的报警,却根本不可能通过这样一部男人的脸都被遮盖的AV查到刘梦恬的下落,只能敷衍了事。

而刘梦恬却在台湾继续遭受着摧残,她每天都要被迫喝下三瓶“骚药”让她的身体几乎一整天都可以在神智清醒的情况下保持兴奋和饥渴。那些毒枭威胁刘梦恬,如果她少喝一瓶“骚药”那么刘梦纯就会在南美被兽奸一次。在这样的威胁下,刘梦恬只能乖乖地喝下那些药物,无论在那些毒枭的老巢,“玩具屋”还是她充当妓女的小屋,刘梦恬只能在药力下,神智清醒地被欲望所控制,柔媚地迎合着男人们,让那些毒枭和嫖客们的抽插一次次把她敏感的身体送上性高潮,甚至几乎每次都会在男人的胯下或身下连续性高潮而潮吹。

虽然仍然不愿意向那些毒枭们屈服,但是在兽奸姐姐的威胁下,刘梦恬还是不得不屈辱地喝下一瓶又一瓶的“骚药”充当那些男人的发泄工具。刘梦恬失身以后,仅仅过了几个月,就已经有一千多个男人享用过了她的性感胴体,而刘梦恬所遭受的凌辱更是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万次,一般的女性一生中的性交次数也不会有那么多,即使是妓女,也要接客几年以后,才会经历那么多次性交。而虽然已经饱经蹂躏,刘梦恬的阴道口和肛门却依然象初经人事的少女一般紧窄,让那些男人更加迷恋在她身上发泄的美妙滋味。

刘梦恬被兽奸以后,又过了一周,当刘梦恬正在那些台湾毒枭的老巢地下室的牢房里,喝下“骚药”以后,被两个男人同时插入阴道和肛门玩弄时,突然,另外几个男人架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走进了牢房,他们把那个女孩扔在地上,然后,在那女孩痛苦的嘶哑哭喊声和徒劳的挣扎中,那几个毒枭把那女孩双手手腕上的手铐分别用铁链固定在那女孩膝弯上的那两个铁环上,让那个女孩不得不跪在地上,撅起屁股,而女孩的四肢和身体都被铁链和镣铐捆绑着,动弹不得,那个女孩只能把脸贴在地上,流着眼泪呜呜地悲泣着。

“骚奴…我们给你找来一个熟人和你住在一起…”

一个男人一边走到那个女孩的面前,一边淫笑着对正婉转呻吟着,同时迎合两个男人的刘梦恬说,“你看看…认不认识你的新室友…”

说着,那男人伸出脚来,淫笑着用脚垫起跪在地上那个女孩的下巴,让她抬起泪流满面的俏脸,看着正在两个男人中间扭动着身体的刘梦恬。

“戴…戴安娜…怎么会…”

虽然那个女孩所遭受的虐待和折磨已经让她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但是当刘梦恬看到她的脸,还是马上就认出了这个被铁链捆绑着,跪在她身边的赤裸少女就是麦建成的好友-香港警察毒品调查科高级督察李国初的新婚妻子戴安娜。

戴安娜是个混血美女,麦建成和李国初等一班好友聚会时,刘梦恬曾经也和李国初的女友戴安娜见过好几次面,而就在刘梦恬快要结束女警训练课程的时候,曾经在和麦建成通电话时,听麦建成说起李国初不久前已经和戴安娜注册结婚,没想到却在这里突然见到了戴安娜。

“啊…啊啊啊…”

戴安娜明显也认出了刘梦恬,她激动地用嘶哑的声音向刘梦恬“呀呀”地喊叫着,像是在向刘梦恬求救,但是却说不出话来。而当戴安娜看清刘梦恬正一丝不挂地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扭动着身体,迎合着那两个男人的阴茎在她的阴道和肛门里抽插着的时候,她恐惧地睁大了眼,全身颤抖起来,痛苦地流着眼泪发出“呀呀”的嘶叫声。

“看来你们还真是互相都认识…那就省得我再给你们相互介绍了…”

那个男人看着刘梦恬和戴安娜惊讶和痛苦的样子,放下脚来,继续淫笑着说,“接下来,你们可就是室友了…可要好好相处啊…”

那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戴安娜的背后,用双手抱住戴安娜丰满的雪臀,把阴茎插进戴安娜的肛门里,得意地抽插起来,而戴安娜却只能闷哼一声,痛苦地皱起眉头,流着眼泪任由那男人玩弄着她的后庭。那男人一边享用着戴安娜紧窄的肛门,一边淫笑着羞辱她,而刘梦恬也慢慢地弄明白了戴安娜的遭遇。

原来,高卓扬和另外那些香港毒枭们看到了麦建成搜集的那些指证陈光坚的资料和证据以后,发现陈光坚的下属李国初竟然向麦建成提供了很多有关毒品调查科内部运作的资料和信息,才让麦建成证实了他对陈光坚的怀疑。发现李国初和麦建成是好友以后,那些毒枭特别注意了李国初,结果发现李国初怀疑麦建成案另有隐情,正在悄悄搜集资料,准备继续调查陈光坚。于是这些毒枭设计陷害李国初滥用职权,李国初因此被逮捕,并在接受调查以后,被判入狱八个月。

李国初被陷害而遭到逮捕时,就已经意识到这是那些毒枭的报复。李国初明白,这些毒枭的报复绝不会这样简单,因此特地委托几个同事保护好他的新婚妻子戴安娜。但是那些毒枭又怎么可能放过这样一个混血美女呢,虽然有几个警察的保护,戴安娜还是遭到了那些毒枭的绑架。落入毒枭的魔掌以后,戴安娜就被那些毒枭强灌药物,声带受损,变成了哑巴。然后她就成了那些禽兽的玩物,在铁链和镣铐的束缚下,不知多少男人的阴茎插进戴安娜的阴道,肛门和嘴里,把她轮奸得死去活来。

“玩够了她以后,香港人就给她打了一针,让她容易怀孕,然后就把她操大了肚子…”

那个男人一边继续在戴安娜的肛门里抽插着,一边指着戴安娜还看不出隆起的肚子,淫笑着对刘梦恬说,“听说香港警察正在到处找这个杂种妞,所以一确认她怀上了孩子,香港人就把她送到这里来,让我们继续玩她,等到她肚子大起来,快要下崽的时候再送回去,到那时候,她肚子里的这块肉可就打不下来了,正好送个便宜老爸给那个警察当当…”

“呜呜呜呜…啊啊…”承受着肛奸的痛苦,又听到那个男人无耻的羞辱,想到因奸成孕的悲惨命运,戴安娜用嘶哑的声音拼命地哭喊着,用尽力气徒劳地挣扎着,把身上的铁链和镣铐拉扯得叮当作响。

“放心,我们会好好干你的屁眼和嘴,不会伤到你肚子里的孩子…”那个男人一边继续在戴安娜的肛门里抽插着,一边看着戴安娜痛苦的样子,淫笑着对她说,“你老公在牢里也不会好受的,香港人已经安排了人在牢里好好照顾你的老公,会让他好好地爽一爽…”

当刘梦恬听到那个男人说到戴安娜在被香港毒枭注射药物以后,被轮奸成孕,马上就想起了那时高卓扬用来要挟逼迫她主动口交的强力排卵剂,那段恐怖的回忆让她被“骚药”所完全控制的身体也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看着眼前的戴安娜惨遭肛奸的悲惨模样,刘梦恬想起了她自己刚落入高卓扬和那些毒枭手里的时候,她不敢想象戴安娜落在这些毫无人性的毒枭手里,会遭受怎样的残忍凌虐,只能在戴安娜的嘶哑惨叫声中,继续被药力所驱使着,扭动着腰肢,婉转呻吟着主动迎合着那两个男人的抽插…

戴安娜就此被铁链和镣铐牢牢地束缚着,关在刘梦恬的牢房里,而刘梦恬的脚踝上也被一个连着铁链的脚镣禁锢着,让刘梦恬无法触碰到戴安娜,只能看着她被那些男人的蹂躏和摧残折磨得生不如死。

戴安娜的肛门成了那些男人共用的发泄工具,一支支阴茎粗暴地插进她娇嫩的肛门,在一阵阵疾风暴雨般的抽插以后,发泄他们的兽欲。而戴安娜的嘴里也被塞进了一个口交球,方便那些男人可以把阴茎插进她的嘴里,享用着李国初都没有享用过的温软唇舌,并且把腥臭的精液射进戴安娜的嘴里和喉咙口。

而在泄欲以后,那些男人还会用各种各样的可怕手段虐待戴安娜。在戴安娜嘶哑的阵阵惨叫声中,她的双乳和雪臀被那些男人用一支支钢针刺入,剧烈的疼痛让戴安娜的屁股和乳房像筛糠一样地颤抖着,而那些男人却根本没有因此而产生一点点怜香惜玉的念头,反倒更加变态地把更多的钢针插进戴安娜的双乳和翘臀,密密麻麻的钢针扎进了她被鲜血染红的酥胸和臀部,甚至刺穿了她敏感的乳头,让戴安娜一次次疼得昏死过去。

那些男人还强行把一支粗短的铁管插进戴安娜被灌满精液的肛门,然后点起蜡烛,把滚烫的烛油通过铁管滴进戴安娜的肛门里,虽然精液起到了一定的冷却作用,但是戴安娜仍然被疼得全身颤抖,惨叫连连。

那些男人还很喜欢用电击器来折磨戴安娜,一道道电弧闪过戴安娜的双乳,在戴安娜的惨叫声中在她的酥胸上留下焦黑的电灼痕。甚至就连戴安娜的肛门也逃脱不了电击的酷刑,而当戴安娜被电得全身颤抖,不停地惨叫着的时候,那些男人却淫笑着把阴茎插进她已经被电得麻痹的肛门里继续抽插起来。

每天戴安娜的肛门都会遭到几十次侵犯和蹂躏,频繁的肛交把戴安娜原本紧密闭合着的小巧肛门摧残得不成样子。而那些男人甚至还会用扩张器强行扩张戴安娜的肛门,把两支阴茎同时插进戴安娜的肛门里取乐。而每一次粗暴的扩张几乎都会把戴安娜的肛门撕裂,把她的后庭变得鲜血淋漓,而每次肛门被撕裂都会让戴安娜疼得全身颤抖昏死过去。而在这样的残忍虐待下,戴安娜的肛门渐渐变得又松又软,甚至经常因为无力闭合而失禁。

和戴安娜的肛门相比,她阴户的情况要好得多,自从戴安娜被送到那些台湾毒枭的魔窟以后,为了避免损伤她腹中的胎儿,那些男人几乎根本就没有凌辱过她的阴户,只是在戴安娜被囚禁了三四个月以后,才有几个男人插入戴安娜的阴道口,在她紧窄的阴道里发泄了几次。但是那些男人却在发泄以后,恶作剧般地给戴安娜注射春药,让戴安娜在欲望的控制下痛苦难忍,但却连自慰都做不到,只能用嘶哑的声音号哭着,用指甲在自己身上抠出斑斑血迹,用牙齿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在难以名状的折磨中苦苦地煎熬着。

而最让戴安娜感到屈辱和痛苦,让她难以忍受的是那些男人牵来了那头名叫“黑魔”的藏獒,让那头藏獒骑在她的身上,把阴茎插进戴安娜的肛门里,以此羞辱她。兽奸的羞耻和藏獒巨大阴茎的抽插把戴安娜折磨得痛不欲生,但是她却根本无法摆脱她身体上的束缚,更加无法抗拒这样的蹂躏,只能流着眼泪,哭喊着任凭那只藏獒的阴茎在男人的淫笑声中插进她的肛门,在剧烈的抽插以后,跳动着把一股股浓稠肮脏的狗精液喷射在她的身体里。

看着戴安娜被“黑魔”兽奸,刘梦恬也想起了她自己被这只可怕的藏獒兽奸的恐怖经历,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就在戴安娜被那些男人任意糟蹋的这几个月里,刘梦恬还是不得不每天都喝下三瓶“骚药”然后在药力的驱使下,用她的身体主动迎合那些男人。虽然刘梦恬的意志仍然没有向那些男人屈服,但是她却渐渐发现那些“骚药”让她的性欲明显增强,身体也变得极其敏感。甚至即使不喝药,只要男人的手指或者阴茎碰触到刘梦恬的阴户,就会让她被性欲所迷惑,呻吟着主动掰开被体液濡湿的阴户,渴求男人的插入。

刘梦恬悲哀地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骚药”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骚奴”但是她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摆脱或抗拒这样悲惨的命运。虽然明明知道那些“骚药”会把她推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但是一想到那些男人威胁要兽奸刘梦纯,刘梦恬就不得不按时喝下那些可怕的药物,让自己在欲望中沉沦。而那三个装有GPS芯片的乳环和阴环更是让她完全失去了逃离魔窟的可能性。而在这样绝望的境况中,刘梦恬只能依靠着她自己的意志支撑着自己,但是意志的坚持和身体的沉沦却让她感到更加迷茫和痛苦。

而戴安娜就一直被铁链和镣铐束缚着,被关在刘梦恬的牢房里。当刘梦恬被送去“玩具屋”充当性玩具或者被送去卖淫时,戴安娜仍然被关在这件牢房中,任由那些毒枭在她的肛门和嘴里不停地泄欲,并且遭受着那些毒枭的残忍虐待。

虽然戴安娜早已经被那些酷刑下完全屈服,甚至学着刘梦恬的样子,扭动着身体,主动用肛门迎合这那些毒枭的抽插,希望能以此换得那些毒枭稍加怜悯,不要再这样残暴地对待她,但是那些毒枭却仍然不停地用各种各样的变态手段折磨着这个身材苗条的混血美女,让她生不如死。

在肆意玩弄了戴安娜几个月以后,戴安娜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而那些毒枭给戴安娜注射了毒品,让她染上了毒瘾,并且还给戴安娜注射了各种致幻剂,让她在可怕而诡异的幻觉中颤抖,惊呼,并且在药力的影响下,渐渐精神失常。那些毒枭还喜欢在肛奸戴安娜的时候告诉她李国初在香港监狱中被其他囚犯毒打和折磨的消息,李国初已经被打瞎了一只眼,而且手脚也已经遭受重创,几乎残废。

但是那些毒枭告诉戴安娜,李国初绝不会死在监狱里,香港毒枭要让李国初按时出狱,看到戴安娜生下被轮奸怀上的孩子以后再死…

身处南美的刘梦纯正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淫荡地扭动着腰肢,娇媚地用她的身体迎合着身下的那个南美毒枭,同时还为身边的另一个毒枭口交。在度过了两年多的性奴生涯以后,刘梦纯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我,彻底沦为一个纯粹的性奴,她人生的唯一意义就只剩下用身体取悦主人,迎合主人。

偶尔想到过去,刘梦纯的心头还会有些颤抖,但是她马上就会强迫自己忘记过去,继续自我催眠,麻醉自己,顺从地充当性奴,供主人们泄欲,只有这样,刘梦纯才可以不用面对封存在她心中深处的屈辱和痛苦……

在大陆北德市郊外的一座废弃仓库的地下,有一座毒品工厂,潘佳人和潘丽人就在这座工厂的“娱乐室”里,正分别用她们的阴户,小嘴,肛门和乳沟同时各自侍奉着两个男人,周围还有好几个男人正等着享用她们的身体。在男人们酣畅淋漓的抽插中,这对萝莉姐妹花婉转呻吟着,扭动着她们的腰肢,主动迎合着那两个男人的发泄,仿佛她们的身体天生就是为此而生的一样。而在那些男人们的淫笑声中,潘嘉凯的头颅正浸泡在房间一角的一个玻璃罐中,似乎带着悲哀的眼神,正看着眼前这不堪入目的淫亵场面…

非洲的炽热阳光下,一个黑人雇佣兵刚在一个被他们抓来的白人性奴身上发泄了兽欲,满足地牵着三条用来巡逻的鬣狗,摇摇晃晃地走进一间暗无天日的草房。在草房中央,正有一个黄皮肤的女孩正撅着屁股,跪在地上,一条鬣狗正骑在她的身上,把阴茎插进那女孩的肛门里抽插着。那黑人雇佣兵只好抓着那三条跃跃欲试的鬣狗,让它们稍微等一下。那女孩虽然正在遭受兽奸,但却只是微微皱起眉头,娇媚地摇晃着屁股,似乎很享受那条鬣狗的抽插,女孩屁股上的一个“浪”字烙印也随着她屁股的晃动一起摇晃着,显得更加显眼…

戴安娜怀孕将近九个月的时候才被送回香港,并被扔在刚被释放的李国初家门口。一个月后,戴安娜躺在医院的产床上,用嘶哑的声音惨叫着,临盆的剧痛让她痛苦地挣扎着。医生无法和精神已经失常的戴安娜沟通,只能把她捆绑在产床上,才能给她接生。

几小时以后,戴安娜终于生下了她被轮奸而怀上的那个孩子,但是由于戴安娜在怀孕期间遭受了残忍的凌辱和虐待,并且被注射了各种药物,这个孩子天生就是个畸形。而无法面对这一切的李国初这时却正站在医院27楼楼顶的边缘,痛苦地抽了一支烟以后,他向着空中跨出了一步…

虽然刘梦恬仍然没有完全放弃,没有向那些男人彻底屈服,但是她依然无法摆脱她黑色的命运。刘梦恬依然每天都要在那些台湾毒枭的老巢和他们的“玩具屋”中迎合无数男人,还要向妓女一样卖春。

“骚药”的药力已经深入刘梦恬的骨髓,即使不喝药,刘梦恬的身体仍然被欲望所牢牢地控制着,让她不由自主地渴望男人的插入,无法自控地主动迎合男人的发泄。虽然刘梦恬的意志不愿屈服,但是她的身体却早已沉沦,而这虽然让刘梦恬感到更加屈辱难当,但是她也只能继续在一个个男人的胯下呻吟着,迎合着…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