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剑脊的倒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武士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剑脊的倒影 剑脊的倒影

    燕飞云六岁习武,十六岁一出道就把当年黑鹰帮的副帮主给挑了,因此一战成名。接下来的几年他到处行侠仗义,打遍南七北六十三省,所向披靡,二十多岁时江湖中人就已经把他尊为武林十大高手之一。  所谓佳人爱英雄,他在二十八岁时成亲了,新娘子是武林中的着名美人,慕容世家十八岁的大小姐慕容媚儿。那一年,他成为了江湖上每个人都艳羡的对象——武功高强,长得英俊,现在还把慕容世家的大美人也娶回家,上天未免太过厚待燕飞云了吧?

    第一武士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剑脊的倒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剑脊的倒影》,是作者第一武士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燕飞云六岁习武,十六岁一出道就把当年黑鹰帮的副帮主给挑了,因此一战成名。接下来的几年他到处行侠仗义,打遍南七北六十三省,所向披靡,二十多岁时江湖中人就已经把他尊为武林十大高手之一。  所谓佳人爱英雄,他在二十八岁时成亲了,新娘子是武林中的着名美人,慕容世家十八岁的大小姐慕容媚儿。那一年,他成为了江湖上每个人都艳羡的对象——武功高强,长得英俊,现在还把慕容世家的大美人也娶回家,上天未免太过厚待燕飞云了吧?

《剑脊的倒影》 第60回:先战猛虎 再遇魔女 免费试读

燕飞云与樱木虹两人在水幽蓝离开了大概一顿饭时间后才启程追踪。樱木虹是扶桑暗杀流出身,对于跟踪术自有一套,她不想跟得太近引起水幽蓝的注意,所以特意让她领先一段路后才跟上去。

两人策马奔腾了一天后就来到了虎土逆天居住的那树林子。两人把马儿安置好之后徒步进入那树林里面。才走了一段路樱木虹就停下来,细心观察四周后转头向燕飞云说,「飞云大哥,看来有人比咱们早来一步。你看,这些树叶以及树枝都被武器割破了。」

燕飞云自己也是个老江湖,也看出了樱木虹所形容的一切,「虹妹,这一带仿佛才经历了一场厮杀,在树枝树根上还有一些血迹和武器留下的痕迹,看来是有几个人在围攻一个使刀的人。」

两人再往前走了一段路后发现有两具身尸体倒在一棵大树底下。燕飞云蹲下仔细一看,发现那两人一身黑色武士服,都是被人一刀致命,而且刀伤都是在脖子上,两人的头颅因此只是挂在脖子上,只留下一丁点血肉相连着才不至于人头落地。

燕飞云与樱木虹两人对视一眼。樱木虹说,「那人是个刀法好手!莫非就是……?」

燕飞云接口说,「颖妹?」

樱木虹点点头,「颖惯用的长刀已经在和千叶震天决斗时被毁了,她很有可能到了扶桑后补了另一把刀。伤口虽然和她的以往出招并非一模一样,但是出手之凌厉和颖却有异曲同工之处。」

燕飞云眼中射出了兴奋之意,「不管是否颖妹,咱们赶紧往前探个究竟。」

于是两人伸展轻功在那树林子里飞奔,一路上除了血迹之外,还发现了更加多的尸体,都是一刀致命。燕飞云突然看见有一个倒在血泊中的黑衣人尚未断气,他马上靠在那人面前,沉声发问,「下手的是何人?」

那人口中不停的吐出鲜血,断断续续的说了几句,「是……是一个……穿着白衣的……」

樱木虹忍不住插口问了,「是否一个白衣少女?」

那黑衣人缓缓的点一点头,口中吐出了更加多鲜血,双眼一反,终于气绝身亡了。

燕飞云确认了使刀的是一个白衣少女后不由喜上眉梢,心中都认为那少女大有可能就是自己寻觅多时的宫本颖,两人急不可待的往前赶路,希望能够早日与爱侣重逢。可是事与愿违,两人才跑了一小段路,在几棵参天大树后就冒出了六个手握着各种东瀛武器的黑衣人,一语不发就往两人出招。

燕飞云急着要与宫本颖会面,这些黑衣人却不识趣的在这个时刻拦路阻挡,叫他如何不怒?他向樱木虹虎吼一声,「虹妹,这里由我来应付!」然后就往那六个不知好歹的黑衣人冲过去。樱木虹向他应了一声后就继续赶路了。

那些黑衣人看见燕飞云竟然准备单挑他们六个人,如此藐视他们不由都怒火冲天,不由分说就一起出手打算把燕飞云乱刀分尸。可是他们武器才举起,燕飞云手上的青钢剑已经后发先至,在最前面的黑衣人咽喉一痛,一股鲜血已从他脖子上喷出,溅到在他身旁另一个黑衣人脸上。第二个黑衣人感到脸上一凉,还没反应过来右眼就传来一阵刺骨之痛,眼珠竟然已被燕飞云一剑挑出来了。

前面那两个黑衣人的惨呼声才发出来,燕飞云的剑已经刺在第三个黑衣人的胸口上。在那人胸口的血飞溅而出时,燕飞云身影一晃,已经来到了第四人身后。燕飞云左手举起,右手剑从左手腋下穿过,正中那黑衣人后颈。

此时燕飞云是正面对住最后两个黑衣人,那两人一人手握武士刀,另一人用的是两把银叉子,他们虽然亲眼目睹自己同伴一一倒下,但依然悍不畏死的迎上去。

燕飞云并非一个嗜杀之徒,可是这次他担心宫本颖安危,所以出手毫不留情,招招致命。面对那两个黑衣人的攻势,燕飞云不慌不忙的略微低首,同时右手一抽,青钢剑马上与中了剑那个黑衣人脖子分离。一股鲜血从那黑衣人脖子上喷射而出,在他头上掠过,正好喷在从前道攻过来的另两个黑衣人脸上。

那两个黑衣人被血喷了一脸,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就这个一闭眼就决定了他们的生死,燕飞云趁机一挥青钢剑,在使用武士刀那人脸上划开了一道口子。他剑势未尽,又在握着银叉子那人额头上点了点,那人额头马上鲜血泉涌,看来是不活了。

燕飞云一鼓作气,几乎是一剑一人,在电光火石之间把两个对手都一一刺倒。可是他却没有想到那六人其实只是鱼饵,目的就是要引他出剑,一旦他剑势已老,真正的对手才在此时出击。他刚刚把最后一个黑衣人刺倒,青钢剑尚未收回,一股凌厉劲风就从他身后掀起,以排山倒海之势攻击他后心。

燕飞云心中一凛,晓得来者不善,可是若要回身挡此一招却是来不及了,他只好咬紧牙关,反手一剑往劲风来处一刺,与敌人来个硬碰硬。

两人兵器相碰,一阵震耳欲聋的金属碰撞声马上响起来。燕飞云吃亏在被敌人攻其不备,虽然挡住了敌人攻击,但右手虎口却被震到隐隐作痛,只得向前急冲几步,把敌人力度稍微卸了卸才不至于受内伤。

来犯之人得势不饶人,完全没有给燕飞云缓气机会,第二招马上风驰电掣般地杀到。燕飞云逼于无奈,只好运起功力,飞身一跃,险险避过敌人第二招。

直到此时燕飞云人在空中,才有机会把来犯之者看个究竟。只见那人身高一丈,一头长发随风飘扬,手中巨刀雕刻了一只满嘴狞牙的虎头,正是五术人中的虎土逆天。

虎土逆天耗了好几条人命就是要换得一个杀敌致胜的良机,他一连两刀无法把燕飞云毙于刀下,心中不禁不服气。他怒吼一声后同样冲天跃起,还比燕飞云跃得更高,一刀狠狠地从天而降,往燕飞云天灵盖劈下。

燕飞云人在半空,眼看避无可避,只好攻敌必救,青钢剑箭一般的往虎土逆天胸口射过去。如此一来,虎土逆天就算能够杀敌,自己也要陪葬。他衡量一下利害,还是在最后关头挥刀把青钢剑劈飞,不至于落得同归于尽的下场。

燕飞云趁此机会使出千斤坠,整个人急速下降。他一落到地上就立刻把其中一个黑衣人的武士刀捡起,给虎土逆天来个拦腰一刀。

「好!」虎土逆天虎头刀与燕飞云短兵相接,两人都被对方强劲的内力震撼了,都不约而同的喊出了一声好。

两人刀来刀往的过了数十招,竟然不分胜负。燕飞云看见来人气宇不凡,心中有数,一边出招一边高呼,「来者可是五术人中的虎土逆天?」

虎土逆天哼了一声,「正是我!」

燕飞云笑着说,「阁下身为扶桑顶尖高手,为何从后偷袭?」

虎土逆天狂笑说,「对于我而言,只有生与死,不存在胜与负!这并非一场比武,而是袭杀!」

燕飞云长啸一声,「好!那燕某也不留情了!接招!」他刀使剑招,招式是以刺为主,而不是刀法惯用的劈与砍,每一招因此与平常刀法截然不同,每每兵行险着,攻敌所不妨,但虎土逆天武功比木水火三术人高出不知凡几,身材高大的他加上那把巨刀更是如虎添翼,刀势如虹。两人各有千秋,一时间不分胜负。

别看虎土逆天是个巨人,他身法灵巧,刀法刚柔并济,而且虚实不定,有几招明明是来势汹汹,但原来却是虚招,使人捉摸不到他的招式。幸好燕飞云除了武功高强之外,临敌经验也同样丰富,并没有上他的当,把他的刀招化解之余还挥刀抢攻。

两人久战不下,各自都有点心焦。燕飞云晓得必然另有高手正在狙击樱木虹,虽然他对樱木虹的身手很有信心,但还是免不了有点担心。虎土逆天为人自持,在水幽蓝面前夸大海口,很有自信能够击败对手。没想到当前双方不经不觉已经战了过百招依然无法把对手砍杀,不免有点面目无光。

「一招定胜负吧!」虎土逆天眼眶中射出凶光,巨刀闪出了一重重刀影,把燕飞云包围个水泄不通。在刀阵里面的燕飞云只感到每一刀仿佛都在劈下,只好尽可能挥刀自卫。他看见巨刀迎面而来,赶紧举刀招架,但后背却传来一阵剧痛,竟然已经中刀了。

原来这就是虎土逆天这段日子里在树林子潜修而练成的一套新刀法,除了刀招出人意表之外,还加上变幻莫测的步法,一招接一招,一环扣一环,绵绵不绝,只要敌人一旦陷入刀阵就犹如堕入迷阵,压根儿就无法抽身而出。他因此为此招取了个名堂,叫做虎窟龙潭,意思就是一旦使出,敌人就陷入了虎窟龙潭,再也没有就机会脱生了。

燕飞云虽然尽力挥刀,但身上还是挨了几刀。若不是他反应敏捷,恐怕早已横尸当场了。

虎土逆天看见敌人的血在一滴滴的流,杀意更加浓烈了,在出招的同时还不停的以语言挑衅燕飞云,「中土蛮子!这次你可免不了被老子碎尸万段了!嘿嘿嘿!」

燕飞云多次想要突围,可是不仅仅徒劳无功,身上还多了几道刀伤。他心念急转,「若再如此下去,燕某必定死在此人刀下。莫非燕某此生真的无望再与颖妹重逢?」

想到宫本颖,他不禁联想到她的绝世刀法,「当代刀法,颖妹可以说是数一数二。若是她面对此人,她会如何破解呢?」想到此点,他突然之间有了主意。

此时虎土逆天还在不断的以语言打击燕飞云,而且说的越来越粗俗,「若想要保住全尸,你就马上跪地求饶,老子可能还会考虑只把你劈成两截!哈哈哈!」

燕飞云沉着应对,他把浑身功力集中在刀锋上,突然不顾一切往上冲,身上虽然又多了几道刀伤,但终于冲出虎土逆天刀阵。

燕飞云双手紧握刀柄,武士刀以石破天惊之势往下劈。他这一刀正是宫本颖纵横天下,把东瀛以及中土无数高手劈成两截的那一刀,由他使出虽然少了一分傲睨一切的霸气,但是依然气势如虹,虎土逆天的刀影一与武士刀接触就化为乌有,武士刀势如破竹般的来到了虎土逆天面前。

虎土逆天没想到这一刀竟然有如此威势,危急之下只好也运起十成功力,右手握着刀柄,左手贴着刀背,横刀于面前尽全力与武士刀硬碰。

「轰!」在一声巨响后,两人手上兵器都破裂成无数碎片。那些碎片到处飞溅,在燕飞云和虎土逆天两人身上脸上划出了不少伤痕。燕飞云一刀劈下后,武士刀虽然只剩下一小截了,但势头未尽,依然继续落下,在虎土逆天脸上留了一条血痕。

虎土逆天惊慌失措的急速后退,连脸上流下来的血也顾不得去抹掉。他心中知道的很清楚,若非方才自己头部往后一缩,恐怕此时自己已是刀下亡魂了。他与燕飞云武功原本是相差无几,可是他之前以为自己已是胜券在握,加上燕飞云一直都是使用剑招,没想到突然之间会冒出如此一刀,一时大意之下就换来了一个惨败的结局。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一子错满盘皆输。

和前人一样,虎土逆天被这一刀之威震撼了。他虽然尚有战斗能力,但却不敢恋战,双手从怀中一掏,两把飞刀往燕飞云发过去了,而他本人就趁机溜之大吉。

燕飞云挥着断刀把飞刀一一击落后也不追赶。所谓穷寇莫追,何况他自己也受伤不浅,贸贸然追上去并不一定有好处。

燕飞云把身上多处刀伤止了血,再略微包扎了一下,然后从倒在地上的一个黑衣人身上取了他的弯刀才再次赶路。

「不晓得虹妹会否也被五术人伏击?她是否已与颖妹会合了呢?」他急步奔跑,希望能尽快找到双姝。

他奔了一段路后终于听见前面不远处传来一阵阵打斗声。他飞奔过去一看,对打的原来是樱木虹与水幽蓝这两个扶桑女武士。她们两人首次见面就已经拼个你死我活,后来虽然有了一夕之缘但水幽蓝依然对樱木虹恨之入骨,所以一旦碰头就大打出手了。

燕飞云晓得只是水幽蓝一人的话,樱木虹还应付得了,于是也不上去助拳,只是高声问樱木虹,「虹妹,可有找到颖妹吗?」

樱木虹高声回答说,「我一到此地就被这个女人缠住了!在前面还有打斗声,飞云大哥你快过去看看!」

燕飞云应了一声好之后就继续飞步往前跑。他一路上又再看见了不少受了刀伤倒在血泊中的黑衣人,而且人数还比之前多了不少。燕飞云看了那些支离破碎的尸体后暗自心惊,「看来扶桑人是以人海浮战术围攻颖妹。颖妹武功再高,只要稍不留神就会受伤了……」

就在此时,他听见了一阵阵惨呼声,晓得自己离战场已是非常靠近了。一个黑衣人突然穿过一连串的树干,掉到他身前。他低头一看,那人脸上挨了一刀,把他整张脸都劈得稀巴烂,血也因此流了一地。

「颖妹!」燕飞云忍不住高呼呼唤自己魂牵梦绕的人儿名字。

可是随着他呼唤而来的却是一个女人的痛呼声。由于距离甚远,再加上声音低沉,燕飞云根本就无法识别是否来自宫本颖,但已足够令他心胆俱裂了。

他再往前飞奔了几十丈,来到了一块空地,终于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面孔朝下的倒在地上。那女子身材苗条,显然是个妙龄少女,只是一来看不清她容貌,二来她那身袍子略微宽松,一时之间燕飞云还是无法确认她是否宫本颖。可是他在潜意识里已经认定了此人就是自己寻觅多时的意中人,所以不假思索就冲过去。

燕飞云一靠近就有四个黑衣人提着武士刀从四面八方一起袭击他。燕飞云手上武士刀一挥,与那四把刀相碰在一起。在一招之内,燕飞云就意识到那四人虽然衣着和之前遇上的武士类似,但武功内力绝对比那些人高出一筹。

燕飞云知道情势凶险,必须要速战速决。这四人武功不凡,一旦被他们缠住了就免不了要花上不少功夫才能把他们解决,若想取胜就必须要出奇制胜。

想到此处,他奋不顾身的朝其中一人扑过去。那人马上挥刀应战,而另外三人也一起朝燕飞云虎背出刀。燕飞云对这些攻击视若无睹,直到四把刀快将砍在他身上时,他才突然犹如落叶一般的伏在地上,同时手中刀一挥,身前那黑衣人双腿齐膝而断。

双腿一断,那黑衣人在惨叫声中倒下来。燕飞云眼明手快,左手一把接住那人,再以柔劲把他往另外那三个黑衣人抛过去,刚好迎上了那三把武士刀,那人马上被自己同伴当场劈死。

就在血肉横飞的一霎间,燕飞云再次出刀了。他知道那些黑衣人把自己上半身守护得很好,所以特意攻击他们下半身,武士刀飞快的在他们三人脚前划了一圈。

「啊……」一时之间,痛呼声此起彼落,那三人的小腿从此就与他们身躯分离了。那三人倒在地上大声惨呼,乱挥武士刀,但无论如何也劈不到燕飞云了。

燕飞云以奇招获胜,看似简单,其实是凝聚了他毕生功力,如此敌人已去,他自己也耗了不少内力,索性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直到回过气后才爬起来往那白衣女子冲过去。

「颖妹,是你吗?」他一跑到那女子身前就开口问。

那躺在地上的女子忽然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把短刀插入燕飞云胸口。燕飞云与那女子距离很近,再说他负伤不轻,竟然闪避不及,被她一刀插中,幸好他及时往左一移,才不至于一刀穿心。

燕飞云定睛一看,那白衣女子长得千娇百媚,朱唇如血,根本不是宫本颖。她向燕飞云嫣然一笑,真的是美人一笑百媚生,「飞云,咱们又重逢了。」

燕飞云目眦尽裂,口中缓缓的吐出眼前丽人的名字,「慕容媚儿!」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