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哀轮独渡(aaron123dodo)的小说 作者哀轮独渡(aaron123dodo)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汁泛液冒 汁泛液冒

    刘浩阳脑中一片空白。喘息,喘息,刹那间他什麽都听不到,看不到,感受不到。只有自己急促的心跳,淹没了他的全身。  他瞪圆了眼睛,失焦的瞳孔急促地无目标晃动着,似乎正歇斯底里地寻找什麽东西。但是那是什麽呢?是什麽呢?他不知道。  意识渐渐地被拉了回来,从一片绝对寂静中慢慢地浮现出了耳鸣般的高频率杂音。细细的,如同鬼魅一般,生理的杂音。  哦,对啊。我刚才又被几十根粗大肥硕的黝黑鸡巴连续地操了一轮,他想。没有感叹,没有情绪,只是述说一个事实一般淡淡的心态。因为这每天日复一日的极度蹂躏已经让他习以为常,他已经认定

    哀轮独渡(aaron123dodo) 状态:已完结 类型:纯爱耽美
    立即阅读

《汁泛液冒》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汁泛液冒》,是作者哀轮独渡(aaron123dodo)倾心创作的一本纯爱耽美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刘浩阳脑中一片空白。喘息,喘息,刹那间他什麽都听不到,看不到,感受不到。只有自己急促的心跳,淹没了他的全身。  他瞪圆了眼睛,失焦的瞳孔急促地无目标晃动着,似乎正歇斯底里地寻找什麽东西。但是那是什麽呢?是什麽呢?他不知道。  意识渐渐地被拉了回来,从一片绝对寂静中慢慢地浮现出了耳鸣般的高频率杂音。细细的,如同鬼魅一般,生理的杂音。  哦,对啊。我刚才又被几十根粗大肥硕的黝黑鸡巴连续地操了一轮,他想。没有感叹,没有情绪,只是述说一个事实一般淡淡的心态。因为这每天日复一日的极度蹂躏已经让他习以为常,他已经认定

《汁泛液冒》 第02章:十一月 免费试读

“不……不要……”男人虚弱的声音颤抖着说道。

这个肌肉猛男赤裸地跪在地上,古铜色的皮肤被硕大的肌肉撑得饱满,汗水和各种粘稠的体液沾满了他的肌肤,在跳动的火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芒。他眉宇轩昂,英俊中带有一种大男孩的稚气——并不是因为他年纪未到,而是因为他拥有着一张亚洲人的漂亮脸庞。

肌肉猛男的全身颤抖着,是因为害怕,也是因为之前大量的体力消耗。他的脸颊和嘴唇上残留着干涸的精液,而壮硕的两块臀肌中央,那肥嫩多汁的肉洞内已经灌满了男人的汤汁。乳白粘稠的汤汁不受控制地从他那肿胀松弛的肉穴中流淌了出来,滑过粗壮的大腿,滴落在了非洲大草原上。这也算是生命的轮回灌溉吧。

在他的周围,五六个健壮的男人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昏过去多时。这些男人大多拥有棕榈色的肌肤,也都拥有着亚洲人的面孔。只是无论是从皮肤的粗糙还是胡须体毛的茂密程度上来看,他们显然比这个依然清醒的肌肉猛男经历了更多的风吹日晒,也更加年长成熟。然而,为何这些经历过更多风霜的壮汉却提前体力不支了呢?

这些昏过去的健壮男人体态各异。有的上身瘫软在地上,胸腹和脸颊贴地,壮硕的大屁股却高高翘入空中。有的平躺在草地上,双腿大幅度岔开,健壮的双臂无力地胡乱摆放着。还有的侧躺着晕了过去,肌肉扎实的四肢扭曲地摆放在身体周围,显然失去意识的前几秒钟拼命地挣扎过,甚至手指都抓进了泥土当中。他们失去意识的脸上表情也都不同,有的翻着白眼,有的眼神完全失焦瞳孔放大,有的眼角抽搐。口水鼻涕和泪水不受控制地从他们五官中涌出,却也遮盖不了沾满了他们整脸的粘稠白浆。仔细一看,他们硕大臀肌中央的阳穴赫然已经撕裂变形,一股股乳白色的粘浆直到现在都依然潺潺从肉洞中央涌出。

这几个健壮的男人,明显地被硬生生干爆了屁眼,活活操成了一堆烂肉。

然而,除了这些可怜的男人之外,周围还有许多许多其他的男人。而这些男人,全是站着的,也全都蠢蠢欲动。

站着的这一大群男人拥有黝黑的肌肤,有的壮硕有的精瘦,体型不一。乍一看去,除了人数上的优势之外,光以体型的健壮来说只有少数能够和这些被操昏过去的壮汉相提并论。那么,是什么力量,居然可以在制服这些壮汉之余,竟是将他们奸淫到如此丑态?

视线转回到唯一清醒的这个肌肉猛男,刘浩阳。这个清醒也是短暂的,因为这个家伙一旦屁眼被巨物插入,在几秒之内就会淫欲攻心失去理智。此刻短暂的理性只是因为刚才众人在忙着准备着什么仪式器材,让他有了喘息的时间。他稍微有些呆滞的眼神恐惧地四处扫动,却忽然停住了。瞬间,刘浩阳的眼睛缓缓睁大,眼神开始战栗。

一根黝黑而布满青筋的巨大阳具映入了他的眼帘。这根巨屌的屌身肥硕得如同水桶,而长度几乎可以纵贯他整个上半身!

“不……不……太大了……不行……会被干坏掉的……又会被干坏掉的……”他惊恐地喃喃自语。

黝黑巨屌的主人是一个健壮粗旷的黑人,他脸上和身上涂画着白色的图腾花纹,头上戴着用动物骨头制成的某种头冠。看来,他不是酋长便是祭司了。周围那些蠢蠢欲动的其他黑人也都拥有着骇人尺寸的巨大阳具,并且清一色地怒涨着。有的粗大阳具上面还沾满了适才从壮汉的体内扯出来的大量肠道淫液,有的甚至还粘着干涸的精液——不仅是自己的精液,还有其他同族灌进壮汉体内被充分搅匀的精液,甚至有可能是那些壮汉们无数次被活活操到高潮射精而喷溅出来的精液。正是这一根根粗大无比的黝黑巨屌,活活将那几个亚洲壮汉操得失魂落魄。

酋长用某种语言大声喧嚷着什么,做了几个手势。一些男人应声站了出来,开始搬抬那些被干到失去意识的亚洲壮汉。这些壮汉将会在隔天被送回十几公里以外的一个工地,他们的遭遇并不需要这些部落来负责:建筑队和当地政府早已协议好,部落和工地各自有各自的区域,越界者照管辖区的规矩来办,出了什么事概不负责。所以,这些壮汉的凄惨下场只能由工地承担。

他们当中有些将被送回本国的医院,花上好几个月去治疗严重扯伤的括约肌。另外一些则被彻底给操烂了肉穴,括约肌被永久扯断,这一辈子都只能佩戴成人尿布。而最严重的两个壮汉,不仅被活活干爆了屁眼,更是被操成了淫奴——他们的神经在无数次高潮中受损,醒来之后便疯狂地撅起屁股祈求周围的男人操他们。起初周遭的工友和长官都被他们祈求得很尴尬,但是几天之后却都开始有些蠢蠢欲动:工地多得是常年无法回家的男人,这些男人完全没有渠道发泄性欲,导致了工地和周遭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所以最后工头们一商量,干脆将计就计。搞出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这几个壮汉自己的问题,带给建筑队很大的损失,因为必须要负责这些男人的医疗费。于是他们给这两个被操成骚货的壮汉安排了秘密“工作”——今后的好几年里,他们俩人从早到晚的任务就是不停用嘴巴和屁眼去满足工地所有男人的淫欲。

然而为什么这些可怜的壮汉会遭遇到被干爆屁眼的厄运呢?为什么刘浩阳竟然能够承受超负荷的狂插猛干?

回到篝火的旁边,我们看到,酋长开始做一些古怪的舞蹈般的动作,口中念念有词。时不时地,部落里所有的男人都会忽然出声和酋长一起吆喝,这景象很是诡异。

肌肉猛男刘浩阳跪在草地上,全身无力,却又被眼前未知的景象吓得不敢有丝毫松懈。他自然是不知道,此刻这整个人人拥有巨屌并且崇拜生殖力的部落,都在为他们每个旱季都要举行的祭典做准备。祭典需要一个容器,这个容器以往都是从敌对部落抓来的壮汉中挑选出来,而今年却恰好有这么多彪硕的外族大汉送上门来。刚才连续一天一夜的群体奸淫正是一个挑选活动:而唯一被上百个巨屌男人狂插猛干却坚持到最后的,就只有刘浩阳。所以,他被选定了。

肌肉猛男瞪大了惊恐的双眼,看着眼前的巨屌酋长手舞足蹈,却疏忽了身后的情形。忽然间,他感觉到自己那两块结实的臀肉被大力掰开,一个巨大无比的滚烫肉质球体再次狠狠地挤压在了他那充血而松软的肛唇上!

他的脑海中一瞬间意识到了自己的命运。我要被插穿了,他心想。

巨大的龟头刹那间捅进了肌肉猛男那可怜的屁眼,将周围的淫肉撑得几乎爆裂,更是将大量的淫水从屁眼内给挤了出来。

随着刘浩阳撕心裂肺的一声嚎叫,他日日夜夜被不停奸淫的命运已成定局,在淫欲中丧失自我的通道亦是重新开启。

----------

雨林的深处,一个壮硕的黑人健美教练正用极其淫荡的姿势和五个十四五岁的部落大男孩疯狂交媾。这样秘密的聚会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少年们藉着指导壮汉打猎的接口,天天远离部落,进行着这充满了青春期躁动的发泄。

天空开始变色,雨林中的每个下午都有暴雨的清洗。从万里晴空到乌云密布只需要短短的几分钟时间,而倾盆大雨会持续两三个小时。从他们一行人走进雨林到现在,已经有三四个小时了,这些时间内,淫荡的性交从来没有停止过。而此时,在豆大的雨点降下的同时,五个男孩和一个壮硕男人的交媾正要进入最欲仙欲死的阶段。

雨水洗刷着男人和男孩黝黑的皮肤,将他们洗得干干净净。在暴雨之中,所有人的视线都是那么模糊那么朦胧,所有人的耳中只有哗哗的落雨声。这让一切来自肉体的感官享受变得那么绝对。

在肯特的前方,一个男孩紧紧抱住健美教练的头,享受着阳具深埋在壮汉喉咙里的紧实感。已经多次被这些男孩玩弄的壮硕教练,虽然表情痛苦,然而那被撑大的脖子却暴露出他是多么熟练地用自己的喉咙挤压按摩那根粗大阳具。在肯特的身下,一个男孩紧紧抱住健美教练的腰,在一次次的用力甩胯抽插中感受着壮汉全身肌肉的颤动。而在壮汉的身后,另一个男孩狠狠抓住健美教练的臀肌,尽情地在肯特的体内一波接一波地高潮射精。两个小伙伴超常发育的巨大阳具同时塞进肯特那早就被蹂躏变形的屁眼里,彼此按摩着,有同时逼迫强撑着黝黑猛男的骚穴,说不出的淫荡。蹲在肯特的胸前,一个男孩狠狠抓住健美教练的胸肌,他的肥硕大屌深埋在壮汉那两块厚实多汁的肥壮胸肌中央,用胯部的摆动和双手的揉搓来挤压出一波又一波从乳头中喷射出来的雄奶。而最后一个男孩则游走四周,用自己的身体忘情地摩擦着肯特的背部,手臂,胳肢窝,将自己的精液一次次喷洒在健壮肌体的各个部位,再任由这些精液一次次被雨水洗刷干净。

这是他们五个孩子和这个健美教练固定的性交姿态。不需要改变,不需要花样,就是硬生生地用这个姿态持续好几个小时的猛烈交媾。可以用的洞口都被堵住了,可以用的肉体都没有闲着。

目光回到肯特这里,这个被多个男孩同时奸淫的健美猛男,情不自禁地在一片朦胧中持续不断地达到前所未有的性高潮。他的眼神痛苦而痴迷,毫无抗拒的意思,很明显这样淫荡的群交早已不是第一次了。

被雨水击打的肌肤,在云层的冰冷和雄躯的炙热之间来回徘徊。这五个少年在这场洗涤中完成了他们的蜕变——他们已经开始习惯如此彻底而又如此大胆地享用一个成熟男人的肉体,这快感,让他们觉得很是上瘾。在他们的部落中,成年礼以前的男孩只有被成熟男人操的份,像最近这样长时间淫乱的发泄根本想都不敢想。他们对于青春期的旁徨随着一股股的精液被排出了体外,又被滚滚而下的雨水洗刷得无影无踪,让他们有面对接下来部落生活的勇气和决心。这一次疯狂的性交,让他们意识到了未来的美好:能够操其他男人,真他妈的爽。

而与少年们完全相反的,是这个被尽情蹂躏的健美教练。少年们的肌肤被清洗得干干净净,所有人身上遗留的精液和汗水都不复存在——然而,肯特那健壮身体的内部却是一次次被灌满了少年的雄汁。这大量堵满了壮汉消化通道的精液,任凭雨水怎么洗刷,也洗刷不掉。这些精液要么被壮汉贪婪地吸收,要么将壮汉无情地撑开变形,致使那健壮的腹部和平坦的小腹此刻明显地隆起。

三个小时后,雨终于停了,天边的夕阳慢慢出现。一整天疯狂的群交性爱也终于告一段落,五个少年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心中和肉体上却是无比舒畅满足。而那个健美教练呢,则已经活活被操晕了过去,此刻正撅着屁股趴在地上不省人事。他那变形而大张的屁眼和嘴唇中不停喷涌出少年们的精液,久久没有停歇。黝黑壮硕的肉体上布满了乳白色的浆液,这明显的视觉反差让所有的淫乱都躲无可躲。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几声怒吼。

少年们猛地站起身来,一脸惊恐。

他们眼前,站着好几个壮年男子。所有壮年男子都赤裸着大部分的身体,露出野外生存带给他们的健硕身躯。他们有的头上戴着叶饰品,有的手中拿着弓箭和石斧以防野兽,而腰间皆是用大片的芭蕉叶遮住四处。其中体型最为魁梧的三个人头上戴着极乐鸟羽毛,很显然,这三个人是部落的首领层人物。

壮年男子们脸色难看地站在惊慌失措的少年面前,显然对他们的行为十分地不满意。

要知道,成人仪式中最关键的部分,正是让少年们有资格可以在其他男人的体内射精。而此时此刻这些少年的所作所为,无疑是提前举行了成人仪式。这关乎重大——此举严重违反了部落里的规矩。这几个男孩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在成人仪式之前,必须每天吞噬他们各自监护人双倍的精液,好补足他们在这个健美教练体内喷射消耗的阳刚之气。

那三个戴着极乐羽毛的壮年男子正是部落的酋长和两个长老。酋长怒瞪着趴在地上这个壮硕而不省人事的男人。这个来自外面世界的人,一定是他引诱了孩子们犯错,将孩子们的精气吸走了。未成年的男孩,他们的精液还不具备阳刚的力量,当然无法压制住这个抬起屁股心甘情愿被操的男人。这个看上去健壮阳刚的男人怎会如此淫荡?一定是被阴柔的魂魄缠身。不行,必须要对他进行除魔仪式,只有成年男人的精液才能以最为阳刚的力量征服这个壮汉体内的阴柔魂魄。

少年们很快便被带走了,他们将被领会各自的家中,这个晚上就得多次用自己的喉咙或是肉穴去服侍家中的长辈。他们必须用成年男人阳刚的精液来弥补自己今日丧失的大量阳刚之气。少年们被带走之后,丛林里之剩下酋长以及两个长老——他们必须要负责为这个壮汉除魔。虽说这个外地人并不是他们的责任,但是事到如今,他们不能放任这个被阴柔魂魄缠身的男人再去危害其他的男孩。

除魔仪式,是不容缓,从今天就要开始。

两名长老熟练地点上了火烛,用炭笔在地上画出了一些图腾花案。花案的中央正是那个甚至不清的淫荡壮汉。酋长则一直闭着眼睛,虔诚地念着咒文,祈求阳刚之神的保佑和力量。

十五分钟之后,仪式准备好了。酋长睁开眼睛,神色凝重地向两名长老打了个手势。

三个壮年大汉一起将腰间的树叶揭开,露出了庞大粗肥得令人乍舌的巨型阳具!这个部落的人,从小吞噬男人的精液,更是一辈子都和其他男人发生大量的性爱关系,他们体内的雄性荷尔蒙累积得是一般人的几十倍。而作为酋长和长老,他们每天都比别人多出许多的义务,所以这惊人的尺寸对于他们来说倒并不惊人。

其实当时同意让这个外地的健美教练来到他们部落体验生活,也是因为觉得这个壮汉和他们比较接近。同样黝黑的皮肤,粗旷健壮的外形,而且同样拥有硕大的阳具。这样的男人才够阳刚,才能加入他们部落。然而谁想到,这个看似阳刚的男人居然做出对他们来说最邪恶的事情:勾引未成年的男孩,用自己的肉穴去反复榨取男孩尚未成熟的精液!

所以此刻,他们必须要用阳刚之力清除这个入魔的男人体中的阴魂。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们将轮流负责为这个健美教练除魔,日夜不息。只有这样,只有用最阳刚的气息击垮他体内每一寸的阴柔之气,才能让他真正获救,才能让其他的男孩不再被他毒害。

在酋长和长老的念念有词之下,肯特的意识缓缓地复苏.他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他被操得瘫软的身体更是完全无法动。此刻,他的脑海中甚至还残留着雨中性交的淫荡画面。在这些淫荡画面的驱使下,这个壮汉下意识地将颤抖的双手伸到了自己的身后,手指自然而然地插进了自己那被操的稀烂并且不停流淌这白浆的肉穴中。

这一刺眼的举动,被酋长看在了眼里。

忽然,肯特听到旁边传来一个男人的一声怒吼。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忽然便觉得自己高高翘起的屁股被抓住了,两块臀肌被用力掰开。

肯特挣扎着想爬起来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了,这时,他那刚刚才被两根少年大鸡巴同时操过的松弛肉穴,猛地被撑大,撑大,竟然砰地一声爆裂开来!

剧痛让肯特杀猪般地惨叫起来,而他那根肥硕的巨大黑屌竟是瞬间再度勃起,一大股几乎已经透明的精液猛地从马眼中涌了出来!他感觉到自己的屁眼被一个滚烫的,尺寸惊人的巨大棒状物给彻底地摧毁了,这根肉柱是如此地大,他上面的每一根青筋都压迫着健美教练那被撑到极致的肠壁,感觉是那么的清晰!

潜意识中,肯特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了:他自然知道将自己的肛门瞬间干爆的这根巨物是什么。这是他来这里的原因。这一根根比自己的傲人巨屌还有粗大肥长的非人阳具,他已观察了很久,只是一直不敢尝试。

他做梦也想不到,竟然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第一次被这个部落特有的巨型鸡巴给插爆了穴。他也不会意识到,自己接下来的一个月会被日日夜夜地调教,一次次地被干昏过去又插醒过来。刚才那一下猛插已经扯断了他的括约肌,而在接下来的几天中,这个健美教练的肉穴将被无情地撕烂,干爆,操成肉酱,一直到它变成一滩完全失去弹性的烂肉。一个月之后,健美教练的屁眼将永远无法合拢,永久处于松弛柔软而多汁的准备状态。他的整个盆骨中央,深邃股沟中间的每一寸肉,都会变得黝黑松软充满皱褶,因为它们都将永久地成为他臀间那副性器的一部分。这一滩烂肉将失去控制,肠肉无时无刻地外翻着,只要壮汉一弯腰就可以轻松地看见他屁股中央那无法合拢的裂口和裂口中翻涌出来的褐红色淫肉。从今往后,平常尺寸的物体将无法满足他的淫欲,拳头和手臂都可以轻松地捶进他的肉穴,连整只脚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陷进那无底的肉洞中。括约肌的彻底摧毁导致肯特从今再也无法射精,只能让精液自己从马眼中滚涌出来。也正因为如此,他最重要的性器官变成了他的屁眼,只有在屁眼被撑大到极致时他才能感受到最大程度的快感。下体肌肉的完全失控让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大小便,双腿之间,腰腹之下,除了密布的快感神经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作用。但是这个健美先生这辈子都不用担心解决的方法:假如这辈子都不用穿裤子,这辈子都处于赤裸着下半身随时准备被巨大物体插入的状态,那么岂不是没有任何问题了?又假如,大量被射入体内的精液直接被吸收,岂不是连排泄物的问题都没有了?

换句话来说,这一个月的时间,决定了他一辈子的出路:被操得下体完全变形的他,也只有留在这个充满了巨屌男人和频繁性爱的部落,才能享受到毫无廉耻的淫乱快感。或许,他的命运早在这个月之前就已经被决定。他的淫欲也绝不是现在才被发现。又或许,这一切原本就在他那早已扭曲的期待当中。

那么到底一切的根源在哪里呢?

----------

埃文缓缓地睁开双眼,意识从一片空白到逐渐成形。然而,多日强烈的神经摧残已经让他丧失了原本的辨别能力。事到如今,这一身壮硕无比的肌肉,那一根肥硕巨大的生殖器,还有那两颗青筋暴露的猛牛雄卵,都沦落成了任人把玩而毫无实际用处的性玩具。当然,意识模糊的健壮猛男还没能理解到自己今后的宿命,此刻的他只是无力地颤抖,任由汗水和大量的精液从他那诱人的肉体上缓缓滚动流下。

“神圣的普莱尔帕斯陛下,我们向你献上最值得享用的祭品。你的子民将为这个祭品给予活力,而这一切,都是对你伟大功绩的歌颂。”一个冰冷而无法抗拒的声音从旁边传出,声音响亮,余音在教堂的四周回荡。

埃文还是反应不过来,他朦胧的双眼无力地扫视周围,看到了一些画面,却无法理解画面的含义。

他看到自己赤身裸体地躺在教堂中央的祭台上,身上早已沾满了粘稠的白浆。这是什么呢?是什么呢?

啊,对了,是祭司们的精液,一定是的。

在他四周摆放了许多蜡烛,蜡烛的光芒让他看不清外面的景象。但是依稀地,他认出这是在法拉斯教堂里,而他的周围除了好几个熟悉的祭司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教众。

这些教众的眼睛在烛火的照映下闪着光,很熟悉的光芒。黑暗的教堂中拉出一条条鬼影,随着烛火摇曳不已。

这个熟悉的光芒是什么?他们在等什么?

忽然,埃文想起来了:那是欲火焚烧的光芒。自己曾经拥有的,野兽般的,充满占有欲的,欲火焚烧的光芒。曾经的骄傲与自负猛地涌进他的脑海,带来无与伦比的惊恐和慌张。魁梧帅气的金发猛男猛地睁大了双眼,如同从噩梦中惊醒一般,瞬间挣扎了起来,想要坐起身。

“不!!!!”他一面挣扎,一面咆哮出声。

然而,这一切都太晚了。

四周那些祭司的手熟练地伸了过来,抓住了他的四肢,将这个健壮的肌肉猛男按在祭台上。埃文疯狂地挣扎了起来,如同一只被逼入墙脚的猛兽,差点就让这些祭司控制不住。

就在这时,好几只手从容而迅速地从黑暗中伸了出来,果断地一手拉扯住了埃文双腿之间的一颗肥硕卵蛋,而另外两只手则死死握住了他那半充血的巨大生殖器。忽然,四只手同时猛力拉扯,顿时让原本拼命挣扎的肌肉猛男失声嚎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我的鸡巴!!!我的卵蛋!!!”血丝爬上了埃文的眼睛,这个比周围的人要高大壮硕出许多的极品猛男,此刻只能没命地在地上板动。

不一会儿,猛男那全身大块饱满的肌肉都同时紧绷或是抽搐,大股大股乳白色的腥浓浆液从他大张的马眼中被活活挤压了出来。埃文的瞳孔在极乐中失焦,意识逐渐模糊,这么一个大汉竟是就这样逐渐瘫软了下来。

而祭司们当然不会等到他下一次的恢复。

“普莱尔帕斯陛下的子民啊,前来奉献出你们最珍贵的灵魂吧!”只听一声令下,四周顿时骚动了起来。

一个个身影迫不及待地涌上前来,神智不清的埃文根本不可能反应得过来。忽然,他感觉自己的四肢都被抓住了,这个雄壮的身躯被大字型拉开,所有脆弱的部位都暴露了出来。

没等埃文来得及反应,他便感受到了一个滚烫的物体抵在了双臀中央的肉穴口上!此刻,肌肉猛男的双腿被大幅度扯开,那脆弱的肉穴完全没有躲藏的空间。

“呃啊啊啊!不要啊!!!不要……我的屁眼……我的屁眼啊啊啊!!!”随着那可怜的肉穴被无情地撑大贯穿,埃文不禁惨叫出声。不仅仅是因为肉体的痛苦,更是因为精神上的折磨: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吧,一向霸道骄傲的他,拥有一切雄性特征的猛男,竟然会被陌生的平凡的比自己弱小的男人强奸!

身后的男人一点也没有留情,直接狂插猛干了起来,将埃文那整个壮硕的身躯操得前后狂摆,那一块块硕大的肌肉上下跳动。肌肉猛男哀嚎着,挣扎着,却怎么也摆脱不了众多双手的控制。他感觉到那一双双不安分的手不仅死死地抓住了他,更是毫无怜惜地揉搓着他的诱人肌肉,玩弄着他的奶头和那副被操得上下乱跳的巨大生殖器。才短短几分钟,这个肌肉猛男便白眼一翻,活活被陌生的男人干得精关大开,抽搐射精!

射精时屁眼的猛烈收缩让干他的男人不多久便缴械了,一股股滚烫的汁液被射进了埃文的肠道深处。然而一根大鸡巴才刚刚从他那可怜的屁眼中拔出来,另一根蓄势待发的大屌却立刻再次插了进去!

这些教众的生殖器并没有祭司们那么巨大狰狞,然而疯狂猛烈的抽插却还是让这个最近才被开苞的肌肉猛男一次次差点失去意识。他嚎叫着,呻吟着,一群发情男人的进攻下开始丧失意识,丧失那仅存的尊严。

“啊啊……啊!!!不要……求求你们……轻一点……啊啊啊!!!”被操到双眼迷离的壮汉开始流着泪毫无廉耻地求饶,他的最后一丝骄傲终于不复存在,被一次又一次的蹂躏给生生操出了他的脑海。然而周遭的男人却丝毫没有动摇,有的反而更加激动了。一个又一个男人将滚烫的精液射进了猛男的体内,而金发猛男更是一次又一次被活活操到喷浆。随着时间的流逝,埃文的惨叫声越来越虚弱,而这个猛男那结实健硕的腹部竟是被大量精液给撑到鼓胀了起来。

“啊……啊……操……操我……”埃文眼神朦胧,早已失焦失神。

终于,这个曾经凶猛如野兽的猛男被彻底的击溃了,他最后一丝的尊严和坚持也被打破。此刻的他,已然接受了被蹂躏的命运。臀间那个被操得变形松弛的肉穴被拉扯得快要脱离他的身体,硕大的胸肌和粗壮的手臂被不停揉搓,乳头被拉扯,饱满肥硕的卵蛋被挤压,狰狞的大鸡巴被各个方向各个位置地把玩,甚至连马眼都被一根手指头强行插入——这一切的一切,此刻带给他的只有肉体的快感。

几个小时以后,每个教众都已在猛男的体内射精两次以上。当最后一个壮汉从埃文体内拔出大鸡巴之时,旁边的一个祭司熟练地立刻伸出手,再次抓住了埃文硕大的卵蛋。

“夹紧你的屁眼!”祭司低沉而充满威吓地出声。

此刻的金发肌肉猛男,顶着被灌满了精液的大肚子,已是如同狗奴般地听话。他眼神空洞地盯着天花板,颤抖着身体,努力地夹紧了那几乎失控的括约肌。就算这样,还是有一股股粘稠的精液不时从他的屁眼中飙射出来——因为他腹腔内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普莱尔帕斯的子民们,祭祀仪式已进入了最后的环节。明天的同一时刻请你们再次来到这里,再次之前,请享受普莱尔帕斯的祝福吧!”声音冰冷的祭司响亮地说道。看来,这样的遭遇并不是只有一次。只怕埃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只会越来越接受自己崩坏的状态。

说完了最后的宣言,祭司走上了祭台,站在了努力夹紧括约肌的埃文身旁。忽然,他猛地抬脚,然后狠狠朝肌肉猛男那隆起的腹部踩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压力终于突破了最后的防线。埃文惨叫了起来,只听砰地一声,一大股粘稠的白色水柱从他的臀间喷射出来,甚至硬生生拉扯出了他大节的肠子!那些来不及躲开的教众目瞪口呆地被大量的精液喷得湿透了全身。同时,精液也从另外一个方向涌进了埃文的食道,然后大股大股的雄汁从猛男的嘴里以及鼻孔里狂射而出。

这就是普莱尔帕斯的洗礼吗?

----------

冠冕堂皇是我们用来躲避内心质疑的幌子,义正言辞是我们用来遮掩弱肉强食的借口。你如此乐此不疲,又教我如何开口澄清当中的因果与误会。

一切的光明正大当中隐藏的是蠢蠢欲动的欲望,它是如此绝对,是如此不容忽视。它又是如此强大,轻易地让我们明白,怎么逃也逃不出这早已设好的局。所以,让我们拥抱它吧。只有在黑暗中才能了解光明的真正含义。

不要惧怕流言蜚语,我们能牺牲的必定小于我们不敢亵渎的,指责的人和被指责的人都是一样。因为没有谁真的有破釜沉舟的勇气。不要担心前程未卜,因为种种的选择最终都会殊途同归,繁华殆尽之后命运会一视同仁。

在欲望消失之前,在这灿烂的景象终于变淡之前,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宝藏吧:让你的欲望无限地扩张,就算那是毁灭,也是前所未有的,只属于你的景象。吾神将照亮你阴暗的内心,天使所及之处,将是永久的光明。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