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哀轮独渡(aaron123dodo)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哀轮独渡(aaron123dodo)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汁泛液冒 汁泛液冒

    刘浩阳脑中一片空白。喘息,喘息,刹那间他什麽都听不到,看不到,感受不到。只有自己急促的心跳,淹没了他的全身。  他瞪圆了眼睛,失焦的瞳孔急促地无目标晃动着,似乎正歇斯底里地寻找什麽东西。但是那是什麽呢?是什麽呢?他不知道。  意识渐渐地被拉了回来,从一片绝对寂静中慢慢地浮现出了耳鸣般的高频率杂音。细细的,如同鬼魅一般,生理的杂音。  哦,对啊。我刚才又被几十根粗大肥硕的黝黑鸡巴连续地操了一轮,他想。没有感叹,没有情绪,只是述说一个事实一般淡淡的心态。因为这每天日复一日的极度蹂躏已经让他习以为常,他已经认定

    哀轮独渡(aaron123dodo) 状态:已完结 类型:纯爱耽美
    立即阅读

《汁泛液冒》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汁泛液冒》,是作者哀轮独渡(aaron123dodo)倾心创作的一本纯爱耽美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刘浩阳脑中一片空白。喘息,喘息,刹那间他什麽都听不到,看不到,感受不到。只有自己急促的心跳,淹没了他的全身。  他瞪圆了眼睛,失焦的瞳孔急促地无目标晃动着,似乎正歇斯底里地寻找什麽东西。但是那是什麽呢?是什麽呢?他不知道。  意识渐渐地被拉了回来,从一片绝对寂静中慢慢地浮现出了耳鸣般的高频率杂音。细细的,如同鬼魅一般,生理的杂音。  哦,对啊。我刚才又被几十根粗大肥硕的黝黑鸡巴连续地操了一轮,他想。没有感叹,没有情绪,只是述说一个事实一般淡淡的心态。因为这每天日复一日的极度蹂躏已经让他习以为常,他已经认定

《汁泛液冒》 第06章:七月 免费试读

刘浩阳的瞳孔在放大,心脏无序地狂跳。

越来越多的教众走了进来,大家见到祭台上赤裸的亚裔猛男都有些惊讶——然后每个人的眼里都窜出了火光。

毕竟,这个教会的根本便是对雄性肉体的崇拜和渴望。毕竟,刘浩阳那肌肉发达的身躯对于在场的每一个教众来说都是极品的可口美味。

亚裔猛男如同发情的公狗一般地四肢着地趴在教堂的正中央,他的身上由于紧张而大汗淋漓。他的健壮身体在颤抖,因为他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种未知让他害怕,也让他兴奋。他翘起的壮臀中央,阳穴早已被身边的壮硕实习祭司给操得松弛喷汁,准备好迎接更多的挑战。

埃文得意地站在祭台旁边,享受着刘浩阳混乱的眼神。刚才亲自将好友干到连续高潮之后,埃文便从刘浩阳的肢体反应中看出来,这个健壮的橄榄球队元已经意识模糊并淫荡不堪。就算忽然面对现实,忽然面对大众,这家伙应该一时半会儿也反映不过来。他要的就是这种征服,这种彻底的征服,这种无拘无束的狂野。应该说,他想看到眼前这个肌肉发达的壮汉被众人征服蹂躏,这种强烈的渴望甚至超过了埃文亲自征服他人的那种愉悦。

等到教堂已经被人群淹没之后,大门被关上了。大祭司出现在了台前,用冷冷的无法抗拒的语气宣读了刘浩阳接下来一整天的命运。

“普莱尔帕斯的子民啊,今天伟大的阳刚之神给予了我们一个神圣的任务。一把宝剑的诞生需要工匠们齐心协力的打磨,而一个值得献给普莱尔帕斯的合格祭品更是需要大家雄性精华的灌溉。能够成为这样的祭品是一个至高无上的荣誉,因为他需要经过许多许多的磨练。能够为圣杯祭品的成长道路献上一份心意,是每个普莱尔帕斯子民的义务和荣幸。所以,今天请大家一定不要吝啬自己的体力,好好地将你们的精华奉献给神吧!”

话音一结束,人群中便骚动了起来。男人们迫不及待地解开皮带脱掉裤子,浓重的雄性荷尔蒙骚味在教堂中蔓延开来。很快,最大胆的几个教众已经聚集到了刘浩阳的身边。

“伟大的普莱尔帕斯,请接受我的礼物吧!”一个男人虔诚地喃喃自语,然后忽然猛地抓住了刘浩阳的脑袋,狠狠甩胯,将他一整根阳具都顶进了刘浩阳的喉咙!

年轻的肌肉猛男猛地瞪眼,想要咳嗽却无奈喉咙被一根腥骚的鸡巴跟灌满了!他发出“唔唔”的痛苦呻吟声,却无力挣脱,竟是毫无反抗力地被一个陌生的教众操起了嘴。不一会儿,刘浩阳的眼泪和鼻涕都毫无控制地涌出来,他的双眼逐渐失焦,更是有一股又一股的唾液被那根大鸡巴一次又一次从他的嘴里拉扯出来。

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场。

呻吟中的刘浩阳本已被嘴里的大屌给操得有些失神,却突然再次瞪圆了眼睛,喉咙里发出痛苦的闷哼——因为另一个教众已经抓住他两块壮硕的臀肉,卖力地用一根入珠镶环的纹身大屌狠狠地干着他的屁眼!虽说刘浩阳的屁眼早已被埃文操得失去了韧性,但是这根纹身大屌上的各种金属物件都一遍又一遍地折磨着他柔软的肠肉,让他难以忍受。

不一会儿,更多的教众加入了战局。有的人爬到他的身下,玩弄起了那壮硕的大胸肌和鼓胀红肿的大奶头,有的人开始忘情地抚摸揉搓他那两颗被操得前后猛甩的肥硕卵蛋,有的人抓住了他粗大坚挺的阳具,并狠狠将手指插进了他的马眼。

人越来越多,竟是僧多肉少,教众们开始想出了新的招式:两只大鸡巴争先恐后地往刘浩阳的嘴里塞,自然是塞不下的。但是每当刘浩阳被迫吮吸着其中一只大屌时,另一个滚烫圆硕的龟头早已在他嘴边摩擦等待。而壮硕猛男的下半身更是受欢迎,很快便有两个男人同时将大肉棒硬生生地捅进了刘浩阳的屁眼。

刘浩阳痛苦的哼唧和挣扎很快便被消磨殆尽,他不得不顺从地瘫软下来,成了一具任人摆布的壮硕性玩具。时不时地,这个眼神失焦的壮汉浑身肌肉紧绷,被众多的教众合力操到一次次高潮,白花花的精液毫无间断地从他的马眼中喷出。有时,马眼中插着手指,精液只能从缝隙中飙射出来。其他时候,由于括约肌完全失控,刘浩阳在高潮当中连射精都无法完成,只能痛苦地摆动健壮的身躯,让一股股雄汁自顾自地从马眼中涌出来。

一波男人射完了精,便退后休息一阵子,换另一批男人上场。休息够了,那些已经射过精的男人会排队再来享用第二次。有的人虔诚地想要奉献出自己的精华,有的人自私地想要满足自己的性欲,但是每个人都打定了主意:今天不在这个肌肉猛男的体内射到虚脱,绝对不能离开教堂。

刘浩阳的食道,肠子,还有胃,都很快被灌满了粘稠的精液。精液从他的各个孔中喷射出:随着每根粗大鸡巴的每次抽插而被挤得飙射出他的肉穴或喷涌出他的嘴角,有的时候由于被呛到了甚至从鼻孔中喷涌出来。他那肿胀不堪的奶头早已被玩得一阵阵飙出浓浓的雄奶,鼓胀的肚子和喷奶的乳头,乍一看上去这个健壮的男人似乎已经被活活玩成了一个骚娘们。

埃文在旁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活春宫,他的眼神中沸腾着一股扭曲的疯狂和兴奋,下体那根粗大肥硕的巨屌早已怒不可揭。这个金发猛男喘着粗气,用力地欣赏着这个亚裔壮汉被操得失魂落魄的景象,嘴角浮现出邪恶而诡异的笑容。

对,对,这壮硕的肉体,就是用来被操的。那才是最高级的力量,只有在这样阳刚雄壮的最强肉体被无情征服的时候,真正的力量才会现身,那光芒是如此耀眼。他死死盯着教众们那一根根粗大的鸡巴,盯着男人们和刘浩阳交合的部位,看着刘浩阳的淫肉被捅得深深陷进去再被拉扯得大量涌出来。这个教会里面的人,阳具的尺寸都很大,这是入会的基本条件。虽说埃文自己的巨型阳具已经是当祭司的资格了,虽说他着实不用去羡慕或者欣赏其他男人的鸡巴,虽说他的确也是很得意自己的尺寸,甚至有些嚣张——但是他还是会情不自禁地就狠狠盯着那些男人用大鸡巴操着肉穴的场景。因为肉洞被粗大的物体撑开实在是太美了,那种极限扩张的感觉让人窒息。而大鸡巴捅进一个壮汉最脆弱最淫乱的肉穴,那种无与伦比的征服感更是让他着迷不已。

一旁,大祭司冷冷地观察着这些失控的疯狂的纵欲者,寒冰一般的眼神似乎刺破了每个人的灵魂,窥视着每个人最黑暗的愿望。他的眼神扫过埃文那略带疯狂的神情时,冷冷的嘴角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彷佛在说:因果早已注定,而你正在朝那注定的方向前进。

----------

黑漆漆的屋子里,霓虹灯肆无忌惮地闪烁着。无边无际的黑暗被分割成了一幅又一幅静态的画面,时而荧光绿,时而宝石蓝。音乐震耳欲聋,空气潮湿而炎热,四处弥漫着一股腥臊而醉人的燥热气息。

每次霓虹灯的闪烁都会勾勒出屋内那些赤裸男人们强壮的身体。肌肉之间的每条沟谷都在灯红酒绿之间吸引着男人们彼此的眼球,汗水滑过的每一寸肌肤都盛情邀请着周围的人一齐擦拭。这些健壮的肉体扭动着,翻滚着,随着音乐起起伏伏。

当然,让他们动起来的不仅是音乐。不乏有这样肌腱的肉体紧贴着彼此,或是猛烈地进行着活塞动作,或是缠绵地揉搓压迫着彼此的欲望。每个人的眼神都是那么朦胧,彷佛一只眼睛看到的是现在,另一只眼睛看到的已是未来。

肯特那健壮诱人的躯体随着节奏煽情地扭动着,和这里所有其他的男人一样,他也是一丝不挂。霓虹灯只能捕捉到他一瞬的神态,下一秒便重归黑暗,而再下一秒已是另一幅模样。皮肤上绿色蓝色红色的反光让人辨别不出来他的肤色,这也正好: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你是什么种族什么身份都不重要。此刻,每个人的欲望都一致,每个人都将完全解放,彻底狂欢。

虽说一切如此朦胧,但是肯特那浑身壮硕的肌肉随着舞步颤动,却依然是如此诱人。时不时,他那根粗大惊人的巨型生殖器还有两颗猛牛一般的巨卵都在霓虹灯下清晰地暴露无遗。所以肯特的身边挤满了其他的男人,这些男人用手忘情地抚摸揉搓着他的庞大身躯,或是伸出舌头舔着他每一寸的肌肤——大家的目的都一样,所以无需矜持,看到了想要的,就释放。

蒙特利尔的夜生活一向很精彩,但是肯特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了。那是因为自从他当上了法拉斯教堂的祭司之后,数不清的男人主动崛起屁股让他操,所以他也不必再来这种场合释放自己。在搬来蒙特利尔之前,当他还是休斯顿小有名气的健美教练时,他是常混红灯区的。虽说健身房总有许许多多可口诱人的壮硕男人心甘情愿地舔他的大鸡巴,毕竟还是满足不了他这头种牛旺盛的性欲。

然而这次来到这个地方,肯特的心态有些不一样。之所以不在教堂找一个虔诚的教众干上一晚上,是因为肯特的心中需要确定一些事情。很久之前有一道门在他心中开了个缝,而此时他需要对自己的内心有一个交代:他要确定一下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在确定之前,这件事自然不能被周围的人知道。

健壮的黑人教练舞动得越发诱人,张开了双腿,上下甩动着他那壮硕浑圆的大屁股。臀部中央那副性器忽隐忽现,已是被他自己的淫汁给完全浸湿。不一会儿便有见缝插针的男人伸出了手,揉捏壮汉的臀肌,手指滑向中央的洞穴。十分钟之后,肯特的肉洞便被两个不同男人的手指同时玩弄着,汁水直流。

肌肉教练闭上了眼睛,忘情地享受着肉体上一切的快感。这就是他此行的目的。他要知道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吵杂的音乐将脑海里任何多余的顾虑都清洗得一干二净,而空气中弥漫的汗水,精液,还有各种体液的浓烈气息让每个男人的性欲都达到了顶端。

肯特那壮硕的身体上,被玩弄的不止有他那发情的屁眼,他那根粗大的鸡巴和两个肥硕的卵蛋也被人揉搓着。事实上,壮汉浑身上下的肌肉都被一双双饥渴的手抚慰着,而这一切又都随着音乐的节奏在不停变换,律动。

肯特忽然感觉到了肛门处传来巨大的压迫感。他没有多想,只是微微皱眉,然后配合地将屁股撅得更高,好让自己的肉穴更加方便迎客。一根粗大滚烫的肉棒突破了他括约肌的防线,一路向他的肠子伸出挺进,这种被塞满的快感让他禁不住颤抖了起来,喉咙里传来一阵阵呻吟——但是在强烈的音乐下,他的呻吟连他自己也听不见。

很快,身后那根大屌随着音乐的节奏开始卖力抽插了起来,而壮汉那肌壮的身躯亦是随着音乐的节奏被操得前后晃动。肯特仿似来到了极乐世界,身体的外侧被众多双男人的手抚慰着,而身体的内部又有一根大鸡巴在帮他按摩,这一切是如此惬意!

不一会儿,肯特便已弓下了腰,翘着大屁股,双手撑住了自己的膝盖,粗壮的双腿向两旁岔开打直。如此模样,简直如同母狗般地迎合着身后男人的抽插。他的表情扭曲痛苦却又淫荡,嘴巴大张,淫叫着,声音却完全消失在音乐中。也许正是因为这吵杂的音乐,让肯特忘情地嚎叫,丝毫也没有顾忌。

“干!干!干死我!啊啊啊!啊啊!”

这时,一根滚烫的肉质物体顺势插进了他那因为嚎叫而大张开的嘴里。肯特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便屈服了,卖力地舔舐吞吐着这根肉棒,根本就不顾一切。

周遭的空气持续升温,很快,闪烁的霓虹灯下,红绿之间有一个壮硕的肌肉大汉公狗般趴在地上,随着音乐的节奏忘情地摆动自己肉壮的臀部。十几个男人用手,用舌头,用脸,更用他们的胯下肉棒按摩揉搓着壮汉的肌肉,奶头,巨屌,卵蛋,更是忘情地一次次抽插着这个壮汉的肉穴和喉咙。大量的精液被一次又一次喷射在了壮汉的身上,顺着巨大肌肉间的沟谷滑下。白花花的雄浆更是被一次又一次灌进了壮汉的肠子,随着每一次的大力抽插从那个逐渐被操到变形的肛门里喷涌而出,又顺着粗壮的大腿淌下。壮汉的嘴里,脸上,甚至眼睛里都被射满了精液,而他自己的大鸡巴亦是硬生生地多次抽搐喷汁。

几个小时以后,肯特已是毫无力气,如同一滩壮硕的烂肉一般被一群陌生男人肆意玩弄。然而他脸上那满足而淫荡的笑容却清楚地让他了解到了自己内心的指标。

也许早在休斯顿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内心的一些改变。然而这种改变的欲望渐渐消散,在机缘巧合之下再次被埋藏了起来。只是,同样的机缘巧合,最终再次打开了这禁忌的大门。大门的另一头,一个健壮的黑人肌肉教练正淫荡地掰开自己壮硕的臀肉,渴求无止尽的蹂躏。

----------

埃文将不省人事的刘浩阳拖回了家。毕竟要经过好几条人来人往的街道,就算已是深夜,蒙特利尔彻夜的灯火让他不能不谨慎。因此刘浩阳虽然衣衫不整,却也是该遮住的地方遮住了——尽管任何一个经过他们身边的人都能闻到浓烈的精液味。

埃文气喘吁吁地将被几十个男人操昏过去的壮硕猛男扔在了房间的地板上,坐在床上休息了好几分钟。虽说埃文壮硕如牛,无奈刘浩阳也是个彪形大汉,扛了他几条街也是累得够呛。

几分钟之后,埃文又皱了皱眉头,心想,总不能让这家伙就这样睡地板吧?明天房东要来,那更年期的老太婆看到这样子肯定又会以为他们喝酒了胡闹,又要闹着涨房租。没办法,埃文骂了声娘,再次蹲下身去把刘浩阳扛了起来,扔在了床上。

一不做二不休,埃文开始扒刘浩阳身上胡乱套着的衣裤。衣裤都是自己在教堂给这家伙套上去的,说来也是气,教堂里那几十号男人干刘浩阳屁眼的时候爽歪歪,一个个射得都虚脱了,结果用完了拍拍屁股就走了也没人想想这家伙怎么回去。搞到最后还是得交给埃文来解决。

既然是随便套上去的衣裤,扒下来也算相对容易。埃文先扒下了刘浩阳的背心,手触碰到这头亚洲壮牛厚实的背部肌肉时不禁有些留恋——对啊,看着这小子被操了整整一个晚上,自己居然一次都还没射呢。

埃文嘟囔了几句,开始脱刘浩阳的牛仔裤。随着埃文用力的撤拽,刘浩阳那又翘又壮的臀部很快就从牛仔裤中蹦了出来,紧实的臀肉很有弹性地颤动了几下。裤子才拖到膝盖,埃文抬头一看,赫然便看到了刘浩阳中央那已经被操成了紫色的肉穴。准确来说,是刘浩阳外翻的肠肉,此刻已经完全不受括约肌的约束,懒散地涌了出来,从两块壮硕臀肉的夹缝中被挤压得溢了出来。当然,亚洲壮汉的整个屁股上都是粘稠的精液,肉穴中更是一直不停地有乳白色的液体缓缓流出。

埃文顿时感觉到自己下体一阵躁动。眼前的画面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场景:一个肌肉壮汉被操得不省人事,充满狂野力量的健壮身体如同烂肉一般无法抵抗任何外力,而最柔软最脆弱的肉穴已经被活活玩成了超大号的性器。这令人血脉沸腾的画面就是他被推入深渊的原因。不是为了能操这头极品猛牛,也不是为了感情矛盾或是有所怨恨。只是为了能看到这样的画面,为了能看到一个壮汉被操成彻底的骚货,埃文牺牲掉一切都觉得是值得的。

不知不觉,他已经掏出了自己的粗大鸡巴,爬上了床,将肥硕的龟头对准了刘浩阳那沾满了雄汁的屁股。

埃文喘着粗气,眼神兴奋而疯狂,嘴角带着一丝邪恶和歇斯底里,开始缓缓地将自己的巨型大屌推进亚洲猛男的身体。他的动作十分缓慢,瞪大的双眼里带着一些血丝,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和刘浩阳交合的部位:是的,他就是要亲眼好好观摩一根肥大的鸡巴是怎样将壮汉的屁眼给撑爆的。

已经红肿充血而毫无生气的肠肉被缓缓地撑开,越撑越大,越撑越大,那些瘫软的皱褶逐渐被撑得紧绷,直到不省人事的刘浩阳浑身都开始本能地颤抖。埃文的喉咙里发出诡异的满足的低沉笑声,他欣赏眼前淫靡的画面,忽然将身体停住了:他那根肥硕大屌最粗的中间部分将刘浩阳的屁眼撑得几欲爆裂,而此刻竟然停住了!

埃文继续瞪着血红的双眼,死死盯住了自己的大鸡巴和刘浩阳屁眼的交合处,口中如同变态狂魔一般喃喃自语。

“哈……哈……就是这样……被干爆吧……被撑开吧……”

失去意识的刘浩阳表情痛苦,喉咙里甚至传出梦话一般的低沉呻吟,身体不自觉地扭动着。然而此刻已经昏过去的他又能怎样呢?括约肌持续的撑大让他终于体能达到了极限,几分钟后忽然全身颤抖了起来,一股精液从他的马眼中缓缓流出,直接沾满了他自己的床单。肉穴被撑得这么大,刘浩阳那根大鸡巴根本无法抽动,以至于这次高潮的过程长达三分钟,任由精液如同小溪一般缓缓流尽。

埃文看着这头健壮的猛兽此刻如此无力地高潮,竟然连他自己最愉快的肉体享受都不能畅快地完成,竟然连抽插都没有,直接由于肉穴被撑大而情不自禁地泻出了阳精。光是看到想到这一切就让他差点把持不住。再加上虽然刘浩阳的括约肌由于有一根惊人大屌从中阻碍而不能顺利收缩,但是埃文的屌身上却是能够感觉到刘浩阳那一阵阵猛力的夹紧。感官上的刺激再加上肉体上的刺激,终于让这个金发碧眼的壮汉忍不住了。

埃文感觉到头脑瞬间一片空白,但是他立刻强忍着瞪大了双眼,歇斯底里地盯着自己和刘浩阳的交合处——他要看着这根大屌在刘浩阳的屁眼里爆发,他要亲眼目睹这一切!

只见埃文的身体一阵猛烈的抽搐,那根肥硕的巨大阳具更是瞬间胀大,接着疯狂地跳动了起来!随着每次的猛烈跳动,一大股浓稠的雄汁便会被灌进刘浩阳的体内。要知道,这整个晚上埃文都不停地被刺激着却一直没有射精,到了此刻累计的精液储量很是惊人。果然,这如同破堤洪水般的喷射终于超出了刘浩阳身体内部的承载能力,埃文的精液竟然从刘浩阳紧绷的屁眼边缘硬生生地突破重围飙射了出来。

----------

你的欲望如同一条大河,它永不干涸。雪山积雪造就了它,只要有阳光,雪就会融化,水便会翻涌。

你害怕它,因为这条大河来势汹汹,它可以淹没村庄,可以吞噬生命,可以切开山脉也可以覆盖平原。但是你离不开它,因为它也孕育生命,灌溉农田,造就了一片又一片绿洲,铺展了一段又一段历史。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君为舟,民为水。君者,统管大局,比如说人的理智。民者,任性而为,比如说人的欲望。

人类在水利工程上一次又一次创新。尼罗河泛滥后肥沃的土地开展了埃及盛世,大禹一次次的尝试奠定了华夏文明。可以说掌握了大河的走向,掌握了水的流动,我们便学会了去欣赏命运。它不可强挡,强挡是挡不住的,它会泛滥成灾,在你最不希望的时候山洪暴发。它也不可以不挡,因为它每一次的澎湃旺盛都能让轨迹改道,让你的所有计划落空,让你周遭的一切被吞噬被冲垮。于是人们建起了堤坝,人们开始按照季节储存和舒压。

有人曾经妄言掌握了命运,因为我们似乎有了控制。这如同顺水飘下的落叶自以为全世界都被它逼着倒退。如果两项选择中的其中一项是毁灭,那么活下来所有人都明明毫无选择不是吗。

所以,吾神的子民们,在最终的狂欢来临之前你们需要养精蓄锐。你们需要的是了解自己河流的走向,了解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们需要知道多少度的高温会让积雪融化,需要知道多少天的储存会让大坝决堤。你们需要顺从命运的安排,你们需要跟随它,因为无人能够战胜它。而现在正是尝试的时候,正是你们揣摩自己极限的时候。不要等到两岸已经住满了居民再来担心大河的狂野,到那时已是非死即伤。

接收天使的洗礼吧,让这一切苦痛化为乌有,让这一切担忧烟消云散。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