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voxcaozz voxcaozz小说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姇

    那一年,她三十出头,风华正茂的年纪,如同三月里绽放的桃花,明艳妩媚。  生了孩子之後,身体更加成熟丰韵,就像枝头上熟透了的桃子一样,让人心生垂涎。而他在这个时候已经五十多岁了,把孩子拉扯大了一直到成家立业,这且不说,又忙碌着替孩子照看下一代,用心良苦不说,更是把父爱诠释得淋漓尽致。  亲情在荏苒的时光里把爱挥洒出来,让家温暖如春,总是能够找到欢声笑语。白驹过隙,转眼之间就过去了八年。

    voxcaozz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姇》,是作者voxcaozz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一年,她三十出头,风华正茂的年纪,如同三月里绽放的桃花,明艳妩媚。  生了孩子之後,身体更加成熟丰韵,就像枝头上熟透了的桃子一样,让人心生垂涎。而他在这个时候已经五十多岁了,把孩子拉扯大了一直到成家立业,这且不说,又忙碌着替孩子照看下一代,用心良苦不说,更是把父爱诠释得淋漓尽致。  亲情在荏苒的时光里把爱挥洒出来,让家温暖如春,总是能够找到欢声笑语。白驹过隙,转眼之间就过去了八年。

《姇》 (37) 免费试读

头前说说:故事已然临近尾声,是该跟朋友们道一声白白的时刻了,所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我觉得这并不是坏事,该结束时我一刀了断它不再纠结,或许这是个人的作风吧。新文儿会在姇之后更新,取名为“嫐”,原先的名字起了好几个,诸如“书香门第”、“沟头堡的春天”,又如“蛹”,但始终也没敲定,搞来搞去最后给它定了个“嫐”字,也不知是否合乎逻辑,不过呢,我又给它另行加了个名儿(沟头堡的风花雪月),也算是遮遮羞脸,算是提前公布出来。并附上一首打油诗,聊表一下过去一年来断更的欠缺,提前分享出来:

青龙伊水两悠悠,

沟头堡内数风流,

细说当年花下事,

五河下稍写春秋。

再说一句迟来的话送给朋友:感谢为我打鸡血的书友,也感谢那些一直默默守候、不离不弃的朋友,因为没有你们的支持或许就没有我执手敲击键盘的动力,我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带给你们快乐,也希望大家一如既往来我家做客,听我看我叙述故事,我想,这或许就是快乐吧!当然,能够找到快乐是我所求,也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正文:

老离并不是那冲动鲁莽的人,可一番天人交战之后,面对着诱惑心里还是忍不住开始动摇起来……这地方虽然有柜橱遮挡下半身,除了南面,北东西三向可都是透亮的,不亚于露天野外,这要是叫人给看见了,后果可不堪设想啊。脑子里想归想,一旦给媒介把那欲火点燃起来,却又充满了惊险刺激,令人没法拒绝。

闺女成熟诱人的女体散发出一股令老离没法抗拒的味道,撩拨着他的心神,让老离在不经意间想到了那天晚上他一个人看黄片时的情景,紧接着便又想起了诚诚出现时自己的狼狈模样。不管狼狈不狼狈,那被人猛地一下突袭催生出来的快感至今让他回味无穷,尤其是下身被闺女狠狠夹住的滋味,给老离身心肉体带来的愉悦简直不是一句两句话能够形容的。就好比偷东西,明知道没人能猜测出你的心理,却总是在胆战心惊中跃跃欲试,而当行动起来之后又被人猛地发觉,顿时让人惊恐连连,继而当你意识到对方根本没有觉察到自己的一言一行时,又瞬间有种死里逃生般的感觉,这过程中让人把一颗心悬在半空,紧紧呼呼,于蠢蠢欲动中想要再次尝试一把那种战栗时肉体不受控制的跳动感觉,体验那种高来高去的感觉。

这好多事都是在预料之外情理之中,本来这一段时期内老离是忍着的,此时却给撩拨得忍无可忍,而那货真价实的美味就摆在饥渴的老离眼前,由不得他不去反复打着吸溜制止自己的心跳。

萦绕在老离心头的那道身影不断召唤着他,扎根在他心里的那一颦一笑仿佛仍在诉说着:“爸,你不疼闺女了……”,弄得老离眼前阵阵恍惚,扑腾腾开始胡思乱想……干脆我就来它一次得了,省得闺女埋怨我,弄得谁都难受。

打定主意,老离的眼神开始飘忽起来,他下意识地舔了下嘴角,内心呐喊道,闺女~爸来啦,爸疼你来啦……

欲望从心里升腾出来,蹲下身子老离便扎进了闺女的裙子里,用手一拉闺女的纱裙,盖住了自己的脑袋和身子,这回谁也看不到了我吧,心想着,老离一阵自我宽慰,随之他的脸就蹭到了一处毛乎乎热烘烘的地方。

那里给汁水浸润得黑亮骚香,对于老离来说,这味道简直再熟悉不过了,他忍不住用鼻子深深嗅了一口闺女那肥丢丢的肉穴,也不知是从鼻子还是嘴里发出了一道哼哼,两眼聚焦盯紧那里,只瞧两片飞展的肉翅已经掰扯出来,晃动中,炫黑色的中间露出了里面粉嫩嫩的肉团,垂涎欲滴,让老离反反复复间净剩下吞口水了,忘情中一脸陶醉。

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眨眼之间的事儿,还没等老离伸出舌头来,离夏那圆滚滚的肚子便向后靠了一下,弄得老离不明所以,待离夏倚在厨台上,腿也适时给父亲劈开了更大一处缝隙,得以让老离把脸扎进去。

此时,离夏的脸上早就媚出了一抹红晕,她用小手压住了睡裙里父亲那拱起的身子,在后退稳住身形之后,朝前送了送,便给一张温热灵活的舌头侵占了宝地,她禁不住哼了一声,娇喘吁吁就歪在了父亲那张圆圆的脸蛋搭成的肉椅上,那动作简直恰到好处,几如凭栏眺望,身心舒展的同时,把个闺中娇俏的模样抖展出来,媚态横生。

“嗯~”这说不出的舒坦自离夏的两腿间传播出来,酸溜溜麻酥酥的让她想要大声呼唤,尽情宣泄体内忍耐已久的躁动情欲,唯有这样才能一解心头烦闷,统统释放出去,被那几口吮吸下来就架不住下体密集接触产生出来的快感,连声呼唤,小脸漾得越发通红。

感觉到闺女的身体颤抖起来,老离停止了嘴上的动作,恋恋不舍地吐出了腻乎的肉片,喘息了一下,仍旧扎在睡裙里,所以老离看不到闺女的表情,是故问道:“得劲儿吗?”

离夏拧紧了眉头,迷离着两只杏核大眼在那微微喘息着,她的嘴角轻巧地扬起了个弧线,在唇角两端勾出了一道小湾,抿动间唇珠挑出了个小尖儿,再看她那两颊,均浮起一片彩霞,羞答答的样子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耳边轻响的声音把醉醺醺仿佛喝了酒的离夏拉回到现实,她低头看了一眼,芳心涌动,朝着下面轻轻念叨了一句:“好受,太舒坦了……”又够着手抱住了父亲的脑袋,泫然欲泣道:“再想要就得等孩子生出来了……”悲切切不知凡几,也不知她这话是冲着老离说的还是讲给自己听的,已经有些难以控制情绪。

老离刚想挪离身体,问一问情况,却给闺女用手死死按住了自己的脑袋,不得不再次奔向那油光水滑的嫩腴,把嘴搭在展翅高飞的肉翅上,才刚贴近,耳轮中就听到外面响起了呼声。

“夏姐~”正当父女二人亲密无间时,从西面传来了一道柔细声音,喊将过来。

“嗯~”离夏应了一声,心里一紧,忙收敛心神朝着西面的方向报以微笑。

但见小李穿着睡衣现身在了后阳台的厨房里,瞅那睡眼朦胧的样子,像是刚起来。

昨天小李过来串门,顺道给送来了一盘寿司,还随便聊了聊呢,不知她回家之后是否又去打牌还是怎的。

“吃过早饭没有?哎呦,你看这都几点了,我又黑白颠倒啦……”小李把后厨的窗户打开,散了散空气,朝着离夏说道着。她瞧见夏姐身体半倚,脸色绯红,忙又念叨着:“姐呀,你怎么啦?脸儿那么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宝宝又折腾你了?”

“哦~有吗?”离夏用手背蹭了蹭自己的脸颊,这一番动作看似随意,其实一颗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想当年离夏和公爹在老家的棒子地里行云布雨,原也是没料到那个时间点会有人出现,自然没有顾忌,忘乎所以起来。谁成想那赶着牲口的老汉跟魏喜没完没了说个不停,弄得离夏紧紧呼呼不敢动弹,生怕暴露了行踪,后来又跳出个大彪子,那家伙说话没流更混,好在都给公爹拦了下来,轰走了……

此一时彼一时,环境也是千差万别,但有一点,都是这非常时期给人撞见了,难免把人弄得措不及防,有些狼狈。

环境不由人,弄得离夏紧张兮兮,双腿也绷得紧紧,当着小李的面偏还要故作淡定装作若无其事,谁料想这小李还给敞开了窗子……顿时身体发软,下体猛地又窜出了几股液体,把那蹲在地上扎在睡裙里的老离喷得个满头满脸,好不狼狈。

因为是蹲在了地上矮了半截,所以老离的情形稍微好上一些,听到声音他也知道情况紧急,不过这个时候他是万万不能起身站出来的,时间耽搁越久,就越得从那忍着。把脸上的水渍抹掉,老离紧紧扶住了闺女那两条打着摆子的双腿,支棱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没再敢动弹。

“真的,红着呢!伯父没在家吗?试试体温不就行了……”缓和了一阵,小李的精神打了起来,把昨晚上的寿司拿出来放在微波炉里过了过热,又给被子里冲了牛奶,这回可好,脸干脆直对向东头的离夏,注意力更集中了。

离夏鼓秋着身子,既紧张又兴奋,知道此时无论如何也躲避不开了,便也不再执拗,她伸手借着抚摸肚子的同时,推了推裙子里藏着的父亲,错动间缓慢移动身体,慢慢靠近身体右侧,转动着身子趴在了台面上。

“哦,还确实感觉有点烫,怀孕都这样吧,体温比正常人高一些呢!哎呦,你看呀,又开始折腾我啦~”离夏把头发拢在耳后,矫正身体再次骑到了父亲的脸上,正说着,肥凸的下体就给父亲再度用嘴堵上了,弄得她一边跟小李解释,一边自顾自言语,掩饰着自己的脸红,却也把那浓浓的母性彰显出来,一脸的幸福。

“嗯嗯~我也听别人这么说过,这二胎跟头胎的反应不一样。这回诚诚可有个做伴的啦,姐姐你没事就偷着乐吧~”小李笑嘻嘻地说着,把微波炉里的寿司拿出来,端着牛奶一边吃一边跟离夏搭顾起来。

“你跟小王什么时候要个孩子呀?”离夏拥了拥身子,劈开腿一夹,把肉窝主动送上前去,摩擦着父亲的脸,她感觉自己下体就像开闸放水似的,流得那叫一个冲,虽然老爹只是用舌头来回唆啦,可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下,带给身体的舒爽程度一点也不比捅进去的滋味差,反而因为身旁有个小李让离夏觉得更加紧张,更加刺激,那股子劲头奇妙无比,身体在又麻又痒的情况下还得端着架子,在体内堆积着,膨胀着,果然高潮来得更猛,更强烈。

“压力大,不敢那么早要孩子,姐呀,你也知道我们家那口子天天打牌,我玩心也大……”

“嗯~到底还是没长大呢!”

“姐呀,你可真俊~等二宝出生了,你真就是个全客人儿了,儿女一双,家庭幸福。”

“嗯~这小嘴儿真会说话啊,嗯~净捡姐耐听的话说,哎呦~真受不了啦~”

“呵呵,又踢你了?我姐夫什么时候回来呀?”小李并不知情,她眼中所看到的内容只是给离夏怀孕这个先决条件所蒙蔽了,以为孕妇的妊娠反应都是那个样子,再说了,昨晚上过去串门时夏姐也是那样,脸蛋红扑扑的,所以也根本没往歪处去想,更不会想到离夏的睡裙里还藏着个人,正做着吮吸唆啦动作,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才造成夏姐的反常。

“哎呀~折腾死我啦……”离夏深呼吸了一口气,想要控制住体内窜涌而出的脉动节奏,她喘息连连擎起身子低头看了一眼,见自己这裙子又薄又透,把父亲的脑袋映了出来,那自己这上半身岂不是都给小李看到了,而这时自己的奶头早就凸凸出来,把睡裙支起了两个翘点,这样子简直太羞人啦。

我得马上回房间里,再那样下去非得显形补课。脑子里想着,离夏用身子轻轻拱了拱父亲,带着母性柔肠说了句:“听话,跟妈妈回房休息。”又仰起脸来朝着小李报以微笑,说道:“姐先失陪会儿,咱们有功夫再聊……”

话音甫歇,离夏轻挪着身子直起了腰,待小李从阳台闪身走开时,再也坚持不住,压低声音朝着父亲唤了一声:“爸,你快扶我回房,闺女这身子不行了……”

艰苦条件下的这一通折腾肯定狼狈万分,不说离夏辛苦,老离也是憋得够呛,从厨房一直回到卧室,胯下的阳物始终就没软下。才刚到了卧室,把门一关,窗帘一拉,待离夏躺倒在床,老离迅速把裤头脱了下来,露出了胯下那根黑黝黝呈腥紫色的大物。

“呼~下回可别再玩玄了……”老离鼓秋着身子爬上了床,一边说一边撸动着自己湿漉漉的下体,他嘴上讲得明白,其实心里也很喜欢那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只不过碍于年岁考虑得周全,没有年轻人那般魄力,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也安全了,便把之前忍耐的念头抛在脑后,委身躺倒在闺女的身边。

怀孕时的诸多顾忌自然要小心翼翼,但这也并非没有可行之法,就比如说背入式,那绝对是怀孕期间上佳的体位选择,可老离觉得闺女的两腿发软,不想再让她辛苦地站在一旁用手支着床铺了,不如改为躺在床上得劲休息,所以干脆选择了侧入,既能让她舒舒服服的躺着,又能两不耽误享受性爱滋润,不过是在行房时多注意一些也就罢了。

两句赤裸裸的身体像虾一样侧卧着身体躺倒在大床上,老离握住了自己的自己的阳具,用小腹摩擦了一下闺女肉滚滚似磨盘一样的大屁股,早在厨房时他就已经给刺激得受不了了,虽然说吃了闺女许多汁水,可身为一个男人,总也不能让自己湿了裤裆吧,所以老离紧了紧身子,轻唤着闺女的名字,把下体杵了过去。

那经由淫水打湿的肉道既肥沃又紧致,根本不用再做任何前戏就让老离把那龙头嵌入穴口,像过了道坎儿,肉洞在翕合间把那他那乒乓球大小的龟头含进了嘴儿里,老离哎呦一声,汗毛孔都乍了起来,对于憋了好久的人来说,这一下捅入简直太舒服了,整个龟头迅速把那包含了各种妙趣的滋味传递到他的脑海中,引发得老离血液沸腾迅速燃烧起来,从身体里跳跃着奔涌而出。

“爸来啦~疼你来啦~这回可以安心做了……”老离嘴里不停安抚着身前躁动的丰腴身子,缓慢地把自己的阳具戳了进去,他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闺女肉道中颗粒的摩擦,而且那肉滚滚的大屁股贴近自己小腹蹭来蹭去也是极为舒爽,别看速度提不起来,只这么一点就一下子弥补了所有问题。

老离刻意放慢了速度,保证每一次都能从外到里撑开闺女的身体,灌溉着她的身心,让她感受到自己有力的跳动,换来的是离夏的迎合,不停地把屁股朝后耸摆,嘴里还不断召唤着老离,要他抚摸自己的乳房,给那对膨胀到了极点的乳房减压。

离夏在父亲的眼里却是就是个宝,在打破禁忌之后让她还能够像待嫁闺中的少女那样,跟父亲尽情撒娇而无所顾忌,这是在夫家所没有的,即便魏宗建沉稳如故,彼此间存在着的情感也始终没有脱离夫妻范畴,总是缺少些令她心驰向往的东西。至于说魏喜,糅杂在内的情感就更复杂了,他有老人流露出来的关切之情,也有男人性欲勃发时的冲动猛撞,唯独缺少的那份血脉亲情,或许这就是离夏觉得不够的地方,没有父亲给予的真实,更没有父亲身上的那般厚重睿沉,还能容纳自己像个孩子似的,在他身边永远也长不大。

“爸,你以后还要不要再婚?给我找个后妈?”砰砰乱跳的心口在不停耸动,涨热地被那只大手裹住了顶端,离夏轻轻晃动着脑袋摩挲着父亲的脸,与此同时,按住了父亲抚摸在自己胸口的大手,带动着他慢慢画起了圈,一边动作,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把心声表露出来。

“不找了,我这辈子再也不去蹚那浑水了……”老离紧了紧身子,把阳物从闺女的浅口处推至到她的体内深处,用手心摩挲着闺女的奶头时,连个犹豫都没打就说了出来。

前一阵子亲家陈占英跑过来了,说是回了趟老家给自己物色了一番,提及到那个女人,他说年龄样貌都说得过去,儿女也都已成家单过,人又本分踏实,想必不会再有张翠华那种情形出现。老离当场便回绝了亲家,指着自己闺女的现状告诉了他,再有两个多月孩子就该落生,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心力再去琢磨别的,就算以后有了闲心,也不乐意再牵扯精力,可谓是一招挨蛇咬十年怕井绳。

把来龙去脉交代一番之后,听闻到亲家老哥的话陈占英并不着急,他也看到了大姐儿离夏大腹便便的样子,也不催说,只叫老离考虑考虑,以陈占英的想法和看法,他觉得老离才五十九岁又不显老,硬邦邦的身体哪能一下子断了男女念想,说不想就不想呢。或许是觉得脸上没光才那样说的,便又自安慰一番,把那女人的想法告知给了老离,说人家愿意等,不在乎时间长短。

一听这话,老离更不乐意了,什么叫愿意等?你连个面都没见呢就把后半生托付出去,心怎么那么大,想来也不是个良家所作所为,尤其这经济社会误导给人的思想,凡事都要分出个子丑寅卯来,说白了就是冲着钱来,这样的人是万万不能接触的,又想到张翠华带给自己以及家人的伤害,老离干嘣节脆就把这事给否了,知道陈占英的好意,却也不怕他心里不乐意了。

“哼,不去蹚浑水?那怎么还要闺女央求你?”这话落在老离的耳朵里,但见离夏使起了性子,老离这才明白闺女心里想得是什么。

“爸不是不想,这不是怕影响到孩子吗,你现在都八个月的身孕了,就算是小魏回来,也是不能再做了……”一提到魏宗建,老离的心里猛然跳动起来,自己现在正躺在姑爷的大床上,跟闺女行云布雨,道德上是有所欠缺,不该这样鸠占鹊巢,可下体却无法摆脱束缚,给闺女紧紧夹裹住,弄得他赶紧调整呼吸,不敢再说下去了。

“爸,我想他都快想疯了,又没法子,真不想再分开了。等二宝生出来,我也不打算再上班了,让他干脆也不要再折腾了。”说着说着,离夏禁不住泣哭起来。为生活给挤兑成女汉子,谁心里乐意?再强终归离夏还是个女人,需要男人的呵护和宠溺。这时,那心底曾和丈夫表白的向往就越加强烈起来。

“苦了我闺女啦,不哭不哭,这不有爸陪着你吗!这小魏也真的,就不能委曲求全适应一下?这么多年我闺女捣腾了那么多房产他还要嫌钱挣得不够……”

老离把阳具埋在闺女的体内深处,紧紧搂住了她的身子。对于姑爷长年累月在外的生活方式,老离早就看不惯了,如果不是因为了解姑爷的脾气秉性,老离甚至都怀疑姑爷在外头有人了,不然的话哪能过那种抛弃妻子的生活,这不正常。

“那你就不说多给你闺女来几次……要不是今天我挤兑你,你给闺女吗?”

离夏有些不依不饶,在老离的怀里扭来扭去。

“哎呀~宝贝儿啊,爸这不正给你呢~好啦好啦~”老离边哄边缓缓抽离身体,由浅变深来回抽动起来,还不忘用手抚摸闺女那圆滚滚的奶球,给她舒缓着情绪,让她享受父爱。

来回弄了几遭,老离终是没忍住,把积憋在心里的想法问了出来:“以前你跟小魏是怎么过来的?”

怎么过来的?还能怎么过,不都是小魏他爸陪着我过来的嘛,闺女的身子都便宜给公爹了……离夏的杏眸紧锁,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她呻吟了一声,摇晃着脑袋喊道:“爸你给我吧……”

老离的阳具瞬间给那紧绷的肉道夹紧,他倒是知道此时闺女的性情善变,可也没想到会来得那么突然,倒吸了口冷气,老离的动作稍微加快了一些,手上的力度也踅微加大,大幅度揉捏起离夏的奶子,净听着她的呻吟,自身被鼓噪得欲火高涨,难以控制,犹想到闺女所受的苦,再结合这个家庭的实际情况,老离禁不住失声喊道:“没人理我闺女,爸来伺候你,哦~真软啊,裹得太得啦~”

老离嘴里的那个“得”是舒服的意思,可那个“软”字说得就有些模棱两可了,也不知指的是姑爷这大床柔软还是闺女的身子绵酥,反正就觉得自己的鸡巴热烘烘的被一层层肉套包裹住,反复套弄着自己,虽说没有用手撸动来得迅速,可相比较之下那滋味却有如天壤云泥,非是左右手能够替代的。

“好刺激,爸,我还要……还要你用它肏你闺女……啊~爸啊~”在老离一阵阵强有力的推肏下,离夏喊出了声。

这一刻,离夏的脑子里浮现出许多个镜头,既有自己和丈夫之间的角色扮演,又有公爹活着时自己穿着丝袜高跟跟他的肆意妄为,但更多的则是来自于父亲的温暖和坚硬,她觉着此时离父亲很近,她喜欢父亲身上的味道,更喜欢扎在父亲的怀里,彻彻底底把身体给他,让父亲来肏自己。

“爸啊~闺女爱你,还要让你用,用,那鸡巴肏我~”柔亮的声音婉转动听,响彻在整个房间里,透着欢实惬意,刺激着老男人的神经,让他为之动容,嚷了一嗓子便快速抽插起来。

“爸疼你,疼我的闺女,哦~好滑溜啊~在你们两口子的卧室里,爸就替他肏你~”

“啊~爸,闺女受不了啦~”

兴奋在罪恶的伴随下,快感攀升出来不知凡几,却又在这番禁忌冲击中得到释放,不止是之前喷了老离满头满脸,这回再次喷发出来时,又把老离的下面喷了个满头满脸,而且那张大床好像还给这股充足的水渍打湿,印出了一大片地图,怎么看都像是尿了的样子。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