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冰寒女》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冰寒女》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冰寒女 冰寒女

    一辆通体银白色,全长三点五米,经过磨砂处理的悬浮梭车,如一尊艺术品般静静停靠在公寓下的停车场中。  这辆最新款的「奔腾」梭车市场价达到惊人的一千万欧尼,於辰这种穷鬼当然买不起。这是组织当初招揽他後,慷慨地赠送给他执行任务所用。  很快,奔腾底部喷起肉眼看不见的气波,随即迅快地升到了空中。於辰手法娴熟地操作了一下,设定市中心的双子大厦为目的地後,奔腾的车身一震,动力全开,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

    jiangkipkke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冰寒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冰寒女》,是作者jiangkipkke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辆通体银白色,全长三点五米,经过磨砂处理的悬浮梭车,如一尊艺术品般静静停靠在公寓下的停车场中。  这辆最新款的「奔腾」梭车市场价达到惊人的一千万欧尼,於辰这种穷鬼当然买不起。这是组织当初招揽他後,慷慨地赠送给他执行任务所用。  很快,奔腾底部喷起肉眼看不见的气波,随即迅快地升到了空中。於辰手法娴熟地操作了一下,设定市中心的双子大厦为目的地後,奔腾的车身一震,动力全开,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

《冰寒女》 (九)双修之术 免费试读

天色渐暗,於辰手持着刚从赵龙处获得的微型记录仪,神态从容地步入楚嘉儿所住的小区内。

「于先生请进。」

笔直站立在小区大门处的两名守卫,望见於辰走来,连忙按下了手中的摇控器,恭敬地任他走进去。神态动作,与一个多月前第一次见到於辰时,有着天壤之别。

开玩笑,能够连续一个星期与大明星楚嘉儿同住一间小区别墅,怎是他们两个小小的基因战士所能惹的。再加上楚嘉儿明确告诉他们,遇见於辰绝不能半点怠慢,因而他们的态度大好,於辰也可以理解。

於辰一只手伸入裤袋中,把这块四方形的薄薄仪器拿在手上。这里面,装着一些极端机密的资料,莫说寻常人接触不到,就连大部分的念能力者,也是从不知晓的。放眼整个东洲,也唯有那些手握实权的大人物,才有权限可以看到於辰手中这些资料。

赵龙原本是不肯把这些资料给他的,不过,当於辰展露出他真正的实力後,赵龙彻底折服了。

於辰以前身为赵龙的同僚,自然知道赵龙直属於东洲的权政机构,肯定有权限知道这些资料。结果果然不出於辰所料,赵龙手头确实有於辰所需要的资料。

他此行是为了拿这些资料给楚嘉儿看的,因为,楚嘉儿毫不知道,她此刻正陷於一种危险之中。

在於辰回来的这一个多月当中,除了头一个星期,一直与楚嘉儿住在一起厮守外。其余时间一直在追查着有关於自身仇敌的事情,当然,收获是有的,但也查到了一些不妙的事。所以於辰必须亲自赶来,与楚嘉儿细说。

豪华的红木大门被打开了,开门的是楚嘉儿的经纪人云娟。她是一个四十岁出头,外貌虽然普通,但却十分有能力的女人。楚嘉儿回来东洲的这段时间,出入起居及进行商业活动等事宜,一直都是由云娟打理。

「咦,是你呀,于先生,请近。」由于于辰离开这已经有二十多天,所以这刻云娟看到来人是於辰,显得有些惊讶。

「你好,云姐。」於辰打了声招呼,随即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问道:「嘉儿在楼上吧?」

「于先生先喝杯茶吧。你说嘉儿呀,她刚刚出去了。」云娟如实地回答道,「于先生来晚了一步呢。」

「她走了?」於辰顿时一愣。来之前,於辰可是与楚嘉儿通过话,确定她这刻有时间,才赶过来的。为何现在他来了,楚嘉儿却又先走了呢?

於辰顿感无奈道:「真是的,有事情要离开,也要先通知我一下呀。」他顿了顿道:「云姐可知嘉儿是去哪儿吗?」

闻声,云娟脸上闪一丝不自然,原因是她不晓得该如何回答。

她身为楚嘉儿的经纪人,又是同住在这间小区别墅,又怎会不知道,眼前这年轻男子半个多月前,与楚嘉儿同床共枕了一个多星期。两人的亲密关系,她是看得一清二楚。可是刚刚接走楚嘉儿的那个男人,却是楚嘉儿名义上的男朋友,眼前的於辰恐怕还不知道楚嘉儿有男朋友。一时间,云娟有些犯难了。

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避重就轻地说道:「刚才一个许久未见面的好朋友来找她,所以嘉儿就匆忙出去了,害于先生白跑一趟了。」

於辰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云娟有些小心地问道:「于先生要在这等嘉儿回来吗?」

「不了。」於辰摇头道,「我还有重要事情要做,嘉儿我待会会联系她。」

说完於辰从客厅的沙发上站了起来,连云娟冲泡好的茶都未喝上一口,便匆匆离开了。待送他离开後,云娟这才大松一口气。她随後迅快地拿出了自用的通讯器,拨通了楚嘉儿的通讯号码。

「嘉儿吗?刚才于先生来过这里,要找你。」

「我没有说单杰先生约你出去了,只跟他说,你有一个久未见面的好朋友来了,去见面而已。如果于先生找你了,你顺着我的话就行了。」

「就这样,祝你们俩玩得愉快。」

於辰第一次发觉自己的听力大幅增强并非一件好事。就像此刻,听到了他不愿听的事情一样。他刚才并没有离开,云娟脸上的不自然早就被於辰看入眼里,於辰直觉感到云娟有事针对性地瞒着他,所以这刻才会动用自己的能力,窃听到云娟的说话。

楚嘉儿早在二十多天前,与他有了合体之欢,她早已被於辰视作他的女人,而楚嘉儿自己也是这麽认为。所以楚嘉儿也认真地回答了於辰当时提出的疑问。

楚嘉儿这几年来交了一个男朋友,他便是於辰所看到的第四部影片中的男主角,单杰。於辰知道,楚嘉儿这些年爱的人,就是他於辰。但是於辰三年前的消失,让楚嘉儿蒙受有生以来最严重的打击。

可以说,为於辰复仇,是楚嘉儿这几年来的第一要任。於是楚嘉儿动用了各种关系和方法,终於查到谋害於辰的凶手是世上最强杀手组织中任长老一职的尼斯。面对如此强敌,楚嘉儿耗费无数心神,仍无处下手。

这时候,楚嘉儿的老师出现了。并告诉她想要击杀尼斯长老虽难,但并非没有办法,她只能为楚嘉儿提供大致的路线,实际的情况还需楚嘉儿自己去摸索。所以,楚嘉儿捉住了尼斯长老贪慕美色的弱点,先是成为了全世界颇具名气的影星,接着才想办法接搭上尼斯长老。

在这段困难时期,外貌英俊吸引人的单杰,闯入了楚嘉儿的生活中。最终成功获得了她的芳心,两人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这点於辰并不怪楚嘉儿,毕竟,在那种势单力薄,孤单无助的情况下,能温暖到楚嘉儿的芳心,其实是件值得肯定的事。

至於楚嘉儿在第四部影片当中,与男主角的激情戏片段,原本楚嘉儿是拒绝拍摄的。但她随後想到,这个片段或许可以吸引到尼斯长老,最终才勉强答应。

於辰并不怪楚嘉儿,因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替他於辰复仇。纵使於辰心中十分吃味,也无可奈何。况且事情已经发生,在楚嘉儿与单杰热恋的那段时期,估计两人也做过不少次了。於辰虽然没问,楚嘉儿也没有说,但这是随便一想都知道的事。

这种事情,让於辰心中极度难受。

唉!於辰叹了一口气,他却无法去怪楚嘉儿,也不愿去怪她,这一切都只怪他当初实力低微,要怨,只能怨他自己。

虽然楚嘉儿明确向他表态,会离开单杰。但从今天这情况来看,楚嘉儿对於单杰的情,非一朝一夕可以抹除的。但他却不能没有动作,放任如此强劲的情敌在,谁能肯定楚嘉儿会不会重投他的怀抱。

於辰如今已差不多算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如何仍窝囊得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留不住,那做人还有什麽意思。想了一想,於辰迅速来到了大路旁,一边漫步走着,一边拨通了楚嘉儿的私人通讯器。

通讯器一下子就接通了,但那边迟迟未开始通话,於辰不由皱起了眉头。

为什麽不接?

云娟才刚刚与楚嘉儿通过话,现在才隔了不过二十多分钟,她没有理由不接的。於辰挂断了通讯器,接着手指在通讯器上的触控膜上翻了几下,调出一个智能物理位置查询软体,开始搜寻起楚嘉儿此刻的位置。

於辰的通讯器不同於一般市面上的货色,这同样是从赵龙处得来的,具有各种各样的特殊功能。这物理位置追踪,便是其中一项极为有用的功能。

软体上显示着,楚嘉儿这刻所处的位置,在星集市北郊区的楼堡区里,那里由大片的仿古式楼堡组成,是城内许多富人权贵的住处。距离於辰这里的距离,不过九十多公里。

楚嘉儿在那处做什麽呢?

换作刚才於辰没偷听到云娟的对话,於辰只会认为楚嘉儿只是跟她的朋友在聚会。但现在,既然对象是那英俊得足以完胜於辰的单杰,再加上他现今仍是楚嘉儿的男朋友,两人待在一起,事情绝没有那麽简单。

於辰的脑海中,忽然浮起楚嘉儿与单杰在床上缠绵的情景,胸口一阵刺激。他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

其它事情先暂时放在一边,现时最主要的,是必须和楚嘉儿好好谈谈。如有必要,於辰更是考虑要让那单杰知难而退。

於辰拦下一辆载客梭车,往楼堡区驶去。他劳累了半个多月,实在不愿再靠一双腿赶去。加上九十多公里的路程,坐上梭车一会就到。

「先生,看不出您是住在这个楼堡区的吗?」司机先生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显得有些话多。「那里住的人,非富即贵呢。」

於辰把目光从车窗外收回来,摇头道:「不是,我是去那找个朋友的。」

「哦。」司机先生点点头,「你那朋友定不简单了。据说楼堡区将在今年下半年进行重新规划,将作为星集市权政机构的新址。原本住在楼堡区的人,大部分都得换地方。你朋友至今仍能住那,所以说不简单。」

对於这名司机的话,於辰也没太放在心上。单杰既是全世界有名的影星,这点能量该是有的。他此刻有些累,於是靠在车内的椅座上,乾脆闭起眼睛养起神来。

那司机透过後视镜一看,显然也察觉到这位乘客不太想说话,於是只好把一大堆的话吞回去,闭上了嘴巴。

十多分钟後,梭车在一条街口处停了下来。付了钱,於辰拿起他的通讯器,开始寻找起楚嘉儿的位置来。

通讯器中显示着一圈红点,以及一圈三角形的黄色标志,红点代表着楚嘉儿的位置,而三角形则是於辰自己的位置,其中黄色三角形尖起的一端,代表着於辰面向的方向。很快,於辰只是操作了几下,一条最短路线就计算出来了。

他看了看四周,楼堡区与星集市市中心最大的不同点在於,这儿已经脱离了市中心范围,属城郊一带,道路最大的特点是更宽敞,人也更少。

这主要是附近的楼堡每一座都占地很广,而且都是那些权贵所有,少有市民会到这儿来,所以在夜晚,这里显得格外冷清。

天空上不时有警车掠过,於辰知道,那是为保障居住在楼堡区的权贵的安全利益,而设立的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巡逻队。於辰不愿惹事,一个闪身,身影在夜色下消失不见。

不到片刻,於辰来到了楚嘉儿所处的楼堡前。

这是一幢数十米高的岩石筑楼堡,造型大开大合,呈四合环抱状。中间顶端延伸出一座了望塔,整体风气显得气势磅礡。楼堡的外围是一片空旷的绿草地,再往外扩伸,则由一排排三米高的铁门围了起来,等闲人想进去都难。

这当然难不倒於辰,他轻轻展开身法,便无声无息地跃到了楼堡左侧的墙壁角下。於辰知道,像这类权贵所居住的地方,外面看似平静,实际上该隐藏了不少监控点。於辰丰富的潜入经验迅速判断出,这是一个潜伏最佳点,望了望头顶这幢巨大的楼堡,楚嘉儿会否正在那座楼堡里,与单杰做着男女间的事情呢,於辰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杀机。

他和楚嘉儿做过一次,而楚嘉儿柔媚的身体确实是人间至高的享受,但於辰与她做过一次後,身体虚弱了近三天时间,才得以恢复。据悉,是因为楚嘉儿的功法与於辰产生冲突所致,在楚嘉儿大成之前,这种现象还会存在。

所以直到现在,於辰仍只和楚嘉儿真正欢好了一次。同时他感觉得到,楚嘉儿攀上高潮的难度比较高,於辰若不能克服功法的冲突,休想让楚嘉儿达到快乐的高峰。

这是一件让男人感到窝囊的事,所以於辰才会罕有地对那单杰闪过杀机。

过了一会,四处搜寻的於辰,抬头把目光锁定七米高的一扇小窗户。

七米高的距离,换作其他人,在没有借力点的情况下,想攀升上去,简直和登天没分别。如果是五六级念能力者,自然是有能力可以一次性跃升到那麽高,但没得停顿,想破窗而入的话,动静又实在太大。

只见於辰双脚一蹬,人已经像空气一般地缓缓升起,直贴在墙面上,滑升到了那扇小窗子下。

小窗子望进去一片乌黑,将念力凝聚於双目,眼前登时亮了起来。於辰看了一眼便放下心来,这是一间储物室,并非人休息的地方。於辰手掌轻轻一划,整扇窗户直接落入於辰手中。

如一只灵巧的兔子跃了进去,於辰轻轻将手中的玻璃窗户放下,同时打量起所处的这个房间。

整个房间虽是储物室,但摆放的大部分是古老的书籍。这类东西早已在很多年前,市面上便不流通了。惟有一些古老的博物馆之类的地方,才有存放书籍这类东西。想不到这儿摆放着这麽多。

於辰环目一扫,这两百平方米左右的宽敞地方,至少一半空间以上是摆放着这些书。它们的主人究竟有没有看它们,仰或只是把它们当摆设,自然不在於辰的考虑范围内。

储物室外的通道里,头顶方吊着多盏橘红色的灯,释放着柔和的光芒,不像储物室内那般黑暗。「整座墙壁竟然全用蓝花岩砌成,真是有钱。」於辰冷哼了一声。

蓝花岩,是寒境洲盛产的一种坚硬无比的岩石种类,它们具有抗击、坚硬、隔音等特点,价格虽然不算太昂贵,但若整座楼堡的墙壁都用上这种岩石,那就非一般富豪所能负担得起了。所以於辰才有这种感叹。

这座楼堡不仅面积宽敞,而且还有好几层,於辰为了隐蔽着想,已经把身上的通讯器关闭了,无法启动物理环境探测的功能。只能靠他自已摸索,好在於辰以前执行任务时,干过不少潜入活动,也是轻驾就熟。

很快,於辰便搜索完了第一层。

第一层有十七个房间,其中有六间该是佣人居住的,但此刻没有一个人。只余第一层主大厅点着灯火,其余房间都是一片漆黑。

整座楼堡全都是由蓝花岩所砌,连各个房间的门,也都由更为隔音的材料所造,以至於连於辰全力运转听力,也捕捉不到半点声响,当真是诡异无比。若非进来前,於辰确定楚嘉儿就在这里面,还真会以为这座楼堡的人已经离开了。

於是,於辰登上了第二层的石梯。

刚一踏脚,异变突起。

於辰的视线忽然间变得模糊起来,眼前的石阶梯彷佛多了几层重影,天地也似乎旋转了起来。他的双脚更是突然一软,差点栽倒下去。

一瞬间,於辰明白到,自己中伏了。

他运转心力,双目重新回复清明,这时眼前情景一变,只见四个蒙头蒙面的人,正分站在他前後左右四个方向。他们双手结印,似乎在施展着某种诡异的功法。

「幽冥四徒!」於辰双目转寒,想不到竟会在这个地方,碰上这几个家伙。说起来,於辰还想去找他们呢,现在看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阁下竟然知道我们的名号,真是叫人意外。现在我们四人合力施展了禁元术,阁下虽然念能力超强,但在这里已经没有了施展的余地,去死吧。」位于于辰右侧的幽冥一徒开口说道。

「动手!」

哗的一下,四个人同时朝於辰攻来。

毫无半点花假,四人本身并无施展任何念力,而是单凭本身的肉体力量,对於辰作出最激烈的攻击。而於辰也终於知道,刚才那人为什麽说他念能力超强,却无施展的余地了。

他达到七级的庞大念能力,像被什麽堵住了一般,全然不能施展。

於辰心中凛然,知道幽冥四徒刚才定是施展出了某些异法,让一定范围内,又或一定时间内,他们四人以及於辰都不能施展念能力,好让这四人可以依靠团体之力,一举杀掉实力更强的於辰。

此时的情况十分凶险,於辰的肉体力量比四人中任何一人都要高,但四人分别亮出了歹毒的武器,再加上不弱的身手,把於辰困死在这一范围内,情形对他很不利。

於辰虽然没有半把武器,但经由斗神调教出来的人,就算失去念能力,又怎会差到哪儿去。

这一刻,於辰不论手、肘、肩、腿、头,均释放出惊人的杀伤力。直教幽冥四徒大为忌惮,甚至无法寸进。於辰表面上十分冷静,但内心却有些着急。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因力尽而败。

五人都是刻意压抑着声音,以免得被楼堡中的人发现,以至於都是刻意寻求速战速决,搏斗得更是凶险。

於辰忽地脸上现出狠狠决之色,他退出战圈外,右手收拢,脸上忽然涌起一阵不自然的红色,忽然脚步分跨,掌心向前全力一推,速度快到了极点。

对於辰深感忌惮的四人看得不明所以,待要有所动作时,他们当中身材较为矮壮的一个,露出来的眼睛忽然呈现出惊骇之色,同时惨哼了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他的另三个同伴不由瞪大了眼睛,刚跨前一步的脚也止住了去势,一脸骇然地看着自己的老三,被对方诡异的一击打倒在地上,不住呻吟。

剩下的三人虽然都蒙着脸,但从他们的眼睛里不难看出,此刻他们的脸上定是阴晴不定。直到有一个忽然望见於辰的脸色略有些苍白,这才醒悟过来:「我们接着上,那家伙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儿去。」

其余两人便反应过来,看也不看地上的同伴一眼,就欲往於辰冲去。

於辰暗叹一声,这一击不能吓退他们,看来今夜将是一场苦战了。

然而就在这时,大厅的空气忽然变得砾冷了起来,同时一把更为冰冷的女声淡淡响起:「若你们敢碰他一根毛发,我会让你们後悔今夜踏进这幢楼堡来。」

同时,一道手指般粗的白色光束射往三人,三人魂飞魄散,仓皇失措,齐齐往左手侧的一个漆黑房间投去。就连地面上那正呻吟不止的同伴,居然也见死不救。

於辰这才发现,自己的念能力又恢复过来了。同时楚嘉儿如同一株盛开的高贵雪莲,轻移莲步地从石阶上走下来。

她的脸上写满了惊异:「於辰哥哥,你怎会在这里的?」

於辰深深地看着她,语带双关地说道:「我怕嘉儿被人骗了,所以连忙赶过来。」

楚嘉儿俏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但随即消失不见,朝於辰微笑:「放心吧,於辰哥哥,嘉儿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会懂得分辨是非的。」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麽,「对了,还没向於辰哥哥说对不起呢,一个好朋友约我出来,竟然忘了跟你说一下。」

於辰内心暗叹,道:「你的朋友呢?何不把他介绍给我认识,也刚好可以问他,他的家怎会潜藏着幽冥四徒。」

楚嘉儿白了他一眼道:「我和他商谈下一部影片的事宜时,他忽然有事,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我也是刚看完剧本要离开,才撞见你的。」接着目光投向地上那蒙面人,「至於这个人,我还想问问他怎会出现在这里呢。」

毫无疑问,楚嘉儿用这种方式向於辰解释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於辰又怎会察觉不出。一时间,他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下了。

视线转向地上正呻吟不止的蒙面人,於辰说道:「今夜的收获就是俘虏了幽冥四徒中的其中一人,他对我们关系重大。从他口中,或许可以套出许多有用的信息。」

楚嘉儿点头道:「既然如此,就先把他带到我那去吧。」

「我也正有此意。」於辰随即走了过去,单手一印,直接让这黑衣蒙面人晕了过去。

「我的车子停在楼堡外西侧两百米的停车场内,那儿有人守着,於辰哥哥先把车子驶过来,这人再带走吧。」

於辰点头道:「好。」於是不再废话,接过楚嘉儿递过来的智能车卡,往漆黑的夜色中投了出去。

二十分钟後,楚嘉儿随便弄了个理由支开了云娟,与於辰一起,将幽冥四徒之一的蒙面人带进住所别墅最顶层的一个房间里。

「於辰哥哥,这个人要怎麽处置?」楚嘉儿半蹲了下来,忽然伸手把地面之人的黑色头罩扯了下来。「唔,这人长得好粗犷。」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长相黝黑,浓眉粗犷的中年男子,就长相而言,这人实在是很普通,甚至还有点丑。

於辰淡淡道:「这人与被你消灭的尼斯长老同属一个组织,而且地位相当。不过却是他们四个加起来算一个整体,外号是幽冥四徒。刚才他们四人施展了一种诡异的功法,致使我大为失算。」

楚嘉儿美目闪过寒意:「又是那个神秘的杀手组织。他们多行不义,终有一天会受到制裁。」

於辰冷哼了一声:「我与嘉儿说过,那日你杀死尼斯长老时,我与一名跟踪你的神秘人交过手。经过详细的调查,终於让我发现了关於那高手的一些信息。我今天找你,就是想跟你说这个人的事情,想不到会意外在碰上这幽冥四徒。而更为巧合的是,我调查的资料显示,幽冥四徒半个月前与那名神秘人接触过。」

「哦,於辰哥哥说的是那名七级念能力者?」楚嘉儿顿时脸现凝重之色,不论怎麽说,一名七级念能力者,都是跺跺脚可以震动大地的人,绝不可小窥。

於辰很是无奈地说道:「这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是这个神秘人有个外号,叫做采情大盗。据闻他只对那些身具相当念能力水准的美女感兴趣,而且从未失手。那些被他夺去贞洁的美女,其中有些甚至已经他人妇,最终却也同样深爱上了他,而且还是死心塌地。」

楚嘉儿愣了一愣,道:「难道,这个所谓的采情大盗的目标是我?」

於辰点点头。

楚嘉儿眼中闪过毫不掩饰的寒意:「哼,这种可恶的淫贼,如果他真的来了的话,我定会教他後悔。」

於辰摇头叹息道:「嘉儿,对方的实力差我不了多少,你绝不是他的对手。这段时间,我不能离你太远,否则他来了就麻烦了。」

楚嘉儿转头望向地上的人,道:「那这个人呢?於辰哥哥是否想从他嘴中套出关於那淫贼的线索呢?」

於辰点头道:「没错,我打算给他施点手段。」看到楚嘉儿美目不住望着地面上的人,於辰想了想,「嘉儿,你还是回避一下吧。这种事情,你一个女孩子还是别看的好。」

於辰实在不愿让这种残忍的事情,与眼前这绝色美女联系在一起。

楚嘉儿十分乖巧地点头说:「那嘉儿就先到楼下,於辰哥哥掌握到了线索,再告诉嘉儿好了。」

待楚嘉儿下去後,於辰冷冷一笑,手掌隔空一推,一掌便把地面的人给震醒了。

这幽冥四徒之一的粗犷大汉一醒来,双目立刻升起警觉,但是却没有半点害怕。於辰不由暗赞,这人单是胆色,明显就比其余的三徒强。

「你叫什麽名字?」

粗犷大汉脸现不屑之色,「我什麽都不会告诉你的,死了这条心吧。」

这是一个硬骨头,於辰一眼便看出,这种人是很难从他们口中套出什麽的。但他却是别无选择,因为事关楚嘉儿的安危,他必须狠心一些。

啪嚓的一声,粗犷大汉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的手掌被於辰一踏,骨头已经完全粉碎。难以忍受的剧痛由掌心向外扩散,不片刻,粗犷大汉的脸上就布满了汗水。但他硬是一声不吭,没有发出半点叫声。

於辰不由一阵佩服,这粗犷大汉本身的气海丹田受到他的重创,如今实力连半成都发挥不出,身体更是连一个普通人都比不上,受到这等伤害,竟然还忍得住。

「这就是你不合作的回报,如果你不想再尝这种痛苦,就老实地回答我的问题。」

粗犷大汉面带愤恨之色,咬着牙狠声道:「我是绝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的,要杀就杀,痛快点!」

於辰的拳头毫不客气地朝他肚子挥去。

粗犷大汉的眼珠子整个都凸了出来,这一拳并非直接击打那麽简单,而是於辰在拳头接触到粗犷大汉的一瞬间,化拳为掌,并运转念力,以绞错的方式给予对方极为痛苦的折磨。

粗犷大汉的口鼻耳都渗出了鲜血,形状惨不忍睹,偏是仍一声不吭。

於辰的脸色十分难看。

楚嘉儿坐在二楼主客厅的沙发上,手指无聊地摆弄着盘在膝盖上的裙摆,这时於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楚嘉儿连忙迎了上去。

楚嘉儿面带讶色地说道:「怎麽啦?那人说的信息很坏吗?」

於辰哼了一声道,坐入楚嘉儿身旁道,十分无奈地说:「那大汉一句话都不肯说,直至他晕倒。哼,想不到这人的骨头真硬。」

楚嘉儿沉默了一下,忽然开口道:「要不,让嘉儿去试试?」

「你?」於辰笑了笑:「还是算了吧,这种事情该由我们男人来做,嘉儿还是别掺合了。虽然我不想对那人施以毒刑,但事关嘉儿的安危,我也不得不这麽干。」

但楚嘉儿摇头道:「老师教过我,很多时候,想从一个人口中套出他不愿意说的东西,许多方法都比施刑更为有用。这样,如果於辰哥哥接下来仍不能让那幽冥一徒透露出有用的信息,就由嘉儿试试,如何?」

於辰拿她没法,惟有点头算是答应。

粗犷大汉被於辰封住了丹田气海,浑身念力无法施展,再加上身受重伤,被卸下身上一切装备,此刻被於辰关在他们所住的最顶一层的房间内,於辰仍不敢轻易放松警惕。

说到底,这家伙与其余幽冥三徒今夜施展的诡异功法,令於辰短时间里丧失了念能力,这点让他极为忌惮。所以,此时於辰虽与楚嘉儿同睡一张床,他的精神仍紧紧锁定着那粗犷大汉。

楚嘉儿手指在於辰的胸口处划着圈,忽然轻声道:「於辰哥哥离开的这二十天里,有否去找过宫家的大小姐呢?」

由於二十多天前,於辰与楚嘉儿欢好了一次,但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失去一切力量,让於辰心有余悸。所以今夜两人虽是同床共枕,但却没有发生什麽。

闻声,於辰睁开了眼睛。「找过,但她并不在星集市的宫家里,而是到安格斯集团那里去。」

「哦。」楚嘉儿继续划着圈,她好久没有跟於辰有这麽亲密的姿势了,「据说,安格斯的集团总裁文森特,去年正全力追求宫家大小姐,不知道现今状况如何。说到底,宫家大小姐在名义上,仍是你的未婚妻。」

最後一句话,带着毫不掩饰的醋意。

於辰眼中闪过炽烈的杀意,「文森特,这家伙也有份参与追杀我,我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窝在被内,同时楚嘉儿补充一句:「不止要收拾他,还要把於辰哥哥的未婚妻,宫家的大小姐也抢过来。」她忽然打趣说道,「於辰哥哥,你可要下手快点呢,不然我怕宫家大小姐在文森特那好色鬼的攻势下就范了,那就麻烦了。哼,那好色鬼好几次见到我时的眼神,看了就讨厌。」

於辰内心掠过不可抑制的紧张,这确实是他另一件害怕的事。同时不由感到奇怪:「嘉儿,你为何似是对我心里还有别人,一点也不介意?」

楚嘉儿在於辰的侧脸上轻吻了一下:「当然不会。嘉儿的思想与一般人是不同的,嘉儿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於辰哥哥心里永远有我,嘉儿又怎会去介意。」

於辰不由感动无言,相比楚嘉儿,自己实在是花得多。这让他内心生出对不起楚嘉儿的感觉。

接连几日,於辰用尽一切办法,仍没法从那粗犷大汉口中套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此人性格之倔强,骨头之硬,实是非常罕见。终於,於辰抵不过楚嘉儿的要求,决定让她去试一试。

「嘉儿,这个人就暂时交给你了。」临走之前,於辰再三叮嘱道,「这两天星集市出现了好几件念能力者杀人的事件,我还是去看看比较好些,因我担心这些念能力者来路不正。」

「放心吧,於辰哥哥。这人就算未被你击成重伤,那也不是我的对手。反倒是你,要小心点呢。」

於辰笑了笑,只是点点头:「我估计会出去几日,回来时希望能听到有好消息。」

楚嘉儿只把於辰送出门外,皆因她的住所现今仍未公布,以避免麻烦。望着於辰所乘坐的梭车消失在天空中,楚嘉儿才转身进去。

楚嘉儿来到了别墅三楼关禁那幽冥一徒的房间。那粗犷大汉此刻昏迷不醒,他的浑身上下均有明显的伤痕,看来这几日於辰为了从他口中套出东西来,对他造成了不少伤害。

楚嘉儿忽然为这粗犷大汉治疗起了伤势。

幽老三缓缓睁开了眼,他的神智逐渐回复清明。忽然间,他感觉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而自己的身旁似乎还有个人。

他一下子就清醒了。

当坐起身来时,幽老三愣住了。一个身穿淡蓝色长裙,拥有沉鱼落雁之貌的美女,正坐在床边,静静地望着他。

幽老三被那美女的夺目的美貌震撼了一下,接着才反应过来,这不是他们的任务的目标楚嘉儿吗?

想起前几天她刚出现时的情景,幽老三立刻警觉了起来。「哼,换一个人来套问我吗?」

楚嘉儿秀眉一挑:「如果我是套问你的,怎会为你治疗伤势呢?」

幽老三低头看了看自己康复数成的身体,掠过一丝惊异,但随後冷笑起来:「我之所以受伤,那全是拜你们所赐。别以为给我一点好处,我便会感激涕零,那是做梦。」

连幽老三自己都没察觉,他面对於辰时连一声也不吭。但面对楚嘉儿,他努力维持的这个情况却不攻自破。

楚嘉儿也不反驳,而是轻声说道:「关於这点,谁是谁非这刻已经没有必要去讨论。我为你治疗伤势,并不为了什麽,而是想与你谈一个条件。」

「是否想套问我的来历等问题呢?楚大小姐?」幽老三也是根硬骨头,在这种情况下,仍是不住冷笑。

楚嘉儿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忽然站起身来:「看来,你不但性格倔强,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蠢蛋。我想,我是没有必要和你谈下去了。」

任谁都会为这种情况摸不着头脑,皆因刚才楚嘉儿一副要打持久战的模样,现在却因为幽老三一句话,便毫不犹豫地要离开。

幽老三愣了一愣,楚嘉儿平静无波的面容,却毫不客气的话语,让他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种感觉,是幽老三有生以来,从未尝过的。

幽老三脸色变得奇差无比,半坐在床上,忽然开口道:「站住,你有什麽资格说我是蠢蛋。」

楚嘉儿停住脚步,回过身来:「我说你蠢,皆因你完全摸不清自身的状况。你现在是我们的俘虏,生死已经不是掌握在你自己手中。你这样不合作,除了白白丢掉性命,别无好处。」

幽老三「哼」了一声:「横竖都是死,我为何要告诉你们?」

楚嘉儿反问道:「你又怎麽会知道,我们会杀了你呢?」

幽老三脸上闪过挣扎之色,当他的目光触及楚嘉儿那令人心动的眼神时,终於叹了一口气:「如果说了,我将会死得很惨。不止其余三徒会来杀我,更重要的,那个人更会让我生不如死。」

楚嘉儿露出一个令幽老三看来相当惊艳的笑容,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和於辰哥哥都不是残忍好杀的人,我们可以保证你向我们透露的信息,我们不会向任何人泄露。至於你说的另外那幽冥三徒及采情大盗,我们更有足够的理由要找他们算帐。」

「你……你竟然知道那人是采情大盗?」幽老三这回是真的吃惊了。

楚嘉儿朝他说道:「你的实力虽有五级,但别说於辰哥哥了,就连我都比不上。这件事你考虑清楚吧,只要你肯与我们合作,有任何难处,可以向我们提出来。只要办得到的,我和於辰哥哥会尽量为你办到。」

楚嘉儿走後,幽老三脸上阴晴不定,显是内心正在作激烈的斗争。

直至晚间,幽老三拖着仍未痊癒的身体,来到了别墅二楼。

「关於采情大盗,你们有多少把握可以对付?」幽老三一见到楚嘉儿,开口的第一句就是这话。

楚嘉儿立时明白了,朝他嫣然一笑道:「幽冥先生终於想通了吗?」

幽老三的呼吸不由一滞,才回过神来:「他们都叫我幽老三,楚小姐就称呼在下幽老三吧。我想过了,与其一直这麽痛苦,倒不如与楚小姐合作。」

楚嘉儿微笑着说道:「幽老三这个称呼太奇怪,我还是称你为幽三先生吧。我们向来都是言而有信的人,幽三先生与我们合作,请尽管放心。」

幽老三「哼」了一声:「他们不仁,也就别怪我也不义。其余三徒一向妒忌我,今次竟对我见死不救,令人心寒。想来回去後,不但会对组织上报我被俘的事,更会向采情大盗说我的不是。我思来想去,与楚小姐合作或许是我惟一的出路。」

楚嘉儿奇道:「真想不到,我们原本以为其余三徒只是贪生怕死,才遗弃幽三先生的,没想到幽三先生竟然与他们这般不合。」

「哼,既然我决定与楚小姐合作,那我也不怕告诉楚小姐。皆因我修有一种特殊的功法,可以比他们更快提升实力,原本我的实力在四人当中是最低的,但现在已经快超过他们,他们三人一直妒忌我。」幽老三言语间,对其余三徒相当不满。

「哦,幽三先生所修习的,不知是什麽功法呢?」楚嘉儿显得相当有兴趣,一对美目不住盯着幽老三。

幽老三顿时尴尬道:「这……这功法实在是太过特殊,请楚小姐还是不必追问了。」

幽老三说得这麽直接,如此楚嘉儿也不好再问下去。

两天後,於辰回来了。

这刻才早晨八点,由於楚嘉儿要到下个月才开拍新影片,现今又推掉一切商业活动,所以於辰不禁思量着楚嘉儿有否起床了。步入小区别墅後,敏锐的听力告诉他,楚嘉儿正在二楼与人谈着话。

步上二楼,当於辰看到楚嘉儿竟与那粗犷大汉坐在一起就餐时,双目不由升起错愕之色。

「於辰哥哥,快过来一起就餐。幽三先生已经被嘉儿说服了,他愿意与我们合作。这两天,幽三先生可是说了许多极为有用的情报出来呢。」

楚嘉儿抢先一步说出这句话,无非是不想於辰误会下出手伤及幽老三。两人均没发现,幽老三听到这句话,眼中的敌意一闪而没。

待楚嘉儿解释过後,於辰「哦」了一声,「既是这样,那麽我对於前几天伤害了幽三先生一事,道句歉。」

幽老三感到十分可惜,好不容易得以跟这绝美人儿共聚早餐,就这样被於辰打扰了。不过面前的於辰实力比他高出了数个级数,却是他无论如何也招惹不起的。

「于先生您说笑了,你这麽做也是别无选择,我幽老三绝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看到两人刚才一刹那间所闪现的硝烟已消失不见,楚嘉儿放下心来,为於辰递过盘子,同时问道:「於辰哥哥,这两天你有查到什麽吗?」

於辰点头道:「查到了一些,幽三先生所处的组织,似乎已经把幽三先生剔除了。现正有好几个实力不俗的人,混进城里来……」

幽老三顿时脸色有些难看:「那三人果然没少对我落井下石。」

於辰看了他一眼,道:「幽三先生的伤仍要一段时间才能好,而那几个人的实力都很接近你,情况对幽三先生很不利。更重要的,是采情大盗似乎也要到星集市来了。」

幽老三终於脸色大变:「什麽?」

楚嘉儿凤目一寒:「他敢来,就让了永远回不去。」

「幽三先生这几日暂时在这养伤,争取早日恢复,届时才有自保能力。幽三先生也可以先把关於敌人的情报於我说明,接下来我们才可以对采情大盗及你们组织的人采取动作。」

幽老三沉默不语,只是轻轻地点头。於辰绝不会想到,自己简单的一句话,已经伤及幽老三的自尊。

第二日一大早,於辰便先离开,他需要到城外去作些调查。

楚嘉儿来到了幽老三暂居的房间,那并不是他被俘虏过来时所安置的房间,而是与楚嘉儿同一个层的小房间。幽老三盘坐在床上,脸上布满了汗水,显是正在运功疗伤当中。

楚嘉儿一进来,幽老三立时睁开了眼睛。

「幽三先生这麽强行运功,伤势反而会好转得更慢呢。」楚嘉儿在床头边坐下,接着皱眉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幽老三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我也是没办法。於辰先生那一招十分霸道,一下子把我震出严重内伤。而我的组织派人前来暗杀我,以及采情大盗的即将到来,让我深感压力,我是不得不尽快运功恢复。」

「幽三先生不是说过,有特殊功法可以大幅提升实力,莫非那功法无法用来疗伤吗?」楚嘉儿忽然问道。

幽老三略有些不好启齿地说道:「自然不是。问题是我修习的那种功法,必须有一位身具相当念能力的女性配合,方可发挥功效。眼下,却无这种人选可以帮助我。」

楚嘉儿不由瞪大了眼睛:「莫非……这功法是传闻中的双修之术?」

「咳,这……想不到楚小姐竟然知道。所以……嘿……正因为没有人可以帮助我,所以我不得不强行运功疗伤。」幽老三也不晓得自己在楚嘉儿面前说这些话时,为何会如此尴尬和不自在。

楚嘉儿静静地看了他一眼,忽然朝他妩媚一笑:「这种功法我老师曾跟我详细解说过,如果幽三先生不嫌弃,嘉儿可代作幽三先生的修习对象。」

「什麽?」幽老三刹那间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的眼睛充满了不可团置信。

楚嘉儿白了他一眼:「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就当作是於辰哥哥伤害了你,所作的补偿吧。」

幽老三清醒了过来,摇头道:「不可,我虽然对於辰先生没有任何好感,但也知道楚小姐和他是一对,这种事情,我……」

「难道你想再过一两天,什麽都没做便丧命於你们组织的人又或者采情大盗的手上吗?於辰哥哥那方面,只要你跟我都不说,他是不会知道的,我帮你的事情,也止限於这几天,机会稍纵即逝。」

幽老三垂头道:「唉,我给楚小姐说服了。」他看着楚嘉儿那明艳的娟容,仍是带着不可思议的语气道:「既是这样,那我先去稍作清理吧。」

说罢像逃跑一般地往浴间离去,楚嘉儿盯着他的背影,想不到这硬骨头般的粗犷大汉,竟也有这麽一面,不由「扑哧」一笑。再看了看身上这身素色的普通衣裳,楚嘉儿忽然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幽老三一个澡洗了近半个小时才出来,浑身上上下下清理得乾乾净净,他绝不愿在楚嘉儿面前,展露出什麽不乾净的地方。

刚从浴室出来,楚嘉儿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幽三先生,请进来嘉儿的房间。」

幽老三的心脏不争气地跳动了起来,他并非没有阅历的人,所上过的女人之中也不乏美女。但从没有一个姿色可达到楚嘉儿这种级数。

六级念能力者,举世瞩目的影后,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新一代影星,亿万观众最爱的女艺人。顶着种种光环,楚嘉儿绝非普通女人,否则念能力达到七级的采情大盗,也不会把念头打到她的身上去。

幽老三仅是一名五级念能力者,实力虽然在普通人看来已经是强到极点了,但他同样清楚,以他自己的条件,根本高攀不上楚嘉儿。她肯垂直於他,那是十世修来的福份。

楚嘉儿的闺房十分女性化,首映入目的,除了梳妆台,一个大衣柜,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放最中央的大床了。当幽老三的目光触到正坐在床沿的楚嘉儿时,不由看呆了眼。

楚嘉儿换上了淡蓝色的一字无领连衣裙,诱人的香肩裸露在外,上面仅有两根细细的白色吊带,延伸入衣裙内。呈波浪型的衣裙只覆盖到白皙的膝盖处,裙下则是一对轻盈而握的诱人小腿,幽老三的目光顺着光滑的小腿而下,楚嘉儿的一双小脚虽由薄薄的肉色丝袜包裹着,但诱人的趾甲处涂满了红色,带着强烈的视觉刺激。

此刻楚嘉儿正秋波顾盼,妙目含情地看着幽老三。她诱人的香肩处,肌肤十分洁白,让人有咬上一口的剧烈冲动。

眼前这展现出惊人魅力的高贵美女,实让幽老三无法想像,她接下来会纡尊降贵,用她那高贵的肉体,来为幽老三治疗伤势。同时知道这美女已经是心有所属,但却肯为他尽心服务,更让幽老三增添了一种偷情的感觉,这感觉,分外让人刺激。

想到这,这数天因为受伤的缘故,一直呈疲弱状态的下体,隐隐有了抬头的徵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