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zpfsddh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zpfsddh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娇妻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骑妻) 娇妻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骑妻)

    原本本文拟题为《骑妻》。所谓骑,有两种念法,一是骑(qi),也就是跨坐在牲畜或其它东西上的意思,其中意思想必大家应该理解。还有另一种念骑(ji),这是古代的念法,现在一般不用,此骑谐音妓,更能直接说明本文的主旨。但一位朋友看了以後说大家可能看不懂,建议我改成《娇妻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也就是本文的题目。  看了那麽长时间的文章,第一次尝试自己写作,不足之处,还请见谅!另,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一篇文章如果仅仅是单纯的肉戏,那这篇文章只能说是糟粕,只有通过情节的润色,才能是完整的色文。

    zpfsddh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娇妻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骑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娇妻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骑妻)》,是作者zpfsddh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原本本文拟题为《骑妻》。所谓骑,有两种念法,一是骑(qi),也就是跨坐在牲畜或其它东西上的意思,其中意思想必大家应该理解。还有另一种念骑(ji),这是古代的念法,现在一般不用,此骑谐音妓,更能直接说明本文的主旨。但一位朋友看了以後说大家可能看不懂,建议我改成《娇妻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也就是本文的题目。  看了那麽长时间的文章,第一次尝试自己写作,不足之处,还请见谅!另,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一篇文章如果仅仅是单纯的肉戏,那这篇文章只能说是糟粕,只有通过情节的润色,才能是完整的色文。

《娇妻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骑妻)》 (下) 免费试读

夜,是属於流浪者的,不管你是身体的流浪还是心灵的流浪。

都市的七彩霓虹闪烁在漆黑的夜空中,更加显现了夜的黑。我孤独的走在大街上,犹如失却了灵魂的木偶,脑海中反覆出现的是妻子肥美的屁股和斑斑点点的四溅淫水,闪现着致命的诱惑。

由於用了出差这个太多男人用过的藉口,不过别人出差是偷情,我却是为了捉奸!现在我成了一个连家也不能回的流浪人,正好我也可以趁这段时间好好的冷静一下,想想如何处理我们的问题。

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看着周围人群熙熙攘攘,一对对男女在当街拥吻,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吹得我的心一阵阵绞痛。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眼前闪现出一座酒吧,名字就叫「流浪吧」,流浪这两个字深深的吸引了我,让人有种颓废的感觉,尤其对我这有家难归的人来说,更有一种致命的诱惑。

『我也要放纵一回,』我在心底呐喊:『让你们这对无耻的奸夫淫妇见鬼去吧!』

酒吧里到处都是狂欢的人们,彷佛在发泄无尽的孤独,扭动的腰肢带来一阵阵热浪,彷佛要将人融化一般,我很快的就融入在了这疯狂的气氛当中。由於在大学里有一阵子妻子迷恋上了舞蹈,所以我也陪着她学了一阵子,没想到这麽多年过去了,我的舞蹈功力一点没有丢失,只是进行了一阵热身便慢慢开始找回了感觉。

由於我长得还算帅气,再加上舞蹈跳得好,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不少女人正用火辣辣的眼神望着我,目光中充满了无穷的慾望。我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青涩的少年了,因此我很明白那种眼神代表的含义,要是放在往常我可能只是心中暗爽,但不会表示什麽,可是今天看到了妻子和奸夫的激情戏之後,现在我突然好像解开了心上的枷锁,充满了放纵的慾望和报复般的快感。

跳了一会,我觉得有点累,於是到场下休息,叫了一杯烈焰红唇,直接一口灌进了嘴里,顿时我的肚子腾得升起一股火焰一般的热流,慢慢地散向了四肢,浑身犹如毛孔会呼吸一般,通体舒坦,只想让人有种疯狂的感觉。

就在我有些飘忽的时候,面前忽然站立了一个美丽的少妇,此时的她面带挑逗般的微笑:「帅哥,你一个人啊?」

我没有说话,只是仔细打量了少妇一眼,身材很好,虽然不能一口说出她的身材,但我可以看出她的乳房至少是D罩杯的,丰满又有些白嫩,因为少妇穿的是一件低胸装,漂亮的乳房挺拔着,丝毫没有下垂。

脸蛋也很漂亮,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好像会说话一样!小巧而挺拔的鼻梁让人怜惜,尤其是那樱桃般小嘴,微微噘起,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而那鲜红的舌头也不安份的时不时从樱桃小嘴中滑出,更平添无限诱惑。

我的视线继续往下移动,纤腰才堪一握,再加上腰带的束缚,更突显出了少妇魔鬼的身材,臀部不同於妻子的肥美,显得很是挺拔,大小适中,微微向後撅起,像是等待男人的插入一样,诱惑无限!

正当我暗自意淫着的时候,少妇说话了:「喂,帅哥,怎麽样?我长得漂亮吗?」

既然已经知道了她的目的,更何况我在目睹了妻子的出轨以後对心灵的解放再加上酒精的刺激,因此我丝毫不加掩饰的说道:「你很漂亮,尤其是屁股,又大又翘,让我很有征服的欲望!」

果然,她有些羞涩:「是吗?我的屁股真的那麽有诱惑力吗?我都还不知道呢!你要不要深入了解一下,也好让我知道我的屁股到底漂亮在什麽地方。」此时的我还能说什麽呢?

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样把她抱了起来,惹得少妇一阵娇呼。所幸酒吧比较混乱,每个人都在疯狂地放纵自己,就算有人注意到这里也不过是会心一笑,显然这种事在这里发生了不止一次。

少妇靠在我怀里,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去:「我在二楼的豪华套间。」我知道这是请君入瓮了,当下不再迟疑,接过少妇递给我的钥匙,就这样大踏步的上了二楼。

找到少妇所说的房间,用钥匙打开门,果然就是豪华,远不是普通套间所能比拟的,就连套间里的厕所都比普通套间的卧室乾净,更别说套间的马桶采用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设计,极具有人性化,这样的马桶在市场上也能值上万。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豪华套间的价格虽然我不知道,但肯定也不便宜,看不出来这个有些清纯的少妇还是个小富婆!

时间并不允许我想太多,少妇在我开门的时候已经从我怀里跳了下来,然後「咯咯」笑道:「看直眼了?帅哥,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我保证你能过上这样豪华的日子!」

听到这话,我不禁有些怒火中烧,妈的,这贱人难道把我当成鸭子了吗?难道我天生就长得这麽像小白脸,所以才被妻子戴了绿帽子?想到妻子,我更是恨上加恨!此时的少妇在我眼中彷佛化成了妻子,那挺翘的屁股摇摇晃晃,雪白的奶子也随着屁股的摇晃而调皮的四处跳动,无一处不在勾引着我那脆弱的神经。

我大吼一声,如饿虎扑羊般把少妇扑倒在床,将少妇的连衣裙迅速的推到了胸部。少妇可能是没有想到我这麽凶猛,在我身下有些不安的扭动,那蛇一般的娇躯不停地摩擦着我的身体,尤其是胸前那对硕大的乳房,刺激得我鸡巴开始勃起,硬得发痛。

我被少妇的不配合感到有些恼火,不禁扬起手掌朝着那挺翘的屁股就拍了下去,「啪……啪……」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我的耳旁,彷佛一首美妙的仙乐。我开始明白为什麽那男人喜欢打妻子的屁股了,这是对女人的征服!

我看着少妇白嫩的屁股慢慢变得有些红肿,心底却升起一股邪恶的快感,导致我的鸡巴愈发肿胀,坚硬似铁,只想找个地方插进去。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少妇被拍打的屁股竟然开始微微的颤抖,并且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潮红,我并不是什麽都不懂的初哥,我看得出来这是兴奋的表现。

我嘿嘿一笑道:「没想到你被我打屁股竟然也会兴奋,果然是欠男人操的婊子!」少妇好像是心底的秘密被人发现了一般,不仅屁股,连全身都开始慢慢地变红,而少妇的身体却开始有了些许的颤抖。

发现到这点,我更加大力地抽打着少妇的屁股,「劈啪……嗯……啊……劈啪……嗯……不要……啊……好爽……」刚开始还能听见巴掌声,中间间或夹杂着少妇的呻吟,可是後来少妇越来越兴奋,也顾不得什麽开始大声的喊叫,而少妇的身体抖动得也愈发厉害。

终於,在一声尖叫声中,少妇攀上了慾望的高峰,双腿伸直,娇躯不停地抽搐,而薄薄的内裤中央也产生了一小块湿痕,并且慢慢地扩大,最後几乎浸透了整块内裤的中间。我不禁取笑还在微微气喘的少妇:「多大人了,竟然还尿裤子上!」

少妇感受着高潮的余韵和下面小穴处的湿冷,不禁有些羞涩:「都怪你啦!人家说着不要还打人家屁股,丢死人了!」

我笑道:「你说着不要,为什麽还是不停地叫啊叫,现在全酒吧的人都听见了!」

少妇当然知道不可能被别人听见,但也没什麽话反驳我,只能使出女人的杀手镧:「我不管,就怪你,谁让你打我了?我要你也丢脸一回!」说完,她伸出那纤纤玉手,有些狂暴地解开我的皮带,扒下我的内裤,将我那憋了好长时间的鸡巴释放了出来。

然後,她伸出鲜红的舌头诱惑性的舔了舔嘴唇,却刺激得我鸡巴马眼处分泌了些许的液体,散发出刺鼻的气味,少妇也没有嫌脏,就这样用那性感的嘴唇包裹住了我的龟头。然後那小巧的舌头开始在我的马眼四周打转,间或扫一下阴茎和龟头之间的缝隙,却给了我更大的刺激。而少妇的手也没有闲着,时而用两只手包裹住我的阴茎不停地撸动,时而用一只手扶着我的鸡巴,用另一只手不停地摩擦着我的阴囊,更有了一种另类的享受。

慢慢地快感开始积聚,我也开始不满足於少妇单方面的动作,慢慢地耸动着臀部,将鸡巴在少妇的小嘴里进进出出,时而全根拔出只剩一个龟头,时而没根而入,直插进少妇的喉咙。看来少妇的口活不错,竟然能进行深喉,我不禁开始有些嫉妒她的老公。

终於,我再也抑制不住射精的快感,就在少妇毫无预备之下,猛地将鸡巴狠狠地撞进少妇的嘴里,就连阴囊也彷佛插了进去,然後鸡巴开始不停地颤动,浓烈又夹杂着刺激性气味的精液就这样射进了少妇的喉咙里!由於少妇的头被我牢牢地固定在我的胯间,因此没有办法逃避,只能一滴不剩的将我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许久,射精才慢慢平息,我把尚没有完全软化的鸡巴慢慢地从少妇的喉咙里拔出,带出了一小部份精液。「咳咳!你个混蛋想呛死我啊?射也不说一下!」少妇被呛得连连咳嗽,不禁有些埋怨道。我没有吭声,只是在那里体会着和妻子从来没有过的绝顶的高潮。

少妇看我没有说话,不禁报复般的又含起了我处於半软化的鸡巴,没想到我的鸡巴刚一接触到她的嘴唇,就立马恢复了生气,重新变硬了起来!少妇也有些惊讶:「没想到你能力不错啊,回复得这麽快!」

我也很奇怪,以前和妻子在一起的时候通常都是一次,第二次一般要过一阵子才能勃起来,而那时妻子也一般也没有了慾望。没想到这时竟然犹如吃了春药一般,我不禁升起了一股男人的豪气,一把搂过少妇的身体,连衣服也没脱,只是把那已经湿透的内裤褪到了脚踝,然後将她压在身下,鸡巴在少妇肥厚的阴唇中摩擦了几下,沾足了少妇的淫水之後,找准小穴口,一下猛推了进去!

少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兴奋,又似叹息。我管不了那麽多,我的鸡巴在进入的瞬间就被一团温热的嫩肉包围住,一圈圈箍在了阴茎上!少妇的阴道比我想像中要紧凑得多,超强的吸附力让人快感如潮。

也许是因为已经射过了一次,也有可能是因为今天的超常发挥,我一手抚摸着少妇穿着丝袜的性感大腿,一手不停地揉捏着少妇的白嫩乳房,而我的鸡巴也在不停地大力抽插着少妇小穴的嫩肉,「噗呲、噗呲」,少妇的淫水不间断地从我们两人的交合处冒出,顺着她乌黑的阴毛不停地滴落在床单上。

我又想起了少妇被虐的潜质,於是我抚摸她大腿的手开始不停地抽打着少妇的屁股,而捏乳房的那只手也开始不停地大力掐乳头,果然,少妇的身体扭动得更加厉害,阴道也收缩得越来越紧,阴道壁也开始不停地抖动。

不一会,少妇就攀上了肉慾的高峰,我顿时感到犹如夸赞一般,抽插也更为大力,两只手也开始游览於少妇的全身。在这样双重的刺激下,少妇的高潮接二连三的到来,淫水不再是斑斑点点的洒落,而是大片的滴落,甚至浸湿了一大片床单!

少妇终於不堪这样大力的鞭笞:「啊……要死了啊……要被干死了……要被老公的大鸡巴插死了……」我听了这话,心中却是浮现出妻子摇晃着那肥美的屁股在别的男人身下呻吟!我的鸡巴不禁又暴涨几分,彷佛要把少妇娇嫩的小穴插爆一样。

我不禁越插越快:「小婊子,你不是喜欢被男人插吗?老子今天插死你!」

少妇以为我玩点情调,於是媚眼如丝的望着我,用嗲嗲的声音喊道:「不要啊!大爷,奴家要被大爷操死了,奴家的小屄都被大爷干肿了!」我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大力地抽插,如同打桩一般,「匡……匡……啪……」整间屋子里回荡的都是阴囊拍打屁股的响声。

终於,少妇开始发现我并不是单纯的玩情调,彷佛是在发泄一般,於是开始带着哭腔的求饶:「不要了,我真的不要了……再干下去我会死掉的!」

我冷冷一笑:「是吗?你不是要我干死你吗?怎麽现在又喊着不要呢?可是现在由不得你了!」我再次加快了鸡巴抽插的速度,「啪啪啪……」急促的声音彷佛在昭示着男人的勇猛,而女人略带哭腔的呻吟更加重了性交的乐趣。

终於,少妇受不得这种强度的刺激,忽的大叫一声,两眼翻白,竟是昏迷了过去,而那不停抖动的娇躯则在说明她经历了一个怎样绝顶的高潮!我也在少妇高潮的同时,猛地大吼一声,腰杆使力,犹如打桩机一般狠狠夯进少妇娇嫩的小穴,然後我的鸡巴也开始不停地抽搐,喷射出一股一股散发着淫靡气味的精液。

经过这麽长时间的剧烈运动,我的力气彷佛也随着那一股股精液被喷射了出去,浑身懒懒的一根手指也不想动,就这样在疲倦中沉沉睡去。

清晨,当我从睡眠中清醒过来之後,发现身旁的少妇已经失去了踪影,只是在我的枕头旁边还遗留着一条半透明的小内裤,上面的湿痕早已乾涸,只留下一股淫靡的气味和几根有些卷曲的阴毛彷佛在诉说着昨天的故事。

我拿着内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些骚味,却刺激得我雄性荷尔蒙激增,我的鸡巴也在这种乾涸的淫水刺激下慢慢勃起,越来越硬!我忍不住用内裤包裹住阴茎,快速的撸动,终於在快感的聚集下达到了慾望的巅峰。後来,我又在内裤的边缘处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只写了一串数字,我知道那是少妇的电话号码,微微一笑,储存在手机里,命名为J。

经过这一次一夜情,我决定和妻子摊牌,我只是想明白妻子为什麽背叛我。

回到家中,妻子还没有回来,我进厨房看了一下,发现锅碗依然是我走之前的样子,看来妻子昨天并没有回家,想必现在妻子还依偎在那男人的怀抱里,或者是正在做着早晨的晨勃运动吧!我心底微微发酸,点起火,胡乱弄了点吃的,填饱了肚子,在客厅里呆着却不知道做什麽好,只好回到卧室,躺在床上,不一会竟然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感觉到有人在不停地推喊我:「老公,老公……起来啦!这都什麽时候了,还睡觉,真是个小笨猪!」朦胧中我可以听出是妻子的声音,我还没有从迷糊中清醒过来,只以为现在是以前普通的早晨,於是双臂猛地一搂,在妻子的笑骂声中两人一起跌落在床。

突然,我猛地清醒过来,我这是在做什麽?我不是准备摊牌的吗?於是我松开了环抱妻子细腰的双臂,冷冷的起了床,穿上鞋子,就这样一言不发的走进了客厅。

我不寻常的脸色吓坏了妻子,她连衣服也来不及整理就跟来过来,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老公,你怎麽了?是不是我又做错什麽了?」

我挣开妻子抓着我的胳膊,冷冷一笑:「你哪里做错了什麽,是我错了,不能满足你,所以才『委屈』你找别人来履行你老公的职责!」

妻子一听我这话就明白了,顿时脸色变得煞白,焦急的说:「老公,你听我解释啊!」我不耐烦的说道:「解释,解释什麽?这还需要解释吗?别说你是被别人逼着出轨的!」

妻子经过先前的恐慌之下,也开始有些平静下来,但我看得出来妻子是故作平静,因为每次在妻子紧张的时候都会无意识的把大拇指别在手心里,而现在妻子的大拇指就被妻子紧紧地攥在了手心了!

「老公,我爱你,爱你爱得发疯!」

我没想到妻子开口就是这种话,有些嘲弄的说道:「爱我,所以给我买了顶帽子,还是绿色的,那我还要谢谢你喽!」

妻子没有理会我的嘲弄,继续沉思般的说了下去:「我一直害怕你发现我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一想到被你发现就害怕得要死!刚才你一说,我的心脏都要要停了似的,我这里好痛啊!」说着,妻子用那纤细的手指按住了胸口:「我不愿意离开你,我可以发誓,我的心里从来没有背叛过你,我至始至终爱的都是你一个人!」

听到这里,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感觉到妻子没有撒谎,这也许就是夫妻多年的心灵感应吧!

然後妻子继续说了下去:「可是我能怎麽办?现在金融危机,你一个月就那麽点钱,可是现在的房贷又那麽高,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我总要为我们的将来考虑啊!」

我听了顿有一丝惭愧,我为家里做的贡献太少了,都说男人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如果连经济都出问题的话,那婚姻也肯定出问题!

「没错,不是别人逼着我出轨的,是生活在逼着我出轨!」妻子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知道我们老板已经垂涎我很久了,曾经对我表白过,可是我都拒绝了,因为当时我们很幸福。可是当你失去工作之後,我们的婚姻还叫婚姻吗?你每天都忙於找工作,都顾不上理我,就连生活也要省吃俭用,我连一盒化妆品都舍不得买!到後来你找到工作了,可又一心扑在工作上,我知道你担心再次失掉工作,可是你想过我的感受没有?我也是正常的女人啊!」

我回想到当时对妻子的冷落,不禁也有些歉意。

妻子继续说了下去:「我们俩也说不上谁勾引谁,就那样走到了一块。我明确的告诉了他,我爱的是你,和他只是肉体上的交易!他一直还心存幻想,期待有一天能得到我的身心,可是他不知道我爱你已经深入到骨髓里面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麽那麽爱你,可是我只要一想到有可能失去你,我就会被噩梦在半夜里吓醒!」我听了,不禁有了一些小小的感动。

在妻子一点点的描述中,我慢慢知道了妻子出轨的过程。据妻子讲,他们的第一次偷情是在他们老板的办公室,那次妻子正好加晚班,然後去汇报工作,突然不小心把文件洒落在地上,妻子慌忙蹲下去捡,她老板正好透过妻子的领口直接看到了妻子那又大又软的乳房。

由於平时就对妻子有非份之想,再加上这种赤裸裸的诱惑,那男人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伸手抓向了妻子的乳房,而妻子也在半推半就间被老板脱去了衣衫,露出了那曼妙的胴体,小巧的胸罩根本遮掩不住硕大的乳房,白花花的一片奶子晃花了妻子老板的眼睛。

男人忍受不住,一把搂过妻子放在大腿上,用手在妻子的乳房上又揉又捏,柔软的乳房在男人手里不停地变换着形状。而男人的另一只手也开始寻幽探秘,悄无声息的伸向了妻子的小穴,妻子肥厚的阴唇分泌出大量淫水,沾湿了男人的手指。

就这样摸了一会,男人渐渐地不再满足,开始脱掉妻子的内裤,露出了那多毛的肥美小穴,黑乎乎的阴毛紧紧地贴在下体处,彷佛在昭示着女主人旺盛的情慾。男人将妻子放置在老板椅上,然後蹲了下去,将头埋在了妻子的小穴处,开始不停地吮吸,时而将舌头探进妻子紧凑的阴道,时而用牙齿轻轻的咬噬妻子那肿起膨胀的阴蒂。

偷情的刺激再加上口交的快感,令妻子很快就攀上了巅峰,淫水沾湿了老板椅,形成一张淫靡的画面。然後男人掏出膨胀的鸡巴,让妻子暗自心惊,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男人的阴茎确实比我这个老公粗长得多。

男人在妻子的小穴口研磨了一会,就找准洞口一插而入,而妻子也立刻感受到被一种充实填满了整个身体。原来不曾被丈夫开发过的地方开始承受着男人的撞击和摩擦,嫩穴里的小肉芽也开始膨胀,一波一波的潮水淹没了妻子的理智,慾望开始占据妻子的大脑。在这样的抽插中,妻子攀上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峰,最终臣服於男人的大肉棒之下。

从此以後,两人就开始不停地偷情,办公室、家里、酒店……一切的地方,两人不停地尝试着不同的刺激!(也许是当着我的面,妻子不好意思说得特别详细,但也让我嫉妒得发狂。)

听完妻子的讲诉,我心里百味参杂,一时不知何去何从!

【完】

===================================

其实这篇文章完全可以继续写下去的,可是我认为我要表达的东西已经说完了,再写下去也只是单纯的性诱惑,可是没有了情节的增色,再好的肉戏也会失色不少,所以,结束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