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让爱随缘飞为作者的小说 让爱随缘飞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东京10年 东京10年

    首先自我介绍:本人王浩,30岁,高中毕业後来日本留学,现在一家汽车4S店整备士的工作。不知不觉来日本10年了,5年前结婚,孩子现在两岁了,我们的夫妻感情和关系一直挺好,我虽然自认为是一个传统的男人(就是说一辈子就结一次婚),但也改不了好色的毛病。下面就说说我十年来的感情史,供大家分享。

    让爱随缘飞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东京10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东京10年》,是作者让爱随缘飞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首先自我介绍:本人王浩,30岁,高中毕业後来日本留学,现在一家汽车4S店整备士的工作。不知不觉来日本10年了,5年前结婚,孩子现在两岁了,我们的夫妻感情和关系一直挺好,我虽然自认为是一个传统的男人(就是说一辈子就结一次婚),但也改不了好色的毛病。下面就说说我十年来的感情史,供大家分享。

《东京10年》 第七章 免费试读

伴随着樱花的含苞欲放,开学了。我学校的入学式,就是那麽回事,没有什麽可说的,一切平平淡淡。

到是小丽,只从看到秋彤穿和服以後。可谓煞费苦心,她问我是和服好看,还是制服好看?听到这个问题,我幻想起小丽穿和服??和制服诱人的样子。最後色眯眯的说,和服好看。小丽看我淫邪目光,小嘴一撅,说:「你正经点,讨厌。」

我之所以说和服好看,确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希望以後能和穿着和服的小丽啪啪啪!

没成想,当小丽决定下来以後,就拽着我去买和服。到了银座的和服专卖店,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纯手工的和服,真的是很漂亮。看小丽开心的样子,应该是很喜欢这些衣服。

接下来,当我看到价格时,彻底傻眼了。因为是手工制作没有一件低於一百万的。我心里那叫一个後悔,真不该听秋彤的话带小丽来这里。

虽然小丽不差钱,我还是没来由感到心疼。

小丽已经换上一件和服,对这我说:「浩子哥,怎麽样,好看吗?」

我拉过小丽,说:「亲爱的,我怎麽觉得,你穿和服,有点显老呀!我觉得你还是穿西装,帅气,性感。」

不成想,那卖衣服的おばさん,竟然用中文说:「这和服和西装,各有各的用途,虽然和服不经常穿,但是在一些特殊场合,也是必不可少的,它能衬托出一个女人古典的气质与魅力。」

听到这话我心里那个气呀!

小丽竟然觉得老太婆的话有道理。本来我想用中文说「太贵了,咱别买了。」可是碍于那老太婆会中文,出於男人爱面子,我沉默了!

小丽似乎看透了我沉默的表情,竟然心有灵犀的对老太婆说:「谢谢你,我先考虑考虑再说吧。」

等小丽换回衣服,我们正要出店门口时,迎面走来一男一女,小苏搂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的手臂,缓缓而来。我看着那熟悉的面容,曾经相爱缠绵的画面,铺天盖地的涌入我的大脑,我竟然失神了。

直到小苏和那个男人,和我擦身而过,我才回过神来。

小丽看我失魂落魄样子。关心的对我说:「浩子哥,你没事吧!」

我充满歉意对小丽说:「对不起,亲爱的。」我把小丽紧紧的抱在怀里,流下了眼泪。

松开小丽,我想赶紧带小丽离开这里。

这时听到小苏旁边的男人,自言自语说了句韩语。我们也没在意,正要离开,却听到那老太婆,用韩语和对方吵吵了起来。

小丽停住脚步,转身看着那边的战场,我也好奇的转过身去看。

小苏不懂韩语,看着自己旁边的男人的面红耳赤的和老太婆争吵,只能干着急。

从来不怕事大的小丽走到老太婆旁边说:「阿姨,要不报警吧!」说完还给了小苏一个白眼??。

老太婆气呼呼说:「这小子,刚才说撒逼,中国人。这韩国人真没素质。那个女人跟了他,真是瞎了眼了。」说完还看了看小苏,感情这老太婆把小苏当成韩国人了。

听老太婆的解释,我们都明白了原因。

小苏听完气的满脸通红。

小丽没没忍住,嘿嘿只乐。

小苏一跺脚,窝火的转身离开了!男人随後追了出去。

我们安慰了一会老太婆,也离开了。

出来後,小丽不怀好意的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说:「太解气了。」

最後,小丽决定给老太婆一个赞,还是买了之前试穿的和服??。我挺无语的。觉得小丽太真性情了。但是我却更爱她了。

在外面吃完饭,回到家已经天黑了。

今天偶遇小苏,总觉得心里有个疙瘩,很不舒服。我心里有事总是会表现在脸上,所以又怎麽能躲得过小丽的眼睛呢。

洗完澡,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胡思乱想着小苏种种过往。

刚洗完澡的小苏,躺在我旁边在我身上不停的摸索着,当她碰到我那坚硬如钢的鸡巴时,带着怒气说到:「你在想谁呢,都硬成这样了。是不是小苏?」

我被小丽的质问,把刚才的胡思乱想拉回了现实。看到小丽妙曼的身躯,坚挺奶子,我的浴火一下子被点燃了。我疯狂的亲吻着小丽,小丽刚才微怒的嘴唇,在我狂轰乱炸攻势下,被彻底融化。小丽伸出舌头,,激烈的回应着我,我的手毫无规则的,揉捏着小丽坚硬的奶子。小丽不停的「哼哼」的呻吟着,扭动着身体。

小丽的脖子,奶子,平坦的小腹,都流下了我淫密的口水。

当我掰开她下面的花丛,早已是小溪流水。看着那透明的粘着的液体,散发着淫荡的气息。让我情不自禁的吸允起来。

小苏使劲搂着我的脑袋,说:「好舒服!好爽啊~使劲~别停~使劲啊!」

当我的手指进去小丽粉红的骚逼,加上我舌头的配合,不一会,小丽就坚持不住,黄河决堤,大量的淫水喷射而出。

看着小丽有气无力,心满意足的喘息着。我躺在她的身旁,轻柔的玩弄着她的奶子说到:「老婆舒服吗?」

小丽害羞似的说到:「嗯!好舒服。」

当小丽碰到我那坚硬的大鸡吧,还带着许多粘粘的液体时。小脸一红说:「浩子哥,你很难受吧?要不你要了我吧。」

最後在我的要求下,小丽给我做了口活和乳交,射了她一脸精华。

不一会,小丽接了他哥哥的电话。给我说她哥哥明天早上就到成田机场了。来参加她的入学式。

我听後立马紧张起来,小丽看我慌张的样子。说到:「你不用担心,我哥哥知道你,她最疼我了。不会为难你的。」

虽然小丽这样说。但我还是挺紧张的。

後来我又接到小庄的电话。他和小乐,秋彤也去小丽的入学式。明天在车站集合。

第二天,我和小丽刚起床,家里门铃就响了。

看到小丽身後的一男一女。男的自然是传说中的大舅哥了。等小丽介绍大家认识後,我礼貌的问候:「哥,嫂子你们好。」

我本来就是一个自来熟,大家挺和睦的。慢慢的我的紧张感,也平复下来。

等我们赶到车站,小庄她们已经在了。我给大家介绍认识後,就赶到小丽的学校。看到来来往往的美女,我还好,小庄是东凑凑,西看看,眼睛完全不够用的。我瞟了一眼大舅哥,和小庄一个神情,只见嫂子狠狠的掐了大舅哥,疼的他只咧嘴。我心里那个乐呀。看来天下乌鸦一般黑呀。

这时,路边停下一辆GTR,只见小苏和那个韩国男人下车想我们走来。我和小丽不由自主的对望了一眼,我的胳膊被小丽搂的更紧了。

小苏过来和我们大家打了一个招呼,就离开了。只见大舅哥忘乎所以色眯眯的看着小苏离开的背影,气的嫂子小脸通红。

今天小苏一身黑制服把她那娇小的身体衬托的玲珑有致前凸後翘,确实性感诱人,尤其是她那硕大的奶子更是呼之欲出。难怪大舅哥那麽鸡动。

入学典礼结束後。大家在学校门口商量着去哪吃饭。大舅哥霸气的说:「感谢大家对我小妹的照顾,今天我请客,大家带路,不用给我省钱哈!哪儿好去哪。」

小庄听到这话,眼睛滴留滴留乱转,一看就没别好屁。

小庄说:「新宿西口高层ビル有一个西餐厅,很不错的。我跟我爸去过一次。」

大家都是穷留学生,除了小庄我估计大家都没去过多麽高级的地方。

小庄说完,大家没有反对。於是就向新宿进军。

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怎麽了,到哪儿都能老是碰到小苏。

在新宿又碰到了小苏她们。几次的见面,让我最初的不得劲的疙瘩,慢慢磨没了,也就习惯了。

大家吃完饭,就去唱K,玩到很晚。

而东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尤其是新宿,人群熙熙攘攘。

看到大舅哥,没有回家的意思,我就打起来了讨好大舅哥的注意。小庄,小乐也很配合我,把女性们哄回了家。

我们四个男的就在歌舞伎町里溜达。我对小庄说:「这是你的地盘,有没有什麽好玩的地方?带我们去瞅瞅。」

小庄心领神会的的把我们带到了,脱衣舞表演地方。看的我们大呼过瘾,小庄却说:「这算什麽,很普通的。还有更刺激的地方,你们敢不敢去?」

在那种淫荡的气氛下,大家都不由自主跟在小庄身後,辗转来到另一个场地。到了之後,我们彻底惊呆了!这他妈的就是现场直播的AV表演,我们的眼睛都看直了,不知不觉的大家下面的小弟弟撑起了一个个大帐篷。那种让人欲火焚身的感觉,不得不佩服小日本的色情文化。

看完表演,大家都低头看到了对方胯下的大帐篷,尤其是我和大舅哥更是囧的一塌糊涂。

情急之下,我赶忙解释说:「我这可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哥,你可别给小丽说啊?」

说完我就後悔了,这种事情大舅哥肯定跟谁都不会说的,如果让嫂子知道,有他受得。

大舅哥听我说完,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来回应我。

那是来日本最刺激一次经历,有一次就够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下课後,都会陪着大舅哥和嫂子到处溜达购物。

几天的接触下来,我和大舅哥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对於我们对方的家庭情况,大家也有了了解。

小丽她家是做服装生意的,从制作到销售是一条龙,规模挺大的,具体的我不是很清楚。我这个大舅哥现在主攻房地产方面,也是挺牛逼的人物。

我之前听小丽说过,大舅哥也是一爱车之人,手里有两辆跑车。

大舅哥的老婆的身份背景也是很牛逼,两人算是门当户对。

大舅哥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我被他叫到了家附近的公园。开始时,他说话的方式和语气很严厉,和之前的大舅哥完全不一样,当时他气场很大,我真的被他给镇住了。

他的言语无非都是对我浓浓的警告,如果我敢辜负小丽,他就敢要我的命。接下来的对话,相对轻松了下来,他又回到了之前大舅哥的模样,我当时真搞不懂他对气势的收放自如是怎麽做到的,现在想想,应该是在商场里滚打练就的吧!反正我挺尊敬挺喜欢这个大舅哥的。

当时我真的很爱小丽,对於她我没有任何秘密,我找不到我会辜负她的一丁点理由。於是乎,脑袋一热,对大舅哥表起了忠心,当大舅哥听到,我和小丽虽然住在一起,却没有啪啪啪的时候,他看我的眼神有了一丝欣赏的意味。

第二天送走大舅哥两口子,所有的生活又回归平静。

接下来就是找工作,半个月过去了,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後来接到秋彤的电话,问我工作又着落了吗?在我和小丽商量下,我去了上野秋彤姐的店里打工。

我的工作其实挺简单的。下课早的话,三四点钟我就到店里了,如果不忙的话,12点多下班了,这种情况很少,一般都是1点以後下班,甚至更晚,赶不上电车秋彤就把我们挨个送回家。

秋彤姐对我真的是挺照顾的,除了每天给我一万块的保底以外,有什麽好吃好喝的,都会想着我。我当然是来者不拒,当然,工作上我很努力很上心,把它当成自己店来对待,秋彤姐也是所做的一切看在眼里,对我很放心,不知道的客人都以为我们是姐弟呢。

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老男人,时间久了,对他们那种色眯眯的行为我也就习惯了。时不时的还会陪他们吼两嗓子,喝两杯。

总之工作挺开心,工资还挺高,就这样两个多月过去了。

我和小丽的感情还是那样的亲密,每天我都很晚回家,小丽都睡下了。两人在一起打打闹闹的时间变少了。时不时兴奋的时候,我都在保持不突破最後啪啪啪的防线下和小丽亲热。

有一天早上,我刚到学校,接到秋彤的电话,她国内家里出了点事情,要马上回去一趟,10点多的飞机,顺利的话,一个星期左右就能回来,店里的事情让我在这期间操操心。我没有问她问她出了什麽事情,只是让她放心就好,有我在没问题。

回家以後,我把秋彤的事情给小丽说了声,我说我下班太晚,赶不上末班车就不回来了,坐早上最早的车回家。小丽很懂事的点了点头。

三天以後,秋彤姐就回来了。看她那憔悴脸庞,我不由得有一丝心疼。

那天店里出奇的闲,没几个客人,加上秋彤姐心情很不好,11点多就打烊了。等着店里的小姐都走没了,我坐在秋彤姐对面抽着烟,关心的问她怎麽了!

秋彤姐家里并不是很富裕,尤其是弟弟现在在北京读大学,家里的开销很大,国内挣钱难,父母工资也不高,所有的负担全都压在了秋彤姐身上。为了能够好好在日本赚钱,所以才和日本老头假结婚而後有了现在的陪酒店。现在赚到钱了,自己和家里生活都挺好的,可是家里父母听说了自己和日本人结婚和陪酒的工作,很不理解,所以她妈妈就装病,把秋彤骗回家,希望她别这样毁了自己,毕竟她还年轻。

说到这里,秋彤姐往嘴里猛灌了一杯威士卡,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更何况我们这些苦逼的留学生呢!

秋彤姐无助的抓住我的手说:「小浩,你说我该怎麽办?我容易吗?我有办法吗?我也不想要现在的生活,可是~可是~却不得不这样做。」

我说:「我们在外面打拼,所有苦楚只有我们自己最清楚,父母也不行。放宽心,平常心。」说完我拍了拍秋彤姐的手,抽出了被她紧握的手。

我陪她聊了许久多,也喝了有多酒,最後我有些迷糊了,说:「姐你酒没法开车回去了,在店里睡吧!」说完我把店里的铺盖准备好,把秋彤姐放下,盖好毯子。

等我打扫完餐桌,坐在沙发上想歇息一会,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梦到秋彤姐向我走来,两个人没有任何言语的拥抱在一起,激烈的亲吻着,秋彤姐突然推开我站在我面前,快速的褪去身上的衣物,当我看到那雪白修长的腿和那硕大雪白的奶子时,我拖着摇晃的身体把秋彤姐推到在铺盖上。

本来占据主动的我,被她那高挑的身体掀翻在下面,秋彤姐趴在我身上,脱光了我所有组装。她那硕大软硬适中奶子,压的我好舒服,我不停的喘息着,接着被她那火热的嘴唇堵了上来,在酒精的麻醉下,在秋彤姐舒服挑逗下,我被她牢牢的控制在身下动弹不得,接下来完全是秋彤姐一个人的表演,从舌头一直吻到我的大鸡吧!

当她看到我那面目狰狞的大鸡吧时,我听到了他说:「好大啊!」

接着听到噗嗤一声,我立马感到鸡巴周围传来温暖舒服的感觉。

秋彤姐不停的上下远动着,伴随着啪啪啪~啪啪啪的声音下,她不停的叫喊着:「好大~好硬~好充实~好爽啊~!」我伸手揉捏着那大奶子说:「姐你的奶子真好,真舒服,你的小穴好紧啊,夹的我好爽呀!」

「你的吊好大!好厉害啊~我也爽死了。」秋彤姐兴奋的回应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终於一泄入注,不知不觉缓缓睡去。

淩晨5点钟,我被秋彤姐叫醒了。

当我从桌子上爬起来时,桌子上全是我流的哈喇子,秋彤看着我嘿嘿笑着说:「睡得好吗?赶紧起来了,早班电车快到了。」

我一拍脑袋说:「我去,竟然睡着了。」我一看时间电车快到了,和秋彤姐打了招呼,转身向车站跑去。

坐在电车上,昨天晚上梦里和秋彤姐做爱的情节慢慢的浮现在脑海里,梦里的情节很清楚,想起我我双手揉捏秋彤姐的情节,我不自主的闻了一下双手,并没有发现什麽异常,接着我突然想起什麽似的,猛的抓住裆部,感觉有点,粘粘的,我的心里咯噔一下。

回到家,我赶紧跑到浴室看到内裤上的那一点精斑,我开始使劲的回想分析起来,正常来说,我遗精的量肯定比现在多的多,不可能这麽少,当我把内裤翻过来时,突然看到一根金黄色的毛发,我可以肯定它就是秋彤姐的头发。

等我洗完澡,索性也不去想了,如果那个梦是真实的,反正反正也不吃亏。

时间过的很快,马上要到暑假了。两年没有回国的我,现在手里还有点钱,所以打算回家看看父母和姐姐。

小丽听我说要回国,非要跟我一起回去。我没有理由拒绝,更何况带着小丽这样的美女回家在朋友面前嘚瑟嘚瑟,是我当时的心态。小丽当然不知道我的想法。

因为有两个月的假期,时间很充足,我和小丽商定从兵库県的下関坐船回青岛,还能欣赏大海的情操,反正那时自己挺装逼的呵呵!

回国前我联系了几个以前比较铁的哥们,告诉他们老子要回去了。

接下来就是疯狂的扫货,我真的被小丽买东西的疯狂,给震感了。只从我告诉她我两个姐姐联系方式以後,她天天的有时间就打电话聊天,他把我家人的情况,大家的喜好摸得门清。

我天天被她拉着到个个商场买东西,最後给爸妈买了一对手表,还给妈妈买了项链,给大姐二姐买了包包和电脑。

之前我从大舅哥接触中知道,他对日本刀挺喜欢,最後我狠狠心花大价钱,买了一把。对於小丽父母,我真不知道,该买什麽礼物,人家有钱人什麽都不缺,最後听从小丽建议,从药店买了一些降血压,美容养颜的保健药品。

到了流亭机场,见到了来接我们的高中同学小瑞。在旅馆安顿好,小瑞带我们去他大学附近的一家很好吃饭馆。

期间我拿出两天香烟送给小瑞,小瑞看我手的凯西欧手表说,这表不错呀,今年新出的,我班上一个同学老是显摆他那块手表。

我说兄弟你喜欢的话,送你了。小瑞脸一红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我笑着说:「两年不见你和我怎麽见外了呢,以前我们东西可是不分你我的,有钱都是一块花的,一块手表而已,收下吧!」

小丽也看出了小瑞的尴尬,说到:「是啊,正好我正想送浩子哥一块手表呢,你收下他就没了,你也算帮我忙了」说完还冲我嘿嘿一下。

小瑞没在推辞,对小丽说:「谢谢嫂子。」

听他只谢小丽一个人,我装作恼火似的说到「小瑞你个没良心的,那可是我的手表好不好,你应该谢我好不好?没良心!」

小瑞反驳道:「谢你了哥们,不过我可告诉你,小丽嫂子不仅人长的漂亮,办事也敞亮,对你真是没得说,你可对人家好点啊!否则青岛人民不欢迎你!」听的小苏嘿嘿只乐。

我听完正要接他的话说呢。小瑞又接着说:「你说你以前眼光怎麽就那麽差呢?」

我听着小瑞话有些跑题,更有些危险,虽然我高中时那有些丢人的初恋,小苏也知道,但仅仅是知道而已,并不详细,我可不想在小苏面前,被曝光以前丢人的历史。赶紧说::「小瑞你喝多了,少说点话。」

没成想小丽却说:「你的初恋我又不是不知道,我想听小瑞说,好让我更加了解你,除非你以前说的是骗我的」说完还白了我一眼。

我无语!

小瑞坏笑的看着我说:「其实也没什麽,就是我哥以前对王婕用情太深太专一了,我们哥几个都很清楚,当时也没少帮我哥出力,可到头来,我哥连她的手都没牵过,更别说亲嘴了。」我不知不觉听的脸都红了。「毕业以後,我哥对她还不死心,老是念念不忘,老是拽我陪他去王婕村里去找她,後来她弟弟放狗咬我们,你看我小腿上现在还有被狗咬的牙印子呢!」小瑞愤愤的说到。

小丽听到这里笑的前仰後翻的,我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後来,我哥去日本前还来我们大学找她来着,希望最後的努力能打动她。」

我赶紧解释道:「你那嘴别胡咧咧,我那是走之前来看你好不好。」

小瑞继续说道:「你们哥几个是来看我来着,当在学校看到王婕跟她刚交的男朋友手牵手时,那男的差点没被你打死,为这王婕现在看到我还是一脸的敌视。不过我无所谓,如果不是因为你,我连甩都不甩她。她妈的,我感觉王婕现在故意在我面前和他亲亲我我,有时候我真想上去削他。」说到最後,把小瑞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小瑞深吸了一口气说到:「哈哈,不过现在好了,你有了小苏嫂子。哥呀不是我说你,当初我们哥几个私底下讨论过王婕,你说她长的漂亮吗,也就是一般,除了个子高点,脸蛋一般,胸前是的飞机场,和我小苏嫂子根本没有可比性。」

小苏若有所思的对小瑞说:「真想见一见这个王婕呀,你哥这个在我心里被当成宝的男人,在她眼里竟然一文不值。」

小瑞立马激动的说到:「好啊,让她老在我面前装逼,今天我们就去她面前嘚瑟嘚瑟。」到头来我到成了一个旁观者似的,跟在他两个後面,去小瑞说的练舞厅。

当看到坐在地上休息的王婕时,那个曾经让我朝思暮想女孩。我的心里竟然一点波动都没有,我很平静的看着她,而她并没有看到我们。这时,小瑞大声喊道:「王婕你的初恋情人来找你了。」

刷!!大厅里几乎若有的目光都看向了我们,王婕周围的同学也都好奇的看着王婕。

只见王婕满脸怒容的走了过来,对小瑞说:「你胡说八道什麽呢,什麽初恋情人!」说完瞟了我一眼。

我平静的看着她,虽然我被小瑞那一嗓子搞得有点尴尬,但我并没有表现在脸上。看她无视我的存在,我也没有上杆子跟她打招呼,就这样沉默着。

小苏打量着王婕一言未发,场面渐渐变得有点冷。这时走过来一位帅哥出现在王婕的身边,当他看清楚是我时,满脸的怒容,还有一些紧张,这时又有几个男生走了过来站在他的身後时,他嚣张的说:「你他妈的还敢来。」

说着轮起拳头就向我打来,我比他还快,一脚踹在他肚子上,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身後的同学这时不乐意了,立刻把我围了起来。

这时,小瑞推开众人,来到我身旁,指着那些人牛逼的说到:「他妈的,没你们事,该干嘛干嘛去,这是我哥,你们敢动我哥就试试。」

没想到小瑞的话还挺好使,这帮同学立马就散开了。

我蹲在王婕男朋友旁边,「哥们,两年不见,你火气还是那麽大,我和你又没有深仇大恨。你这样做有意思吗?」说完我看了一眼王婕一眼。

王婕对我怒吼道:「王浩你滚蛋。」说完推开我,扶起她的男朋友。

小丽来到我身旁平淡的说到:「浩子哥,你以前的眼光很一般呀。现在我对你很放心。我们走吧!」

至始至终我都没对王婕说一句话。小丽搂着我的胳膊向外走去。

我对小瑞说:「你可以呀,他们好像挺怕你的?」

小瑞挠挠头说道:「我其实在学校挺规矩的,只不过我在夜市打零工时,认识几个社会上混的朋友,他们对我挺照顾的,有时也来学校找我玩。我周围的人都知道,所以刚才的狠话才能把他们镇住。」

完事在校门口,我们和小瑞道别,第二天还要做早车回家。

本来打算先回我家的,但是济南的哥们小夏一直要见见他未来的嫂子,盛情难却,加上去济南班车比较多,从青岛回我家的小农村要6个多小时,从济南到我家只有2个多小时,最後还是杀向济南。

小夏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姥姥家是我们村的,我两个小时候也是不打不相识,後来成了很铁的朋友,他从小就不好好学习,老是打架斗殴,初中没毕业,就去济南混社会了,现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当个保安队长,他老婆是酒店老板的外甥女,他日子混的挺潇洒的。

从济南站刚出来,就看到站在BMW旁边的小夏和一个高挑的美女。我们就住在了小夏的酒店,晚上小夏在他自己的饭馆招待我们,他的饭馆就在酒店旁边。

我羡慕的说:「你小子行呀,都成老板了,还娶了这麽漂亮的老婆。」小夏回应道:「你也不错呀!嫂子也是美女级的,怎麽样,什麽时候结婚?」

小丽和小夏的老婆小兰聊的正欢,听到小夏问我什麽时候结婚,小丽竖起耳朵听我怎麽回答。

我说「我到是想,可我就是一个穷学生,结婚後拿什麽生活呀!等我以後毕业後有了工作了再说吧!」

小丽无奈的噘了噘嘴。

中途我们旁边桌上来了一群客人,清一色的平头小青年。他们不时停的说着各种脏话,影响着周围的客人,还时不时的色眯眯的看着小丽和小兰,说着勾引的话。完全把我和小夏给无视了。小夏愤怒的站起身来怒指着小青年们道:「你们他妈的,要麽好好吃饭,要麽滚出去。」

「操你妈逼的,你欠干是吧。」「我日你娘的」「兄弟们干他」各种挑衅的脏话,奔着泼来。

没有过多的瞎逼逼,小夏直接另起凳子上手了,我拿起手里的酒杯对着向我冲过来的小青年的头砸了上去。小丽哪里见过这阵势,吓得站在那里僵住了,小兰还挺镇定的,应该是跟着小夏没少经历这种事情,小兰站在远处打起了电话。

这时厨房的夥计们领着刀也出来了,看我们这边有刀,这帮小子也从怀里拿出了被报纸包裹着的片刀,其中一个小青年照着小夏的後背就要砍下去,我看到後,赶紧从小丽身边冲向小夏身後拿刀的小青年一脚把她踹倒在地上,小夏看到後感激的看了我一眼。

当我回过身时看到一个小青年正举刀奔向小丽,我当时就急眼了,急忙向小丽身上扑去,那一刀结结实实的砍在了我後背上,疼的我只咧嘴,头上当时就冒汗了,我当时太担心小丽了,心里只想着不能让她受一点伤害,挨了一刀之後,我没敢回头去看,只是紧紧的护在小丽身上。

小夏看到我挨刀的後背流出的鲜血时,立马疯狂了起来,他对着小兰喊到:「老婆,把我刀拿来。」

小兰麻溜的从柜台下面拿出一把大号砍刀扔向小夏,有刀在手的小正想大杀四方呢!门口一下子涌进来十几个穿着保安制服拿着橡胶棍的小青年,看到自己兄弟过来了,小夏大声喊到:「给我使劲弄他娘的。」

战局一下子倒向我们,嚣张的小青年们一个个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一会小夏派出所的朋友,领着一群员警把闹事的都带走了。

小丽看到我後背血淋淋的刀口时,哭的稀里哗啦的。我去诊所处理完伤口也去派出所做了笔录。

原来那帮小青年是附近的一家饭馆的老板花钱顾来砸小夏的场子的,不过我点背让我给赶上了。

事後小夏有点不好意思,为了让小夏放宽心,我像没事人似的对小夏说:「咱兄弟,认识又不是一两年了,以前也没少打架被打呀!什麽时候你变得多愁善感了!今天晚上我们接着继续喝酒,明天我就回家了。下次见面也不知道什麽时候了。」

小夏看我豪爽的样子,也爽朗的说到:「好,我们继续喝酒。」

第二天,一大早小夏开车把我们送到车站。坐在车里,小丽依偎在我肩膀上,问我伤口好些了吗?我心想你靠在我肩上,本来就很疼现在更疼了。不过我还是强忍着疼痛,宽慰着小丽,说好多了,不怎麽疼里了。

当时的气氛很暧昧但让人感到很温馨。

小丽柔声细语的在我耳边说:「浩子哥,你真的那麽在乎我啊!连命都不要了,你知道我有多感动吗?」说着眼里的泪水犹如泉涌似的打湿了我肩膀。

我说:「傻丫头,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要保护你,谁都不能伤害你。虽然呢我有很多缺点,还有很多丢人的历史,但是你还能和我在一起,你说我能不对你好吗!小丽我爱你,真的很爱你。」

小丽听我说完感动的破涕为笑说到:「浩子哥我也爱你,这一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我要做你的老婆,给你生儿子。」

我坏笑道:「我不光要儿子还要女儿噢」

小丽反驳道:「你敢要我就敢生。」说完挑衅的看着我。

我当时不知道年轻时的誓言是什麽概念,所以我和小丽这种对话,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誓言!

其实我非常担心,小丽看到我的家乡,见到我的父母,对我这种乡下男孩还有没有现在的这种执着的喜欢。

到了县城我们打车回到家正好是中午的饭点。我的父母和姐姐们早就在家里等着我们了。

我给大家介绍完後,小丽非常得体的和父母姐姐打了招呼。从大家的眼光中我可以看得出,大家非常喜欢小丽。

尤其是我妈抓着小丽的手东家长西家短的问这问那,对於我这个两年没见的儿子是完全忽略了,我很是无语。两个姐姐坐在我旁边,一个劲的说小丽漂亮懂事,说我了捡到宝了。

吃完午饭,小丽让我把准备的礼物那给大家,我爸看到这麽多贵重的礼物,坚决不收,最後在我的劝说下才算是收下了。

小丽接着说道:「我听姐姐说叔叔喜欢烟酒,我就让我哥给准备了一些,这两天差不多该到了。」

她话刚说完,家里的大门就被推开了,一个镇里送货员,就推着小车进来了,上面好几个大箱子。那是好几箱茅台酒和各种香烟,可真是价值不菲。我真是被小丽的大手笔震感住了。

我爸虽然好烟酒,但也知道这些东西太贵了,於是说道:「姑娘,你的心意我收下了,这麽高档的烟酒到了我嘴里,太浪费了,小浩你把这些东西明天邮回去,小丽家里那边为人送礼能用的上。」

见我爸这样说,小丽赶紧说:「叔叔,这些是我的心意,烟酒虽然对身体不好,但这些好的烟酒,多少比平常的烟酒强些,再说了,我也没花钱去买,都是我哥从我家里拿的,你就安心的享用吧!」

对於好酒如命的父亲,我知道他肯定舍不得,但是他又特好面子,再说那麽多好烟好酒,我肯定买不起孝敬爸爸,真要是送回去,我都觉得很心疼。

这时小丽向我投来求助的目光,正和我意,最终劝服爸爸收了下来。

天气炎热,汗水让我的伤口更加疼痛,我强忍着,没敢告诉家里人。

其实家里知道我和小夏是铁哥们,但是爸爸很不喜欢他,因为这小子从小在周围的很多村里,就没留下好名声。这些话在回家的路上我也特意嘱咐了小丽。

在家里呆了一个多礼拜,七大姑八大姨小丽全都陪我走了一遍。不得不说小丽真的是聪明伶俐大方得体,亲戚们没有一个不喜欢她的,我妈听说後别提多高兴了。身上伤口已经不那麽疼了,喝酒应该不会有什麽影响了,我才和高中的死党联系出来聚会,在酒桌上大家都带着自己女友,小丽无疑是最抢眼的,男人都是好面子的,所以心里别提多美了。

在回国的短短几天里,小丽对我来说变得越来越重要,无意识下我对她的爱已经无可自拔。

剩下的时间我和死党们带着各自的女人,登泰山逛完三孔。後来小丽说我特别喜欢水浒传里的一百单八将,想去梁山看看,我说哪里穷山僻壤的,什麽都没了,曾经的八百里水泊现在只剩下悬崖断臂了。最後小丽还是坚持,我们只能驱车前往。

到了目的地,我们几个男的抽着烟,小丽看着传说中孙二娘脚印出神,然後问大家说这是不是真的,我说可信度不高。

这时小丽凑到我耳边轻声的说:「我也觉得可信度不高,你说这一脚要是跺在人身上可信度高不高,浩子哥,以後你要是对不起我,我就在你身上也试着留这麽一个印记。」当时听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心想这都那跟哪呀,女人有时候真的挺奇怪挺吓人的。我当时真的不明白小丽为什麽非要上梁山,还有他对我说的狠话。

在家呆了半个多月,我便陪着小丽去了她家。

当走进她家的别墅,我真的明白了什麽是贫富差距。小丽的父亲很有威严但在面对小丽时,很是和蔼,因为沾了小丽的光,和她爸交谈的时候还是挺愉快的。她的母亲很亲切,没有让我感到一点不适。至於大舅哥那就更不用说了,我们聊的很开心。

在她家吃完晚饭,小丽便拽着我去见她那些好姐妹。

那天晚上我是大饱眼福,小丽的朋友们无一不是大美女,看的我是春心荡漾,当然只是在我心里面,可不敢让小丽知道。

不过让我感到自卑是,她的这些男女朋友,每一个都是穿金戴银,一身名牌,我也终於明白为什麽小丽白天非要给我买那身名牌服饰了。虽然是人靠衣装,可是穿在自己身上站在这些富二代当中,我总感觉自己是个冒牌货,猪鼻子插大葱装像。整个过程我都是在配合小丽演戏似的,让我很不舒服,可是还不能驳小丽的面子。

小丽也许是我掩饰太好,小丽并没有发现我不满的情绪。晚上我躺在床上,回想着回国後的种种事情,尤其是小丽家产万贯的富有,还有她那些富二代的死党,让我不知觉的自卑,门不当户不对,让我对我和小丽的未来很不自信起来。

现在看来那应该就是一个屌丝的觉悟吧!

第二天中午,大舅哥从公司回到家换了一身休闲装,说是下午有聚会,小丽看到大舅哥,脸上有些不开心便问他怎麽了。原来是下午的聚会是个鸿门宴,对方有他的对头公司,大舅哥身边没有一个酒量好的亲信,虽然自己很能喝,但是猛虎架不住群狼他还是明白的。

小丽听说後笑着看了我一眼,对大舅哥说:「你带浩子哥去吧,肯定能把他们全灌趴下。」

大舅哥满脸不相信的看着我,我不好意思道:「我酒量还行。」

我心想哥们给人拼酒还没输过,哥们可是卖酒的,除非我想喝醉。

那次陪大舅哥赴宴,终究幸不辱命,没给他丢脸。因此我和大舅哥的关系也更进了一步。

在她们家的这几天我很低调,很谦虚,生怕做出丢人的事。可是你越是低调越有低级无趣味的人找你麻烦。

刚到小丽家时见过几次面的她堂哥堂弟们,最近没事老是找我来玩,刚开始我觉得大家还挺好,都挺热情的,但是他们後来越来越过分,老是和我比这比那,在我面前各种显摆,後来我也懒得搭理他们了,惹不起你们我还躲不起吗!

这些委屈,小丽也不知道,我也不能刚到她家就说这人不好,那个人不怎麽样吧!

那天晚上,他们来小丽家非要带着我和小丽去酒吧,真心话我不喜欢那种地方,但还是去了。

他们一个个向我劝酒,我恨快就明白了他们没憋好屁。我心想今天我让你们得不偿失,喝死你们。

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自然少不了那些吆五喝六想泡妞的小青年。没多久,就开始陆续有人来和小丽她们这些穿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们搭讪。不得不说小丽的这些堂兄弟们在当地混的挺牛逼的。这些来搭讪的人都被他们轻松的打发了,完事还故意在我面前吹嘘炫耀自己有多牛逼。我不以为然的应付着这帮富二代,毕竟都是小丽的亲人吗,面子上得过去。

酒过半场,这时过来两个黄毛小青年,当他们和这些堂兄弟打招呼时,我从他们眼中看到了他们对这两个黄毛小青年的畏惧。

两个小青年不请自来的加入了我们的酒局,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冷,这些堂兄弟皱着眉头带着无奈。

後来这帮小子越来越过分,对着旁边两个女孩子,也就是小丽堂哥堂弟的女友勾肩搭背动手动脚的,我看堂哥堂弟带着怒容强忍着没有说什麽,我也就没多管闲事。

也许是沾够了那两个女孩子的便宜,也许是看到了我旁边漂亮的醉眼朦胧的小丽,其中一个黄毛小青年走到小丽身,边倒了杯酒递到小丽嘴边请小丽喝酒,另一只手毫无顾忌的就要搂在小丽的肩上,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把我当透明的了。

我抢先一步把小丽搂在我怀里,怒意浓浓的警告他:「这是我的女人,不是你能碰的,别找不自在。」

黄毛听出我口音知道我不是本地人,嚣张到:「一个外地老你牛逼什麽,信不信我让你躺着出去。」接着另一个黄毛也站在了过来。

两个人在我面前一直逼逼刀逼逼个没完就是不动手。经历了济南那次血腥的场面,现在的小丽太镇定了,小丽挑衅的大声说到:「太不爷们了,怎麽还不动手,嘴到是挺厉害。」我当时心里一阵头大,这丫头真是不怕事大。

小丽的话刺激到了黄毛,瞬间小丽挨了他一巴掌,那一巴掌很响亮,周围的人都都看向了我们。我反应过来後,抓起起桌上的红酒瓶朝着黄毛的脑袋,就抡了上去,接着一脚踹了过去,连带着他身後的黄毛两人一起坐在了地上,黄毛捂着冒血的脑袋,喊着几个人的名字让他们过来收拾我。

这时整个酒吧安静了下来,远处桌上的几个青年向我们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还拿着片刀,我一阵心虚後怕。

「给我砍死他。」黄毛喊到。

看到向我和小丽砍来的片刀,我怕伤到小丽,赶紧抱住小丽,把後背留了过去,接着感到了一阵熟悉的剧痛,和济南的那一刀真他妈的是一模一样。紧接着我被他们打倒在地,我护着脑袋蜷缩在地上迎接他们狂风暴雨拳打脚踢。

小丽焦急的哭喊着:「别打了!别打了!」

她的堂哥们根本没敢动弹,更别说动手帮我了。

我感到自己全身的骨头都散了,满脸是血的黄毛抓住我的头发看着我:「你不是牛逼吗?」接着两个大耳光火辣辣的落在我脸上。

小丽奋不顾身的冲到我身旁哭着对黄毛说到:「对不起~对不起,你放了他吧!」

我有气无力的看着小丽。

黄毛看到小丽气不打一处来,站起身来一脚把小丽踹到地上,我爬过去抱着小丽,恶狠狠的对黄毛说:「我日你娘的,有种你今天弄死我,弄不死我,我早晚弄死你。」

黄毛一脚又把我和小丽踹倒在地上,气急败坏的从手下抢过片刀:「我他妈今天就成全你。」

当看到刀片向我脑袋砍来时,我真实的感到了绝望,我紧紧抓住小丽手,等待着。

我感觉过了很久却没有感到脑袋被砍的感觉,接着听到了拉扯声和劝解声,黄毛被他身後朋友给拉住了,我才幸免於难。

这时大舅哥带着一群男人赶了过来。当看到鼻青脸肿的我抱着小丽,还有小丽雪白的连衣裙上的鞋印时。愤怒道:「谁干的?」

小丽看到自己哥哥来了指着黄毛哭着说:「哥哥是他打的我,你快揍死他。」

大舅哥二话不说过去就是两巴掌,一脚刚把黄毛踹到地上,紧接着又走进来一波人。两边人马就对峙了起来。

过了一会,我才看清楚对方领头人就是上次我陪大舅哥去挡酒时的对头。大家谁都没有动手一直等到片警赶来。

被员警带走前,我对小丽小声说道:「你给小夏打电话,把他叫来。」

大舅哥带医生在派出所给我处理了伤口,第二天在两边的私人调节下没有走司法程式,下午我们就被放了出来。

当我一瘸一拐和黄毛他们从派出所出来时,我看到了小夏和三个年轻人在一颗树下抽烟,这时小夏也看到了我。门口停着两辆大奔分别是大舅哥的,还有接黄毛的。

黄毛临上车时对我伸出中指说:「让我小心点这事没完。」

我回道:「你他妈不找我,我也会去找你。」

不远处的小夏他们也看到了黄毛对我伸出了中指,只见不远处小夏他们三人用脚撵灭烟头,从怀里抽出砍刀冲向正要上车的黄毛等人,接着传出各种杀猪的惨叫声,黄毛等人被小夏三人一阵乱砍。完事三人分开向个方向逃去。等派出所的员警冲出来时,小夏他们早就跑没影了。

当时我也被吓坏了,我没想到小夏那麽疯狂,在派出所门口就敢行凶砍人,我让小丽通知小夏过来,本来是想找机会黑黄毛他们几个,狠狠的教训他们一下。这时对小夏他们我充满担心,这事弄的太大了。

大舅哥也被刚才的情景吓了一跳。回到家以後我赶紧问小丽怎麽回事,小丽说:「我把我们被打的遭遇告诉小夏後,小夏说了句知道了。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寻思小夏那火爆脾气还和以前一样,都结婚了的人了,还一点都没变。我当时真的挺後悔把小夏给叫来,到头来连累了他,真要是被抓紧去或者有个三长两短,我以後怎麽见他父母呀!他老婆不得恨死我呀!

我让小丽赶紧把小夏的电话给删了,预防万一。

小丽的父母看到鼻青脸肿的我并没有责怪我,到是她母亲对我百般呵护嘘寒问暖,让我有种半个女婿的感觉。接着大舅哥把刚才在派出所门口黄毛被砍的事说给他爸听,他爸沉思了一会,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问道:「小浩,这事和你有关系吗?」我真的挺佩服他爸的睿智。

我自己正在和自己做思想斗争,到底说不说呢?最後思来想去觉得人多力量大,也许能帮小夏躲过这一难。叔叔和大舅哥听到砍人的三个人是我朋友时候还是吓了一跳。当他们听到其中一个人还是我的发小的时候。也就释然了。我一个劲的拜托叔叔帮帮小夏,要不我以後可真没脸去他家了。

叔叔沉默了一会,微笑着对我说:「这个事,我管定了,怎麽说你也是为了保护小丽才闹出来的,我还要谢谢你呢,所以你放心好了。不过对方应该很快就能知道是你叫人干的,安全起见,最近几天你就待在家里,那也不要去了。」小丽的母亲听到丈夫这样说,安心的尺松了口气,我能清晰的感受到她对我的关心。

我拿着小丽刚买的无记名的电话卡,给小夏打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小夏说:「哥你不用担心,我们哥三下手不重,他们残废不了,我们马上就到济南了,到了自己地盘,他们不能怎麽样我的。再说了,我老大,可不是一般人,你放心好了。到是你最近别出门,那帮孙子肯定会找你麻烦。」

听到小夏现在还在担心我的安危,心里一阵感动,心想这才是好兄弟。

我就在小丽家里待了半个月,後背的伤口已经结疤了,没那麽疼了,当小丽看到我那?字形的伤疤时,又难过的哭了起来了。我安慰她说:「已经不疼了你就别哭了姑奶奶。」

听到我叫她姑奶奶,小丽嘿嘿乐着说:「我没那麽老,你别叫我姑奶奶。」

小丽的母亲看着我和小丽打情骂俏,面带笑容说:「小丽别闹了,赶紧让小浩把鸡汤给喝了。」

我笑着说:「阿姨谢谢你最近那麽照顾我,你看我都胖了好多了。」

阿姨看着我喝完鸡汤,坐在沙发上对我们说:「小丽小时候,那时家里还很穷住在农村,有一天家里来了个要饭的老头,我看他老头瘦的皮包骨头像很多天没吃饭似的,於是拿了几个馒头一碗水给她吃,等老头狼吞虎咽吃完以後,感激的对我说: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等老头走到门口时突然转过身子对我说:你有一儿一女对吧?我当时被他的突然吓一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做为回应。老头接着说:你家女儿二十一岁时有两个劫难,虽然到时会有贵人相助,但是你最好到时还是去附近的庙宇请个愿吧!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我和小丽像听故事似的看着阿姨。「这件事你爸也知道,我当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事隔这麽多年,小丽已经长大了,那件事也就渐渐谈忘了。」

「这次发生这种事让我想起了当年的往事,看来当年那老头说的话挺准的。不过如果这是小丽的一个劫难,那还有一个劫难呢?」阿姨说完是满脸愁容。

我和小丽对视了一眼,小丽心有灵犀的把济南的那次惊险告诉了阿姨。阿姨听完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感情我就是小丽的贵人。

小丽的母亲抓住我的手说:「谢谢你小浩,如果不是你真不知道小丽会发生什麽。」边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气氛有些感人,我也动情的安慰着阿姨。

小丽的堂兄弟们,来看过我两次,不过都被小丽给骂了出去。想想他们也是,太他妈的怂了。

小夏给我来过电话说:「江苏这边的黑色会去济南抓我们来着,不过被我们狠狠的修理了一顿,完事我老大已经和你那边帮派谈好了,我老大还听说你那边也有人一直在给你打点关系,要不你早就给抓起来了。总之他们那边吃个窝囊气,谁都知道是他们惹事挑起来的事端。反正现在不管是黑道白道,都没有人找你和我们的麻烦了。」

听小夏这样说我也终於安下心来了。

转眼间回国已经一个多月了,我给小丽和她家人道别回家,因为我大姐的婚礼已经定下来了,我要回去帮着我姐张罗婚礼。本来我没有告诉小丽我姐婚礼的事,小丽也没打算跟我再回山东。和他父母道别时,被小丽的母亲一个劲的挽留我让我在待几天,无奈我只能把我姐婚礼的事情说了出来。小丽听说後,非要和我一起回去。

回家忙活完我姐婚礼,离回日本还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左右。本来我是打算从北京坐飞机回东京,无奈小丽非得让我陪她去香港玩,然後直接从香港飞东京。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