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难知如阴续之侵略如火》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fxb747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难知如阴续之侵略如火 难知如阴续之侵略如火

    夏季落日的余晖洒满公园的树梢,归巢的鸟儿在天空盘旋,一阵微风吹过,树叶摇曳闪着斑斓的光点。魏鹏牵着妻子走到自己的车旁,庄慧恋恋不舍的松开手打开副驾驶,弯身坐了进去。  他却没有立即进入车里,而是有些稍稍愣神,漫无目的得目光随意望着远处『三年了,带着那种心痛绕了地球一大圈,终於还是回来了。』『城市的味道还是这麽熟悉,我的亲人、爱人、朋友不知有没有变样?』『庄慧好像真的幡然醒悟了……可是……她的眼神怎麽那麽的迷离……当我问起小宇的时候,她竟然躲闪着不看我的眼睛……』『她现在是真爱了我吗?……』

    fxb747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难知如阴续之侵略如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难知如阴续之侵略如火》,是作者fxb747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夏季落日的余晖洒满公园的树梢,归巢的鸟儿在天空盘旋,一阵微风吹过,树叶摇曳闪着斑斓的光点。魏鹏牵着妻子走到自己的车旁,庄慧恋恋不舍的松开手打开副驾驶,弯身坐了进去。  他却没有立即进入车里,而是有些稍稍愣神,漫无目的得目光随意望着远处『三年了,带着那种心痛绕了地球一大圈,终於还是回来了。』『城市的味道还是这麽熟悉,我的亲人、爱人、朋友不知有没有变样?』『庄慧好像真的幡然醒悟了……可是……她的眼神怎麽那麽的迷离……当我问起小宇的时候,她竟然躲闪着不看我的眼睛……』『她现在是真爱了我吗?……』

《难知如阴续之侵略如火》 第三十二章 妈妈 免费试读

看着自己的手,看着一时发愣的魏鹏,江楠心里一阵委屈,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小三,整天不归家,那天她和魏鹏的糟心事出於偶然也是必然,一个巴掌拍不响,自己也有错的,可是魏鹏在事後却一个电话也没打,就当没那回事,自己又不是妓女,和男人有了肌肤之亲,怎麽会当作没事呢?

可恨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把那天她走的时候故作镇定的样子当作了无所谓。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用手怎麽抹都抹不乾净,最後江楠双手捂着眼睛呜呜的哭了起来。魏鹏不知如何是好的看着眼前痛哭的女人,手足无措啊。只好说:「你等等,我去车上给你拿纸巾。」

魏鹏转身刚想去车上拿纸巾,江楠止住哭声说,「抱抱我。」

魏鹏随口答应着,「嗯……啊?」

江楠慢慢的把身子靠在魏鹏身上低声的抽泣着说:「对不起,我不该打你,白天和周鲲那个王八蛋吵了一架,他外面那个贱人竟然给我打了电话说怀上了周鲲的孩子,说如果周鲲让她坠胎他就会来S市,娘俩死在我们门前。」

听到江楠的话,魏鹏也有些傻眼,这都什麽事儿啊?心说周鲲你个驴,怎麽能走火呢?这下麻烦大了吧?可一想到怀里还抱着铁子的老婆呢,这事儿真他妈乱,只好拍拍江楠的背自己也不知道说什麽。

江楠今天来机场是送朋友,送走朋友以後来到停车场刚好看到魏鹏看着夜幕发呆,本来不想跟他打招呼的,可双腿不听使唤的就朝魏鹏走过去,刚好看到魏鹏发狠的那一幕。

等江楠情绪稳定了以後,魏鹏告诉她自己是来送庄慧坐飞机去女儿那里陪读,江楠哭过以後精神好了很多,离开魏鹏的怀抱,抱着胳膊和魏鹏聊了会儿周鲲的事情,情绪已经没那麽激动,只是冷冷的语气让魏鹏觉得身上凉飕飕的。

两人分别的时候魏鹏先目送江楠上了车,车子经过魏鹏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江楠好像是在车里犹豫着什麽,过了一会儿缓缓放下车窗朝着魏鹏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式,然後猛踩油门就走了。

夜幕已经全部降临,魏鹏看到江楠在车里做的手式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江楠看到没有,望着绝尘而去的汽车魏鹏脸上一阵阵的发烧,江楠是要他以後保持联系,可是这个联系是怎样的联系让他有些心猿意马,哥们的老婆啊,妈的这叫什麽事?自己怎麽面对周鲲呢?头都大了。

回到家看看周围熟悉的摆设和环境,心里怅然若失,女主人不在,儿子不在,女儿不在,那还叫家吗?本来温馨的感觉荡然无存,他靠在沙发靠背上双手放在脑後闭着眼睛,四周安静的让人发狂,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和徐梅说庄慧去了纽西兰,自己一个人在家,还没吃饭呢,妈妈说魏良云在她那里吃的饭刚走。

听到魏鹏这个时间还没吃饭时心疼的要去魏鹏那里给他做饭,魏鹏说这麽晚了不用徐梅来了他过去吃。开车半个小时来到妈妈的住处,自己有徐梅的房门钥匙,径直的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厨房忙碌的徐梅听到单元门闭门的声响,就从厨房走了出来,双手张开做出抱抱状,魏鹏温柔的把妈妈拥在怀里,低头把脸埋在妈妈头发里瓮声瓮气的说:「一个人在家好无聊,还是你这里好,有家的味道。」

徐梅用手捧起儿子的脸看着魏鹏的眼睛说:「出什麽事了,你脸色不好看哦,怎麽这麽晚还没吃饭,庄慧不是六点半的飞机吗?」

魏鹏摇了摇头表示没什麽事。紧紧地搂着怀里的妈妈,母亲丰满的身体紧贴着魏鹏,让他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徐梅上身穿着一件刚好遮住屁股的宽长家居服,没带胸罩两个硕大的奶子鼓鼓挺立着顶着儿子的胸膛,早就知道儿子要来,反正自己什麽也让这小子看了,所以下身也没穿裤子只穿着小内裤胳膊放下的时候还能遮住,因为双手抬了起来所以紫色的三角内裤露了出来。

「没什麽事,最近公司事情有些忙,心里烦呗,真香啊给我做的什麽好吃的,我可真饿坏了!」魏鹏嗅了嗅鼻子问到。

徐梅笑着挣脱儿子的搂抱进厨房里端出两个菜一碗米饭。魏鹏嘻嘻笑着洗了洗手,坐在餐桌旁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一直看到儿子风卷残云的把菜和饭都吃完,嘴里还一个劲的夸赞好吃後,徐梅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儿子是自己的心头肉,虽然有媳妇了,可是还是喜欢自己做的饭。她收拾碗筷的时侯随口问魏鹏几点回家,魏鹏嘿嘿一笑说今晚要妈妈搂着睡,徐梅听到後瞪了儿子一眼,啐口说儿子真没脸没皮都多大了还要妈妈搂着睡,可是心里却荡漾了起来。

看到妈妈端着碗筷进了厨房,魏鹏就麻溜的进了卫生间,自从和妈妈超越了母子关系後,他很喜欢与妈妈的那种缠绵,很喜欢被妈妈宠溺的那种感觉,那种性爱不同於他和别的女人,也许每个男人都有恋母情节吧,反正每次和徐梅苟且的时候他都是有种说不出的刺激感觉,徐梅的身体并不松弛和臃肿,反而全身透出那种熟女的韵味,再加上她恰到好处的呻吟和媚态,更加的让魏鹏迷恋。

徐梅在厨房洗刷过碗筷,走到客厅听到卫生间传出儿子洗澡的声音後会心的一笑,知道这小子要干什麽。儿子每次来她这里十回有八回都要她这个妈妈「安慰,安慰」。转身拿起茶杯给魏鹏泡了杯茶,刚弯腰放到茶几上,就感觉有个温暖的身体从後面抱住了自己,徐梅吓的「啊」一声叫了起来。然後就感觉两只魔手抓住了自己胸前的两个乳房。

「坏小子,老娘给你吃好喝好,你就这麽报答妈妈啊?」徐梅缓缓站起来把头微微後仰靠着儿子的胸膛,用手拍着儿子的手笑盈盈的小声说道。

魏鹏双手隔着衣服把玩着妈妈的两只奶子也不说话,低头轻轻的吻舔着徐梅的脖颈。两只乳房被儿子揉捏着,脖颈上传来儿子用舌头吻舔的温度,让她感到浑身麻酥酥的,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双腿竟然颤了起来。

「等等呀……坏家夥……猴急什麽呀……我还没洗洗呢……」徐梅被儿子弄的有些发慌,挣脱了儿子的魔爪转过身小声的急声说着。魏鹏嘴里故意发出那种小孩子不愿意母亲离开的声音表示自己现在的不满。

徐梅看到魏鹏在自己面前露出孩子般撒娇的样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一边把客厅的灯光调到了最暗,然後也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皱着眉头说:「这麽不听话,好吧,好吧,乖儿子,去卧室呀,真拿你没办法:」

看到妈妈那种配合自己撒娇的样子,魏鹏感到更加的兴奋起来,快步走上去把妈妈顶到墙上来了个壁咚,低头正好能从宽大的衣领里看到深深的乳沟,一股性的冲动使他低头深深的吻住了妈妈的嘴唇。

房间里灯光昏暗把接吻母子的影子映到了墙上,同样是模糊的一团,分不出谁是谁。屋外深秋的夜晚刮着萧瑟的秋风,可是房间里却感不到一丝的凉意,房间里充斥着啧啧亲吻的声音,还有一种叫暧昧的味道。

突然徐梅被横抱了起来,徐梅又「啊」的叫一声,然後咯咯一笑用胳膊勾住了儿子的脖颈,抬头在儿子脸颊上亲了一下笑着说:「坏小子,老婆出国了拿我老太婆出什麽气啊!」

魏鹏嘿嘿一笑转身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把徐梅抱在怀里,一手揽着妈妈的性感大腿,一手揽着她的後背,继续胡乱的吻着徐梅。妈妈双手环着儿子的脖颈嘴唇迎合着儿子的亲吻,母子熟练的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嘴里互相吮吸着缠绕着。

揽着母亲大腿的手不老实的按在了已经露出的内裤上,徐梅抓住儿子的手,把嘴唇从儿子的热吻中挪开喘息的说:「坏蛋……你干嘛啊……不许乱摸。」

魏鹏对母亲的拒绝也没当回事,妈妈每次都是这样,一开始怎麽也不让摸,可是到最後总是在魏鹏不依不饶的攻势下放弃这种无畏的反抗。

不过每次也就只能摸摸了,如果再想进一步那是比登天还难,有次魏鹏和徐梅肛交,在妈妈欲仙欲死的时候把阳具拔出来想插进妈妈的阴道里,刚刚蹭到阴道口,妈妈就一下滑倒床下,说什麽也不让儿子的阳具进入自己的身体,她强忍着那种渴望而拒绝儿子的侵入,因为徐梅总觉得只要儿子的那根东西不插进自己的阴道就不算乱伦,这个想法让魏鹏很无语,很无奈。

「你个坏家夥,老婆刚走就这麽难受啊,我可经不住你折腾,你每次都那麽长时间,我老了承受不住。」徐梅用手指轻轻的戳了一下儿子的额头嗤嗤的笑着小声说道。

「嗯,真甜。妈妈不老啊,看看这奶子,看看这皮肤,还有这大腿,看看这迷人的臀部,哪里老了?徐梅女士今年有三十岁没有啊?」魏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妈妈嘴角的唾液,一边用手抚过描述的部位,并且在妈妈的屁股上拍了两下。

徐梅听着儿子的赞美心里乐开了花,先抛开各自的身份不说,这麽个年轻男人能迷恋自己的身体就让她感到无限的欢喜,每次走在街上一些小年轻会对着他吹口哨,虽然脸上呈现一副厌恶的表情,但是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年轻是每个女人渴望得到的,自己心理年龄虽然不年轻,但是身体却依然吸引着年轻异性的关注,这就是骄傲。儿子有那麽年轻漂亮的老婆却对自己的母亲呈现出无限的迷恋,这让她很满足很满足和刺激。这也是她对儿子百般溺爱的原因。

「坏蛋,乱舔什麽啊,恶心死了,你还敢打妈妈的屁股,讨打是吧!」

徐梅脸上作出了生气的样子,可是两只漂亮的大眼睛出卖了她的内心,只见眼波流动,一种叫兴奋和情欲的东西在眼睛里流淌。

「妈妈……你太迷人了……我喜欢你……喜欢你的身体……喜欢你身上的味道……我好难受……帮帮我……」魏鹏眼光迷离的低头吻着徐梅的脸颊含糊的要求到。

「坏宝宝,你去卧室等妈妈哈,妈妈去洗洗屁股,今晚让你走後门,乖啦。」徐梅嘴受不了儿子的哀求,她知道儿子想要什麽,只好答应儿子走後门,让儿子爽爽就好了。

魏鹏听到妈妈让她走後门,心里还是挺高兴说不急,先亲亲妈妈的奶子。徐梅只好站起来把上衣脱掉让儿子下来,自己平躺到沙发上。看到妈妈躺到了沙发上,魏鹏猴急的就趴到了妈妈身上,用嘴吮舔着一个乳头,一只手揉捏着另一个奶子忙活起来。

徐梅闭着眼睛双手插在儿子的头发里,嘴里「嗯嗯」的呻吟着,一阵阵酥麻从乳头传遍全身,身体里就像有很多蚂蚁爬过一样,光着的身子不自主的扭动起来,双腿也慢慢的张开了。

儿子洗完澡只穿着一件浴袍,爬上自己身体的时候早就脱了,坚挺的阳具在她内裤外不时的顶着蹭着,让徐梅感到万分的难受。男性阳刚的味道钻进她的鼻子里,让她的呼吸不均匀起来,儿子不时换着吮舔两个乳头让她更加的难受,一条大腿不听使唤的搭到了沙发靠背上,两一条腿无力的垂到了沙发下面。

魏鹏吮舔了一会儿妈妈的乳房,感觉到妈妈浑身正在发烫,耳朵里听到徐梅的呼吸粗重而不均匀,知道妈妈动情了,於是用舌尖轻轻的在乳房周围继续吮舔了起来。

儿子在自己的前胸变着样的吮舔,让徐梅的酥痒感更重,双手抚着儿子结实的肩膀,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不要呀……不要呀……」眼睛却始终没有张开,双手依然无力的摩挲着儿子的脊背。

一只手轻轻的摸上了已经湿透的内裤,触电一般的感觉冲击着徐梅的大脑,身体不由自主的挺了一下,嘴里呻吟的哀求道:「不要……不要……宝宝别摸妈妈那里。」

魏鹏就当没听见妈妈的哀求,用手摸索到一粒凸起,手指轻轻的碰触着按压起来。

徐梅想用手拿开儿子逗弄自己阴蒂的魔手,可是全身没有了力气,胳膊抬不起来,只好无力的拍着儿子的脊背表示抗议。妈妈的内裤已经湿透,狭窄的底边紧紧贴在阴户上,只是堪堪遮住了阴户部分,浓密的阴毛散在内裤外面有些已经是湿漉漉的一塌糊涂。魏鹏都弄一会儿妈妈的阴蒂,又用宽大的手掌按到了湿漉漉的内裤上摩擦起来。

儿子在阴户外面内裤上的摩擦让徐梅达到了一种亚高潮,她头颅使劲後仰,身体高高的抬起两只手抓着沙发嘴里深深的「哦」着,屁股往上挺了几下,就像是迎合那只摩擦的手掌一样快速的动了动,然後身体一沉,从内裤的边沿缓缓的流出了一些清色的淫水,弄湿了儿子的手掌。

亚高潮以後徐梅有些难为情的使劲打了儿子一下嗤嗤的笑駡着儿子,「小坏蛋……你这是故意……让妈妈……让妈妈丢脸呀……起来啦……我……我要去去卧室里换内裤。」

魏鹏一脸委屈的说,「那有呀,这样不是挺好吗?有什麽丢脸的妈妈什麽地方我没见过,在这里脱了就是。」

徐梅叹了口气,曲起白花花的大腿把内裤褪了下来,有从旁边的茶几上抽出纸巾擦拭着阴户,耳边听到一阵咽口水的声音,歪头看到儿子的手拿着自己的阳具,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湿漉漉黝黑的阴户,没好气的扔掉手里的纸巾,用手套了套儿子的阳具,翻着白眼说:「坏小子……瞎看什麽呀,肉棒棒这麽硬呀,想操妈妈的这里是吧?这里你想都别想,等妈妈趴下哈,乖,走後门就好了哦!」

母子的对话充斥着一种淫荡的味道,魏鹏的阳具被妈妈套弄了几下更加的怒涨。看到妈妈翻身跪趴在了沙发上他要求徐梅别跪爬了,躺下吧,那样可以看着妈妈的阴户走後门,更刺激,以前还没这样试过呢。

徐梅现在还在春心荡漾,听到儿子的要求也就半催半就的转身躺到了沙发上张开了大腿。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