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流精岁月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流精岁月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绿龙红凤 绿龙红凤

    江湖,一个永远不会平静的地方;江湖,一个充满了尔虞我诈、剑拔弩张的地方;人们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生存於这江湖中的人也自然不甘於湮没於此,爲了名利、仇恨,等等,都想奋力一搏,成爲武林一霸,因此也就引出了一场武林浩劫,一段曲折的故事。

    流精岁月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绿龙红凤》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绿龙红凤》,是作者流精岁月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湖,一个永远不会平静的地方;江湖,一个充满了尔虞我诈、剑拔弩张的地方;人们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生存於这江湖中的人也自然不甘於湮没於此,爲了名利、仇恨,等等,都想奋力一搏,成爲武林一霸,因此也就引出了一场武林浩劫,一段曲折的故事。

《绿龙红凤》 第五十三章 (大结局) 免费试读

于是赶紧出去相见,果然是陈理的人,还是昨天那个送信的,只不过这次这队人马拿的不是刀,也不是来送信,而是端着几坛子酒和各种食物,什麽鸡鸭鱼肉,看起来很丰富,够他们这些人吃一天的。

那个领头的人说道:「二位,别来无恙,我今天来是给二位送酒菜的,我们门主说了,要二位吃饱喝足了再考虑他的条件,吃得不好怕你们没心思想他的条件。」

张凤梧:「谢谢你们门主,告诉他不必假惺惺,我们不用他装好心,你们还是拿回去吧。」

殷玉龙:「没错,难道你们不想借此毒死我们吗?」领头人:「你们想多了,我们门主光明磊落,绝不做这种卑鄙的事,酒菜我们都放在这了,你们不信大可验证一下,告辞。」

说完示意手下放下东西撤走了,殷玉龙还想再说几句,人已走远了。

这时丐帮执法长老周世芳跑了过来,闻了闻酒,又闻了闻肉,说道:「香,真香,叫花子我好久没吃到这麽好的东西了,管他陈理到底什麽用心,吃完再说,来大家一起来吃。」

他说完,一群丐帮弟子跑过来吃东西,衆人看他们吃着没事,也有些人陆陆续续走过来挑选酒菜到一边吃了起来,只有少林和峨眉的人没有去吃。少林圆心大师走过来对殷玉龙说道:「殷少侠,老衲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二位。」

殷玉龙:「大师请讲。」

圆心:「殷少侠,天地门约我们到此,爲何迟迟不动手,还请二位去见面,现在又送这些东西,他们究竟意欲何爲啊?」

殷玉龙:「圆心大师,不必多虑,陈理昨天请我们过去,我们已约定好三天後再解决一切事情,这三天我们以及被抓的人都会平安无事,至于三天後的事情就有我跟凤梧去做了,到时只需各位帮忙接应就行了,我们救出人就会赶快离开这里。」

圆心:「施主既然已有打算,老纳也不必多言,但凡请二位诸事三思而行,若信得过我们可与我们共同商议,我们定会全力以赴。」

贝锦仪:「没错,我们来就是爲了救人的,大家目的一样,有什麽话都应该摆在面上说,不能还没打起来我们内部就出了乱子。」

殷玉龙:「二位放心,玉龙绝不会对前辈有何隐瞒,我一定会小心谨慎,请前辈相信玉龙。」

张凤梧:「二位前辈,我们也有亲人被天地门所抓,所以我们绝不会乱来。」

圆心和贝锦仪听他们这麽说也没什麽好说的了,只能是点点头站到了一边。殷玉龙和张凤梧却心里不是太好受,面对天地门的威胁只能独自承受,现在又引来自己的人的怀疑,弄得里外不是人,可说了又能怎麽样,大家会体谅他们吗?是劝他们不要冒险,还是会出卖他们那他们去换自己的掌门?

这都不好说,这不是信不信任的问题,这事情本身就是个难题,还不如他们自己慢慢想办法解决呢。

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上,温暖的阳光照射下来,山体掩映,树木丛生,看不到山外面的情况,只能远远的望见对面天师府气魄的建筑,这边破旧的道观周围一群人围坐着,七嘴八舌的谈论着,等着这三天时光的过去。

张凤梧看了看对面的天师府,又看了看殷玉龙,拿着一坛酒走到了殷玉龙身边,说道:「玉龙哥哥,我来陪你喝酒吧,我们好久没一起喝过酒了,喝点酒就会忘记烦恼。」

殷玉龙正想着怎麽一个人去救被关押着的人,怎麽能不被张凤梧发现,如果两个人从此见不了,张凤梧会怎麽样?

这些在殷玉龙的脑子里来回的转着,听到张凤梧要跟自己喝酒,正好借着酒清醒一下,摆脱一下烦恼,于是两个人你一碗我一碗的喝了起来,话也不多说,越喝越想喝,可是殷玉龙是真喝,张凤梧却偷偷地倒掉了。

两个人喝了好几坛子,直到天黑,殷玉龙已经醉得不醒人事了,张凤梧却清醒得很,张凤梧抚摸着殷玉龙的脸说道:「玉龙哥哥,我走了,你保重,以後要好好照顾自己。」

说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转身向天师府走去。

原来张凤梧是早有预谋想把殷玉龙灌醉,然後自己一个人去找陈理,希望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救了那些人,他不希望殷玉龙爲难,也不想他去冒险,如果陈理真的喜欢她,肯定会答应她的条件。

张凤梧到了天师府跟着天地门的人来到了地下密室,见到了陈理,陈理:「张姑娘想通了吗?决定嫁给我了?殷少侠呢?他就让你一个人来吗?」

张凤梧:「就我一个人来的,玉龙哥哥并不知道,我答应嫁给你,但你必须先放了那些人并且不去找玉龙哥哥的麻烦。」

陈理:「你想用你一个人换那麽多人的命?」

张凤梧:「怎麽?不行吗?你如果不答应我立刻离开,你要是想伤害玉龙哥哥,我就跟你同归于尽,我既然敢一个人来就不会怕你的威胁。」

陈理:「你的命当然比他们值钱,我只是替你觉得不值,你这麽爲他们着想,他们却不一定在乎你的安危,只要你答应嫁给我,一切都好商量,不过要等你我成亲之後才能放了他们,否则我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张凤梧:「只要你言而有信,我愿意跟你成亲,什麽时候都行。」

陈理:「好,张姑娘快人快语,巾帼不让须眉,来人,准备酒菜,我要跟我的未来夫人共饮一杯。」

说完很快就有人端来了酒菜,摆满了一桌子,张凤梧很是热情的端起酒杯要给陈理倒酒,陈理:「张姑娘变的好快,之前还对我恨之入骨,怎麽现在竟愿意伺候起我来了?」

张凤梧:「人质还在你手中,爲了表示我的诚意当然要主动一些,不然你怎麽会相信我?」

陈理:「张姑娘言重了,我怎麽会不信你呢,你如此有诚意,我自然也不会辜负张姑娘,等我们成了亲,我一定兑现诺言。」

张凤梧笑着给陈理斟满了酒,在要离开时突然一不小心碰洒了酒杯,酒水撒了陈理一身,张凤梧连忙道歉:「真不好意思,我从没伺候过人,笨手笨脚的,弄湿了门主的衣服。」边说着边带着一脸着急关心的表情给陈理擦。

陈理:「没事没事,姑娘不用紧张,我再去换一件就行了。」

说着出去换衣服,张凤梧看他出去了,赶紧在怀里拿出了一包粉末状的东西倒进了酒壶,晃了晃,给陈理和自己都倒了一杯,坐在一边等陈理回来。

不一会儿,陈理换了一身衣服走了进来,见张凤梧坐在桌边等着,说道:「让姑娘久等了。」

张凤梧:「不要紧,来,门主,我敬你一杯。」

说完一饮而尽,陈理见她都喝了,自己也端起酒杯喝了下去。坐下後想去夹菜说话,突然感觉胃部疼痛,筷子掉落在地,说道:「酒里,有,有毒。」

擡头看张凤梧时,张凤梧也是一脸的痛苦,嘴角流出了血,陈理:「你居然也喝了。」

张凤梧:「不这样,你,你怎麽,怎麽会相信?」

陈理来不及跟她再说话,急忙运气想压住毒性。

殷玉龙喝了那麽多酒,要是普通人恐怕第二天都醒不过来,可他内力深厚,混有阴阳二气,那点酒在他体内经过两三个时辰就被蒸发掉了,再加上晚风一吹,殷玉龙酒劲就醒了,醒来发现张凤梧不见了,围着道观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人,心下一想坏了,她是故意把自己灌醉的,她是自己去找陈理了。

当下就朝着天师府而来,由于担心张凤梧,加几日来的压抑,这一刻都爆发出来了,到了那不管不顾,一路厮杀,见人就问张凤梧,不说的一把就被他扭断了脖子,一会功夫整个天地门的人都惊动了起来,他们现在哪是殷玉龙的对手,在殷玉龙看来杀他们就像杀小鸡一样,不费吹灰之力,一路畅通无阻,但这一路也源源不断的来堵截的人。

殷玉龙一路杀一路问,终于找到了张凤梧和陈理所在的房间,进去一看,张凤梧已经昏迷倒地,却不见陈理的影子,殷玉龙见到张凤梧将她抱起,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殷玉龙一探鼻息还有呼吸,背起张凤梧又向外冲去,他背着一个人不太方便,既要护着她又要跟一群人打,武功再高也难以对付,身上被砍了好几刀,所幸都是皮外伤。

殷玉龙一路忍着终于杀了出来,这时他拿出了周世芳给他的那个黑色小丸,向地上一掷,轰的一声冒出滚滚浓烟,殷玉龙趁机施展轻功向对面道观奔去,天地门的人等烟过後又尾随而来,这时守在道观里的人已经知道外面出了事,都赶来营救,双方大战起来。

殷玉龙抱着张凤梧一路狂奔来到了居住的道观,但他觉得此地不安全,对于他爲张凤梧疗伤很不方便,万一中途有人打扰,那两人都会有生命危险,可是再不救治,张凤梧恐怕坚持不住了。

殷玉龙想来想去抱着张凤梧来到了道观後面,望着巍峨的山峰,殷玉龙施展梯云纵,几个起落来到了山峰中央突出的一块空地,这块空地仅能容下两个人,而且石壁上长出一棵松树正好遮挡住了他们。

有了地方,事不宜迟殷玉龙盘腿坐下,与张凤梧面对面双手相结爲她输送真气,先稳住她的心脉,将她体内的毒封在一处,防止扩散进入五脏六腑,然後调转张凤梧的身体,将手贴在她的後背,给她运气逼毒,两人头上渐渐都冒出了一层白气,运功逼毒已经进入了关键时刻,殷玉龙头上的汗水直往下淌,张凤梧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过了三四个时辰,张凤梧发出嘤咛的一声,有了点反应,殷玉龙感觉有救了,加快运功,一股强大的内力过去,张凤梧吐出了一滩黑血,毒被逼了出来。

殷玉龙收回真气停止运功,张凤梧突然向後一倒,躺在了殷玉龙怀里,殷玉龙叫了几声:「凤梧妹妹,凤梧妹妹,你醒醒啊,我是殷玉龙,你的玉龙哥哥啊,你起来看看我。」

喊了半天,张凤梧慢慢睁开了眼睛,朦朦胧胧的看了一眼殷玉龙,嘴张了几下,似乎说了什麽,可说的什麽一点也听不清,殷玉龙赶紧把耳朵贴过去,可没等听清,张凤梧又晕了过去。

张凤梧心里更加着急,忙了这麽半天,爲什麽凤梧妹妹还不醒,究竟怎麽回事?毒血不都已经逼出来了吗?

殷玉龙把手搭在张凤梧的脉搏上,她的脉搏跳动非常缓慢,从手指发出一丝真气进入她的体内一探发现张凤梧中的毒非同一般,毒性非常大,虽然逼出了大部分,但体内仍有残余,而且仅靠内力是逼不出来的,反而会加重伤势,怎麽办呢?

殷玉龙突然灵机一动想到曾在灵蛇岛张无忌的医书中看到过对于中毒者可以采用推宫换血的方法治疗,殷玉龙毫不迟疑,遵照医书中所说,首先用匕首将他与张凤梧两人的手心都割了一条口子,两人掌心相对,殷玉龙运起内功,使血脉相通,把张凤梧体内的毒血吸入到了自己体内,自己新鲜的血液进入了张凤梧体内。

一个时辰後殷玉龙感觉张凤梧体内的毒一点都没有了,便停止了运功,封住了两人肘臂上的穴道,防止血液流出,然後很吃力的撕下自己衣服上的一条白布,张凤梧手掌上的伤口包住了。

接着殷玉龙扶着张凤梧的身体让她倚靠在山体上,完成了这一系列事情,殷玉龙已经是呼吸急促,呼呼喘着粗气,眼前已经是一片模糊,但由于他体内有九阴真经和九阳神功两大绝世神功的内力,对他很自然就形成了一种无形的保护,内力不如他的人想要靠近偷袭他不但他没事,偷袭的人反而会被他强大的内力所伤,中毒也是一样,虽然毒性使他有些迷糊犯晕,但他仍然有意识,真气会自然流动,保护他的五脏六腑,以至于他没有像张凤梧那样马上晕倒。

就靠着他的这一点点意识,殷玉龙双手擡起放于头顶,双手合十後置于胸前,运起九阴真经中的疗伤篇的行功方法,开始爲自己排毒,毒素沿着他体内真气的流转从他的头顶化爲蒸汽冒出。

行功完毕,他又运起九阳神功恢复内力,调息修养,慢慢地脸上的顔色变得红润了,之前的昏厥也没有了,殷玉龙双臂弯曲,双手平放于胸前,手掌向下将真气收在丹田之内,完成了一番排毒治疗。

这时张凤梧手动了一下,眼睛慢慢睁开醒了过来,手撑地想要坐直来,但由于她刚刚把毒排出恢复意识,体力还没恢复,一下子没坐直,发出了声响,殷玉龙刚刚运完功听到声音,马上睁开眼睛去扶张凤梧,殷玉龙:「凤梧妹妹,你醒了,吓死我了,你感觉怎麽样?」

张凤梧转过身擡起头看见了殷玉龙,却是一脸惊讶的表情,瞪大了眼睛,本来就刷白的小脸这一诧异更显得虚弱,殷玉龙:「怎麽了?凤梧妹妹,我是玉龙啊。」

张凤梧:「你,你的头发,玉龙哥哥,你的头发怎麽,怎麽会这样?」

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殷玉龙:「我的头发?我的头发怎麽了?」

说着去看自己的头发,他把自己的头发拉到前面一看,全都白了,自己也是一脸的不相信,一脸的出乎预料,怎麽回事?

因爲张凤梧使用的毒,毒性太强,虽然只是体内残留的一点,身怀深厚内力的殷玉龙还是受其影响,虽然没有中毒身亡,但排毒过程中却弄得成了一头白发,未老先衰,长相虽然还是英俊少年,但头发却犹如八九十岁的老人。

殷玉龙强顔欢笑,说道:「没事,只是白了一点而已,只要你没事就好了,你中的毒太强,没想到爲你逼毒过程中却成了这样,这也无伤大雅,以後不用着急等着它慢慢变白了,我可以提前体验一下老人家的感觉。」

他便笑边安慰张凤梧,其实在他眼里白点头发算什麽,只要还能看见张凤梧,头发没了又怎麽样,与张凤梧相比,这些无关紧要。张凤梧却很伤心,没想到自己想帮他却害得他人未老头先白,泪水止不住的流出,不知该怎麽表达自己的歉疚,更对殷玉龙对待自己的那份心而感动,有人如此待她,夫复何求。

殷玉龙把她抱在怀里说道:「凤梧妹妹,不哭了,都没事了,告诉我,陈理怎麽样了?爲什麽我赶到时只有你一个人在?」

张凤梧坐起擦了擦眼泪说道:「我把毒下在酒里,我们两人都喝了下了毒酒,我看见他中毒了,但我也中毒没见到後来他怎麽样我就晕倒了,你没看见他?」

殷玉龙:「没有,奇怪,难道他中毒是假的?还是他逃走去运功逼毒了?我们下去看看吧。」

张凤梧:「好。」

殷玉龙抱起张凤梧从山上飞了下来,落在了道观前,张凤梧此时还有些虚弱,靠在殷玉龙身上,殷玉龙一只手揽着她往前走,去看双方战事如何。

天空一片灰暗,云彩特别的低,几乎伸手就能够到,压抑的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血腥味,令人直作呕。

一眼望去,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数不清的屍体,占满了道路,几乎没法下脚,殷玉龙扶着张凤梧边走边叹息,脸上露出难以言说的表情,是同情,是可怜,也是愤怒。

爲什麽要杀这麽多人?他们虽爲虎作伥,也曾做过许多坏事,但只有死才可以解决吗?

他们也是人,也有父母兄弟,妻子儿女,难道他们就全都是心甘情愿的吗?

难道他们就真的十恶不赦,一无是处,不值得原谅吗?

我们说他们是魔,自己以武林正道自居,可同样是拿刀杀人,有甚麽区别吗?我们就跟他们不一样吗?他们越想越不能理解,这就是江湖吗?

太可怕了,只有最终的胜利者才有发言权,成王败寇,没什麽是非要争辩清楚,弄出个对错的。

两人正欲再往前走,突然迎面有人叫了一声:「玉龙哥哥,凤梧姐姐,你们来了。」

原来是上官瑶淼,她与周芷若一起被抓来天地门,刚才混乱之中双方厮杀,有人趁机把他们救了出来,两股人里应外合,天地门一败涂地,本来天地门不至于这麽快就输,但是陈理突然不见了,天地门群龙无首,成了没头的苍蝇,乱打乱撞不知该如何处置,加上对方来势汹汹攻了个他们措手不及,因此才损失惨重,很多人趁机逃走了,不再管天地门的守卫,任由这些武林人士进出,上官瑶淼是特意跑出来找他们的。

当她来到两人面前,见一个脸色苍白憔悴,一个头发有如九十老翁,有些傻了,说道:「你们怎麽了?玉龙哥哥,你的头发怎麽会?」

殷玉龙:「此时说来话长,稍後再说,你们都逃出来了?」

上官瑶淼:「都逃出来了,天地门气数已尽了,只是没见到他们的门主。」

殷玉龙:「我怕爹娘也出来了?他们还好吗?」

上官瑶淼:「他们都很好,现在正在追杀天地们的残余势力呢。」

殷玉龙:「瑶淼妹妹,麻烦你先帮我照顾一下凤梧,我去看看,帮一下忙。」

上官瑶淼:「好,你去吧,凤梧姐姐就交给我了。」

说着从殷玉龙手中接过张凤梧,上官瑶淼搀扶着她,殷玉龙冲张凤梧点了点头,张凤梧轻轻地说了句:「小心。」

殷玉龙会意後离开。

殷玉龙转身向对面天师府而来,到了天师府却没见到人,只有一地的死屍,翻到的火盆,浓烟滚滚气味十分难闻,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狼叫和野狗的吠声,殷玉龙沿着之前来救张凤梧时的路一路找来,双掌伸开,真气护住全身,耳力可听千里,眼晴如明灯一般,小心翼翼四处观察着,突然身後发出一点声音,殷玉龙急忙转身,看见一个黑影跑了出去,殷玉龙不假思索拔腿便追。

那个黑影好像知道身後有人追来,拼了命的跑,还不断变换方向,殷玉龙催动内力,越追越近,几个起落後便到了那人身後,伸手就去抓那人的後领。

只见那个人头一低从殷玉龙臂下钻了过去,殷玉龙转身一看,原来是个老头子,年纪岁不小了,但腿脚还如此灵便,比之年轻人还更胜一筹。

殷玉龙:「你是谁?爲什麽会出现在刚刚的地方?」

那人说道:「老朽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张定边是也。」

殷玉龙:「你也是天地门的?」

张定边:「废那麽多话干什麽,打完了再说。」

话没说完一掌就打了过来,殷玉龙不清楚对方底细,不敢怠慢,身子一侧,这一掌贴着他的身体过去了,张定边一掌不中,伸出的手立马回转过来又是一掌,这一掌呼呼带风,却感受不到一丝凉气,面前像是有一股强大的热气流袭来,要让人窒息似得。

殷玉龙通过这两招的观察,知道了对手虽然内力深厚,招式老辣,很有对战经验,但跟自己比起来还差很远,当下放下心来,沉稳应对,爲求速战速决去找爹娘,出招越来越迅速,张定边鬓边的汗出来了。

殷玉龙见时机一到,虚晃一招,一拳打向张定边胸口,张定边来不及躲闪,但把胸亮给敌人,自己必死无疑,没办法只能出掌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拳,只听咔嚓一声张定边的手臂被震断了,人飞出几丈远,落地之後一口血吐了出来,站不起来了。

殷玉龙来到他身边,问道:「陈理在哪?」

张定边一句话也不说,看也不看殷玉龙,殷玉龙想对他再略加惩罚,擡起手刚要出招,突然来了一个人,远远的就拍出一掌,一股强大的内力向殷玉龙扑面而来,殷玉龙不敢硬接,脚一踮地飞身而起,躲过了这一掌,落在一边。

殷玉龙定睛一看,正是陈理,他原来没有死,只不过头发蓬乱,像个疯子,面部青紫,有如夜叉,简直没了人样。

陈理突然来到是因爲之前他确实中毒了,但爲了保住性命,他躲进了自己闭关的密室,这个密室只有他与张定边两人知道,不到万不得已时是不会啓动他的,他平时练功有其他的密室,那些都不足以掩人耳目,这也是张定边爲他精心设计的,殷玉龙刚才进入密道,正是陈理逼毒的关键时刻,爲了不打扰他,引开殷玉龙,张定边不惜以身犯险,调虎离山,爲陈理争取时间。

陈理便借机在密室中施展无名神功最高深的心法,将真气倒流,把自己完全冷冻,使体内的毒血凝聚结冻成血块,然後再有劳宫穴逼出,最後使真气流动恢复正常,逐渐温暖身体恢复意识,这一些列事情说着简单,操作起来相当困难,稍有差池就会窒息而亡,永远成爲一个冰人,时间也要花费好久,从殷玉龙去救张凤梧时,他就开始运功,直到殷玉龙治好了张凤梧他还没完成,所以才会使天地门在此其间遭遇毁灭性打击。

殷玉龙此时要杀张定边,正好陈理逼完了毒,见到这种情景怎能不出手相救。

两人没多说话,又战在了一起,两大绝世高手,都身怀绝世武功,到底谁能赢都不好说,只见两人出手都极快,还没看清怎麽出的手,几十招都已攻完了,刚才使得是什麽招数还没回忆起来,十几个回合又完了,风驰电掣,有吞吐天地之象;浩浩汤汤,有海啸浪涌之势,两人周围几里之内的树木的树叶都被卷了下来,落地时已是干的,完全是被两人对打时周身散发的真气烘烤的,上空小鸟都飞不过去,仿佛撞上了一股气墙,扑棱棱掉在地上摔死了。

突然两人又同时催动内力,真气的能量又变了,刚才还烤的像酷暑天气,此刻又像进入了北极,地上死屍流出的血都结冰了,两人拳脚来去间裹挟的风把地打扫的干干净净,尘土都飞没了,就剩结实光亮的大地。

就在两人如火如荼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殷玉龙却突然看着有些迟缓了,原来他刚才爲张凤梧疗伤耗费了太多真力,虽然神功在身,但还没来得及多休息一会就遇到个这麽强的对手,时间一长几百个回合下来,便有些许吃不消。

陈理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时机,飞起一脚先攻殷玉龙下盘,殷玉龙躲他这脚便飞身跳起,陈理毫不停顿连踢了几脚,接着虚晃一下,一掌打向殷玉龙小伉,殷玉龙急忙双脚互点又向上升起躲过这一击,接着身子在空中一旋转,头下脚上攻向陈理,陈理仰面和其对打,伸手扣住了殷玉龙手腕,把殷玉龙拉了下来,两人面对面近距离的开始拆招。

陈理右手抓着殷玉龙左手,殷玉龙只好用右手还击,两人一只手你来我往,使得都是最普通的擒拿手,像控制住对方,另一只手虽然抓着,但也在不停的挣紮,一个想脱开,一个想抓紧,两人几乎贴在一起了,看不见打斗却每一分锺都惊险万分,简直就是生死时速。

纠缠了一炷香的功夫後,砰的一声两人双掌相对互拼起内力,殷玉龙吃了亏,後退了五六步,喷了一口血,站立不住蹲坐在地上。

这时突然听到一声:「玉龙哥哥。」

张凤梧在上官瑶淼的搀扶下赶了过来,正好见到殷玉龙吐血,忙挣开上官瑶淼奔向殷玉龙,陈理见张凤梧来了,擡起手就是一掌,殷玉龙大叫一声:「别过来,快闪开!」

可已经晚了,殷玉龙来不及去救了,殷玉龙眼睛一闭,心想完了,自己也没了活下去的心情了,谁知这时候听到张凤梧喊:「瑶淼妹妹,瑶淼妹妹。」

殷玉龙睁眼一看,居然是上官瑶淼口吐鲜血昏倒在张凤梧怀里,是她及时跑过来替张凤梧挨了一掌。

陈理见後哈哈大笑,对手都被自己打败了,没人可与他对抗了,像着了魔一般,分不清是哭是笑还是叫了,殷玉龙看他好像疯了,突然飞身起来一把匕首掷了过去,正中陈理小腹,接着手掌跟到,连续发了二十多掌,打的陈理一直都没有还手机会,嘴里流出的血都已经由红变黑了。

殷玉龙打完这几十掌後,凝聚内力使出十二成功力来了最後的奋力一击,陈理身体倒飞出去,在地上挣紮了几下,最终也没能起来,腿一伸脖子一歪归了天了,殷玉龙也因这最後一下筋疲力尽,瘫倒在地,嘴角的血还是止不住流了下来。

另一边张凤梧抱着上官瑶淼还在痛哭,後悔是自己害了她,殷玉龙挣紮着跌跌撞撞的来到他们两人身边,说道:「凤梧妹妹,我们赶紧走吧,这里不属于我们,一切都已经解决了,我们再留在这里也毫不意义。」

张凤梧:「那瑶淼怎麽办?」

殷玉龙:「带着她一起走,不管用什麽办法,我们一定要救活她。」

张凤梧:「我们去哪?」

殷玉龙:「天涯海角,哪里没有江湖就去哪里,相信总会有一个可以容下我们的地方。」

张凤梧:「真的有远离江湖的地方吗?」

殷玉龙:「我相信有,没有,我们可以创造,从我们开始,它就存在了。」

张凤梧:「天上地下,我都陪着你,我们现在就走。」

殷玉龙扶起张凤梧,抱着上官瑶淼,向山中走去,慢慢消失在蒙蒙的雾中。

等各派中人赶回来四处寻找,也没发现他们的踪影,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生是死。

江湖又恢复了短暂的平静,到处都能听到龙凤双侠的事迹在口口相传,所有人都说曾看到他们出没的身影,却没一个是真的,仿佛他们就在你身边,又好想离你很远,或许他们只存在人们的想象中。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