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圣魔邪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白纸(canykuo)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圣魔邪灵 圣魔邪灵

    这世间往往依循着恒久不变的天理定律,无人能够跳脱幸免。  魔与王,就是这样一个好例子。  一旦你杀了魔王,却无法成为国王者,那下场将会落得比魔更加悲惨!  有时候铁则决不容许破坏,除非,你想变得跟我一样。  我叫伊斯特.赛达,曾经满心怨恨的度过了五百年岁月,一心求死却怎麽也死不了。  故事,就是从这麽一段过去开始。

    白纸(canykuo)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圣魔邪灵》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圣魔邪灵》,是作者白纸(canykuo)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世间往往依循着恒久不变的天理定律,无人能够跳脱幸免。  魔与王,就是这样一个好例子。  一旦你杀了魔王,却无法成为国王者,那下场将会落得比魔更加悲惨!  有时候铁则决不容许破坏,除非,你想变得跟我一样。  我叫伊斯特.赛达,曾经满心怨恨的度过了五百年岁月,一心求死却怎麽也死不了。  故事,就是从这麽一段过去开始。

《圣魔邪灵》 第六十回、献身 免费试读

当天夜晚辗转难眠的玛哈尔不停在营帐里来回踱步,脑海中思索的,还是嘉蒂亚临走前所遗留下的最後一句话。

「欣喜若狂的好消息……难不成,老头子终於肯传我最後一招密术麽?」

「不……不可能的,要是他肯全心全力传授予我禁术的奥义,我也不用长期倚赖那种药物,而且他早在二十年前便该这麽做了,也无须要我在众人面前,与他合演那场戏……」

「如今左斯与死老头的各半禁书,都已经详记在我脑中,配合翎蛇血的激促效果,没道理不能突破最後一层界限才是,到底是他隐藏了什麽秘密,还是提炼的血质不够威猛?」

玛哈尔再度陷入了沈思当中,在他的记忆里面,世上没有任何血质,足以匹敌翎蛇血萃取出的毒性,但嘉蒂亚那自信满满的说词中,却又给了他另一条探索的方向。

「难道说,是他吗?」就在此时,玛哈尔的脑海里迅速地浮现出一个人的名字,一个既陌生,又不能言传的罪恶名词。

「应该是他!没错……这个恶魔一定仍然活在这个世上!」顿悟般的灵光乍现,让玛哈尔的双眼为之一亮。

「嘿嘿……哈哈哈!我的无尽天威终於有着落了!哈哈哈哈!」苦练十多年的最终一式,眼看即将在近期之内,大功告成。

为了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狂啸不已的玛哈尔立刻祭起了通联术法,与远在千里之外的密法宗师取得联系。

「玛哈尔,这麽晚了……找我何事?」从叶布勒司的语气中,显然仍尚未就寝,而且以心电感应的回覆话语非常简短,似乎不愿让人听出他是有所顾忌。

「怎麽,还有外人在吗?」玛哈尔毕竟与叶布勒司共事多年,马上便能听得出他语带保留的含意是什麽。

「嗯,有一名访客。」

「立刻赶他走,我有要事跟你商量。」

「知道了,稍待片刻。」

「好了,你想说什麽就说吧,反正我们伟大的总团长麻,只有遇上最棘手的问题时,才会想到我这不求报偿的苦命兄弟……」过了半响後,叶布勒司才又发挥他故作幽默的挖苦功力。

「不说废话,我的宝贝女儿呢?」

「哈,开头就知道问女儿的近况,算你大野狼还有点良心。」叶布勒司随手往空中一指,玛哈尔的周围便立刻召唤出一面光波魔镜,将千里之外的即时影像,原原本本地传送到他眼前。

只见娇小的贝蒂身上盖着一件裘皮被单,金发的女娃,沈沈地躺卧在舒服的花瓣锦床上,白玉的肌肤,就像陶瓷砌成一样精致。

「这下你可以安心了吧?为了照料你这『乖巧』的心肝宝贝,我可是寸步不敢让她离开视线。」叶布勒司还故意加重语气的强调着,不过,从他刚结束访谈,便立刻出现在贝蒂房里来看,可见看护的工作的确做得十分彻底。

「这几天……贝蒂还有没有任何异状?」

「能有什麽事?再说,我这地盘上贝蒂能搞出什麽名堂吗?」叶布勒司对於自己的能耐一向很有自信,而且回答贝蒂的事情时,也始终轻描淡写地不着痕迹。

「好了,『老爸时间』已过,你想谈论什麽就直接说吧,反正对我而言,一定也不会有什麽好事……」叶布勒司双手一摊,似乎对於玛哈尔的仰仗与付托,早就习以为常。

「老头子要我回去一趟,但这会准是没安什麽好心眼,他看我最近东进西出疲於奔命,要不是又想狮子大开口,就是替他除掉什麽心腹大患……」

「你也别老是跟他呕气,要知道,人老了总是特别怕寂寞,有时候,做点表面功夫反而更为重要。」

「哼,你想要我跟你一样?门都没有!」玛哈尔掌心重重地往桌上一拍,另一件碎石裂像便即刻产生。

「你叶布勒司可是继承他魔导术的毕生绝学,甚至冠上了密法宗师的崇高地位,而我呢,却必须为了他背负叛徒的罪责!」

「再怎麽看,你也贵为联盟一百零八团的总团长,我怎麽说也望尘莫及,再者,怎麽不见你以前有这般抱怨,难不成……是因为左斯的关系?」

「哼!」对於自己被叶布勒司给猜中心思,玛哈尔只是冷冷地不吭一声。

「我明白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老头是曾答应过你,只要偷回天禁上册,就准你恢复门生身份,要是将来左斯追究,也绝既不会让他动你一根汗毛……」

「他才没那个胆跟左斯撕破脸!否则,怎麽会龟缩在川原冰河内,不敢让人知道他的行踪?」

「这也不好说啊,毕竟魔导士能同时修练世上任何一种魔法,却也必须花费比常人多数倍的时间,当年的天妖神厥纳闇,还不是为了修练『蜕魔妖体』而闭关了七七四十九年。」

「说不得哪天等老头学『全』之後,会愿意传你无尽天威也说不定。」叶布勒司依旧极力地打着圆场,设法调解怒火中烧的玛哈尔,不要意气用事。

「哼,书是我替他偷回来的,所有的罪孽却由我一人承担,这公平吗?好处全被他给占尽,这麽多年来,死老头还不是当我是只楷不尽的肥羊罢了!」

「哇哇哇……事到如今还是如此偏激,你玛哈尔可过得一点也不差啊,所有生杀大权尽在你这总团长手中,不如就当作日行一善,帮帮老头子一点小忙,犯不着为此发这麽大脾气。」

「如果让我练成无尽天威,我就不用处处受死老头的监视与要胁,而且,也没有人会是我的对手了,我玛哈尔的时代,才能真正的降临!」

「你到底真正想说的是什麽……」叶布勒司十分清楚,玛哈尔从来都是个充满野心的男人,甚至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等到时机成熟之後,我一定要让世上的人都知道,没有人!没有人可以再命令我做任何事!」

「难不成,你想再背负一次罪名?」叶布勒司明白,玛哈尔要的绝非只是总团长头衔而已,他随时都在为更高的权力预作准备。

「那也不过是迟早的事,只要你先替办妥一件事。」

「说来说去,你究竟要我怎麽做,兄弟……」叶布勒司收起了玩笑的表情,一双眼睛流露出罕见的犀利。

「我要你帮我一件事,这件事,需是从老头子口中弄到这项消息。」

「喔?」

「我现在迫切需要找到它,半个多月前,寄生在碧莉丝体内的魔物就曾透露出一点口讯,只是去过了精魔遗址,最後却查不出个所以然。」

「我派了一组搜查小队想调查清楚,只可惜至今仍然音讯全无,偏偏嘉蒂亚的这次来访,却又让我更加坚信,她一定在那片魔域中看到了什麽秘密。」

「能有什麽秘密如此吸引你?」叶布勒司故意顺着对方口风问下去。

「要是没有猜错,嘉蒂亚一定是发现了『妖神血』的秘密。」玛哈尔嘴里一面说着,身体却不自觉因兴奋而颤抖着。

主宰者宫殿内洁莉一个人慌张地在殿堂内四处奔跑,脚步一点也不敢耽搁下来,深怕丽芙会因为自己的延误而丢了性命。

「出来!你在哪里!快出来!」

慌乱的少女不小心在地牢里迷失了方向,幽暗火光中到处都是相同的斑驳石壁,也不知经过多久时间,几近虚脱的洁莉,才找到伊斯特的所在。

「喝喝……救……救我妹妹……快……」剧烈喘息的洁莉,嘴里结结巴巴地直指着伊斯特叫道。

「嘿嘿嘿……你这是来求我的吗?」伊斯特坐在漆黑色的王座上,背後的女人伸出双手搂抱躯体,盘腿的四肢甚至紧紧地缠住少年不肯松开。

露出脸面的碧莉丝,眼神完全涣散地舔着耳朵,湿润的舌尖不停深入男人耳洞里舔弄,娇喘的呻吟,随着背受的施压而越抱越紧。

「丽芙……芙……就快死掉了……救她……我什麽都答应你……」如今的洁莉,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与念头,去关注到碧莉丝身上的变化。

「这是你亲口说出来的答案麽?」伊斯特一副不想理会的躺卧在人形椅上,继续享受着被人抚摸、拥抱的滋味。

「我……是,是!我答应你!」嚎啕大哭的洁莉,明知这是对方的阴险诡计,眼前仍是咬紧牙关地答应对方,先把丽芙救回来再说。

「嘿嘿,这样的妹妹真值得你为她付出一切麽?」伊斯特嘴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双手一拍,由他身後竟缓缓步出两名熟悉的美艳女子。

「啊!丽……」洁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应该中毒昏迷的丽芙,如今却完好无缺地站在她面前。

「这是……怎麽回事?」洁莉正想跑过去拉住妹妹,却见夏雅将嘴伸到丽芙耳边呢喃几句,在有意无意中,甚至还出现吸咬耳垂的暧昧举动。

「就让你妹妹亲口告诉你吧。」伊斯特仍旧舒服地坐在王座上,高慢地指示着丽芙向自己姊姊说明一切。

「笨洁莉,我就老实说了,这一切还都是为了让你献身给主人,才特地装出来的。」

「不!不是的……」

「人家这一次总算骗过你了是不是?嘻嘻,看来我的演技应该变好了,连你都没有察觉到是装出来的。」丽芙纯纯的脸蛋上,依旧是那般天真无邪的俏皮模样,但她所做出来的事,却又让洁莉感到不寒而栗。

「为什麽?为什麽要这样!」

「都说你变笨了,丽芙可以为心爱的主人做任何事,当然也包括了奉献自己的亲姊妹,这一路能把你骗到这里来,可还是我主动向主人要求的……」

「呜呜……不是的……你是骗我的……呜……不可能这样……」

洁莉的脸上布满泪水,再怎麽也不肯相信,跟自己血浓於水的双胞妹妹,竟然会无端端地出卖自己。

她多麽希望丽芙会笑呵呵地告诉自己这是玩笑话,只可惜眼前恶魔似乎站在绝对的地位上,所有接触到他的女人,竟然全都变了另外一副模样。

「呜……快告诉我,你是骗我的……快醒一醒……你别吓我啊……呜呜……」

「不,你错了。」神色诡异的丽芙,缓缓脱去她身上的外衣,浑身一丝不挂地走到洁莉面前,并且将她的手硬是放入自己私处内。

「啊……你做什麽?」

「啊哈……你看……是不是湿的要命呢?人家每一分钟都想着怎麽让主人把肉棒放到里面去,嘻……」洁莉狼狈地把手抽回来,但在沾满蜜液的指头上,却意外散发着一股淡淡地迷香。

「怎麽样?这才是真正的我。」丽芙仍旧紧抓住姊姊的手腕,还把沾有自己黏精的手指,轻轻送入洁莉的嘴巴里去。

「你干什麽……咳咳……呸……唔……」事出突然,洁莉连忙想将咸咸地液体吐出来,却见丽芙表情像贪玩的狐狸一样,眼睛骨碌碌地不停转动着。

「没什麽,忘了告诉你……我的淫水会让身体很快地热起来呢,是不是觉得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没想到丽芙竟然在洁莉耳边,像调情一样地轻声细语。

「不……」

「嘻……我已经迫不急待想让你明白那种舒服的滋味,好不好……也加入我们吧……」丽芙咬着姊姊的耳垂,像条小猫亲密地舔吻对方脸颊。

「不要!」

浑身不自在的洁莉用力推开妹妹,尽管眼前的视线逐渐模糊,燥郁的肢体火热难耐,但她也绝不要变成跟碧莉丝或丽芙一样,脑袋里只想着叫恶魔侵犯自己。

「桀桀桀,怎麽样……双胞妹妹的滋味是不是很棒呢?」此时伊斯特也离开紧抱着的王座,走到洁莉的面前,观察她的表现。

「看看她们,你改变不了淫性深植之後的完全转变,碧莉丝与丽芙是心甘情愿留在这里,谁也带不走,如果你想留在这里,便会跟她们一样。」

直到如今,伊斯特都未曾露出半点强迫的意味逼她就范,反而一再以胜利者的姿态,冷冷地瞧着她陷入痛苦抉择。

「我……呜呜……我……」洁莉的脸上崩溃地放声哭泣,红肿的瞳孔凝聚着无穷的恨意,随手拣起一根短笛状的尖刺之物,突然就对伊斯特发难。

其实洁莉一直默默地在等待着偷袭机会,从她不小心踢到破魔笛的那一刻,心里就想着一有机会,便要让这恶魔後悔莫及!

「嘿嘿嘿……」没想到伊斯特竟似毫不在意地未加闪避,只是任由洁莉冲动地把短笛刺进自己的肚子里。

「啊啊!」得逞的少女慌乱地向後倒退,眼前的恶魔却反手抓住她,并且用力地把洁莉拖往自己的身体里去。

「嘻嘻,不用逃避,我会卸下你心理的傲慢,让你见识什麽是最残酷的真实……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额头上的蓝眼绽放异光,嚣张的恶魔,正一点一滴地把少女身躯,拖入到虚无之眼的真实世界……

幽暗深渊的另外一处耀眼的紫光照映在整片虚无旷野中,深幽空旷的废墟内,如今却突然多出了一群不请自来的闯入者。

为首之人只着一身轻便军装,连一件随身武器也没带上,与他身後数十名装备整齐的部属将领炯然而异。

「这就是精魔族的地盘麽?」玛哈尔脸上皱着眉头,似乎对於四周全是荒芜峭壁的石林景象,感到十分厌烦。

「哼,不然你以为这里是观光乐园吗?」答话的女人嘴里有些酸味,并且迳自走向一具运作中的特殊仪器,等她接通之後,耀眼的紫光却变成一道雷色光束,并且迅速地在一张羊皮纸上描绘记录。

「嘉蒂亚,这又是死老头的新发明麽?怎麽从来没见过这麽丑陋的怪仪器?」玛哈尔看了一眼运作中的铁制盒子,很显然这东西已经在此放置了一段时日。

「不知道就别装懂,这叫天测地辅仪,能够自动定位所有区域内的地理环境,六天前便开始记录下这整座区域的所有变化,包括每一时辰的位移。」

嘉蒂亚等人的再度来访,并非经由原先流出的传送通道进入,此地环境是当时两对人马受困前所架设好的,幸好每一项仪器都丝毫无损、运作正常。

很快的,地辅仪上密密麻麻地绘出了六、七十份羊皮地图,经过嘉蒂亚的耐心比对之後,大致上已经能归类出妖魔的主要活动区域。

「所以他的老巢应该在这里是不是?」看着越来越靠近的地域,玛哈尔的兴奋之意溢於言表。

「仪器是不可能说谎的,你所要找的圣魔灵体之子,必定就在这片领域。」嘉蒂亚指着地图上最密集的活动据点说道。

「嘿嘿……很好,驻紮小队给我死守在此,先遣部队在半个小时内给我立刻整装完毕!」

「是!」玛哈尔的一声令下,所有武装成员立刻以最快速度,完成战备工作。

「这一次,我要布下天罗地网,就连私人恩怨也一并算清!」愤恨的眼神,夹带着一股势在必得的野望与决心,没有人,可以在玛哈尔亲自率领的格杀部队下,幸免於难。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