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精斑简明(不朽的兔子)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精斑 精斑

    昨晚和周嘉伊做完爱的时候,她忽然问我:「你说过想写一篇色情小说的事情现在还算不算数。」  当时我正用她的湿纸巾擦着龟头上的一滴精液,冰凉的纸巾接触到还怒气冲冲的龟头,浑身一个哆嗦,心里说:我他妈怎麽什麽事都跟这小娘们说。

    简明(不朽的兔子)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精斑》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精斑》,是作者简明(不朽的兔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昨晚和周嘉伊做完爱的时候,她忽然问我:「你说过想写一篇色情小说的事情现在还算不算数。」  当时我正用她的湿纸巾擦着龟头上的一滴精液,冰凉的纸巾接触到还怒气冲冲的龟头,浑身一个哆嗦,心里说:我他妈怎麽什麽事都跟这小娘们说。

《精斑》 (6、3) 免费试读

从下午4点到5点半的一个半小时时间里,我们在周嘉伊的公寓里接着欢淫作乐。那天是周四,所以我和周嘉伊的关系是她主我奴,一进卧室门,她就把我推倒在床上。我们在这张床上做爱的次数还不如她的诊所多,但是这张床也算是浸透了我们淫乱的每一个片刻,周嘉伊将我的衣裤全部扒光,手脚摊开用她的睡衣带子绑好固定在床上,然後才神秘兮兮地去浴室里换衣服。

再出来的时候,她换了一身圣诞主题的情趣套装,手里还拿着一包东西。从床尾慢慢地爬了上来,张开腿,坐在我的脸上,抓着我的头发,将早已湿透的阴户在我的脸上磨蹭着。

要说周嘉伊骨子里的淫荡,那是根本不需要调教的,第一次性爱就感觉出来了,虽然我们只尝试了口交和普通性交,她的表现平平。但一个月不到,她就熟练掌握了淫语、手淫、乳交、口交、户外器具、露出等等各种要领,要说我调教她,不如说她是如何开发我的敏感带。单就淫语而言,她的想象力简直逆天,而且每一句都会击中我心里的弱点,我摘抄两段大家感受一下。

「我现在就是你能想起来的今天某个见过的女人,让我猜猜你现在想起谁了?你们公司的新前台?那个喜欢穿T- BACK的小女孩?还是刚才酒店前台的那个实习生?她穿的头发两天没洗了,昨晚她男朋友把精液射在她脸上,有一股精液流到她的头发上,她只是用卫生纸擦了擦,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她都已经忘了头发上的那块精斑。她来到酒店上班,也没有同事注意到她左边头发上的那块精斑,但是你注意到了。你看她的时候,视线被那块精斑吸引了,她觉得你看她的眼神有些别扭,就像她极力想装出美国口音的英语,廉价的唇膏在嘴角会晕开,已经穿了三天的内衣的味道。

她也注意到你,你这个月第三次在这里开房,她知道你要干什麽,开房,操女人。她羡慕你的生活,尽管她并不了解你的生活,她开始观察你,你不像绝大多数有钱人那样,油性皮肤,秃顶,眼球泛黄,口臭,并且没有礼貌。

她喜欢你,因爲你的签名很漂亮,手指也很漂亮。她想过如果自己男朋友像你一样该有多好,每次做爱的前戏可以长一些,尽量多抚摸她,抚摸她的脖子,那是她的敏感带,还有阴蒂上面一点点,那块皮肤,那是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她喜欢叫那里椰蓉,这一点连她男朋友都不知道。她男朋友每次做爱都只是将她的阴道舔湿,然後掏出阴茎开始抽插,他很持久,会连续抽插20多分锺,有时她会高潮,但绝大多数的时候不会,因爲她害羞,不敢在抽插的时候抚摸自己的小隐私。

她快高潮的时候会管自己叫骚逼,她男朋友喜欢这样,她说快操死我,操死这个骚逼,把它操坏。没多久她男朋友就会高潮,拔出鸡巴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像一块被吐回杯子里的冰块,毫无价值。她的男朋友会在她的奶子上射精,她看着那个家夥将精液射在自己的胸上,觉得自己好庆幸没有高潮,否则可能真的会爱上这个浑身蛮力的家夥。

她注视你,注意力全部都在你的手表上,她知道这个牌子,ZENITH,她觉得和你的西装很搭配。现在是下午4点,她想不出你的职业会是什麽,生意人吧?或者只是一个花花公子,富二代。

你要一间大床房,但是她告诉你大床房没有了,免费爲你升级爲行政套房,因爲那里不经常有人上去,整层只有一个服务员。她决定跟踪你,看看你在做什麽。

15分锺後,她悄悄地靠在门口听里面的声音,你在打电话,她有点失望,觉得你和其他生意人没有什麽区别。她决定进去看看,她敲门,你打开门的时候还在电话,她说酒店附赠的水果和香槟,其实是她从库房里偷的。

你开门让她进去,她注意到你在房间里抽过烟,床上有躺过的痕迹,她绕过床,想将果盘和香槟放在书桌上,但是她低头的时候,看见垃圾桶里有擦拭过的卫生纸,她知道,你刚才一定在酒店里手淫来着。她有些惊讶,甚至从空气里闻到了隐约的精液的味道,她下意识地夹紧了自己的双腿,她的小椰蓉开始变得敏感起来,她觉得自己下面应该是湿了。如果现在你将她丢在床上,她一定不会抗拒。

她回过头看你,你站在窗前就好像她根本不存在一样。她想或许你看不见她,她走到你面前,挥了挥手,但从你的眼睛倒影里,她根本看不到自己。原来你真的看不到她,她觉得眼前有些模糊,呼吸也变得紧张起来,她决定大胆地进行下一步,她走到你的面前,凑近你的脸,烟味儿和香水味儿,挺好闻。她伸出舌头,舔你的脖子,这也是她的敏感带,你根本没有反应。她又舔你拿电话的手指,你有些烦躁地换了个手接电话,给她吓了一跳,她觉得应该讨好你,她把舔湿的手指放在自己的裙底,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纯棉内裤,裤底有些湿了,她也没想到自己会变得如此不堪。

她的阴毛挺旺盛,她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她将自己的阴毛撩起,露出那块小椰蓉,然後用你的手指去触摸那里,她很亢奋,因爲除了自己,几乎没有人碰过那里,她用你的手指沾了一些逼里的淫水,然後继续抚摸那里。

她坐在窗台上,拿着你的手指爲自己手淫,她另一只手将衬衫脱了,解开胸罩,Acup的乳房,这就是她不自信的根源,但是此刻她不用害羞,因爲你看不见她,她可以放心大胆地开始自己的淫行,她一只手搓揉着自己的乳房,一只手用你的手指搓揉着自己的阴蒂,她看着对面写字楼里那些忙碌的人,幻想她的男朋友也在里面,她看着他在埋头工作,而自己却在对面放荡,她希望你可以挂了电话,将她按在落地窗前操她,她从来不敢这麽想,但此刻,她多想在自己男朋友面前被一个陌生人侵犯,她想让自己男朋友看见自己放荡的样子,甚至想让你在她男朋友面前羞辱她,指出她的种种破绽,前一天晚上他射在自己头发上的精斑,三天没换泛着轻微汗味的内衣,嘴角有些晕开的唇膏,蹩脚的美式英语口音和即将高潮崩坏的身体,她觉得自己廉价得就像一件被人丢弃的内裤,曾经用来包裹欲望的东西,被丢在路边的草丛里,透着淫荡和不堪。

她将你的手指插进自己的逼里,她不敢发出声音,用另一只手加速搓揉自己的阴蒂。她在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你变成一个恶魔,长着巨大的角和强壮的舌头,你跪下来爲她口交,舌头伸进自己的逼里搅动着,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满足感,你们悬浮在酒店的房间里,在那张KINGSIZE的床上,她捧着你巨大的阴茎上下套弄着,看着你狰狞的表情,她不知道此刻是自己征服了你还是你征服了她。

她觉得自己下体流出的淫液比这二十多年流出的还要多,她将你的阴茎放在自己的阴道口,你果然就像一头巨兽一样狂暴地将那根恐怖的阴茎猛插进自己的逼里,她觉得自己的阴道更狭长一些,这样阴茎可以和阴道壁更多地接触,每一次抽插,她感觉阴茎要插进她的胸腔里了,她无法呼吸,她感觉再抽插几分锺自己就要窒息了。但是你用力地一顶,似乎将她的肺叶顶开,她一下又呼吸到了空气,冰凉的空气冲进她的肺里,瞬间就高潮了。

她绝望地看着你,看着你像在操一个洋娃娃一样地举着她的身体,她觉得全世界的眼睛都在看着自己的淫行,她觉得自己完蛋了,昏厥了过去,却又在强烈的快感下清醒过来,然後又昏厥过去,如此反复。她觉得你在失控,你发泄完以後一定会杀了她。她觉得恐惧,嘴角却因爲这种山崩地裂的快感而露出微笑。然後你射精了,精液就像油井喷发一样,将她也射了出去,黏腻地贴在墙上,落地玻璃窗前,她觉得自己真的是死了。

过了很久,她清醒过来,原来自己在员工房里午睡,她摸了摸自己的下体,仿佛刚刚高潮一般地已经一片沼泽。

她起来,反锁了房门,她解开内衣,将白色的内裤塞在自己嘴里,闻着自己略微带着汗味的胸罩,然後又手淫了一次,这次高潮的时候她哭了,她觉得全世界都欠她,她觉得全世界都在奸污她,她的男朋友在奸污她,她的上司在奸污她,她的同事,父母,每天下班的公交车,北京的霾,拥堵的京顺路,三元桥,京广中心,偷偷爲你送去的水果和香槟,都在奸污她。

她哭累了,闭上眼睛又睡了一会儿,心里默默告诉自己不要醒来,永远不要醒来。

十分锺後,她穿戴整齐,站在前台。这时候的你从电梯间里出来,她知道你要办理checkout,她仔细看了看你,确定了你并不是她梦里的那只怪兽。

您好,checkout吗?

是的。

……

手表很好看。

谢谢,我太太送的。

房间有消费吗?

没有。

需要办理我们…

不用。

好的。

谢谢。

不客气。

但其实她想问的是:你在房间里干嘛?

操我的心理医生。

你操了她几次?

三次,我们把台灯和衣柜都弄坏了,她尿在你们的床上,还有地毯上,我射在你们的落地窗前。

真棒,别担心,我们的人会维修打扫的。

谢谢。

不客气。」

对,这就是我所认识的周嘉伊,戴着圣女的光环下一个不折不扣的淫妖,这些肮脏污秽的语句从她那带着播音腔调的嘴里吐出,就像干涸的马赛马拉草原雨季的第一场大雨,金翠色的雨水,灌溉生灵,沐泽万物。

那天下午,我们的主奴游戏比过去的任何一次都要精彩。她从美国给我带回来的礼物,前列腺按摩器,真是只有她才会想到送我这样的东西。

我们第一次尝试,我第一次感受到令人绝望的快感,也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阴茎射出近一米高的精液,周嘉伊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主人,无情的,却带着感动的羞辱,抽打,拧捏,噬咬,我们喝她配置的一种奇怪的苦味的酒,感官被无数倍地放大,音乐变得暴戾而无情,她将自己所有的内衣裤全都倒在床上,她爲我换上她的内裤,丝袜,然後骑在我身上,戴着按摩器继续操我的肛门,我在她的内衣裤堆里再次射精,她命令我将精液舔舐干净,然後继续给我口交,我在她的嘴里射精,我们分享我的精液,然後继续喝酒,继续蹂躏我们的身体,继续射精,她高潮时候的喊声震耳欲聋,我高潮的时候甚至将她从床上丢了出去。我们在床下继续做爱,我骑在她身上狂操她,她的头撞在床沿上,翻着白眼用粤语大喊简明,你就是我的神。我们的双腿缠着对方的身体,我在她的子宫口射精,她闭着眼睛说:「我真想吃了你,然後再把你从我的自宫里生下来,你是一个魔鬼…」

我醒来的时候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手表,9点多,我不知道是夜里9点多,还是第二天早上9点多。我口干舌燥,头疼欲裂,转过头看见周嘉伊侧躺在我身边,睡得很香甜,小巧精致的脸,脖子上的脉搏轻微地跳动着,但是脖子以下几乎可以用淫秽不堪来形容。一条宝石蓝色的蕾丝T裤套在脖子上;两只乳房上有几块青紫,应该是被我掐的,但我完全没有印象;一条用过的安全套像具屍体一样滴搭在腰上,里面没有精液,不知道发生了什麽;小腹上、乳房上、腿上、阴毛上都有我的精斑,不知道我射了几次;而我居然还穿着她的内裤,阴茎从一边探了出来,左腿上还穿着她的丝袜,我摸了一把自己的肛门,火辣辣地疼,但还好里面没有东西。

我走到窗前,拉开窗帘,阳光几乎要把我照透了。我将身上她的胸罩,内裤和丝袜都摘了,坐在沙发里,心里痛苦不堪。我找到我的衣服,糟透了,衬衫被撕破了,裤子被窝在被子里,皱成一团。我找到手机,已经没电了。眼前浮现出李彤的脸,一种前所未有的痛苦包裹着我,我又瘫在沙发里,看着脚边躺着的周嘉伊,心里一股愤怒的血液涌了上来,而这股血带动的,是我的阴茎又勃起了。

我用领带将她的手反绑了起来,她惺忪地刚睁眼,我就从床上拿下一条内裤将她的脸蒙起,然後又拿了一个胸罩塞进她嘴里,吐了口痰在她的阴道上,开始抽插她。真不知道昨晚後面发生了什麽,这一次做得我无比辛苦,我感觉每一次呼吸都要将自己的肺挤裂了一般。周嘉伊在我的身下挣紮着,含糊地喊着,我不管不顾地冲刺,又射在她的阴道里。然後两个人都瘫软下来,也清醒了过来。

「昨晚发生了什麽?」我大喘着气问她。

「我们喝了一些NO。133,然後我也不记得了。」

「NO。133是什麽?」

「我调的一种酒,苦的。对不起,我可能加了一些别的东西了。」

「别的东西?好吧,我手机没电了,借你电话用一下。」

「嗯,对不起,我太放纵了,我们都太放纵了。」

「人没事就好,我先去洗澡了。」

我不知道周嘉伊说的别的东西到底是什麽,也没兴趣去知道,现在我的情况比她要糟糕得多,我既得赶紧和家里联系,又得解释我这一晚上的去向,然後还得装作什麽也没有发生一般地回家。

洗澡的时候,我脑子里想了几个办法全都被推翻了,一个不留神,将她浴室里的香皂盒碰掉了,弯身下去捡的时候,脑子里闪过一个名字:陆鹿。

好吧,我最不愿意面对的这个人。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