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江陵香》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shumen8ok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江陵香 江陵香

    苏芸儿感觉到背後香风的临近,身体不由自然壹缩。她已经来不及多想,玉娘已轻轻掀起那淡绿色的裙摆,露出一抹白色的亵裤,却是开裆裤。  玉蛤粉红娇嫩,一点都不似嫁为人妇,倒好像最纯洁的处子壹般。那玉蛤之上,却是一点毛发都没有,却是高尚德不喜欢女子阴部的毛发,每天都会找人给她剔除乾净。  苏芸儿螓首微颔,随着背後感受到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也是不由缩了一下身体。  这一缩,倒将同样鲜嫩可爱的小屁眼给露出来。

    shumen8ok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典文学
    立即阅读

《江陵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江陵香》,是作者shumen8ok倾心创作的一本古典文学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苏芸儿感觉到背後香风的临近,身体不由自然壹缩。她已经来不及多想,玉娘已轻轻掀起那淡绿色的裙摆,露出一抹白色的亵裤,却是开裆裤。  玉蛤粉红娇嫩,一点都不似嫁为人妇,倒好像最纯洁的处子壹般。那玉蛤之上,却是一点毛发都没有,却是高尚德不喜欢女子阴部的毛发,每天都会找人给她剔除乾净。  苏芸儿螓首微颔,随着背後感受到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也是不由缩了一下身体。  这一缩,倒将同样鲜嫩可爱的小屁眼给露出来。

《江陵香》 第21章:仙女熟妇 免费试读

入夜之后,高忠仍旧在焦急地等候城郊追捕所谓武林正义之士的最后消息,他原本想留下那风骚妩媚的甄楚绣,可为了能在高尚德面前立下大功,他还是将甄楚绣一并派了出去,因为他知道那些武林人士难缠的很,若没有甄楚绣这样的高手,很可能无法将那些人给捉拿回来。

差不多到上更时分,高尚德那边才传回消息说有要紧事要留在兵部不能回,高忠心里更加着急,好在过不多久,徐护院带着几个人兴高采烈回来回禀,说是人已经拿住。

徐护院刚把妻子和小姨子献给高忠,如今就得到随同官兵一同去捉拿侵犯的任务,他还是很高兴的,因为这意味着他有机会立下功勳,此时他满脸堆笑道:「高管家,一共捉拿了十三名钦犯,七男六女,人已比五花大绑用囚车押回来,说话间就会到。那阮夫人我看过……简直是个骚娘们,那身上一股骚劲,比那曹夫人还要动人几分。在我们要撤走时,还有个白衣的娘们从天而降,那姿色别提有多俊,就好似那天上的仙女一样……啧啧,好在有甄女侠在啊,不然的话兄弟们可能都在栽在那女人手上。」

高忠最初只知道有个阮夫人很动人,他想的是把这女人捉回来献给高尚德,现在居然听说有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心里登时带着几分好奇和期待:「哦,还不带我去瞧瞧?」

高忠带着徐护院等人刚到正院,就见甄楚绣走在前,后面是一队队的官兵押送着捉拿钦犯进来。

甄楚绣单膝跪地,抱拳行礼道:「高管家,您要的钦犯,奴家已给您捉拿回来!」

高忠却无暇去理会甄楚绣,他的目光落在最后一名被人用铁链束缚着,一身白衣的年轻女子身上。

却说这女子有二十岁许间,没有少女的青涩,却也没有成熟妇人的动人妩媚,一双明眸颇为有神,就好似泓潭一样一眼看不到头,最重要的是她的气质卓然,长发如瀑鬓发青丝却微微绾起,远眉青黛琼鼻玉耳,腰不盈一握,白衣胜雪一尘不染,就连旁边的士兵都不敢对她有所亵渎。

高忠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第一次有见到女人有不忍直视,觉得自己内心肮脏下流的想法,他甚至想上前为那女人解开身上的枷锁放他自由,不过他也知道这种女人是不会属于他的,有这么美的女人,献给高尚德必定是大功一件,知道高尚德晚上不能回来,又想邀功,一摆手道:「除了女眷之外,将其他人押到地牢里,严刑拷问是何人所主使。再去将夏画师请来!」

「得令!」

士兵押送着那七名男子便往府中地牢的方向去,眼看这些男子身上铁枷镣铐重重,就算插翅难飞,进到相府地牢里的囚犯,也从来没一个能活着出来。

就在高忠急切盼望夏维能快些过来将这仙女入画,去献给高尚德一观时,就听一声娇叱传来:「你们这些贼人为虎作伥,不得好死!」

高忠看了那女人一眼,目光半晌也没收回来,若说那白衣女子是天上的仙女不可亵渎的话,那眼前这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那简直是用来亵玩凌辱的最佳人选。

论容貌,也算是极美了,凤眉妙目肤如凝脂,骂人时那红唇翕动,让兽性大发的男人忍不住想用自己的阳物叩开她的朱唇,享受一下里面的紧致和湿滑,让她那骂人的秒舌被压在肉棒之下,狠狠地来上几记深喉,将她的喉咙也给堵上;那身材更是丰腴,看起来像是有几分赘肉,但却是多到一分不多,少到一分不少,尤其是胸前的那对奶子,在骂人时还些微颤抖,或许是衣服穿的少的缘故,胸前的两点凸起可见,只需将外面的一层剥下,就可以品嚐里面鲜嫩的乳头;女人的臀部背对着高忠,仍旧可见是多么的肥美,可以想像她趴在地上或者是木桌上,被男人从后面享用她前、后二穴时,同时被巴掌或皮鞭抽打这肥臀时,她一边呼痛一边骂人,那可真是快慰至极。

就在高忠直视之时,夏维走过来,恭敬对高忠行礼道:「高管家,您找小人有事?」

高忠目光没离开那女人的身子,恨不能马上扑上去好好玩弄一番,却又知道捉拿来的女人都是高尚德的禁脔,在高尚德玩腻之前,他是没机会染指的。

「给你最短的时间,把外面……白衣的女子画下来,要画的妙一些,送给相国观赏的。」

高忠心里憋着一股火,一转身正好见到立在他身后脸上有几分立功后得意的甄楚绣,别人他不能玩,先玩玩甄楚绣是有必要的,反正这骚女人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用过,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高忠怒喝一声道:「跪下!」

甄楚绣明显愣了一下,当她发觉高忠双眸中带着一股兽性时,马上意识到什么,身子一软,便如同瘫倒在这猥琐的老男人面前,抬起头用水汪汪地眸子望着高忠道:「奴家还未及悉心伺候高管家……」

高忠用手捏着甄楚绣的下巴,大拇指已经叩开她的牙关伸到她嘴里去,脸上冷笑道:「知道就好,甄女侠说要为老奴好好吹奏一曲,这就请吧……」

甄楚绣到底是服侍惯了男人,知道高忠此时最需要的是什么,她媚笑着解开自己的前襟,却也不脱下,只是提着一对暴露在寒风中的奶子,跪趴着跟在高忠身后进到正厅,在高忠坐好之后,马上凑过身去,先从高忠的靴子舔起,一点点往上,一直到那团已不太硬的恩物上,开始集合双手、脸腮、琼鼻和口舌来为那团肮脏之物服侍,直到那物事吐着湿润之物坚硬如铁。

高忠一天时间里泄过几次,本以为没什么力气再在甄楚绣的嘴里发射,没想到被甄楚绣一吹,他的阳物就好像被焕发了第二春,原来是甄楚绣懂得一些穴位按摩之法,在他身上用了一点小小的手段,令高忠的阳物陡然间增大,比之平时还要粗长几分,最重要的是催动了他身体里的欲,此时的高忠感觉就算眼前有十个八个的女人,他也能挨个享用一遍,射上个十回八回。

夏维画好画之后,高忠第一时间找人把画送去兵部给高尚德看,此时他就用心享受着甄楚绣的服侍,甄楚绣偶尔用口舌舔弄,偶尔把棒头在脸腮、玉颈上拨弄,让高忠兴致大起,只是甄楚绣很少让高忠的阳物进她嘴里,不过在高忠的坚持下她还是没法拒绝。

就在高忠在甄楚绣嘴里来回抽插了几十下,准备射她一嘴时,徐护院匆忙拿着一封信回来,却是高尚德在见到美人画像之后亲自写信回来。

「高管家,相爷的信,说是给您的。」

高忠不得不停下来,没发射,却是连裤子也不提,直接站起身打开信来,看过之后脸上不由带着冷笑,旁边的徐护院赶紧问道:「高管家,相爷准备如何处置这些钦犯?」

高忠哈哈大笑道:「老爷说了,那美人给他留着,至于别的女人,只管由我来处置。今日里弟兄们也辛苦了,除了赏银加倍之外,老爷还吩咐从内院找二十名女子出来,让弟兄们也放松一下,徐护院,去后院选人的事交给你了。」

徐护院脸上带着几分惊喜,相府的后院从来都是府内的禁地,里面的美女多不胜数,还包括许多高贵的女人,可他马上一脸愁容道:「高管家抬举小的了,小的哪有资格去选,再说……小的也不会选啊。」

高忠满面期冀之色,因为高尚德除了点名要那白衣仙女之外,别的女人都交给他处置,那意味着不但可以同时享受一下甄楚绣和甄暖儿这对师徒,把她们摆好来个「花开并蒂」,同时刚才那见到妩媚风骚的阮夫人,也会成为他胯下的玩物。

最好将她们三个练武的女人并排摆在一起,好像三件小古玩,或者摆在桌上,让她们仰躺着,双腿叉开露着前后两穴,双手捧着奶子,随时供他俯下身去吮吸,尤其是甄暖儿那小妮子的奶子,一捏下面就会出水,先试试谁的小穴和屁眼紧,挨个插一下比较一番,听着她们淫荡的叫声,自己先发射两发,最后再叫夏维或者徐护院过去来个前后穴贯通,操的她们哭爹喊娘。

「有什么不会选的,看哪个漂亮只管用绳子拴着牵出来,老爷后半夜才会回来,就算你先在后院当一次老爷也可以。」

徐护院一听眼睛瞪起来:「真的?」

高忠一脸淫笑道:「什么真的假的,快去,也别耽搁太久,弟兄们还等着你带女人回来解乏。记得把玉娘那浪蹄子一并『牵』出来,你若是没尝过她的味道,你都不知女人的身子到底可以有多妙。」

因为玉娘得高尚德的宠,高忠一向看她不爽,趁着有今日劳军的任务,高忠趁机让徐护院把玉娘也带出来,让这女人知道跟他作对的下场。

徐护院兴高采烈带着人去选女,高忠则一摆手,吩咐将白衣仙女和阮夫人一并带进来,至于其馀四名被捉来的女侠,他直接赏赐给带兵的小管事,让他们自行分配如何玩弄,按照当天出动的一千多人马计算,这四个侠女和从后院牵来劳军的二十个女人,一人最少要伺候三四十个男人,等阮夫人和白衣女子一并进了正堂,高忠目光只落在阮夫人一人身上,因为他知道白女仙女是给高尚德准备的。

阮夫人那对硕大的奶子随着她的步伐上下摇摆,最后人被捆在正堂的木柱上,不过这女人显得桀骜不驯,就算身处险地仍旧是骂骂咧咧,不过越骂,越是让高忠感觉这女人野性十足,想到一会玩起来更带劲,他心里就越兴奋。

「这位就是阮女侠?果然是丰润的很,估计奶子也是软的很。」

高忠一脸淫笑说了一句,走到木柱前,先用手比划了一下那对奶子的尺寸,双手显然无法将那对奶子完全盖住,伸手从阮夫人的脖颈往下,顺着里面肚兜的带子,贼手缓缓向下,最后落在那对硕大的乳房上,隔着阮夫人的衣襟,摸索着那对又大又圆的奶子,因为阮夫人刚生下一个女儿,还在哺乳期,乳房一捏就有乳汁流出来,练武人秋冬穿的衣服也不多,整个前襟被都浸染。

刚给高忠添完肉棒的甄楚绣还跪在冰冷的地面上,衣衫半解,硕大的乳房也露在外面,虽然她自负奶子大,但仍旧不及阮夫人的尺寸,而且阮夫人的奶子大而且不下垂,她的则略显下垂,她不由带着几分嫉妒道:「高管家,练武女人的乳汁最是滋补,能延年益寿,高管家何不品嚐一下?」

高忠眯起眼来道:「哦?那可要尝尝了,来人,为阮夫人除衣。」

「是。」

丫鬟走过来去,把阮夫人的前襟直接硬生生给撕开,除了外襟,里面隔着很薄的一层中单,再里面就是粉红色鲜艳的肚兜,解肚兜的事自然要高忠亲自来做,他把头埋上去,一把将肚兜给扯下来,一对硕大的乳球近乎是蹦出来的,撞在脸上都能感觉到肉乎乎「噗」一声。

高忠张开大嘴,一口噙住阮夫人的左乳乳头,轻轻一咬一吮,香甜的乳汁就已经进入口中。

阮夫人突然乳头被咬,心里既有一股母性的光辉让她感觉到自豪和满足,又有种屈辱和羞愤令她痛不欲生,她扭动着身体,想尽量把乳头从高忠嘴里拔出来,可她的被捆的很严实,扭动的几下最多是给高忠助兴而已。

高忠狠狠吸了几口,这才抬起头来,脸上带着阴笑把嘴角的乳汁抹去,吧嗒吧嗒嘴道:「味道果真不同,比之一般妇人的更加香醇,若有机会,还真想把你当成小奶牛养在老子的房里,每天早晨喝上几口新鲜的奶子,那可真是惬意啊。」

甄楚绣低下头舔着高忠的靴子道:「相爷不是把这贱人赏赐给了高管家?高管家何不这就引她进房,用奶子润了您老的神物,破了她的小屁眼?料想她这条小密道,肯定还没被那姓阮的用过,若是高管家觉得太脏,就让奴家亲自给她灌肠,好好洗洗。」

高忠哈哈大笑道:「何必到房里去,在这里就是了,除了要破了她的屁眼,甄女侠的屁眼……我也没享受过呢,不知道谁的紧。」

甄楚绣心想,我的屁眼早就被无数人用过,哪里会有她的紧?不过脸上笑道:「奴家还怕您老人家嫌弃奴家的屁眼脏,不肯用呢。」

阮夫人听的浑身一阵哆嗦,感觉下体已有水在往外流,她把腿夹紧一些,怒喝道:「恶女人,你为虎作伥,早晚被千人枕万人骑!」

甄楚绣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媚笑道:「奴家就是被千人枕万人骑,阮夫人似乎还不知今日的处境,今夜你不过跟奴家一样,只是高管家用来解乏助兴的玩物而已,如果不能把高管家伺候好了,高管家会把你赏赐给外面那些当兵的,今日阮夫人可让那些兵爷吃了不少苦头,把你交给他们……呵呵,还不知能否囫囵着见到明日的日头。」

说着,她跪趴着把头往高忠的腿间蹭了蹭,「高管家,这贱女人嘲笑奴家,一会您老可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她,为奴家讨回个公道。」

甄楚绣的仰着头,一脸的楚楚可怜,高忠心想:「这女人四十多岁,可还是这么嫩啊。连老爷都还没把玩过,现在就让我先玩了,一会怎么玩她好?」

高忠伸手擒住甄楚绣的下巴,仍旧露在外面的阳物也往她脸上抹,同时一脸淫笑道:「甄女侠,老奴为你做主的话,你准备怎么报答老奴?」

甄楚绣双颊换上羞赧的红晕之色道:「奴家一会整个人都是您老人家的,您老还说奴家怎么报答,只要高管家能尽兴,就让奴家死在您的棒下……」

阮夫人尽管身体有些异样,但听到这种话有些愤怒地想:「这女人卑贱地供男人戏耍就罢了,居然连命都可不要,这是有多无耻?我可不能让这些恶人看轻了……」

阮夫人闭上眼,不想去瞧,可心里偏偏想见识一下这个恶心的猥琐老头是怎么玩弄那恶女人的,就见甄楚绣恭敬捧着高忠那肮脏之物,伸出渗透在舔着,高忠也上来兴致,近乎是骑在甄楚绣的脖子上,一边挺动着下身,一边还冷笑望着阮夫人,却是伸手在甄楚绣的脸上捏了一把,将她的头发往后扯,甄楚绣也明白过什么来,一边跪舔着高忠的阳物,双膝挪动往后退,一直退到木柱前,连身子都缩到阮夫人的胯下。

高忠含着阮夫人的乳头又嘬了两口,这才摆摆手道:「来人,将昨日里老爷刚收的甄女侠高徒请出来,老夫今日一并用了。」

马上有人唯唯诺诺,去给高忠牵大胸的甄暖儿出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