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jiangkipkke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jiangkipkke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都市传奇 都市传奇

    林飞透过玻璃窗,目不转睛地盯着下方这座无比繁华的城市,难掩心中激荡的情绪。对这座无数人向往的城市,林飞对它的感情复杂得连自己都说不清。  记忆中,那个最是疼爱自己,美丽优雅的母亲,便住在这座城市的某个地方。那个父亲无论怎麽求也不肯说出名字,让父亲生受十几年仍无法痊癒之伤,并生生把他的幸福家庭拆散的神秘敌人,同样藏在这里面。另外,他的前女友当年接受了家族的安排,跟林飞分手後,听闻也一直住在燕京。

    jiangkipkke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都市传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都市传奇》,是作者jiangkipkke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林飞透过玻璃窗,目不转睛地盯着下方这座无比繁华的城市,难掩心中激荡的情绪。对这座无数人向往的城市,林飞对它的感情复杂得连自己都说不清。  记忆中,那个最是疼爱自己,美丽优雅的母亲,便住在这座城市的某个地方。那个父亲无论怎麽求也不肯说出名字,让父亲生受十几年仍无法痊癒之伤,并生生把他的幸福家庭拆散的神秘敌人,同样藏在这里面。另外,他的前女友当年接受了家族的安排,跟林飞分手後,听闻也一直住在燕京。

《都市传奇》 (七) 免费试读

林飞涉嫌谋杀王国桦的消息,随着他被警方逮捕,很快在燕京传开来。当人们得知,与王国桦一同被杀的,还有十几个王家下人时,人人都觉得难以置信。

王国桦是什麽人,他虽然不是王家下任继承人,人又纨絝,但却是王家除王国茂之外第三代中惟一的男性,毫无疑问,不久以後他会继承属於他父亲的一部分王家权力。届时燕京无数人巴结他都来不及,更不会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去得罪他,那纯属找死。

可是,现在有人跑来跟你说,有人不但把王国桦杀了,还把他身边的王家下人及他的几个朋友通通一起干掉,连同车子一同扔下山,与王家彻底结下死仇。

杀了人之後,还逍遥自在大摇大摆地留在燕京,这人眼里还有王法吗?

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们,纷纷猜测这个林飞的身份。

张可秋是在王家大院里得知这个消息的,王国桦的母亲,那个肥胖的女人,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老爷子哭诉,一定要把那个叫林飞的凶手拆筋剥骨。

王家的人,上至老爷子,下至王国茂等人,个个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水来。

老爷子狠狠地把手中的茶杯往地上一摔,眼中杀气弥漫:「敢杀国桦,我会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听得这话,张可秋双腿一软,若非坐着,否则非摔倒不可。

出了王家大院,张可秋第一时间拨通了林飞母亲的电话,用颤抖的声音向她说出王家的决定。

陈舒婉只是简短地安慰她几句後,说:「可秋,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一根头发。」

张可秋稍稍放下心,她却不知道,陈家大厅,陈舒婉正面临着有始以来最大的压力。

陈家老爷子,陈舒婉的叔伯们,以及她兄弟姐妹,侄子侄女,均悉数到场。

宽敞的大厅挤上三四十人,气氛极为严肃。

高座上老爷子没有发话,此时陈舒婉一位叔伯正劝说着她:「舒婉,你可别意气用事,全燕京的人都知道王钟鸿的脾性,那是极为护短的一个人,没有任何道理可讲,那小子杀了他的亲孙子,任何人想救他都会遭到他的报复,犯不着。」

「是啊,舒婉,我们和王家往日无怨,可不能因此结仇。」

「王钟鸿是个老痞子,任何人的账他都不卖,舒婉,要以大局为重。」

「对啊,如今我们陈家的生意蒸蒸日上,犯不着为此和王家闹不愉快。」

在场的都是陈家的核心人员,自是知道如今被捕的林飞,身份是陈舒婉的亲生儿子,然而纵然知道这事,众人心里均不以为然,不过是一个没身份没地位的穷小子,仗着有点身手,竟捅下这麽大的篓子,嘁,真是不知死活。

陈舒婉静静地看着大厅内,七嘴八舌试图说服她的众人,淡淡地回答了一句:「他是我儿子。」

周围静了下来,过了一会,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妇女,不以为然地说:「舒婉哪,不是我说你,这件事你真考虑得不周到。那林飞确实是你儿子,但都分开这麽多年了,感情也早就淡薄,没必要在这上面纠结。更何况,目下你跟伯雄感情这麽稳定,没必要因为一个外人影响到你们俩的感情。」

「外人?」陈舒婉笑了笑,「确实,对於嫂子你来说,林飞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可是,他是我儿子啊。」

中年妇女的脸色顿时一沉,「舒婉,大家都当你是陈家的人,才好心好意地劝你,可不是仗着对家族做了一点小贡献,就能为所欲为啊。」

一旁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连忙拉了拉妻子,说:「苗丽,别说了。」

「为什麽不说?」吕苗丽肥眼一瞪,挣脱了丈夫的手,尖酸刻薄地望着陈舒婉。

「我说得有什麽不对,家族的生意大家都有份,她只不过是代大家暂为管理而已,没有她,家族里照样有大把的人能顶上。做出一点小成绩,就能在家里为所欲为,现在更因为一个小杂种,她就要枉顾一切地跟王家对抗,凭什麽……」

吕苗丽的话说完,只觉得浑身上下一片舒坦。自嫁入陈家以来,以陈家大妇的身份,本该走到哪里都是高人一等,然而现实总与想像的有很大偏差。每次参加某个聚会,或是遇上某些燕京上流人士,众人的焦点和话题总不离燕京女王。

她这位陈家大妇,陈家未来的女主人,湮没在所谓女王的光环之下,无人问津。

一个曾跟野男人私奔的贱人,凭什麽可以得到众人的赞誉,她早就不服了。

一道冰冷的目光投来,令吕苗丽浑身打了个冷颤。

「你问我凭什麽?就凭你现在全身上下一身名牌衣包,只要我一句话,明天你就得裹着破布出门。」

一旁的陈寒连忙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小妹,你嫂子刚才只是句气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丽,你还愣着干什麽,赶紧向我小妹道歉。」

望着丈夫紧张的神色,再看看周围众人一脸复杂神色,无人敢插话的情景,吕苗丽终於发觉事情与她想像中的不同,心中一慌,刚要说话,耳边传来陈舒婉冷然的声音。

「气话?我看大嫂想骂这句小杂种很久了吧,这应该也是在场不少人想说却又不敢说的心声。呵,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挂念,我最心爱的儿子,我不求你们能承认他,只要你们在心里清楚,他是我的心头肉,我就已经知足了。谁知道,在我所谓的亲人眼里,他竟然只是个小杂种。好,非常好……」

受她的气势所摄,场内没一个人敢开口。

陈舒婉望向那名一言不发的老人,老人眼中闪过一丝愧疚,说道:「你决定了?」

陈舒婉的眼神像护着幼崽的母狼,凶狠而坚定:「谁敢动我儿子,我就要他付出代价。」

……

身为燕京公安局局长,朱华今天的心情格外的好。

再过半年,他就要退下来了,在他的任期内,工作表现一般,无大功也无大过,加上他的年纪,上头听说有意让副局长之一的老何上位,至於他,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

要说退下来甘心,谁会甘心。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其中所付出的东西,真是不足以为外人道。但无奈身後没有多少助力,能做到燕京公安局局长,也就到头了,不甘心又如何。

然而,今天事情却来了转机。

一通来自王家的电话,让他兴奋不已,坐在车里,手都不知道该怎麽摆。

当电话结束之後,朱华迫不及待地赶往警局,一进局里,劈头便问:「杀害王家二少的嫌犯呢,关在哪?」

不多时,警员便带他来到一间审讯室,朱华见到了那个年轻人。

那是一个长得很帅气的青年,双手被反拷,坐在椅子上,神色平静,以朱华多年面对各种嫌犯的经验,他感觉得出,眼前这个年轻人,没有半点畏惧或惊慌,心理素质极佳。

不愧是杀了王家二少跟十几个人,仍敢在燕京悠然晃荡的家伙。

「你们都出去,我要亲自审问他。」

审讯室里的三名警员,见局长亲自发话,自然退了出去,门关上後,几人还守在门外,以防有人进来。

朱华审问了一会,然而年轻人却是油盐不进,回答的不外乎是没有杀人,不知道王国桦是谁,等等等等。

朱华审了一会,笑了一笑:「不承认,没有关系,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证据确凿,指纹,监控什麽的,一并俱全,如果你认罪态度好,还可以争取宽大处理,你自己想一想吧。」

刚出审讯室,朱华吩咐旁边的几人:「严密看守嫌犯,另外不允许任何人探他,包括几位副局,如果他们问起,就说是我的命令。」

话刚说完,副局长之一的老何走了过来。

「朱局,有人要见这个林飞。」

朱华眉毛一挑,老何这家伙,以前对他的态度多恭敬,自从得知他可能上位後,最近意气风发啊,朱华暗自冷笑,觉得得给这家伙提提醒,谁才是话事人。

「林飞,他目前涉嫌谋杀十几个人,案子重,没我的命令,谁都不允许见他。」

谁知老何却不为所动,说道:「朱局,那个人目下正在局里。」

若是在以前,听到这话,朱华必定知道局里来了大人物,他必定要火速前往接待,可是现在不同了,在他的身後,可是王家,真正的燕京顶级豪门,王家老爷子,那可是二号首长见了,都要恭敬地称呼一声「王老」。

有了这样的底气,朱华故意慢吞吞地「哦」了一声,双手负後,慢悠悠地走出去。

磨了半晌,朱华终於到了警局大厅,周围似乎有些安静,朱华有些疑惑,他的目光,也终於望见大厅中,那坐在长椅上的一对男女,以及站在他们身後的一群人。

身为燕京警局局长,朱华的身份勉强可以进入上流社会,自然一眼就望见椅子上,那身穿白色紧身套裙,白色丝袜及高跟鞋的绝色丽人,一瞬间,他只觉得後背冷汗就冒了出来。

朱华的目光,艰难地从这位绝色尤物的身上移开,落在她身旁的男人身上。

那是一个面容英俊的中年男子,唇上留着两条小胡子,目光深遂,带着成熟且强大的自信,最令人在意的是,一群人中只有他跟女王坐在一起,他的手,此刻正搂着女王的腰,似是向众人宣布这绝色美人的主权。

朱华的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个名字,下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两腿有点发软,接下来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发颤。

「朱局长,你好,我是李伯雄。」

「你好,你好,李……李先生,」

「你好,朱局长,我是陈舒婉,这位是燕京市委书记,朱局长应该认识,我们今天来,是想保释一个人。」

朱华这才看见,身为市委书记的冯伍强正站在两人的身後,向朱华点了点头。

朱华双脚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大件事了,大件事了,他喃喃自语,联想到王家之前所说的话,燕京这下子要出大事了。

同一时刻,远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国,一个削瘦的中年男人放下了电话,痛苦地咳了好一会,叹了一口气,随即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给我安排前往燕京最近的航班,我今晚就要出发。」

王家。

「老爷子,陈家那女人实在太嚣张,完全不把我们王家放在眼里。」

「她甚至要胁,她儿子有事,就要我们王家有事。」

「这女人简直就是疯了。」

「我不信她敢这麽倡狂,今晚我们就动手,杀了林飞为国桦报仇,看那女人敢怎样。」

看着前厅中王家众人气愤的情景,老爷子王钟鸿的冷静显得有些诡异。

「我收到消息了,李伯雄是跟着那女人一块去的。」

众人安静了下来。

王钟鸿叹了一口气,这曾经在燕京呼风唤雨的老人,此刻神色显得却有些落寞,「除了国茂,国桦一向是我最疼的,换作以往,我拼着这张老脸不要,也要到红墙内请那几位给我们王家作主。可是现在……不要怀疑,那女人说得出做得到,我们动手,那女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换来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我老了,也不知道能遮护这个家多久,你们是王家未来的希望,我不希望因为我一个已死的孙子,赔上你们的未来。」

老爷子的话说得很重,众人心中不免惴惴不安。

「那……那国桦的仇,怎麽办?就这麽算了?」

王国茂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算了?怎麽可能?」老人狠狠地说道:「不让陈家大出血,怎能对得起国桦一条性命,我要亲自跟那女人谈条件。」

两天后,林飞无罪释放。

在警局外,陈舒婉搂着他,在他脸上亲了好几下,才放开他来:「我的乖儿子,你瘦了。」

「对不起,妈,这几天让你担心了。」

「妈没事,只要你没事,妈就放心了。」看得出林飞的情绪不是很高,陈舒婉拉着他进了车子,转移了话题。

「对了,妈告诉你一件事,你可不要太过高兴哦。」

林飞暂时不去想自身的事,闻言笑了笑:「我的好妈妈,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

「前两天王家老头跟我谈判,顺带着,你妈让那老头归还我的儿媳妇,现在,可秋已经跟王家解除婚约,她不再是王家的孙媳妇了。」

林飞松了一口气,「谢谢你了,妈。」

他的感激是发自内心的,陈舒婉虽说得轻描淡写,但其中所发生的过程,绝没有那麽轻松,因为自己的缘故令母亲负上如此大的压力,林飞内心非常的自责。

「一家人谢什麽,妈有可秋这麽个漂亮的儿媳妇,还有个可爱的小孙女,不知有多高兴。至於某些人,妈只能跟你说她是别有用心,你也是大人了,以後要注意一些。」

「我知道的妈,你放心,我以後不会再跟她有任何联系。」对於徐颖,林飞内心非常复杂。

顿了顿,陈舒婉忽然小声地说道:「小飞,妈问你一个问题,你老实地回答我好吗?」

「你说。」林飞已经有预感陈舒婉想要说的是什麽了。

「如果妈有了新的男朋友,你同不同意?」

果然是这个问题,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车里一阵难堪的沉默,陈舒婉微微一笑,在林飞脸上亲亲吻了一下,说:「妈妈刚才跟你开玩笑的,别在意,啊。先到可秋家里,她这几天担心死你了。」

轿车驶进张可秋所住的社区,林飞和陈舒婉一同走了进去,两人均没有发现,在距离至少三百米外的一幢大厦顶,一个戴着帽子,浑身裹在一件米色风衣,连同侧脸一同埋进衣领的男子,正紧紧地望着下方的两人。

男子的身体状况似乎不佳,时不时地重重咳几下,然而他的目光,却从未从两人身上移开过半刻。男子的目光很温柔,特别是望在下方那穿着白色套裙的绝色美人身上时,身子微微颤抖,似乎很激动的模样。

「这麽多年了,她仍然美丽依旧……」

「可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男子喃喃了几句,便那麽站在大厦顶,一动也不动,不知在想些什麽,仿佛一座雕塑。

直到夜色渐深,社区大门外的路边,停下一辆黑色的高档轿车,男子的目光方发生了一点变化。

轿车的玻璃由外往内望,只是漆黑一片,加上夜色遮掩,纵有路灯照下,也探视不到半点东西。然而,漆黑的夜色,加上目光所及至少超过三百米的距离,站在大厦顶部边沿的男人,目光却似越过了一切阻挡物,投射在斜下方处轿车的驾驶位上,那个唇上留着两条小胡子的男人上。

不多时,一个绝美的女人从社区里走了出来,白色的高跟鞋敲击在地面,发出动人悦耳的声响。女人身穿白色衬衫,外披一件小外套,下身则是同样颜色的紧身套裙,修长的美腿包裹着肉色的丝袜,细根的高跟鞋将她本就修长的身形,衬托得更加优雅迷人,社区大门的两个男保安不时偷偷打量着她。

陈舒婉刚走过来,便看见李伯雄殷勤地下来,为她开车门。

坐进车里,就听见李伯雄笑着说道:「舒婉,为了帮你,我可是被那老家伙狠狠宰了一刀,你要怎麽谢我?」

换作平时,听到他这样说,陈舒婉免不了要捶打他几下,不过他这两天出了很大的力,儿子跟儿媳的事才能一并解决,陈舒婉也就心情大好,在他脸上赠上几个香吻,笑着说:「哪,已经谢过了。」

李伯雄笑了笑:「虽然,女王的香吻是所有燕京男人所梦寐的,不过,比起我出的力,似乎还不够吧?」

陈舒婉白了他一眼:「那你想怎麽样?」

李伯雄将她的身子搂了过来,吻上了她的香唇,陈舒婉「嗯」了一声。

接着纤手搂住他的脖子,两人在车内火热地拥吻起来。

两人吻了好一会,才分开来,李伯雄在陈舒婉耳边轻声地说了一句:「把鞋子脱了,双脚放上来。」

陈舒婉瞪了他一眼,「自己脱。」

修长的美腿随即放到他的大腿上去。

李伯雄摘下她脚上的白色高跟鞋,包裹在薄薄肉色丝袜的一对玉足,玲珑有致,触感柔软温暖,加上丝袜特有的柔顺感,摸起来非常的舒服。

见李伯雄爱不释手地把球自己的双脚,陈舒婉调整了一下坐姿,好让双腿放得更舒适一些。

平日里,许多男人总会用各种隐晦的目光偷看她的双腿,这点陈舒婉早已知道,除了暗骂这些臭男人个个都是色鬼外,倒也没怎麽影响到她。

让陈舒婉感到意外的是,和李伯雄交往之後,她才发现他跟那些男人一样,对她的腿脚有着异样的迷恋。

一开始,两人在做爱的前戏时,李伯雄都要把玩她的双足,甚至还要亲吻她,陈舒婉很不习惯。後来随着两人做爱的次数增多,在床上体验到他雄壮的男性能力後,陈舒婉方逐渐放开来。

两人平日都是事务缠身,陈舒婉自是不用说,整个陈家有一半是她撑起来的,家族的财务在她的管理经营下,年年都要翻上几十个百分点。由她从父亲手中接手权力以来,家族的产业已经庞大了数倍,纵使是另外那几家,也要眼红不已。

李伯雄也同样差不到哪里去,当年李家发展出了问题,差点从第一阶层跌落,正是他掌管之後,才逐渐把李家重新拉上去。家族的大小事务,通通要他过问。

两人都是大忙人,因此,陈舒婉跟李伯雄确立关系後那段时间,两人频频地行房。

李伯雄的妻子早早去世,他的生活作风严谨,在燕京从未与任何女人传过绯闻,经过多年的苦追,终於从无数竞争对手中抱得美人归。李伯雄虽没把那些人当一回事,但每次见到那些人妒忌艳羡的目光,心中舒坦自是不用说了,一有机会,便与那些人爱慕的女神共度春宵。那段时间,他频繁在陈家过夜,家族里好几位叔婶甚至直接叮嘱他,来日方长,莫要一时地纵欲过度,伤了身子。

而陈舒婉被李伯雄的真心打动後,与他确立了关系,第一晚,与他吃过烛光晚餐後,在微微的醉意下,陈舒婉就被李伯雄抱上了床。

两人在床上火热地拥吻时,陈舒婉想着他的丈夫,当身上的男人褪去她的衣裙,健壮的雄躯把她压在身下,并且迅速地进入她的身体,开始激烈地撞击她的肉体时,陈舒婉的脑海只剩身上的男人,於是她紧紧地抱着他,任由男人在她身上疯狂的索取。

陈舒婉已久未被男人碰过,当晚李伯雄在她体内射了三次精,陡然间经历了一场如此激烈的性爱,那种食髓知味的感觉,回味起来令人格外有滋味。

於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像寻常热恋的男女般,房事非常的频繁。便是在那段时间,陈舒婉发现,李伯雄对自己的双腿有着异常的喜爱。喜欢她穿着各种各样的丝袜和高跟鞋,在前戏的时候,让她用双脚作各种各样的挑逗,很快,他会兴奋得不像话,渐渐的,在做这些事的时候,连她也感觉到一丝丝的兴奋。

眼下,陈舒婉正用自己穿着丝袜的双脚,夹着李伯雄拉出来的那根东西,上上下下地为他夹弄起来。

硬硬的,双脚揉搓起来甚至能感受到其中的弹性,望着肉棒顶端那硕大紫红的龟头,陈舒婉双脚稍稍用力夹了一下,「又脏又丑的坏东西,让你总是对我使坏。」

望着这位被无数燕京男人奉为女神的燕京女王,正在车里为自己足交,这种满足感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李伯雄笑了一笑,「它是坏东西,但前些天,是谁捧着它像宝贝似地又亲又吻的?」

陈舒婉脸上红晕隐现,「我喜欢。」

李伯雄呵呵一笑,拿起陈舒婉一只左脚,在优美的足背上吻了几下,接着将她的双腿放下去,在她的唇上亲了几下,说:「能让女王说一句喜欢,真是无比的荣幸,不知今晚女王能否屈尊纡贵,用你的香吻慰劳它呢?」

陈舒婉白了他一眼,随後从包里拿出一条整洁的丝巾,轻轻地擦拭乾净,接着才俯下身,美艳的红唇徐徐地把紫红色的龟头含了进去。

李伯雄轻轻地舒了一口气,陈舒婉的主动令他受宠若惊,敏感的龟头忽然被一片暖热包住,她的小香舌不停地席卷挤压,不一会儿,整根肉棒已湿淋淋一片,除了生理上的享受外,心理上的满足感也格外强烈。

陈舒婉并不是第一次为李伯雄口交,吞吃吐呐间唇舌交缠,动作一点也不生疏,眼见李伯雄快美的模样,心中怜爱渐生,一只纤手握紧他的棒身,轻柔地转动起来,同时吞捋的动作加深,口颊因吸吮动作微微内凹,眼中媚意无限。连为男人口交,也让人生出一种优雅的感觉。

李伯雄被她吞捋了不到十分钟,见身下的绝色丽人,那优雅妩媚的吐纳动作,渐渐地,也感觉到有些不支起来。

陈舒婉平日里从不主动为他口交,嫌脏,每一次在床上,李伯雄都要求她许久,她才勉为其难。如今她主动服侍,李伯雄所感受到的刺激比往日要更加强烈。

口中感觉到肉棒忽然挺动间硬如铁棒,再望见男人的喘气声逐渐大了起来,陈舒婉立时知道他快到了,於是美目望着男人,作出妩媚的神情,口中轻轻微哼出声,一只手把他的肉棒撸得飞快,嘴里加快吸吮的力度。

「啊,舒婉,我要射了!」

「嗯,射出来吧。」

李伯雄陡然一阵颤抖,下身的肉棒已经挺得硬直,他的双手按在陈舒婉的秀发上,下身狠狠一顶,一阵剧烈的快感袭来,接着在陈舒婉的小嘴里直接射了出来。

陈舒婉嘴里含着他的肉棒,停止了吞吮的动作,任由男人在她嘴里射个畅快淋漓,直到嘴里的肉棒停止了跳动,她才连忙拿过刚才的那条丝巾,将口中的浓精均数吐在丝巾上。接着又俯下身,香唇在男人的龟头上温柔轻吮,将上面所沾的少许精液完全地呐入口中後,轻轻一咽,才温柔一笑:「这下满足了吧。」

李伯雄成熟英俊的脸露出满足之色,望着陈舒婉美艳的脸,爱怜地在她的红唇上一吻,笑了一笑:「你今晚好像比往常要主动,难不成今天……」

陈舒婉妩媚一笑:「晚上我还有事,要回家里,刚才我也帮你弄出来了,今晚你就别想了。」

李伯雄听了,脸色一整:「你家里那些人又拿你跟王家谈判的事情说事?说起来,我已经有好些日子没去拜访陈家老爷子了,今晚跟你一块过去,我倒想看看,那些人还敢说什麽。」

陈舒婉「噗嗤」一笑,瞪了他一眼,说:「说得好听,谁不知道你想去我那干些什麽,你们男人就是好色。」

被揭穿了,李伯雄却是哈哈一笑,不以为意:「就这麽说定了,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看下燕京的夜景,如何?」

「横竖有点空闲,那就走吧,这两天真是累死人了,我先眯一会儿。」

看着身旁的女人将座位放低,接着闭目养神起来,李伯雄笑了一笑,似是有意无意的,他的目光从车窗向外投去,越过漆黑的夜空,如电芒般与另一道目光相碰。

李伯雄的嘴角露出胜利者似的满足笑意,接着便收回目光,发动车子,缓缓地离开。

数百米外的大厦顶处,全身裹在风衣里的林意行,此时双手紧紧收握成拳,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显然他此刻内心极不平静。

亲眼目睹一个男人,肆意地把玩他那美艳娇妻的玉足,甚至让她的妻子,做出连他都从来没有要求过的过份举动,林意行方才早已是杀机毕露。

虽然早有风传,他深爱的妻子可能有了别的男人,但林意行却从未去证实过,与其说是不屑,不如说是不敢。

他害怕这些年来所坚守的信念,会因此倒塌。

所以,即使他不顾一切,来到燕京,也只是希望救出自己的儿子,并没有与爱妻相见的打算。

他抬起头,望着孤独的夜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这难道是天意?但是,现在还未到时候啊……」

林意行想起刚才在车里,那男人双手抱着他妻子的脸颊,在他心爱的妻子嘴中射精的画面,胸口一痛,又重重地咳了起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