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流氓大地主》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流氓大地主》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流氓大地主 流氓大地主

    许平,一个吊儿锒铛,无所事事的小流氓。从小就被父母遗弃,靠着偷鸡摸狗养活自己。蹲在厕所里时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和明朝很相似但又有些不同的异界。还幸运的成为了当今皇帝唯一的孙子。  古代的女人就是好,三从四德,温顺体贴。  且看一条现代色狼如何纵横四海,杀得敌人惨叫,搞得美女一个个浪叫。

    棺材里的笑声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流氓大地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流氓大地主》,是作者棺材里的笑声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许平,一个吊儿锒铛,无所事事的小流氓。从小就被父母遗弃,靠着偷鸡摸狗养活自己。蹲在厕所里时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和明朝很相似但又有些不同的异界。还幸运的成为了当今皇帝唯一的孙子。  古代的女人就是好,三从四德,温顺体贴。  且看一条现代色狼如何纵横四海,杀得敌人惨叫,搞得美女一个个浪叫。

《流氓大地主》 第六章 消逝的记忆 免费试读

极乐散的风波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整个皇宫都陷进一种十分紧张的气氛之中,但在陈道子的干预下,纪欣月总算保住一命,也让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许平还是采取强硬手段,将这件事压得死死的。

一是怕这件事宣扬出去会对皇家的声誉有所影响,二也是怕百姓们会乱加猜测。到时要是有一些流言蜚语传到纪欣月耳里,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

坤宁宫近一个月来都是闭门谢客,百官中也只有一些实权派的大臣才知道这些事,不过许平已经下了严令不准探视。

即使他们想趁这个机会过来拍一下马屁,但想到新皇提起此事时的阴森神情,摸了摸脖子,还是没人敢打扰纪欣月休养。

毕竟事情有点特殊,不仅大臣们不得探视,就连许平的嫔妃们都不行,这件事还是需要一点时间来安排。

好在现在朝政已经不怎么忙了,自从和童怜商议过后,将党争这个问题摆到台面上,效果的卓着让许平有些惊讶。

内政阁的斗争变得异常激烈,一些原本装死的大臣们,为了权力倒是肯办事。

再加上派系之间,不敢再像以前一样明目张胆地互相排挤,很多事情处理起来倒是顺利得多。

改变最大的还是童怜提出的一个想法,就是内政阁主政的大臣保持在二十一名,大多数的事情都是以投票的方式来决定。

而内政阁的大臣名额全都是由九品以上的大明官员推举,御用拱卫司每三年都会对每一位九品以上的官员,用一对一的形式秘密获得他们的支持人选。

这样一来,小官不担心会得罪人,也会用更加勤政的方式来支持他们的派系,希望通过政绩可以让入选内政阁的人增加。

而三年一次票选的想法,其实也是为了遏止在这三年任期来渐渐强大的派系。

三年的时间会有数不胜数的变化,官员间互相拉拢会自动改变格局的构建,新进的官员和告老还乡的官员也会新陈代谢。

在这样的流动下,不可能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

此时也能给其他被打压的派系一个告状诉苦的机会,借着这个机会可以除掉一些人,也可以将一些隐患消除。

照童怜的话来说,这样的举措一是要这帮官员们卖力一点,让他们以政绩的方式来斗争,结果就是百姓得到的好处会更多,也会改变以往天高皇帝远,小官欺压百姓的风气。另一方面就是官员们会互相监督。

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官们会洁身自好,深怕被其他人抓到把柄,小官们也会战战兢兢,不敢像以往那样明目张胆贪赃枉法。

一旦犯事的话,上头的人很可能会为了自保而先清理门户,这样一来纲纪也会得以肃清。

童怜的蓝图构思很久,每一条例律和规则几乎都是斟酌再三。对她来说,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和太过于理想化的构思是完全没用的。

内政阁的制度很多都是针对人性的阴暗面,利用这些官员对于权势的贪婪和对其他派系的排挤。

恰到好处地给他们不多不少的权力,让这些大臣们做牛做马地理政,也同时遏制他们贪腐的可能,进一步打压他们增加的权力。

可以说这样的制度顺利运转之后,绝对不会出现能威胁到皇权的情况。

当内政阁完善的那一夜,许平什么都没想就跑到床上去,在童怜动人的呻吟中折腾了她大半夜,几乎把她折腾得晕过去后才放过这可人的妖精。

在外人的眼里,童怜的城府深得让人毛骨悚然,看似柔弱的她也会有残酷的一面,但在丈夫的怀里,她永远是只温顺的绵羊,柔情似水,几乎都要把许平融化了。

现在好了,官员间互相监视,别说天天想着升官发财,连一些贿赂都不敢拿,怕会是别人设下的圈套。

至于升官嘛,对于一些实权派的人来说,保住内政阁的席位才是最重要,别被人拉下马已经谢天谢地,哪还有心思去想别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一门心思好好地理政,这样才不会被人抓到把柄。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那一套已经彻底没用,要是没得到拥护,再大的皇亲国戚都会被淘汰掉。

后宫的洗清池内,由宫外送入的温泉水几乎注满十公尺长的整个大池,腾腾冒着蒸气,让整个大殿显得唯美梦幻。

水面上漂浮着不少花瓣,水底浸泡着不少强身健体的名贵药材。这样的享受特别奢侈,但有美容的功效,也让嫔妃们趋之若鹜。

洗清池一到晚上,就变成一个美丽的天堂,一个个美艳动人的尤物在这里沐浴着,比起传说中的七仙女戏水也差不到哪去。

池内,十多个美妙的身躯在惬意享受着,少妇们攀谈一些温柔的话题,萝莉和少女们尽情戏水玩闹,这种其乐融融的氛围让人很享受。

在别人的想象中,后宫是一个争权夺利的地方,互相钩心斗角,阴暗程度不逊于官场。

不过现在,后宫里的生活已经不再像以往那般幽怨深沉,充斥其中的是一种彼此体贴的融洽。

登基以后,许平已经下令不再选秀女,各地也不用再挑选貌美女子送进宫内,这一举动倒是让整个大明哗然一片。

不少人家要是有个漂亮女儿,势利一点的确实愿意送进宫内,一旦被宠幸,就算是皇亲国戚了。而一些人家并不愿意,一些女子也心有所属但却无法抗拒。

所以这一纸禁令下去,可以说有忧有喜。

池边,许平惬意地坐着,双脚泡在温热的水里,闭着眼,思索着连日来的更多改革。

池子里十几个一丝不挂的美人,眉宇间虽然都透着心疼,不过男人思考问题时的忧郁模样,有时候也满有杀伤力的。

可以看出尽管她们喜欢和许平恩爱,但却不想打扰爱人思考,此时玩归玩,但谁也不敢上前去挑逗。

小米轻轻地扭动着青春动人的身体,可爱的小宫女脸上更加红润,看着心爱的男人,眼里尽是迷恋。

她跪在地上轻轻用毛巾擦拭着许平的身体,而一向比较体贴的赵铃,则是在为许平洗着一头几乎快到腰的长发。

两个女孩的动作轻柔而又充满爱意,让其他人好生羡慕。没多久程凝雪也跑了过来,拿起一条毛巾,为许平洗脸。

“不错,有进步了,继续!”

许平舒服得哼了-下,大腿张得很开,赞许地拍了拍胯下的两个小脑袋。

“太后娘娘真的什么都忘了?”

巧儿正用她的樱桃小口艰难地含着龟头,一听到许平的称赞,顿时欣喜不已,用小舌头更加卖力地伺候着。

“人家也想知道!”

洛凝儿一脸好奇。可爱的小萝莉似乎在和巧儿斗气,马上就低下头来,温润的小嘴开始在许平的菊花周围打着转,更是递了个眼神,示意在一旁有些不好意思的郭香儿也过来。

“太子姐夫,说说嘛!”

郭香儿也跑过来撒娇,三个小萝莉一起跪到许平胯下,你争我抢地用小嘴取悦着自己的丈夫,但闪亮的大眼睛里都透着好奇。似乎是想以这样的方式,来满足一下她们小小的好奇心。

“是呀!”许平叹息了一声,想起这件事头就开始痛!不过这时倒也是被她们撩拨得有点欲火焚身。

胯下这三张天真的小脸,无辜地看着自己却在为自己口交,这场景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欠干。

“造化是公平的,挑起这场阴阳之战的我,被剥夺法力已经算轻的了,龙九子被打压,鬼帝被逼回地府,这也算是祂最大的容忍。毕竟我一个凡人干出这样逆天的事,确实罪大至极,不客气地说,就算灰飞烟灭也正常。不过念在皇室这几年也积了不少阴德,总算准许我为太后改命,不过同时剥夺她所有的记忆,或许这样做也是为了平息鬼帝的愤怒吧!”

陈道子的话又在许平耳边回响。

照陈道子所说,皇家虽然有时候做事冷酷无情,不过积下的阴德也不少。

这次逆天改命,如果不是借了天子的皇气在皇宫里作法,如果不是本身有这功德,让上苍都起了怜悯之心,后果恐怕连他都不敢想象。

不管是被陈道子惹得雷霆大怒的五方鬼帝,还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龙九子,如果不是最后时刻得到上苍干预,那阴阳一斗,恐怕整个皇宫都会夷为平地。

上苍不知道为什么让陈道子继续活着,甚至还准许纪欣月改了命数,代价是失去记忆,可以说上苍这次算是宽宏大量。

陈道子无奈摇头的那一番话,许平每次想起,除了苦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天地阴阳的事似乎很飘渺,许平一直觉得这种神乎奇神的事和自己无关,这次如果不是有陈道子强行干预,纪欣月也不会死里逃生。记忆被剥夺,起码人还活着,就是最好的结局。

“主子在想什么呢?”

巧儿正含着龟头上下吞吐着。抬头一看,许平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以为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顽皮的小萝莉顿时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继续,快射了!”

许平舒服得往后一躺,直接躺在小米柔软的大腿上。

看着小丫头开心的笑容,马上让她弯下腰来,抬起她的下巴后,肆意吻着她柔软动人的小嘴。

三个诱人的小萝莉依旧在胯下你争我抢地伺候着,她们的舌头在胯下不停地游走,甚至还互相挤来挤去,那种感觉实在爽爆了。

许平不禁轻轻“哼”了一下,一个长吻过后,看着小米脸上迷人的潮红,马上拍了拍她可爱的小嫩臀,笑呵呵地说:“你上来吧!”

“不了,还是让给其他主子吧!”

小米脸一红,马上温柔地摇了摇头。

虽然说在后宫没有孩子就什么优势都没有,不过她明白爱人对自己的宠爱不会受这些因素干扰,所以处处都不与其他人争,这也是她最受宠的原因……

“似乎……来不及了!”

许平爽得浑身颤了一下,这时已经有点控制不住,双手猛地捧住巧儿的小脑袋,开始挺着腰在她的小嘴里抽插。

巧儿难受得“哼”了一下,不过立刻就不动,任由许平将她的小嘴当成嫩穴抽插,嘴角开始有唾液控制不住地流下来。

“要射了……”

许平爽得闷吼一声,浑身一个痉挛后,腿一软,龙根从她的小嘴里滑了出来。

马眼一开,火热的精液顿时控制不住地乱射着,一股又一股地射到三个小萝莉无辜可爱的脸上。

“主子!”

小米情动地嘤咛一声,马上贴上柔软的身体,小手轻轻握住还在持续发射的龙根,轻轻地套弄着。

低下头来,开始亲吻着许平的身体,温软的小舌头围着许平的乳头不停打转,刺激得许平的喷射更加舒服。

“味道还是那么咸。”

巧儿笑嘻嘻地舔了舔唇边的一些精液,看着郭香儿小鼻子上还挂着不少,马上抹了一些,朝洛凝儿的嘴上弄去,戏弄般笑道:“小凝儿来,啊,张大嘴,主子喂你吃牛奶啰。”

“你要给你!”

洛凝儿咯咯-笑,马上还击,抹了抹自己头发上的精液,要去喂巧儿吃。

“呀!”在一声害羞而又难为情的惊叫中,乖巧无比的郭香儿被朱雨辰一个横抱推倒在池边。

小萝莉羞涩地挣扎着,不过朱雨辰可不会放过她,贪婪地舔了舔嘴唇后,满面陶醉地去亲吻她的脸、她的小嘴和她可爱的小舌头,将所有残留的精液都吞咽下去。

“喂、喂,你想干嘛?”

她几乎把郭香儿吻得连话都说不出,小脸潮红,只有喘息的分。

小雨辰满足地舔了舔嘴唇,接着又把目光对准其他两个萝莉。

在她们惊讶的叫声中,几乎强奸一样压住她们,贪婪地吸吮着她们的小嘴,吸吮着那最让她迷恋的味道。

“别抓我胸……凝儿,去咬她呀……”

“呀,是你先抓我屁股的,我又不是小狗,咬什么呀!”

众女立刻嬉闹开了,就连乖巧的赵铃和小米也成了调戏的对象,不可避免地遭到小萝莉们的顽皮色手。

等她们玩得气喘吁吁,都有些动不了的时候,转头一看,才发现旁边的景象无比香艳—许平舒服地躺着,怀里抱着程凝雪,啃咬着她傲视群芳的爆乳,另一边则是应巧蝶在轻轻呻吟,两腿夹着许平的手,显然已经被撩得有点受不了。

胯下是一众美妇们在温柔口交,十几张小嘴在不停亲吻着、分享着残留的精液,将巨大的龙根舔得又亮又硬,让她们看了都觉得心潮澎湃。

“先干你们吧!”

许平被她们弄得欲火焚身,尤其胯下的美妇个个都丰腴性感。

马上示意林紫颜、应巧蝶和柳清韵排成一排跪下,欣赏着三个饱满的臀部在自己面前高高翘起。

为难地选择了一会儿后,终于在应巧蝶满足的呻吟中进入她的身体,-边使劲地干着胯下的迷人美妇,一边用手摸着其他少妇的迷人身体,享受着这美妙至极的齐人之福!

一时之间,洗清池内高潮不断,呻吟也一波高过一波。十几具白嫩的肉体凑在一起蠕动着,女孩们使劲往许平的身上蹭,甚至互相摸来摸去,那场面简直壮观得让人都快要再射一次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