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食色男女》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艾慕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食色男女 食色男女

    1994年的夏天,杭州第一高中,18岁的高二学生郭烨越来越不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母亲,她那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迷人的臀部,在他眼前每天晃动着,每走一步,那屁股那乳房那长长的大腿都随之摇动,这常常使他心驰神荡不能自持,如果能够的话,他真想就走到母亲身边,抓起她白嫩的手,将她推倒,贴着她的嘴唇,然后就像梦中所想的那样,睡在温暖的床上,咬着她的乳房,抚摸她大腿和全身各处,把全部精力都用上去,但每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他都有种强烈的负罪感。

    艾慕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食色男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食色男女》,是作者艾慕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1994年的夏天,杭州第一高中,18岁的高二学生郭烨越来越不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母亲,她那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迷人的臀部,在他眼前每天晃动着,每走一步,那屁股那乳房那长长的大腿都随之摇动,这常常使他心驰神荡不能自持,如果能够的话,他真想就走到母亲身边,抓起她白嫩的手,将她推倒,贴着她的嘴唇,然后就像梦中所想的那样,睡在温暖的床上,咬着她的乳房,抚摸她大腿和全身各处,把全部精力都用上去,但每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他都有种强烈的负罪感。

《食色男女》 第一章 初始 免费试读

1994年的夏天,杭州第一高中,18岁的高二学生郭烨越来越不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母亲,她那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迷人的臀部,在他眼前每天晃动着,每走一步,那屁股那乳房那长长的大腿都随之摇动,这常常使他心驰神荡不能自持,如果能够的话,他真想就走到母亲身边,抓起她白嫩的手,将她推倒,贴着她的嘴唇,然后就像梦中所想的那样,睡在温暖的床上,咬着她的乳房,抚摸她大腿和全身各处,把全部精力都用上去,但每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他都有种强烈的负罪感。

他的阴茎总是莫名的兴奋勃起和冲动,使他心烦意乱,座卧不安,就在这样一个春意勃勃的下午,郭烨悄悄的掩上了自己的房门,拉上窗帘,进入了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他坐在书桌前,把下身衣裤退下,早已春情勃发的阴茎便有力地弹跳出来。

他仔细的注视着这根给他带来无尽烦恼,却又产生无穷快乐的东西。

“嗬!”他心里惊叹了一声,因为仅仅几天没注意,他的阴茎似乎又长高了,他拿来一把尺子,架在勃起的阴茎上,压紧底端,看看上面的尺码,这家伙的个子竟接近了20厘米!他放下尺子,把阴茎贴着小腹向上拉直,龟头已接近了自己的肚脐。他不敢想象,如果把自己勃起的阴茎完全地插入进女性的阴道内,龟头也会深入到女性小腹深处吗?

岁的郭烨不再是刚谙世事的少年,他已经懂得了性交和插入的概念,他的目光落到他的阴茎上,他的阴茎包皮较长,他握着阴茎轻轻的向下一捋,浑圆的龟头便突兀的显露出来。这时,他的阴茎早已充分的勃起,黑黝黝的阴茎体上凸起青色的血脉,尤其是顶端的龟头,胀得浑圆而闪烁着亮光,足有一个小孩拳头那么大。

注视着勃胀的阴茎,郭烨感觉有一股熊熊火焰般的力量不停地从两股间向外冲撞着,特别是阴茎散发出的那种特有的气息,更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这是一种特殊的腥味,是一种男性特有的雄性气息。

他轻轻的捋动一下阴茎,再用力地把阴茎包皮拉尽,随着龟头的凸露,一股清澈透明而又粘润的液体便兴奋的翻涌出来。他再捋动阴茎,合上包皮,粘润的液体便滋润了整个龟头。这种滑润润的感觉,让他感到非常舒畅。同时,随着这种感觉的刺激,他的阴茎更加兴奋地涌出更多的淫液,阴茎因兴奋而达到极度的勃起。

他的父亲郭新林已经45岁是湖南人,由于小时后家里穷,营养不良导致身体一直体弱多病,大学毕业就分配在杭州市,现在已经是杭州市市委秘书处副秘书长。

母亲赵莺则37岁,杭州本地人,是一名高中的英语老师,也是郭烨的班主任,她的性格也自小继承了外婆温婉的性子,从来不会粗言粗语大声说话,但倔犟起来也是谁也劝不了。

说她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份,她的皮肤天生是那种晒不黑的那种,皮肤白嫩得像刚磨出来的豆腐,没有一点遐思,粉面桃腮,一双尺度的杏眼,总是透着勾人的妩媚,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一米七二的个子,长得丰臀肥乳,穿着打扮却有种的一种淡雅的气质。

在郭烨从小到大印象中,母亲都是一个朴素端庄的女人,素色裤子,素白的长袖衫,简简单单的打扮此时却带着无比的端庄朴素的气质,这个映像一直维持到初一的那次一次放学,那是他初中一年级时的一次放学回家的日常。

当时郭烨回到家打开房门习惯性的一声叫了一声妈,却看到母亲赵莺赤身裸体,云鬓散乱,她的一双光洁的大腿分开着,就骑坐在父亲老郭的身上,两手捧着他的脑袋,而父亲则双臂环绕着她的细腰,脸埋进在她硕大无朋的胸脯,一鸡巴插在她的白花花的翘臀中间肉馒头一样的肥穴里,两个人的耻毛由于淫液的湿濡而纠结在一起。

母亲赵莺听到声音朝后看来,同时赶紧用双手去捂着自己刚刚暴露在空气中白花花的大粉逼,一脸惊慌的表情,随之“啵”的一声水洼声后,老爸郭新林的鸡巴正噗嗤噗嗤地母亲的逼里射着精液,结果被他这一吓,被淫水沾湿的鸡巴抽了出来射的母亲的逼里逼外到处是乳白的浓稠浆液,逼里的精液咕唧一声往外流出一线白亮的银线,一直从母亲的逼口滴落在地上!

郭烨觉得热血瞬间冲到脑门,看到这么血脉喷张的镜头,还是自己美丽的母亲,那雪白的丰臀和肉馒头似的大粉逼被老爸插在逼里迸射的精液……他的整个人都傻了,僵硬地呆呆住了,足足呆愣了好一会他才深吸了口气,镇定住澎湃的心潮,才关上房门一会后才进门。

父亲老郭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沙发上,母亲赵莺不见人影,她那个温婉的性子害羞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敢正视郭烨。

那一晚,郭烨梦到了母亲光着身子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那是一个春梦,具体他不记得了,但他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让他震撼全身的感觉!梦里他仿佛觉得自己在刹那间进入了一个火热而奇妙的熔炉!这个熔炉是那样奇特,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一瞬间把他的小鸡熔化了!刹那间,他插进母亲肉穴里的小鸡像失控了一样疯狂地尿起来。这种从未感受过的奇特的感觉几乎让他紧张地喘不过气来!

从那时开始郭烨便对母亲赵莺和性交有了浓厚的兴趣,他开始偷窥父母做爱,同时无师自通的开始幻想母亲自慰。

随着年龄的增长,郭烨在一些书籍的字里行间发现一些让他眼热的字眼,他知道自己的鸡鸡原来叫“阴茎,鸡巴……”,从此,后来,他还知道女人的穴叫“阴道,蜜穴……”。

郭烨开始从所有这方面的书籍中,贪婪的搜寻一切有关的文字,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小烨在浩瀚的书海中找到了许多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接触的文字和词汇:性交,野合,操穴,自慰等等。

同时也接触到了乱伦文学,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迷恋上了母子乱伦,郭烨心灵深处,他始终认为自己的想法和行为是那么卑鄙!他感觉对不起父亲,同时感觉在亵渎母亲,郭烨开始为自己的想法和做法感到自卑,他想停止幻想母亲,可越是想停止,那股冲动越强烈。

母亲赵莺外出的时候穿着比较端庄保守,大热天也是长衣长裤,可是只要赵莺焕发成熟女性气息的身体一靠近他,他就会呼吸急促。

很多次赵莺回家换上拖鞋露出秀美白皙的小脚,只要露那么一点点郭烨下体就会迅速勃起,特别是赵莺提起臀部踮着脚尖把挎包挂在衣架上的时候,郭烨狠不得从后面抱住她就在墙边把彼此的性器紧紧结合在一起…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郭烨非常害怕,害怕哪天晚上会控制不住自己,乘她熟睡的时候进去将身躯压在她成熟的胴体上…哦!才想到这里下体又膨胀了,郭烨知道这是不应该的,她是自己母亲啊…

再加上赵莺回家后不避讳人,杭州的夏天又热,赵莺在家时大多穿着一件遮到膝盖的乳白色丝绸睡裙,白皙的和小腿直接裸露在外,那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迷人的臀部,在他眼前里晃动。

郭烨一直为这种心理感到自卑,他觉得对不起父亲对不起母亲,他甚至开始憎恶自己,每次抑制不住想着母亲自慰以后都伴随着强烈的负罪感,郭烨开始变得内向起来,眼神开始闪躲。

如果没有那次的撞破,郭烨可能会一直把自己对母亲的畸恋压在心底,可是就因为这次撞破,郭烨第一次意识到平日里朴素端庄的母亲也是一个女人,母亲圣神的光环在他的眼里破碎了……

郭烨脑海中幻想着和母亲做爱的种种姿势,手不停的撸动着鸡巴,射精后才算慢慢睁开眼睛,他的射精量非常多,能装满半个水杯,这也是为什么他欲望如此之大的原因,每天最少都得手淫两次才睡得着。

郭烨睁开眼睛,眼前淡黄色的天花有些斑驳,门外客厅里有人在小声的交谈。

“唐市长的意思,要你出去避一避……”就这么一声,接下来就陷入静默,听不出身边站着几个人。

唐市长说的是杭州市常务副市长唐学谦,市里已经传出风声,唐学谦被双规了,爸爸老郭作为被唐学谦提拨上来的人,很定受到很大的牵连。

父亲老郭之前在师范学院工作,后来,杭州师范学院院长唐学谦上升担任杭州副市长,老郭随他在市政府办秘书二处当副主任,在市里一呆就是五六年,唐学谦担上常务副市长,老郭也逐渐爬到市政府副秘书长的位置。

“唐市长的话,你琢磨琢磨……”那人又说了一句,接着就听见有人推门走了出去,没有再走进来,门让人在外面给关上了。

“小烨,准备吃饭了,妈给你做好吃的!”赵莺在厨房里叫着郭烨的小名,声音里充满慈爱的语气。

“唔…好的,就来了…”郭烨支支吾吾的回应着,手忙脚乱的把卫生纸卷成一团,上面有他刚刚射出的精液,那是幻想压在母亲胴体上套弄出来的。

来到厨房,赵莺正做午餐,垫着脚尖去拿橱柜里的东西,事先一点预兆也没有,郭烨只见一个风姿绰约的美妇垫着脚尖,左手扶着橱柜右手尽量往上伸,柔嫩的脚趾从鞋尖伸出来抓住地面,脚趾因充血呈粉红色,圆润的脚后跟脱离地面,纤美的脚掌上一小排不规则的皱褶,修长的双腿绷得笔直被睡衣遮盖住了,圆润的丰臀翘得高高的,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高耸的肥乳,漆黑的长发披散在脑后,正好垂到纤细的腰肢部位,秀气端庄的侧脸被几缕黑发遮住了,充满了女人味,郭烨几乎闻到淡淡的肉香味…

“妈,拿什么我帮你拿…”郭烨的语气发出明显的颤抖,走近了,这是具多么诱人的胴体啊…从背后上方往下看睡衣领口被白腻腻的丰乳撑得高高的,可以看到一道幽深白花花的乳沟,郭烨的手几乎想按在那个上翘的臀部上…

不行!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啊!阴茎硬得难受,睾丸里的精液一点也不安分,一副想破空而出的感觉,明显感到尿道有一些液体缓缓滑出,内裤肯定有一块已经湿了…

“呼!弄好了…”赵莺回头对郭烨抿嘴一笑,用手撸了下鬓角:“就说橱柜不要做这么高还分三层,每次拿东西都不方便。”

“妈,你下次叫我帮你拿!”郭烨松了口气,还好母亲什么也没发现。

“嗯!就知道儿子疼我。”赵莺抿嘴一笑,用手比了比儿子的身高:“这都有一米八了吧,比母亲高一个头了。”

“嗯,有一米八二。”郭烨一边说着,一边拿了两个碗放在灶台上。

“看来是遗传我的多一点,你爸也才一米七五。”

“当然啦,不然我怎么跟妈亲!”郭烨微笑着顺势一把从背后抱住了赵莺,入手是女人特有的酥软和体香,坚挺的下身轻轻的抵在她的肥臀上,丰厚的肉感直叫他下身又硬了几个度,不敢多加放肆,保持着这个姿势。

赵莺身子微微一颤,她自然感觉到了臀部传来的异样,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说,一会才道:“快松开,别捣乱,母亲还要做早餐呢。”

“可是我就是想这样抱着母亲啊。”

赵莺听着儿子话,心头一暖,嘴上却道:“可是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能搂搂抱抱。”

“哦!”郭烨意兴阑珊的走开,失望都写在了脸上。

“放暑假了下午准备去干嘛?”

“去吴胖子家玩…”

吃完午饭,换了衣服,这么热的天赵莺还是穿着一条长达脚面的西裤裤,穿了件米色的长袖衬衣,领口高高的,连手腕都看不到,衣料有点薄,隐约可以看到勒在背后的乳罩带绷得紧紧的。

“妈这么热的天你也不怕捂出痱子?”郭烨和赵莺一起准备出,走到门口换鞋,他穿着一条短裤背心都汗流浃背。

“心静自然凉!”赵莺回着话弯下腰穿鞋,把整个丰臀都撅了起来,西裤包裹着臀瓣绷得紧紧的,尽显了其圆润的风情。

“啪”的一声,郭烨脑子一热,不受控制地在赵莺翘起的美臀上拍了一巴掌,随口说道:“妈你真是越来越性感了!”

话一出口,他便有些后悔了,缩回的手掌尚有丰满的韵味在指尖流动,但此刻他没有心思去回味,涨红着脸,紧张地看着赵莺的反应。

赵莺娇躯一震,身体不自觉地抖了一下,起身转向郭烨,脸蛋羞红,上来给了儿子一个爆栗:“你涨胆子了,连妈都敢调戏!”

郭烨见母亲没有想象中的怒火,一下子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心里回味着刚才的手感,苦着脸到:“我真不是有意的,谁让你那么,那么…”

“那么什么?”赵莺瞪了一眼儿子,换上鞋,脸色通红地问道,她却不知道此时的表情在郭烨看来风情万种。

“那么性感。”郭烨话一出口,不用说又是一顿爆栗,不过他却乐在其中,这是禁忌的调戏,是精神的游戏,其中风味只有尝过才知道。

“小小年纪懂什么性、性感?是不是在学校跟别人学坏了?”

“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大家都说妈漂亮性感,钟楚红都比不上…我去玩了午饭不回来吃别等我,就是整天板着个脸不好看!”说完郭烨夺门而去。

门口的赵莺想着儿子的话,已经羞得恨不得钻到地下,赵莺忽然回味起刚才屁股被儿子打的那一下,不自觉的摸了摸那个地方,似乎想起了什么,双腿微微夹了夹,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抬头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她有些发愣,不由感到一阵心慌,随即又笑着摇了摇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