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食色男女》小说全集阅读 艾慕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食色男女 食色男女

    1994年的夏天,杭州第一高中,18岁的高二学生郭烨越来越不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母亲,她那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迷人的臀部,在他眼前每天晃动着,每走一步,那屁股那乳房那长长的大腿都随之摇动,这常常使他心驰神荡不能自持,如果能够的话,他真想就走到母亲身边,抓起她白嫩的手,将她推倒,贴着她的嘴唇,然后就像梦中所想的那样,睡在温暖的床上,咬着她的乳房,抚摸她大腿和全身各处,把全部精力都用上去,但每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他都有种强烈的负罪感。

    艾慕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食色男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食色男女》,是作者艾慕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1994年的夏天,杭州第一高中,18岁的高二学生郭烨越来越不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母亲,她那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迷人的臀部,在他眼前每天晃动着,每走一步,那屁股那乳房那长长的大腿都随之摇动,这常常使他心驰神荡不能自持,如果能够的话,他真想就走到母亲身边,抓起她白嫩的手,将她推倒,贴着她的嘴唇,然后就像梦中所想的那样,睡在温暖的床上,咬着她的乳房,抚摸她大腿和全身各处,把全部精力都用上去,但每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他都有种强烈的负罪感。

《食色男女》 第二章 车祸 免费试读

七月的杭州沉闷的空气,让人昏昏欲睡,临近街角是一家杂货店,隔壁是家五金店,热气蒸腾,街面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偶尔有几个骑着自行车的人绝尘而过,郭烨有些经不住夏日的炎热,额头汗水直流,埋头钻进杂货店。

这是一家新开的店面,售货员是一个看起来35岁左右的熟妇,她一头长发盘在脑后,皮肤白皙,骨架子看起来比较纤细,身材却显得丰腴,蛮有风韵的样子,透着一股子优雅古典的气质,一张嘴也是一口清脆的吴语:“要点什么?”

“给我来瓶可乐吧,你们这是新开的以前没见过啊。”郭烨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就在柜台旁边的凳子上坐下。

“刚开没几天,你也是这条街上的?”熟妇起身去冰箱那拿可乐,郭烨这才看出她的全貌,她身材高挑,上身穿着一件黄色丝绸修身衬衣,胸前乳房大的像两个大柚子,把衣服撑得圆鼓鼓的,堪堪一握的小蛮腰在风中诱惑摇摆,修长笔直的双腿上穿着一条白色轻纱裤,尤其是那高高上翘的丰臀更是动人心魄,走起路来臀肉一颤一颤的。

“嗯,我家就在斜对面的大院里,住了好多年了,这条街上的住户基本都面熟。”郭烨看得有些心头火热,忍不住盯着她的臀部和胸部多看了两眼。

“我们就在隔壁两条街,这不刚刚下岗了找点事做…”熟妇拿着可乐递了过来,却没见郭烨伸手来接。

她穿的是一条白色修身沙裤,这条裤子虽然并不是修身型的,可她的臀胯却比较大,以至于胯部的位置被裤子绷得紧紧的,有种紧身裤包裹的感觉,她整个下体的形状没有一丝遗漏地完全被勾勒出来。

而这条裤子,是这些夏装的衣裤,为了保证清爽和透气,衣裤的布料都是比较轻薄的,那么在近乎半透明还是白色的情况下,她裆部部位的景象,将会透过布料一览无遗的展露出来。

郭烨是坐着的,熟妇是站着,他的视线正好落在了熟妇的胯部,她整个下体的形状整个裤裆内的情形整个生殖器的模样和形状,熟妇胯部那被裤子勒紧包着、完全勾勒出下体形状和生殖器形状的下身,双腿间凹陷下去的三角地带上隆凸得像馒头一样胀鼓鼓的,在她的裤裆下方的中线,已经勒进熟妇三角地带间带呈馒头形状的肥屄里,勒进她胯间那两瓣在紧身裤上印出两块饱满肥美的形状的大阴唇间,完全深深地勒了进去,熟妇肥屄的模样和形状,透过薄薄的布料,近乎没有遮挡的完全向外展露出来。

“怎么了?”熟妇发现小孩一直盯着自己的下体看,这才醒悟过来不对的地方在哪里,脸上瞬间起了红晕,忙躲到了柜台后去了,这条裤子是丈夫买来送给她的,她一直没穿过,今天出门丈夫又催得紧,她第一次穿一时间没注意到。

“啊!没什么…姐姐以前在那里工作…”郭烨被熟妇的话惊醒,脸上有些发烧,说话也不利索了。

“哈哈…那里还是什么姐姐…我叫周小钗,儿子都比你大了,你要叫我阿姨,以前在纺织一厂工作。”熟妇被郭烨的样子逗笑了,她反而没有觉得那么尴尬了。

“不可能,姐姐身材这么好又这么年轻,你儿子不可能比我大。”郭烨一边说话一边从口袋里拿出钱来付账。

“我儿子都25了,我也有42了,你说要不要叫我阿姨?”尽管周小钗这样说可是声音却变得温柔了,不再是之前的客套,女人年纪越大就越喜欢被人夸年轻。

当然也要看人,如果是换一个长得丑的或是成年人,可能就是另一个态度了,还会引得别人厌恶,人们对未成年总是宽容的。

“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郭烨接过找回的零钱后就和周小钗闲聊起来,反正这么热的天,到处转也未必能问到什么,不如在这里等等,于是他便站在店子里,边聊天边等了,通过聊天郭烨也知道了她家留住这没几条街,而郭烨对她的看法也有了一些改观,之前看她穿的那条裤子郭烨还以为她是个没什么文化不注重体面的人,现在看她谈吐和姿态反而像是个贵妇一样优雅。

郭烨和周小钗正聊得火热,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提着两个箱子走了进来,男人看起来已经年近五十,周小钗立马收敛笑容迎了上去帮忙说:“老远,怎么去了这么久?”

周小钗的老公吴忠远放下手里的东西,接过她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汗,见郭烨坐在那里,带着几分警惕的眼神打量了他一番:“这位是…”

“我是对面院子里的,在这躲躲太阳。”郭烨微笑着点了点头,对他眼中的敌意有些莫名其妙,难道他还以为自己的老婆会和一个18岁少年发生关系?不过他的相貌并不出众,守着周小钗这么个风韵熟妇必然危机感较强。

吴忠远脸色好看了点,拿过桌上的茶壶喝了几口水,正准备说话,门口帘子给人从外面掀起,一名青年将帘子举过头顶,让他身后的少妇牵着小女孩的手先走进来,郭烨扫了一眼,少妇面容娇美,腰肢纤细,穿着素色长裙,腰收得窄窄的,胸部看上去愈发高耸。少妇背着光走过大门,几乎能透过稀薄的裙布看见少妇丰腴修长的大腿的形状与腻白,整个人透着淡雅的气质。

待少妇走进来,就没有透光效果,郭烨暗感可惜,只觉得这么美丽的少妇,北京也极为少见,今天却连见几个,心想少妇有男伴在场,也不敢太放肆,只见她眼睛流露出夏季午后常见的困顿;而牵在少妇手里的小女孩也相当的漂亮,五六岁左右,正噘着嘴抹额头的汗,眼睛里有着深邃的黑色。

郭烨有些妒忌门口的青年,有这么漂亮的老婆与女儿,大概人一生所能遇到的好事都发生到他的头上了。

“爸,妈生意怎么样?”青年站在门口,面朝里,外面的光线很强,看不真切他的脸。

“爸,妈。”少妇牵着小女孩往里走,小女孩指着郭烨头顶的电扇,兴奋的喊:“爷爷,奶奶…有风,有风…”

“吴叔,周姨我先走了,回见。”见他们一家人在,郭烨也不好意思呆着了,打了个招呼就往外走,从青年的身边错过出门了,青年适巧侧过看墙角里的东西,郭烨依旧没能看清他的脸。

旁边副食品店里走出一名中年胖子,手里提着两只马夹凳,一个瘦子跟在他的后面,手里拿着一副牌和一叠零钱,嘴里喊:“老金,彪子,磨蹭什么……”

“来了,你他妈的叫丧,这么粗嗓门!”一个端起一张小方桌的胖子,从店里走出来,支在临街的树荫下,后面的瘦子拿着两张小矮凳……

“我去外面看看他们打牌……”便利店里的青年对少妇说了声,从门帘子里钻出来,门外只有建材店前的杨树荫最凉快,青年看了木然站在店门口的郭烨一眼,往树荫下走去,站在那里看那几人打牌。

“才刚来又去看打牌。”里面传来吴忠远的抱怨声。

远处能听见远处有重型车轧过柏油路的声音,接近街角,似乎没有减速……

“爸爸,妈咪给你吃雪糕……”

小女孩举着一支雪糕,几乎是从门里蹦出来,军绿色解放货车刚从街角露出半个头,没有转弯的迹象。

小女孩错过郭烨的身边,郭烨几乎感觉到短裤下的小腿给小女孩的连衣裙下摆扫了一下;货车驶过街心,没有转弯的迹象……

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脚下给绊了一下,身体磕在地上,雪糕砸到地上……那边的货车司机似乎突然意识到错过路口,猛打方向盘,车胎磨擦柏油路面发出刺耳的尖啸。正要过来搀女儿的青年谔然回头,看见在街心猛然掉头的货车冲这里撞来……

“啊!”店门口少妇大声的尖叫。

血一股一股的往头顶上涌,震惊恐惧让郭烨全身麻痹,无法动弹!

郭烨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就趴在自己前面不到五步的距离,想到这么小女孩的身体就要给这辆发了疯似的货车碾过去,身体里涌起一股力气,猛的窜了出去,伸手抄起小女孩的身体就往后跑。

货车猛的撞到人腰粗细的杨树上,喀嚓一声,杨树拦腰断成两截,半截树狠狠的从中年胖子的小肚子里扎进去。渣土车顿了一下,又猛然一窜——车子没有熄火,司机又误踩油门——另两个打牌的男人与男青年都吓呆了,身体僵在那里,忘记要躲开,直到让货车擦着男青年的鼻尖过去。

货车又朝郭烨撞来。

郭烨也吓蒙了,挟着小女孩的身体,不晓得人要往旁边躲闪,抱着小女孩僵硬的身体,拼命往后退,直到身体给墙壁抵住,动弹不得,只是紧紧的将小女孩搂在怀里,看着货车擦着鼻子猛拐过去,心脏差点就停止了……货车猛的拐出人行道,往街心窜,这才一个急刹刹车。

郭烨觉得脸上湿湿的,一抹脸,一手的血,“哇……”郭烨顿时大哭起来,又惊又怕,跪到地上,将小女孩抱在怀里,四处乱摸:“没有撞到啊,没有撞到啊……”

嘴角有些腥碱,郭烨抹了一下,白花花的,脑浆?肚子一阵蠕动,来不及转头,肚子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溅了小女孩一身……

看着血淋淋的场面,这时才体会到车祸的恐惧与人的脆弱,郭烨抱着小女孩坐在地上,失魂落魄,车祸后,人群仿佛从海绵里渗出的水,一下子围满街口,郭烨的脑子,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听不真切,看见一个瘫倒在地上的少妇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要接过小女孩。

郭烨将小女孩递过去:“不晓得有没有撞着,不知道有没有撞着……”

“女娃没事,这少伙子要得,是他冲过去救了女娃,看看,这么深的车胎印……”有人在旁边说:“小伙子也吓得够呛,应该没撞着,就差那么一点。我就离这里十米远,看得仔细,腿肚子现在还在抖,就这小伙子敢冲过去救这女娃……”

救护车随后赶到,响亮的救护铃声让郭烨混乱的脑子稍稍安静了一下。

郭烨不敢去看被撞飞的人,谁换成郭烨都不敢再去受这刺激,他抹了一把脸,血迹干了,一会儿的功夫就结成疤子。手脚发软,挣扎站起来,浑浑噩噩往人群外走,周小钗从人群里跑了出来搀着他:“小烨你有没有事,撞到没有?刚才太谢谢你了……”

“没撞到我,血是溅的,你去管他们……”郭烨神色还是有些浑浑噩噩,什么美女熟女忘得一干二净,全成了红粉骷髅。

“你这样满身血也不能乱走啊,先去我家给你洗洗吧!”周小钗往回拉着郭烨。

“没事我回家洗,就在对面。”郭烨现在只想回家,安安静静的呆着。

周小钗愣了愣,家人那边还要去看看她没再多说:“那好,阿姨下次再好好谢谢你。”

郭烨回到家还惊魂未定,将沾了血迹的T 恤、短裤换下来,洗了,蜷在沙发里,心里一团乱,他第一次意识到人的生命如此脆弱,此前的种种多愁善感的心理显得那么幼稚,他应该珍惜现在,珍惜一切,天色渐渐暗了,爸妈都没有回来。

郭烨一下子好像成熟了很多,生在这样的家庭他本来就早熟,此时他意识到以后还想无忧无虑的生活,那就得弄清楚唐学谦案的真相,不然他以后的生活可想而知。

车祸所带来的冲击因此减弱了不少,郭烨就觉肚子饿得发慌,没有力气考虑更复杂的事情,厨房没有现成能吃的东西,煮了一锅清水,等水开后下了半袋面条。

郭烨用碗盛起面条,坐回客厅的沙发正准备填饱肚子时,爸妈从外面开门进来。

赵莺看见儿子郭烨捧着一碗面条坐在沙发便问:“饿了?”

“嗯!”

老郭没有说话,将公文包丢沙发上,眉宇间还是一筹莫展,人沉沉的坐到沙发上,瘦削的身体陷在沙发里,几乎可以看出他的眼睛里充满着绝望的情绪,他已经45岁本来他还有着冲劲想往上爬一爬,现在却遇到这档子事。

“唐伯伯的事怎么样了?”郭烨试探的问了一句。

“哦……”老郭就这么应了一声,没有说话,也没有侧过头来看一眼。

郭烨知道自己在爸爸的眼里还是那个17岁的无知少年,还不是能讨论问题的对象。郭烨将碗搁玻璃几上,站起来说:“不知道你们几点回来,没有给你们下面条,我这就给你下面条去……”

“还是我来吧……”赵莺搓搓手,要去厨房。

郭烨按着母亲的肩膀,让她坐到沙发上:“下面条,没什么困难的。”

在面条上撒上葱花,还特意煎了荷包蛋搁面条上,端着两碗面条出来,郭烨发现父母坐在沙发几乎还没有动弹过,在为唐学谦的事情发愁。

老郭见儿子郭烨端了面条出来,接过一碗,忍着烫,囫囵吃了个干净,将碗一推,身子向后靠着,闭目想问题,脑子里却是一团乱麻,一点头绪都没有,什么都想不出来。从书房拿来棋盒,摆到客厅的玻璃几上,又拿来一本棋谱准备打棋谱。每逢思维走进死角,老郭都习惯找人来下一盘棋,换一换脑子,现在这种情形,只怕没有人愿意上门,打棋谱,也能让脑子静一静。

郭烨从小就学过围棋,直到小学五年级,母亲赵莺挡着没让他继续学,说是学围棋耽搁学习,还说学围棋的性格都比较闷。却是家中发生巨变之后,在读高中时,郭烨重新拾起围棋,现在的水平相当不差。

郭烨帮着把折叠棋盘展开,看爸爸落下十几粒黑白子,就知道爸爸是在摆徐奉洙83年下出的一出名局。爸爸手里的棋谱,郭烨很熟悉,他到高中后重新拾起围棋时,就是学的这本棋谱,对徐奉洙的几局棋都有很深的印象,几乎不用看棋谱就能摆出来。在爸爸摆下一粒黑子之后,郭烨拈出一粒白子应了一下。

老郭抬头看了一眼儿子郭烨,又看了看棋谱,没有说话,又落了一粒黑子,见儿子又准确无误的应了一招,疑惑的问:“这张谱,你打过?”

“嗯,徐奉洙的这局棋,记得一些……”

“你妈不是不让你下围棋……”

“偷着下呗……”

“哦,”老郭倒不怀疑,毕竟儿子正式学棋一直到五年级才停下来,将棋盘上的棋子都捡回棋盒:“既然没丢下,跟我下一盘……”

赵莺没有开口阻止,收拾碗筷到厨房洗去了。

郭烨知道自己的围棋水平比爸爸要高一截,一盘棋下来,无论开局、中盘还是收官,郭烨的优势都相当明显,郭烨舔了舔嘴唇,看了爸爸一眼:“要不要点目?”

“你这小子……”老郭伸过手来拍了一下郭烨的后脑勺,惊讶于他的棋艺,却笑了起来:“什么时候水平这么高,可以跟许鸿伯去下了?”

许鸿伯虽然只是业余五段,在杭州市却有围棋教父之称,一手创立了北京棋院。

郭烨笑了笑:“要不要让你三个子?”

“先让两个子,许鸿伯也只让我两个子……”

几乎感觉不到时光的流逝,第二盘棋结束时,石英钟刚敲过十一点。

“已经这么晚了……”老郭看了一下窗户:“还是输你半目,水平不比海州棋院的棋手差,倒不用担心你以后有没有出息了,实在不行,可以去当职业棋手,职业棋手,都是从少年时期就开始培养的……”

郭烨头也望向窗外,窗外的路灯昏暗,树梢的黑影映在玻璃上,他可不想去当一名职业棋手:“唐伯伯的棋也下得不错,上次市政府与棋院组织比赛,听说唐伯伯还赢了棋院的职业棋手……”

“唐学谦好歹还是副市长,又是杭州市棋院的名誉院长,他的水平,比我还不如,只是喜欢下围棋……”老郭叹了一口气:“只怕他现在没有心思下棋了……”

“听到叶秘书说唐伯伯让你出去避一避,为什么要出去避一避?”郭烨装作糊涂的问。

“哦,你那时没有睡?”

“迷迷糊糊听到一两句,”郭烨说道:“没睁眼看见人,听是叶秘书的声音……”

“没出什么事情,你不用担心……”老郭心情沉重的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叹了一口气,却又问道:“小烨,你觉得唐伯伯这人怎么样?”

“还在下棋,赶紧冲凉睡了!”赵莺从卧室出来,穿着一套保守的分体式睡衣,走过来收拾棋盘:“唐学谦是怎样的人,你不清楚,却要问儿子?你不会不懂组织程序吧,检查组对唐学谦隔离审查,不可能没有实质性的证据,现在只是收集更多的罪证而已。外面都传开了,新丰公司的那个人事经理,是不是叫许思,她就是唐学谦在外面的女人,姜明诚通过这个妖精给唐学谦塞钱。那个妖精之前能到新丰工作,也是唐学谦给打的招呼……这些事传的有鼻子有眼,你以为真的是空穴来风?”

姜明诚是新丰集团的总经理,他与母亲嘴里所说的许思都是唐学谦案的关键人物,许思在唐学谦案之前曾任新丰集团的人事部副经理,也是流言中唐学谦、丁向山两人争夺的女人。

郭烨的眉头皱了起来,许思是唐学谦的女人?那自己那次在西湖后山撞见丁向山和许思在一起是怎么回事?看来一切还得从许思开始查起……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