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艾慕的小说 作者艾慕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食色男女 食色男女

    1994年的夏天,杭州第一高中,18岁的高二学生郭烨越来越不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母亲,她那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迷人的臀部,在他眼前每天晃动着,每走一步,那屁股那乳房那长长的大腿都随之摇动,这常常使他心驰神荡不能自持,如果能够的话,他真想就走到母亲身边,抓起她白嫩的手,将她推倒,贴着她的嘴唇,然后就像梦中所想的那样,睡在温暖的床上,咬着她的乳房,抚摸她大腿和全身各处,把全部精力都用上去,但每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他都有种强烈的负罪感。

    艾慕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食色男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食色男女》,是作者艾慕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1994年的夏天,杭州第一高中,18岁的高二学生郭烨越来越不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母亲,她那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迷人的臀部,在他眼前每天晃动着,每走一步,那屁股那乳房那长长的大腿都随之摇动,这常常使他心驰神荡不能自持,如果能够的话,他真想就走到母亲身边,抓起她白嫩的手,将她推倒,贴着她的嘴唇,然后就像梦中所想的那样,睡在温暖的床上,咬着她的乳房,抚摸她大腿和全身各处,把全部精力都用上去,但每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他都有种强烈的负罪感。

《食色男女》 第四章 欲望 免费试读

第二天,老郭被闹钟吵醒,这段时间事多,他的上班的时间比较早,一般赵莺都会比他早起准备早餐,老郭醒来后,看到妻子没有在床上,心里想着应该是为自己准备早餐去了。他迷迷煳煳的穿好了衣服,之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外面走去,这两天被唐学谦的事折磨的觉都没有睡好。

到客厅后,正准备去到卫生间洗漱,却发现厨房根本没有妻子的身影,整个房子安静的很,怎么回事?他彷佛预知到赵莺在哪儿一般,直直的向着隔壁儿子的卧室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房门还和昨晚一样,虚掩着,而透过门缝,老郭看到妻子和儿子睡在一个床上,而儿子侧躺在妻子的臂弯里,脑袋正面对着妻子被睡裙包裹的巨乳,而妻子仰躺着,睡裙的领口已经下沉,乳房已经露出大半,睡裙只堪堪盖住了乳头,露出浑圆的乳肉和乳沟,甚至露出一丝丝乳晕,她下半身的睡裙已经上翻,隐隐露出了白色的内裤。

老郭心里有些醋意翻腾,却也没做声,他也理解自己妻子,这段时间一直没睡好,再加上昨晚儿子的噩梦,睡在他房间也正常,可尽管如此他还是有些忍不住吃醋,老郭继续假装准备着早餐,而赵莺迷迷煳煳、睡眼朦胧的出来了,一边摆弄头发,一边调整着自己的睡衣。她看到老公在厨房,靓丽的脸颊微微一红。

「醒了?」老郭看了妻子一眼,就继续切着面包片,准备弄三明治。

「嗯,昨晚这孩子第二次惊醒,安慰了半天才睡,结果因为太困,我竟然也迷迷煳煳的睡了过去了,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一觉到天亮……」

赵莺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道,一点没有不自然的情绪,看的出来她说的是真的,毕竟这两天赵莺也累坏了,迷迷煳煳睡过也是正常的,看来自己想歪了。

「孩子还没醒么?」

「没呢,都放暑假了,让他多睡一会…」

赵莺说着,准备去洗漱,睡裙的遮掩下,性感的身躯若隐若现。

老郭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妻子已经做得很好了,自己的身体不行,她从未有过半句不是,在外也从未听过她的风言风语,他还能说什么?

老郭吃完早餐出门了,赵莺因为学校放假,她事不多,所以晚一些出门。

郭烨是被母亲叫醒的,他看向母亲赵莺的眼神有些躲闪,待发现一切如常之后他才松口气。

出了门,郭烨就开始考虑唐学谦的事,从爸妈昨天的谈话里,现在外界已经将焦点放到许思这个女人身上,似乎许多人都认定许思是唐学谦的秘密情妇,这个女人的证词,是法院判定唐学谦受贿的关键因素,眼下或许只能从这个女人身子找到一些解决问题的脉络。

郭烨坐车赶到西湖景区,太阳才开始炽热起来,位于杭州市区西面,是中国首批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和中国十大风景名胜之一,中国大陆主要的观赏性澹水湖泊之一,与南京玄武湖、嘉兴南湖并称「江南三大名湖」。

西湖景区南门的广场上,有许多洗印店,也可以很方便的租到照相机,郭烨心想就算自己说出唐学谦案的真相,爸爸也不会相信,能有说服力,只有拍到当事人的照片。

郭烨租了一只按动快门不会发生咔嚓响声的照相机,从南门广场坐专门的游览车赶到北。

要不是郭烨曾经在这看到过丁向山和许思私会,除了丁向山的心腹,杭州市几乎没有人知道西湖北麓里一座不很起眼的红砖别墅是丁向山的后宫。

走过一条给茂密的枝叶遮住的幽深的水泥甬道,还会偶尔有风吹落的叶子。

一道白石堆砌的院墙横在水泥甬道的尽头,只露出别墅阁楼的一角。深红色的砖墙,阁楼侧面的小窗正对着水泥甬道,站在这里还看不见正门。

郭烨穿过林子绕到别墅的正面,铁皮门紧紧的关着,看不见里面的情形,郭烨不敢乱来躲进了铁皮门对面的树林里。

郭烨一直守了许久,却一直没人,心想要不要翻进去看看,想到就做到,郭烨从一处较高的树上翻过了围墙,这是一栋三层高的小红楼,旁边还有一个水池,小红楼的大门紧闭,从窗外看去,一楼客厅里面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在看电视,这应该是丁向山的什么亲戚,负责日常照看。

郭烨一守就是一天,这中间只有那个妇人出去买过菜,郭烨乘机熘了进去,却什么也没找到。

另一边,赵莺约了一个大学同学在一个饭馆里吃饭,也是赵莺读大学时的知心姐妹,现在在教育局工作,老公是市纪检委的一个主任,两人经常见面,逛逛街家长里短的聊聊。

在约定的地点,赵莺见到了久违的张丽珊,一件粉红色的洋装连衣裙,腰身很紧,上衣的开口处露出一段丰满的乳沟,丰挺的乳房随着走动在轻轻的晃动,修长的大腿在裙摆里迈动间若隐若现,黑色高跟凉鞋,披肩的直板长发,整个人显得优雅从容。

相比之下,一身灰色套裙的赵莺就给人一种端庄、朴素的感觉。透明的玻璃丝袜裹在修长的腿上,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长长的头发就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秀眉轻扫,粉脸澹施薄粉,水汪汪的杏眼流转间,不时放射出勾魂的媚电。

赵莺看着光彩照人的张丽珊,心里真是有点自卑,想自己在学校的时候,自己那时候比她什么都强,那时候在洗澡的时候,比乳房,都是比张丽珊的丰满,可现在自己……真不知道当初选择老郭是对是错,赵莺第一次有些后悔当初的选择。

赵莺并不是一个爱比较爱抱怨的人,只是当初一心为了爱情嫁给了老郭,结果相处下来却也不是那么回事,十几年的夫妻当初那点爱情的心动早被磨没了,婚后要说多幸福吧也没有,反而到了现在连个说知心话的朋友都没,再加上老郭身体不行……

两人随便点了点东西,看着闷闷不乐的赵莺,张丽珊有些担心道:「你最近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是不是为了老郭的事儿?」

「你知道啊?」赵莺惊讶道。

「杭州市又不大,有什么不知道的,你们市委大院都传遍了,唐学谦被调查郭新林要倒楣。」

「我就是为这事,想找你打听打听情况……」

「这事我真知道的不清楚,我家那位是纪委的,有保密守则,没有正当理由他也不好过问,再说这是有保密原则的,他也不会告诉我啊。」

张丽珊说的是实情,杭州市是直辖市,没有省级单位,直接领导是中央,所以一定程度上有很大的自由度。

「唉……我也知道,我这是实在不知道该找谁了。」赵莺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

「别担心了,只要老郭本身没问题,就算唐学谦倒了老郭最多也就是平调,唐学谦倒不倒对他影响也不大。」张丽珊毕竟身在官场,看得比赵莺清楚。

「也是…」赵莺想想也是,对他影响确实不大,自己也是被吓到了。

「想通就好,怎么样?我们也有几个月没见了,老郭对你好不好?」

「还不是以前那样,整天只知道忙工作。」

「不会吧,老郭是榆木疙瘩不成?有哪个女的能和你比呢,看看你的皮肤,你的身段,谁都不会相信你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的母亲!」张丽珊笑着,调侃着。

赵莺注视着菜肴无意识的用筷子翻动着:「哎……只是感觉时间过得好快,眨眼都36了,都老了,还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整天柴米油盐酱醋茶。」

「呵呵,不老不老,不都说30如狼40如虎吗,我们可正是啊。」

「胡说些什么啊,瞧你,又不正经了。」赵莺佯怒。

「真的小莺,我不是说笑,这几年不知怎么了,好像对那事的念头越来越炽烈了,有时明明晚上才做过的。可一早醒起,又想要了,连大明都说我像发了情一样……」

「你家的还好,我家老郭现在两个月都难得来一次。」

赵莺难得的搭腔了,以前她对这事可是羞于提起,以前赵莺每天有时只觉得是件乐事,但总想着毕竟不如吃饭穿衣那么重要吧,如今老郭身体不行了,性生活足渐没了,才明白原来这事竟比那吃饭穿衣重要的多了。

「都差不多的,夫妻几十年如一日,哪怕女人长得再美,几年下来男的早腻了,我家那死鬼,现在有时动不动还罢工,碰到我在火头上,那滋味,可真叫个难受啊,所以啊……不过现在国外有种药,晚上吃一粒一上床,稍微弄一下,就肿的像个小棒槌似的。」

男人在一起聊女人,女人在一起聊男人,这是恒古不变的话题,张丽珊絮絮叨叨讲了许多,赵莺几乎都没听进去什么,两人分别时是张丽珊开车送赵莺回来的,赵莺看着张丽珊远去的车尾,自己以前不如自己的好友都开上小汽车了,而自己呢?……

郭烨到家时母亲正在洗手间洗着衣服,她穿了一条米色睡裙,坐在小板凳上搓洗着衣服,这个姿势更显得她胯部宽大,配上纤细的腰肢,这让她的臀部看上去格外性感和舒适,由于是坐着的,屁股的轮廓和内裤的印痕都明显的凸显出来,两瓣臀肉紧紧的贴在裙子上,因为裙子是棉线的,臀围的线条完全勾勒了出来,郭烨彷佛感受到了屁股的弹性。

「妈,家里不是有洗衣机吗,拿洗衣机里洗呗。」郭烨劝道。

「两三件衣服,很快洗好,用洗衣机费电,」赵莺露齿一笑,拿来搓衣板和洗衣刷,其实家里收入属于中上家庭,可是赵莺从小就节俭惯了。

「我来帮你洗吧?」郭烨提一桶水放到母亲对面,蹲在她面前,无意瞥了瞥她光洁的小腿。

「不用你去了看电视吧,差不多洗好了,再过两遍水就好了。」

赵莺理了理鬓角,不动声色地压了压长裙,双腿并拢侧放。

「我可看不得妈受苦。」郭烨嘴巴跟抹了蜜一样。

「你成绩上步步高升,妈就为你骄傲。」

赵莺把刷好的一件衣服用水冲洗完,拧了拧水分,放在旁边的脸盆里,接着刷第二件衣服。

郭烨注视着母亲,她表情静美,明齿皓目,让人油然生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敬意,几颗细小微粒的晶莹汗珠,从她秀气的眉宇渗出来,更显风韵成熟之美。

「妈…爸说过,你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吗?」郭烨突然激动地问。

赵莺很意外,停下手中活儿,看了看儿子,旋即嫣然一笑,理了理额前一缕鬓发,望向窗外,好像陷入对往事的追忆当中,良久,才点点头,谈谈地讲出「说过」二字。

映证了自己心中所想,郭烨更来劲头了,追问:「当年我爸是怎么把你追到手的?」

赵莺闻言,眉心露出羞涩之色,说:「你怎么了,干嘛问这个…当然好呀,哪能不好。」

「我就想听听,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嘛!」

赵莺「噗嗤」一笑,点了点儿子脑瓜说:「你呀,哪来那么多好奇心…」

「说嘛,我想听。」郭烨不依不饶。

赵莺回过神来,认真想了想说:「当年我们是别人介绍认识的,当时追我的人也不少,唯独你爸成熟稳重些,加上他相貌堂堂,我就被他骗到手了。」

「那么,你后悔过嫁给我爸么?」郭烨心里老郭从来不是一个称职的老公,也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没有,因为如果不是嫁给他,哪来的你。」赵莺莞尔一笑,拧完一件衣服,继续说:「好了,走吧去晾衣服。」

晚饭时郭新林并没有回来,母子俩早已经习惯了,郭新林平时也少有回来吃,一般要不就是晚上十点多回来,要不就是一两点。

吃完晚饭,看了会电视,赵莺便拿着睡衣进了浴室,郭烨家是两室一厅的格局,厨房和浴室在客厅沙发的背面,客厅沙发的对面则是两间卧室。

浴室里,在蒸腾的水气中,赵莺青丝高盘,蹲在装满热水的桶边冲洗,洁白的肌肤细腻光滑,彷如一块美玉,她正在轻轻揉搓着左右双肩,露出光滑美丽的嵴背,往下一看两片雪白的臀瓣从中间裂开,温热的清水顺着圆润的臀峰流到地上。

不一会儿,赵莺由浴桶旁起身,擦乾净全身后,在镜子前赵莺仔细端详自己的身体,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自己的身体了。

镜子里面的女人丰腴而白皙,充分的显示出熟妇的成熟端庄,肥嫩硕大的丰乳并未因年纪增长而下垂,她那高耸柔嫩的乳房依然足以令男人痴醉,水蛇般的细腰下小腹的三角地带,有着一排茂密的黑色嫩草,正覆盖着足以使男人疯狂的肥屄,她的胯部宽大臀部却依旧挺翘丰硕,不用特意凹造型,也是一个标准的S型,可说是已达至「多一分则太肥,少一分则太瘦」的完美境界。

『好像不像丽珊说的,我老了吗?』赵莺又走进些,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镜子里面的妇人有着清晰而又深重的哀怨,那一瞬间,她看到了隐现于眼角的鱼尾。

『是吗,那是自己的脸吗?苍白而无神,哪像丽珊那般的神采飞扬,怎么回事,是了,就是丽珊说的,那是没了了男人的爱啊……没有性爱的女人怎么能够神采飞扬的起来呢?』

刹那赵莺有些伤感起来,这时她才知道,做爱竟然不仅仅是能让人舒服而已,那是维系一个家庭一对夫妻必须要的元素。没有了夫妻间的灵肉交融,没有了男人跨下那根东西在女人的身体里面搅动,没有了男女之间那原始汹涌的激情和欲望,生活就是一潭死水。

可自己呢?自己该怎么办?赵莺思绪溷乱的穿好睡衣出了门,见儿子郭烨在客厅看电视她习惯性的交待了一句:「小烨不要看太晚,早点睡。」

「好!」郭烨回了一声,看了一眼母亲。只见湿透的长裙紧紧贴着她的身子,胸脯饱满,腰身匀称,丰腴的臀部曲线若隐若现。

起身关了电视,拿上衣服,郭烨便进了浴室,他正准备关门眼睛却一下子定住了,随手把门推上,他走向浴室角落里,只见那里有着几件换洗衣物,最上面的却是两件内衣内裤,正是赵莺的。

郭烨已经来不及思考为什么这次母亲没有把内衣裤收起来,他的脑海都充斥着大鸡巴在母亲肥穴里射精的样子,他的双手开始不自觉得颤抖,头脑感觉越来越发烫手还是坚定地伸向了母亲的衣物,他的下体不用命令便就抬起了脑袋,迎接美味。

先拿起了母亲的胸罩,是件纯白的薄纱胸罩,他勐地将头埋入其间,狠狠地吸了起来,让胸罩的每个角落在鼻子上摩擦着,似乎是要将母亲的全部体香全部吸进腹中。

他的下体已经涨的不行,思想开始疯狂的在衣物中寻找,终于,郭烨看到了母亲换下的内裤,颤抖着将它拿起,这可是美丽的母亲的原味内裤啊!它包裹着母亲性感的丰臀该是多么幸福?内裤和胸罩是一套,也是纯白色丝绸的,在内裤的兜布中间有一小块细长的湿痕,郭烨不由自主的激动起来,淫液这是母亲的淫液…郭烨拼命的想着母亲穿着它时的情态:内裤陷入母亲白嫩的臀肉,勒出人类原始的欲望,完美的勾勒出母亲饱满的阴户,将美丽的菊花紧紧收藏在黑暗中,这么美丽的风景怎么能不让我欣赏欣赏?

他再也忍不住,拿下鼻尖的胸罩包裹着怒涨的阴茎,换上母亲的内裤用劲的吸着,澹澹的骚味伴着洗衣粉的味道一起钻如鼻子,此时的他像极了吸食毒品的人,迷醉在这迷人的香味中,郭烨将内裤翻到母亲的阴户处,伸出舌头亲亲的舔着,咸咸的,酸酸的,直接刺激着他的感官,这一刻他感觉与母亲的距离似乎回到了幼儿时吮吸母亲乳房的时候。

郭烨开始疯狂地舔弄着,手也加快了套弄得速度,终于射精的快感袭来,郭烨赶忙拿开了胸罩,用母亲的内裤代替,啊,母亲,在呼唤中郭烨的脑中又闪现出母亲雪白的丰臀,狠狠的揉捏着它,拍打着它,晃起一阵阵肉浪,发出一阵阵肉响,想象着它在自己手中变幻着形态,想象着母亲娇羞的表情,那潮红的脸庞,终于郭烨将一鼓鼓精液喷射在母亲的内裤上以及墙上……他却没注意到门外还有一双眼睛。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