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艾慕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艾慕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食色男女 食色男女

    1994年的夏天,杭州第一高中,18岁的高二学生郭烨越来越不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母亲,她那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迷人的臀部,在他眼前每天晃动着,每走一步,那屁股那乳房那长长的大腿都随之摇动,这常常使他心驰神荡不能自持,如果能够的话,他真想就走到母亲身边,抓起她白嫩的手,将她推倒,贴着她的嘴唇,然后就像梦中所想的那样,睡在温暖的床上,咬着她的乳房,抚摸她大腿和全身各处,把全部精力都用上去,但每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他都有种强烈的负罪感。

    艾慕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食色男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食色男女》,是作者艾慕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1994年的夏天,杭州第一高中,18岁的高二学生郭烨越来越不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母亲,她那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迷人的臀部,在他眼前每天晃动着,每走一步,那屁股那乳房那长长的大腿都随之摇动,这常常使他心驰神荡不能自持,如果能够的话,他真想就走到母亲身边,抓起她白嫩的手,将她推倒,贴着她的嘴唇,然后就像梦中所想的那样,睡在温暖的床上,咬着她的乳房,抚摸她大腿和全身各处,把全部精力都用上去,但每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他都有种强烈的负罪感。

《食色男女》 第五章 渐进 免费试读

赵莺回到房间才记起自己内衣裤还在浴室,平时内衣裤她都是自己收起来的,就算晾衣也不会晾到外面,浴室门没关严,里面透着灯光,赵莺想起儿子可能在洗澡,正想往回走,忽然听到浴室里传出轻微的喘息,好像很急促,好像还在和人讲话,或者在呼唤谁一样。

忽然赵莺感到有些心跳,她隐约感觉到浴室里的喘息,像是男人在做那事时的喘息声,赵莺多了个心眼,她轻轻的几乎蹑手蹑脚的试着推开一条门缝往里面看去……看到了让她脸红心跳的一幕。

儿子竟然全身赤裸着站在浴室里,正在聚精会神的把玩着他胯间的男性生殖器,天哪的儿子竟然在手淫,然而瞬间赵莺又看清了儿子正在用力套弄的肉棒,儿子一手拿着自己的内裤抱着肉棒快速撸动,一只手飞快的在那勃起的阴茎上套动着,一手拿着自己的胸罩放到了鼻子下面,嗅着亲着,嘴里唤着:妈妈,妈妈……

赵莺一时之间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一年以前还只知道缠着自己要零花钱的儿子,现在已经发育的很正常了,一米八二的身高,虎背熊腰,他胯间的阴毛,居然茂密的一片了,而他那此时完全兴奋涨大的东西,和他的爸爸一相比,他爸爸的简直就是儿童玩具,那粗粗长长的挺立在小腹下,是如此之大,棒身最少有二十公分长,涨得发紫的龟头更是如小孩拳头一般大小,棒身上青筋密布吓人至极,整个肉棒就如同小孩一节手臂一般。

赵莺大脑像是当机了一般,死死的盯着儿子的肉棒,她想不到世上还有这么大的肉棒,从小到大她也就见过老公的肉棒,还没儿子的一半大小,这样要是插进去还不被插死?

赵莺的目光有些痴了,目光像是定住了盯着浴室里正在手淫的儿子的肉棒一动不动,呼吸足渐变得粗重,许久回过神来满脸通红,见儿子自慰入神没发现自己,她轻轻拉上了房门,急匆匆的跑回了房里,刚关上房门就无力的背靠在房门上,眼神空洞呼吸急促,她心乱如麻,又是羞愧又是紧张。

『儿子在拿我的内裤自慰…这可怎么办啊,我是他的母亲啊!』

赵莺脑海中不停的闪现着刚刚看到的场景,腿一阵阵发软,内裤是她最私密贴身的东西,儿子用它自慰,就像儿子的肉棒摩擦在自己的阴唇上一样,而且那内裤上因为白天和静茹聊天时早已泌出许多的爱液,换下它时,内裤挡间早已一片湿煳了。

『看小烨的样子,好像不是第一次手淫了,也不知道是是不是第一次拿着我的内裤手淫。快到高潮时他居然还在叫我。天哪,我的儿子,怎么了……』

害羞之余赵莺感到有些恐惧,他甚至想马上和老公说,告诉他这一切,可这么羞人的事自己怎么和他讲啊。儿子真的长大了,不再是几年前的儿子了,这几年来竟然忽略了儿子的成长。

忽然赵莺想起了刚刚看到的郭烨的性器官来,那么大,几乎比他爸爸的大一倍,但是却还有稚嫩的包皮裹在那硕大的阴茎头上,那么雄伟那么吓人,让人一看之下就脸红心跳,阴毛也长成很茂密的一丛了。

『天呐,我在想什么啊。』

赵莺不自禁的暗啐一口,没来由的怎么会想起将儿子的性器官与他父亲的相比呢?自己都感到脸红,感到羞愧。

但赵莺的身体反应却异常诚实,她泛红的粉嫩脸蛋越发红润,她用手背试了试,自己都感觉脸颊有些发烫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眼中的那种光芒却是越发的闪亮了复杂。

赵莺的手不自觉的摸向自己的下体,那里有些前所未有的润湿,茂密的丛林中,鲜嫩而有些发暗的外唇如那蚌肉又如那微散的小嘴镶嵌在那饱满肥沃的耻丘内,晶莹的蜜汁透着亮光嵌在娇艳欲滴的印笼中,这么多年的无数次的房中趣事,还能有这样的美妙图卷,赵莺自己却没注意。

赵莺搅心驰神荡,越是不想去想那个画面越是往她脑海里冒,一双丰腴的大腿紧紧夹住,还是挡不住从那腿缝间渗出的一些湿润的渗泄,她着火了了一般把内裤脱了下来,内裤中间的兜布上已经湿润了,在内裤与蜜穴分离的时候,两者之间还连起了一丝晶莹剔透的粘液……她想要了,想要鸡巴。

赵莺抬起头看向床上的老公。

「睡着了吗?」赵莺挨着到老郭身边躺下。

「还没」老郭对赵莺很是性感的睡衣皱起了眉头,赵莺故意把光熘熘的肩膀紧挨着他,更把那半边敞露出的乳房重重地压在他的臂膊上,来回扭了几个半圆。

对于老婆的身体暗示,老郭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笨拙地、更用力地推托着她:「最近好累下次再来好么?」

「几个月才来一次,这么漂亮的老婆你还不愿意?」

刚刚浴室里儿子用她内裤自慰的一幕,让赵莺心中澎湃着跃跃欲试的情欲,她总渴望老郭能有点什么动作,可他就是不谙风情,甚至连一点对女人的温情也没有,她又不敢更有所表现,怕他说她淫荡,嘴上就更不好意思说出来,因为她在自己的男人面前,连勃起性器官都羞于提过,自然不会说「我要怎么你干我」的下流话。

郭忠长期的秘书长工作,造就了不紧不慢四平八稳的性格,甚至就是对老婆也按部就班错落有致,赵莺整个身子像是剔去骨头似的,依偎在他怀中,用一个手指头在他的大腿摩挲,不动声色,她用三只手指尖停在他大腿和小腹的交界处,手指头却在犹豫。

老郭发出一声长叹,侧过身子,仰天吐出一口大气,赵莺乘势用手伸进了老郭的裤子,将那一根男人的东西掏摸了出来,那东西正丝毫没一点变化软嗒嗒的两根手指头大小,赵莺没来由的有些觉得嫌弃,比起儿子的不知道小了多少。她白嫩的小手轻轻的握着来回撸动,用大拇指触一触那光滑的顶端,小心翼翼,好像它们是博物馆的重要文物,生怕弄碎了。

「老喽……我用手帮你吧。」

十多年的夫妻,再加上本来身体就偏体弱,如今年纪一上来身体更加不行了,最直观的就是性能力直线下降,很多时候都无法勃起,他别无他法,他的工作量开始增大,几乎夜以继日,废寝忘食,但是在夫妻生活那方面,老郭开始彼此逃避,养成了一前一后上床的习惯。

老郭是没有办法,尽管性能力不怎么好了,他正常的男人的性欲还在,每次想却做不到时他都痛不欲生,为了照顾赵莺与日俱增的性欲,有时他会和妻子一起爱抚,他本来就是熟练和有经验的,他的手和他的口,有时也能让赵莺到达纯粹的生理高潮。

老郭使劲儿箍住妻子,勒紧她的双臂,又急促地找寻到她的乳房,他蒲扇般的大手就在她那丰盈饱满的乳房上搓揉,因为冲动,他的呼吸里有一种轻微哮喘声,他把她的脸蛋捧起来,厚实的嘴唇就在那里亲咂,赵莺记起了他们的儿子还在家里,但是她被他的吻湮没了,不能说出口来。也不想说出……

隔壁郭烨翻来覆去睡不着,不一会,郭烨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他眼睛瞬间睁大了,兴奋的直起了身子,他拿起了床边柜子上的水杯,之后把水杯的水往手上倒了一些,他很小心,没有让水溅到地上,把水倒在手上之后,他用手指沾着水往自己的脸上弹着,把自己的脸掸的湿湿的,之后躺在了床上,他深呼吸了几下,似乎在积攒力气。

「啊……」随着一声熟悉的喊叫传遍了整个寂静的房间,而郭烨则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坐在床上喘着粗气。

而那声惊叫发出后,正在熟睡的赵莺立刻惊醒,有了昨晚的经历,赵莺似乎对郭烨的惊叫十分的敏感。只见已经习惯了的赵莺听到郭烨的惊叫后,条件反射般的从床上起身,之后快速的穿上拖鞋向着郭烨的房间跑去,而老郭却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赵莺被郭烨成功的「骗」到了他的房间里,赵莺打开郭烨的房门,赵莺没有开灯,而是快速的把郭烨搂到自己的怀里,手心不断的拍着郭烨的脑袋安慰着他。此时的郭烨「满头大汗」,没有引起赵莺一丝的怀疑,只见原本被「惊醒」的郭烨此时渐渐的在赵莺的怀中安静了下来,慢慢的「睡」过去了。

此时的赵莺也清醒了不少,她的脸上带着心疼和担心,直到郭烨再次安稳的「入睡」后,赵莺才把郭烨再次慢慢的放躺在枕头上,在他旁边睡着。

在赵莺睡着后郭烨却慢慢睁开了眼睛,昨晚确实是因为经历了惨烈的车祸,被吓到做噩梦了,而今晚却是他装的,骗母亲过来好抚摸她成熟而又性感的娇躯,郭烨又是一晚的故技重施……

这一晚赵莺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更让她感到难堪的是,入睡后竟然发梦了,起先是梦见老公的身体好了,那个高兴啊,梦里她就做爱,真的,她又感到了老公那粗硕坚硬的勃起,可做着做着,她却觉得在自己小穴里抽插的肉棒越来越粗长,老公忽然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郭烨,她看到趴在自己身上动作的竟然是儿子,着急的想推他下去,却又叫不出声,儿子就那样紧紧压在自己身上,奋力的用他那刚刚雄伟的阴茎在自己的体内快速的抽动着,而赵莺居然一会儿就到了高潮。

醒来时赵莺又羞又愧,梦里面那感觉如此的逼真,快乐也毫无保留的宣泄出了。她摸了摸股间,才发现大腿根处,睡裙上,床单上到处是湿湿的东西,敏感的阴部甚至还保留着快感到最顶点时的感觉。

亮光已透过窗户射进房间了,看了看时间,六点多了,该起床了,还要准备早餐呢。赵莺跨进卫生间时一眼就看到,那条昨天被儿子手淫时玩弄的内裤,此刻已经回到了原地。赵莺拾起它,上面还有些湿湿的,而且好像湿了很大一片,她看到裤裆中间那粘煳煳的东西不由纳闷,是自己的分泌的话早就该乾了啊,赵莺拿起内裤放到鼻下嗅了嗅,澹澹的但很清晰,那是男人的精液的味道。

赵莺的脸一下通红,赶紧把那条内裤扔下。她彷佛能看到儿子在射精时将这条内裤包在了他那粗大的性器官上。这简短的印像一下让她感到欲火竟然突然涌了上来,胯间竟有了些湿意了。

赵莺摇了摇头,将这肮脏而不道德的情景极力从大脑中删去。收敛心神,将换下的衣物放入桶里,倒入洗衣粉。

郭烨起床时老郭已经出门,和往常一样和赵莺打招呼,洗漱,然后吃早餐。

郭烨坐在赵莺的对面,很快他就发现,母亲在不时的偷看自己,看自己的眼神也不对,可是又说不出所以然来,他突然想起昨晚拿母亲内裤自慰的事,不会是被母亲发现了吧……郭烨瞬间紧张起来。

赵莺看了许久这才真的感到儿子的的确确是长大了,他坐在那里,几乎比他爸爸高一个头,更壮实,因为他在学校一直在什么足球队里训练比赛,充分的阳光让他的皮肤比他父亲要黑些,脸上菱角分明,还真有些英俊,如果不是脸上的稚气,看不出他还是高中没毕业的学生。

赵莺吃完早餐后,按照以往会第一时间到厨房去洗碗,但是今天赵莺却直接坐在了沙发上,双手抱着胸前,丰满的酥胸不断起伏着,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而郭烨则在房间里小心翼翼的换着衣服,他总感觉母亲今天有些不对头,他眼睛不断的瞄向赵莺,眼中有一丝敬畏和担忧。

「小烨,你过来……」

郭烨听到赵莺的话后,脸上微微的一紧,之后转头向赵莺走去,只是这个过程中一直低着头,显得有些扭捏。

「你告诉我,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天天晚上都做噩梦?」

赵莺坐在沙发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不断搓手的郭烨,脸上带着担忧道。

「前两天大院门口不是出了车祸么,我就在现场,被吓到了……」

郭烨松了一口气,想起那天的场景,脸色还是有些发白。

「啊!你怎么也不告诉我,有没有伤到哪?」

赵莺吓了一跳,大院门口的车祸她也听传达室的人说起过,只是没太在意。看着儿子那脸色发白的样子,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心疼,毕竟她想起郭烨刚刚经历了人生巨大的起伏。

「我不想让妈妈为我担心…」

「嗯,是我们这段时间事太多,对不起,妈妈向你道歉,没在意到你的感受。」

赵莺听到儿子的话心头一阵温暖,眼睛红红的,慢慢的起身把郭烨搂进了怀里,给他安慰,而郭烨怎么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微蜷着双腿,把连靠在赵莺的肩膀上,用胸膛感受着母亲胸前乳房的饱满,虽然昨晚他摸过也亲过,只是这对豪乳似乎让他百看不厌。

「我睡觉做梦的时候,那些死…人总出现在我梦里,到处都是血和脑浆……我一直想跑到妈妈身边,怎么也触碰不到你的双手……」

郭烨顺着赵莺的思路接了下去,说着说着,还低头硬是挤出了几滴眼泪,他伸出双手环抱住母亲,双手在赵莺的腰部交叉,细细的体会着母亲的娇躯和纤腰的曲线,以及胸前被母亲饱满的乳房挤压的快感。

「嗯…是妈妈不好…是妈妈不好,今晚妈妈还陪你睡,不要怕。」

当郭烨的双手环绕她背后抱住她的时候,赵莺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吟,不管怎么说,儿子也已经是一个大男孩了,郭烨身上逐渐成熟的男人气息还是让赵莺感受到了一丝异样,让她的俏脸微红,除了自己的老公,儿子是第二个与她如此相拥的异性。两人温存了好一会才相继出了门……

出门时,赵莺正弯腰穿鞋的时候,裤子将她整个挺翘臀部完美的勾勒出来,两侧显出内裤的痕迹。

郭烨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挺翘的屁股就像是一个成熟的水蜜桃,圆润饱满,像是要滴水,再加上母亲纤细的腰肢,直接让他荷尔蒙分泌加速,差点没忍住上去啃一口,要是啃一口估计能啃出不少水来。

郭烨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胆子真是长了点,颤微微伸出手,轻轻拍在了母亲屁股上,啪一声,这是多少男人梦中的声音,柔软滑腻的手感让他忍不住揉捏了两下。

「妈,你屁股真大……」

赵莺一惊,这次到没有多强烈的反应,不像上次拉住郭烨一通说教,但郭烨注意到母亲的腿还是抖了抖。

「要死啊!哪有儿子这么说妈的。」

赵莺转过头,眼神微嗔,微皱的细眉别有一翻风情。

郭烨下体渐渐胀痛,对母亲说道:「怪不得你能生儿子,古人诚不欺我,屁股大好生养啊!」

「一天到晚胡说什么,好的不学,这些东西头头是道。」

「这还不都怪妈妈!」郭烨故作委屈。

赵莺一手拎起郭烨的耳朵:「你这倒还怪起了我,我怎么了?」

「还不是妈妈太好看啦!」说完郭烨眼睛又瞟向母亲的肥臀。

赵莺手中顿时加大了力道:「让你整天胡说,眼睛往哪看呢!」

郭烨耳朵吃痛,心里却是乐开了花,看情况母亲并不排斥这类话题,有戏,脸上露出孩子特有的任性夸张的叫道:「不让我看,我偏看!还要打妈妈的大屁股」

紧接着抓住时机用力在母亲屁股上打了一下,啪,一阵清响,好爽,偷情的刺激也莫过于此了,与母亲的关系更近一步,郭烨惊喜莫名。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