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叶子舞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叶子舞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小城生活 小城生活

    2003年7月,等了一个月的县事业编制考试成绩终于下来了,笔试94分,面试92分,我在七十三人的考试队伍里排名第三,进机关单位应该问题不大了,剩下的就看能分到哪个单位。  我被分到了总工会宣传部,宣传部部长叫陈静,陈静个子不是太高,1米65、66的样子,齐耳短发,脸蛋圆润,有点婴儿肥,皮肤白皙身材丰满,穿着一条连衣裙,裙底过膝盖,露出一小截白润如玉的小腿,粉嫩精致。宣传部还有一个科员叫张婷,是前年毕业的大学生今年25岁,个子又高又瘦。文文静静的样子。

    叶子舞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小城生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小城生活》,是作者叶子舞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2003年7月,等了一个月的县事业编制考试成绩终于下来了,笔试94分,面试92分,我在七十三人的考试队伍里排名第三,进机关单位应该问题不大了,剩下的就看能分到哪个单位。  我被分到了总工会宣传部,宣传部部长叫陈静,陈静个子不是太高,1米65、66的样子,齐耳短发,脸蛋圆润,有点婴儿肥,皮肤白皙身材丰满,穿着一条连衣裙,裙底过膝盖,露出一小截白润如玉的小腿,粉嫩精致。宣传部还有一个科员叫张婷,是前年毕业的大学生今年25岁,个子又高又瘦。文文静静的样子。

《小城生活》 第六章 免费试读

宣传办办公室里,锁上了门,陈静岔开着腿站在办公桌子后面,内裤已经被我脱了放在抽屉里,裙子里面我蹲在她双腿下边,昂首向上舔她的阴部。

先从阴道口下边往上沿着嫩滑的阴唇舔到最上边的阴蒂,然后再向下舔回去,如是来回几次,在我口水的滋润下,阴蒂慢慢的胀大如黄豆,从阴唇里露出头来,整个阴部开始变得泥泞湿滑,阴道里缓缓地流出着淫水,一滴不剩地流进我的嘴里。

陈静曲着腿,把阴部向我的脸下压,小声呻吟着:「啊……好舒服啊,弟弟。」

「姐姐真骚,屄屄流了好多水啊。」嘴里舔着,中指伸进阴道里开始模仿阳具抽插。

「我是弟弟的骚姐姐,流水给弟弟喝。」陈静配合着我。

「好喝吗弟弟,姐姐的骚水好不好喝?」

「好喝,快点姐姐,多流出点,都给我喝。」我嘴巴嘬着阴蒂,舌头不时从阴唇上扫过,速度渐渐快起来。

「姐姐给你喝,姐姐要喂饱弟弟。」她屁股摇晃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啊,弟弟弟弟,停一下,不行了,我快来了。」陈静按住我的头,不让我再动。

「不要高潮么姐姐?」我从她屁股底下钻出来,问她。

陈静满脸潮红,嘴角滴着一丝口水,大口喘着气撒娇道:「啊……呼……人家想要弟弟日我,把我日高潮。」

「啪!」我把陈静的裙子撩起在来,在她的大白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用比上次更淫荡下流的言语刺激她:「骚姐姐,是不是想我的鸡巴了?」

「想,想弟弟的大鸡巴日我!」陈静解着我的腰带,眼神淫靡的看着我道。

腰带解开了,陈静一把把我的牛仔裤和内裤一起褪下到膝盖处,鸡巴硬挺挺的弹了出来。陈静两只小手抓住我的鸡巴,来回帮我撸起来。

我看着正帮我专心撸管的陈静,俏脸娇艳含春,红润的嘴唇微张着。我的鸡巴要能在这双嘴里进出,会是一幕多么淫荡的场景啊。

「姐姐,帮我舔舔好不好?」我小声提出要求,怕她不同意。

陈静白了我一眼:「坏弟弟,是不是上次就这么想了?」

我猛点头:「姐姐好不好嘛?」

「好……」陈静拉长了声音媚声答应我,「我这就舔弟弟的鸡巴。」

说着,她面对我蹲下,先手握着我的鸡巴,仔细的看了下,然后小嘴慢慢地凑了上去。嘴唇挨着龟头了,她皱了皱眉,抬脸看我:「咦,惺惺的。」张开嘴把龟头纳了进去。

我操我操,好爽啊,跟操她的下边阴道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鸡巴在她嘴巴里感受更湿润更热也更空旷。

陈静嘴巴小小的,尽力张到了最大才勉强让龟头进去,红润的两个唇瓣间插着一根红白粗大的肉棒。

「多吃进去些,姐姐。」

肉棒缓缓地更深入她的小嘴,陈静一直皱着眉毛,两边腮帮子明显鼓了起来,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抬头幽怨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头部前后移动吞吐起肉棒来。

我抚摸着她的头,超有征服感地看着胯下美女吃着我的鸡巴。

「姐姐的小嘴操起来也好爽,啊……嘴巴张大点,小舌头在里面舔舔龟头啊姐姐。」我一边爽着,一边指导她。

她抗议似的啪啪在我大腿上打了两下,不过还是用小舌头在龟头上碰了几下。

「嘶,牙别碰着了,有点疼。」她的牙齿碰着了龟头,一点刺痛传来。

陈静一下子笑场了,咳嗽着吐出肉棒,肉棒上面沾满了她的口水:「好了吧弟弟,下次我再学嘛,人家想要了。」

我把她拉起来:「来,姐姐,趴桌子上,屁股撅起来,我要操你。」

陈静趴上去,裙子被我撩到她腰上,肉棒在阴唇上下蹭了蹭,沾了些淫水,然后对准让我发狂的小洞洞插了进去,前进前进在前进,一直到底。

我和陈静同时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陈静说:「弟弟,好爽啊,好喜欢这样,屄屄被弟弟的鸡巴填满了,涨的我好舒服。」

我开始抱着她的屁股开干起来,鸡巴在阴道里摩擦着前进,能明显感觉到破开层层的软肉,顶到深处。我的小腹撞击着她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陈静的屁股肉很软,撞击上后感觉宣宣的,臀尖上会堆起一团小山一样的肉。

「弟弟,啊……好舒服,好爽……弟弟用力操我,操死我吧,我就喜欢给你操,以后我的屄屄就是你的,只给你一个人操,你要天天用大鸡巴操我啊,直到操死我。」陈静不敢大声叫,但仍小声呻吟着,嘴里不停地无意识地说着淫荡的话。

我本来操着她的小屄就已经很爽了,听着她的这些话,更是情欲高炽,恨不得用肉棒从阴道里把她死死地钉在办公桌上。

「姐姐,你好骚啊,我喜欢你的骚,我也好爽,好喜欢操你,操死你个骚货,说,是不是我的骚货。」

「我是你的骚货,骚婊子!操我,呜呜,弟弟,大鸡巴弟弟!」

「说陈静是骚货!」

「呜呜……啊啊,陈静是骚货,是王知北的骚货!」陈静哭了出来,屁股也在用力往后顶着。

我把她的头掰过来,从后面和她接吻。在办公室里和陈静做爱格外刺激,随时担心着会有人敲门。

我俩说着淫荡的对话,很快陈静就撑不住了。

「弟弟,快快用力操我,我要来了,骚屄要喷水了!」

我也快忍受不住了,屁股越来越快地进出她的阴道。

「姐姐,咱俩一起来,一起高潮!」我趴在她耳朵处,小声的嘶吼。

「啊啊啊啊……」陈静一声长长的娇吟:「我来了,弟弟,快点快点,射给我,射我小屄里!!!」陈静的阴道已经开始收缩,急促的催我和她一起高潮。

「哦哦,我也来了,姐姐,精液都给你,射死你!!!」我死死地抵住她的大屁股,鸡巴在她阴道深处一股又一股地喷射出精液,喷进她的子宫里。

「啊啊,好烫好舒服,都射给我,弟弟的精液都装我屄里!」陈静也用力地后顶着屁股,让屁股和我的小腹没有一丝缝隙。

我在陈静后背上趴了一会,才有力气站起来。陈静在我放开她后赶紧躺到椅子上,然后抓住双腿抬高,让阴道屁股处于最低点。这样,她的湿润粉红地阴部完全朝我张开。

我好奇地问她这是干什么,让我看么?

陈静又好气又好笑地道:「刚做完我可没那心思了,我这是怕你的精液流出来,看书上说这样容易让精子和卵子结合。」

我提上裤子,在她嘴上亲了一口:「好姐姐,咱俩要生好多好多孩子。」

陈静笑道:「你不怕计划生育罚死咱们啊?」

「没事,大不了我带你移民。」

陈静白了我一眼:「移民你去移,外国话我可一点听不懂。」

我呵呵直笑,陈静保持这个姿势能有一分钟然后让我拿内裤给她穿上,之后才把腿放下来。

做爱搞得陈静头发有点乱,她重新梳头发,我去打水给她洗脸。

洗完脸,陈静心虚地让我回我办公桌坐着去,说怕别人进来。

我坐回去后说:「姐姐,问你个事儿,你想现在和黄伟民离婚吗?」

陈静道:「当然想了,我一天都不想和他过,但他说什么都不和我离婚啊。」

「没事,姐姐,你现在就写一份离婚协议书,把你的条件都写上。我想机会快来了。」

陈静眼睛一亮:「真的吗弟弟?你可别哄姐姐。」

我说:「当然是真的,我不会那你开玩笑的。顺利的话,过几天黄伟国就会被抓到了,到时候黄伟民也逃不了牵扯,再找他去签字,肯定没那么难了。」

陈静好奇道:「黄伟国不是跑了么,你怎么会知道他快要被抓了?」

「山人自有妙计,总之,姐姐相信我就是了。」我不打算告诉她中间发生了什么,这种阴暗的事我来做我自己知道就行了。

「好,我相信你,这就写。」陈静开心道。

十多分钟后陈静就写好了离婚协议书。

「这么快?」我吃了一惊。

陈静苦涩地笑笑:「这个协议书我已经写过好几份了,都被黄伟民撕了。现在闭着眼都能写出一份来。」

我接过她写好的协议书,从头到尾看了一下,感觉是写的很正式。在条件里,陈静什么都没要,就说把自己的衣服拿走,还有这几年自己上班攒的三万块钱。

我心里觉得很舒服,黄伟民的东西一分钱都不想要,以后陈静有我呢,我会把她当宝贝宠着。

「完美!这份我拿着了,我再复印一份,姐姐,交给我,我会让黄伟民心甘情愿的签字的。」

「这样合适么,你去找他?」陈静有些顾虑,毕竟表面上我和她没什么关系。

「合适,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不想藏着掖着,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姐姐是我的,我要给姐姐出头,我会保护她会宝贝她。」

「姆啊……」陈静在我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好弟弟,到时候我也去,咱俩一起。」

「好,咱俩夫妻同心,一起去。」

「谁和你夫妻了……」陈静不依了,「我还没想好怎么和你处呢。」

我一下子急了:「姐姐,怎么了,你不会不要我吧?」

「傻弟弟,」陈静在我上一点,「我怎么会不要你,除非你不要我了我才会离开你,知道么,弟弟?」

「你吓死我了,我要你一辈子,姐姐!」

「好了啦,放心了吧,我只是还没想好和你结不结婚,别逼姐姐,让姐姐好好想想,好么?」

「你不和我结婚和谁结婚啊?」我又急了。

「我当你情人好不好?」陈静歪头调皮地问我。

「不好,我就想你当我媳妇儿。」我坚决地摇头。

「傻瓜,当你情人都不行,以后你有我,还有一个媳妇,俩女人都是你的,多好啊!」陈静给我解释道。

看来她是认真这么想的,但我不这么想。

「姐姐,我所能想的能明媒正娶的,然我觉得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的,只有你。所以我只认可你是我的妻子。」我很认真地对她说。

陈静沉默了一下,道:「好弟弟,我知道你的心,让我考虑一下好不好?」

我拉住她的手,亲了一下:「恩,我不逼你啊姐姐,咱俩的日子一辈子,长着呢,我不着急。」

陈静抱抱我,道:「好弟弟,我就知道你疼我。」

我苦笑。

张婷在第二天就被借调到了县电视台当实习主持人,她高兴地告诉我说一个月后就能正式转到电视台工作。

张婷上班第一天,我就授意她隐约地透露,给电视台那个被压制了七八年的副台长:原来在陈静手下上班,认识台长,有次吃饭隐约听到台长要去深圳旅游啊。

很快,在我给了政法委书记那封信的第三天,县公安局就传出消息,黄伟国被抓住了。

陈静告诉我说,黄伟国被抓的消息传开后,黄伟民没再去上班,在家愁的茶不思饭不想,就连以前老出去鬼混现在都不出去了。

紧接着,县城里传开了黄伟民和女人开房,被老婆抓住大闹的消息。想来,那个宾馆的服务员大妈们将张婷认作了黄伟民的老婆。

黄伟民的形势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黄伟国被押解回县城的那一天,我约了黄伟民出来,陈静陪我一起见他。

在一家中档餐厅的小包间里,陈静挨着我坐着,黄伟民坐在我们对面。

黄伟民的眼神在我和陈静之间扫过来扫过去,冷笑起来:「真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子让你王知北挖了墙角。」

陈静听了脸色一红,但没有做声。我则无所谓地耸耸肩:「陈静和你的关系咱们三个都心知肚明,没必要抬杠。黄伟民,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吗?」

黄伟民一下子激动起来:「我什么处境?老子好好的,一没犯法,二没勾引人老婆,谁能把我怎么着?」

我冷眼看他表演,陈静听不下去了:「黄伟民,我和你的关系早就名存实亡,是你为了升官发财,一直不跟我签离婚协议。你不要在这里瞎说。」

我接过陈静的话,争这个没有意思,「黄伟国被抓了,你敢说不会牵连到你?」

「他是他,我是我,他是我哥,但也不能把他犯的事牵连到我身上吧?」黄伟民嘴硬道,但气已经软了,很明显他也在担心这个。

「你和黄伟国有没有牵连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也清楚——你别管我是知道的,我就是知道,说不好员警一诱供黄伟国说秃噜了嘴就把你供出来了。」

我把两份离婚协议书掏出来,上面陈静已经签了字,推到黄伟民面前:「签了它,我有办法不会让你牵连进去。」

黄伟民将信将疑地看着我,陈静也狐疑地看着我。

「你没得选择,我知道的远比你想像的多,比如黄伟国在深圳给你打过电话,打过几次,用的1381502的号,这些我都知道。」

黄伟民眼神更加迷惑,我直接道:「你想好了,不签官位钱财什么都没了,你还得进局子,等你进了局子我想我有的办法让你签这个字。现在你还有机会躲过去,不说别的,最起码我能保证你不进局子。」

黄伟民犹豫了一下,狠声道:「我签,你最好保证你能做到,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他拿过两份离婚协议书,刷刷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把笔一扔:「说吧,你怎么帮我?」

我拿过来其中的一份,交给陈静,为了这薄薄的一页纸,她委屈了多少年。陈静接过去的时候手都在颤抖。

我轻轻拍了下她的手,安慰她一下,然后对黄伟民道:「其实很简单,黄伟国贪污了下岗职工款四十多万,其中少了有大概二十万,按他在公安局里交代他在深圳就来得及花了几万块钱,那十多万是在你那里吧。你主动把这十多万交出来。检察院提起公诉的人我认识,之后我会跟他打招呼,不起诉你。」

「就这?你骗鬼呢,我还了还起诉我怎么办?」黄伟民大叫。

我看着他不说话,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很快就接通了。我打开免提。

「喂,二少找我有事?」电话里传出声音,这是我托老三从省城一层层找下来找到我们县城的关系,是县检察院的副院长。

「刘院长打扰您一下,谘询您个事情,我不是和黄伟民认识么,昨天听您说黄伟民要是还给下岗职工们那些钱,是不是能高抬贵手不起诉他。」

「这事啊,本来这些钱不是黄伟民贪污的,是黄伟国转给他的,如果他不知情是何来源,还了的话是完全可以免除起诉的。」

「刘院长,我确实不知情啊。黄伟国转给我的时候就说是借给我的钱。」黄伟民赶紧凑了上来,对着手机解释道。

「哦,是老黄啊。哎呀,你不知情就没什么大事,再说你和二少也认识,起诉不起诉的那还不是二少一句话?」刘院长在电话里特卖我面子。

其实实情确实像他跟黄伟民解释的一样,只要还了根本就不会起诉他,撑死有个知情不报的罪过,拘留几天就完了。刚开始知道结果是这样的时候我大失所望,难得欠了老三这么大一个人情,结果没用着。不过现在看来刘院长这么上道的捧着我说话,这人情还是有点值得的。

「好好,您放心,刘院长,我一定还,一会我就去检察院还。」

「那就好,老黄啊,你也真是糊涂,这把虽然不起诉你,但你台长的位置啊,恐怕是坐不住了。」

「让您费心了,刘院长。我辜负了党和人民,确实不适合当这个台长了。」黄伟民态度之低就差给手机鞠躬了。

「那二少,还有没有别的事情?」

「没了刘院长,有机会找你吃饭。」我挂了电话。

黄伟民呆立了一会,神色复杂地看看我,没说话,我估计他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了,事情解决了,从今晚后,陈静跟你再没有任何瓜葛,我也不想你再出现在她面前。」我对黄伟民道。

黄伟民点点头。

我拉着陈静出了餐厅,一出餐厅陈静就抱住我哭了起来:「谢谢你弟弟。」

我哄着她:「好了好了,没事了啊,乖。」

陈静抱了我好一会才撒开,又笑了起来:「弟弟你刚才说话的样子好帅啊,一下子把黄伟民镇住了。可惜你为了我脱身给他找了关系,要是能把他抓进去多好。」

我好笑地跟她解释,现实就是其实黄伟民依法是可以不起诉的。

陈静吐吐舌头:「好吧好吧,能拿到协议书已经很开心了,不能再贪心了。」

「哎,话说,电话里刘院长怎么叫你二少啊?」陈静好奇的问。

「省城里的人都管老三叫三少,我是他二哥嘛,有时候我俩出去喝酒,别人就依着他叫我二少。」

「哈哈,原来你是寝室老二啊。」陈静咯咯笑道。

「不许叫我老二!」

陈静贴过来,趴我耳朵边小声充满诱惑地说道:「就叫你老二老二,因为你有个大老二,想不想用你的大老二干我啊,弟弟?」

当然要了,我拉起她的手打了个车往我们俩的小院驶去。

在我们俩的家里,我俩开始了尽情的交欢。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