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恶魔的放纵》小说全集阅读 怜怜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恶魔的放纵 恶魔的放纵

    百里峻握紧拳头,极度强忍“被背叛”的愤怒,他所宠溺的绝代风情、风波流转中的风华……居然都是个笑话!他的心血消逝在弹指之间……他咬紧牙根转身大步走出主卧房,既然抓奸在床那当然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毕生的爱恋已经在刚刚一刹那间,灰飞烟灭。 心好痛……依稀记得当时牵着她的手在上帝面前承诺一生的爱情时,他们是真心诚意的,他彷佛还记得她的笑容,为何那日的影像竟全部散落?

    怜怜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恶魔的放纵》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恶魔的放纵》,是作者怜怜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百里峻握紧拳头,极度强忍“被背叛”的愤怒,他所宠溺的绝代风情、风波流转中的风华……居然都是个笑话!他的心血消逝在弹指之间……他咬紧牙根转身大步走出主卧房,既然抓奸在床那当然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毕生的爱恋已经在刚刚一刹那间,灰飞烟灭。 心好痛……依稀记得当时牵着她的手在上帝面前承诺一生的爱情时,他们是真心诚意的,他彷佛还记得她的笑容,为何那日的影像竟全部散落?

《恶魔的放纵》 第二章 免费试读

十年後夏日炎炎,艳阳高照。

“百里集团”位於交通流量最大的黄金商业区,过往路人经过它豪华壮丽的办公大楼时,总是忍不住要抬头望一下高耸入云的大厦。刚从大学赶回来的百里千夜也忍不住抬起头、眯起眼,目测高耸的建筑。

她知道这是自己身旁无人时,独自膜拜百里峻的方式;有谁知道身为总裁秘书的她曾是贫病交加的小偷?是他改变了她的命运!没有百里峻,就不会有今日的百里千夜。

是他让她抛弃源自血液的自卑,抬头挺胸与他人一较长短,所以他不但是她的养父,也是她的恩人。“感谢上天,小夜总算回来了。”当千夜一踏进秘书室,老老少少几个秘书全围到她身旁。

“怎么了?”摘下脖子上的围巾,百里千夜恬静地凝视面前几个气愤的女人,她知道有事发生了;秘书室里年纪最轻的她虽然还是大学生,却是总裁的专属秘书。况且千夜虚心求教,比起一堆黏着总裁的富家女,她可是可爱多了,所以她们理所当然把她视为自己人。

“你不知道那个包婷娜有多可恶,总裁一进门,她就黏进来了,到现在都还窝在里头不出来,真是超级不要脸!”“就是说嘛!偏偏你又不回来……”几个美艳级的女秘书全都气得青筋暴露,又没勇气进总裁室一勘究竟,原因无它,俊美的总裁脾气阴晴不定,谁都没胆子去捻虎鬓,但是找千夜就不同了,别说她的身分,她的职位进去赶人也非常恰当。

“我进去看看。”千夜的脸上流露甜甜微笑,微微点头。“那一切就看你的啰……”千夜尽量收敛自己的情绪,她会进门送上养父喜欢的黑咖啡,但如果有人希望她赶人,那可能要失望了;她不会赶走任何—个百里峻喜欢的女人,只是每次都遇到他不喜欢的女人……

她顺理成章成为百里峻和女人间最大的电灯泡!她很想解释清楚,但玩性甚重的男人不以为意,她便沈默了。她知道一手撑住集团事业的百里峻对身外的流言根本不在意!

既然恩人都不在意,她何必在意别人怎么看待她和年轻养父间的关系?如果他要,她连命都愿意给……端起咖啡,千夜转身往总裁室的方向走去。

“峻,你快点嘛!”“宝贝,你真是性急啊……”嘴角呈现一抹完美的弧度,百里峻扶住包婷娜的蛮腰,手指隔着她的黑色网袜搔动她的si处。

“啊……”口中发出快意的申吟,包婷娜脸上浮现饥渴的表情,“不要逗人家了嘛……”哀求的嗓音里略带哭音。

“我是疼你,才会逗你啊!”百里峻喜欢看女人为他浑然忘我的表情,但是一大早运动可不是他的嗜好,飘忽的视线对上墙上的钟面,也该是工作的时候了。

“总裁,很抱歉……”千夜的熟咖啡顺着敲门声,同时进了办公室,“打扰你们了。”

“啊!”包婷娜尖叫一声,全身都蜷缩在男人身上。

百里峻露出满意地微笑,点点头,“我等好久的咖啡总算来了。”

千夜低着头,尽量不和百里峻的视线对视。千夜对为百里峻神魂颠倒的女人没有半点敌意,相反地,她非常敬佩她们的勇气,因为他优雅低沈的嗓音,虽然宛如天籁,却让别人抓不到真正的含意,脾气更难以捉摸,让她谨防说出不该说的话。

她不想惹怒他……

“真是准时!小夜,我每天这个时候都在等你的咖啡啊……”淡淡颔首致谢,千夜已接收到怨恨的眼光。

“何须这么谦虚?我的客人可都知道我的专属秘书泡的咖啡一级棒呢!”轻描淡写地夸奖,却丝毫不理会贴在他身上的女人,让狼狈不堪的女人转而怨恨起这不识相的小丫头。不过是送杯熟咖啡需要夸奖成这样吗?

“哼!”包婷娜心不甘、情不愿地从百里峻身上爬起,穿好衣裳、甩甩波浪型的长发,气冲冲地离开百里峻的办公室。“有点焦味。”专心地品评千夜泡的咖啡,百里峻根本无视包婷娜的离去。

“我知道,下次会注意……”千夜的话尚未回覆完整,办公室外就传来一阵女人的欢呼声,一扫之前的宁静。“怎么那么吵?”百里峻那双神韵分明的俊目闪烁狡诈的笑意。

“我去告诉她们声量放小……”面对时而慧黠、时而严肃的养父,千夜只有尽力配合、完全适应,她并不知道为何他要蓄意造成大家的误解,明明她就没啥作用,但他就是要塑造起一个虚幻的假象,让所有人都误会相差十二岁的他们——不只是普通的父女关系。真的很累!

因为千夜连上、下学都有八卦杂志的小记者跟着她;而他只是耸耸肩,告诉她:他只是一个在意养女感受的养父罢了。“那倒不用,”抬起她的下巴,百里峻盯着她,“你回公司迟到了,我只是要你守时而已。”被迫抬起脸颊,千夜清澈的双瞳对视他锐利的眼神。

她知道自己的手在发抖,从十岁那年进入百里家起,她就知道这张俊美娃娃脸的可怕,她不敢违抗他的命令;但她拳头紧握,下意识露出招牌式的甜美笑容,不让自己害怕的感觉流露。“没有下次了……”

“你常常笑,笑得嘴不酸吗?”千夜疑惑的双瞳注视养父,勉强回覆他的质问,“我不笑难道要哭吗?工作时,这样不对吗?”

“没有不对,只是太敬业了。”

“喔!我不知道敬业也是种错……”看似平淡的回答包含着微微嘲讽,千夜以平静的态度面对他的咄咄逼人。“不是错,只是世故得惹人厌烦。”

“那我会改进!”一来一往,她尽量在他注视下,甜美可人地回答所有问题,不去惹怒他。“敬业”是工作必备的条件,她是他的专属秘书,不是吗?

除了相貌甜美之外,还要能力超强,她不要小杂志说她是靠枕边细语生存的总裁助理,所以,她超强的学习力全都用在讨教秘书室的所有姊姊上,也难怪她的交际手腕越来越好。为了成为百里家不可或缺的人,千夜卯足全力。

“喔!”百里峻失神看着小他十二岁的女孩,这算屈服了吗?他对她不断蜕变的应对感到十分好奇,当初跟他争取工作的小丫头长大了,当年的骄傲、坚持全变成绝对的温驯,讨人喜欢的甜美。他知道这有利於百里家,但他就是不高兴,“为什么老要这样笑?我会让你有别种表情的。”

“……”再也受不了无形的压迫,千夜别过脸,不愿意再承受他的强势。她的表情跟他有什么关系?她全是为了容易进入工作状况才会这样啊!

百里峻让她改姓“百里”、念贵族学校、学习管理阶层的教育,不就是要她把才力、智力全都奉献给他?今天只是她年纪比较小,表达的还不够火候,才会让他觉得不自然,而感到讨厌……但她已尽力了啊!

为什么他总是不相信、不满意?感觉上,总像在试探她的能力极限,他把她逼迫到角落,要她承认她无力报恩,不够格当“百里”家的人……

她不会让他得逞的!她会要百里峻承认他看走眼,即使她只是个出身贫困的小孩,她还懂得报恩,即使以命偿还,她都会证明他决定收养她是正确的。

她发誓!“当!当!”下课钟声一打,教授都还没跨出门,就见千夜的书早已全部收好,拎着小背包就往外跑。

“等一等!百里同学……”陌生的男学生在门外拦住她。“有事吗?”千夜神色匆忙地看了一眼手表,虽然最近百里峻刚替她买了部小车,但她的技术还算生涩,倒车、转弯都有问题,要准时进公司已经难上加难,这个不知打哪跑出来的男生要做什么?为什么一定要现在挡住她的路?

“你有事,我们可以边走边讲!”大男生非常友善,他的笑容让千夜拒绝不了。“嗯,好吧。”看到千夜露出甜美的微笑,搭讪的大男生不知打哪来的勇气,对着校园里传说已久的智慧型美女开口。“我叫段国伦,很想跟你交朋友。”

“能讲话就是朋友!”“不是,我是想要你当我的女朋友。”段国伦口气坚定而和缓。

“啥?”拨拨额前的刘海,千夜清澈的瞳孔闪着极度的困惑,她瞪着不知打哪冒出来的男同学,“你认识我吗?为什么找我……”

“我从大一就很想认识你,可是我等了两年,每次下课就不见你的人影,我才想出这个最笨的方法来引起你的注意……”段国伦苦笑连连,他跟死党询问过意见,但心上人既不住宿、又没参加社团,要“自然”地认识实在是个问题,所以虽被大家笑拙,但他还是决定拦路告白。

“那么……”脚步没放慢,但千夜脸上的笑容更甜美了,只是偏着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她的心思极大部分都在工作上,从没想过会有异性跟她告白……

在学校,来去匆匆,千夜几乎没什么同龄的朋友;而工作场合更凄惨,虽然她认识不少事业有成的男人,但人家碍着八卦杂志把谣言传得满天飞,在不想得罪百里峻的状况下,追求者门可罗雀,所以,她压根没想到会有男人已经注意自己两年了。“你可以慢慢考虑没关系……”段国伦为她清艳出尘的脸蛋痴狂已久,可以跟她走上一段路,并且没被当面拒绝,已够他乐了。

“我……”“很抱歉,小夜目前没时间谈恋爱!”百里峻低沈的嗓音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後,他黝黑的瞳孔闪烁着奇异目光。

两人的谈话霎时停止。千夜傻愣愣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养父,他为什么会到学校来?是自己迟到太久了吗?

抬起表一看,果然比预定进公司的时间晚了半个钟头。“总裁!距离你到商学院演讲的时间只剩十分钟……”跟在百里峻身後的助理跟千夜眨眼,技巧性提醒他们来此的目的。

非常有时间观念的百里峻淡淡瞟了千夜一眼,低声嘱咐:“你先回公司”“我知道了!”千夜连再见都不敢跟段国伦说,急忙冲入停车场内。她快要被养父脸上平静无波的表情吓昏了,她怎么会忘记他今天在学校有场财经趋势演讲?还呆呆地跟男生站在停车场外让他抓包?

她每天早上都在赶十点半进公司,已经是百里集团内最晚打卡的一个人了,今天还被老板逮到她迟到另有原因,会不会从此以後都不相信她迟到的理由了?千夜的眉头忍不住纠结在一起。她今天的运气真是背到极点了!

“小夜,这份文件麻烦你帮我送一下。”会计部的王秘书递上一份文件,打恭作揖,祈求她行行好。千夜微笑地默默收下又堆上来的文件。

那是各部门下一季的预算计画书,算是满重要的一份文件;但由於百里峻中午进公司时面无表情,在预感他心情不佳的状况下,众人识时务为俊杰,把紧急文件全部都交由总裁爱女送达,避免无情炮轰,这是百里集团里惯有的现象。看到千夜收下企画书,王秘书千谢万谢地走了。

“唉!”看着王秘书窈窕的背影,千夜无意识地叹口气。是谁说她不怕百里峻发火?她其实也很害怕,只是无法说出口而已。谁教她是总裁疼爱的养女?

应该没有人相信她会跟众人一样,害怕脾气阴晴不定的养父!应该说,打从被百里峻救助的那一刻起,她就尊敬并畏惧他,但她并不想成为他的负担,所以她努力充实自己,成为他得力的助手,她知道唯有如此,才是报恩的最佳途径,而她似乎做到了。因为百里峻渐渐承认百里千夜的实力,并正视她的存在。

但她期望的美梦似乎守护不易,突如其来的一场告白打坏她长久的努力,心中说有多不甘、就有多不甘。唉!千夜闭紧嘴,抱着一大叠文件,强忍心头郁闷地敲敲百里峻的办公室。

“进来!”听到屋内传来的低沉嗓音,千夜低头敛眉走进去,把紧急文件全部递到百里峻面前。“这些资料比较紧急,请先看!”

“你又帮别人跑腿?”百里峻皱眉。

“顺手而已。”“你顺手,我骂人可不顺手,还要拨电话才能把人叫进来骂;还是你要代他们挨一顿骂?”丢下笔,百里峻满脸不悦。

“那我下次不会帮他们送件了。”千夜压低嗓音。

“哼!”听到千夜熟悉的允诺,百里峻心中囤积已久的怒气才慢慢纡解,虽然他还没跟她算停车场那场帐,但他绝对不会让属於他的人,跟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小毛头有任何交集。

绝对不会!“没事的话那我就先出去了……”

“谁说没事?”压住千夜的乎腕,百里峻不让她离去。“那……”心脏有如击鼓,她清澈的双瞳凝视百里峻,他还想问什么?他真的不在意上午她迟到的事?

“你跟姓段的小子认识多久了?”手腕一施力,她旋即倒入他怀中;在逼问事件的真相时,他总是施予沉重的存在感。“我们不认识啊!”千夜摇摇头。

“你知道我最讨厌女人跟我撒谎……”强制抬起千夜的下巴,百里峻锐利的眼神亟欲穿透她的心;刻骨铭心的背叛让他对女人的态度非常偏颇。“明明跟那个男孩子有说有笑,又何必否认?”脑中一浮起千夜对其他男人的愉快笑容……百里峻就非常不悦!这个女人早卖给他,是属於他的,让她的笑容在企业里到处放送,已经有违他的想法了,今天居然让他瞧见她对其他男人微笑,让他的愤怒根本无可抑止。

还好当场有助理强制提醒他应该让千夜先回公司上班,否则他肯定会一拳打歪那个妄想吃天鹅肉的臭小子的鼻梁。“我没有。”千夜委屈地否认。

“你以为你说没有,我就会相信你?”怒火又再次在百里峻的胸口熊熊燃烧,他绝对不会放任属於他的女人游走众多男人面前。“我真的没有……”

“哼!我很快就会知道真假。”不让她解释,百里峻知道自己会用行动让千夜明白不可以和其他男人有任何瓜葛,因为她是他的!他突然紧紧搂住她纤细的腰,让她动弹不得地贴靠在自己的胸膛……

“啊?”千夜原本以为这回惹怒他的下场会凄惨无比,没料竟换得四片唇瓣毫无预警地火热贴上!她瞪大眼,默默承受百里峻的吻,初次体会雄性动物的掠夺天性竟是如此违背常理,如此残酷不留余地,如此蛮横,几欲瓦解她脆弱的气息,她的脑中一片混乱。

“小夜,我的吻与他的相比如何?”他灵动的舌在她口中搅动,温熟厚实的手掌拉开她的罩衫,顺势抚摸她细嫩的肌肤。“不要这样啊……”千夜用力槌打养父的肩胛。

“你不要这样子,那要哪样?”对她的抗议不以为意,他的手爬上她的同体,快意抚触她的生嫩,他要她全面投降。“唔……”千夜想推开养父,但因为两人的力道相差甚远,在推拒不了健壮的身躯下,她无助的手臂滑落在他厚实的肩膀上,反倒成了一种暧昧的邀请,而他也习惯唇舌间的掠夺,迫不及待品尝属於她绝顶的甜美。

“你都是这样勾引男人的吗?”托高千夜的下巴,百里峻敏锐地观察佳人的反应,他沉溺在这份难以言喻的妖艳当中,无法相信她的纯洁。“不!不要诬赖我……”她秀致的脸庞流露被男人惊吓的苍白,成串的泪水像玻璃珠般滚落。

“既然你如此坚持,我一定会追查你到底有没有撒谎……”他牢牢托住她的腰,强力吸吮她的唇瓣,“你名义上是我的养女,就是我的人!在百里家,你就得听我的话,除非离开我……”

“啊?”看着伊人惊慌的反应,百里峻嘴角流露得意的微笑,原来要控制她是如此简单?以往他一直以为她只会笑而已,没想到今天小小一个试验,就证明他要操控她的情绪竟是如此简单。

他原本就该掌握这抹纯洁的灵魂,没有人可以阻挡这个事实。他要她为他生,为他死!

即使现况跟既定的事实不符,他也不想放她自由,因为她合该是他的人。他要定她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