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怜怜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怜怜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恶魔的放纵 恶魔的放纵

    百里峻握紧拳头,极度强忍“被背叛”的愤怒,他所宠溺的绝代风情、风波流转中的风华……居然都是个笑话!他的心血消逝在弹指之间……他咬紧牙根转身大步走出主卧房,既然抓奸在床那当然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毕生的爱恋已经在刚刚一刹那间,灰飞烟灭。 心好痛……依稀记得当时牵着她的手在上帝面前承诺一生的爱情时,他们是真心诚意的,他彷佛还记得她的笑容,为何那日的影像竟全部散落?

    怜怜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恶魔的放纵》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恶魔的放纵》,是作者怜怜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百里峻握紧拳头,极度强忍“被背叛”的愤怒,他所宠溺的绝代风情、风波流转中的风华……居然都是个笑话!他的心血消逝在弹指之间……他咬紧牙根转身大步走出主卧房,既然抓奸在床那当然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毕生的爱恋已经在刚刚一刹那间,灰飞烟灭。 心好痛……依稀记得当时牵着她的手在上帝面前承诺一生的爱情时,他们是真心诚意的,他彷佛还记得她的笑容,为何那日的影像竟全部散落?

《恶魔的放纵》 第四章 免费试读

不悔的沉沦臣服他淡淡笑意的魅力……

“早安!”向逸伯点头微笑,千夜缓慢走进大厅,看见百里峻坐在一旁看报纸,赶忙也向他道早。放下报纸,百里峻正视千夜。“你身体好一点了?”

“好多了。”千夜生涩地微笑,俏脸微红。她这两天都没有出门,学校、公司两边都请假,因为首次的性爱,百里峻索求并无节制,那天在办公室及电梯的情事,对千夜来说都太过激烈,造成她隔天四肢疼痛,无法下床。而百里峻也未置一语,只是请其他秘书先暂代她的职务,嘱咐逸伯与福婶两位忠心的管家夫妇照顾千夜,便迳自忙於公事。

千夜一直到隔天凌晨才悠悠从睡梦中醒来。“在学校就自己小心。”定定看着伊人,百里峻淡淡嘱咐。

“嗯!”见她点头後,百里峻才穿上西装外套,拎起搁置一旁的公事包,“我到公司去了。”

“一路小心。”千夜勉强维持惯有的礼仪。

直到百里峻离开视线,听到等候轿车远去的引擎声,千夜才怔怔看着餐桌上只喝过几口的咖啡……悄悄捏紧了裙角,她可以幻想养父是因为关心她,为了想和她多说几句话,才特意提早上班的吗?

他们从来没有一起吃过早餐,因为千夜在大学里向来都选第一、二堂的早课,所以她要比公司职员更早起床,下班後再赶去大学,跟夜间部的学生一起上必修的课。百里峻把她纳入正式职员,重视出缺席的他并不容许她迟到早退,连带着企业职员也都准时打卡……了解他作息的千夜自然也谨守他的原则。

所以通常她出门时,百里峻才起床;所以她可以遐想养父是关心自己的吗?千夜愣愣地瞪着玄关。“傻愣愣地坐在那边干什么?病傻啦?”逸伯把千夜的早点送到地面前。

“没啦!”看千夜乖乖地吃自己泡的牛奶,逸伯不禁满意地点头,百里家没一个男孩这么乖,多亏收养了这个女娃儿,让他辛苦做事总算有点成就感。“老太爷要是从瑞士回来看了你,一定喜欢!”

“……”千夜口中嚼着土司面包,不敢搭腔。

三天前,要是逸伯这么夸奖自己,她一定觉得理所当然;现在和百里峻有了不正常的亲密关系,她可不敢奢望要老太爷喜欢自己,而且还深深觉得对不起在瑞士养老的老人家……老太爷应该会反对这件事吧?

所以,千夜闷闷吃着面前的早餐,不发一语。“小夜,你应该要活泼点……”没觉察小女孩已经长大了,也有属於自己的心事,逸伯侃侃而谈瑞士老太爷的种种事迹。

而在一旁擦桌、端盘的福婶却觉得不对劲……千夜向来是个闷葫芦,但她今天的眼神分明是心事重重的小女人模样,谁让她谈恋爱了?大少爷知道了吗?

控制欲极强的主人会让依赖他的养女和其他男人谈恋爱吗?百里家也是有“吾家有女初长成”的阴郁啊!尤其是看到主人对她呵护备至的态度,福婶觉得追求她的男人要小心了。

若是看不出来主人关心千夜,那可真是瞎了狗眼……哪有二十岁大的女孩子出入都要派司机接送?当年的宛儿夫人,不过也是这种程度而已,而且还是嫌逛街没人帮她提东西,自己跟主人要求的!凭这点正可以看出主人相当关心千夜。

不过千夜也乖嘛……当然得人疼!看他们父女如此连心也是好的,当年还真是白替千夜担心了,以为主人收养只是兴致一来而已,现在看到他们相互依赖、有家人的感觉,福婶真是非常高兴。

唉!谁让百里家族的血亲间情感淡薄总是成惯例!一家三个兄弟,各住一地,终年不相见;老太爷自个儿跑到瑞士养老,把家族事业丢给孙子,也不理儿孙的死活。还是天注定姓百里的人都要这么寂寞?

“这样啊……”千夜微微皱起眉头,沉静地聆听助理说明百里峻交代的事项,她到了公司,才得知他要南下视察工厂。当然,他现在已经在高速公路上了。

为什么他的行程她不再一一详知?甚至是最後一个知道?这样她还算是总裁的专属秘书吗?她真是一个可以随时取代的人啊。千夜心里暗自嘲讽。

既然身体好了,工作自然也要上轨道,她迅速拿起堆积在抽屉的信件,两天没上班,已经有一些信件囤积在她这里了。她是百里峻的专任秘书,不仅文件的处理、时间的安排,连寄给他的信件也是她负责的范围;因为百里峻没有时间看这些信件,她得挑出重要的事项,然後跟他报告,所以她有拆他私人信件的权力。

低着头,拆开一封色泽淡雅的信笺,千夜错愕地看着邀请函的落款人——锺宛儿。这就是那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百坚峻前妻吗?她曾听逸伯提起,他们离婚後,锺宛儿就离开台湾到法国学服装设计了,那她现在算是学成归国了?千夜凝视简单高雅的信笺……

千夜的心里泛起一股莫名的酸意。如果是二天前,跟坐在办公室里的男人没有任何交集,她对这封邀请函可能会没有任何感觉;但现在她跟百里峻已有了肌肤之亲,她有资格询问他对锺宛儿的旧情吗?握紧手中的拆信刀,千夜的心阵阵绞痛。

“小夜,二线有总裁的电话。”几个秘书大姊看到千夜魂不守舍的模样,一块橡皮擦顺着话,立即砸入她的怀里。“谢谢啊!”歉疚地微笑,千夜拿起电话筒,按住一直闪亮的红灯,“总裁办公室,您好。”

“咦,峻不在?”悦耳的女声响起。“总裁到南部视察了,请问您是?”

“这样啊!”银铃般优雅的嗓音略带一点失望,“他真是个大忙人,我之前还跟他说我回国了呢!”

“请问您是?”从国外回来?千夜瞪大眼。

“我是锺宛儿,麻烦你帮我转告总裁,要来参加我的服装发表会喔!”锺宛儿亲切地留下她的口讯。“好的,我会告诉总裁。”

“那就谢谢你了。”“不客气。”谨守职位上应该有的礼仪,千夜维持一贯的微笑,挂上电话。

“怎么啦?脸色那么难看?”秘书室里的老大姊发觉小妹妹脸色不对。“没事……”面对着秘书室里几位老大姊的关怀,千夜突然觉得头痛欲裂,为什么她的心痛苦得想大叫,却要微笑如仪?

冷气机送出的冷风如往常般回荡室内,但千夜却觉得好冷!“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睁着大眼想要显示自己完好如初,但泪水却不听话地从眼眶里流出。“哎呀!小夜啊,身体不舒服就别强撑着,我们会帮你把事情做完的。”看到一向端庄有礼的小妹妹惨白着脸,要笑不笑地掉眼泪,几个女人大惊失色,连忙全挤到她面前探看她的状况。

“我没事,别理我!”双手捂住脸,千夜不愿自己的脆弱让人瞧见。即使在寒风萧飒的深夜里,她也可以咬紧牙根,带妹妹度过;更何况现在她已长大了。她现在根本不用顾虑明日的生活,当年的她不曾为生存掉下一滴泪水,为何现在无故就泪水涟涟?

她到底是怎么了?心中酸楚的感觉难道就是她初尝情滋味的代价?她不应该爱上她的养父?不应该和他有腧矩的关系?

本尊已经回国,那她这个代替品也该下台一鞠躬?为什么这场春梦会醒得如此快?她还来不及幻想他会不会爱上自己,梦境就破灭了!

悦耳的银铃声啊……为什么会来得如此迅速?千夜无助的泪水自掌间滑落,滴落在办公桌上,也滑落她的心里。瞳孔里绝望的神采瞬间埋葬不属於她的爱情,但是……

她告诉自己绝对要微笑相送。无神的大眼凝视着紧闭的铁门。

千夜呆呆地站在落地窗前已经一个晚上了,虽然打从走进卧房,她就关了大灯,但她根本没有睡意,只是注意着百里峻的座车有没有回来。眯起眼,她看到警卫开了紧闭的铁门。

打开落地窗,千夜也不顾自己没穿鞋子,打着赤脚就翻过石铸的栏柱,往玄关冲去。夏夜的风稍凉,千夜只穿薄薄的一件卡通睡衣,但一点也不觉得冷。

“你怎么还没睡?”看到千夜翻越栏柱奔来,百里峻皱起眉头,“穿这样不冷吗?”他脱下自己的西装罩在她身上。“不冷!”紧拉住百里峻的外套,她闻着他身上特有的古龙水香味。

“说什么傻话!谁教你赤脚又翻墙?”百里峻一把抱起千夜纤瘦的身躯,“要人看我把你教成这样?都大姑娘了还这么孩子气!”紧窝在他的怀里,千夜不说话。怕一开口,才发觉他待她的好原来是场梦;为什么她会沉溺在这场世俗不容的爱情里?

明明就不是她招惹他的呀……

“你在等我回家?”挑起千夜的下巴,他注视她那双明亮的眼眸,让他迷恋的星子。

“哪有?”她呐呐否认,转身就想逃离他的怀抱。“你撒谎!”揽住千夜的小蛮腰,百里峻黝黑的双瞳里倒映着她的容颜。“你是在等我回家吧?”抿紧薄唇,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我……只是刚好起床……”

“哦?那还真是刚好!”搂着她的腰,百里峻的嘴唇抚触她柔嫩的脸颊,充满挑逗意味地滑过。这丫头还真香!他细闻着千夜身上的女性馨香。

紧绷的神经慢慢缓和下来。他直视这从小就发誓要把一切都给他的小女孩,就冲着她的戏言,他把她养大了,他养了一个完全属於他的女人。

原以为今生……除了宛儿,再也没有任何女人会让他有想要紧紧掌握的欲望,但是千夜让他有了不一样的想法。他不仅想要掌握她,更想占有她!

尤其在看到她公式化的笑容居然在其他男人面前有了改变时,他根本控制不住胸中的怒火。她的一切都是属於他的!当然包括她真心的笑容。

为什么她可以对别的男人笑得那么美丽,而在他面前,永远都是职业式的笑容?他待她不够好吗?给她吃、给她穿、给她受教育、让她有不一样的人生……

她不是说会竭尽所有来报恩?怎么发自内心最真诚的笑容却给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百里峻胸中怒火填膺。

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气愤,即使已得到她纯洁的身体,百里峻也不确定日後是否会再尝到锥心刺骨的背叛……该怎么做呢?

他的眼神一飘,看到逸伯仓皇闪入屏风後的身影。一向疼她的老人家如果知道他们的事,会继续疼这丫头吗?如果所有的人都讨厌她,她是不是会更依赖自己呢?百里峻噙着一丝微笑。

“小夜……”百里峻来回穿梭地将唇瓣覆盖在她纡艳的檀口上,用舌尖挑开她完美的唇瓣进入口中,与她的小舌交缠,在吸吮她口中的蜜液後,让她降服在他的热吻里。然後,她的手不由自主攀上他的脖子,热烈回应。

千夜不想抗拒这难以言喻的情潮,只想用身体感觉这一切……他的灵舌在滑出她的双唇後,继而舔吻她细嫩的颈项,让她不禁发出喃喃的申吟声。

“啊……”千夜陶醉在百里峻充满挑逗的亲吻中,意乱情迷。

“小夜,你真美!”拨开她的双腿,百里峻让少女的躯体面向自己,坐在他的膝盖上。

“你喜欢就好……”千夜细声回应。“小傻瓜,你这么配合,我怎么会不喜欢呢?”沙哑的嗓音暗藏层层的压抑,因为体内排山倒海的欲望即将溃堤,他的大手隔着衣衫,不断抚触她柔软高耸的酥胸。

她迷乱地看着他抚弄自己的双峰,心满意足。在这场与爱情绝望的战役中,她早就举旗投降了啊……

“啊……”

“舒服吧?”百里峻顺势扯开她的睡衣,让她雪白的同体一览无遗地呈现在眼前,随着指尖技巧地逗弄,引爆她一阵强过一阵的惊喘,光明正大地点燃她的风情。

“求求你……”无力回应男人的挑逗,她全身虚软无力,只有紧抱住百里峻的颈子。

“……”他得意地微笑,手的劲道更加轻柔,划过她敏感的乳尖,当它挺立饱满,他才把她浑圆的臀部贴近自己,一手捧起她皙白的胸脯,含住伊人粉红色的蓓蕾,不断地吸吮嚿咬,挑逗得她无法控制自己地让身体後仰,使双峰更加挺立在他眼前,接受他带来的阵阵惊喜。

“丫头,你这里很湿呢!”他满眼笑意,一面吻住她胸前的花蕾,一边探向她纯白的底裤,除去障碍。

“不要笑人家。”千夜羞愧的嗓音里略带哭音。“我只是告诉你事实而已。”脱去身上的衣物,百里峻眯起眼看着她带着欲望的魅态贴靠在自己身上,他要她无路可去!

两指交叠,他占据了她紧窒的幽径,恣意在狭窄的甬道中抽送,和着她的湿润,他知道自己也达到极限了,於是他撤回手指,让自己坚硬的肉柱抵住她柔密的x口。

“啊……”稍稍退缩,千夜皱起眉头。

“不许退,我就要你!”是的,他就要她!更要她的一生一世。她感受到他的坚挺亟欲进入她的穴道而颤抖,她也知道自己无力抵御,不断因为他的逗弄而倾泻。

吻上她的唇,他迫切掠夺她的蜜液,而腰下缓缓挺身,浊热的欲望慢慢没入,进入她湿熟的小x後,再用力往上一顶,将他的硕大埋入她的体内後,不断奔驰。

“啊……”百里峻以着前所未有的激烈进出她的身体,让她忍不住高声吟哦;而他在她适应後,又蓄意放慢速度,让她欲求不满地发出抗议的嗓音。

“我还要……”她终於开口索求。

“还要不够吗?”挑起千夜的下巴,他恶质地询问。

“嗯!”羞愧的红霞霎时渲染她粉嫩的脸,但百里峻却更加扶直她的身体,让她背对着躲在角落偷窥的管家,透过大厅摆放的大镜子,让错愕不已的老管家看清自己在她体内的样子,以及她饥渴若狂的神情。镜子里,清楚照出他们的结合是如此紧密……还有千夜被情欲驾驭的美丽模样……

“您只能这么爱我啊!”千夜全身似乎都被欲火燃烧,白皙的皮肤透露着红润的色泽,在无助的呢喃声中,再也忍受不住蜂拥而来的快乐,口中吟哦出愉悦的哭喊。

“那是当然了……”在飘忽不定的承诺中,千夜觉得意识逐渐远去。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达到高chao,但百里峻总是不满足似地,不断重来,在老管家目不暇给的瞠目中,他们的喘息及申吟不停在空间中回荡。

而千夜也在欢爱声当中,抵达情欲的最颠峰境界,放任自己的感官随着男人的纵情而恣腾……这就是她的爱情!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