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柏西达的小说 作者柏西达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金庸逆穿越 金庸逆穿越

    我坐在电脑前,吃着泡面。转珠转珠,死肥猪老总﹗凭甚么否决我的金庸提案﹗他根本不知道,有多少玩家,对《金庸群侠传》有深厚的情意结﹗  “轰隆~~”屋外突然传来一记超级雷响﹗房子灯光顷刻全灭。黑暗中,只剩电脑屏幕还亮着。  救、救命﹗我、我触电了……  眼前一黑——

    柏西达 状态:连载中 类型:游戏竞技
    立即阅读

《金庸逆穿越》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金庸逆穿越》,是作者柏西达倾心创作的一本游戏竞技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坐在电脑前,吃着泡面。转珠转珠,死肥猪老总﹗凭甚么否决我的金庸提案﹗他根本不知道,有多少玩家,对《金庸群侠传》有深厚的情意结﹗  “轰隆~~”屋外突然传来一记超级雷响﹗房子灯光顷刻全灭。黑暗中,只剩电脑屏幕还亮着。  救、救命﹗我、我触电了……  眼前一黑——

《金庸逆穿越》 (20)一代淫后(下一) 免费试读

柏西达:继续要求20个回应。

:工作超级忙,但停更快9个月,再不续写恐怕会太监,先来篇短短的更新吧ORZ。

**********************************

“师、师父……”李沅芷被我手口兼施的勤快品玉送上高潮,腿根痉挛一紧,几没夹住我脑袋;裸身腰乳震颤,连抖雪肩;娇躯虚脱般瘫靠椅背,汗红花容疲惫侧歪,头顶的白圆帽松脱掉落:“呜~丫~~﹗”

之前我帮过程英、黄蓉口爱,舌技薄有经验;加上恶作剧地用‘易容术’化身陆菲青,拟似师徒逆伦的败德快感,使得李沅芷瞬间升天:“嗄……嗄……”

我松口仰望头上的太师椅,穿着两只小白袜的颀长美腿蹲坐大开,刚丢了的嫩红玉蛤湿漉漉的;中衣、长衫及马褂都被从中割裂,坦裎因泄身而喘息起伏的蜂腰鸽乳;男装发辫下,丽颜染霞,晶眸半闭,十九岁的少女尚在享受高峰余韵……看在一口促成这春光的我眼里,当真很有成功感呀。

站起来替李沅芷印干额角汗儿,吻脸抚慰,我的短裤裤裆,显眼凸起;只见素手悄扬,怯生生却主动地,按上我的小帐蓬——

刚缓过气来的小妮子,睫毛羞垂,嗓音蚊子般轻:“冰姐说,你亲完我……就该换我……亲你?”

不单胡扯甚么‘留后’,哄李沅芷献身予我;还预先灌输她要为男人口交,真不愧是淫后骆冰啊﹗

《书剑》原著,李沅芷敢于女追男,在情爱上非常进取;这游戏版的也不遑多让,一脸鼓起勇气的神情,便动手拉下我裤子,跟已硬了八成的阳具打个照面。

接连亲嘴、吻胸、品玉,我早兴奋得分身雄起;李沅芷昨日在余鱼同的魔笛摆布下,先后跟我和陆菲青有过肌肤之亲,对男人已非一无所知,当下半羞不羞地,右掌轻触我肉袋,手心婆娑,指尖拭抹……

小手凉快,葱指滑溜,不着力地搓弄起阴囊来,真是上佳的按摩;‘红花会’二当家羞瞧着我爽得一跳跳的肉棒,一张粉脸越凑越前,绛唇蓦地就印上囊皮……咦?

“冰姐着我先好好……招呼……这……肉袋……”李家闺女仰起小巧鼻尖,微翘上唇,缓亲囊底:“说它催生……阳精……”

双儿、程英、陆无双等帮我口交过的处子,都是主流地从龟头做起工夫;倒是这淫后门下,真够别有杼机……

“啜……”从无声亲至有声,由唇吻到舌舔,小姑娘右掌揉,舌尖舐,将半边春袋的每道坑纹,逐一填湿。除了指柔嘴滑的触感、鼻息口腔的暖热,更赏心悦目的,是俯视可人儿抬起洁净雪脸,连亲我皱巴巴、丑兮兮的黝黑肉囊:“啜、啜……”

舐得半个袋子湿透,螓首反方向一侧,改去亲干的另一边;右手让位上移,圈住一直未及眷顾的茎身,悠悠套弄起来。棒竿、囊周同获照应,玉手徐撸,丁香慢舔,两者的呼应恰到好处,男根勃至更长,肉囊充实沉坠,彷佛万千精虫,尽被这唇舌召唤源源不尽地催生出来……

直至两颗春丸都洗涤干净,樱唇便爬上棒根,唇皮点、舌端拂,由低而高,洒扫下半支肉棍;五指同时不忘登顶,拈住龟头,旋搓纵摇。棍底棍首俱受侍奉,棍身没几下子又粗了半寸,李府千金见已吻遍棍儿七分,遂取道龟颈,竖亲肉冠,横舐伞缘。

小小雀舌,跟我乌巢中的大鸟对比悬殊,粉色舌面一舐一舐,仔细清洁昂扬斜举的鸟头;又用心长舔那一线鸟眼,持续刺激得它扩开裂口,微渗前奏精水……

“妳别怕脏,这不是尿……”

“我晓得……冰姐有教我……”

“那总舵主有说,接下来该怎样吗?”

李沅芷颊间红透,俏生生地瞅我一眼:“放进……嘴里——”

丹唇略敞,怕呛着似的,只敢含住前半个鸟头,轻吸浅吮;更幼嫩的内唇、更湿热的口腔,教乍然进入新天地的雄鸟乐不可支:“沅芷,吞……深些……”

“嗯……”遭堵住说不出话来的小口含糊应声,两片细唇张得更开,将鸟头后的长躯也纳入过半,几乎塞满了嘴儿。失措稍定,她活像忆起骆冰的教诲,唇瓣贴着鸟身,慢慢地前后吻啜,吞吞吐吐,呵护口中的公鸟……

淫后出高徒,大抵骆冰教得好,李沅芷也学得快,在环唇润棒以外,舌儿不忘舔迎棒头,围卷茎干,从前端到根部,没有一处遗漏:“雪……雪……”

胯间雄禽爽着,我又想加强视觉满足,一手侧捧丽人脸蛋,着小处女抬起头来,细看其品箫窘态——

梳得贴服、编得整齐的清代男式发辫下,男装少女垂眼赧颜,珠唇圆嘟,衔住一条沾满香津的浑圆阳物,一小口一小口地吮吃,一寸儿一寸儿地啜食,彷若巢中雏鸟,索食无饱,要我哺以粗长肉虫,方能解饥:“啧……啧……”

“好沅芷,亲得真好……”跟我俯望的目光对上,吹箫玉人眉眼倍增耻色,却仍做好本份,未有停下口里细腻的妙活。我看得更加激动,五指一揽她后脑秀发,忍不住摆动下身:“来,让我操操嘴巴——”

指缝挟着柔顺长辫操控,我轻轻地反复推拉李沅芷的小脑袋,下阴连挺,前送肉茎,自慢而快地大操檀口。唇片软绵、内腔和暖、舌根嫩滑,兼之泡满口水,命根子浸淫进出,无比舒畅,教我直把口儿当小穴,操出声声唾响:“嗤……嗤……”

亏得获传陆菲青毕生功力,小丫头另有内息支持,琼鼻不会透不过气来。饶是如此,樱桃小嘴硬是被我的肉杵撑得老大,合不上的两边嘴角,溢泻般流出垂涎:“呜、唔……唔、唔……”

我操着口穴,两手下探,左掌裹住盈握乳脯爱抚;右手食指撩拨,挑逗外阴,以温柔前戏,回馈妞儿的口技。李沅芷既能穿着男装掩人耳目,胸怀并不雄伟,但一手即可彻底包覆的乳儿,亦堪足把玩;刚因品玉泄身的牝户,甫经我运指勾引,顿时旧蜜未干,新汁又生……

那话儿享用玉唇,一双手弄乳揉阴,我感受着三重快意,鼠蹊越动越急,禁不住想先来一发口爆……被我干嘴巴干得眼眶微红,泛起泪花的佳人见状,连忙双手推停我大腿,吐出涂满唾液的晶亮硬肉劝止:“不可……别……功亏一篑……出、出在我……口里……”

手背一抹口畔黏唾,还未调顺呼吸,李沅芷便打铁趁热一般,裸躯后靠椅背,微分双腿,羞煞地向我展示桃花源:“要出在里……里面……”

假小子偏开如火红腮,不好意思瞧我;被鳌拜匕首割裂的衣衫左右敞摊,粉颈以下无遮无掩;空前耻涩令胸脯紧张起落,两点红梅勃得高高的;踩在太师椅上的两只小白袜中间,乌毛粉肉的花园水光闪映,显见动情……‘红花会’的第三把交椅,都坐着张开身体相邀了,我还等甚么﹗

李沅芷分腿蹲坐,正好方便我用站立体位;被她吹得硬透的肉枪抵上花唇,来回摩擦,进行最后的暖身;她俯眼盯住大大的一颗龟头,倒抽一口凉气:“这、这么大?大、大了……好多﹗”

“全是妳辛苦品箫的功劳啊……”

“好大……怎、怎放得……进来?”

“妳们女子连几斤重的娃娃都生得出来了,那会放不进去?”乘着说话分神,我索性发动突袭,龟头直捣犯禁,免却她过份集中于破瓜之痛——

“哎……﹗”李沅芷仍免不了叫苦喊出来,我低头一望初作连结的男根女阴,只见丝丝落红淌流……继陆无双、双儿和程英,我再拿下第四位处子的清纯了﹗

我先不妄动,站定搂住怀中刚破身的小妇人,亲吻额面,安抚缓痛:“很痛吗?”

“还、还好……你全部……放进来了?”

“没有,怕妳受不住,只进了一半呢……”

“那你……全放进来……冰姐说……要你痛快了……进到最深处……再泄出来……我才有更大机会……怀上孩子……”

“好,那我动啰——”

两按刀削裸肩,我站直徐徐开始活塞动作。刚经人事的花径自然万分紧窄,但多得前戏做足,分泌充份,润滑得我分身如鱼入水,可以大显手身。活用立体的龟伞开路推进,挺起紧硬的棒身拓展花壁,我致力让初纳阳具的小女孩儿,适应男人伟物的尺寸:“沅芷,受得住么?”

“嗯……”藕臂柔弱地圈住我腰背,脸庞深埋我胸口,女儿家似羞似无力,任我施为出入:“好热……好胀……全进……来了?”

“还没……这就全部进来——”见她渐次放松,我放胆首次齐根没入,直至两相胯间无缝紧贴,龟头远达蜜穴深处——

“丫﹗”像只小动物般既缩且抖,良久李沅芷方仰起羞红汗脸,历劫余生似地呢喃:“好长……进得……好深……你要痛快……还须使劲……动?”

“别怕,会让妳很舒服的……”瞧她一脸禁受不住,再坐不好的吃力模样,我便柔情地让小裸女往后仰躺在太师椅上:“躺下来,掰开腿……”

摆布得椅上玉体成了“M”字开脚,未待李沅芷开口喊羞,我已恢复横向钟摆,忽浅忽深地向花腔发动攻势——浅时,只用龟冠,吊她胃口;深时,却使尽棒长,整条塞入;毫无规律的进攻,没经验的雏儿防不胜防,只能单方面捱操受我欺负:“呜……别这么快……这样深……”

“还有更快、更深的呢﹗”看着本来颇不好惹的李当家全无还手之力,教人心头大乐,我故意加快摇臀,将肉棍插得更深;连气力也重上三分,肆意欺侮初开苞的女体。

“不……不要……这样……重……”

“又快又深又重,妳才舒服……已经不痛了,对不?”

“噫……不痛了……变得好热……好酸……”

“这就是沅芷开始舒服啦……”

我两手扶住纤腰,着力耕耘“M”字劈腿的花田;仰卧的李沅芷十指紧捏我双臂,被插得星目迷离……唔,就和她试试另一个体位好了——

“来,转过身,侧着躺……”我连扶带扭,让李家千金脸朝左边侧卧,抱膝曲腿;两腿交迭,双臀逼压,令肉缝骤变得更肥厚紧致,我按股拿腿,又再突进——

姿势一新,原来略显单薄的身板换上海棠侧卧,弓腿夹臀,着眼处处尽变曲线玲珑;粉臀横迭,挤得花道更形狭窄,四面包拢得茎身倍觉惬意;受力处改为两片臀瓣,不必担心她承受不住,我裆部连顶,撞出悠扬肉响:“啪~啪~啪~”

我初试从AV学来的体位,一举成功;失身未久的稚女更是难以抵敌,只好侧着柔躯,手儿逮住椅子,时而低头咬唇,时而昂首轻吟,真个是我见犹怜:“哎……嗄……呜……”

“好徒儿,感觉可美?”我保持于女股间的进进退退,一边旋搓素臀,一边按摩两乳,只见李沅芷乐得湿眸半闭,娇弱斜瞥:“陈浩南……你怎么叫我……徒儿……”

“甚么陈浩南,我是你师父陆菲青啊﹗”

她如被折腾得懵了,彷似忘记我正用‘易容术’来化身‘绵里针’增添性趣……

“是,师、师父……”这武当派门下回过神来,再次怀羞配合我的“角色扮演”:“美、美哦……徒儿感觉……好美﹗”

“怎么美呢?说来听听。”

“师父……在和徒儿……洞房……丫……在摸徒儿的身子……在、在……插徒儿﹗喔……”

“我们师徒逆伦亲热,很刺激吧?沅芷很喜欢和师父洞房,对不对?”

“嗯……沅芷……喜欢师父……最喜欢和师父……洞房﹗”

“那沅芷来帮师父生个娃娃好不好?”

“好……好﹗我帮师父……生孩子﹗”

以假乱真的忘情淫语,搞得我更亢奋了﹗我忙将女爱徒翻成仰躺,双肩一顶一扛,就将两条玉腿架上膊头,用最深入的斜插姿势,厉行最后冲刺:“啪~啪~啪~啪~”

“沅芷,来跟为师亲嘴……”我用陆菲青须发俱白的老脸,向青春少艾索吻,她仰起涨红小脸,倾情投入:“雪啜~雪啜~”

从嘴内湿吻到唇外缠舌,十九岁玉女跟六十多岁的老头吻得火热:“啧~啧~师父……沅芷……好爱师父……”

居然自发告白?也许不单我,连她也被昨日一度跟真正的陆菲青缠绵所影响,种下了对恩师的禁忌好感?

“师父也最爱沅芷﹗最爱和妳……乱伦﹗生娃娃﹗”

“沅芷……哎……也爱和师父……乱、乱伦﹗师父……你快……泄出来﹗泄给沅芷……我要帮师父……生娃娃﹗”

“好、好﹗”想到倘若我是正牌的陆菲青,而身下的李沅芷竟真欲与其乱伦生子,一阵病态的快感催使我精关大松,不吐不快——

扛着一双雪腿,我拚命下压仰天的女股,重重顶进花穴最深处,一股脑儿宣泄出来﹗

李沅芷紧抓我项背,浑身哆嗦,我每喷射一波,她便颤抖一阵,这失贞高潮,竟是接二连三:“嗄呀~喔~呜~丫~”

感觉射干射净,我放下肩上两腿站起来;小妇人却不坐好,仰躺曲腿朝天,又伸手去掩盖滴出了些许精液的玉门?

她羞着解释,却非常坚持:“冰姐说,完事后……要这样躺一下子,让阳精……流进……花房……”

明明是处女,竟然摆出这么羞耻又叫人喷鼻血的姿势﹗淫后骆冰,妳这个好样的……

“呃……那到床上躺吧。”我用公主抱抱起椅上女郎,一同到床上喘息。

‘玩家解除“易容术”,恢复成都敏俊的样子了﹗’

才刚丢了身子,李沅芷不知哪来的力气,粉拳连搥我不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说甚么易容术失灵,变不回去﹗你是刻意用师父的样子来和我……”

“妳适才不是跟我玩得很兴奋吗?”

“那、那有﹗我只是想让你……尽兴泄出来,才、才假意配合你的﹗”

“当真?嘻嘻,我不信。”

“你这个坏蛋﹗有这么想我跟师父……乱……那个吗?”李沅芷似是真的着恼,盘手于裸胸前:“好啊﹗哪天我当真和师父好了……看你后不后悔﹗呸呸呸……我只是说说,不是真心想这样……都怪你﹗把人家搞得古怪了﹗”

“好啦,我跟妳赔罪,我们别吵了,就抱着休息一会儿嘛。”

“哼……”她似未消气,但还是乖乖钻进我怀抱。穿越进这游戏后,我真是走了狗屎运,只认识两天的漂亮活泼姑娘,如此就献身予我……

“陈浩南,你说,我会怀得上……你的骨肉么?”

其实,我又有多喜欢李沅芷呢?不过是出于性欲,甚至开后宫集邮的心态……不,不管了,就跟之前的陆无双一样,以后好好待她,越爱越深就是了……

耳珠一痛,她蓦地再问起早前的话题:“喂,你在想甚么?是不是又在想霍青桐呀?”

“没、没有﹗我、我在想……沅芷,如果我被火烧烂了面孔,妳还会喜欢我吗?”

《书剑》小说原作,‘金笛秀才’余鱼同因故毁容,李沅芷始终对她不离不弃,倒追下嫁……她会否也对我这般情深呢?

“啐,你乱想甚么,怪不吉利的﹗”可她认真地瞧进我眼里,信誓旦旦:“嫁狗随狗,我都是……你的人了……就算你真被烧烂了面,我还是……”

‘系统公告:玩家立下了被烈火毁容的FLAG了﹗’

你去死啦臭计算机﹗我已经够不太英俊的了,少来乱给我插毁容的旗呀﹗

“我说你,少来扯开话题﹗你一定是在想霍青桐吧?你之前扮成基佬,铁定是想亲近她,少给我狡辩。”

“这个嘛……姑且算妳说对了,那又如何……霍青桐被福康安三父子调教过后,都患上恐男症了……”

“先不说那个,是你对她太必恭必敬了。要不我教你一个扭转形势的办法哦?”

“妳今早不是还在吃她的醋……”

李沅芷亲昵地挽住我臂弯,满面得色:“今时不同往日,一来我和周绮都跟你有了婚约;二来我还跟你……好上了,我占尽先机,不怕霍青桐后来居上。而且,我跟她本来就是好姐妹,她若被你弄上手,我俩就亲上加亲啦……”

这大方得离谱的爱情观,也是淫后教出来的?

“好沅芷,那妳说的办法是甚么?”

“狠狠地跟她——吵一架﹗”

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