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深绿的心动(445893694)免费 深绿的心动(445893694)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我叫何磊,26岁,是一名职业工程设计师,有一个25岁的妻子柳韵,在外企做部门主管,两人结婚五年,恩恩爱爱,生活倒也是简单幸福。只是在最初的激情过后,我却陷入了性爱的低谷。在妻子或许看不出来,我却知道自己每次和妻子做都像在交公粮,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激情和兴奋。

    深绿的心动(445893694)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是作者深绿的心动(445893694)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何磊,26岁,是一名职业工程设计师,有一个25岁的妻子柳韵,在外企做部门主管,两人结婚五年,恩恩爱爱,生活倒也是简单幸福。只是在最初的激情过后,我却陷入了性爱的低谷。在妻子或许看不出来,我却知道自己每次和妻子做都像在交公粮,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激情和兴奋。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15) 免费试读

灯火通明的城市,川流不息的街道上满是呼啸而过的车辆,闪亮的灯光让整个城市流光溢彩,熙熙攘攘的人群充斥着大街小巷。

夜色,并没有成为人们活动的阻碍,或许,恰恰相反。城市的许多角落,无数闪烁的霓虹灯映照出一片富丽堂皇、灯红酒绿的街道,人声鼎沸中,不知,多少人在推杯换盏,亦不知,有多少红男绿女在其中莺歌燕舞。

星月迷光,一个坐落于城市繁华街道间的高档娱乐会所,一个又一个包厢星罗棋布地散布在千折百回的走廊两边,柔和的光晕洒落在铺着红色软毯的木质地板上,一楼的舞厅传来的隐隐欢呼和激昂的旋律,在经过一层层隔音后已经难以听得真切……

一个名为“红杏阁”的中型包间,虽然只是中包,房间里面的面积却是大过了很多KTV的大型包间,长长的沙发环绕了大半个包厢,长度暂且不说,靠墙边的沙发深度如同贵妃沙发一样,约有1.7m,人靠在在沙发背上,腿都可以完全伸直了。沙发上是厚厚的暗红色羊绒,而两侧相连的沙发则是和普通沙发深度一样,刚好容一个人正坐靠着。而在进门的对侧,靠着沙发则是一个很短的走廊,深处有一扇通往内间的门,左边的则是包房的洗手间。

房间的灯光很暗,星星点点的朦胧光影缓缓旋转,配上淡粉色的灯光,更是给温暖的包厢带来了一丝丝暧昧的气息,四周墙壁上是淡粉色的彩布壁画,上面映衬着一幅幅雕栏画屏,既有小桥流水,也有小山池塘,一栋栋房屋中间更有女子的闺房映衬其中,那画屏背后是妇人朦胧的俏影。又见后图之中,映出侧脸,一颦一笑之间眼波流转,回望窗外,轻挂丝帕,门户虚开,檀香袅袅。又复身影虚入,闪闪烁烁,紧掩房门。只见那画屏之后,身影纠缠,如胶似漆……

整个壁画显得风雅怡人,但仔细看却又令人迷惑,这是一位妇人与情郎相会之境,至于情郎的身份,却是让人回味……

墙上壁画之中透出一股古风味,显得高雅脱俗,但仔细观之,却又能感觉那壁画之后,透露出一股淡淡的靡红韵味……

而就在这样一个开着空调略带温暖的宽敞包间里,却只有两个男人坐在沙发边上,一边碰杯,听着滚动播放的歌,一边聊着男人间的话题。

“磊哥,你不是从来不在外面玩的吗,咋个今天把我一起拉过来了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又对这个不在行,还是老方他们懂得这个。”一个长得国字脸,长得1米85左右,看起来虎背熊腰又朴实的大个子,瓮声瓮气地对着稍微矮他一点的身影说道。

想必大家也能猜到,另一个人,自然就是本书的主人公我了。

“柱子,你也别抱怨,哥知道你对这个不感冒,但是,老方他们玩的那是太嗨了,哥和你也一样,洁身自好,也是不想那样玩,根本没什么意思。”我微微一笑,对柱子说,“就是因为知道你不会乱说,才想着叫你一起出来的嘛。而且老方他们公关部确实也是很辛苦,估计跟他们出来也是公事公办的套路,哪有咱们哥俩玩得愉快。”

柱子,大名苏威扬,来自农村,从我刚毕业时就跟着我做事的小弟,整个人比较正派质朴,现在也是带着公司的一班人到处做工程,别看现在一副严肃干练的样子,刚进城工作时也是有些拘谨,也曾差点被城市的繁华迷了眼,幸亏被我骂了回来,现在每个月倒是仍旧把工资寄一部分回老家,即使父母都说多了多了,他依旧是坚持,是我们公司典型的优秀员工。而公司里也有不少年轻姑娘对他抱有好感,毕竟他沉默却懂得为人处事,外加一副好身材,外貌也是一脸刚毅,严格来说,不谈气质的话颜值还在我之上。

而且,他的身材是真的好,完全是标准的衣服架子,还有点隐隐约约的马甲线,跟虎哥那种熊壮来比,是完全的标准身材。

“我一直想问,磊哥你和嫂子吵架了吗,你这样的模范丈夫都会出来玩?!平时你可是连普通的应酬都能推就推的啊。”柱子还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有点憨厚的脸上显得有点纠结。

“唉,一点小问题,你懂得,七年之痒嘛,不过我们现在正在尝试一些新的玩法。”我有些无奈和自嘲地说着,拿起杯子抿了一口酒。

看我这样子,柱子也不好再说下去了,举起杯子和我碰了一下:“那哥你也甭找我啊,我还没娶媳妇儿呢。”“拉倒吧,你小子那点心思,看到美女目不斜视的,却经常用眼角瞟人家,而且老方那边,你是真的没去过??!”

我清楚,这小子当年可是一点都把持不住的,现在思想倒是端正的,不过不懂得处理感情,又不愿意做渣男,才把终生大事拖到现在,不然以他父母农村的思想,他刚出来那会儿就该找媳妇儿了。不过男人憋久了,都会出事儿,我就无意中知道,这家伙曾经跟着老方他们去开过荤,不过后来他应该就没去过了……吧?

不过,在朋友那里倒是听过一个传闻,似乎有人见过这小子经常出入各种夜店,不过,倒是没有实际的证据,应该是假的吧……

柱子的脸红的不成样子,忙不迭转移话题:“话说磊哥你咋个选了这里的,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地方,看起来倒是很高端的样子,就是不知道……那啥,好不好?”

我脑袋转了一圈才明白,他想说的是“干不干净?”,这小子心里倒是挺紧剔的。

笑了笑,我对他说:“你别看这地方处在酒吧街地段,这里上楼的消费可是不低,而且下面的舞厅也只做正经生意,就算这上面,也不是你有钱就能随便玩的,得是别人女孩子自愿,不然你花再多钱老板也不会强迫人家女孩子的。这里的女孩子都是类似临时合同工一样的,不像别的地方被老板管着的,女孩子们是自己有空看意愿才来的,可以算是圈子里的高档场所了。”

“而且。”我又咂了一口酒:“在这里的女孩子大多都是平时的正经良家,经过严格挑选才能进来,并且定时体检,以保证安全,平时做的时候,原则上也是要遵守女孩子的意愿,所以大家大多都是带套的。当然,多花钱让人无套的也不少,偶尔想强来的也会被列入黑名单。况且,来玩的不管是男女,都会被要求交一份三个月以内的体检表的。”

“哇,磊哥你还调查的这么清楚,这里这么高端的吗?不过,我咋不记得啥时候交过体检表了?”柱子倒是很光棍,不过一下子产生了疑问,不由得对我投来了怀疑的目光。

我不由得移开了目光,看向旁边的墙壁:“那啥,哈哈,你上个月的体检表我找人事部门复印了一份……”

“我去,磊哥你好坑……”柱子也是一下子投来了鄙视的目光……

“啊哈哈,别在意嘛。”我打了个哈哈,也明白,柱子这下才是真的放松下来了,刚到一个自己不知道的会所,还这么高端大气的,自然还是很紧张的了,也不由得想要搞清楚情况了。

至于我,自然,内心还是很紧张的,甚至于,比他还要紧张一点……

“话说磊哥,你这样说的话,这里是怎么付账的哦?”这小子回过神来一下子就有点坐不住了。

“我靠,早都说了今天我请了,你还墨迹个啥,这点钱哥哥我还没有了吗?”虽然我这样说,但是我的工资卡都是直接交给韵了,一是我自己确实没什么花钱的地方,懒得麻烦,一是显出我在乎她,虽然我们夫妻都对这个不看重,但这样互相尊重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同时,我身上带着的一般都是妻子的的信用卡和专门出去办公的卡,还有就是存零钱的储蓄卡了。

这小子能动用的资金肯定比我还多……

“那这多不好意思啊……”小伙子还是跟以前一样客气啊。

“就这么说定了啊。”我扯开了话题,神秘兮兮地说:“你知不知道,这里的姑娘都是有特点的!”“有什么特点啊??”柱子成功地被我勾起了好奇心。

“嘿嘿,你看呢啊,我们这房间的名字叫做”红杏阁“是不。记不记得有句古诗”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啊?”

“我靠,哥你的意思是……”

“没错,这里的美女都是名副其实的有夫之妇,而且平时绝对是正经人家,她们有部分是因为生计所迫,而更多的呢呢,却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寻找刺激。甚至,这些追求刺激的人妻们,其中还有部分都是富贵人家的……你懂了吧!当然,那些富家夫人小姐也是隐藏了身份,签过契约,在这里要遵守当小姐的规矩,所以,才会更加刺激。”

“哥,你还真是重口味,还真不怕嫂子知道啊……”柱子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我。

“切,说得好像你没兴趣一样,而且,你嫂子没和你见过面,你觉得她会信你?”

我和韵是因为各自家庭和性格的原因,在毕业后两年就结婚了,而那时柱子他们刚来到城里,和我也就是见过几次面的关系,尚未在我手下做事,婚礼自然也没有请他,而至于后来,以韵的冷淡性子和我的宅男属性,我又不曾带他参加年会,她和我公司的同事更是见不了几面。

“唉,遇人不淑啊,看来我只有牺牲一下委曲求全了。”柱子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家伙,虽然平时一副严肃正经的样子,这时候还是懂得幽默的,就看等下姑娘来了他还会不会这么镇定了。

“对了,哥,你的意思是,只有红杏阁是……”柱子忽然注意到了我刚才说过的话的深意。

“聪明!是的,其他例如”清莲池“啊,里面就是那些还很青涩动人的大学生,当然,那种老油条类的这里是不会找的,还有比如”牡丹乡“、”洁梅院“之类的,甚至,还有叫做”荆棘谷“的……”

“哥,你怎么这么了解,是不是之前……”“滚……”

就在我们正说笑打趣的时候,门铃的音乐缓缓响起,显得婉转动人。我心里一动,说曹操曹操到啊!

“请进!”

门缓缓而开……

我们眼前一亮,进来的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女人,她一身淡粉色的无袖旗袍,轻妆淡抹,画了淡淡的眼影,玉润的脸庞,高挑的鼻,大红色的唇显出一种成熟的诱惑。岁月没在她身上留下一丝痕迹,吹弹可破的肌肤仿若少女一般,胸部在旗袍之下显得挺拔而动人,若莲白的大腿随着走动时隐时现,勾人眼球。若是好好打扮,光从外貌来讲,绝对没人能猜出她的真实年龄,但是那成熟而勾人的韵味,却是从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是兰姐,也算是这里的“妈妈桑”,当然,很多来这里的客人第一次见她就惊为天人,不过她却从不和他们有什么关联,说话从来都是礼貌而温柔,从不和人争执,也不和客人联络感情,给人一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即使这样,她的追求者也不在少数,很多姑娘的风头都被她抢走,以至于她也很少来帮着接客了,所以现在才说她“也算是”妈妈桑了。

当她走进房间的时候,柱子就被惊艳到了,整个人都呆愣了一下,被我碰了碰才反应过来,慌忙移开自己的视线,不过连脸都红了不少。哈哈,这傻小伙,还是露馅儿了吧。

而跟着兰姐过来的,是四位气质迥异的美女。

第一位,是个穿着空姐制服的高挑美人儿,身上充满了知性美的气质,大眼睛炯炯有神,微笑显得温暖平和。第二位,则是穿着紫色V领连衣礼裙,尖下巴,眼神充满了高傲,眼角画着的浓浓眼影却又显出一种妖媚的诱惑,修长的大白腿若隐若现,更是让人生出一种征服她的欲望。

而在看到兰姐后面两位美女时,柱子就回过了神,但同时也表现出了浓浓的惊讶,没想到这里的女人品质都那么高,在外面都可以算是女神级别的了。

而不等他表现出自己的欣赏,第三位美女就让我们都再次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因为,第三个女孩子并没有像前面两位一样显得成熟而诱人。相反,这姑娘的脸上显得非常年轻。她留着齐肩的短发,尖尖的瓜子脸,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烁着狡黠的光芒,玉润的瑶鼻和微翘的小嘴,组成了一张精致迷人的脸庞。她上半身穿着一件长袖的牛仔衣,内套一件白色的T恤,下半身一条紧身牛仔裤,紧紧包裹住那纤细的长腿,脚上是一双粉色的运动鞋,整个人显出一种青春动人的活力。当然,有点遗憾的是,姑娘那胸前则是一马平川的……

这,也算是人妻??!

我和柱子的心里宛若被牛犁过一般,这姑娘怕不是还没毕业吧?

不等我们吐槽,最后一位美女就让我们摒住了呼吸……

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双完美地双腿,一双火红色的高跟鞋映入了我们的眼帘,随之而来的是一对修长纤细的黑色丝袜长腿,在灯光之下,黑色丝袜紧紧地包裹着细长饱满的小腿和那丰满圆润的大腿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好一双修长的黑丝玉腿!

再往上,则是那被一条深黑色包臀短裙紧紧裹住的丰满臀部,带着一丝丝紧绷的感觉,和仿佛要将裙子撑开一般的气势……

而那黑丝短裙之上,则是一套黑色女士西服配一件打底白色衬衣,显出了一股干练的气势,在那衬衣上挺立的双峰,则是莫名的令人口干舌燥……

于两侧微微摆动的双臂则是被隐藏在长袖之中,只能看到那纤细白嫩的的手掌和那纤长的五指上的黑色指甲。

而当她完全出现在我们眼前之时,整个房间仿佛都亮了,只见她尖尖的的瓜子脸,一双明亮的丹凤眼,眼角画着几不可见的蓝色眼影,一九分的偏分发型完美地体现了女性的知性和优雅,而那一头乌黑闪亮的秀发自然地披落下来,如同黑色的锦缎一般光滑柔软,更加体现出了一种简单大方的气质。明亮而的黑色眼瞳,仿佛能够将人吸进去一样,神秘而深邃……那小巧的鼻梁下是一口粉嫩的红唇,微微抿着,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吞下去……

她只是微微低着头,视线微微向下,却散发着令人侧目的存在感。只不过那淡漠的眼神,却给人以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冰冷的气质让男人明白,这是一个生人勿近的冰山美女!不过,那火红的高跟与漆黑的指甲,却为她的气质带来了一丝别样的诱惑……

看到眼前的冰山美人,我和柱子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咽了下口水,不得不说,这里的美女是真的极品,每一个都能够在外面都能够称作女神了,而最后一个姑娘,更不是什么所谓的普通“女神”级别了,那样的气质,是普通人怎么也学不过来的。

五位美女站在我们的眼前,真的是让我们看花了眼。一时之间也作不出反映,不过还好我抗性比较高,还是比柱子先反应过来,眼前的美女从左到右一一浏览过,有知性的、骄傲的、青春的和……我看到最后一个眼神平静地盯着我们,眼中有着一丝自傲与冷淡的极品美女,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紧张,说道:“我看这位小姐不错,我就选她了。”

柱子回过了神,听到我的选择,眼神复杂,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失望地松了口气,回头开始打量另外几位,而另外几位仿佛也是有意料到那位会先被选中,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别过了头,倒是那个年轻的小姑娘好奇地看了我几眼。

出乎我的意料,柱子最后竟然就选择了那个年轻的姑娘,本来我还以为他会选择那个更加有诱惑力的少妇呢,那位的魅力在另外三位里面我觉得是最高的呢,空姐虽然有气质,但是跟最后一位小姐一比就显得黯然失色了,而那个小姑娘就更不用说了,她在我都觉得是不是走错了片场。当然,如果不是我悄悄提醒,这傻小子可能就会选到兰姐身上了……

然后就是正常的程序了,兰姐鞠了一躬后,带着另外两个美女离开了,那个妖艳的美女还忿忿地看了一眼我和柱子,看来是自尊心受损了,这样看来倒很像是个前来找刺激的贵妇人……

接下来,就是两位姑娘的自我介绍了,那位年轻的姑娘倒是一点不见外,呵呵一笑就直接开始了:“两位老板,我叫枫儿,枫叶的枫哦,因为名字里就有一个枫字,所以有时候朋友们都叫我疯丫头,你们随便怎么叫我都行。”这姑娘也是太热情了,感觉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不过倒是让我们没那么紧张了,不过倒是莫名的对这丫头有了点好感,长得漂亮又是挺开朗,感觉自己都跟着年轻了不少……

接下来便轮到了那位知性的OL,只见她轻轻地挽了一下头发,露出了一个礼节性的微笑:“两位老板,可以叫我柳儿,因为是第一次来服务,可能不太熟练,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两位见谅了。”

虽然两个人都很热情,但是能够看出柳儿还是有些生疏,抿着嘴唇拘谨地对我们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笑容,我和柱子两人都有点把持不住,柱子更是差点在两位美女的面前出洋相。不过不怪他,是我我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两位会是干这一行的。

不过,“柳儿”的话语倒是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她是第一次做这种服务……

难怪她表现出这么的生疏,而且还没学会收敛那女强人的气质,我不由得偷偷瞄了柱子一眼,结果刚好遇到他偷偷打量过来的目光,两个人的目光相遇,那一秒的尴尬……

看来柱子这家伙,贼心还是有的嘛。

再看一下柳儿,不知她是不是发现了我们的对视,整个人只是带着一点含蓄拘谨的目光看着眼前的酒杯,只是那雪白色的脖颈似乎有点微微泛红。

不过,在这里不能让她们老是“老板、老板”地叫,结果根据她们所谓的“规矩”,这里的客人她们都有各自的小称呼,在询问过我们的意见之后,大家接受了“X老公”这个有点小刺激的称呼。

接下来就进入正题了,我和柱子各自搂着一个美人,一边喝酒一边K歌。或许是人太少的缘故,刚开始总是感觉气氛热烈不起来,不过那个活泼的小枫儿倒是非常热情,一直不停地倒酒说笑,整个氛围倒是渐渐地活跃起来了。

“所以我跟你们说啊,那天我的朋友就‘啊’的一下……”枫儿说着让大家欢笑的话题,引起了大家的一片片笑声……

我搂着怀中的玉人儿,她柔软而紧致的臀部轻轻坐在我的大腿上,坐下之后那包臀裙便直接紧绷着,那柔嫩而有弹性的触感,简直是让人欲罢不能。而更加令男人疯狂的则是那以优雅的坐姿并拢斜坐下的黑丝长腿,那明显优质于普通丝袜的柔滑触感以及大腿惊人的弹性带来的绝对是人间的至高享受。而现在,我的手便一手拿着酒杯,一手在光滑的丝袜大腿上不安分地游动着。

怀中的人儿脸上有着淡淡的轻笑,仿佛正沉浸在众人的欢快聊天中,不过那淡淡升高的体温和脸颊上淡淡的绯红却出卖了她,而旁边一直乐呵呵的小枫儿也是一如既往的欢乐,当然,也要除开她同样绯红的脸颊……

就这样,两边仿佛都是什么都没发生,但我的手,却已经消失在包臀裙的尽头,感觉到的,却是意想不到的,隔着一层薄布的一片温热潮湿……看着眼前依旧含蓄地聊天,时不时捂嘴轻笑着的稳重OL,我仿佛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似乎此刻这个含蓄隽雅的女人并不是我所探索到的那一片泥泞的主人。

观察着眼前的反差,我终于还是感觉到一股不受控制的热气上涌,下半身不争气地挺动了一下,怀中正与枫儿说笑的柳儿微不可察地偏了偏头,轻轻撇了我一眼,充满了难言地诱惑……

一下子把持不住,我在另外两人玩味的目光下将柳儿拉到了旁边的厕所走廊里,她倒是好气又好笑地跟着我到了这里。我轻轻把她压倒墙边,俯下自己的头,她顺着我的动作,将香唇和甜舌送入我的嘴里,腻滑的小家伙灵活而俏皮、甜美而柔软,同时,那修长的黑丝美腿也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我的大腿,时不时触碰到下身的坚挺,让我感受到无边的享受与冲天的欲火……

当我下意识地将手往下,却立刻被一只娇柔的小手抓住,她一下子推开我:“小老公,请自重哦,人家还没有答应给你做呢。”拒绝的话仿佛一盆冷水淋到了我的头上,将我被欲火冲昏的理智拉了回来。正当我回过神想说点什么时,柳儿的食指却轻轻顶到了我的嘴巴上,语气低沉而诱惑:“小老公,想要我同意和你在外人面前做,可是需要你更好的表现哦。”

“可是之前不是说……”

“之前你也没说是找的熟人!”说完,“柳儿”郁闷地白了我一眼,转身留给我了一个妖娆的背影……

我讪讪一笑,为了掩饰尴尬,还是回头上了个厕所,不过,心里也是在哀嚎:“我有什么办法,要是找个不熟的,按你这摸样还指不定回发生什么呢!”

……

当我回到座位时,发现三人一边说笑一边喝酒,而另外两个人则是一边还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我。我正纳闷儿,只见柱子一边靠过来,一边悄悄对我说:“哥勒,弟弟我终于明白你背着嫂子出来的难言之隐了,放心,弟弟我认识一个乡村医生,据说是有真材实料的,专治阳痿早……”

“你才是早泄呢!老子猛地很!”我反手就差点一个大耳巴子抽过去,妈的,难怪刚才这俩人笑的这么猥琐。我刚一说完,那边就传来了银铃般的笑声,反应过来一扶头,完了,声音太大了……

两个姑娘笑得前仰后合,枫儿更是一边笑一边说:“磊哥哥,人家可是专治各种阳痿早泄的哦。”对我抛了个媚眼,粉嫩的小舌头在娇颜的红唇上轻轻一转,配上那个精致的小脸,居然让人感觉到一种别样的诱惑……

印象中的疯丫头突然展现出这样诱惑的一面,让我整个人都愣了一下,而柱子反而一脸应该的模样,我一想,刚才这两人手底下肯定没有老实,看来这妮子已经暗地里对柱子展现过自己的魅力了。

我咳了一下,准备喝口酒润一下喉咙,那边枫儿就叫起来了:“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大家彼此相互了解一下!”

虽然很突然,但是柱子肯定没有什么拒绝的意思,我倒是觉得这也是个好主意,毕竟来了这么久了,气氛也只是要温不火的,这也跟我基本没来过这种场合有关,而且,来的人确实也太少了点。而柳儿也只是含蓄地点了点头,毕竟真心话大冒险也没有什么实质的损失,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下……

后来我才知道,我错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