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恶魔少年》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8)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恶魔少年 恶魔少年

    这篇是我改编日本H漫画的作品,虽然说是改编,其实只有文章的开首是一样的,中间也有一点点相同,但我觉得将这个故事改为小说形式好像很有趣。  这是我第一次写情色文章,写得不好欢迎各位批评,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原作名为《发情人妻》,属於短篇作品,原书名是《处女轮奸》,作者则是「近石慎吾」(「慎吾」是日本字,晚生是从香港H漫画上看到中文译名的,可能有错。)先生,松文馆出版。  以下内容可能令读者感到不安,因为涉及乱伦、暴力和性虐待等等,心智未成熟者千万千万不要阅读,晚生不想误导青少年……

    黑暗海虎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恶魔少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恶魔少年》,是作者黑暗海虎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篇是我改编日本H漫画的作品,虽然说是改编,其实只有文章的开首是一样的,中间也有一点点相同,但我觉得将这个故事改为小说形式好像很有趣。  这是我第一次写情色文章,写得不好欢迎各位批评,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原作名为《发情人妻》,属於短篇作品,原书名是《处女轮奸》,作者则是「近石慎吾」(「慎吾」是日本字,晚生是从香港H漫画上看到中文译名的,可能有错。)先生,松文馆出版。  以下内容可能令读者感到不安,因为涉及乱伦、暴力和性虐待等等,心智未成熟者千万千万不要阅读,晚生不想误导青少年……

《恶魔少年》 (8) 免费试读

自从公园的深夜露出调教事件之後,素子就默默地接受了成为儿子奴隶的命运,可是残酷的命运之神仍没有放过她,哲郎还从邦洋处借来摄影器材,要将淩辱母亲的情形都拍摄下来。

最初素子看到儿子要拍下自己羞耻的姿势时,不断的哭叫拒绝,可是当哲郎将妈妈双手双脚绑起,要她伏在儿子膝上,哲郎大力的掴打母亲赤裸裸露出的屁股後,素子就含着泪应承了。

哲郎每次想起妈妈被打得像柿子般红的屁股,那弹性十足的手感,母亲随着每一下掴打而哀鸣,伴随臀部被拍打发出的「啪啪」声,都令哲郎兴奋不已,看到妈妈那像是散发出丝丝热气的臀部,哲郎在打得素子求饶之後,就这麽将母亲按在地上,摆出狗趴的姿势,从後用炽热的肉棒将母亲已经湿润的秘处轰得一蹋糊涂。素子也在狂乱的快感中,嘶叫着到达高潮,被儿子捏弄着屁股,从後方抽插,那禁忌的性交似乎特别令她兴奋。

虽然性交的余韵过後,当素子回复理性的时候,就会伏卧在床上,黯然垂泪,似乎感到极度羞耻和後悔。不过这样的母亲,反而令哲郎更沉迷了。

每当想起母亲的可怜样,哲郎的鸡巴也会翘得半天高。

公园调教後几天,哲郎反而并不忙着对母亲出手,除了上学以外,整天不知上街去忙些什麽,素子虽然心中狐疑,但能过几天正常生活,对素子来说,倒也是松了一口气。

终於能正常的上班,不用再穿上儿子给的那些情趣内衣,不用在体内插入诡异的情趣用品,素子虽然不知道哲郎忙些什麽,却也没有心思去干预他。能够暂时的回到日常生活中,她的心,似乎也随之而平静下来。

她并不知道,儿子拿了自己被淩辱的录影带,去了州和的家,四人一起欣赏素子的床戏。

素子更不会知道,这几天中,连另一个少年的母亲,岸村知美,也落入儿子的魔掌中,被哲郎他们轮奸了。

儿子在外干了这样的事,身为母亲的却全不知道,反而因为哲郎没有打自己身体的主意,令素子的心情轻松了。

但是,相对的,素子也感到有点茫然若失。

身体像是缺乏了什麽似的,经过儿子的开发,那激烈的调教之後,肉体的深处像是又什麽不同了。

没有了儿子粗暴的爱抚,晚上孤枕独眠的时候,素子竟然会睡不着,身体滚烫发热,像是在期待着什麽。对自己的反应感到困惑,同时也带着一点羞耻。这一晚,素子静悄悄的,在自己的卧室中,慢慢的将手指伸向湿润的私处。

「嗯…」

口中发出销魂的呢喃声,葇荑般的手指,轻轻在玉门外轻扣。

大姆指缓缓的按上门上的小肉豆,躲在被窝中,素子将内裤脱到膝盖位置。

「哦…唔…」

带着鼻音的浓重喘息,素子柳眉轻皱,手指撩拨肉洞四周的敏感处。

「呜…啊啊…哈…」

(…为什麽…为什麽我…)

素子一面反问自己,一面却不能遏止的让手指在肉穴附近活蹦乱跳。

(怎麽可以这样…我…我…)

一方面理性竭力的想阻止自己进一步沉醉下去,可是,另一方面,肉欲的感觉,就像是甘美的毒品一般,令素子上瘾似的不能自制,反而在理性的阻扰下,更有一种沉沦的快感。将以往贞淑的未亡人的面具撕毁,一般告诉自己不应该这样做,可是愈是意识到道德的存在,相对地,背德的快感就更激烈。

「嗯…啊哈…喔…」

将两根手指猛地伸入渗出蜜汁的地方,素子的呻吟声忽地变得高亢。腰肢陡然间挺直,身上香汗淋漓。舒畅之极的甘美感受,令素子忍不住大声呻吟出来,同时脸上嫣红一片,情欲的汗珠布满整个娇躯。

「…为、为什麽…我会…变成这样…」

自慰过後,素子只感到一阵空虚。

自慰也不能完全的满足素子,只有哲郎的分身,儿子的调教,才可以将素子的欲望之火得到宣泄。在自慰过後,素子更深深的体会到这一点。

被儿子诱发出深藏在未亡人心中的淫荡本性,现在的素子,没有了性生活的话,就活不下去了。可以说,没有了儿子的调教,没有儿子的大肉棒的慰藉,素子就郁闷得不能入睡了。肉体的开发,已经充分的反映出成果了。

已经不可能再变回当初那贞洁的未亡人了。

「为什麽…呜呜呜…」

当哲郎冷落了她的时候,素子甚至要自慰才可以勉强睡得着。有了这份认知的素子,痛苦得双手掩着脸庞哭泣起来。讨厌这样的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默默忍受,渐渐的沉沦欲海,身心被一点一滴的蚕食,慢慢成为儿子的性奴隶,素子可以预见自己在不久的将来,会变成怎样。

不,与其说是不久的将来,倒不如说是现在已经成为这样的牝奴隶比较适当了。

为了满足那狂飙乱窜的欲焰,现在的素子,可能会不惜一切吧?即使成为下贱的淫奴,要干出不知羞耻的事,就算是哭着哀求儿子,将自己的肉穴用手张开,也会干得出来吧?

这样的自己,如果是以前的话,实在是难以想像喔。

可是奇怪的是,现在的素子,没有害怕或是不满。只有淡淡的哀伤,和极度的自我厌恶,但即使再不满,也会放任自己的肉欲,不断的沉沦,不会阻止自己,或是制止不了?

在儿子的调教下,反而有异样的满足感和安全感,像是将所有的责任,连同权利和自由一起,交给儿子,自己只要安心的听从主人的话就行了。不用自己思考,不用理会世俗伦常,只要听从儿子主人的命令,那就会得到满足,那就会感到心安,这样倒错扭曲的生活,素子渐渐麻木了、习惯了。

虽然,内心深处,会有一把微弱的声音,告诫着自己不要再沉沦下去。

可是这声音,已经日渐消失了…随着每一次性交和自慰过後的泪水,慢慢地被冲刷掉,总有一天,会冲淡得无影无踪。素子的心底,也明白到,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就这样,带着不完全的满足感,自慰後的素子,安心地睡着了。

经过几天的平静生活,这一晚,哲郎又对素子施加性虐调教了。

「妈妈,到浴室去,脱光衣服等我。」

「……」

淡淡的看了儿子一眼,素子却没多说什麽,转身向浴室走去。

顺从地走进浴室的素子,乖巧得令人奇怪。或者是她心中也在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吧。可是出奇的是,她脸上平静无波,没有任何表情,像是一尊佛像似的,脸上泛着一种恬静的气质。

将身上的衣物脱掉,端庄秀丽的未亡人,那晶莹圆润的肉体,散发出诱人的气息。在浴室的地上跪坐着,摆出正座的姿势,低头静待儿子的到来。

就像是在茶道的场所中,准备泡茶的茶道高手一般,只是身上没穿衣服,而且身处的地方,不是茶室,而是浴室。

终於,哲郎带着摄影器材进来了,将三脚架摆好,摄影机设定角度,对准了素子之後,哲郎说道:「妈妈,我知道你这几天都有自慰。现在就在镜头前自慰吧。」

素子的身体一颤,慢慢的说:「我…我知道了。」

所谓习惯性,就是这麽恐怖的一回事,不多久前还是贞淑的寡妇,现在却能在儿子眼前自慰了。没有尊严,没有母亲应有的地位,就只是任凭儿子的命令,彷佛所有的人生意义,就是遵守儿子的旨意而活。

张开双腿,坐在地上,素子缓缓的伸手,向并不太大,但形状漂亮的美乳伸去,一手搓揉自己那饱满的胸部,手指攻击着乳首,一手就在下身的秘处揉弄。

「啊…」

被自己葇荑般戮长灵巧的手指,不断的刺激着娇躯上的敏感处,原本闲适端庄的脸庞,渐渐泛起红潮,秀眉轻皱,露出惹人怜爱的神情,这样美丽的未亡人,却在儿子眼前自慰。

眼睛像是笼罩着一层雾气,脸颊带着桃红色,淫秽地抚摸自己的性感带。

现在的素子,已经沉沦在乱伦的恶戏当中了。

「啊…啊啊…」

口中发出荡妇似的呻吟,在儿子面前对着摄影机自慰,那种倒错的曝露欲,似乎令她更易达到兴奋的顶端。

「唔…哦…我、不行了…」

素子的眼睛,凝视着儿子的分身,露出渴求的神情。

「妈妈想得到我的肉棒吗?」

「…啊…求求你…我想要…」

「真是一个淫荡的婊子呢。为了满足性欲,连儿子的肉棒都不放过吗?」

「呜…真的不能忍耐了…求你…我、我什麽都愿意做…」

「是吗?真的什麽也愿意吗?」

「是…嗯…」

哲郎脸上浮现一个诡奇的笑容。

能够将端庄貌美的未亡人母亲,调教到成为哀求儿子性交的婊子,哲郎实在想狂笑出来。当然,如果只是一个不懂哀羞的荡妇,那是没有意思的,即使听从儿子的命令,渴求性欲的满足,可是那羞耻的心一定要保留,没有羞耻心的奴隶,那不过是人形玩偶,同时会羞赧但又忍不住渴求性交的,才是完美的牝奴隶啊。

「那麽,你趴在地上,抬高屁股,将菊花蕾向着镜头,用双手将屁股肉分开,露出屁眼吧。」

「…啊…这样…」

「什麽?不愿意做吗?」

哲郎眉毛一动,冷冷的说道。

「不!我…我做…」

看到儿子稍有不满的神情,素子就吓得慌忙的转过身去,抬高雪白诱人的臀部,双手掰开臀肉,将隐蔽的菊花洞显露出来。色素略深的洞口,散发出淫秽的气味。

拥有美丽端庄的外貌,却做出如此淫荡下流的事,倒错的淫乱气息,弥漫在浴室之中。哲郎看到母亲那迫不及待的神情,嘴角不由得微微一笑。

「很好,现在大声说:『请儿子主人为淫贱的妈妈灌肠吧!』说了就让你满足。」

素子的身体猛地一颤。

「怎可以…」

想也想不到的手段,让素子屏住了气息,儿子的要求居然这样离谱,一时间素子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是想拒绝吧?在公园的时候不是已经答应成为我的奴隶了吗?难道你还没有觉悟吗?」

哲郎一手拍落母亲丰满的臀肉上,「啪」的一声,勾起了素子被虐打屁股的回忆。

相对岸村知美来说,素子的胸部没有知美那麽巨大,虽然也不算小,可是素子的臀部却是又圆又大又性感,让哲郎总是有虐待母亲屁股的冲动。

素子身体一震,嗫嚅着说:「请…儿子主人为、为淫贱的妈妈灌肠吧…」

终究是不能违抗哲郎的命令,悲情的未亡人,只能说出最下流的说话。

哲郎已经成功的在妈妈的心内,紮下被虐待的种子了,现在,种子慢慢的茁壮成长,原本贞洁的未亡人,一步一步的走入乱伦调教的深渊中。

「很好。」

更不打话,哲郎拿出浣肠器来,装满了浣肠溶液的玻璃管,泛起异样的光泽。将尖端慢慢插进母亲的肛门中,插入的时候,可以听到素子「噎」的一声惊呼。

「很爽的…很快你就会尝到好处的了。」

推压浣肠器的末端,将溶液压入妈妈的肛门里。

素子全身冒出冷汗,感受到羞耻的地方被异物进入,冰冷的液体深入体内最深处,大肠响起了古怪的咕噜声,一阵一阵的排便感觉开始涌现。

「呜…嗯…」

素子口中发出难受的呻吟声,可是在儿子的调教之下,被充分的开发出被虐待的素质,现在的素子,除了难受外,还夹杂着一丝丝的快感,带着破灭的败德感,被儿子淩辱,素子感到兴奋,前面的小洞也濡湿了一片。

「啊…饶了我吧…呜…」

「别说笑了,妈妈你不是很兴奋吗?如果现在不干的话,大概你会失望得哭起来吧?」

「啊…」听到儿子的嘲讽,素子羞红了俏脸。「那…请、请快一点吧。」

「嘿嘿…如果太快的话,妈妈就不能领会被灌肠的快感了,一定要慢一点才行呢。」哲郎狰狞的笑道,手上缓缓的施加压力,浣肠液一点一滴的溜进母亲的直肠中。

「呜…怎麽这样啊…不行啊…要疯了呀…」素子尽力的咬紧牙关,可是听到儿子这样说,不由得哀号道。

终於,将所有的溶液灌注到母亲的直肠内了。

「嘿嘿…五百C。C。的浣肠液,觉得怎样?妈妈?被儿子浣肠的感觉是不是特别兴奋呢?」

尽情的玩弄母亲的肉体,哲郎笑着拿起一个肛门塞,随手用力的压入妈妈的屁眼中。

「哇啊!」

猝不及防,素子蓦地发出一声惨叫。

巨大的便意,开始袭击素子,肚子中发出咕噜咕噜的诡异声响。

「嘿嘿嘿…在不能排便的痛苦下被儿子从後插入,妈妈会很高兴的吧?」

将母亲趴在地上的姿势略为调整,摆出母狗般的四肢着地姿势,双手从後绕到素子身前,从腋下伸出,捉住妈妈的乳房,噗滋一声,儿子的分身就滑入母亲湿漉漉的阴道中。

「噢!」

长久以来的空虚感,终於又被哲郎填满了,素子星眸半闭,口中发出惊喜交杂的娇啼。

双手抓住母亲的乳房,不住搓揉,下身不断的挺动,攻击妈妈的阴道,刺激她的性感带,从後插入的姿势,更能磨擦到蜜穴的敏感处,素子的意识混乱,尽情投入在性交的喜悦漩涡中。

「妈妈的那里…好紧…」

「呜…啊啊…」

一方面要忍受肠内汹涌的便意,一面又要承受儿子的肉棒攻势,浑圆的臀部被哲郎的腰部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

汗水不断冒出,素子觉得自己就要发疯了。

「会…会死掉…啊啊、好爽!」

不能自控的嘶叫,素子的脸上,流露出恍惚的表情,已经看不出任何贞洁的气质,现在的她,抛弃了未亡人的身份、母亲的身份,只是头一心一意的追求性交的愉悦的雌兽罢了。

「妈妈,好淫荡…」一手抓住母亲的椒乳,空出一只手,哲郎猛地用力掴打妈妈的臀部。「啪」的一声巨响,素子口中发出一声惨叫。

「哇!…呜…哇啊啊啊~~~~~~~~」感受到屁股被狠狠的拍打,刺激到肚子中的浣肠液,加上被虐的败德感,令素子疯狂似的尖叫起来。

在便意和肉棒的攻击下,不用多久,素子就攀上快感的巅峰了。

「妈妈,一起泄吧…」

母亲用狗趴的姿态任由自己奸淫,妈妈疯狂般的浪叫,慈母的屁股被自己打出一个红肿的手印,看着这样的母亲,哲郎也很快就忍耐不了,在高潮中将精液都射中妈妈的阴道深处。

母子相奸的肉欲淫乱,炽热火辣的性交场面,令两人都兴奋到极点。在射精之後,哲郎伏在母亲身上喘息着,而素子趴在地上,默默的忍受体内的排泄感。

过弓一会,将分身拔离素子的身体,哲郎却没有连肛门塞也取出来。

他反而拿起一团绳子,将母亲缚得结结实实。

享受着交欢余韵的素子,茫然的回头问道:「啊…你、你想怎样?」

「嘿嘿嘿…没什麽,只是不想妈妈那麽快就大便,所以缚着妈妈。」

「怎麽这样…」

听到儿子的回答,素子也说不出话来了。

实在不知是佩服还是害怕才好,哲郎的鬼主意实在令身为母亲的素子无言以对。哲郎熟练的将妈妈翻过身来,正面对着镜头,张开大腿,将脸孔和私处都曝露在镜头之下,但因为身体被捆绑,动弹不得,加上肛门塞,素子除了在摄影机下痛苦的扭动之外,就什麽也做不到了。

「我先走了,一会儿才放妈妈,现在你就在镜头面前好好表演一下吧。」

确定素子不能松绑之外,将眼睛凑近摄影机的显示幕,较正拍摄的角度,哲郎就笑嘻嘻的走出浴室了。

「呜…呜呜…」

哲郎连妈妈的口也用拑口器堵住了,素子即使再怎麽挣扎,也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受到庞大的便意侵袭,素子就像身处地狱中一样,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觉得肚子里的液体汹涌翻腾,却偏偏找不到缺口宣泄出来,素子的眼泪也溢出来了。

……呜…杀了我吧…不行了…救命…

心中不断的哀号,可是儿子却迟迟不见踪影。

就在这时,外面隐隐传来电话的铃声。

可是内心一片混乱的素子,却没有留意到。可是就算是有留意到,她也没办法接听吧?况且她也不会想到,是谁在这时候打电话来的。

打电话来的人,正是岸村州和。

在同一时间,州和也在家淩辱着自己的妈妈,岸村知美。

一时心血来潮,他就想找哲郎问问他对妈妈的调教进度如何。

「喂?是哲郎吗?」

「是,你是州和?找我什麽事?」哲郎一听就认出州和的声音了,不愧是好朋友。

「没什麽,好奇罢了,伯母怎样了?」

「嘻嘻……刚刚被我灌肠了,现在大概在厕所地上扭来扭去吧?因为我用肛门栓塞着妈妈的屁眼,再将她缚在厕所……足足有五百CC的份量啊!」

哲郎想起刚才母亲的浪态,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大概没有人会相信贞洁的未亡人,大和素子会有这样的表情吧?

「有你的,这麽快就调教肛门了呀?」

州和带着羡慕的语气,看来他也想调教知美,不过想不到哲郎比他更快呢。

「不快了……别忘记我妈是最早被我们调教的,现在已经很像一个被虐待狂了。」

「有没有拍下调教录影带?迟些用我妈的和你交换看看,好不好?」

「没问题,反正邦洋也借我摄录机了,他家可真有钱,这小子好像有十多部照相机和摄录机……」

「好,那不多说了,你去让伯母快点解脱吧……再忍下去她会发疯的。」

「不会啦……再忍多十分钟也可以,前几天我还带她去公园来个野外露出呢!她现在被玩弄肛门会非常快感的……调教已经有成果了嘛。」

「野外露出?你这鬼灵精……点子还真多呀。」

「好说好说,其实刚才在厕所,我已经用摄录机对着妈妈拍摄,下一次我们就可以看到妈妈被灌肠的场面了。对了,你妈妈又怎样?」

「没什麽特别的,进行调教中罢了……」

寒暄几句之後,州和就收线了。

哲郎并不急於为素子松绑,反正妈妈忍耐的时间愈久,释放的时候就会更爽的,要让母亲的被虐待素质提升的话,就不用那麽快进浴室去了。

等了一会,哲郎才走进浴室,那时的素子,差不多已经失神了。

拑口器的洞中,流出口涎,双眼半闭着,失去了焦点,浑身冒汗的娇躯不住的颤抖,下身的蜜穴湿淋淋的一片,还不停的渗出蜜汁,这时的素子,已经丧失理性了。

哲郎上前除去母亲的拑口器,素子「啊…」的一声低叹,嘴角流下唾液。

「怎样?妈妈,想上厕所吗?」蹲在母亲身旁,哲郎笑嘻嘻的看着素子那就要昏倒一般的脸孔。

「…呜…饶、饶了我吧…求求你…主人…」

「那麽,以後无论我叫你干什麽,你也会干吗?」

「我…我一定会听从主人的命令的…所以…请让我上厕所吧…再这样下去…我、我要疯了…呜…」断断续续的说出求饶的说话,现在的素子,已经不敢拒绝儿子的命令了,只要能够解除便意的困扰,她什麽也愿意干。泪水、口涎、汗水,混杂在素子的脸上和身上,已经没法保持端庄的态度了。

「就算是要妈妈赤裸的走出室外也行吗?或者让别的男人肏你也行吗?甚至是将妈妈卖到妓院去也行?」

「…这…」听到儿子说出恐怖得令人难以想像的威吓,素子只能呆呆的看着哲郎,一声也说不出。

「我或许要妈妈干出这样的事来喔,要妈妈去卖淫…好像也不错耶!」

「…我…」素子脸色煞白,犹豫了好一会,但随着肚子中的异响愈来愈猛烈,终究是敌不过便意的压迫,慈母般的脸孔一阵扭曲,陡地咬一咬牙,说道:「只要是儿子主人的命令…我…我什麽也愿意做!」

同一时间,素子内心有一点声音,永远地消失了…

哲郎哈哈大笑,动手解开缚着母亲的绳子。

「我怎样舍得要妈妈卖淫呢?这样漂亮的身体,我自己把玩还来不及啊…我只是要确定妈妈的心意罢了。妈妈能够为我付出这麽多,的确是我的好奴隶喔…哈哈哈……」

哲郎一边说着,一边将素子解开,要她蹲在马桶上,面向摄影机,将私处和肛门都曝出来。

「哲郎…呜呜…快…」

「对着摄影机,然後尽情的排泄吧。」

哲郎用手猛地一拉,将肛门塞拔掉,同时素子也悲鸣一声,直肠内汹涌翻腾的浣肠液混和着半溶化的排泄物,直喷出来,打落马桶发出巨大的声响。

「哇啊啊啊…救我、救我啊哲郎…」哭叫着的素子,也不知道自己想哲郎救她什麽,只是疯狂的哀号,精神被哲郎打击得就要崩溃了。

「妈妈,是不是很痛快喔?」

看着母亲的羞态,哲郎只是微微笑着。

双手扶着身旁的儿子,蹲在马桶上排便的妈妈,就像遇溺的人抓着一根水草那不放手的心态般,现在的素子,在经历了这种种折磨之後,心理上完全的被奴化,变得只能依赖哲郎的命令,成为女奴了。

随着排泄完毕,浴室中充满了异味,素子双眼无神的蹲在马桶上,目光中失去了光辉。

「行了,让我帮妈妈清理乾净吧。」

冲走马桶内的秽物,用莲蓬头为母亲冲身,将素子当作人形娃娃般的玩弄,素子被儿子任意摆弄,也不发一言。

「来,妈妈,出来吧。」

将赤裸裸的素子从浴室中拖出来,出乎意料地,素子没有怎麽挣扎,默默的被儿子牵着手。哲郎没有带母亲到床上去,反而要一丝不挂的妈妈就这样走到露台。

如果是平日的素子,大概会惊惧不已、哭叫拒绝吧?可是现在的她,却只是乖乖的听从儿子的摆布。丝毫没有拒绝的表示,打从心底里,素子已经被驯服了。

夜晚的住宅区,四周都非常宁静。

在露台可以看到附近的环境,相对地,附近的人如果留心往这里看的话,就可以将母亲的裸体看得一清二楚。

素子丰腴的娇躯,不知是否晚风吹拂的关系,肩膀轻微的颤抖,湿润的双眼像是罩上一层雾气,在哲郎的要求下,双手按住露台的栏杆,正面裸身迎风站立。

「妈妈,也许会让人看到喔,丢脸吗?」

「…只要…只要是哲郎的命令…」

虽然这样说,可是素子却轻蹙双眉,无奈的叹息着。

「那麽,趴下来吧。」

哲郎露出恶作剧般的微笑,将母亲的上半身按下去,要妈妈俯身向前,将奶油似的滑嫩胸脯伸出露台之外。相对的,素子的屁股往後突出,摆出淫荡的姿势。

「啊…」素子双手紧紧抓住栏杆,上半身伸出露台的危机感和曝露出乳房的羞耻感交织,令她又羞又急,脸颊通红。哲郎就在母亲身後,仔细欣赏这一副淫秽之极的画面,哲郎的双手,紧紧按实素子白嫩硕大的臀部。

「会…会让人看到的…不要…」

将裸露的上半身伸出露台之外,这种冲击的作法令已经有奴隶自觉的素子也受不了,颤声的哀求着。

「别说谎了,其实妈妈很想被别人看光光呢,所以上次在公园才会这样兴奋吧?」

「…才、才不是…」

「谁说不是?妈妈根本就是有曝露癖的变态嘛…所以上次被州和他们轮奸,才会高兴得泄出来。你本来就想表演给所有人看,看看你是多麽淫欲对吧?妈妈根本不是什麽贞淑的未亡人,只是一个曝露狂、一个烂婊子!」

「呜呜呜…我…我…」

素子听到哲郎残酷的说话,哀哀的痛哭起来,可是哲郎却发觉到母亲的肉洞,在听到儿子的辱駡时抽搐起来,还渗出蜜汁,虽然口中不说,但身体却老实地反映了欲望啊。

「这样的淫荡母亲,就让儿子带你去体验一下肛交的快感吧!」

将自己的分身对准妈妈的菊蕾,就在说话的时候,哲郎将腰身一挺,同时紧按素子的臀部向下压。

「呼啊啊哇~~~~」素子发出如野兽嘶吼般的哀鸣,她的肛门早已经因此之前的浣肠而松弛下来,加上清洗菊蕾时的濡湿,所以被儿子的肉棒轻松的闯入。

哲郎感到母亲的肛穴,将自己的分身紧紧地绞住,就算什麽也不做,那宛如吸尘器似的强烈吸力就像要把儿子的肉棒吞噬,素子的屁眼已经呈现出真空的状态。

「妈妈,搞不好附近的人家都在看你被儿子肏屁眼的样子喔。」

哲郎把母亲的身体转向很多建筑物的方向,抬起素子的腰部,使她的脸仰起对着前方,然後任意的从後方用力猛刺,母亲随着儿子抽插的节奏,疯狂般的呻吟。

一想到也许这种淫秽的样子,会被附近认识的人看到,素子的阴道和肛门就一阵蠕动。母亲已经超越了羞耻的界限,完全的进入裸露癖的奴隶模式了。

只要看到素子的眼眸,像是半梦半醒的半闭着,露出痴呆般的表情,顺应着儿子的活塞运动。

「很爽吧?让人看到自己被儿子肏屁眼,不用再顾忌寡妇的形象,别客气,你就让大家都看清楚你那淫贱到极的模样吧。这才是妈妈的真面目喔。」

「好棒…大家都看着我…舒服极了、好、好棒哟!」

素子开始自己摆动腰肢,淫乱地摇晃身体,乳房在露台之外不断的晃动,肛穴内炽热如火,像是要将儿子的分身烧得溶化一般,随着肉棒的磨擦,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

好像听到内心的悲鸣一般,这一刻,心中那理性的声音消失了。

素子已经完全不在乎了,被儿子充分的调教之後,突破了理性的临界点,沦为只会贪婪的追求肉欲、狂乱奔放、不知羞耻地扭动腰身承受儿子突刺的奴隶。

「啊啊…大家看吧…快看、我…淫秽的样子!素子是喜欢被儿子肏屁眼、是曝露狂…看我啊啊啊~~~」

淫声浪语不绝於耳,这时的素子,已经没有为人母、不,甚至是身为女人的资格了,连尊严和自尊也被哲郎粉碎,这样的她,只是一头雌兽。

「那麽,也让我们的邻居看看妈妈高潮的样子吧!」

哲郎陡地加快速度冲刺。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素子叫床声响彻云霄,穿透了夜空似地传出去。

儿子白浊的液体,满满的贯注入母亲的肛穴中。

就这样,素子完全的成为了儿子的性奴隶,在以後的调教中,甚至协助少年们调教其他的母亲。

不过,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全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