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万恶我为首为作者的小说 万恶我为首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幼女天空下 幼女天空下

    本着色文作者一贯的自我牺牲精神,所以万恶我决定写一篇中篇罗莉文,一个是满足广大犹如恶狼般四处乱叫的罗莉控们的胃口,一个也是为了继承皇极生前辈的事业,把幼文发扬光大。不过我刚写,水平有限,大家凑合看吧!

    万恶我为首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幼女天空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幼女天空下》,是作者万恶我为首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着色文作者一贯的自我牺牲精神,所以万恶我决定写一篇中篇罗莉文,一个是满足广大犹如恶狼般四处乱叫的罗莉控们的胃口,一个也是为了继承皇极生前辈的事业,把幼文发扬光大。不过我刚写,水平有限,大家凑合看吧!

《幼女天空下》 第十一章 免费试读

运输队热热闹闹的进了村。

「村长我回来了。」李余在看到村长之後,连忙走了上去。

「李老师,你总算回来了,村里的人可一直都盼着你回来呢。」村长也高兴的说道。

在把运输队打发走之後,山村又恢复到了以前的宁静之中。

「李老师,这是什麽东西啊?」村长看着李余带回来的这麽多东西问道。

「这是两台发电机,这是几台电视,村里应该很有用吧。至於那些……」李余指着那十箱内衣,「先抬到我屋里再说吧。」

大家一起动手,很快就把发电机装好了,这回村子里终於可以不受时间的限制,可以全天供电了。更多的电视也使得大家不必为了看不同的节目争吵了。

就在大家忙着调试电视的时候,村长悄悄的把李余拉到了附近的小山头上,在观察了附近没有人之後,村长在小心的向李余问道:「李老师,你买这些东西要多少钱啊?」

「我算算啊。」李余一直只顾着花钱了,根本就没计算过自己到底花了多少钱。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李余把前後所有的东西加一起,竟然花出去了二十多万。

「呵呵,不好意思村长,我好像花了二十多万了。」李余挠着头说道。

村长一脸茫然。

他不知道李余所说的不好意思是什麽意思,他更不知道李余为什麽要花那麽多钱给村子里。

看到村长糊涂的样子,李余连忙解释道:「村长,这些钱其实不是我的,都是你的。」

「我的?」村长更糊涂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什麽时候有了这麽多的钱。

「你还不知道吧村长,你的那把刀,那把唐刀,你还记得吗?」

「啊,记得啊,怎麽了。」

「卖了很多钱。我买这些东西,花的都是卖刀的钱。」李余的话这才让村长明白过来点。

「是真的吗?我的刀真的值那麽多钱吗?」村长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村长还以为自己的刀就卖了二十多万。

「其实我花掉的只是卖刀钱的一小部份而已。剩下的钱足够咱们村里修路用了。」李余高兴的对村长说道。

「一小部份?那全部有多少?」

「一共是九百万。」

「九百万……!」村长惊呼着,不过他马上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怎麽样村长,我以前没骗你吧。我说过那刀很有价值的,你还不信。」

「李老师,这种玩笑开不得,你莫要骗我这个老头子了。」村长摇着头,不相信的说着。

「开玩笑?村长,我可没这个心情。咱们村在银行里有户头吗?」李余问。

「每年县里给咱们村发扶贫款,倒是有一个专用的户头。」村长不明白的看着李余。

「那就好,过两天村长你和我一起去县里走一趟,我把钱打到咱们村子的户头上,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话了。」李余说到。

「真的?」村长似乎还是半信半疑。

「等钱入了咱们村的帐户之後,你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好了村长,不和你说了,我先回家了,我好想我的小玲和小玉啊。」

「哦。」村长坐在那里,叼着烟袋,似乎沉思着什麽。

离开村长後,李余回到了自己家里。

离开一个月後重新回来,李余的心情饱含兴奋与期待。

「小玲,小玉,我回来了。」

「乾爹。」两个娇小的身影从屋子里窜出来,飞扑到了李余的身上。

熟悉的身体,熟悉的气息。李余在这一刻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感动,同时他也知道,自己当初做了正确的选择,没有什麽事情能比拥抱着姐妹两的身体更让人兴奋的了。年轻的身体,似乎也给了李余无限的活力。

「好了别闹了,都快压死我了。」虽然玲、玉姐妹两个加起来也没多重,但是对於赶了三天山路的李余来说,还是难以承受。

「乾爹你可回来了,我们好担心你呢。」

「担心我,是吗?担心我什麽?」李余捏了捏小玉的脸问道。

「担心你不回来呗。」

「有你们姐妹两个在,我怎麽可能不回来呢?」李余摸着小玉的头顶,笑着说道。

「那乾爹你不是说要给我们带礼物回来吗,是什麽啊?」小玉抢着问道。

「啊,礼物……该死的。」到了北京之後,李余早就把礼物的事情忘得一乾二净了,「啊……礼物吧,呵呵……那个礼物……」

「是什麽呀,在哪里呢?」小玉开始自己动手,在李余身上找起来。

「哎呀,别动别动,礼物在那呢。」情急之下,李余把手指向了那十箱的内衣。

刚才当村民把这些箱子抬回来的时候,姐妹俩还好奇了半天。现在听说这些都是给她们的礼物,高兴的跑了过去,就开始动手拆箱子。

「乾爹,这是什麽呀?」小玉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件极为小巧的白色蕾丝内裤问道。

「啊……这个啊,哈哈…哈哈……呆会儿你们就知道了。这可是很好的礼物哦。」李余已经难以掩饰自己脸上淫荡的笑容。

「乾爹,大白天的,你插门做什麽?」小玲奇怪地看着李余正在做的事情。

「你们不是想知道这些礼物是什麽吗?我告诉你们啊。」李余笑得更加淫贱了。

「那和插门有什麽关系吗?」

「有,当然有,马上你们就知道了。」

把门插好後,李余转过身来就开始脱小玲的衣服。

「乾爹,大白天的,你干嘛啊?」小玲有些脸红的问。

「我来教你们如何穿这些衣服啊。」

「衣服?这些也算衣服?」姐妹两个都用十分疑惑的目光看着李余。

「当然算了,而且是十分漂亮的衣服,你们马上就知道了。呵呵……」

三下两下,李余就扒光了小玲身上的衣服。

扁平的,没有发育的胸部,青涩的小屁股,平滑无毛的外阴。这一切李余都是那麽的熟悉,不过已经一个月没有触碰过这具身体的李余在看到这一切之後,还是在下身支起了一顶小帐篷。

「乾爹……」小玲羞涩的叫声,把李余从鼻血即将爆发之势中拉了回来。

「噢……」李余手忙脚乱的把一套白色的性感内衣穿到了小玲的身上。

短小的没有任何起伏的蕾丝胸衣,蕾丝内裤,白色长筒丝袜。

一身白色蕾丝的小玲,仿佛天使一般,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略有些羞涩的微低着头。

此时的李余已经看傻了眼,张大的嘴里,向外流着口水,眼神已经发直,下身一涨再涨,如果不是裤子的束缚,恐怕李余早已是一柱擎天了。

「漂亮……太漂亮了……简直就是……天使在人间。」

「乾爹,这衣服是不是太……」小玲不好意思的说着,甚至没有把最後两个字说出口。

「太什麽?这不是很漂亮吗?你要是不想要的话,就给小玉吧。」李余故意说道。

「不是,只是……这只能穿给乾爹你看。」

「当然了我的心肝宝贝,你要是穿给其他人看,我也不答应啊。」

「乾爹那我呢?」小玉在旁边撒娇的问着。

「等等,我找一套属於你的。」李余打开了一个又一个箱子。

「这箱是…红色的,这箱是…紫色的,这箱是…银灰色的,这箱是……黑色的。哈哈……就是她。」李余从一个箱子中拿出了一套黑色的蕾丝。

「来,试试这套。」

在李余的帮助下,小玉顺利的穿上这套蕾丝内衣。当小玲和小玉并排站到一起的时候,一黑一白两具身体摆在了李余面前。

「乾爹,你在流鼻血啊!」小玲惊诧的说道。

「没事……」李余顺手一挥,抹掉了鼻血。

如果说白色代表天使,那麽黑色无疑就代表恶魔。不管是天使还是恶魔,她们的吸引力都同样巨大。

「来,过来,让乾爹抱抱。」李余一左一右,把小天使很小恶魔都揽到了自己怀中。

「乾爹……」

李余身上散发出了某种雄性动物在发情时,所散发出的浓烈气味,使得姐妹两个很了解李余现在的想法。

看到姐妹两个柔顺的样子,是男人就受不了,李余已顾不得现在是白天了,开始慌乱的脱着衣服,有生以来,李余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手太笨,「我靠,这是他妈谁繋的腰带,怎麽这麽紧啊。」李余诅咒着早上繋腰带的那个人。

最後还是在两姐妹的帮助下,他终於摆脱了身上的麻烦物。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只是轻轻一揽,李余就把姐妹两个抱起来,放到了床上。

李余的两只手在姐妹两个人的身上来回不停的游弋着,幼女身上柔嫩的皮肤有着丝绸一般的手感。

「嗯……」当李余的舌头,进入到小玉的嘴里时,小玉也热烈的回应着。

两人的舌头彼此交织在了一起,幼女的气息随着小玉的唾液,被李余一起吸到了嘴里。

和以往一样,乖巧的小玲的趴在李余两腿之间,把李余的分身含到了嘴里。

「哦……慢…慢点……」已经一个月没有受到照顾的龟头突然间被小玲的舌头包围起来,李余舒服得差点直接射出来,以至於说话的时候都有点发颤了。

「嗯……哦……啊……」已经快爽上天的李余无暇顾及再去吻小玉,而是专心享受着小玲口舌上的服务。同时,他的两手扶在了小玲的头上,控制着分身在小玲唇齿间进出的速度。

随着快感的不断累积,李余感到自己的分身在小玲嘴里跳了几跳,一些「口水」顺着马眼流了出来。

「停……」李余的手把住了小玲的头,让她停了下来。如果再动下去,不出几下,李余感到自己肯定会射在小玲的嘴里。

停了一会之後,射精的感觉渐渐消失了,李余这才把分身从小玲的嘴里拔了出来。

在一边小玉早就躺好了,李余爬到了小玉两腿间,把小玉的两条纤细的小腿举起,本来想放到自己的两肩上,可是由於长度不够,只好搭在了胸前。

在小玉劈开的双腿间,黑色的小内裤还忠实的保护着她的主人,李余只用手指轻轻一拨,蕾丝内裤就被拨到了一边,幼女那光滑白净无毛的外阴暴露在了李余的面前。

稍一挺腰,李余的龟头就已经顶到了小玉的的外阴上。借助着分泌物和小玲的口水,龟头在小玉的外阴来回滑动着。

在得到了充分的润滑之後,李余的龟头在强大推力的作用下,进入到了小玉那阔别一月的花径之中。

「疼……」李余刚一进入,小玉就感到了一阵疼痛,并开始用手推着李余的身体。

「不愧是幼女啊,刚刚一个月没有进入,又恢复到以前的紧窄的样子了。」李余心中想道。

「好,好,小玉。我不动了,等会就不痛了。」李余安慰着小玉,同时也停止了下身的运动,就这样让分身被小玉的嫩肉紧紧的箍着,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不动也的确够他爽的了。

「好了吗,我要动喽。」过了好一会,李余感到自己即使不动的话,也肯定会就这麽被小玉弄射掉的,所以在没有发生这种丢脸的事情之前,他必须马上动起来。

问虽然问了,可是李余在没有得到答案之前,就开始重新做起了活塞运动。

「乾爹慢点,慢点。」小玉轻声抗议着,不过这种形式的抗议只能使得李余变得更加兴奋。

小玉的两条腿被李余并到了一起,然後他的上半身重重的压了上去,就这样小玉的身体几乎被李余对折起来,这样李余的分身就可以更加深入到小玉的身体的内部。

每次进出的巨大快感,都使得李余有想要射精的冲动,但是他极力忍耐着,延迟着。

终於在青春肉体的诱惑下,在黑色丝袜的刺激下,在小玉子宫的呼唤下,李余强劲的射精了。

或许有几秒钟,或许有十几秒,但是李余却感到有一个世纪那麽长。在那一刻,李余似乎感到自己的生命力都随着精液,一起被射到小玉的子宫之中。

「喔……」伴随一声长呼,刚刚还是坚挺如钢的李余,软绵绵的到在了床上。

姐妹俩和以往一样,帮助李余清理着下身,而李余则在极度的疲劳中,沉沉睡去。

李余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起来後,李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课本,盘算着如何把落下的课程补回来,正在这时,村长推门走了进来。

「村长,你怎麽有时间到我这来啊。」李余一边收拾着书本,一边问道。

「李老师,俺来和你商量个事。」

「什麽事?说吧。」

「哪个……你看这春播刚完,可村里已经没钱买农药了,李老师你看……」村长为难的说道。

「噢,我知道了。我看咱们现在赶快去趟县城,我把钱尽快的转到咱们村的帐户上,然後买些农药回来,村长你看怎麽样?」李余提议道。

「李老师真不好意思,你看你刚回来,又要你跑路。」

「没关系的,我就当锻炼身体了。」李余笑着说。

「那什麽时候去?」村长徵求着李余的意见。

「既然这麽急的话,我看咱们下午就出发吧。」李余说。

「好,我现在就去准备。」村长高兴的转身走了。

「我看看,还有什麽事要做呢。」李余一边收拾一边想着。

「噢,对了,买的东西也该送出去了。」李余自言自语的说道。

从北京买了几百粒「伟哥」,李余其实并不是为自己准备的,而是想当做礼物送给村里的长老们。

那些老家伙都已经七老八十的了,估计没有一个人能够勃得起来。所以李余买了这些「伟哥」送给那些老家伙,这样他在村里的地位就更加高了。

「说不定……嘿嘿……」李余想着自己教的几名小女孩很可爱的样子,发出了一阵淫笑。

当李余把伟哥送给各个长老後,那些老头倒是蛮识货的,一直对李余道谢,看来「伟哥」的大名影响之深,就连这麽偏僻的山村也早有耳闻。

下午的时候,李余和村长带上村里的十几名年轻人出发了。

在县城里李余把帐户里的钱,都转到了村子的帐户里。

随後村长买了村里急需的农药,在李余的提议下,还请县里的电信局给村子拉了一条电话线。

「李老师,太感谢你了。你为村子里做了这麽多事,我都不知道该怎麽感谢你了。」村长不无感慨的握着李余的手说道。

「这没什麽,都是我应该做的,能帮大夥过上好生活,我自己也高兴啊。」李余说道。

在回村的路上,大家有说有笑,李余似乎真的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这个村子里面。

回村後,李余还没休息,村中的长老们一下子都冲到了李余的屋子里面。

「李老师,你可回来了,我们可想死你了。」长老们热情的和李余寒暄着。

「好,好。」有些疲惫的李余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下,随便应付着长老们的问候。

「李老师,你还有没有那个……」终於有一个性急的长老忍不住在李余的耳边小声的问道。

「哪个?那个是什麽?」李余被问得一头雾水。

「就是上次,你给我们的那种蓝色的那个……」长老用手比划着。

「噢,噢……原来是伟哥啊。还有,还有。」李余把伟哥那出来,又送给长老们每人几粒,长老们都千恩万谢的走了。

「靠,这些老家伙,哪里是想我吗!分明是在想这些伟哥而已。」李余气气的嘟囔道。

不过李余很快就把这事丢到了一边,劳累的李余在天刚黑的时候,就睡了,连续行走山路,实在是把李余仅有的精力都消耗乾净了,他需要好好休息。

在半夜,和往常一样的时间,李余又起夜了。

释放完存货之後,李余往回走。恰巧看见村长家的屋子里面又透出了一些亮光。

好奇心驱使李余悄悄走了过去,贴在缝隙上往里看去。

果然又是长老会议,村里的长老们都到齐了,所有人围坐在一起,中间点着蜡烛。

「奇怪啊,现在不是有电了吗?他们怎麽还点蜡烛呢?」李余迷糊的脑子里出现了这个问题。

还没想出个问题答案的时候,李余就听见屋里展开了争吵的声音。

什麽「应该,不应该,修路,李老师,怎麽办」一类的词语充斥了李余的耳朵,可困意十足的李余并没有完整的听完会议的内容,就溜回自己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李余早把昨天半夜偷听的事情忘了个一乾二净。学校暂时还没开课,所以起来以後李余无所事事,就在村子里面随便瞎逛着。

「嗨,村长。」看到村长後,李余打着招呼。

可奇怪的是,村长仿佛没有听见似的,反而是背对李余,加快速度离开。

「哎,村长,你怎麽了。」李余觉得奇怪,飞快跑了两步,赶上村长,一把拉住了他。

「啊,李老师啊,有啥事啊?」村长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神情似乎有些怪异。

「噢,没什麽,我只是打个招呼。」李余放开了抓住村长的手。

「那没事我先走了。」村长说完,转身就走。

看着村长远去的身影,「奇怪。」李余摇了摇头,低声说道。

正当李余转身要走的时候,「李老师……」已经离开的村长忽然走了回来。

「什麽事啊,村长?」

「那个…那个……」村长欲言又止。

「有什麽事您就说吧。」

「李老师,你能不能先去那边等我一会,我呆会有些很重要的事和你说。」村长指着不远处的一条山沟说。

「是那里吗?」李余确定了一下。

「对,对。就是那里。」

「哦,好的。」李余尽管有些疑惑,但是李余还按村长说的,来到了这条山沟等待着。

一个小时过去了,村长依然没有出现。

「奇怪啊,怎麽还不来啊,村长不会是把这事忘了吧!」李余焦急的往村子里看着。

就在这时,一阵巨响从李余的头顶传来。

李余抬头看去,只见一股巨大的洪流,从他身边这座山的山头直冲而下,巨大的岩石裹挟着泥沙,和沿路被吞噬掉的小树和青草,从山头冲到山腰,又从山腰直冲山脚下的这条山沟。

李余看见了,但是他已无路可逃,就在他抬头的时候,泥石流已经到达了山腰,就在他反应过来转身要逃的时候,泥石流已经到达了他的背後,一瞬间,只有一瞬间,李余的身体消失了,消失在在成千上万吨的沙石中。

没有呼救,没有哀号,甚至没有临死前绝望的叫声,一切都来得太快,脆弱的生命仿佛是一滴水,一滴掉落在火炉上的水,瞬间就被蒸发掉了。

远处的山上,村中的长老们还有村长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铃……」正在喝着茶,看着报纸的教育局张副局长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谁啊?哦,高村长啊,有什麽事吗?」

「我们需要一名新的老师…」深沉的话语,通过电话线,从遥远的洞子村,传到了县城。

【全文完】

敬请关注幼女天空下的下一个故事—爱在深秋夜雨时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