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梦锁金秋》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十八章 是梦终空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梦锁金秋 梦锁金秋

    我不知道每个人的经历是否相似,我只知道我自己成长的经历。那苦涩而甜蜜的清纯像一串五彩的玻璃球被叫做「纯真」的线连成一串,如佛舍利,光彩遍照无明世界。我依然记得那个乡村里长大的少年,那麽干净,那麽阳光。  我也曾经单纯,在我十八岁以前。我也曾经深爱过,在我十八岁的时候。那时我所经历过的所有事情,包括最微细的部分,时隔这麽多年,我依然能清晰的记得,亦或是我不能觉察我忘记了什麽,不过确定我记得重要的部分。

    流泪的阿难陀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梦锁金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梦锁金秋》,是作者流泪的阿难陀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不知道每个人的经历是否相似,我只知道我自己成长的经历。那苦涩而甜蜜的清纯像一串五彩的玻璃球被叫做「纯真」的线连成一串,如佛舍利,光彩遍照无明世界。我依然记得那个乡村里长大的少年,那麽干净,那麽阳光。  我也曾经单纯,在我十八岁以前。我也曾经深爱过,在我十八岁的时候。那时我所经历过的所有事情,包括最微细的部分,时隔这麽多年,我依然能清晰的记得,亦或是我不能觉察我忘记了什麽,不过确定我记得重要的部分。

《梦锁金秋》 第十八章 是梦终空 免费试读

第二天晚上,我和郝老师一起去见县教育局的领导。打了几通电话,最後是在一家便民饭店找到的,这是一家从外面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便民饭店。可是到了里面,却极尽奢华,也许这是专门爲他们这些特殊的「便民」准备的雅间吧。

几个县教育局下来的领导正在和镇里的领导开怀畅饮,个个头肥脑满,油乎乎的头面,喘着粗气,扯直脖子哇哇乱叫。一人抱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妓女在劝酒,好把妓女灌醉了弄到床上去,不开钱就干了走人。

我有种预感,觉得这事肯定办不成,郝老师说:「既然来了,就试试看吧?」

在门口小心翼翼地叫了叫。这时晃晃悠悠走出来一个人,粗声大气地问:「什麽事?」

班主任满脸恭敬的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遍,话还没说完,这个狗日的就大声地说:「没看见我们在忙吗?有什麽事明天再说!」

我拉着班主任就走,班主任涨红了脸,我觉得很对不起他,如果连校长都保不住我,找这些饭桶杀猪匠又有什麽用呢?不就是回去吗?这个脸我丢得起。我也不愿让郝老师受这窝囊气,虽然他只做了我三天的班主任,可是却是我遇到的最好的班主任。

不到最後一刻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照常去新学校上课,虽然我知道我已经不是新学校的学生了,但是如果我不装作若无其事地上课,我就失去了和老学校谈判的筹码,这点我比谁都清楚。我只是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不过今天真是倒霉,终于被「双龙帮」的人找上来了,放学的时候刚走出校门,呼啦啦二十多人,一下子像狰狞的野兽一样,从卡车後面,从垃圾桶旁边,从角落里如潮水一般汇聚起来,挥舞着钢管水果刀木棒,朝我扑过来。

我撒腿就跑,跑过大街小巷,跑过田野,拼命地急速迈动双腿,这腿仿佛就快不是自己的了,跑得大汗淋漓,终于甩脱了这帮可恶的苍蝇。

爲了我的计划,我还是每天坚持去上课,每天都被人追赶,我真的就像一头丧家之犬了。我书包里有刀,我却从来不拿出来,这麽多人,拿出来也没用,就算砍翻一个,又会上来一个,还好我跑得够快,我像豹子一样突突地奔跑,就这样拖了好几天,还不见老学校的校长到阁楼来,我再也熬不下去了,我离开了新学校,再一次辍学了。

不知道爲什麽,这一次我居然没有太难过,也没有太悲伤。如果我的计划不能实现,我可能就真的离开这里了,我的舅舅在另外一个不远的镇上,他那里也有中学。但是我有种很强烈的预感,就快了,就快了,我只需要要耐心。

敏每天都来陪着我,看着我不开心,她也很不开心,只是默默地陪着我,她相信我的感觉是对的。

阿姨几次叫我去家里吃饭,我都没有去,我不知道怎麽面对她。不过我的日子过得更简单了,更自由了,我不用踩着上课铃声进教室上课,我爱什麽时候学习就什麽时候学习,不必再担心迟到,也绝不会「旷工」。

除了吃饭、睡觉、拉屎、洗澡、锻炼身体。我的爱好就剩下做爱了,很多时候都和敏做,我给她换姿势。有时候去找王老师,有时候去找冉老师,有时候偷偷地和小寡妇干上一回。

这些所有的事都厌倦了,我就背着装着砍柴刀的书包上街去,像电视里演的独行的刀客,满大街找「双龙帮」的人,看见一个弄一个,看见两个弄一双,看见三个或者三个以上我就跑,追得酣畅淋漓,跑得酣畅淋漓,像只疯狗那样,逃跑和追逐对我来说没有多大分别,反正都是跑路,就像做爱那样,被干和干人都一样会高潮。

等待是让人绝望的,当你无所谓的时候,当你绝对无所事事的时候,某种黑暗的邪恶的力量就会爆发出来,它会让你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就这样过了十多天,纸最终是包不住火的,十多天之内我回过一次家,被爸爸骂了个狗血淋头,还想动手打我,在母亲的庇护下我夺门而出,急匆匆地就回来了。

终于在一个傍晚,我正在院子里端个大碗狼吞虎咽,敏在阁楼上写作业。校长终于来了,带着正主任副主任来了。

我不知道当时我是什麽感觉,大概是既期待又厌恶。我虽然需要他们帮助,但是也是他们,才让我如此狼狈,极度糟糕。

我不知道怎麽开始,敏赶紧下楼来,去屋子里端了板凳出来招呼他们坐下。

校长开口就说:「你的事情我并不知情,都是下面的人在搞鬼。」这还像句人话,一句话先把自己的责任撇干净,不管这话是真是假,但是听起来顺耳。

他说:「你回来吧,不要在这样下去了,这样会毁了你。」

我沉吟不语。

他问:「你还在顾虑什麽?」

我说:「你知道的,我不会再去三二班了,我要去三一班。」

他说:「没问题,在哪里都是一样,你还是第一名。不过这得问问三一班的班主任唐老师。」

这个关节早在我预料中,我早已经打通了。

我又提了一个条件:「这是我女朋友,新学校的。她离不开我,我去三一班的话她也要去,不能收她的任何费用。」

校长大气地笑了:「这算什麽什麽条件呢?明天来上课吧。」

他说:「一切都过去了,回到以前,重新开始,安安心心地学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说什麽呢。

我仿佛被三二班驱逐了好多年,今天我又回来了,不同的是:我来的是鸭子班三一班,还带来了新学校如花似玉的校花。

我一时间成了老学校甚至整个小镇上的风云人物,大街小巷都在说着我的故事,好的不好的都有。有人说我浪荡,有人说我豪迈,无所谓了,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我一直觉得,这事情是可以载入校史的,以前没有,以後也不会再有了。

三一班的人很友好,这让我感觉很安慰。他们只是信心不足,「鸭子班」这个头衔就像一个魔咒,就是孙猴子的头上的金箍,限制着他们的潜力。我被驱逐过来了,他们的面貌焕然一新,就扬眉吐气了,这就是标榜的力量,全班上下一片生机勃勃。而且重要的是,我不会再被三二班挖走,这就出现了一个奇怪滑稽的状况:鸭子班有第一名,尖子班有平均分。

我拉拢了班上几个体格健壮的人,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在「双龙帮」那里吃了亏,这是少不得的。闲得要死的时候我们就上街上去找「双龙帮」的人,这已经成了我发泄旺盛精力的不良习惯。「双龙帮」人多势衆,只不过大多数时候相当分散,我们见到人数少的就打,见到人多就跑。

青春就像一把春天的野火,哔哔剥剥,盲目地满山遍野地燃烧着,燃烧着……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