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我的红白蓝》小说全集阅读 东楼一醉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我的红白蓝 我的红白蓝

    从没想过我会写下这个故事,那段曾经莫可名状的我的人生,我一直以为是不堪回首的。记得多年之前看过的《红白蓝》三部曲,对我而言,那时的岁月已经不仅仅是这三种颜色所能涵盖的了,但其本质追究起来的话,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区别。

    东楼一醉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的红白蓝》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的红白蓝》,是作者东楼一醉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没想过我会写下这个故事,那段曾经莫可名状的我的人生,我一直以为是不堪回首的。记得多年之前看过的《红白蓝》三部曲,对我而言,那时的岁月已经不仅仅是这三种颜色所能涵盖的了,但其本质追究起来的话,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的红白蓝》 第23章、动作 免费试读

“苗队,你让我找的都在这儿了,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胜和科技’的人。不过这个事儿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她是冯卫兵的老婆,这个人您应该熟悉吧?”邵阳手里拿着一袋资料贱笑着,或许是因为我从他那里搬出去的原因,我多少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点不同以往的异样来。

“我当时什么人呢,原来是这位冯总管的内人,这种人一般和我们尿不到一个壶里,自然是没机会认识了。”我翻着资料,发现这位名字俗艳的女子紫色倒是不差,那说已经四十来岁的人了,居然是个三十出头的面相。

“这照片是不是没更新啊,怎么看着这么年轻?”我随口问道。

“嗨!这年头,有点钱的女人哪个不出去整个容什么的,她这还不算夸张的呢,你看电视上那些女明星,六十好几还弄得像二十来岁一样,那才叫妖精呢!”邵阳附和道,不过说的也的确是个现实问题,反正我是没什么话说的。

“能不能盯上她?”我问。

“需要时间,您着急么?”

“最多半个月,再晚就要过年了。”

“那没问题!”

谈完以后我们各自分开,这次我找的藏身地需要更加隐秘,决不允许任何人有任何可能找到我的行踪。随手将手机一关,把它放进手里的公文包,我从身上的口袋里掏出了另一个新买的来。

“李辉,别的我不管,给我换一个办事的人来,邵阳我不能再用了!”不论是出于直觉还是以往的习惯,一个人绝不能反复利用超过三次是我的一个习惯,而且事实证明这个习惯即便不是对的但也不会太错。

“你对他有怀疑?”李辉有点迟疑。

“没有,职业习惯,这个事儿必须听我的!”我的态度很坚决。

“可以,那你们之间怎么联系?”

“回头我打给你,还有,你那边抓到人没有?这个很关键。”上次被孙东来派过去跟踪李辉的人,估计现在顺利的话已经落网了。

“可惜了,这人已经死了,目前还没人知道。”李辉沉声道,但没有说明经过。

他的故事我没有深究的兴趣,在这一行干了这么久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各种头脑算计中浸泡着过来的,想都不用想例会的背后有着我根本不能触及的存在,那代表着足令我一触即毁的力量,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而已。

这个电话用完之后,电话卡被我取出来随手扔进下水道,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我也快速消失在一片老旧的居民区中。这里的的小巷纵横交错,但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拆迁安置一直以来都是个老大难的问题所以保留至今。不过我对这里却异常熟悉,不仅是因为小时候常来这边和朋友们相聚,还因为这是我从警生活真正的起点。

师父的一处旧院落就坐落在其间,不过他并不知道我在这里,安排我过来的是他的儿子我的师弟,给了我钥匙后他就走了。

低矮的平房让初来时候的我稍有不适,但很快我就忘记了这感觉,师父配好的药方放在桌子上,正好是半个月的药量。我打开一包,放进准备好的浴盆里,然后整个人躺了进去。作为伤势复原的最后步骤,安静的环境很重要,如果说有什么是我绝对相信的,那就是自己的身体了,何况现在我正需要他为后面辛勤地工作去。

泡澡时间是两个小时,然后还要休息两个小时,再加上我稍微运动了一番,时间已经到了半夜。根据最新的情报,我收到了孙东旭的活动路线,这算是意外之喜了!

自从警察的线人政策改革以后,很多顶着外勤身份的逐渐取代了这个位置,但是,传统的线人还是有的,而且更加不可替代。我的手里常年掌握着至少三个精于此道的人物,相互之间的信任度都很高,其身份也是绝大多数人想不到的。

本来我是没有去找孙东旭的打算的,但这一次他去会面的人不同,竟然是已经被我安排消失于此地的周正军的老婆,那个叫苏媛媛的少妇!并且根据线报的说法,他们会面的地方竟是在苏媛媛的家中,这就令人好奇了。出发前我做了充足的准备,毕竟这里是我生活了多年的小区,不仅一草一木都很熟悉,也有更多熟悉我的人,以及我完全没有兴趣再也不想见到的人。

按照提示,我先是在某个毫不起眼的商场停车场找到了苏媛媛的车,顺利将一枚窃听装置放在了她的车上。然后在这个停车场的另一边,一辆再平常不过的伊兰特轿车也被我同样安装了一枚。

现任老贾是个兴趣浓厚的侦探小说爱好者,生活中颇有资财,与我在一起案件中相识之后便主动做了我的线人。这一次是他开车,带着我跟踪这两个人的来去。

“之前你找过邵阳吧?”老贾突然问我道。

“嗯?”我忽然警惕起来。

“别多想,他是我徒弟。听他说有一次他没把事情安排好,怀疑是自己的队伍里有了内奸,后来就把事情交给我做了。到你找我的时候,我才发现两件事原来是一件事,所以就想问问你确定一下。当然,我是有九成的把握的!”老贾哪都好,就是岁数大了话稍多。不过还好,比起常人来,他依旧算得上沉默寡言。

“有些事儿瞒不了你们这些有钱人,不过我还是提醒一句,这次的人和事背后的水不是一般深,没看我都成白板了么?要不是您我这么多年的交情,我真是不好意思拉你下水!”

“你快拉倒吧,就是图我不花你钱!”老贾低声笑了一下,忽然用着急节轻轻敲打了一下方向盘,提醒我目标出现了。

果真,苏媛媛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身边跟着的正是从不低调的孙东旭。

“别跟我一个车,你从后面跟着我……”这正是苏媛媛的声音,尽管只有一面之缘,但我还是记得住的。

“好嘞,你放心没人认得出来!”孙东旭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我知道他是奔着那辆伊兰特去的。

两个人很快离开此处,而且看方向基本上是南辕北辙,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用处,我们直接驶向目的地,来个守株待兔!老贾还以留了个心眼儿,就是他让我装的窃听器,是为了防止两人中途有什么变故做的准备。

但很可惜的是,目前我们尚没有什么有意义的发现。

并没用很长的时间我就来到了小区里,对于他怎么会有小区的门禁卡能将车开进来,我一点都不好奇,甚至在我用他给的卡进到了单元楼里我都并不觉得奇怪。唯一奇怪的感觉来自于我对这座楼的熟悉,几年来我是第一次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回到自己家。

身上带着老贾给我的几件小装备,我迅速走进阴暗的楼梯间,毕竟电梯里面有监控,而后面我要做的事情首要的就是隐蔽。其实楼道里原本也是有的,不过可惜大部分人对此都不够重视,给了我可乘之机。

我的体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基本在爬到十楼的时候我就感到一阵疲累,再往上顿时变得艰难了起来。但就这时候老贾的耳麦响了:“你到了指定位置没?孙东旭过来了,赶紧埋伏好!”

我心里一惊,咬着牙冲了上去。

一身的汗水还没有出尽,站在楼梯间里的我已经听到了孙东旭按响门铃的声音,然后就是苏媛媛的说话:“再晚点我就不给你开门了,我要的哦东西呢?”

“你想在这跟我说?先让我进去吧!”孙东旭贱声贱气地说道,客观地讲,他的声音确实比我的好听,但我就是厌恶得很。

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时间多想,我扬起手里的电击枪就是一下,一个人应声而倒,留在我视线中的是苏媛媛因为惊恐而张大的嘴巴,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捂上。不过大概是和我见过一面的缘故,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一身半透明的薄纱穿在身上,身体某个部位的一丛黑色越发地显得突兀了。

“我还当是谁大驾光临呢,原来……”没等她把话说完,我手里的匕首已经按在了她的脖颈上,稍稍划动了一下。

她很识趣,一动也不动。我收回匕首,没必要这么吓唬一个女人,让他知道我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就好了。将孙东旭的身体拉进了屋里,随手将门一关,近乎全裸的女人此时挨在我的身边,一种我从没闻过的馨香传了过来,散发着爱美的暗示。

不过我无心理会,伸手将她身上的罗衫扯下,让她彻底成了一只剥干净的白羊,然后死死捆住了孙东旭。为了以防万一,我给他蒙上了眼睛。

“你去沙发上坐着,把腿劈开,两手也打开,不然我要你的命!”我说的很平稳,但并没有给她选择。

“我……”她还想说什么。

“周正军就是我一手安排的,你想好了再说话。”我开始整治孙东旭,没心思再和她说一句废话。

苏媛媛果真老老实实走了过去,然后大张着双腿露出她的阴户,并不觉得耻辱。

不过我的目的并不在此,手里的人质才是我该头疼的问题。想了想,我联络了一下老贾把情况说明,征求他的意见。我的想法是不能在这让他吐口,还是带回去收拾得好。不过对这个女人,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了,放或者不放都不合适。

“俩人都得带走,这不用想!”老贾果断的很,毕竟他选的路是条荆棘路。我们决定开上孙东旭的车,先把他们带到个僻静的地方。不过这个时候尽管已是深夜,但还算不上夜深人静,老贾建议再等上一段时间,基本到晚上三点以后再行动是最好的。

“孙东旭还好说,女的怎么办,她可醒着呢!”我总不能就这么眼巴巴看着她吧,就算我现在没事可做也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她身上。

“这你问我我可说不好,一会我去安排安排后面的事儿,然后先找地儿眯一会儿去了,车里可不安全。”老贾说完干脆就关了通话,不过他没忘了提醒我在我随身带着的工具包里还有麻醉品。

“你现在怎么样了?”我转身面对着苏媛媛,问道。她茫然地看着我,打开的身体并没有带给她多少羞耻感,倒是对我的畏惧占据了上风。

“你想干什么?”她终于问了出来。

“你这么说倒是提醒了我了,我还真是有点事情做,只好委屈你一下了。”我此时笑出声来,也不知道究竟是真的想笑还是嘲笑女人的无知。

伸手将她打昏,我给两个人绑在了一起,然后拿上钥匙离开了。尽管现在我的内心是矛盾的,但我依旧想知道,在我的家里是不是发生着什么,那些我不知道的答案,是不是会有些蛛丝马迹?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