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风情谱系列》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小柔柔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风情谱系列 风情谱系列

    收录了《风情谱之【官妓】》《风情谱之【师生颂】》《风情谱之【逗鸡】》《风情谱之【园丁情】》《风情谱之【流精岁月】》《风情谱之【风流公关】》《风情谱之【校园春趣】》《风情谱之【新市口】》八篇文章!!!

    小柔柔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风情谱系列》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风情谱系列》,是作者小柔柔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收录了《风情谱之【官妓】》《风情谱之【师生颂】》《风情谱之【逗鸡】》《风情谱之【园丁情】》《风情谱之【流精岁月】》《风情谱之【风流公关】》《风情谱之【校园春趣】》《风情谱之【新市口】》八篇文章!!!

《风情谱系列》 (六) 免费试读

良久,我可以感觉屁眼儿里的鸡巴渐渐变软,最后滑落出去紧接着一股热流冒出来。我直起腰长长出了口气,暂时过瘾。扭过身,我微笑看着李举:“李举同学谢谢您刚才对我的实操,我想知道您感觉如何?”他一屁股坐在床沿儿点头:“要不是你这老屄太淫,我还能坚持很久呢!”

我“噗哧”一笑走到他跟前跪下去轻柔的将软哒哒的鸡巴含入口中细细唆了干净,才吐出。旁边的赵帅早就不耐烦的把我拉到跟前扑进怀里吃起奶子,一只手还不老实的探入我屁眼儿里继续抠挖。李举则走到沙发坐下,继续观赏。赵帅边吃奶子边时不时的把手指塞进我嘴里让我唆了,玩儿了一会儿我便被他按在床沿儿上开始操屄。

“哦!哦!哦!……”房间里再次响起我的尖叫声。赵帅的经验明显比李举丰富些,操屄三浅一深,节奏控制得很好,在他把我操出一个小高潮后,抽出鸡巴给我捅起屁眼儿。

“哦!。嗯!……老丁……你这骚屁眼子。真给劲儿!……紧!……嘶!”

赵帅说着突然鸡巴猛挑了几挑喷出汩汩浓精,最后我依旧用嘴给他清理干净鸡巴。

伺候了两位,我也有些累,直喘粗气,可周俊却催着我赶快把黑连裤穿上,我刚穿好便被他仰面按在床沿,他站着我躺着,一只脚脖子被他拿住,张嘴便将几乎半只丝袜脚塞进去,又吸又舔,吃得津津有味儿,另一只手则扒开连裤袜从底下抠屁眼儿,抠几下便将手指塞入我口中。抠着抠着,手指换成了鸡巴,边啃我的丝袜脚边用鸡巴操屁眼儿。

“哦……哦……哦……”我随着他上下晃动,几乎没力气喊。

“来!老丁,翻个身儿。”周俊说着便将我翻了过来,我在他手里好似玩具。

我撅起屁股,任由他骑在上面用鸡巴继续操屁眼儿,突然,我就觉得不知谁的手指深深插进屄里进进出出!耳边传来李举的笑:“老丁这屄!真骚!”

这前后一夹击我有点儿受不了了,淫叫声儿逐渐加大:“啊!啊!啊!啊!饶了我吧!亲爷!啊!受不了了!亲爷!”

赵帅当然过来凑热闹,李举手指刚抽出去他忙补上,这小子手法好,手指钻进屄里专门儿抠我的屄心儿,他这么一来不要紧,我再次喷出热尿!与此同时屁眼儿跟着收缩紧紧含住周俊的大鸡巴,周俊也受不了,骂了我两句难听的,鸡巴一挑,射了。刚射完,他便迫不及待的将我仰面翻在床上,骑着我的脸把鸡巴塞进嘴里。

好一会儿我才缓过来,腿间一片狼藉,三个坏小子却有说有笑吃着水果。我先去漱口洗了洗,然后重新穿好,回到卧室。

“老丁,你不总结一下?”赵帅笑着问。

白了他一眼,我说:“当然有总结!这是咱们小组活动的规矩。你们都别说话了,听我总结发言。”清了清嗓子我继续:“今天咱们迎来了一位新组员,李举同学。我认为,李举同学作为新人能够非常自然的融入到活动中,给咱们小组带来一股清新空气,他的点子别出心裁、标新立异,在性羞辱部分紧抓我的痛点进行,实实在在的羞辱了我这位自以为是的正派老教师,让我见识到他男人的一面。美中不足的,希望李举同学在今后的实操中能善于分配体力,尽量做得长久些。赵帅、周俊二位同学在今天的活动中体现出谦让的美德,虽然是老组员,但对新组员爱护有佳,处处让李举同学第一,实操过程中延续了以往勇猛的风格,让我一次次拜服在二位胯下,不禁为你们点赞。作为我,这个小组的组长,我对于今天自己的表现很不满意。尤其是初始时的优柔寡断,没能贯彻小组方针,有了退缩、畏难、动摇的负面情绪,使组员产生歧义,甚至面临局面失控的危险!在这里我要深刻的检讨!”

说着,我对他们深深鞠躬然后继续:“究其原因,还是没把自己摆在一个正确的位置!更是没有给男性以最真诚的尊重!还是那句话,我是主从关系中的从属,是你们的附属品,是你们共同的工具,是你们可以随时随地用来泄欲、玩弄、调戏、羞辱的工具,仅此而已。既然我是这样一个绝对‘从’的角色,又怎能违背你们‘主’发出的指示呢?“话音刚落他们三个便鼓掌,这更给了我信心,我点点头继续说:”我希望在今后的活动中,三位组员能有意识的提示我,发现我有苗头要及时给予纠正。从我自身来讲我也会牢记自己所承担的角色和责任,希望大家监督,让我们共同努力搞好小组活动!谢谢!”

我的总结发言结束,迎来他们三个热烈的掌声。周俊忽然说:“老丁,我看不如这样,以后我们三个每周找三天,轮流操操你,让你也长点儿记性?咋样?”

他的这个提议马上赢得赵帅和李举的赞同。我心想:别看这小子平时傻乎乎的,关键时候还真动脑子。想到这儿我一拍手,笑:“周俊同学这个提议好!其实我也早就想到了,之所以今天犯了原则性错误究其原因和三位组员对我的实操次数过少有很大关系!既然周同学想用这种方式让我‘长点儿记性’那我是绝对赞成的,大家的意见呢?”

赵帅问:“老丁,那你不方便的时候咋办?”

不等我回答李举在旁说:“那就是我的了!反正我只操她屁眼儿和嘴,不方便没关系,照干不误!”

我笑着点头。赵帅又问:“老丁,刚才打电话你说有好消息,啥好消息?”

我冷笑:“的确是好消息,黄文静被学校解聘了!”

赵帅和周俊听了对视一眼:“啥时候的事儿?”

我说:“今天上午开的会,教务主任代表校委会解聘黄文静。”

赵帅一拍大腿:“操她妈的!活该!”

我笑:“还有个事儿,过不了多久我就不是你们的班主任了,升任教务副主任,你们别急,不影响咱们小组活动。”

周俊一听笑:“哎呦!那恭喜了!”说着他转脸对赵帅和李举笑:“要不咱们再打老丁一炮儿给她道道喜!”

他话出口,根本不容我说什么便被这三个坏小子拉扯上了床,扒光衣服按那儿就是一顿好操……一直折腾到快九点,我才送走他们,好歹洗了洗便睡下。

转天我早早就醒了但懒在床上不愿起,或许是昨晚性生活过得充沛,我只觉自己精神百倍,似乎比以前年轻了些,边摆弄李举送来的手表边回想昨夜情形,时不时还发出轻笑。起床后吃过早饭又好好打扮一下,这才从家出来。接下来的半个月,黄文静没再出现,以后也不会再出现了。虽然办公室里其他老师偶有议论,但于事无补,听说周末的时候她来过一次收拾东西,刚好我有课所以没碰面,解决了黄文静,我开始打算起教务副主任的事儿,可接连几天上楼都碰了门,后来才知郭达出差去省城了。郭达不在校,我觉得有些无聊,好在赵帅他们二、四、五分别过来,放学静校以后和我幽会,多多少少给我平淡的生活增加了点儿色彩。

星期六,又是周末。上午课后我正要收拾东西下班,电话响起,我一看竟是郭达,忙接听:“喂?老领导!您回来啦?我听说您出差了,还顺利吗?”

电话那边郭达笑:“还好还好,这次出差是临时指派,省城兄弟单位有个示范课,我去听了听,收获不小啊。对了小丁,你现在在校吗?”

我忙回:“在!在!”

他听了马上说:“赶快上来!我找你有急事儿!”听他急迫的语气我就知道,这些日子肯定憋坏了!急不可待的想‘探究’我!

我心里激动,忙说:“是!老领导!我这就跑步上楼!”

轻盈的脚步声在楼梯间响起,我真是小跑着上楼,刚到郭达办公室门口我忽然停住,心里一动,想:这不正是我表现的大好机会?怎么表现呢?我脑子里飞快旋转,看看四下无人,忙把衣服脱光只穿着肉色的高筒丝袜和黑高跟,一手拿衣服一手敲门,里面郭达的声音响起:“进来!”

我带着笑声推门而入,进门就说:“老领导!我给您送货上门……呀!”

办公室内的情形让我大惊失色!原本,我认为郭达匆忙叫我上来不外乎就是想操我,今天又是周末,再没其他闲人,推门的一刹那我还想,是不是一眼就能看到光着屁股高挺着硬邦邦大鸡巴的郭达。但,我想错了,错得离谱!迎面黑色沙发上,正坐坐着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男人,浓眉大眼高鼻梁,皮肤黝黑,留着三七开的分头,虽然坐着,但依然挺拔,个头儿比他旁边的郭达高些,正是校长李红军!而郭达侧身坐他旁边手里正拿着一份材料似乎讲解。他俩穿戴整齐,上身短袖白衬衫,下身黑裤子。顿时,我们都愣住了。换了任何人也必须愣住,谁能预料到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在学校里,竟能从门外跑进一个光屁股的女人?

我尖叫一声转身就往外跑,可忘记了门已随手关好,只听“咚”的闷响我重重撞上去,腿一软瘫坐在地。就听校长李红军差异的喊:“老郭!这……这是怎么事儿?”

郭达几乎是冲到我跟前,迅速将我搀起,打开门把我推出去,嘴上语无伦次:“校长……没……没事儿……我……小丁……她……”我被推出来,愣了一下缓缓神儿忙把衣服穿好,但到底是不是该再次敲门却让我十分为难,正急得团团转,办公室门一开,郭达铁青脸探出来瞪着我狠狠低声训斥:“还不赶快进来!傻屄!”

我吓得头都不敢抬颤巍巍的走进去。里面很安静,两个男人看着我一言不发,我根本不敢抬头,站在那儿像个展示品。

良久,李红军洪亮的嗓音响起:“丁老师,其实今天让你过来就是为了了解一下情况。老郭前些日子提出一个议案,要在咱们学校新设立教务处副主任职务,并极力推荐你。基本面上校委会已经通过,但……你今天的表现的确让我很惊异!我想,关于你职务调动问题可能还要缓一缓!”

这话像一盆冰水迎头浇下,我顿感浑身冰冷,眼泪止不住往下落。郭达在旁正要说话却被李红军拦住,他看着我问:“怎么?你不想解释下刚才是怎么回事儿?”

我不是不想解释,而是无法解释,人赃俱获我又怎么能解释得通?等了一会儿,他冷笑:“丁老师,听你刚才喊什么‘送货上门’?看来,你这个‘货’的确没少往这儿送啊?!”说着,他转脸看着郭达,郭达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都快成了变色龙。

事已至此,我无话可说,只能坦白,想了想,我怯懦的说:“校长,一切错都在我,不关郭主任的事。是我为了升职,主动献身,郭主任也严厉拒绝过,并且对我进行批评教育,但我不但没有入耳入心,反变本加厉,这次,我是丑态百出,被您抓住现行!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但,我希望您能秉公执法,不能放过我这样的坏女人,可也不能冤枉郭主任这样的好领导!”说着话,我声泪俱下,着实梨花带雨。

或许是我的主动,让他们稍稍起了怜悯,他见我哭得伤心,平和的说:“丁老师,请缓和一下情绪,来,坐。”

我点点头走过去坐在他俩对面。李红军转脸问郭达:“老郭,刚才丁老师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

郭达似乎暗暗松了口气,点头:“完全属实!校长,咱们共事多年您是了解我的。在我这个位置上难免会有糖衣炮弹打过来,但,凭借我坚定的信念和决心,坚决抵制了这种社会流毒的侵扰!我可以以自己的名誉说,我绝没有和丁老师发生任何不应该发生的事!虽然她姓丁的以曾经上下级关系为跳板,百般对我进行性骚扰,但我不为所动,并且三番五次给予其严厉的批评教育!”

“哦?”李红军听了有些疑惑的问:“那你为何还极力推荐她担任新职务?”

郭达眼珠一转,突然一拍大腿:“校长!我这是为了挽救她啊!俗话说,培养一个人成才难!挽救一个人更难!我的本意是想让丁老师以担任新职务唤醒她内心的良知,及时悬崖勒马,并且她的工作环境将至于我完全的监视之下,这样我就可以随时观察她的思想动态,发现异动及时纠正!完全的、彻底的清除她思想上的流毒!”

李红军听着不住点头:“嗯!老郭,你真是用心良苦!”

郭达忙说:“但是,校长您也看到了,今天这位丁老师的丑陋嘴脸!简直让人发指!恬不知耻!臭不要脸!极大玷污了她的职业身份!我现在就向您提出撤消其升任教务处副主任职务!责令其停薪留职!回家反省!并写出书面深刻检查!我……”

郭达越说越起劲儿,简直就是不解恨!我心里恨恨的想:郭达啊郭达!你占够我的便宜!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

李红军一摆手打断了郭达,他看了我几眼,忽然话锋一转:“老郭啊,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我们允许犯错误,但犯了错误积极改正就还是好的!而且通过你刚才的话,反倒是提醒了我,我是这么想的,就是作为校长的我,是不是也应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在丁老师这个事件中我是不是也有失职的地方?既然连身为教务主任的你,都为了挽救丁老师而疾呼,这般用心良苦!那我这一校之长岂不应该更尽全力?所以我认为,对于丁老师的挽救,决不能单靠你一人,毕竟你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我必须要参与进来,并且应该是主要负责人!至于你刚才提出撤销丁老师升任教务处副主任的要求,我现在就答复你,同意!我看可以这样,以‘正职锻炼’的名义暂调丁老师为校长办公室主任,把她放在我身边,由我来监督她,教育她,我一定要下决心挽救丁老师!”

我在旁静静听着,几乎不相信耳朵!校长办公室主任?我连想都不敢想!这么一来我瞬间便和郭达平起平坐了!看来李红军早看出我和郭达之间的猫腻,铁了心要插上一脚!这一脚插得好!插得妙!插到我的心坎儿里!反正都是挨操,郭达能给我的也就是个副主任,李红军一句话便把我扶正!我巴不得让校长天天操呢!

顿时,我充满自信的抬起头看着郭达,再看我这位老领导,脸都绿了,脖子上青筋绷起,好一会儿他才说话:“这个……校长,我个人认为这样是不是欠妥?

您看,小丁是我一手培养起来的,身为她的老领导,我觉得我是第一责任人!在挽救方面我应该负责到底!应该有一种舍我其谁的凛然大义!我甚至连小丁升任教务处副主任以后的工作计划都写好了!而且小丁最初是针对我进行性骚扰,我才是她的目标,您现在插手这个事儿,我觉得是不是……呵呵。”

果然,郭达的话马上引起李红军的极大反感,他微微皱眉冷眼看着郭达问:“郭主任,你的意思是小丁是你培养的?那你把咱们校方置于何地?你就培养出这样的‘人才’?作为校方我是不是首先该追责你的问题?”这几句话让郭达彻底哑火!他干瞪眼就是说不出什么来!场面顿时僵持不下!

忽然,李红军转脸问我:“丁老师,你的意思呢?”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表现机会,我当然不能放过,更不能放过郭达!我忙看着他正色说:“首先,感谢校长给我这个宝贵的发言机会!请允许我对您的提议表示强烈同意!反思我以前的所作所为,严重违背了师德师风,虽然我是一名从事了教育事业二十多年的正派老教师,但内心深处却深受社会流毒思想的侵害,甚至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只要有合适的环境,我就不由自主的做出令人不耻的行为,为此我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恬不知耻的展露自己女性的身体和独特的生殖器,以此来达到目的……”

刚说到这儿李红军忙打断我急切的问:“具体说说,你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

我脸上一红:“达到……达到性交配的目的。”

他听了似乎一块石头落地,缓缓点头:“你能说出自己内心真实想法,可见还是有挽救余地的。你接着说。”

我继续:“虽然郭主任是我的老领导,是我的启蒙,但郭主任毕竟是咱们学校的中流砥柱,往往俗务缠身,他是否具备丰富的精力用来教育我、挽救我?说实话,我心里没底,恐怕主任心里也没底……”

郭达急忙在旁辩驳:“小丁!我可是把教育你、挽救你当作我下一步的工作重心!你怎么能对我没信心?难道……”

不等他说完,李红军便及时打断:“郭主任,能否先听小丁把话讲完?”

郭达恨恨的瞥了一眼不再说话。我继续:“如果把郭主任比作闪烁的星星,那校长您就是拥有无穷光和热的太阳!作为我这个迷途羔羊来讲,在星星身边和在太阳身边所接收的能量怎会一样?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依偎在太阳身边,沐浴在他的光和热之下!校长,我讲完了。”

我的表态极大迎合了李红军,他甚至鼓掌:“好!讲得好!小丁,我看这样吧,从下周一开始,你放下手头所有的教学工作,直接到我的办公室上班,桌椅、电脑和其他的办公设备都是现成的,至于调岗手续咱们可以后补。教学计划方面就让郭主任重新安排一下,老郭你看呢?”

郭达突然冷冷的说:“李校长,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句!家有家法,校有校规,这个事儿我有保留意见!我准备提请校委会讨论!咱们是公办校,不是你一家王朝!不能你一个人说了算!即便校委会通过了!我还可以继续向上反映!新海教育局的大门朝哪边开我还是认得的!”

郭达这话摆明了撕破脸和李红军对着干,李红军当然不能示弱,他眼一瞪:“郭主任,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我也有话要说,我是教育局指派的委任校长,负责校内一切事务!当然包括人事调动任免!丁老师的职务调动属于正常调整,你交由校委会讨论也好,你向教育局反映也罢,那是你的事!但我要告诉你,就算你反映到教育部也没用!难道我一个校长调整一位老师的职务还要经过你同意?笑话!”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双方谁也不肯让步,火药味儿十足。我心里一盘算:这事儿真闹到外面可就没办法收场了,其实他俩看重的不过是我两腿之间,谁都想占足便宜把我当作泄欲工具,我大好前途完全取决于他俩,谁都不能得罪。想到这儿我主动发言:“校长,我请求发言。”

李红军深切看了我一眼点头示意,我说:“通过领会二位领导刚才的谈话,我深深感受到其实二位都是看到我如此堕落而急切想挽救我,我深深体会到您二位的心情。在此,我有一小小的想法提请二位领导讨论定夺,能不能这样,我的正职是校长办公室主任,但能否同时兼职教务处副主任?如此一来,在我履行兼职职务的时候能随时听候郭主任发落,想怎么教育我、探究我,一切任由郭主任!

我甚至还想咱们能不能搞一个‘双重教育’模式?比如,上午由校长教育我,下午由主任探究我,甚至校长、主任一起来,互相切磋经验交流体会!其实,无论是办公室主任亦或是教务处副主任,这些都是职务,真实的我,就是二位领导的工具,是二位领导随时随地可以任意把玩、塑造的工具,只要用得顺手,互相借来借去不是更好?二位领导大可不必因为这个争执不下。校长,我讲完了。”

我这番深明大义的表白赢得他俩的赞赏,李红军首先说:“小丁啊,不愧是语文老师中的翘楚!用词得体!切中要害!好!好!”

郭达也缓和下来,点头:“嗯!看得出丁老师的确是出类拔萃,有张良之才!哈哈!”

局面在我们的笑声中反转,李红军问郭达:“老郭,要不这样,小丁我先用着,你需要的时候打个报告,我批一下?”

郭达皮笑肉不笑:“校长,打报告是不是多此一举?不如咱们五五开,周一到周三你用,周四到周末我用,周日让小丁休息休息。”

李红军笑着摇头:“这样不好,弄得我好像跟你抢人似的。你还是打报告吧,稳妥。”说着话,他站起来冲我说:“事情就这么定了,小丁,跟我走,到我办公室看看,你顺便熟悉熟悉。”

我笑着站起来,临走时瞥了郭达一眼,只见他目光恨意正浓。

李红军的校长办公室在这一层的楼道尽头,原来是新职的小会议室,重新翻修后改为校长办公室。一进门我就发现这办公室面积很大,分内外三间,最外是办公区,所有办公设备、用品一应俱全,他说得没错,都是现成的。里面一间是会客厅,真皮沙发、茶几、壁挂电视、饮水机样样不少,最内间是他个人办公室,书柜、大班台、大班椅十分气派,整体装修也显豪华,纯木地板,环保墙纸,水晶吊灯十分考究。他指着办公区说:“小丁,以后你就在这里办公。”我笑着点头,随即我俩走到会客厅沙发上坐下,他正面而坐,我则侧身坐在他旁边。

“唉!小丁,我是真想不到,你竟然堕落到如此地步。别看咱俩年纪相仿,但思想境界上的差距可是不小啊!”他说着,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我红着脸点头:“所以我才想依附在您身边,时时刻刻听您教导。”

他看着我,目光里闪现异样,笑了笑说:“其实我倒真想了解一下你会怎么做?也见识见识你到底堕落到什么地步?这样我才能有针对……性的教导你,对不对?”

他故意断句错误,摆明了是给我暗示。我听出他话里的意思,试探性的问:“校长,要不我现在给您展示一下?”

他眼睛发亮,点头:“好!很好!我看这样,咱们不如效仿古人,古人有‘银针试毒’咱们可以变换一下思路,用我身体自带的‘肉针’来试你思想上的毒,只不过我这‘肉针’可比那银针粗长了很多!你要有思想准备。”

我听他说得有趣儿,不禁“噗哧”笑出声:“校长,您真是才华横溢用这么浅显的比喻就让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先试哪里?”

他微微点头反问:“小丁,你这张嘴只会吃饭说话吗?”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微微一笑,先是把衣服脱光,然后跪在他两腿间解开裤带,他任由我动作,把头往靠背上一躺开始享受。脱去裤子和裤衩儿,我仔细观察,双腿间当啷着一根儿粗长的黑鸡巴,鸡巴毛儿又短又硬蓬勃生长到了小腹,圆滚滚的鸡巴头儿散发着骚味儿,我皱皱眉,低下头张开小嘴儿含住细细品唆起来。

“噢……小丁……你果然很堕落!……噢……嘶……噢……噢……”校长撕去伪装展示男人本色。

我并未理会,只是上下伸缩,卖力给他唆鸡巴。他把手放在我头上一下下使劲儿往下按让鸡巴能每次都通过嗓子眼儿。没一会儿,鸡巴彻底硬了,我吐出鸡巴头儿,只见怒睁铮的已然开始冒水儿忙用小手握紧鸡巴杆儿上下轻撸,他缓缓点头,满脸舒服看着我说:“小丁,刚才啊,我体会了一下你的唇舌,果然当得起‘口齿伶俐’四字!不过也正因如此更增加了我的决心!我觉得非常非常有必要频繁的、有力的深入到你的内部看一看,逛一逛,而且到最后,还要给你留下点东西!这就好比是到人家里去拜会,不拿点‘礼物’像什么样子?但是啊,现在我有点幸福的烦恼,因为我知道你有两条路可供我深入,一条是光明正道,大多数人都走,乐此不疲。还有一条,蜿蜒曲折但别有洞天!而且这条路有时不仅很‘干燥’且还散发‘异香’虽然走的人不多,但走过的人都知道那是种别样趣味!你说,我该走哪条路?”

我认真听着,忙正色回答:“校长,有句话叫‘大路条条通罗马’您何必征求我这个工具的意见?喜欢走哪条路完全随您心愿,但既然您给了我这么个宝贵的发言机会,那我想多说两句,我对您充满期待!因为我觉得您无论走哪条路都能让我拜服,刚刚,我用嘴与您的肉针进行了一次亲密无间的对话,承蒙您错爱,给了我‘口齿伶俐’的评价,但我更想说的却是您独特肉针带给我的震撼感受!他是如此的坚挺雄伟!分泌出的蜜汁如甘甜雨露!轻轻吸吮让我陶醉,展卷中让我迷魂!我就像一朵饥渴很久的花朵,迫切急需您雨露的滋润!”

他听完非常舒心的点头:“小丁啊,你的这种迫切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你已经堕落下贱到令人震惊的地步!所以我才要积极挽救你。但是咱们接着刚才的话讲,假如我选择了那条蜿蜒曲折的路径,只担心会让我的肉针蒙尘啊!我是怕被你身体里的流毒弄脏,你说这可怎么办?”

我领会其意思,忙正色说:“校长您放心!我虽然堕落下贱,但还是有敢作敢当的气节!如果我体内的流毒使您蒙尘,则我定为您一口一口舔干净!请您务必相信我!”

他要的就是我这话,一拍大腿冲我说:“小丁!好!真是巾帼不让须眉!来,你摆个姿势让我看看是否方便进入你身体?”

我忙扭过身背对他蹭到对面沙发跟前,上身趴在沙发上,下身跪在地上,两手伸到后面用力扒开屁股,顿时露出黄褐色的屁眼儿,他忙凑过来往手指上吐了口黏唾抹在屁眼儿然后跪在我背后把鸡巴头儿顶住轻轻往里送,他哪里知道,我这屁眼儿早被赵帅他们开发过,弹性十足,松软有度,鸡巴头儿刚一使劲儿竟然滑进去了!

“噢!……小丁!……你里面果然很热!……噢……”他边说边前后抽动。

“嗯……校长……我……我能感受到您谆谆教导之情!……是多么的……真诚!热烈!……啊……”我随着他的动作前后摆动。

就在这时,忽听外面有人敲门,同时响起郭达的声音:“校长!方便进来吗?我有事儿……”不等李红军回话他已推门而入。瞬间,我就觉一只大手掐住我的后脖子使劲儿往下按,我顿时把脸埋入沙发。李红军一手按定我,屁股更加急速抽插,却平静的问:“老郭,有什么事儿?你就站那儿说吧。”

郭达何尝看不到?只是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问:“校长,刚才忘了和您沟通了,就是机房采购新设备的事儿,在会上提过的,校委会已表决通过,就差您签字。”

李红军道:“哦,这事儿我知道,把文件给我。”

郭达靠近递过文件,李红军顺手把文件摊开放在我后背,刷刷点点签了字,除了签字时他将鸡巴深深插进屁眼儿里停住以外,自始至终都快速操着我。

“还有事儿吗?”李红军重新动作,问。

也不知郭达是有意无意,竟站在那儿闲聊起来:“校长,关于咱校自行车车棚改造的事儿您是不是考虑一下?我已提出多次了,现在老师们反映车棚老旧,铁架生锈严重,到了雨季漏雨,一刮风就摇晃……”

李红军有些不耐烦的打断:“郭主任!这事儿是你该管的吗?你抓好教学工作就可以了,车棚的事儿校委会会考虑!我希望你能分清工作职责范围!”

郭达听这话“嘿嘿”笑了两声说:“校长,您说得也对。的确不是我本职范围内,但我这也是收集了下面教师的意见才提出的,我是教务主任,总览全局,除了抓教学工作,是不是也有桥梁的作用?下面教师有意见,我怎么能视而不见?听而不见?年初的时候我就提过一次,入夏后又提过一次,眼看雨季将至,迫在眉睫啊!校长,您就给个痛快话!改还是不改?”

他俩这么一对话,我明显感觉屁眼儿里的鸡巴逐渐变软,看来郭达是故意搅和!李红军何尝不明白?他急得干挺了几挺但丝毫不起作用,最终软哒哒的鸡巴被挤出来!

李红军脸色逐渐阴沉,忽的皮笑肉不笑说:“行!老郭,真有你的!……我看这样……车棚改造的事儿就全权委托你去办,需要多少预算,多少人工,多少材料回头你打个报告上来,我批一下。你看这样如何?”

郭达沉默半晌,笑:“那好,既然校长委托给我,我则一定尽力!您忙着,嘿嘿。”说完,他走了。

门刚一关上我忙抬起身回头看着李红军:“校长……这?”

他脸色阴沉,点点头:“小丁,你这位老领导啊……嘿!”

我赶忙俯身跪趴在他双腿间,张口含住他软哒哒臭烘烘的鸡巴用力吸吮,可愣是没见起色,看我给他唆了干净,他轻轻拍了拍我的头说:“算了,我心里有事儿,你今天的表现我很满意,把衣服穿上吧。”

没一会儿我俩都穿好衣服,我侧身坐在他身边,见他拿起烟忙给他点上,使劲儿抽了一口他看着我:“小丁,我想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现在的局面很清楚,因为你,我和郭主任闹得很不愉快,你站在哪边?”

我心想:我站哪边?我当然站自己这边!谁对我有利我就站哪边。想到这儿我忙说:“校长,您是多此一问,我是您的人!当然站您这边!虽然他郭达是我的老领导,但就他刚才的种种表现,连我都感受到那种嚣张气焰!根本没把您放眼里!处处掣肘,哪里是一个教务主任应有的态度?!”

李红军听完点头:“其实,我和他之间的间隙可以追溯到咱们新职老校长,也就是周校长。小丁,你知道周校长吗?”

我摇头:“我入职的时候见过一次,但我那时只是普通教师接触不到校长。”

他听了点头:“周校长是创办新职的元老,也是新职发展的功勋。后来上调教育局,我那时是他的主任秘书。后来他退二线,把我推荐到新职。虽然我没在新职工作过,但我是周校长培养起来的,可郭达并不看重这点,一直不服气。”

我忙说:“他不服气又如何?!您是堂堂正正公派校长!他郭达依仗自己有点资历就目无上级,这还像话吗!”

李红军一摆手:“可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周校当初在新职的时候郭达跑前忙后也是为新职做出很大贡献的!周校当初也和我打过招呼,郭达虽然毛病不少,但业务方面的确是骨干,所以,我才处处忍让。”

我认真听着,不住点头:“校长!您可真是慈悲心肠!从这点也可见您胸怀大度!若是换另一个人,怎么可能忍这么久?早发作了。”

他听了点头:“可是,从你这个事情上看,恐怕我以后不能再娇纵他了!以前,他搞一言堂,在校委会说一不二,其他校委会成员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不与他计较,但这一次却是不同!小丁,虽然你自己说是工具,但我更把你看成是一双鞋!你这双鞋我穿得很舒服很顺脚,而且我想怎么穿就怎么穿,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儿?他郭达不是不知道,不是不明白!可他偏偏就要从中作梗!就要插上一脚!还要把你借走他用,试问,我穿着合适的鞋能随便借他吗?”

听着他的话,我心里激动,不由自主流下热泪,哽咽着说:“我尊敬的校长!我太激动了!我竟然能成为您穿着合适的鞋!这简直就是我莫大的荣幸!……”

不等我说完便被他打断,话锋一转:“小丁,你要明白,之所以我不想把你借给郭达并不是因为你有多么高雅高贵,你都堕落成这个样子了,还能怎么高雅?又高贵到哪儿去?虽然你这双鞋我穿着舒服合适,但你心里要清楚,你就是双破鞋,人尽可穿的破鞋,民间所说的‘搞破鞋’就是指你这样的,这就是我给你的定位,明白吗?”

我被他臊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但又不敢说什么,只好点头。他继续:“还是那句话,我是不想再纵容郭达,所以才不想和他共用你这双破鞋,但你要有思想准备,指不定哪天我一高兴就把你借给其他人,你可不能给我丢脸!”

我心里泛起一阵苦涩,他真是把我当工具用,可事到如今我想往上爬必须要紧紧抱住这粗腿,否则还能怎样?想到这儿我点头:“校长,您放心!我绝不给您丢脸!我保证,只要是您指定的人,无论谁穿上我这双破鞋都会觉得无比舒服顺脚!”

他听了很满意,笑:“你有这个决心就好。这样,目前我还不想和郭达撕破脸,如果他过来借你,你就去,该怎么办你自己明白吧?”

我点点头,正想开口说话,办公室的门一开,郭达推门而入,嚷:“校长,小丁您用完了吗?用完了就借我使唤使唤。”

这真是说谁谁到,李红军看了我一眼示意,我马上站起来笑着走到郭达身边:“老领导,我现在正没事儿,走,我陪您回办公室。”也不等李红军同意,郭达便大步走出去。刚进门,他便迅速脱掉裤子,鸡巴早已挺得老高!“快点儿!快点儿!”我被他催促着跪在沙发上撅起屁股,撩开裙子扒下裤袜,鸡巴头儿冲进屄里!

“啊!……老领导……感谢您再次深入……我内部进行探究……啊!”我轻轻叫唤一个劲儿往后挺屁股。

“哼!小丁!……看来你思想上中毒太深!就拿今天的情况来讲……谁让你这么放浪了?……嗯……简直就是给我丢人!……哦……刚才那种局面……如果不是我力挽狂澜!……嗯……你就很危险了!……我可是损失了几十年辛苦打拼得来的……个人名誉……为你做担保……牺牲自己……推你上位!……”

我们这边正欢,门一开,李红军推门而入,洪亮嗓音响起:“老郭啊,还有个事儿……”说着话他慢慢走到我俩跟前坐下,郭达有些慌,正要退出却被他制止:“没关系没关系,你忙你的,我就说两句,呵呵……老郭啊,我刚想起个事儿,前些日子你去省城兄弟单位观摩,回来提出建设实践基地的事儿,我和校委会商讨过了,觉得你这个提案很有创意啊!不过实践基地需要外部单位合作,你现在有没有预案?”

郭达边用力操我边气喘吁吁的回:“有……有……呼……我已经初步……接触过几个单位……还……还是比较欢迎咱们学生……去实践……另……另外还可以给校里创收……我……哎!”

很明显,郭达的体力远不如李红军,刚说第一句话鸡巴就开始变软,说到最后已经完全趴窝,他懊恼的叫了声,鸡巴从屄里滑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那好,回头你写个书面的东西交给我,咱们再议。你忙着,呵呵。”说着话李红军轻巧走出去。

“呸!操你妈的!”郭达冲他背影恶狠狠嘟囔了一句。我心说:你们两个就互相斗吧,谁都别别扭扭。我回过头故意说:“老领导,是否继续探究?”

郭达白了我一眼沮丧的说:“算了算了。”

我俩穿好衣服坐下,他点上根烟抽了几口看着我问:“小丁,今天这个局面你怎么说?”

这个时候我并不想盲目树敌,忙乖巧道:“主任,您是我的老领导,今天是,以后也是。虽然校长比您的级别高,但从我心里来讲,我是站在您这边的。”

他听了没说话,盯着我看了会儿,最后点点头:“你能这么想是最好。小丁啊,虽说你到新职也二十年了,但一直从事比较低级的教学工作,管理层这方面你是一片空白,不知这里的深浅。所以,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一个可以依赖的靠山。我呢,从建校起就在新职,为新职立下过汗马功劳,资深元老,虽然只是个教务主任的头衔,但却是中流砥柱!新职可以没有你,也可以没有李红军,但决不能少了我郭达!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即便是在教育局我也有很深的根基!你明白吗?”

我仔细听着,点头:“老领导,您说的没错!我一向尊重您,同时也认为您就是我的依靠,希望在您的带领下我能顺利适应新的工作岗位,为新职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他听了比较受用,脸上有了一丝笑容:“你这么想就对了,有时候形势所迫,我必须丢车保帅,但只要保住我这个帅,你这个车就保得住,所以你以后要加倍对我忠心,要完全把自己交给我,这是我对你的要求!”

我忙回:“主任您放心!我早就把自己交给您了!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

结束和郭达谈话,从他办公室里出来。看看时间已近下午,我心想:要不要再去和李校长见个面?回想刚才的情形,校长和教务主任之间的火药味儿很浓,大战一触即发,若是平时,和我半毛钱关系没有,但现在不同,我的前途就寄托在他二人身上,如果不能左右逢源……想到此我不再犹豫直接敲响校长办公室的门。

“进来!”李红军洪亮嗓音响起。我忙进入反手把门关好,他见是我一招手:“过来。”我赶忙小跑到他对面站好。

“都干什么了?”他直奔主题。

“您看到的,性交配。”我回答得利索。

“肛交了?”他问。

“没有。”我摇头。

“他说什么了?”他问。

我犹豫一下,说:“您走后,他粗口。”

李红军眼眉一挑,问:“骂什么?”

我红着脸摇头:“太难听,说不出口。”

他瞪了我一眼:“说!我倒要听听他有多大胆子。”

我犹豫,最后只好小声嘟囔:“操你妈的……”

“我操他全家!”他急了狠狠回骂。

见他震怒,我忙一矮身半跪在他腿旁,轻柔的说:“您别气坏身子……”

他怒:“忍无可忍!树欲静而风不止!”

我趁机献媚:“刚才您还说不想和他撕破脸呢?您要真有气何不往我身上撒?放着我这个能让您随意撒气的破鞋不用,气坏自己身子值得吗?”

他看了看我叹口气:“唉!我还是放不下你啊!时刻为挽救你而焦虑!刚才你被姓郭的借走,我是坐卧不宁!生怕他把你引到歪路上去,所以才闯进去观察情况。果不出我所料,你俩正搞低级趣味,可为何我见你还挺享受到样子?”

我听了忙否认:“不是的!您完全想错了!在刚刚那种场合下,我不过是逢场作戏!虽然,郭达用他男性独特的器官不停探究我内部,但我心里却如静水一般丝毫不为所动,脑子里想的,全是您给我的指示‘避其锋芒,以退为进’虽然,在原始的刺激下我会不由自主发出所谓‘欢快的叫声’但其实都是我装出来的,是迷惑他的假象!”

他听了马上追问:“那咱们之间呢?莫非你也是逢场作戏?”

我一听这话忙表白:“校长!我是多么尊敬您,您怎么能说出让我寒心的话?不错,我和郭主任是逢场作戏,虽然他也是为了清除我思想上的流毒而对我进行探究,但当我坚定的站在您这边以后,我迅速划清与郭主任之间的界限,他是他,我是我。反过来,我与您是最最亲密无比的主从关系!您永远都是我的‘主’我永远都是您的‘从’我是您最顺从的附属品,是您可任意摆弄、把玩的破鞋,是您可随时随地用来教育、发泄的工具。当您用您那高贵的肉针冒着极大被玷污的风险毅然决然另辟蹊径深入我内部进行探究时,我深深被您大公无私的雄伟情怀所感动所折服!当您将我骑于胯下给予我原始刺激的时候,我所发出的嚎叫完完全全是我内心最真诚的表达!这又怎会是逢场作戏?那种被您教育时的欢快又怎能装得出来?”

他听了我这番表白似乎还算满意,微微点头:“小丁啊,你能有这个想法这个觉悟我认为还是好的,可见,你还没有完全彻底的堕落,还有被挽救的机会,这也给了我一点信心,但我还要观察你考验你,直到我认为完全有把握为止。我对你的教育和改造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能否成功,不仅在于你,更在于我,你刚才也说了,咱们之间是主从关系,这个我可以认可,但我这个‘主’到底能把你任意摆弄到何种程度,我没有把握。”

我听他话里有话忙继续:“校长,我是完全把自己交给您的!不仅是身体上,更是思想上!我期待您对我的考验,我必定会给您一个非常满意的答复!”

他听完眼珠一转忽然说:“那我现在就考验考验你,去,你给我接半杯水来。”

我忙站起来走到饮水机前拿出纸杯给他接了半杯温水恭恭敬敬放在他面前,他看了看笑问我:“小丁,接下来就是考验你的时候,咱们来个问答式,我问你答,但是你回答我的时候前面要加上‘报告校长’四个字,明白吗?好,下面你告诉我这是什么?”说完他用手一指茶几上的水杯。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只好回:“报告校长,这是半杯温水。”

他又问:“可以喝吗?”

我点头:“报告校长,当然可以。”

他不再犹豫解开裤扣掏出软哒哒的鸡巴头儿然后拿过纸杯放在下面,我十分惊讶的看着,不知他想干什么,忽然只见他鸡巴头儿微微动了动,顿时一股黄澄澄的热流喷出来“哗哗”进了纸杯!竟然尿了半杯热尿!他小心翼翼的把纸杯重新放在茶几上笑问:“小丁,接下来就是我对你的考验了,首先请你告诉我这又是什么?”

我惊得合不拢小嘴儿,心里一动,忙回:“报告校长,这……这是一杯温水!”

他眼睛一亮,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问:“哦?你依旧认定这还是一杯温水?”

我坚定的点头:“报告校长!我确认这是一杯温水!”

他十分满意,又问:“如果我请你一口气把这杯温水喝掉,你会怎么做?”

早料他会有此一问,我也早有心理准备,忙回:“报告校长!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会当着您的面儿一口气把这杯温水喝干,半滴不剩。”

“好!”他终于兴奋起来,冲我说:“给我喝干!”

我马上回:“报告校长!是!”正要去端水杯,他忽又说:“跪着,给我跪着喝。”我忙在他面前跪好双手端起水杯,眼睛一闭小嘴儿一张“咕噜咕噜……”愣往下咽,那口味儿,骚哄哄的,若不是有半杯清水冲淡,我没准儿还真会恶心的呕吐。

最后,我把水杯轻轻放在他面前,压了压心里的翻腾,看着他说:“报告校长!遵照您的指示我已把水喝干,请您视察。”

他激动得拿起杯子看了看,瞪着我问:“小丁,快说说,这水什么味儿?爱喝不爱喝?”

我正色看着他回:“报告校长,这水之甘甜是我从未品尝过的,他深深滋润了我,就如久旱逢甘雨般。在这里我要深深感激您的大公无私,能如此毫无保留的将您宝贵的雨露赐给我!我想对您说我爱喝!一百个一千个爱喝!”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