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手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手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西苑魅影 西苑魅影

    故事发生在现代都市,以西苑这个小区为背景,围绕着清皇宫留下的宝物,展开情节,其中穿插进了都市男女的情欲纠缠,以及在面对各种诱惑与欲望时的种种表现。  现代都市人,生活在欲望的包围圈中,金钱、权利、感情等等,无时无刻的引诱着每个人,人们在其中沉浮。这本书就在欲望上面下足了工夫,虽然没涉及权力,但是全文中金钱和情欲的欲望是故事发展的驱动力,可以说穿插全文!  金钱使人臣服,而性爱则可以征服人心!

    小手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西苑魅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西苑魅影》,是作者小手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故事发生在现代都市,以西苑这个小区为背景,围绕着清皇宫留下的宝物,展开情节,其中穿插进了都市男女的情欲纠缠,以及在面对各种诱惑与欲望时的种种表现。  现代都市人,生活在欲望的包围圈中,金钱、权利、感情等等,无时无刻的引诱着每个人,人们在其中沉浮。这本书就在欲望上面下足了工夫,虽然没涉及权力,但是全文中金钱和情欲的欲望是故事发展的驱动力,可以说穿插全文!  金钱使人臣服,而性爱则可以征服人心!

《西苑魅影》 第四十一章、狗猪公(大结局) 免费试读

云雨菲的阴唇不但暖烘烘的,居然还流出了湿滑的黏液。

“天啊,难道我的小菲真有知觉了?难道我的小菲在做春梦?小菲……云雨菲……”尹川疯狂地大喊。

可是,云雨菲还是在沉睡,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宽敞明亮的院长办公室里,一个和蔼的老头耐心地向尹川,容安瑶解释道:“病人在昏迷中,还是能对外界的刺激有感觉的,所以,这次出院后,除了吃药外,你们在家里要多多地和病人说话,聊天,唱歌……等等,尽量刺激病人的神经,也许……也许奇迹离你们不远,我真心地祝愿云雨菲能醒过来,无论什么时候,只要需要到我们医院,我们一定竭尽所能为病人服务。”

“恩,谢谢老院长。”容安瑶点点头。

“不客气,这是应该的。”老头摆摆手叹道。也许他这个年纪的人,见惯了生死病痛,他看起来很淡然。

尹川就不那么淡然了,看着云雨菲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地红润起来,他的心越发急燥,他多么希望哪天一醒起来,就看见美丽性感的云雨菲睁着大眼看着他笑啊!

云雨菲回到了家,回到了温馨的家。

云雨菲最喜欢粉红色,容安瑶特意把云雨菲的房间布置成粉红色的海洋。

云雨菲最喜欢小浣熊,云雨蕾买了二十一个毛绒绒的小浣熊,放在云雨菲的房间里。

云雨菲最喜欢玫瑰,王璟买了一大盘由八十八朵玫瑰编织在一起的花篮放在云雨菲的床头,玫瑰娇艳,居然可以映衬出云雨菲娇美的容颜。

“今天是雨菲二十一岁生日,也是她出院的日子,晚上我们就庆祝庆祝,你打电话让小雅回来吃饭”容安瑶叮嘱着尹川,今天的容安瑶看起来是多么的迷人性感,白色的短裙,黑色的紧身上衣,配上银白色的高跟鞋,这是容安瑶很少穿那么轻佻的鞋子,她现在看起来最多就是二十八岁。

“知道啦,你可是说了六遍了,我的小容容。”尹川四周看看,发现云雨蕾与王璟忙着四处张罗,他趁机握住了容安瑶的丰满乳房轻揉了一下。

“怎么?嫌我罗嗦了是不是?嫌我老了是不是?”容安瑶妩媚地飘了尹川一眼,尽显风情万种。

“容姐姐看起来就像小姑娘似的,哪里老了?来,小容容把屁股撅一下。”

尹川扶着容安瑶的臀部,偷偷地掀起了短裙,短裙里,那条透明的白色蕾丝小内裤被尹川拉了下来。

“死相,你就那么色?你现在越来越放肆了。”容安瑶也看看了四周,居然双手扶着椅子,把浑圆的大美臀撅了起来。

尹川坏坏一笑,也不犹豫,早已经粗硬的大肉棒疾挺而入,插进了容安瑶的蜜穴中,腰部一紧,竟然在客厅里就上演一场令人喷血的春宫。

“容阿姨,小菲的喜欢哪瓶香水?”王璟突然从云雨菲的房间跑出来,她手里拿着三瓶看起来很精致的香水瓶子。可她却看到尹川紧贴容安瑶的屁股做着猥亵的动作,她愣了一下,顿时满脸羞红,急忙掉头跑回云雨菲的房间。

容安瑶更是羞得无地自容,慌忙推开尹川,整理了一下衣服,也走进了云雨菲的房间,虽然她假装镇定,但一脸春意荡漾的娇容怎么也掩饰不了,她尴尬地对王璟笑了笑。

王璟也很尴尬,只不过,她尽量和容安瑶说笑,也期望掩饰内心的埋怨,其实王璟心里已经大骂了:“好你这个狗猪公,居然公然在大厅里就胡天席地,等有时间,一定好好收拾他。”这个“狗猪公”非尹川莫属。

尹川与王璟有灵犀,他知道王璟有点生气,所以赶紧屁颠屁颠地跑进云雨菲的房间,问:“美女们,有什么要帮忙的?”

“去去去,小孩子边上玩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王璟正好发发她的脾气,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尹川,可话一说完,一旁的云雨蕾就咯咯地憨笑起来。

容安瑶也掩嘴失笑。

王璟看着尹川一副傻样,也忍不住扑哧一声,娇笑起来,这一笑,也把心中的妒忌给笑走了,在王璟的眼里,容安瑶已经成为了她最大的压力,其实,她早就感觉到容安瑶会成为“狗猪公”猎取的对象,那么美的人,“狗猪公”不动心那才怪咧。

不过,王璟对自己依然充满了信心,今天她的打扮就份外娇娆:黑色短裙,粉兰色的无袖低领上衣,配上一双高跟水晶凉鞋,十足的妩媚动人,她更知道,尹川喜欢她的小脚,她特意把脚趾甲涂成了晶亮的粉红色,她知道尹川喜欢黑色蕾丝,所以她今天就穿一套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衣,只要有机会,王璟会展露这些可以勾人的秘密武器。

“王璟同志,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王璟还没有机会展露他的秘密武器,尹川就已经受不了了,他故意板着脸,一把拉着王璟的小手就往外走。

“哎,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别拉拉扯扯的。”虽然嘴上不依,但王璟还是跌跌撞撞地被尹川拉出了云雨菲的房间。

“妈,你说,尹川要跟璟姐说什么呢?”云雨蕾好奇地问。

“呸,小川是你老公,你问妈做什么?你自己难道不晓得去看呀?”尹川要跟王璟说什么,容安瑶已经猜到七八分,只是她有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她脸红红啐了云雨蕾一口。

“那我去看看!”云雨蕾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手拿着一只小浣熊就跟了出去。

客厅找不到王璟与尹川的身影,房间,浴室也空无一人,云雨蕾正纳闷,阳台却传来了低沉的声音,云雨蕾蹑手蹑脚地朝阳台走去,偷偷一瞄,顿时看得她脸红耳赤。

原来王璟站在阳台,手扶栏杆,小巧的黑色蕾丝内裤挂在了迷人的脚踝上,满月般的美臀正高高的翘起,一根粗大的大肉棒已经频繁地在她的蜜穴中进进出出。

云雨蕾不但脸红耳赤,还心里发酸,她哼了一声,居然走出阳台,放下了手中的小浣熊,嘴里大呼:“哎呀,今天的天气真好,做做运动真不错”说着,也不理会在一旁交媾的男女,做起了韵律操来。

王璟与尹川顿时目瞪口呆,王璟反应最快,她娇呼一声,连忙推开尹川,跑回房间。

尹川却问了:“想做运动啊?川哥哥陪你做,好不好?”

云雨蕾得意地笑道:“不好!”

“不好也由不得你。”尹川恨得牙痒痒的,他一把拉下云雨蕾的吊带小可爱,握住了两团丰满完美的奶子,用力揉搓起来。

“哎呀,人家做运动,你吵人家做什么?”云雨蕾暗暗偷笑,她在家里一直穿着随便,一件海棠色的吊带小可爱,一条短得可以看见半边屁股的热裤,尹川刚扯下热裤,就发现热裤里什么都没穿,整只美臀在阳光照射下,肉墩墩的,粉红粉红的,美臀的中间,那迷人的小缝,竟然有晶莹的液体流出。

“好你个云雨蕾,破坏我的好事,哼哼,说,要怎么处罚你呢?”尹川分出一手,握住狰狞的大家伙,对准小缝,轻轻撑开一个口子,然后蠕动了一下,最后长驱直入,直达花心。

“恩……你想怎么样处罚就怎么处罚好了。”云雨蕾也顾不了是在阳台,竟然撅起屁股配合尹川浪荡起来。

尹川听云雨蕾这样说,也少了怜香惜玉之心,一手揉着云雨蕾的大奶子,一手扶着云雨蕾的美臀,不断地挥动大肉棒向紧窄的小穴发起一次次进攻。

“恩……啊……”正爽着,王璟却突然出现了,她忍着笑意说到:“快停,小雅回来了。”

尹川大惊:“什么?女警察来得那么快?她不是说晚一点才到吗?”

说着,那粗大的肉棒竟然软了一半。尹川连忙穿起了衣服,像耗子见到猫一样,跑回了客厅。

云雨蕾恨恨地跺了一跺脚,冷哼道:“又不是做贼,这么怕警察做什么?”

一边的王璟闻言,忍不住大声娇笑。

不过,这家人似乎形成了一条相克链:尹川最怕李雅,李雅最怕云雨蕾,云雨蕾最怕容安瑶,容安瑶最怕王璟,王璟最怕云雨菲。而云雨菲是尹川用一半诱惑,一半威胁所征服的,估计最怕的就是尹川了。

“呀,小雅来了啊,既然来了,就吃饭。”容安瑶热情地拉着李雅的小手。

“恩,容阿姨,我替小菲姐买了生日蛋糕,你看,这是小菲姐最喜欢吃的朱古力忌廉蛋糕,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只要是小菲姐的生日,她就请很多同学吃朱古力忌廉蛋糕,可惜,我一次也没吃着。”李雅嘻嘻一笑,她手提着一个看起来比她还重的大蛋糕。

众人都知道云雨菲与李雅曾经是死对头,吃生日蛋糕当然没李雅的份,只不过,这个时候说出来,大家都哄堂大笑。

容安瑶却感动地把李雅搂在怀里:“小雅真有心了。”

云雨蕾看见李雅受到众星捧月似的,心里有些不爽,撇撇小嘴,故意打岔道:“妈,你说吃饭,我们菜都没买,怎么吃啊?我肚子饿了。”

容安瑶听罢,脸拉了下来,瞪了云雨蕾一眼,说道:“你就知道吃,吃胖了就不知道谁娶你。”云雨蕾赶紧伸伸舌头,一脸委屈样。

李雅见状,连忙走上前,掏出一个小盒子,递到云雨蕾面前,笑道:“雨蕾姐,这是新款的MP4,知道你喜欢音乐,我送给你。”

“哎哟这东西很贵的,我都不舍得买,你……”云雨蕾看到精致的MP4,见猎心喜。

“不是我买的,学校里的好多男生都爱送我东西,今天是MP3,明天是MP4,说不定呀,后天就是MP5.”李雅飘了尹川一眼,故意大声解释道。

尹川果然冷笑:“有没有MP6呀?”

众人知道尹川在吃干醋,又是一阵放声大笑。

“好啦,我虽然没买菜,但已经订好了餐,听说紫云轩换了老板,现在紫云轩已经不是茶庄了,而是一个酒楼,我还听说,那里的厨子是一流的,今天我就预定了很多菜。”容安瑶果然成竹在胸。

尹川心中一动,他想到了小思,也不知道小思是不是还在“紫云轩”。

华灯刚刚初上,云家就充满了笑语,因为“紫云轩”的厨子果然是一流的,无论是色,香,味都是一流的,不但有美食,还有美酒。

吃饭之前,大家都站在云雨菲床边唱了一首《生日快乐》,也许云雨菲真能感觉得到大家的热情,她的脉搏比平时快了很多。

看见云雨菲有感觉,容安瑶越发兴奋,虽然她酒量不差,但实在是喝多了,美艳的脸上染上了一轮驼红,美得让尹川心跳。

王璟老想着她的鬼心思,不知道是不是月事即将来临的原因,她的生理欲望突然间达到了高峰,阳台上尹川的短暂插送,不仅不能扑灭她的欲火,更令她如饮鸠止渴,何况被容安瑶劝了十几杯酒后,酒精开始在她身体做祟,理智有些模糊了。

李雅正巧赶上休息三天,既不用去学校,也就不担心喝醉。得到MP4的云雨蕾回送了一件镂空的米黄色上衣,一条莲藕色的百褶短裙。李雅大喜过望,迫不及待地换上,走出厅堂时就让众人眼睛大亮,虽然皮肤被晒黑了些,但几杯红酒下肚后,竟然艳丽得不可方物,一个亭亭玉立的含羞少女,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魅力十足的女人,真正的女人。

也许在四个美人中李雅年纪最小,尹川的关注度也就多集中在她身上,不想李雅酒酣之际,露了刁蛮的本性,她杏目一瞪,对着尹川嗔道:“看什么看?是不是我晒黑了,很难看?”

尹川莫名其妙,刚想回嘴,云雨蕾却好话送上:“小雅,如果你真难看,他又怎么会盯着你不放?”

“就是……”尹川点点头,只是,刚说完,他就发现王璟的眼神不对,他只好赶紧低头喝酒。心想,女人多是好事,但将来怎么相处,一定是头疼万分的事情。

月亮爬得老高了,云家里的四个大美女酒足饭饱之后,竟然东倒西歪,呼吸中都带着浓浓的酒气。

容安瑶用打结的舌头说话了:“你……你们都去休……休息吧,我去陪着小菲,东西明天再收收……收拾。”说完,摇摇晃晃地走进云雨菲的房间。

王璟上了两趟洗手间后,也踉踉跄跄地回到云雨蕾的房间,她与云雨蕾情同姐妹,当然同睡一个房间。

剩下的李雅已经倒卧在沙发上,尹川只好充当搬运工,他抱起了李雅走进了容安瑶的卧室,不但把李雅平放在软软的床上,还替李雅脱掉了衣服。

衣物褪去,一身完美的肉体暴露在尹川眼前,她甩了甩有些昏涨的脑袋,然后低下头,含住了李雅的酥乳。

李雅醉得厉害,竟然没有一点反应,尹川索性脱掉李雅的白色内裤,然后翻身而上,打开李雅的双腿,竟然把巨物挺进了干涩,紧窄的小穴中。

昏睡中的李雅只皱皱眉头,就没有声息,只有均匀的呼吸。

尹川刚想继续挺进,门外传来了一声冷哼:“你想强奸少女?”尹川大惊,翻身而下,却看见王璟依在卧室的门边,幽暗的灯光下,她的睡衣竟能看见两团高耸的美乳,双腿间乌黑的三角也清晰可见,尹川硬了,硬得厉害。

“看什么看?还不过来,再磨蹭,当心小蕾吃了你。”王璟走上前,拉着尹川的手走进了云雨蕾的房间。

房间里,一个美得让人喷火的女人横陈在床上。身上薄纱一般的睡衣把尹川的欲望调到了最高峰。

“唔唔……”王璟突然跪了下,她张开了小嘴,把尹川粗大的肉棒含进了嘴里。

尹川发现云雨蕾和王璟根本就没醉,因为他发现云雨蕾在吃吃地笑,她的手划过了高耸的乳房,平坦的小腹,最后停在了溪水潺潺,毛草丛生的地方。

“哦……”尹川在呻吟,他的肉棒在王璟的小嘴里急剧膨胀,王璟无法再含住,她吐出了肉棒,然后,趴在床上,撅起了美臀,她美臀的中间,也是溪水潺潺。

“快……点……”王璟的声音嗲得让尹川大喊受不了。

尹川当然快,他就快放疯了。

“啊……好粗……”肉棒的刺入,掀起了一轮欲望的风暴,王璟的美臀在耸动,拼命地耸动。

“尹川……帮我舔舔……”一旁的云雨蕾竟然不知羞耻地央求尹川舔她湿滑的敏感地,她的手不知羞耻地没入了娇嫩的花蕾。

正在享受抽插愉悦的尹川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双眼滴水的云雨蕾,看着云雨蕾粉嫩的小穴干着急,他只能用手去轻揉。幸好看着秀发狂舞的王璟,尹川灵机一动,诱惑道:“我的小璟璟,蕾蕾的奶子好大,你不想摸摸吗?”

欲焰高升的王璟居然鬼使神差地爬到云雨蕾身上,张开她的小嘴,一口就把云雨蕾的大奶子吃进嘴里。

“啊……璟姐……我也要摸你的……”如受电击的云雨蕾似乎不甘示弱,她的小手也颤巍巍地伸出,抓住了王璟的乳房。

这一切让尹川看得鼻血差点流下来,他想不到发展下去,云雨蕾和王璟两个大美女不但互相挑逗触摸,还互相接吻了起来,那是情人式的接吻,两条小巧的舌头竟然互相追逐,嬉戏,更惊异的是两人的身体纠缠在一起,敏感的下体不断地互相研磨,还发出了勾魂夺魄的呻吟。

尹川硬了,本来就粗壮的大肉棒在王璟的蜜穴中又粗了一圈,他狠狠地狂插几十下后拔出了大肉棒,在一声娇呼中,没入了云雨蕾的小穴。

“啊……恩……”这次轮到云雨蕾迷离了,她身体的上下都被挑逗,她的血液开始充斥着淫荡的因子。一向斯文贤淑的云雨蕾竟然呼喊着:“璟姐,摸蕾蕾奶子……老公,用力干蕾蕾。”

尹川当然会满足云雨蕾的要求,他的抽插暴风骤雨,不过,尹川又开始担心了,因为云雨蕾怪异的阴道又开始发挥威力,本来就窄小的空间突然间变得曲折难伸,尹川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猛烈的抽插也不能停顿,因为他必须先满足最难缠的云雨蕾。

王璟从身后浑浊的呼吸中似乎感受到尹川又到了艰难时刻,她配合地手口并用,不断揉着云雨蕾的乳房,还舔了云雨蕾的嘴唇和耳垂。

“恩……”云雨蕾美目紧闭,一副陶醉的样子,丝毫没有溃败的迹象。

可是,尹川就牙根紧咬,脖子上青筋暴露,似乎到了关键时刻,眼看尹川就要再次在惨败在云雨蕾的小穴中。这时,尹川额头上几滴汗水滴了下去,正巧滴在云雨蕾的圆润的肩膀上,汗珠顺着圆削的肩膀往下滑,流到了云雨蕾的腋下,王璟本能地用小手在云雨蕾的腋下擦一擦,目的就是擦掉汗珠,想不到,云雨蕾突然触电一般,大喊一声:“痒……”说完,小腹猛地痉挛,一股黏滑的液体不停涌出,尹川可怜的大肉棒才瞬间得到解脱。

“哦……好险……”尹川喘气粗气,她心有余悸地看着云雨蕾露出满足的微笑。

王璟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翻身仰躺,瞪着尹川说道:“还在骚蕾蕾身上动什么劲?她已经爽了,现在轮到我了。”

尹川忙把湿淋淋的大肉棒从云雨蕾小穴拔出,也不停留,一杆进洞,再次插入了王璟的蜜穴中,尹川一边抽送一边爱怜地擦拭王璟肚皮上的汗水。

“你才骚……”一边的云雨蕾软绵绵地哼了一句。

王璟愤愤说道:“也不知道这个骚狐狸的浪穴是怎么长的,下次她最后一个做。”

“你才是淫穴,下次,下次我还要第一个做。”云雨蕾又哼了一句。

王璟大怒,刚想说什么,尹川就一阵急插,王璟才不与云雨蕾理论,他伏下身,在王璟耳边小声说道:“别怕,下次就摸她腋下,那是蕾蕾的最敏感点,下次,搞死她,替你出气好不好?”

“恩。”王璟连连点头,她的眼睛狐媚异常。

云雨蕾冷不丁又抛来一句:“一对狗男女。”

只是,王璟和尹川懒得理会云雨蕾,他们交媾亲切自然,水乳交融,不需要太大的力气,王璟就娇哼连连,不多时,就已经到达极乐顶峰,看得云雨蕾嫉妒不少。

“老公,怎么不泄?你不难受?”王璟抚摸着尹川的胸膛。

“容阿姨还没有解决,怎么能泄?”尹川笑眯眯地亲了亲王璟的红唇。

“说什么呢?我妈不是醉了吗?”云雨蕾插话道。

“她怎么会醉?她是假醉,她可以骗得了你们,可骗不了我。”尹川从床上站了起来。

“我不信,明明看见她走路都不稳。”王璟还在喘气。

“不信?等会你们去听听看,绝对比你们还骚。”尹川一副自信的表情。

“不许你这样说我妈妈。”云雨蕾撅起小嘴,看来母亲的威严深入了云雨蕾心灵。

尹川做了一个鬼脸,走出房间,径直来到云雨菲的房间,推开门,房间的灯光依然明亮,容安瑶侧睡在云雨菲的身边。她身上盖着一张薄毯,不过,尹川断定这张薄毯下一定是寸缕全无。

果然,尹川掀开薄毯就看见了一双大乳房,浑圆的大屁股,和乌黑茂密的阴毛,奇怪的是,尹川又闻到了那股奇特的幽香。

尹川笑了,他知道,这股幽香只有容安瑶动情的时候才蔓延,一个人睡着了又怎么会动情?百分百是假睡嘛。

尹川轻轻地喊到:“小容容,川哥哥来了。”

容安瑶这才睁开迷人的大眼,她娇嗔道:“哼,你舍得来了么?两个小狐狸还不把你累坏?”“再累,我都留一点力气给我的小容容。”尹川揽着容安瑶的软腰挤上了床来。

“一点点怎么够女人?”容安瑶吃吃地笑道,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尹川的双腿之间,硕大的龟头让她砰然心动。

“放心,一点点就能让我的小容容求饶。”尹川掰开了容安瑶丰腴的双腿。

“胡说,我才不会向你求饶,决不。”容安瑶咬咬红唇,她发现尹川的手很有魔力,每次乳房被尹川揉搓都带来强烈快感,现在尹川就在容安瑶的乳房上到处肆虐。

“恩……好舒服……”容安瑶半眯起双眼。

“舒服还在后头。”尹川捏着容安瑶的乳头,还故意一拉一放。

“哦……我想了,我要在上面。”容安瑶的脸在灯光下也是红扑扑的,不过她发现尹川全身是汗,就知道刚才对付两只小妖精时候辛苦了,她体贴地要求在上面。

“你想强暴你的女婿。”尹川抱着容安瑶翻了一个身,果然让容安瑶掌握主动权,他甚至把粗大的肉棒交到了容安瑶手里。

“你……你住嘴。”容安瑶轻叱一声,只是她的尖尖小手拢住了尹川的大肉棒,抬了抬臀部,对准肥美的阴户缓缓地坐了下去。

“来吧,强暴你的女婿吧。”尹川扶着容安瑶软腰,也将臀部向上挺起。

“你不是我女婿,你……你是我的男人,恩……恩……涨死了。”容安瑶全身颤抖地趴在了尹川身上。

“欲仙欲死?”尹川闻着容安瑶的发香,喃喃地说道。

“住嘴……”容安瑶娇嗔着,开始耸动她的肥臀。

“丈母娘让女婿住嘴,自己却开小嘴。”尹川似乎不把容安瑶征服不罢休的样子,他的话越来越下流。

“啊……啊……别说了……快动。”容安瑶耸动越来越快,只是强烈的麻痒让她的速度慢了下来,这时候。她多么期望尹川能动一下。

“求我啊!”尹川不依不饶。

“我不……啊……求你了,快点呀……”容安瑶再也忍不住了,她央求着,呼喊着,就像一只发情的小猫。

尹川得意地笑了,他的眼睛瞥了一下门缝,他进来时故意没有把房门关紧,留了一条小缝,他知道,好奇的王璟和云雨蕾一定来偷看。

王璟和云雨蕾果然偷看了,只是不偷看还好,这一偷看,她们又想了,又想尹川的大肉棒了。

王璟瞪了一眼云雨蕾,低骂道:“你这个臭蕾蕾,叫你不要看偏要看,看得人家全身难受。”

云雨蕾一脸委屈:“你才臭,你不看,我能拉你来看呀?真是的,骚货。”

“你说我骚货?”王璟大怒。

“就说你,怎么样?骚货。”云雨蕾刚好发泄刚才的嫉妒。

“怎么样?我拧死你。”王璟出手了。

可就在这时,房间传来了一声叫喊:“不要,尹川不要……不要……”王璟和云雨蕾大惊,因为这是云雨菲的声音。他们再也顾不了许多,急忙推门而进。

床上,容安瑶已经被尹川压在身下,巨大的肉棒仍然停留在容安瑶湿滑的蜜穴中,听见身边的云雨菲喊出声音,也让容安瑶和尹川大吃一惊,只是想不到,王璟和云雨蕾也冲了进来,一时间,容安瑶羞得无地自容。

尹川急忙从容安瑶身上下来,爬到云雨菲身边,轻声呼喊道:“小菲,我是尹川,你听到么?如果听到,你动动手指,小菲……”

“小菲……”

“雨菲……”

云雨蕾和王璟也大声喊道。

可惜,云雨菲还是没有反应。

这时,焦急的尹川突然掀开了云雨菲身上的薄毯,往云雨菲的阴户摸去,入手处竟然是一片汪洋。

尹川大叫:“小菲肯定有知觉了,你们看,她……她一定动情了。”披上一件薄薄睡衣的容安瑶也走了过来,她从云雨菲发烫的身体上意识到了什么。

“也许……也许……小菲知道……知道我们在做那事情了,她……也许不赞成。”容安瑶有点苦楚地说道。

“不,也许赞成的,容阿姨,你看,流了那么多水,如果不赞成又怎么会动情,容阿姨,我想……我想和小菲做一次爱,你看可以么?”尹川说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房子里顿时一片寂静,王璟和云雨蕾不敢发言,只有定定地等着容安瑶的表态。毕竟容安瑶是一家之主。

犹豫了好久,容安瑶终于点了点头。只是,容安瑶叮嘱尹川,一有什么情况就放弃。

尹川当然点头同意,他根本没有多少肉欲,他与云雨菲做爱就想让云雨菲能清醒过来。

房间里弥漫着紧张的情绪。每个人都提心吊胆,毕竟,这样的尝试也只是尝试,大家并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也许是太紧张的原因,往日不可一世的大肉棒竟然硬不起来,容安瑶不由得好笑:“平时动不动就硬,关键时候就软,真是的。”说着,也不避忌,她弯下腰,果断地含住了尹川的大肉棒,还不停地吸吮起来,旁边的云雨蕾和王璟看得脸红红。

那大肉棒在容安瑶一番舔吸下,立即高昂起头,怒目狰狞起来,一旁的云雨蕾和王璟似乎在吞口水。

“好了,小心些,慢慢来。”容安瑶坐在床上,小心地对尹川最后一次叮嘱道。

尹川握住粗大的肉棒,先在云雨菲的肉穴口磨了一下,然后才挺入大龟头,想不到,云雨菲的肉穴不但湿滑,还温暖如春,尹川的肉棒似乎老马识途一般,拼命地往里钻,只听“吱”的一声,整根大肉棒插进了花房最深处。

“哦……容阿姨,你看能动么?”这是尹川经历最奇特的做爱了,要不要动居然要征询旁边的人同意。

容安瑶看了一眼云雨菲,点了点头,示意尹川继续。

尹川开始挺动,动作很缓慢,渐渐地,尹川发现云雨菲的分泌越来越多,他果断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更增加了力量。

终于,所有人都发现云雨菲的脸上有了一丝变化,一边握住云雨菲小手的容安瑶不时摸着云雨菲的心房,她在观察云雨菲的心律。

尹川竭尽所能,他把最好的技术,最好的感觉都用上,但他还是小心奕奕,胆战心惊。唯一不用担心的就是大肉棒了,粗大的龟头激烈地摩擦着云雨菲的阴道,猛烈地撞击也刺激着红肿的阴蒂。

云雨菲扭动了,她的小腰轻轻地摇摆,就好象一个正常女人正在承欢。云雨菲身体变化之大,让所有人充满了兴奋。

“小川,你加把劲。”容安瑶兴奋地鼓励尹川。

“哦……容阿姨和你做爱都没有这样费劲。”尹川趁机调戏一口。

“你……你要死啊?说这些话……”容安瑶大窘,看见云雨蕾和王璟在忍住笑,她更是无地自容。

“容阿姨,我想摸摸小菲。”尹川一边挺动一边说道。

“摸就摸吧。”容安瑶没好气地答应了,她内心寻思,估计这个坏蛋起欲念了,哼,等事情过后,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他。

尹川大喜,他确实有了欲望,因为,云雨菲的小穴正在收缩,他顿时觉得小穴好紧,一股麻痒袭上脑门,他连忙抓住云雨菲的两只大奶子,轻轻揉搓。希望云雨菲能尽快得到高潮。

果然,云雨菲的两只大奶子在尹川揉搓变得更加饱满,坚挺,她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尹川一看,马上使出浑身力气,对云雨菲的蜜穴发起最后的冲击。

“啪啪啪……”

“恩”一声轻恩从云雨菲的鼻子哼出,云雨菲居然打了一个哆嗦,湿湿的液体喷了尹川一龟头。

“快停……快停……”容安瑶急忙喊停,她已经感觉到云雨菲心跳非常快。

尹川连忙把肉棒拔出,紧张地注视着云雨菲。

可是,等了好久,云雨菲除了脸色潮红外,再也没有其他反应。

大家都似乎有点失望的表情。只有容安瑶说道:“已经有感觉了,我绝对有信心……”

“妈……”也就在这个时候,云雨菲睁开了眼。

大家马上围上云雨菲,似乎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云雨菲软软地说道:“妈,我做梦,梦见尹……川欺负你。”说完连连喘气。

“恩……妈知道了,尹川不敢欺负妈,你别说话了,快闭上眼睛休息。”容安瑶忍着万分的激动,小声地说道。

云雨菲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她显得那么美,那么迷人,她熟睡的样子就像一个可爱的娃娃。

大家生怕吵了云雨菲,一个个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间。

云雨蕾的房间里。尹川,容安瑶,王璟,云雨蕾激动地抱在一起。

容安瑶更是感激地对尹川说道:“看来,我们云家跟你太有缘了,你……你救了小菲。”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又来了,容姐,你一流眼泪,我就硬了,难受了谁负责?”尹川嬉皮笑脸地说道。

“最多……最多我负责就是了。”容安瑶破涕为笑。

“呐,你说的哦,我可不是骗你哦,你看,硬成这个样子了。”尹川抓住容安瑶的手放在滚烫的大肉棒上。

“那……那你想怎么样?”容安瑶这时候却扭捏起来。

旁边的王璟嬉笑道:“还能怎么样?以身相许呗。”

容安瑶大羞,想自己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现在,居然被王璟如此揶揄,心中大为不忿,她本来就欲火旺盛,很想和尹川完成刚做一半的鱼水之欢,但见王璟,云雨蕾就在身边,她又很不好意思,实在忍不住了,容安瑶干脆撒起娇来:“小川,你可要好好管管小璟这张嘴才行,你想要容阿姨负责,那……那你也要她们两个出去才行。”

王璟想不到容安瑶竟然会撒娇,而且一点不做作,心中大惊,心想,一家之主的容阿姨不但貌美无双,还天生媚骨,如果,不压制一下,将来在云家一定受气,想到这,王璟故意很委屈地说道:“哦,原来说来说去,容阿姨就是嫌我们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尹川,既然容阿姨不想辛苦,那干脆让我辛苦点算了。”

女人争宠?尹川兴奋得挠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璟刚才偷看了容安瑶与尹川的做爱,心中的欲火因为云雨菲的苏醒暂时压抑一下,现在看见尹川的肉棒虎虎生威,她干脆打起了坏注意。

旁边的云雨蕾更是初尝了性爱乐趣,那种妙不可言的快感强烈地吸引着她,她更是每时每刻都惦记着想和尹川爱爱一番,只不过,云雨蕾胆子再大,她也不敢和母亲分一杯羹。相反,云雨蕾与王璟亲密无间,又不只一次地大玩过两女侍一夫的性爱游戏,她内心里早已经偏向了王璟,听王璟这么一说,云雨蕾也连连劝说:“妈,你是不是累了,不如休息吧。”

欲火焚身的容安瑶听到这些话,气得气窍生烟,她心中大骂:好你两个小妖精,刚才就开心过了,现在还想贪嘴,别把我容安瑶当笨蛋,你们两个小妖精一撅屁股我就知道放什么屁,哼哼!

虽然心中大骂,但容安瑶表面却很平静,她不再说太多,盈步上前,搂住尹川的脖子,妩媚地笑道:“阿姨再累也不能让小璟和小蕾辛苦,小川,来抱抱阿姨。”容安瑶送上了香喷喷的身体和红唇。

尹川心神一荡,也搂着着容安瑶滚落在床上,容安瑶只披着一件睡衣,撩开睡衣,里面就一丝不挂,尹川很容易找到了穴口,粗大的肉棒再次充涨了容安瑶的蜜穴。这一次,尹川的抽插更加疯狂。

“哦……小川老公,射出来,射给阿姨。”容安瑶抱着尹川,曲迎顺受,长吁短吟,不时地还淫声淫语几句,看得王璟和云雨蕾目瞪口呆。

“哦……小容容,好老婆……”猛抽几十下后,尹川的精关大开,滚烫的液体喷涌而出,灌满了容安瑶的蜜穴。

王璟和云雨蕾互相对望了一眼后,小声骂道:“狗猪公。”

~后记~

两年后,在一次香港的收藏拍卖会上,尹川见到了李柯。尹川告诉李柯。他们一家六口(容安瑶,云雨蕾,云雨菲,王璟,李雅和他)都搬到了欧洲一个小国里,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而李柯成为了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主席。他也得到了三个女人的资助,一个是董玲,一个单文嘉,另一个居然是宋欣媛。

卢海民一年前就被处决了。

小思住进了西苑,她也成为了“紫云轩”酒楼的大股东,她的奶香茶成为了永远的记忆。

苏情被聘为“紫云轩”酒楼的总经理。

云家在西苑的房子依然保留着,那些宝物存放在了一家银行的保险库里。每年秋天的时候,全家人都回西苑住上一段时间。

至于合卺凤凰的秘密,成了永远都解不开的秘密。只是容安瑶,云雨蕾,云雨菲,王璟,李雅五个女人似乎永远都不老,永远都这样年轻美丽。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