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食色男女》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二十章 家庭会议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食色男女 食色男女

    1994年的夏天,杭州第一高中,18岁的高二学生郭烨越来越不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母亲,她那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迷人的臀部,在他眼前每天晃动着,每走一步,那屁股那乳房那长长的大腿都随之摇动,这常常使他心驰神荡不能自持,如果能够的话,他真想就走到母亲身边,抓起她白嫩的手,将她推倒,贴着她的嘴唇,然后就像梦中所想的那样,睡在温暖的床上,咬着她的乳房,抚摸她大腿和全身各处,把全部精力都用上去,但每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他都有种强烈的负罪感。

    艾慕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食色男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食色男女》,是作者艾慕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1994年的夏天,杭州第一高中,18岁的高二学生郭烨越来越不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母亲,她那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迷人的臀部,在他眼前每天晃动着,每走一步,那屁股那乳房那长长的大腿都随之摇动,这常常使他心驰神荡不能自持,如果能够的话,他真想就走到母亲身边,抓起她白嫩的手,将她推倒,贴着她的嘴唇,然后就像梦中所想的那样,睡在温暖的床上,咬着她的乳房,抚摸她大腿和全身各处,把全部精力都用上去,但每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他都有种强烈的负罪感。

《食色男女》 第二十章 家庭会议 免费试读

两人下楼时,周小钗正在从厨房端菜出来,冲郭烨笑道:「怎么样累不累,你们男人就喜欢打打杀杀,也不怕伤着!」

郭烨听出她话里的不情愿,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师娘我就和师父学着强身健体的,没说要打架。」

郭烨感觉吴忠远是有真本事的,这会阿姨也不叫了,改叫师娘。

「我可没说一定收……」吴忠远话还没说完,就被周小钗打断。

「什么收不收,小烨救了芷彤的命,想跟你学两手还不行了?小烨别搭理你师父,来坐下吃菜。」

「谢谢师娘。」郭烨笑着在母亲赵莺旁边坐下,冲着吴忠远做了个鬼脸,惹得旁边赵莺好一顿教训。

菜上齐后周小钗揽着裙裾在他身边优雅的坐下,笑道:「你师傅可没正经收过徒弟,他这拳说是要传给你建哥,可你建哥就没学过几天,练武很苦的,一不小心就伤着了,怕不怕!」

「练武的吃点苦有什么好怕?」闻着师娘淡淡幽香飘进鼻孔,郭烨根本不敢看她,怕自己眼睛陷在她身上出不来,到时候被师父看到恐怕没好印象,他可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吴忠远看向他那种警惕的眼神。

「就是!」吴忠远接过沈钰递过的饭,满脸得意,笑眯眯的道:「老婆你还是省省吧,白费口舌!」

周小钗哼道:「一天到晚就是打打杀杀,也不嫌累!」郭烨听得出,她是很不赞成自己跟学武的也不喜欢自己老公练拳,特别是几年前还因为和人比武伤了身体后。

「你天天练歌跳舞的也不嫌累?」吴忠远夹了一口菜半开玩笑道。

「我那是爱好,最少不伤身。」周小钗哼道。

「行啦,甭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乐在其中!」对妻子抛头露面吴忠远是不赞同的,可是这么多年夫妻早就习惯了。

周小钗白他一眼:「好吧好吧,我不管就是!」

「周姐你还会唱歌?」赵颖有些诧异,她之前还以为这是一个普通家庭,就是女主人长得漂亮了一点而已,现在看来不简单,时下的普通家庭忙着生活都不易,哪来的爱好?

「我以前是唱京剧的,还唱过花旦,后来文化大革命吃大锅饭唱不了,才没唱了。」周小钗眼角微微上挑,显然对此她有些得意。

郭烨在一旁调笑道:「难怪你气质看起来那么好,师父看你都跟看宝贝似的。」

「他啊,哪里宝贝了……」

这一顿饭一直吃到下午一点,宾主尽欢,又坐了一个小时,只有沈钰没怎么说话,脸上的笑容也有些牵强,郭烨他们走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大雨,吴建华开车耸他们,车上吴建华时不时的和赵莺搭着话,郭烨在一边醋意飞起,索性不管不顾的将一只手胳膊从赵莺的身后穿过,搂着她的纤腰。

赵莺浑身一震,回过头看向儿子,第一次这么亲密,赵莺从儿子对视的眼神中看到了浓浓的醋味,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却有着淡淡的甜蜜。

回家上楼梯间的时候郭烨又将手放在母亲翘臀上揉捏,这回赵莺却没说什么,只是眼角含春的撇了儿子一眼,对于儿子这么迷恋自己她还是有一些自得的,赵莺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时郭烨就在后边抱着她的腰,用坚挺的肉棒隔着裤子摩擦她的臀沟。

门一打开,赵莺却是浑身一僵,闪电般向后伸手退了儿子一把:「你什么么时候到的?不是说下午四点钟的班车么?」

进门正对着门口的是一个鞋柜,有一米多高,正好齐赵莺的胯部,右手边是一溜墙壁,左手对着两间卧室,此时鞋柜后面的沙发上,老郭正躺在那里睡午觉,听到开门声才睁开眼睛,就看见妻子开门进来,妻子神色有些意外和慌张,他没当回事,以为是妻子突然见客厅里躺了一个人吓着了。

「金检察长派人送我回来的,你们这大中午的是去哪了?」

「这不是前段时间对面马路上出车祸了,小烨救了……」赵莺恢复镇定一边换鞋一边解释,郭烨跟在后面刚开始吓了一跳,这会才缓过神,叫了一声爸就换了双拖鞋往卫生间去了。

这会他吓得心还在扑腾扑腾的鼓动个不停,自从跟母亲乱伦后他就不太愿意面对父亲了,每次面对他总是有一股负罪感,抬不起头,他能感觉到母亲也有,母亲对他可能有一些男女之间的爱意,但更多的还是母亲对儿子的溺爱和纵容以及她的欲望,就像吸食毒品一样,品尝过后戒不掉了。

一个下午时间,郭烨心中的那种害怕和内疚渐渐平复下来,一家人吃饭的时候郭烨看着对面母亲,这两天赵莺由于的到郭烨的灌溉行为举止越发妩媚动人,赵莺吃饭时抿着嘴咀嚼的恬澹风情,让郭烨脑子里总会不断浮现肏弄她的情景:

噘着翘臀的母亲,趴在床上欲拒还迎地扭动腰肢,耸动屁股,面目迷离的表情,看得出是一种享受,像吸食了毒品般,飘飘欲仙。

那一紧一松的细眉,一张一弛的呼吸,甚至一摇一晃的奶子,都在暗示着像是有什么东西钻进腹部,却又不断被排出的舒爽,而母亲微张的嘴角那渐渐流出的津液,更是以极端淫靡的手法为整幅画面添上浓浓的一笔。

淫心大起的郭烨不禁捉弄道:「妈,你觉得是秘书长夫人好听,还是县长夫人好听?」

「没正形,瞎说什么,要我说,都一张……」赵莺低着头不敢去看儿子的眼睛。

「没事瞎想些没用的东西。」老郭夹了口菜,因为经历了丁向山的贪污案,查处了一批官员,老郭也要向上挪一挪位置了,周富明已经和他谈过话,要么选择下发出去做副县长,要么就是做上升一步秘书长,此时正直这关口老郭也越发的小心谨慎,生怕传出什么不好的风声,当即打断妻子的胡思乱想:「以后注意一点,不要让什么人都进门,整个院子里的人都盯着呢。」

「人家上门,我总不能关着门不让人家进来……」赵莺一脸委屈。

「你以为他们上门真是要跟我郭新林交朋友,有些事不是我们心中无愧就能说清楚的,要没有小烨及时发现问题,唐市长这劫不好过,你知不知道……」

「得,得,爸爸还没有当上领导呢,已经拿领导的原则来要求自己了……」郭烨咧着嘴,看着母亲一本正经地端坐着吃饭,樱桃小嘴像是未见世面的小姑娘羞涩地一口一口的吃着饭,那端庄靓丽的脸庞有着成熟知性的风韵,温婉成熟的气质让人丝毫联想不到在和儿子做爱时那种淫荡的模样。

郭烨看着母亲纯洁贤惠的样子,突然有种冲动想破坏此时母亲身上的神圣的光辉,想撕开她的面具,将她拉下神坛,狠狠地蹂躏她,狠狠地抓捏她的乳房,狠狠地拍打她的肥臀,狠狠的肏进她的肉穴,一切可以亵渎女神的事他都想做,有了这段时间的经历,郭烨的胆子也是大了不少,在他看来自己和母亲现在就是关系微妙的情人,母子偷情,想想都让人刺激。

郭烨在桌子下面,将拖鞋脱了,慢慢将脚伸向了母亲。刚碰到母亲裙子里面的光滑美腿。

赵莺身体便顿时僵硬住,表情却还是强行压抑的镇定,偷偷的看了一眼老公,见老公正低头边吃饭边看着报纸,才又扭过头,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这看似威胁的警告,此时对郭烨哪还有半点震慑作用,那似乎会流水的美目,在他眼里就仿佛是闺妇对情郎的埋怨。

郭烨朝赵莺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微笑,脚却是毫不放松地慢慢向上攀登,赵莺见警告没用,脸上悄悄泛起了红晕,自己也将脚拿出了鞋子,一边闪躲,一边恶狠狠地踹着儿子伸过来的脚,不过她也怕老公发现,眼睛不时看向老郭,脚上也不敢用出全力,如此一来,郭烨和赵莺你一来我一往,好似变成了普通男女间的打情骂俏。

郭烨一边和母亲调情,一边戏谑的看着爸爸:「有没有决定好呢,排在你后面的人都是等得心焦呢。」

郭新林脸一红,看了一眼郭烨:「小烨,你觉得爸爸留在市里好,还是到下面的县里好……」

「我小屁孩一个,怎么知道去哪里好?」郭烨说话的同时,桌子下的脚撩开了母亲裙子的下摆,顺着她光滑的大腿就顶了进去,他能感觉到母亲的身体轻微的一颤,紧接着用力夹紧了大腿,小腿和脚被母亲温热光滑的大腿夹着舒服极了,郭烨用力伸直了脚尖,大脚趾头触碰到母亲大腿根处那软绵绵的肉穴,隔着母亲的内裤也能感觉到那肉嘟嘟的触感,他不禁扰动了一下大脚趾头,隔着内裤顶压着母亲的蜜穴。

「嗯…」突如其来的袭击,让赵莺不自禁的呻吟出声,同时心脏砰砰直跳,桌子下面儿子的脚已经伸进了她裙子里的两腿之间,大拇指头隔着内裤直往她蜜穴里面顶,让她忍不住肉穴一阵瘙痒流出一股蜜汁来,一边装作正经的道:「要我说外派做县长容易出政绩,而且是自己当家做主,做秘书长的话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也是比较倾向外派,只是到时候恐怕顾不到家里,这一走可就是几年甚至更久,到时候恐怕聚少离多。」郭新林有些迟疑着说道,他已经和唐学谦谈过,唐学谦也是建议他外派。

赵莺一边忍受着儿子的骚扰,一边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有说是哪个县么?」

「没说,不过很定在杭州市的管辖范围…」老郭有些迟疑犹豫不决,他是有些舍不得离开,这里有妻子儿子,也有自己的好友和熟悉的一切,去到下面的县里可是要重新开始。

「那就没多远了,要我陪你过去么?。」赵莺和老公做了这么多年夫妻,自然很清楚老郭在想些什么,在一旁见到儿子一脸憋不住的坏笑,就知道他憋着坏主意。

「这倒不用,小烨下学期就高三了,再说你也要工作。」

「我还是跟你过去一段时间,小烨放暑假,这段时间我也没多少事……」赵莺说到一半突然停住,有些脸红的看了老公一眼,接着媚眼对着儿子一瞪,她是心里的内疚自责更加重了。

「爸我没事,还有三个星期才开学能,再说到时候你一个人在那边也得有人照顾你生活起居啊。」郭烨虽然舍不得母亲离开,可是他要考虑到母亲的感受,同时也担心自己父亲,他不是不爱不关心父亲,与母亲的乱伦最开始是色欲冲昏了头脑,之后强烈的负罪感也让他想着是否断了与母亲的不伦,可是他在体验过母亲的身体后却舍不得了,他只是一个还没有坏得彻底的人。

赵莺有些意外看向儿子的眼神都透着感激与不舍,她一直以为儿子只是想着霸占自己的身体,此时才知道他是真的关心自己,赵莺知道如果不是儿子的劝慰,老郭是不会同意自己跟过去照顾一段时间的。

「那你上哪吃饭?」见儿子这么懂事老郭有些欣慰,他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在吃饭时,他懂事的儿子用脚趾头摩擦自己妻子的蜜穴。

「我都这么大了自己会照顾自己啦。」

「还是上我妹家住一段时间吧,要是没人看着我都怕他玩野了。」赵莺口中妹,自然是郭烨的小姨赵媛。

郭烨的外公外婆都是杭州本地人,外婆生了四个儿女,大儿子没读过什么书当了一辈子的工人,倒是他的儿子也就是郭烨表哥,高中毕业就通过郭新林的关系当了公安。

外婆第二个是个女孩,由于当时穷给饿死了,第三个才是郭烨的母亲赵莺,第四个郭烨的小姨,嫁了一个公务员,后来小姨父自己下海经商和几个人合伙搞了一个建筑队,给人盖楼,只是此时盖房实在是挣不了多少钱,倒是让小姨埋怨得要死,说好好的官不当偏偏学人家下海。

此时正直改革开放中期,有前期赚到钱的人做榜样,下海经商成风,许多人官都不当下海经商(其中许多都赚到了大钱,因为他们政府里做过事有熟人,这些人中有一些是专门给大官当白手套的,90年代做生意最主要的还是要依靠关系,不像现在网购时代,关系的力量减弱了一些,可是依旧不可或缺。)「那行吧,明天我就回复周市长。」老郭吃完放下碗筷就要起身,却被郭烨叫住。

「对了爸,我们再买套房子吧。」

「怎么了?」对于一般家庭来说买房子可能是大事,可是老郭对家里经济状况还是有所了解的,买房绰绰有余。

「我我的大学通知书已经发下来了,想在西湖边买套房子,再说你看家里,七十多平方也有些小了。」郭烨早就找好借口了。

「你跟你妈商量吧,我没意见,对了你堂哥九月份结婚,这次你得一起回去一趟,你妈也一起,大伯死了我们都没回去这要是再不回去一趟得骂我白眼狼了。」赵莺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人家孩子上高中,都要请客吃饭,小烨考这么好的成绩,上这么好的学校,是不是也要请一下?」

「这事…唐婧应该也考上大学了,明天我问问唐市长看他怎么说…」老郭有些迟疑犹豫不决,普通人家没什么,可干部家庭摆酒那是收礼,唐学谦不受贿不贪污不假,但不表示他不收礼,不然如何维持日常的开销?

「笑什么笑,有主意还不快说?」赵莺在一旁见到儿子一脸憋不住的坏笑,就知道他憋着坏主意。

「就有一个条件,同意了我就说。」

「还敢提条件,再提我就……」赵莺说到一半突然停住,有些脸红的看了老公一眼,接着媚眼对着儿子一瞪,充满了小女人撒娇的味道。

「唉,没见过你这么蛮不讲理的老妈,」郭烨见母亲表情心头一阵狂跳,装作唉声叹气道:「你跟舅舅打电话,让他在西城饭店只定一桌酒席就可以,然后给顾阿姨打电话,就说两家借这机会聚一聚,顺便庆祝两孩子考上大学,顾阿姨肚子比你浅,说不定先把风放出去,我家请客,他家放风,别人要来,你总不能让西城饭店的老板把门给关了?酒摆了,人情收了,唐伯伯、爸爸,他们能怨谁?

贪污受贿做不得,但是人情往来,法律也不禁止,别人怎么会骂?你要请人家赴宴,他还觉你亲切和蔼、与群众打成一片,倍儿有面子,唐伯伯跟爸爸就是面子上抹不下来,你跟顾阿姨要给他们台阶下。」

赵莺眼睛都笑眯了,含情脉脉的注视着郭烨,以前没发现儿子居然这么有主意,老郭没说话就像没听到母子俩对话一样,以他古板的性格就算同意也不会开口说,心里觉得也好,通过这次事件,跟唐学谦关系更亲密了一步,两家也要多联络感情。

吃完晚饭,赵莺就给顾建萍挂电话,先唠了一个家常,问了一下唐婧是否考上大学,接着就说吃饭的事,强调了一下为两家孩子考上大学庆祝,还要顾建萍带着女儿早点过来唠嗑,顾建萍在电话那头连声说好。

挂了顾建萍的电话赵莺才给她大哥,也就是郭烨的舅舅赵国刚打过去,叫他去帮忙订餐,这自然不是有意让赵国刚破费,而是希望他能借此拉进与唐学谦的关系,赵国刚自然是满口应下。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