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路&灰(youbin5654665)为作者的小说 路&灰(youbin5654665)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欲海迷航 欲海迷航

    天海市,算是一座不大但也不算小的城市,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天海也不例外,特别是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後,天海经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一栋栋大厦拔地而起。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精神物质生活的不断丰富,人们内心的欲望也慢慢的膨胀,不安的躁动着。我们要说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

    路&灰(youbin5654665)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欲海迷航》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欲海迷航》,是作者路&灰(youbin5654665)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天海市,算是一座不大但也不算小的城市,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天海也不例外,特别是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後,天海经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一栋栋大厦拔地而起。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精神物质生活的不断丰富,人们内心的欲望也慢慢的膨胀,不安的躁动着。我们要说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

《欲海迷航》 第九、十章 免费试读

拿着妈妈的奶罩打完了一炮的沈雨有点困了,心里本来想在妈妈的床上睡一下,但是害怕妈妈突然回来所以只好无奈的去冲了个凉,回到自己的房间玩起了冰封王座,心不在焉的沈雨根本无心去操作,一连输了好几把,让跟他一起的盟友埋怨着怎麽遇到猪一样的队友,什麽菜鸟,菜逼一股脑的都扣在沈雨的头上,沈雨没有搭理这种二逼,输了就怪队友的人果然是大有人在啊。

沈雨擡头看了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妈妈怎麽还没回来,摸了摸肚子才吃一碗饭,果然饿得快啊,沈雨果断的拿起钱包,将电脑待机准备出去吃点什麽。

正当他走出房门掏出手机准备喊沈晴一起出来的时候,门‘吱呀’的开了。

张庆华有点疲惫的将包包放在鞋柜上,准备拖鞋,冷不丁的瞧见沈雨站在对面有点诧异的看着自己,张庆华有点害怕跟沈雨有眼神的接触,连忙低下头去解鞋子。

「妈...你怎麽现在才回来呀,我正要出去吃点东西呢」沈雨看到张庆华没有说话心里有点郁闷,抱怨道。

张庆华把鞋子放进鞋柜,拿出一双拖鞋穿上,「饭菜不是煮好了吗,自己热下就可以吃了。」说完将包包放在沙发上,转身去了厨房。

沈雨看着妈妈进了厨房也跟了进去,「我吃了啊,只是今天不是咋的,饿的快....对了.妈,今天玩得怎麽样,开心吗?」

张庆华听到沈雨有问起今天的事,想到下午跟黄仁贵的激情做爱,心里有点儿慌,也有点悲伤,张庆华很想跟沈雨说妈妈不是去跟朋友玩,是去给别的男人投怀送抱了,而且还被干的高潮叠起,妈妈是荡妇,是被男人干就喜欢淫叫的女人,但是张庆华忍住了,儿子现在是她的唯一就像自己死去的丈夫一样,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也不能让他知道他爸爸的事情,绝对不能,张庆华看着沈雨有点失神了。

「妈妈....」沈雨见张庆华有点发呆,轻轻的喊道。

张庆华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挽了挽发丝说道:「挺..挺好的啊,都这麽久没见了,有很多话要说呢,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回来晚了。」

张庆华有点不习惯看着沈雨说谎,特别是沈雨盯着自己的时候,让她脸上有种火辣辣的感觉。

晚上张庆华不想跟沈雨说太多的话,这样只会让自己觉得自己更淫荡,明明是跟男人上床硬是说跟朋友出去玩,张庆华只想赶紧离开...也许一个晚上的缓冲会让她觉得更好一点。

「你还不赶紧去洗澡,要不然妈妈要洗了,不要每次都洗的这麽玩」

「我早就洗了,回来的时候就洗了。」

沈雨得意的说道,只是沈雨没说是拿着妈妈你的奶罩打完飞机後去洗的,要是一不小心说漏嘴,说出来那就要死翘翘咯,沈雨心里想着。

「那我去洗了,等下出去记得早点回来。」

张庆华拿起沙发上的包包火急火燎的进了卧室。

沈雨看着张庆华匆匆的溜进卧室有点莫名其妙,突然想起下午自己的猜测,冷不丁多瞄了一眼妈妈,妈妈还是那样,高挑的身材因跑动而上下波动的肥臀,并没有什麽异样,沈雨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出门从口袋掏出了手机....

又是难得的周末,周末对于上班一族的肖东来说显然是分外珍贵的,一觉睡到9点锺的肖东拿着脸盆牙刷正要去洗漱一番,正好瞧见在客厅忙碌着的张佩月。

看着每天都在忙忙碌碌的妈妈,肖东心里有点不忍,说道:「妈妈,今天是周末,你就不休息一下啊,别整天就知道忙这忙那的,身体要紧。」

张佩月拿起手里的抹布,看着手里拿着脸盆的儿子,微笑的说道:「怕什麽,人啊就是要多劳动,才有精神,再说也没什麽事就是搞搞卫生,虽然咱家没啥值钱的东西,但是整整洁洁的不是....嗳,你赶紧你洗漱吧,待会要吃早饭了。」

肖东看着妈妈那种苦中作乐的样子,心里有点酸酸的,说道:「没事,妈妈,我现在开始赚钱了,以後我们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以後妈妈就不用这麽辛苦了。」

「是呀,我们家小东最有出息,最会心疼妈了,我再辛苦也值了。」张佩月笑着说道。

肖东无奈的摇了摇头,正要转身,忽然说道:「对了,妈妈最近几天怎麽没见你去啓明家了,他们家不请家政了吗?」

确实,至上次发生那事以後张佩月就没有去做了,夏先生也打了电话过来询问,张佩月不懂怎麽解释,想要辞掉这份工作但是现在家里没钱,小东的工资又低,还要靠她这份工作添补家用,所以就谎称是最近身体不舒服,在家养病,夏先生也不疑有他,还嘱咐张佩月好好休息,等好了在去也没关系。

经夏先生这麽一说张佩月就更下不了决心了,这几天都在纠结着,可是去做难免会遇到夏啓明,到时候要怎麽面对张佩月自己都觉得很尴尬,毕竟那晚两人在床上的纠缠至今还历历在目,跟比自己儿子还小的男人做爱,这种事情说出真的是天大的笑话啊,所以肖东这无意间的一问让张佩月有点紧张了。

「呃....妈妈最近跟人家请假了,最近身体有点不舒服,这几天我就过去了。」张佩月爲了掩饰自己的心虚,连忙弯下腰去擦拭桌子。

「妈你哪里不舒服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要注意身体你就是不听」

肖东听到妈妈说身体不舒服顿时紧张了起来。

「就是一点小感冒,入秋了天气变化大嘛,我现在不会啦吃了点感冒灵就没事了。」

看到肖东这麽紧张自己,张佩月很欣慰。再苦再累也是值得了。

「哦...」肖东对张佩月这套说辞早就耳熟能详了,「妈,你别忙活了...今天咱去啓明家玩吧,上次他来我刚好不在,趁着今天周末我过去找他。」

张佩月一听肖东要去找夏啓明,今心里顿时咯噔的一跳「这....你看妈妈家务还没收拾呢,咱今天还是不去了吧,改天再去啊」

看到张佩月有点犹豫,肖东有点不悦道:「妈,就这麽点家务,一天不擦也不会怎麽样,况且咱去找夏啓明,还不是爲了你儿子能多拉近拉近跟他爸的关系,妈你看啊,要是夏啓明能在他爸面前多提起我,说我这人不错机灵啊做事踏实什麽的,到时候我自己在努力表现表现,升职加薪的不是简单多了吗?」

「这样啊,可是...可是...」

张佩月有点吞吞吐吐,有苦难言,肖东哪里知道自己妈妈心里的苦水啊,只道是妈妈不愿意跟他一起去。

「哎...妈你就别犹豫了,要不是我不知道他家在哪,而且又没有见过面,我早就自己一个人去了。」肖东愤愤的说道。

「哎...」张佩月叹气道,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把将手里的抹布扔在茶几上,伸手解开围裙说道:「好吧,妈陪你去,陪你去。你这家夥真是...嗳....快点去洗漱啊,迟了我可不等你了啊。」

「好嘞..您稍等。」

肖东一边火急火燎的跑进卫生间一边想到妈妈能摊上这麽好心肠的雇主真是太好了,而且这雇主还是自己的大老板,妈妈在他们家做家政一天,我就要多一天利用这关系。

自从上次去了张佩月家,夏啓明回来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索性家里没人,他爸夏飞洪忙着公司的事很少在家里,不然真以爲夏啓明出了什麽问题了,确实,是出了点问题,只是这问题对外来不好啓齿而已。

夏啓明坐在电脑面前,左手摆弄着一小瓶药水似的东西,右手握着鼠标好像在看什麽,女性佛裸蒙...夏啓明轻轻的默念道:美国顶极佛裸蒙是由道格拉斯人体反应实验室合成的佛裸蒙産品,具有5倍于正常浓度的佛裸蒙。

该産品已经通过英国牛津大学的验证。可使性吸引力瞬间增加。佛裸蒙给大脑神经中枢送去一个信号,一个吸引的、性欲的、引逗的信号。女人被吸引但并不知道爲什麽。佛裸蒙是看不见的,不被任何成年女人所能感受到。它只是送出去一个性激发的信号给女人并使她们接近你,使她们对你难以拒绝。激发您的爱人对您的性爱:燃起您与您的爱人或情人的新的性爱烈火并增进已存在的关系和感情。

真的这麽有效吗,夏啓明不禁有点怀疑。

要是真的拿花再多钱也值得了,夏啓明紧紧的握住那瓶佛裸蒙,爲了以防万一他还在网上买了其他东西,比如直接涂抹的药水,这些都是爲张佩月准备的,可是要怎麽才用得上这些东西呢,张阿姨自从那次以後已经好几天没来了,她是不是以後都不来了,那要怎麽去找她呢,直接去她家她会给我开门吗,爲此夏啓明还让老爸打电话过去询问张佩月。

夏啓明害怕张佩月因爲这事不在他家做了,那以後不是就见不到张阿姨了,夏啓明感觉自己好像迷失了自己,整天都是幻想着张佩月,脑海里总是浮现那晚在床上缠绵的情景,浮现张佩月那娇柔的肉缝,肥厚,暗红色的阴唇,这让夏啓明欲火难耐,他太渴望去再次爱抚那娇羞的肉缝了,用舌头覆盖她时的那种呻吟与娇羞....

突如其来的门铃打断了夏啓明的幻想,夏啓明赶紧站起来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原本硬邦邦的下体终于软了下去,夏啓明深呼吸心想:这会是谁啊,平时很少人来家里啊,就是老爹的朋友也是很少到家里找他的...

开门的时候夏啓明差点叫了出来,因爲他看到张佩月就活脱脱的站在门口,夏啓明很想冲过去一把抱住张佩月好好恣意怜爱,但是他很快就看到张佩月旁边还站着一个人。

张佩月瞥了一眼夏啓明表情有点不自然,倒是旁边的肖东抢白道:「你好.请问是啓明吗?」

「哦哦...啊,是啊,我是夏啓明,请问你是?」夏啓明有点失神。

「哦,我是肖东,你好。」肖东说完顺势伸出了右手。

「哦...小东哥哥啊,来...快进来坐...」

夏啓明嘴上说着,眼睛却看着张佩月,并没有去看伸出手的肖东。

肖东讪讪的缩回了手,回头对张佩月说道:「妈...啓明跟咱说话呢。」

张佩月恨不得现在就赶紧逃离,刚刚瞥了眼夏啓明,看到高大结实的夏啓明看自己眼神,张佩月有种说不出的尬尴,一时间愣在那边不知所措了。

夏啓明看着发愣的张佩月,故作热情的一把拉起张佩月的手说道:「来来...张阿姨,真是...都这麽‘熟悉了’还这麽见外呢,赶紧进来坐吧。」

这一语双关的话更让张佩月尴尬不已,脸上热乎乎的,感觉就要露馅了一样,张佩月赶紧偷偷的瞥了一眼肖东,看到肖东正笑眯眯的看着夏啓明,绝对不能让小东瞧出什麽,不然就....张佩月赶紧偷偷拍掉夏啓明的手,故作轻松的走进了屋。

「今天是刮什麽风啊,居然把小东哥哥给刮来了,而且顺带上了阿姨。」

夏啓明一边忙活着在两人倒茶,一边偷偷的瞄了一眼张佩月,张佩月见夏啓明总是有意无意的偷看自己,心里有点慌慌的,本能的往自己儿子身边靠了靠。

肖东拿起茶杯轻轻的啄了口,说道:「赶巧今天周末嘛,在家没事,你上次找我玩的时候我碰巧又不在家,真的非常抱歉,公司有事走不开,所以瞧准这回有空就过来坐坐。」

夏啓明起身给肖东茶杯倒茶,瞥了眼张佩月说道:「哪里哪里....小东哥你见外了,虽然上次没有见到你,但是阿姨照顾的挺周到的,我玩的蛮高兴的,对了..阿姨的厨艺很棒哦。」

夏啓明说完顺势故意看了眼张佩月.张佩月听夏啓明说起上次去自己做客的事情,脸不知不觉的红了,爲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赶紧拿起茶杯装作喝茶,张佩月的窘态都被夏啓明看在眼里,在夏啓明看来这时候的张佩月跟小姑娘做了坏事似的,有点可爱啊啊...

「你张阿姨啊老是唠叨着说要我去啓明你这边,老是在我面前夸奖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呢,今日一见啊,果然虎父无犬子啊。」肖东貌似感慨的说道。

「你说笑了,小东哥,咦...对了,你刚刚说虎父无犬子,难道你认识我爸?」夏啓明明知故问道。

肖东搓了搓手,道:「对啊,我就在你爸爸公司上班,谈不上什麽认识,只是远远看过就是了,毕竟你爸可是董事长呢,嘿嘿...」

夏啓明又给肖东添了茶,肖东赶紧弯腰点头致谢.夏啓明看了眼肖东说道:「肖东哥进公司多久了,现在负责哪块。」

「哦...我啊,差不多得有半年了,现在是销售部经理助理呢!」

「很累吧?」夏啓明问道。

「哦啊..这个啊,累是不会累,就是做事要仔细点就是了。」肖东盯着茶水说道。

「前几天我听我爸说他好像也招一个助理,算是总经理室的,工资待遇那些都还不错...要不我跟我爸建议建议,让咱小东哥试试?」夏啓明把玩着茶壶说道。

肖东看了眼坐在旁边的张佩月,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激动,肖东狠狠的搓了搓手说道:「能有啓明的建议,我真的是感激不尽啊。」

「哪里哪里,小东哥哥你见外了,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大家都是自己人,我能做的当然要尽力」夏啓明笑着说道,张佩月看着夏啓明,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要不中午我们大家一起吃个饭把,昨天买的菜还没煮呢」夏啓明微笑的看着张佩月说道。

听夏啓明说中午留下来吃饭,肖东有点儿意外,看来夏啓明对咱家还是真的不错啊,肖东心里想着,嘴上说道:「那怎麽好意思呢,我们本就是过来坐坐。」

「哎呀,肖东哥哥就别客气了,我还想尝尝张阿姨的手艺呢。」夏啓明故作生气道。

张佩月看着两人,心里也想着要不就留下来一起吃个饭把,刚刚人家不是答应帮小东的忙了吗,要是这点面子都不给,以後小东不是难做吗,张佩月想到这里便开口说道:「那行,中午咱们就一起吃个饭,让我再露露手艺,你们两个在聊聊..」

张佩月说完就起身去了厨房.肖东看着妈妈走进厨房後小声的对夏啓明说道:「你张阿姨的厨艺确实了得,等下我们有口服了。」

夏啓明笑了笑,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就这样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张佩月心里想到肖东很有可能就要升职加薪了,作爲一名母亲心里当然是替儿子感到高兴,这还要多亏了啓明啊,虽然自己跟啓明发生了那样的事,有悖于伦理道德,但是希望不要影响到啓明,毕竟啓明还是个孩子,他还有自己的学业,有自己的未来,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张佩月心里想着,手忙个不停...「再弄个西红柿炒蛋差不多就可以了把,也不能做太多菜,啓明一个人在家万一吃不掉就浪费了」

平常节省惯的张佩月正要打开冰箱去拿两个鸡蛋,肖东就火急火燎的进了厨房..「妈..我要先走了,刚刚经理来电话说等下有非常重要的客户来公司做考察,要我立马回去接待,这顿饭我就不吃了,你跟啓明吃把。」

张佩月还没来得及说话,肖东就走出去了,肖东边说边往外走,经过客厅的时候还不忘跟夏啓明打了个招呼。

「啓明,你看这是真的非常不好意思,公司又有活儿了,我现在得走了,那天得空咱们再聊。」

夏啓明拍了拍肖东说道:「没事,男儿以事业爲重嘛,你的那份我就帮你吃了,顺带也帮你洗碗把,哈哈」

「有你的,我妈做的饭菜很可口,记得多吃点,我就没这口福了。」肖东瞧瞧的对夏啓明说道。

「小东...你这是要...」张佩月连忙跑出厨房说道。

「妈..中午你跟啓明吃把,我要走了,快来不及了。」

肖东穿好鞋子,跟两人摇了摇手,轻轻的带上了门。

「哦..对了,我晚上可能很晚才回家,记得不用等我了」肖东杀了个回马枪,探头说道。

看着肖东远去,夏啓明看了眼张佩月说道:「肖东哥哥真是忙啊,张阿姨,菜好了吗?」

「哦....那西红柿炒蛋就不做了,反正就我们两人吃饭」张佩月说完回头将拿在手里的鸡蛋放回了冰箱。

这顿午饭张佩月吃的很别扭,毕竟偌大的套房就只有她跟夏啓明,两人都没有说话,夏啓明埋头猛吃,「吧唧吧唧」吃的津津有味,看来他是真的爱吃自己做的饭菜啊。

看着夏啓明跟孩子一样,狼吞虎咽的跟饿死鬼似的,嘴角还带着饭粒,张佩月有点忍俊不禁..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啓明,你吃慢点,又没人跟你抢,不要噎着了。」

夏啓明往嘴里夹了块肉,含糊不清的说道:「阿姨煮的太好吃了,真是美味啊...」

「好吃也要慢点吃嘛!」张佩月嗔道。

「哇....好饱,阿姨,我真是羡慕肖东哥哥啊,有你这样一位既漂亮动人又厨艺精湛的妈妈。」夏啓明吃得有点撑,靠在椅子上说道。

「油嘴滑舌..」张佩月瞪了夏啓明一眼,一种成熟女人的自然妩媚无形的流露出来,张佩月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连忙说道:「你也不错啊,有这麽一位厉害的爸爸,你又不用爲生活发愁,你现在好好努力学习,以後娶一个会做饭的漂亮媳妇,不是很好吗?」

「像阿姨那样的吗?」夏啓明坏坏的问道。

「恩,对啊!」

张佩月话一说出口就意识到自己掉进夏啓明的陷阱了,张佩月不想过多纠缠这类话题,连忙起身收拾起碗筷,只想赶紧做完,早点回家,夏啓明也起身去了自己的卧室。

张佩月拧开水龙头正准备洗碗,冷不丁的看到夏啓明进了厨房。

「阿姨..我来洗吧..」夏啓明一把抢过洗碗布说道。

「这怎麽可以,你会洗吗?」张佩月有点意外道。

夏啓明身体故意靠近张佩月,两人的距离顿时拉近了许多,「不会可以学啊,再说了你是客人怎麽可以既让你做饭又让你洗碗呢。」

在夏啓明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张佩月突然感觉一阵恍惚,自己也觉得很奇怪,看夏啓明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了,心里不禁问道,是他那麽懂事抢着帮自己洗碗吗。

张佩月看着夏啓明,看着他那张略显稚嫩而又有点菱角分明的脸,嘴唇上方有点点胡渣,更显得有男人味了,因经常打篮球而显得强劲有力的双臂,还有那结实的胸肌...张佩月感觉自己的呼吸有点急促了,脸微微发烫,心里有种想被夏啓明搂在怀里的冲动...

「我这是怎麽了...」张佩月感到有点莫名其妙,难道自己真的单身太久,内心的欲望在大了吗?

夏啓明心里其实很紧张,其实刚刚故意靠近张佩月只是爲了让佛裸蒙更好的发挥药效,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没底不知这药水是否真的跟网上吹嘘的一样,但是这次确实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想到这药水要是有效果一想到又能跟张佩月在床上抵死纠缠夏啓明就激动的不得了。

夏啓明偷偷的瞄了眼张佩月,只见张佩月小脸已经微红,双唇更显得娇艳欲滴了,饱满的胸部随着有点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似乎感觉到夏啓明的眼光,张佩月有点尴尬,眼神闪躲着...

「难道真的有用...」夏啓明感觉自己的心快跳出来了,故意又靠近张佩月然後一把抓住张佩月的手说道:「阿姨..你别洗了,去休息下吧..你都出汗了..」

小手突然被抓住让张佩月有种突遭电击的感觉,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是已经被夏啓明紧紧的握在手里。

「啓明....」

张佩月有点幽怨的看着夏啓明正要说话,整个人却被夏啓明一把拉在了怀里。

宽厚的胸膛让张佩月有种想紧紧依附的感觉,但这也只是一瞬间的感觉,张佩月推着夏啓明作势要挣紮出来,奈何整个人都被夏啓明紧紧的抱住了。

夏啓明揽住张佩月的腰肢,把嘴贴在张佩月的耳朵上轻声的说:「阿姨,我好喜欢你……我喜欢你……」

温柔的热气吹在耳朵上让张佩月浑身发软,有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啓明……啓明,放开阿姨好吗……我们不能一错再错了……」

张佩月央求道.夏啓明右手紧紧的搂住张佩月,左手摸进了张佩月衣服,隔着奶罩揉搓着那饱满的乳房。

「我们都有夫妻之实了……阿姨你也喜欢啓明对吗,我真的好喜欢你……」

左边的奶子被夏啓明揉捏的有点发热,让张佩月不安的扭动着,「啓明……求你别这样……我都这把年纪了,不值得你这样对我……放了阿姨吧……」张佩月带着哭腔说道。

夏啓明轻轻的靠着张佩月的右肩上,脸恬着脸左手温柔的揉搓着,说道:「阿姨..如果你愿意,愿意等我,将来我会娶你做我老婆..这辈子我就认准你做我的女人了,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而且我刚刚都跟你说让肖东哥哥升职,我这麽有诚意了,万一如果升职告吹了,可怨不得我了,阿姨.....」

张佩月的抵抗渐渐弱了下来,面对夏啓明的软硬兼施,她一个柔弱的女子能有什麽办法,要怪就怪自己命苦吧,一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在夏啓明的右手上。

夏啓明轻轻的的爲张佩月擦拭掉眼泪,「对不起,阿姨..我不应该那麽说,只是我心里真的是爱你的,我是真心的...」夏啓明温柔的说道,没等张佩月反应过来就轻轻的吻了下去。

张佩月就像一个娇柔的女子被夏啓明搂在怀里恣意轻吻,被动的接纳着,夏啓明手里也没闲着,左手搂着张佩月的细腰,右手偷偷拧开药水的盖子,倒了点在手指上,然後轻轻的解开了张佩月的裤子.隔着蕾丝内裤温柔的抚摸着张佩月的私处。

张佩月不安的扭动着,朱唇被堵着只能发出「恩恩……」的声音……

张佩月的亚麻直筒裤失去了纽扣的束缚早已滑落到了小腿,穿着粉色红豆蕾丝内裤的张佩月不安的扭到着屁股,被夏啓明抚摸的私处阵阵酥痒难耐,感觉湿了一大片,小穴里面犹如蚂蚁在钻,恨不得用手指去抠弄。

张佩月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下身不停的去迎合夏啓明的手指,夏啓明知道药起效了,一把抱起娇喘连连的张佩月朝卧室走去……

扔在地上的亚麻直筒裤忽然「嗡嗡嗡..」的响起来,是手机响了,在安静的厨房震动的格外有力。

响了一阵又安静了,然後又响如此反复一会才彻底的安静下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