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凤殇7免费 凤殇7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烟云录 烟云录

    当这美女从黑暗里一步一步慢慢出现在视线里时,仿佛整个房间都被她的美渲染的格外明亮了起来,她是美丽的令人不敢直视,一脸疤痕的男人不敢看她的身体,但自己的某处地方很快就硬了,硬的发疼,那是原始的欲望,一瞬间就被眼前美女诱发出来的欲望。  更要命的是,美女全身仅着一件薄的不能再薄的轻纱内衣,胸前两团饱满如雪似冰,雪白肌肤吹弹可破,芊芊玉手欲拒还迎护着胸前饱满,却也遮不住泄露出来的雪白滑腻,毫无瑕疵如的修长双腿,夜色下无一不再诉说着她每处肌肤的光滑销魂。

    凤殇7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烟云录》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烟云录》,是作者凤殇7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这美女从黑暗里一步一步慢慢出现在视线里时,仿佛整个房间都被她的美渲染的格外明亮了起来,她是美丽的令人不敢直视,一脸疤痕的男人不敢看她的身体,但自己的某处地方很快就硬了,硬的发疼,那是原始的欲望,一瞬间就被眼前美女诱发出来的欲望。  更要命的是,美女全身仅着一件薄的不能再薄的轻纱内衣,胸前两团饱满如雪似冰,雪白肌肤吹弹可破,芊芊玉手欲拒还迎护着胸前饱满,却也遮不住泄露出来的雪白滑腻,毫无瑕疵如的修长双腿,夜色下无一不再诉说着她每处肌肤的光滑销魂。

《烟云录》 第五十六折、红颜如水君应爱惜 免费试读

边关天气无常,短短几日间过去之后昨夜下起鹅毛大雪来,窗外尽是一片白雪皑皑,赵青青呆在昌郡城里连续几日不见客,旁人只道她是病了,只有阿娟聪明绝口不问赵青青话,只是掩嘴笑道:“公主,那个小泥鳅听说您病了,可是日日为您烧香祈祷呢!”

阿娟说着说着又道:“人家看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亲爷爷死了,他都没这么伤心!”

赵青青本来对镜梳妆,闻言蹙眉道:“本宫几日昏昏沉沉的,倒遗漏了一件事情,王给鉴就不必杀了,给景胜一个人情。”

阿娟眨眨眼吃惊道:“可是已经杀了耶!连脑袋都往京师里送了。”

赵青青轻理秀发道:“也好,朱霖今天有过来吗?”

阿娟撇撇嘴十分讨厌道:“那天不来?色鬼一个跟牛皮糖一样粘人,就在楼底下等着呢!”

赵青青蹙眉轻声道:“让他上来吧。”

阿姨这才下楼去喊朱霖,朱霖一大早也不困,精神抖擞的就上楼来了,刚一进赵青青闺房只见房间内装饰古典,床头粉红纱帐散发着阵阵幽香,她这个冰山仙子正独自一人立在窗边欣赏楼下雪景,背后及腰秀发束了一条水青丝带伴着秀发飘飘,似欲乘风归去,高挑身材一袭雪白绸裙在身,恰到好处的把少女曲线完美勾画了出来,听到背后有人过来赵青青轻描淡写转过娇躯面对朱霖道:“要喝茶吗?”

朱霖咳嗽一声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道:“姚广文那老小子死了,从他府上倒搜出了许多好茶叶。”

一阵香风扑来,赵青青轻移娇躯来到朱霖座前,玉手提起茶壶亲自倒了一杯热茶递给朱霖笑道:“本宫的茶,可比姚广文的要好,不信你尝尝……”

朱霖摸不着头脑尴尬的吞吞口水,瞧着立在眼前的美女,闻着她娇躯香气,一双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赵青青胸前酥胸,她身材高挑修长,又是人间第一美女,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皆有万般风情,或冷艳高贵,或瞬间妖娆妩媚,盯着赵青青衣内饱满酥胸惹的朱霖是狂咽口水,连语气都有了几分结巴道:“公主您……您这是?”

赵青青美眸瞪来一眼,蹙眉不悦道:“还要本宫亲手喂你嘴里吗?”

朱霖那敢让她这样,赵青青向来对他都是敬而远之,自己好歹死乞白赖的占她便宜那次不是提心吊胆的?实在是没想到赵青青今儿这是怎么了,朱霖他也本是脸皮厚,难以置信的,伸着手哆嗦着去接美人玉手拿着的茶杯,要拿杯时口干舌燥的故意偷偷摸了摸雪白玉手,暗叫一声道:“啊,好滑……”

就这么摸了一下都觉得销魂蚀骨让人把持不住,也顾不得烫了,咕咚咕咚几口就把热茶给喝了个精光,赵青青娇躯站在朱霖面前,轻启红唇淡淡道:“本宫想问你几句话。”

朱霖被她迷的死去活来,色眯眯的盯着眼前人道:“你说你说……”

赵青青随意给自己也倒了杯茶,红唇轻含玉杯小吸了几口放在桌上,语气轻描淡写道:“你老实说,本宫对你怎么样?”

赵青青这话问的有些突然,朱霖想也不想张口就道:“很好啊,简直就是再生父母啊!”

赵青青闻言神情颇有几分不悦,冷哼一声道:“吴德也这样说,能不能换几句别的词?”

朱霖眨巴眨巴眼,厚着脸皮道:“您本来就比我亲娘还亲,天地可鉴啊……”

赵青青少女心性下忍不住噗嗤一笑道:“本宫也是懂了,你们也只会说些贫嘴的话!”

朱霖看她一笑暗道机不可失,猴急猴急就搂住赵青青娇躯抱进自己怀里,美人温香软玉的娇躯入怀,只觉得怀里是香气四溢闻着舒服至极,手掌触摸到她娇躯衣裙又滑又香,实在想不到这仙子玉体竟然被自己给抱进了怀里,发自本能的就搂紧了她,让两人身体紧密贴在一起痴痴道:“好香好舒服啊……”

赵青青登时急道:“你想做什么?”

朱霖幸福的快要死去,厚着脸皮大胆道:“想抱抱你!”

赵青青冷冷道:“你把本宫当什么人了?”

朱霖哪里舍得松手?倒是赵青青坐在他腿上是动弹不得,只得咬牙恨道:“再敢胡闹,本宫立马阉了你!”

朱霖被她这句话吓的一个哆嗦,赵青青整个人杀气四溢,十分不悦的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蹙眉道:“本宫找你过来就是让你忙活这个?”

朱霖吓的目瞪口呆,睁大眼睛结巴道:“我,我我……”

赵青青没好气的冷哼一声道:“你什么你?也不知道你们男人整天脑袋里都想的是什么!”

朱霖委屈的说不出话来,赵青青自顾自坐到自己床上,看他沮丧样子劝道:“本宫早就跟你说过,你我是不可能的,今天让你上来无非是谈一些很重要的事。”

朱霖能被她看重自然不是一般人,闻言当即道:“什么事?”

赵青青瞧着他眼睛一字一字道:“造反!”

边关孤城外一眼望去茫茫雪国空无一人,天上正下着鹅毛大雪,一辆马车行驶在大道上,车轮枝呀枝呀撵过积雪,赶车的人年纪正轻,面蒙挡风的黑巾,朱瑶坐在马车里正把玩着一副画卷,她把玩了很久很久,想起赶车的燕亦凡来,娇滴滴的伸出玉手掀开车帘,只见燕亦凡结实的背影就在眼前,冷风也随着灌进来几分,好在有他身躯遮挡住冷风,马车里倒是暖和和的。

朱瑶本来在马车里被燕亦凡包裹的严严实实生怕她受了冷,燕亦凡回头一看朱瑶身穿黄衣,香肩只遮了一件披风,芊芊玉手还拿来一壶酒,娇滴滴的柔声道:“夫君……喝些酒吧。”

燕亦凡急忙用自己身躯挡住寒风道:“瑶儿你身体弱,可别出来。”

朱瑶甜甜笑道:“人家想跟你说说话嘛,来,夫君喝些酒。”

燕亦凡接过酒壶喝了几口酒,大觉全身都暖洋洋的,朱瑶探着手儿抚摸他眉毛扫去几片雪瓣道:“夫君,你给人家的画儿,瑶儿玩了半天,真是喜欢!”

燕亦凡爽朗一笑道:“那是从青青她师姐哪里要来的,以前学武时候,男女之防是有的,除了认识青青一个女孩儿,别的也真不认识。”

朱瑶娇躯围着带绒披风道:“这么贵重的东西,一定要好好珍藏起来。”

燕亦凡点点头道:“将来挂在床头好了,这可是仙家宝物。”

朱瑶接过酒壶放好道:“夫君,我们赶了好几天的路了,现在到了哪里啦?”

燕亦凡动作温柔把朱瑶推进马车里道:“到了北国地界了,这雪这么大,今天晚上可能要委屈瑶儿了。”

朱瑶躲在马车里柔声笑道:“别这样说嘛,人家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和夫君在一起哪里会是吃苦。”

燕亦凡也是十分宠爱她,听了朱瑶的话心里开心的不得了,开怀笑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朱瑶钻进被窝里,笑嘻嘻道:“君子是好人,奴家爱你!”

两个人边说边赶路,燕亦凡赶着马车倒也不寂寞,只是边关不毛之地,荒无人烟全是白茫茫一片,天上大雪不止,到了黄昏时分都没有看到一座可以歇息的地方,只好就近找了一处避风的山坳停了下来,大雪纷纷不绝雪花落满肩头,燕亦凡就近伐了些柴火生起火支起了铁锅烧水煮汤,两个人围着火堆说说笑笑。

大雪片片飘舞下来,火堆噼啪作响十分温暖,偌大天地只有这两个人,朱瑶玉手支着自己俏脸甜甜笑着欣赏燕亦凡做饭动作,锅里做的是羊肉汤,火焰吞吐出红光烤着锅底,锅中香味惹的十分馋人,燕亦凡小心翼翼端来一碗羊肉汤笑道:“打仗时候,闲来无聊就跟人学做这个,冬天驱寒最好。”

朱瑶一闻便很是喜欢,眨眨美丽的大眼睛咯咯笑道:“人家闻着好香呢。”

燕亦凡关心她道:“瑶儿多喝一些,今晚咱们就在这山坳里睡一夜,天亮了再继续赶路。”

朱瑶嗯了一声玉手拿起汤勺喝汤,篝火噼啪作响,两人喝罢了汤坐在篝火旁边,朱瑶靠着燕亦凡胸膛柔声笑道:“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燕亦凡搂着朱瑶娇躯,仰脸欣赏夜色鹅毛雪花落在眼前飞入篝火,抚摸着朱瑶玉手道:“大雪纷纷,美人在怀,真是好景色。”

朱瑶枕着他胸膛娇声道:“人家以前就喜欢看雪。”

燕亦凡拿来一支竹笛递进朱瑶手里柔声笑道:“如此景色,要是有瑶儿吹上一曲可就更好了……”

朱瑶本就是闻名天下的绝色才女,此刻听见爱郎想听她吹笛,温柔笑道:“那人家就吹一曲春江月吧。”

她说罢玉手拿着竹笛递到红唇,一双美眸映着火光,柔情无限的美,诱人娇躯紧紧依偎在情郎怀中,在这大雪飘飘十分静谧的夜笛声飞扬,曲声柔情无比,雪花一层一层落在两人肩上,风吹过,衣上雪瓣随风飘舞而去,伴随着笛声,真是一对神仙眷侣。

朱瑶吹完笛子,燕亦凡听的是如痴如醉,情不自禁的轻抚着她如缎秀发,两个人最后相拥在马车被窝里。

马车中尽是黑暗,也给情欲的绽放提供了摇篮,大雪纷纷,篝火中火星随风消逝,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一片片雪瓣旋转着划过身边融入大海,渤海海面上一派风平浪静,深不见底的海水暗流涌动,只见茫茫海面除了无尽黑暗皆无别物,但就在此刻遥远的黑暗被海面一处巨大的阴影给撕裂,这巨大的阴影就像上古巨兽一般,蛰伏在深夜里泽人而噬。

海面上银珠乱洒抛起无数水花,夜色里黑漆漆的海水深不可测给人无限的畏惧,谁也不知道这深不见底的海水下面会是什么?

那巨影缓缓驶来撕破黑暗,待到近了时才发现这原来是艘扬帆出海的战船,战船外层灯火渐熄,左右两舷摆设着数十门大炮,五层高的战船每层处处皆是把守严密的带甲士兵,战船上龙旗飞展真如洪荒巨兽一般横行在海面上。

便就在这艘船的甲板,朱霖坐在凳子上不时打着哈欠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儿,赵青青今夜换了一袭紫衣纱裙,正怀抱一把瑶琴盘腿坐在船帆下轻弹瑶琴,琴声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悠扬动听,实在是天籁之音,尤其是海面上雪瓣飞舞,掠过她诱人娇躯更是美的惊心动魄。

海风阵阵拂过她诱人娇躯时,美人肩头长发飘飘,背后大捧秀发随风飘舞,拂过绝美脸颊,水紫纱袖裹着美人皓白玉腕随风轻舞勾勒出诱人曲线,这冰清玉洁的仙子身边香风弥漫,令人如处仙境,可一向苍蝇一样缠着赵青青的朱霖此刻却打不起精神来。

本来夜里就容易犯困,朱霖本想着趁着机会难得跟赵青青搭讪,谁知道赵青青她只顾弹琴也不爱搭理他,朱霖惹的她急了,也只是淡淡一句:“本宫不想跟你说话……”

朱霖死缠烂打半天,赵青青就是不理他,奈何无精打采的打起瞌睡来,朱霖靠着船迷迷糊糊打瞌睡,听着仙子琴声入睡也是一桩美事。

赵青青雪白玉手轻扣琴弦,整个人冰山仙子一般清冷圣洁不问世事,朱霖熬夜熬了一会儿撑不过去,脑袋一歪就沉沉睡了过去,赵青青芳心思绪万千,她在想,想很多很多的东西……

大船在海面上往里行驶,越是靠近魔海海域,这海浪也是越来越不安分起来,一个颠簸就把朱霖给颠簸醒了,也是把朱霖给吓了一跳,精神猛的一震就观看四周,赵青青的琴声戛然而止,朱霖还以为怎么了,急忙打着哈欠道:“公主,没事儿吧?”

赵青青看也不看淡淡道:“没事,你只管睡你的。”

朱霖踉踉跄跄爬起来满是委屈道:“这我也睡不着啊,东一下西一下的,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赵青青怀抱瑶琴没好气道:“活该!”

朱霖头一次坐船折腾的他是叫苦不已,赵青青在海上等了大半夜,终于察觉到对面深海一缕转瞬即逝的灯光,朱霖眼睛也尖瞧了个清楚,立马吩咐战船甲板大炮装填炮弹,一百名霹雳手,五十名蛮族杀手严阵以待,赵青青怀抱瑶琴轻移玉足来到船首眺望那深处的黑暗,朱霖手按长剑跟随而来道:“想不到真有妖界的人!”

赵青青紫衣飘飘,紫衣完美勾勒出她玉体诱人曲线,只见她从容立在船首,轻启红唇道:“命令,发炮轰击。”

朱霖得令目视前方大声道:“开炮!”

一声令下,甲板四门火炮对准前方黑暗,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炮口吐出炙热火焰,几道火龙势不可挡扑向前方黑暗,炮弹爆炸瞬间,众人瞧得是一清二楚,前方深海位置一艘同样不逞多让的巨型黑船海兽一样匍匐在海面上,就在此时,赵青青举起玉手道:“停!”

大炮立时停止轰击,过去短短片刻,对面大船灯火瞬间通明,船上粉红灯笼高挂,甚至还有歌舞升平的奏乐声,夹杂着男女欢笑声缓缓朝这边驶来,两边大船俨然是不可避免的要接头,朱霖吞吞口水道:“殿下,您说妖界的人长的怎么样?”

赵青青怀抱瑶琴道:“面目可憎。”

朱霖吐吐舌头笑道:“哈哈!还以为有狐狸美人,销魂无比呢!这下可失望了!”

赵青青瞪他一眼嗔道:“本宫说的是你!整天脑袋里静想着那些龌龊不堪的肮脏事,真当别人都跟你一样?”

朱霖脸皮厚也真不觉这有什么。

话说两艘大船越来越近,都能清晰看到对面甲板上站着的人了,朱霖暗道可不能掉以轻心,他紧张的手心出汗,究竟是什么等待着他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